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坂陆

7606浏览    152参与
水果宾治鹿橘子
高考前的脑洞复健一下

高考前的脑洞复健一下

高考前的脑洞复健一下

阿色

【补档】【坂陆坂】灵魂互换

【很早以前的文被和谐了,补档。

【坂陆坂(因灵魂互换梗可能会有互攻情节,避雷)

【OOC有

坂本辰马悠悠闲闲躺在甲板上,翘着腿,两只手垫着脑袋任凭风吹乱一头栗色松松扎着的长发,双眼充满神往地看向天空。

陆奥蹬蹬蹬踩着木头甲板就走了过去,从红色风衣内掏出枪,乌黑的枪口对着那人的脑袋。

“干活去。”

她说罢还是加了句,“老大。”

这说起来是件复杂的事儿,简单来说,就是一次疏忽管理让喝得烂醉的坂本辰马亲手去驾驶飞船,差点撞到小行星死掉,从颠簸中醒来后,什么异变也没有发生,唯有两个人的灵魂互相调换了。陆奥当即毫不犹豫地就在坂本辰马脑袋上直揍一拳,虽说实打实挨上的是自己的身体,但只要想到里...

【很早以前的文被和谐了,补档。

【坂陆坂(因灵魂互换梗可能会有互攻情节,避雷)

【OOC有

坂本辰马悠悠闲闲躺在甲板上,翘着腿,两只手垫着脑袋任凭风吹乱一头栗色松松扎着的长发,双眼充满神往地看向天空。

陆奥蹬蹬蹬踩着木头甲板就走了过去,从红色风衣内掏出枪,乌黑的枪口对着那人的脑袋。

“干活去。”

她说罢还是加了句,“老大。”

这说起来是件复杂的事儿,简单来说,就是一次疏忽管理让喝得烂醉的坂本辰马亲手去驾驶飞船,差点撞到小行星死掉,从颠簸中醒来后,什么异变也没有发生,唯有两个人的灵魂互相调换了。陆奥当即毫不犹豫地就在坂本辰马脑袋上直揍一拳,虽说实打实挨上的是自己的身体,但只要想到里面住的其实是那个蠢到不要命的混蛋,她就觉得这根本无所谓了。然后她看着自己展开的带着细茧的手,再看向躺在地上头上起了个包还“啊哈哈哈”傻笑的娇小女生,大脑一下子当机。

“啊哈哈哈,小陆奥还是这么粗暴啊,真是的……”坂本从地上坐了起来,一手抱着膝盖,一手揉着脑袋,这憨笑放在那个白皙的大眼睛女孩子的脸上还真有种甜美的错觉,接着他就说出了欠揍的话,“仔细摸摸之后、发现原来小陆奥的胸比我想象中还平啊,啊哈哈哈……”

陆奥第一反应就是抬腿去踢爆他的下体,然后意识到如今并没有什么可踢的地方,只沉默地透过那层反光墨镜板着脸怒视着他。

坂本抬了抬头,可能是印象中自己的脸上出现的怒气对他自己来说并没有威慑力,变本加厉地大笑着,故意惹对方生气,双手揉着自己的胸部:“啊哈哈哈,你什么也踢不到噢小陆奥……”

“一大早就这么想让我生气吗,老大。”

冰冷磁性的男声这么道着,接着就传来一大段挑衅般的女人笑声——坂本辰马看上去对惹怒陆奥一事乐不可支:“呐,小陆奥昨晚睡得好吗?我的身体用起来感觉怎么样呢?我觉得呢小陆奥的身体啊可是——”

陆奥蓦地蹲了下来。被冷眼一副怒容的高大男人猛地用枪顶住下巴对坂本还是有点威慑力的——哪怕对方长得无比像自己。“嘛,别生气啊,小陆奥、”他挪了挪下巴睁大琥珀色的眼睛,然后枪口顶到了那张的柔嫩的脸上。

“现在把你这个色鬼干掉,我就是快援队老大了。”陆奥说。

“啊哈哈哈,小陆奥才不会这样的吧……”

“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老大,”陆奥把枪口顶稳了,冷静地看着面前这张恐惧又欠揍的自己的脸,身体再往下压,“为了不防止混乱,你我暂时用对方的身份生活。你是陆奥,我是坂本辰马,难道记不住吗?”

坂本抖了抖肩膀,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眼珠一转哈哈大笑:“啊哈哈哈,这样啊,那我就喊了喔,快援队的船长坂本辰马、把他的副手陆奥压在地上、强迫她做什么事情啊?”

陆奥砰地把枪一砸,风衣一甩扭头就走。

飞船快要行驶入江户了。

“阿良小姐,有客人点你。”

“好的!”

