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坤丞

521.5万浏览    7830参与
我又犯困了

欲望当前

13


圈内大佬坤x奶狗明星丞


双xing/全身镜/包养


https://shimo.im/docs/vrRCp3WchXVJ3hY3/ 《欲望当前》,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明天第三次见徐坤了我好快乐

13


圈内大佬坤x奶狗明星丞


双xing/全身镜/包养


https://shimo.im/docs/vrRCp3WchXVJ3hY3/ 《欲望当前》,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明天第三次见徐坤了我好快乐

九零后!

1就想跟你贴在一起
2wink😉😉😁😁
3😄😄你坐我身边就是开心鸭
4567牵手搭肩搂腰捏手指
8嘭,又调皮

1就想跟你贴在一起
2wink😉😉😁😁
3😄😄你坐我身边就是开心鸭
4567牵手搭肩搂腰捏手指
8嘭,又调皮

3

【all丞】典型营业 上

BE/不喜勿喷/垃圾文笔/ooc设定


范丞丞在偶练时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小孩,在他出道后就是一个把自己掩藏在虚伪面貌下的明白人。


在他的眼里,队友和他亲近不过是一场典型的营业,他也极力配合。


难道他没有付出过吗?


不,他付出过。


心理年龄只有几岁的他也曾经无忧无虑,没有勾心斗角但是在出事后他懂得要在娱乐圈站稳脚跟就必须拥有心狠手辣的手段以及一颗懂得谋取利益的野心。


7102.10.9

“丞丞,姐姐已经不能再向以前那么辉煌了,我只拥有娱乐圈的地位以及人脉,以后的路该自己走了。”


“姐姐,我该怎样才能一路顺风顺水的在圈子里站稳脚跟?”


“有一颗狡猾的心以及...

BE/不喜勿喷/垃圾文笔/ooc设定


范丞丞在偶练时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小孩,在他出道后就是一个把自己掩藏在虚伪面貌下的明白人。


在他的眼里,队友和他亲近不过是一场典型的营业,他也极力配合。


难道他没有付出过吗?


不,他付出过。


心理年龄只有几岁的他也曾经无忧无虑,没有勾心斗角但是在出事后他懂得要在娱乐圈站稳脚跟就必须拥有心狠手辣的手段以及一颗懂得谋取利益的野心。


7102.10.9

“丞丞,姐姐已经不能再向以前那么辉煌了,我只拥有娱乐圈的地位以及人脉,以后的路该自己走了。”


“姐姐,我该怎样才能一路顺风顺水的在圈子里站稳脚跟?”


“有一颗狡猾的心以及随时营业的反应,最重要的事就是不可以打架抽烟喝酒,做一个正义的人。在娱乐圈里别人对你的好,只不过在蹭你的热度以及流量,爱人不能过深,恨人不能表现在外,在娱乐圈你就必须是个戏子必须是个虚伪的人”


“姐姐,在娱乐圈好虚伪,那我……”


“走不了就回来,姐姐供你读大学”


“不,我自己选择的路自己走吧!”


焦油烧橙

「坤丞」痴人梦-下卷

× 古风小虐文

× bgm推荐:不老梦-银临


章一


我是范丞丞,是范家的庶子。

自有意识起,我便被不停地教育,这条命存在的价值是本家赋予我的,尽管我从未把那个地方当作家过。

我被逼迫识字吟诗,练习轻功武术,日复一日,书背不出来就要挨藤条,稳不住身心,踏轻功从屋顶上摔下来也是家常便饭。

在本家,没有人会关心你,他们只需要有用的棋子。

可惜我天生就不是这块料,脑子不机灵不说,身子也羸弱。直到某天我偷溜出去,被恶棍抢走了身上唯一值钱的信物铃铛,当时以为我的性命便了结于此了,没了信物,本家会以叛逃的名义处决我,我见过不少这样的场面。

正当我无助地蹲在...


× 古风小虐文

× bgm推荐:不老梦-银临


章一


我是范丞丞,是范家的庶子。

自有意识起,我便被不停地教育,这条命存在的价值是本家赋予我的,尽管我从未把那个地方当作家过。

我被逼迫识字吟诗,练习轻功武术,日复一日,书背不出来就要挨藤条,稳不住身心,踏轻功从屋顶上摔下来也是家常便饭。

在本家,没有人会关心你,他们只需要有用的棋子。

可惜我天生就不是这块料,脑子不机灵不说,身子也羸弱。直到某天我偷溜出去,被恶棍抢走了身上唯一值钱的信物铃铛,当时以为我的性命便了结于此了,没了信物,本家会以叛逃的名义处决我,我见过不少这样的场面。

正当我无助地蹲在角落哭泣的时候,我的铃铛又重新出现在我面前。

小男孩举着铃铛,温柔地安慰我说别哭了。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被人保护,原来这世上还是有人会在意我的,彼时的我把心中荡漾着的异样情感呵护起来,像供奉神灵般小心翼翼。