阿良对着手里的小镜子补了补妆,迷人妖冶的脸带着淡淡的笑打开了门,款款走入微笑酒吧的内走廊。这次的客人财大气粗呢,居然还为找她专门开了包间。她推开门,见来人带着斗笠看不清脸,身材略瘦披一身蓝衣,翘着腿坐在沙发正中央背靠着软绵绵的靠背。“先生你好,我是阿良。”她礼节性地打了招呼,却见那人去掉了斗笠,露出一头灯光下亮栗色的长发和明眸贝齿,笑容可掬地回道:“不是先生噢,啊哈——”——及时地止住了自己的口头禅。

平时以坂本辰马的身份去微笑酒吧,总是被阿良小姐踢下体,如今换成了陆奥,阿良不认识的话就绝对不会有事了吧。坂本打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先给阿良小姐倒了杯冬佩利,再给自己斟上:“呐,这位阿良小姐,可曾在哪里见过我吗?”

“好像有一点儿印象。”阿良执着杯子小口啜着答,她见过的人太多、已经习惯被这样套近乎了,虽然被女客勾搭是第一次。

“那我们可真有缘呢,来这里是想和阿良姐姐做好朋友呢。”坂本扯着谎不嫌肉麻、肆意地在陆奥的脸上展示灿烂的笑容,“姐姐说想喝什么饮料?多少冬佩利都可以买喔。”

“那就来一打吧。”阿良狮子大开口说,“人家想和几个朋友一起喝呢。”

坂本一抬陆奥纤细的手指叫了一打冬佩利。侍者把大瓶大瓶透明剔透的冰镇酒送来的同时,一大群花枝招展的陪酒小姐也跟着走了进来,女生们瞬间围住了坂本,对其自我介绍嘘寒问暖外带吹捧赞美,坂本瞬间成了女生party上的女王,做为男人其滋味就不言而喻不加赘述。

“还不知道小美女你怎么称呼呢?”

“陆奥。”坂本愉快地把副手的身份拿来用。

“好帅的名字啊,不过人却这么可爱~”阿良凑近了坂本,两人像姐妹一样胳膊环着胳膊,她的红唇微妙地贴近了陆奥本身偏白的肌肤,“人家的好朋友阿妙啊,喜欢吃哈根达斯……”

“买啊,那怎么能不买?”坂本答道,顺手掏腰包把钞票天女散花般凌乱地撒了出去,“只要姐妹们开心不就什么都好啦?”

爆发出来的欢呼声响彻整个包间。

“等下咱们去唱K!”

“好啊!”

“——那阿良小姐呀,等会下班可以和我一起去喝一杯吗?”坂本借着气氛又凑近了阿良,压低声音,陆奥的长发洒在阿良的肩膀锁骨上,“只、是、喝、杯、咖、啡、啦……”

——此时欢乐的气氛突然被一个男人开门的动作止住了。包间的门咣一声爆响被冲破,来人身材挺拔长风衣随着行走摇动下隐约看得见腰上别的枪支,踩着高底木屐就一步步逼近了,散发着低气压脸色难看,墨镜后眼神凌厉地扫视了一圈,最终定格上中间那个正把胳膊搭在人家肩上的棕发女孩子。

“别以为这样我就治不了你。”陆奥声音平静地道,大步上前、按住坂本的头就把他砸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这在她自己看来就像原来每一次发生在外的家庭暴力一样自然,周围的女孩子们却是一阵骚乱,恐怖地开始大声尖叫。

“啊哈哈哈,是小陆奥啊、小陆奥来了啊……那个……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其实我只是……那个……”坂本头支在桌上有气无力地解释着,不过事实已经说明一切了坂本丫的在利用自己的身体喝花酒,陆奥揪着坂本的一头长发像拎小鸡一样把他从桌子那边拎了出来,掀翻了整个桌子上面的玻璃酒瓶噼里啪啦地砸在地下碎成渣子,她拖着他就出包间门,临行还不忘再揣上两脚 ,用手枪顶着他后脖颈说再这样就把你扔到护城河里喂鱼。

“小陆奥啊、啊哈哈哈……”坂本都习惯了被那样对待了,顺从地被一路拖行,在瓷砖地上左摇右晃,“我怎么感觉这么难受啊,是【哔——】碎掉了吗……”

“——你给我站住,”男子的步子突然被面前一个女孩子阻断了,陆奥眯起眼睛,沉默着看来人。

“竟然在我的店里打女孩子,”志村妙面上微笑着,气势汹汹地把手上的哈根达斯奶油擦掉,两只手掰着骨节嘎嘣嘎嘣响,“也太不应该了吧?说吧,你想怎么样呢?”

陆奥松了手,坂本咣当一声整个人栽在地上,咿咿呀呀地揉着头。那边赶快凑过来了好多店里的姑娘,问他没事吧没受伤吧要不要叫救护车。坂本不得不佩服起陆奥身体的魔力了,以前自己被砸得晕掉都没有人管。他错过姑娘们给他擦汗的手抬头瞧陆奥,发现那张自己的脸上分明出现了怒火,赶忙回答说不用不用,凭着神奇的生命力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就想站起来。

“那就应该让他逛夜店了?”陆奥反问一句,那张看不见眼神带着反光黑色墨镜俊朗的脸冷笑的时候、冲击力比平常少女脸的冷笑不知加了多少倍——坂本自己的冷汗都被自己的脸吓出来了,他开始祈祷彼此的灵魂赶快换回来——,“我手下的人,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扯起坂本的头发就把他拉回自己身边。

“呸谁在谁手下啊,啊哈哈哈这样真的会把你解雇的噢,再用我的身份乱说话真的会被解雇的噢、话说好疼啊小陆奥轻点拽会秃的啊啊啊啊……”

“你这种人就该这样被对付,”最看不得女孩子被欺负的阿妙嗤了一声,蓄了力抬腿就往陆奥的腿间踢。

坂本赶紧见招拆招把不知这是什么路数的陆奥推开,带着伤就脸上笑着对众女解释:“啊哈哈哈你们不要伤害她啊,她只是个不懂世故的小丫头……”

陆奥瞪了他一眼,但因为隔着墨镜坂本并没有接收到这个眼神,继续挠着头傻笑着用温柔的女声断断续续说话:“其实我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啦,这是、嗯一种play啦,啊哈哈哈……”说罢他踮起脚尖,两手抱着陆奥的头逼迫对方压低了身子,在对方的脸颊上重重地吻了一下,觉得不够再吻一下嘴唇,“那我们走吧,陆——”他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临时改口,“辰马。”

“顺便这是我们快援队的明信片,毁坏掉的东西到我们那报销,阿良小姐请你不要忘记我——!”

——坂本马上又挨了一拳,被陆奥拖走了。他常从全宇宙的各种夜店里被陆奥打一顿再拖走,习以为常,虽然今天情况比较特殊但好在也是应付下来了。他呈四十五度角在地上被拖行着,除了长头发和身体与地面摩擦的位置疼,还挺省力。——他乐观地想。

“啊哈哈哈小陆奥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

“回快援队。”

“啊什么?love hotel吗?那今天要怎么做啊哈哈哈,不然这样吧你回忆起以前我们都是怎么做的然后照着做吧……”

“老大你耳朵是怎么长的。”

“……虽然看上去像是自己跟自己做,不过没关系哒,我这么帅就算看着自己的脸也会有反应,啊哈哈哈。”

“……”

陆奥还未说话,一边的肩膀就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

“嘿,这不是坂本吗?你是什么时候回到江户的?”桂小太郎热情地过来打招呼,身边跟着坂田银时,显然两人是半夜一起喝酒后在大街上乱逛。

“就是,辰马,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银时挖着鼻屎,冷不丁抹在陆奥背上,被陆奥无声无息地发现了,“带回来点【哔——】,【哔——】啊什么的。”

“你们好啊!啊哈哈哈好久不见啊,金时,假发——”坂本在地上被拖着勉强抬起头,喊了一句后被陆奥打倒不再吱声。

“不是假发,是桂!”桂听了十分不高兴,数落陆奥说,“坂本,你怎么能这样,你自己不叫我的真实名字就罢了,怎么能教你的属下也不叫我的真实名字?!”

“不不,假发,重点不是这里。”银时吐槽说。

“啊,说起来,坂本,”假发低头看了看被拉着头发拖在地上、使用陆奥身体的坂本,“你过去不是总是被你的副手欺负吗?”

“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人家一定是发生什么变故了吧,一眼就看得出来啊,这个!”银时吐槽说。

“噢?”陆奥挑挑眉毛回答说,“还有这种事。”

“坂本,你自己都没有看出来,原来都是你的副手把你拖在地上,现在换成你把她拖在地上了。”假发耐心地问道,“可否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啊啊,阿银我不认识这个白痴!我不认识这个穿蓝衣服、一头长毛的社区大妈!”银时吐槽说。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坂本无言以对只能躺在地上干笑。

“啊!性格也变了,难道说你们中谁被欺负、谁就会变傻?”桂得出结论说。

“这是什么结论啊,谁都不会轻易得出这种结论好吧!”银时吐槽说。

“他本来就傻。”陆奥撇了一眼地上傻笑的坂本。

“坂本,我不得不说佩服你,你太厉害了,能否教我该怎么把下属整顿得服服帖帖?”桂拍着陆奥的肩膀,激愤地道,“我手下的那些攘夷志士们,天天都在讨论着阿通啊下海啊A【和谐】V啊人【和谐】妻play啊这种事,真不知道该怎么教训他们去好好攘夷!”

“不不,这完全就是你个人的肮脏思想吧,人家阿通根本没下海啊,退一万步说最后那个人妻play绝对是你自己的幻想吧。”银时吐槽说。

“对付那种满脑子都是脏东西的家伙,见一次就打一顿。”陆奥回答道。

“喂坂本,今天你对我们态度怎么冷冰冰的?对昔日战友摆一副霸道总裁样是干什么?你再这样我就不高兴了。”桂显然对陆奥冷淡的态度感到不满,“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正在跟那个总是哈哈哈傻笑的坂本聊天啦!”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坂本应景地笑出几声,但桂似乎没有注意。

“什么霸道总裁啊,你丫果然是八点档家庭主妇电影看多了。”银时吐槽说。

“银时,你再这样我真的要提你意见了,怎么总是只吐槽我?”桂扭头道了这一句后,就没再理银时,“不过坂本啊,你咸鱼翻身后是不是也对你的下属太过分了?对方这么瘦弱一个女孩子你也下的了手!”