我看见他身上的玉佩,知晓他是当今帝后膝下唯一的儿子,未来的太子殿下。我突然记起本家也在培养一个可以进宫的眼线,为他们的谋反大图奠定基础。我默默下了决心。

回到本家的我努力修炼,曾经苦不堪言的修习此刻对我来说却是一种享受,我必须足够优秀才有资格站在那个人的身边,护他余生安全。


事实证明,再拙劣的先天条件也可以被后天的努力所克服。我在一众人里脱颖而出,本家管事笑着摸摸我的头,给予了我很大的期望,不过一年,我便被送进了宫,以丞相嫡子之名,冠未来帝后之位。

我的宫殿离太子殿下很近,便总是不停去扰他。他很温柔地唤我丞丞,那是我听过最动人的声音,可惜他却不记得我们的一面之缘,倒也无妨,我记得便够了。

太子殿下是被含在嘴里出生的,不懂人心险恶,这与从小练就极深城府的我大相庭径。

他对花粉过敏,有心人在他的茶水里掺了茉莉花,痒得他好几晚夜里睡不着,我便拿着带来的小人书念给他听哄他入睡,半夜起来轻手轻脚地给他上草药。

捧在心尖上呵护的宝贝给人欺负了,咽不下这口气的我偷摸跑到帝姬的宫殿,在她的餐食里下了无色无味无毒的泻药,银针都试不出来的那种。

见她几日都不敢出门,我心知是药效发挥了作用,心里乐得不行,那几日连走路都忍不住哼着小曲。


宫里的日子对我来说乐得逍遥,以前总有人和我说宫里有多冷清有多无情,大抵是骗我的。

时间转眼而逝,一晃倒也过了十余年,蔡徐坤也临弱冠之年。原本小小的孩童长大成了温润如玉的君子,就好像是眨眼的功夫,明明相仿的年纪,可我却总活出了老父亲的感觉。

某天,我收到了来自本家的密信,是不知哪儿飞来的信鸽留下的。信件内容用了本家独有的密文,待我解读出来,竟是通知我帝王已为我们赐婚,不多日等蔡徐坤顺位成王,我便是他的帝后。

让我烦闷的是后半段,本家提醒我,近日本家也将有所动作,让我在宫内作好内应。

我大致略完,赶忙把信纸放在烛台上燃毁,窜起的黑色火焰,也是我的叛离之意,我必须想一个护全那不谙人事的傻子的最好计策。


“丞丞。”

蔡徐坤找我的时候,我正耷拉着脑袋伏案苦思。

“嗯?”

“今日是乞巧节,要不要同我出宫?”

“好啊!”我来了兴致,进宫前被困在本家整日习作,进宫后更是极少有机会出宫,我倒是也想看看这小人书上描绘的人间烟火有多美。


蔡徐坤着了一身洁白的素衣,这样的衣裳穿别人身上只会让人觉得伪和,偏偏着在他身上,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仙气。是我心悦的模样。

“丞丞,来尝尝这个。”蔡徐坤拿起一个金灿灿的小圆球喂进我的嘴里,我嚼巴了两下,蜜糖化在舌尖的滋味让我频频点头叫好,赶紧张大嘴巴示意再来一个,蔡徐坤见我这般没见过世面的模样,抿唇偷笑:“瞧你,跟个小馋猫似的。”

他又说要带我去放孔明灯,我见那桥上挤满了人,心生一计,扭头问他:“人家放孔明灯,我放你怎么样?”蔡徐坤有些疑惑地对上我的视线,我搂上他的腰间,紧紧拥住他,跃身飞上了屋顶。

他的肩膀本能地轻颤,但也不害怕,眺望着看下去,再回头看我的眼神里闪烁着斑驳的星光。

我们肩并肩坐在屋顶上,在孔明灯上题字,我左思右想,把我曾经见过最美的诗句写了上去:见之不忘,思之如狂。

我偷偷瞄了眼他写的,愿我如星丞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愣是没看明白其中的深意。

“丞丞。”

“啊?”我回过神来,他突然离我更近了些。

“愿我如星丞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他念了一遍方才我偷看的诗句。

“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蔡徐坤的脸在眼前缓缓放大,直到温热柔软的触感附在唇上,我才木讷地反应过来。

“意思就是,我心悦你。”

缠绵的唇齿相依间,那盏被我们忽略的孔明灯不知何时升上空去,漫漫天灯点亮的夜空里,承载着我们祈愿的孔明灯会飞向哪里呢。



章二


“走水啦!快去救火啊!”