“我完全不觉得过分。”陆奥冲着地上躺着的坂本哼了一声。

“根本不是谁翻身或者不翻身的问题吧,根本就是性格对调过来了啊,这两个人!”银时吐槽说。

坂本辰马俨然像个主人似的躺在陆奥的床上,陷在柔软的被褥里面左右乱滚,但是这个场面除了他脸上的傻笑之外乍看之下没有任何违和感。陆奥作为房间的所有者却只能尴尬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自家老大耍宝。

“呐小陆奥,坐过来呀。”坂本拍着床垫,抱着被子,一截细白的大腿从被褥旁边露出来,看得陆奥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老大根本没有那种细心,总是很自然地干出当着自己的面换睡衣之类事——虽说自己看着自己的身体换衣服好像也真没什么。她没吭声,跟坂本保持了距离。

“我可从来没在自己的脸上看见过这种害羞表情。”坂本笑着凑近了,躺在床边抬手摘掉了陆奥的墨镜,露出后面故意隐藏着什么的蓝色眼睛。

“我也从来没在自己脸上看见过这种恬不知耻的表情。”

“别这样啊,小陆奥……”坂本委屈地道,这样低垂下含着泪花的双眼、就不像有意在撒娇反而好似真的被伤害到了一样惹人心疼,“靠近一点。”

陆奥不可能不心疼那张自己的脸。“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老大。”她用坂本的身体坐在了床边,把头靠在枕头上,坂本马上就亲近了过来——明明是少女的身体却像是个黏人的毛球。陆奥缓慢地、像是做了艰难决定之后才伸手用胳膊搂住坂本,发现很轻易地就让老大窝进了自己怀里。——什么啊,这是什么情况啊——!

“老大,”

“嗯?”

“今天灵魂互换了之后,看了别人的反应……我就在想……”陆奥考虑了很久,预计坂本听了这话不会得寸进尺之后才继续说下去,“我平常是不是对你太粗暴了?”

“没有啊!”坂本一脸天然地回答。

陆奥继续试探道:“老大……喜欢被这样?”

“喜欢啊,小陆奥怎样我都喜欢啊~”坂本说着拨弄着头发。

“老大你是变态吗,这么快就适应角色了。”陆奥特别害怕等到灵魂换回来的时候、自己的长发会被坂本搞秃掉。

“不过今天你可是把我在微笑酒吧的名声搞坏啦,我过去还是那里蝉联三年的一次性消费最高……本来想回去惩罚一下小陆奥的,看来现在是不行啦。”坂本微微掀开被子看看自己的身体,躺倒在床上晃动着双腿,“……呐,做那个吧,小陆奥。”

陆奥当即就像被电打了似的后退,紧张得揉了揉自己头上的卷毛:“老大你在说什么?!”可惜带着犹豫后退的速度不够快,坂本已经带有故意诱惑性质地欺身爬上陆奥的身体,光【和谐】裸的大腿伸向对方的腿【和谐】间,然后胳膊支撑着床垫,头发向前披着俯下身在对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被自己吻的感觉非常之奇特。陆奥盯着面前那张极其熟悉也贴的极近的脸,莫名地局促尴尬,结巴着开口:“老大、你真的对自己的身体都提得起性【和谐】趣啊!”

那张脸毫无所谓地娇媚地笑了笑:“啊哈哈哈、只要一想到其实是小陆奥、就觉得也没什么啊……”

陆奥和他对视了几秒,老实说从那眼神里确实能看到的出来坂本某些可以说是迷人的地方。

“好吧,那就由我来惩罚一下老大今天去夜店的行为吧。”她最后妥协道。

“啊哈哈哈,那小陆奥好好来啊,我的身体可没有什么不举的毛病啊不做完不准找借口……”

“少啰嗦,闭嘴。”

END

蛋黄味ht。

七夕的cp问卷

先填10个你最喜欢的cp:

1.土银

2.冲神

3.威冲

4.双神

5.坂陆

6.桂几

7.高桂

8.近妙

9.佐佐木异三郎×今井信女

10.土三

1:你还记得你最初喜欢上6号CP是在哪一集/哪一个场景/哪一章吗?

走光篇第一个长篇,拉面一杯,那时候疯狂喜欢桂先生的bl突然冒出来个bg,我磕了。

2:你有没有读过关于2号CP的同人小说?

有啊有啊(姨母笑)

3:你的屏保/个人主页照片/LOF头像是否用过4号CP的图片?

有哦!

4:如果7号CP今天要突然分手,那么你的反应会是什么?

拧断高杉的脖子。

5:1号CP为何如此重要?

因为是我初心啊...

先填10个你最喜欢的cp:

1.土银

2.冲神

3.威冲

4.双神

5.坂陆

6.桂几

7.高桂

8.近妙

9.佐佐木异三郎×今井信女

10.土三

1:你还记得你最初喜欢上6号CP是在哪一集/哪一个场景/哪一章吗?

走光篇第一个长篇,拉面一杯,那时候疯狂喜欢桂先生的bl突然冒出来个bg,我磕了。

2:你有没有读过关于2号CP的同人小说?

有啊有啊(姨母笑)

3:你的屏保/个人主页照片/LOF头像是否用过4号CP的图片?

有哦!

4:如果7号CP今天要突然分手,那么你的反应会是什么?

拧断高杉的脖子。

5:1号CP为何如此重要?

因为是我初心啊(哭)

6:9号cp是一对搞笑的cp还是--对严肃的cp?

有时严肃有时搞笑吧,毕竟搞笑担当是佐佐木。

7:在你列出的所有CP当中,哪一CP的化学反应最剧烈?

冲神吧,平时能不顾一切的打打闹闹耍嘴皮子关键时刻还能齐心协力,爱了。

8:在所有的这些CP当中,哪一CP有最强的纽带?

双神,虽然妹妹的青春期哥哥没有陪在身边但是两个人还是一起经历了很多。

9:你曾经读过/看过多少10号CP的同:人相关作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人疯了)

10:哪对CP持续的时间最长?

坂陆,陆奥从12岁就跟着坂本(靠,坂本你这个bt)

11:如果曾经有过,6号CP曾经分手过多少次?

很多次吧,毕竟桂先生作为攘夷首领四处奔波经常很久不见面,写信给几松的话暴露了就很麻烦,而且为了攘夷还得住纸箱子和流浪汉待在一起很辛苦,所以经常得分手吧...

12:如果僵尸突然爆发,哪一对CP会活下来,2号还是8号?

肯定冲神啊,战斗力如此恐怖全剧无人能敌好吧。

13:7号CP曾经为了某些原因而隐藏他们的关系吗?

没有。神威大大咧咧的天天跑鬼兵队指挥室肯定早就暴露了。

14: 4号CP仍然在一起吗?

一直在一起(疯狂点头)

15: 10号CP是原著CP吗?

是猩猩钦定的官配!!但是结局很惨...(哭)

16:如果这10对CP参加了一次CP的饥饿游戏,哪对CP会胜出?

冲神或者双神吧,神威和总悟实力应该差不多。

17:有人试图破坏5号CP的关系吗?

阿良小姐,坂本不止一次跟她说想和她结婚(所以这是坂本自愿的)

18:哪对CP是你鞠躬尽瘁死而不已都要捍卫的?

全都要。故事是大家一起谱写的,谁都不能少。所以啊,即使银魂完结了你们也要给我一直走下去。

19:你有没有一天花几小时在3号CP的LOF页面上?

有!大三角什么的最好了(啊?)

20:如果一个邪恶的女巫从天而降,告诉你从这10对CP当中挑一对来永远解散,否则她就会把所有这些CP永远解散,那么你会选择哪对CP?

佐佐木×信女或者土三吧,因为他们已经散了啊.......(你在干啥快住手)

咳咳,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所有cp在某个平行世界里一直好好的不要散啊,毕竟大家对对方都是很重要的人。

七夕写这个真的好伤感啊... :-(

坂田十四郎

突如其来的更新~


终于把作业搞完了orz 今天是沙雕图,明天更abo

按cp来的,倒数第三p是单身组,后两p为全员复读机向,原图附在最后,想要的裁下来用


图源见水印,侵删


ps:不知道山崎x小玉cp叫啥,打了个崎玉tag,我jio的没毛病( ̄∇ ̄)

突如其来的更新~


终于把作业搞完了orz 今天是沙雕图,明天更abo

按cp来的,倒数第三p是单身组,后两p为全员复读机向,原图附在最后,想要的裁下来用


图源见水印,侵删


ps:不知道山崎x小玉cp叫啥,打了个崎玉tag,我jio的没毛病( ̄∇ ̄)

一个老博士

[银土]橘子与银塔(16)

穿越医生银X历史副长土,《仁医》AU剧情线(没看过也没关系)

历史考据向,大事件串联,有历史人物出场

HE保证,主银土,清水、日常搞笑为主

————————————————

不知不觉,银时在江户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银友堂”开张以来,接诊的大多是小孩子感冒发烧,道馆新人胳膊脱臼,大叔拔牙之类的小病。最严重的情况是一个小孩子从树上掉下来摔断了腿,银时在没有X光的情况下用最简单的器械做了骨牵引,大获成功。


这甚至令他有些庆幸。但愿在江户的日子就这样平安度过,可以一直和阿妙小九把诊所平平淡淡地开下去,直到回到现代的那天,银时这样祈祷。当然,凭他对历史的了解,这无异于暴风雨之...

穿越医生银X历史副长土,《仁医》AU剧情线(没看过也没关系)

历史考据向,大事件串联,有历史人物出场

HE保证,主银土,清水、日常搞笑为主

————————————————

不知不觉,银时在江户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银友堂”开张以来,接诊的大多是小孩子感冒发烧,道馆新人胳膊脱臼,大叔拔牙之类的小病。最严重的情况是一个小孩子从树上掉下来摔断了腿,银时在没有X光的情况下用最简单的器械做了骨牵引,大获成功。

 

这甚至令他有些庆幸。但愿在江户的日子就这样平安度过,可以一直和阿妙小九把诊所平平淡淡地开下去,直到回到现代的那天,银时这样祈祷。当然,凭他对历史的了解,这无异于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桂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了,银时隐隐觉得担忧。坂本倒是来过几次,第一次是半夜里喝到不省人事,被几个姑娘送过来的,送来的时候反复念叨着海军操练所的日常。阿妙调了点糖水给他灌下去,就这样熬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等银时起来的时候,坂本已经消失得没影了,桌上留下一张纸条:—别告诉陆奥—。

 

后来坂本又来,单纯是来找银时消磨时间。前两次诊所里有病人,银时想办法把他支走了。第三次的下午一个病人也没有,坂本特地带了一壶酒过来。当时正是七月,江户闷热得令人厌烦。坂本脱掉木屐,躺在地板上,随便捡了个什么东西扇风。

 

“上次那件事最后陆奥知道了吗?”银时问。

 

“俺觉着她应该是不知道。”坂本说,“陆奥最近在宇和岛找了个工作,教藩主的女儿练中国武术。”

 

“你俩分了?”

 

“没有没有。”坂本说,“就是最近胜老师罢职了,操练所也快开不下去了。俺寻思还是给她先找个地方,省着到时候拖累人家。我跟你说——”他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最近估么着要有大事发生。”

 

1864年发生什么大事了?银时搜索枯肠,却什么都想不出来。

 

“桂最近在忙什么?”

 

“应该是去找高杉了吧?”

 

“谁是高杉?”

 

“高杉晋助啊,鬼兵队那个高杉晋助,桂的……”坂本说到一半,把话头咽了回去。“听说高杉最近好像被抓起来了。”

 

银时不知怎么回应,只得“噢”了一声。

 

从银友堂开业起,除了近藤,真选组的其他人也没来过。银时有的时候会在地板底下,或者天花板上面,或者阿妙气急败坏挖的陷阱里发现近藤的踪迹,或者在接诊病人的时候听见哪个姑娘的一声怒吼,跟着一顿拳打脚踢与嚎叫的声音。刚开业那几天,山崎退总是在门外晃,似乎是在等桂或者什么别人过来;几天之后就彻底没了踪影。

 

土方也没来过。澡堂事件之后,银时有些夜里会梦到那具美好的肉体。

 

白天他抬起头,偶尔会透过打开的窗户,看见土方穿着那件难看的浅葱色羽织,在街上带队巡逻。最终他还是下决心给真选组画一套新的制服,虽然到目前为止他依然没有习惯毛笔,书写病历一直都是小九负责。银时画了一套制服三件套,黑色的外套、背心,白色的带领巾的衬衫,黑色的裤子。外套扣子的部分不知道怎么处理,银时只好画了很多金色线的方块,看上去就像很多“串”字。

 

夜里他偏得低下头才能看到那双蓝眼睛。他想起曾经看过一个电影,年轻的诗人和年老的诗人坐在灯光昏暗的酒吧里,面前摆着苦艾酒,年轻诗人问:你是更爱我的肉体,还是更爱我的灵魂。年老诗人回答:更爱你的肉体。年轻诗人拿起桌上的小刀,把年老诗人的手心刺出了殷红的血。

 

早上起来银时的手心依然悚悚地疼着。

 

土方再来的时候,是银友堂开业将近一个月以后。同行的有两个男人,一个带着茶色的墨镜,叼着烟,头发花白,看着接近大叔的年龄。另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秃头,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三个人都穿着便装,银时却从年纪最大的那人眉间读出了贵气。

 

“银友堂里请勿吸烟。”银时说着,看着那大叔掐灭了烟。土方刚想掏烟点上,听银时说了,只得收回去。

 

阿妙和小九也来了。土方介绍道,这位中年的是会津藩主、守护职松平片栗虎公,出来微服私访的;这位医生模样的就是松本良顺大夫,西洋医学所的头取(理事长)。至于来找银时的原因,自然是有一位贵客要来就医……

 

“呐——我说坂田大夫,”松平公拍拍银时的肩膀,说,“你看土方都跟我推荐你了。过会儿要来的可是幕府的重要人物,你可得给他治好,治不好——”他从里怀里掏出一把小手枪,啪地一枪把天花板打了个洞,银时应声一哆嗦,“咱们就都得跟那块木板一个下场。”

 

“而且这关系到我们兰方医的荣耀。”松本大夫接着说,“听说坂田医生手艺高明,我们要给医学所那些汉方医见识见识我们的水平。”

 

……怎么就又扯到西医的荣耀上去了?银时问。

 

“松本大夫,反正不是外人,”土方说,“您那打赌的事儿就跟坂田大夫说了吧。”

 

松本大夫只得把事情原本地讲了:他跟医学所的汉方医打赌,说治不好就切腹谢罪,但其实这病自己也不会治,弄了一溜十三招,不但没好,病情反而更加严重。他去找真选组的几个老朋友诉苦,土方意外地想到银时大概有办法。

 

银时听着,吓出一身冷汗。“所以那人得的是什么病?”他问。

 

“脚气病。”

 

“嗨,好治。”银时脱口而出。“那位病人来了吗?我需要确认一下。”

 

松平大叔向窗外喊了声:“呐,小将,请进吧。”银时的心倏地缩紧了。诶?没听错吧?幕府贵客,“小将”?不会是——

 

进来的人也穿着便装,竖着月代头,脸色苍白、眉眼清秀,看上去相当年轻。“我乃争夷大将军德川茂茂。”那人说。银时听见阿妙轻轻地笑了,小九没有笑,一脸严肃。

 

居然是将……将……将……将军啊?


Elite·若

《我们的季节》重发通知

有很多读者跟我说过,《季节》被老福特吞得太惨了,以至于不方便重温。

现在,我正式宣布:《我们的季节·虚华缭乱》会从第一章开始重新发送在这个平台上,为了避免被吞,我会全程发图,中间的肉要是实在发不上来就发群文件(永久不删)

之前的残缺版我不会删,因为那里面有很多珍贵的评论,我会一直留着它的。

再次感谢大家对《季节》系列的喜爱,这个文我一定会写完的。

————————分割线————————

《我们的季节》文章说明

文章名字取自红樱篇主题曲《仆たちの季节》

风格:原著向。

篇幅:预计长篇。

CP说明:
主:土银、高桂(同等地位)。
副:冲神、猩妙、坂陆等,其他人物也会出现...

有很多读者跟我说过,《季节》被老福特吞得太惨了,以至于不方便重温。

现在,我正式宣布:《我们的季节·虚华缭乱》会从第一章开始重新发送在这个平台上,为了避免被吞,我会全程发图,中间的肉要是实在发不上来就发群文件(永久不删)

之前的残缺版我不会删,因为那里面有很多珍贵的评论,我会一直留着它的。

再次感谢大家对《季节》系列的喜爱,这个文我一定会写完的。

————————分割线————————

《我们的季节》文章说明

文章名字取自红樱篇主题曲《仆たちの季节》

风格:原著向。

篇幅:预计长篇。

CP说明:
主:土银、高桂(同等地位)。
副:冲神、猩妙、坂陆等,其他人物也会出现。
楼主有CP洁癖,所以,同样有CP洁癖的孩子请不要大意地抱紧我吧。另外,不喜欢以上CP,或者雷以上CP,或立场坚定的逆CP党请点右上角的“×”,谢谢。

————————————


楼主是忠实的土银党,攻受不看武力值,谁规定的傲娇都是受?副长这么有男人味,银酱是很强,但也很累,心疼他的楼主希望能有个人和他站在一起,给他买最美味的甜食,帮他一起扛下一切。
PS:楼主讨厌小白,讨厌狗血,更讨厌渣化攻方、弱化受方。十四不是渣男,他是最有责任心的副长。银时不是娘炮,他是驰骋沙场的白夜叉,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宣言:
衣带渐宽终不悔,只求土银有一腿,宁愿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信土银没有一腿!
土是银的,银是土的,土银是我们土银党的!
就是这么霸气!


从红樱篇就站定不动摇的CP,竹马竹马无限美好,鬼畜中二+天然呆甚合朕意。虽然后来互动挺少,但是喜欢就是喜欢,不会变改的,高桂赛高!
宣言:
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到天明。
醉卧美人膝,醒握天下权。
总督:老子只喜欢黑长直天然呆的美人。
PS:高桂会比土银先出场哦。


看银魂萌上的第一对CP,战斗力爆表的妖怪夫妇,性格相似,年龄相近,实力相当。死对头+欢喜冤家,S星王子+夜兔公主,在这个BL纵横的世界,冲神可以说是BG配对中的奇迹。
来来来,和楼主一起手动点赞!
宣言:
能收拾那个女人的只有我!
在和我分出胜负之前,不要输给别人!


执着是近藤在爱情方面的代名词,因为一句“连屁屁毛也一起爱”而沦为跟踪狂,我愿意,亲爱的阿妙小姐!
暴力而又温柔,美丽而又坚强,谢谢银魂中有你,刚开始不怎么喜欢你,但后来好感度一路飙升。妙姐,要幸福哦,你的警察,会回来的。
宣言:
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
姐夫,早点回家哦。


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兔姐:不好意思,我马上把这货带回去栓好。
宣言:
不需要两个,白痴舰长有一个就够了。


特别说明:
这个文是楼主的第一篇银魂同人文,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包涵,本来是准备按TV版先写土银,冲神等CP的戏份,到红樱篇的时候再写高桂戏份的,但是……感觉好难啊……
于是就做了调整,把时间整体提前到了joy3幼年时期。所以呢,在这个文里,前期高桂有大量的戏份。但是楼主保证,后面土银的戏份会更多的,这两个CP都是主CP,没有轻重之别。

以上,鞠躬!

五十弦

脑洞②

还是同级生设定,高中开学第一天查看分班表的场合。

还是很做作的日系轻小说翻译风


*

“抱歉让一下……”

陆奥只有在这种时候,会分外鄙视自己的身高。

“请让一下……!”

该死啊,根本看不到。现在的高中生怎么都发育得这么好啊?只有我停留在国中二年级的水平吗?

“抱——”

“陆奥?”

……这声音可真是熟悉。不出意外地果然是坂本辰马。

她面无表情地回应:“坂本。”

“喔你是……看不到吗?”从开始还和她比肩到如今比她高出一个头还不止的少年在思考后露出关切的表情,收到这样的关怀的她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那我帮你看看吧。喔,陆奥……陆奥……”坂本辰马念念有词,陆奥听他不停念着自己...

还是同级生设定,高中开学第一天查看分班表的场合。

还是很做作的日系轻小说翻译风


*

“抱歉让一下……”

陆奥只有在这种时候,会分外鄙视自己的身高。

“请让一下……!”

该死啊,根本看不到。现在的高中生怎么都发育得这么好啊?只有我停留在国中二年级的水平吗?

“抱——”

“陆奥?”

……这声音可真是熟悉。不出意外地果然是坂本辰马。

她面无表情地回应:“坂本。”

“喔你是……看不到吗?”从开始还和她比肩到如今比她高出一个头还不止的少年在思考后露出关切的表情,收到这样的关怀的她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那我帮你看看吧。喔,陆奥……陆奥……”坂本辰马念念有词,陆奥听他不停念着自己的名字总觉得不太自然。

“啊,找到了!”坂本辰马兴奋道,“一年Z组,我们又是一个班咧!”

“……”

这时候要说什么?未来三年还请多关照了?

“……请多关照。”

果然只能讲这句话了吧。

五十弦

脑洞①

坂陆的同级生设定

大概是国中时期的同班同学,升入银魂高校高中部后又意外地分在一个班

第一次有交流大概是国中一年级时的出外活动,在匆匆忙忙赶向集合地点的途中碰到。


*


“陆奥?你也快迟到了吗啊哈哈哈?”

——什么啊,根本就不熟吧。就这样直呼我的名字。

这样想着的陆奥还是勉为其难地对冲着她说扬起明媚笑脸的同班同学问候道:“早上好坂本君。”


*

大巴车上剩下最后一个位置。在车厢的最后排,大家都不愿意坐的地方。

“给你坐吧陆奥。”

“……不用……”

“没关系喔我坐在阶梯上就好了。”

(座位旁边的阶梯 不知道怎么描述)

“不是……”

“同学之间客气什么啊!”...

坂陆的同级生设定

大概是国中时期的同班同学,升入银魂高校高中部后又意外地分在一个班

第一次有交流大概是国中一年级时的出外活动,在匆匆忙忙赶向集合地点的途中碰到。



*


“陆奥?你也快迟到了吗啊哈哈哈?”

——什么啊,根本就不熟吧。就这样直呼我的名字。

这样想着的陆奥还是勉为其难地对冲着她说扬起明媚笑脸的同班同学问候道:“早上好坂本君。”


*

大巴车上剩下最后一个位置。在车厢的最后排,大家都不愿意坐的地方。

“给你坐吧陆奥。”

“……不用……”

“没关系喔我坐在阶梯上就好了。”

(座位旁边的阶梯 不知道怎么描述)

“不是……”

“同学之间客气什么啊!”

这样讲话,完全不注意别的同学投来的目光啊。

“……好吧。”


*

坂本辰马睡着了。

“……坂本君?”

陆奥戳他肩膀。

——还是坐在位置上睡吧……

她戳了好多次,少年始终没有反应。

——……

——算了,不管他了。

她背靠柔软的椅背,也昏昏睡去。





……靠这什么日系轻小说翻译风,看多了日翻我连中文都不会说了吗?!

……算了就这样了

水果宾治鹿橘子

ゆけ!カイエーン!


前三十恭喜!

ゆけ!カイエーン!


前三十恭喜!

水果宾治鹿橘子

“陆奥——?”

“我在这里。”

(上一条好像被限流了所以重发)

*私心加了tag和合集

一直想搞的校园paro。这次是夏日的傍晚。

夜兔不能晒太阳?既然在3Z的世界观里神楽只是设定为外国转学生,那陆奥也无所谓啦。何况是傍晚的太阳呢~

“陆奥——?”

“我在这里。”

(上一条好像被限流了所以重发)

*私心加了tag和合集

一直想搞的校园paro。这次是夏日的傍晚。

夜兔不能晒太阳?既然在3Z的世界观里神楽只是设定为外国转学生,那陆奥也无所谓啦。何况是傍晚的太阳呢~

水果宾治鹿橘子

最近的瞎画



最后两p是去年暑假的

最近的瞎画




最后两p是去年暑假的

水果宾治鹿橘子
指绘选手鹿橘前来丢人我爱上校园...

指绘选手鹿橘前来丢人
我爱上校园pa了,虽然看不出来

指绘选手鹿橘前来丢人
我爱上校园pa了,虽然看不出来

水果宾治鹿橘子

今年最后一张 同级生paro 是冬季里的少年少女 虽然毫无圣诞元素但勉强算圣诞的图吧233 是说我是很想画官方的圣诞设定啦可是好难(



呃p2字随便加的



要一模了我不能再浪了

今年最后一张 同级生paro 是冬季里的少年少女 虽然毫无圣诞元素但勉强算圣诞的图吧233 是说我是很想画官方的圣诞设定啦可是好难(




呃p2字随便加的




要一模了我不能再浪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