我在一阵喧闹中吵醒,侍女着急忙慌地跑来禀报说太子殿走水了。

我失了神一般地疯跑出去,定是本家搞得鬼,可他们居然没有给我任何通知,难道是本家已经开始怀疑我了吗?但彼时我也无暇顾及,满脑子都是保佑蔡徐坤平安无事才好。

我被一群侍卫拦在门外,“帝后殿下,火势过猛,还请安心在此等候。”

我疯狂冲他们嘶吼叫嚣,但他们统统视若无睹。

一计不成另生一计,我绕过前门,从侧边的围墙上扑了下去。身体像是失了控一样,丧失了所有知觉,脑子里一片空白,唯有蔡徐坤的模样不停闪现在眼前。

等我冲进去的时候,浓烟熏得连眼睛都睁不开,我开口大喊他的名字被呛到说不出话来。

我挥开面前黑烟,四处找他却不见踪影,心里慌张极了,无助得有点想哭,脑中似跑马灯不停旋转,我竟忆起了我们初见时的场景,当我站在生命的悬崖边缘摇摇欲坠的时候,是他把我拉了回来。他是我的恩人,也是我的挚爱。

思及此,我又振作了起来,我跑到他的寝殿,发现他正安详地躺在床榻上,闭上眼睛淡然地好似平常一般。应该是被人下了迷药,我笃定不已。

我拿起桌上的茶壶,把里边零星的水打湿在我的袖口处,撕下那一块布料,系在蔡徐坤的脸上。我从床榻上打横抱起他,护在怀里。火势愈演愈烈,这帮侍卫都是吃干饭的吗,我气极了。

就在我快要跑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倒下的柱子砸到了我的腿,我不甘心地动了动左脚,那柱子好像已经黏连在我的腿上,我起不了身了,我尽量把蔡徐坤蜷地更紧一点,我整个人扑在他的身上,生怕火势伤了他。

眼前的景象渐渐开始模糊,我的意识也变得有些朦胧起来,在我倒下的瞬间,我确认了蔡徐坤被我护得安好,我也算可以安心合上眼了。


等我醒来,我竟回到了本家。

我瘫在床上,脑袋眩晕模糊,嗓子疼得发不出声音,手脚也动弹不起来,我都不知道自己过了多久这样的日子。

终于一日,我可以下床走动,我看见镜子里的人脸上那块狰狞的烧伤,有些苦涩。没有时间多做停留,我赶忙请见了本家管事。

“范丞丞!”管事大怒,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似是恨铁不成钢,“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吗!我什么都教给你了,文学武学,偏偏忘了教你不能动心是不是!”

我嘴里含血,跪在地上一声不吭。

“本家人不配有心,你别忘了你进宫的目的,是去为本家效力而不是去儿女情长!”管事气极了,指着我的鼻子,“你是我最用心养育的人,居然栽在感情上!你知不知道你让本家错失多么好的一个机会!要不是我偷偷带你回来,没有上报大人,论本家的规矩,你早该烧死在那火里!”

“叔伯,你违背本家规矩,奢我一条贱命,不也是因为养育之情么?”我也是不怕死地顶嘴。

“你!”管事一拍桌子,像是被我呛着了急眼,“你给我滚下去!关在屋内反省!”

“叔伯,丞丞知错,愿意领罚。只是丞丞放心不下太子殿下,还望叔伯告知丞丞太子殿下的安危。”

“呵,冥顽不灵!”管事转身,都不愿再看一眼这痴情人讨人嫌的模样,“托你的福,太子殿下并无大碍。”

我刚松了一口气,暗道那就好的时候,管事的一句话却让我宛如晴天霹雳。

“但是太子殿下脑部受了伤,丧失了记忆,他把你完全忘记了。”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屋里,把自己蜷缩进褥子里,一时接受不了这事实,我甚至想冲回宫内当面问问他,怎么狠得下心抛弃我。可我现在已经不是范丞相的嫡子了,我的容貌不再,武功尽废,我又有什么资格出现在他的面前。

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几个月,在本家修习的时候是不允许哭闹的,在宫内的时候,有蔡徐坤在哪来的悲伤事,可这段时间,我感觉我把毕生的眼泪都流干了。



章三


直到一日,我听闻本家寻了一个我的替代品送进宫,不是以范丞相的嫡子之名,而是以帝王的心上人被封后,我听不得心上人这个形容词,嫉妒焚烧了我所有的理智,我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披上面纱,趁着管事不注意偷跑出去。

或许是天意,正当我发愁要用什么借口进宫的时候,帝后的婢女正巧和我一道进宫,我托她向帝后传话,就说是自家人。

果不然,不多时我便被宣进了宫。

“范丞丞?”帝后不动声色地抿了一嘴茶水,“找本宫有何事?”

“你心里清楚得很。”我对他实在装不出任何好脸色。

“本宫…”话还未说完,便被侍卫的传呼声打断。

“帝王陛下驾到。”

帝后挑眉,拉过我的袖子,小声在我耳边嘲讽道:“拎不清的人是你。”


蔡徐坤踱步走来,还是我记忆中的模样,却又好似有哪里不同了,曾经喜爱着白色素衣的他,换上了黑底金边的龙袍,精致逼真的五爪金龙刺绣遍布整件龙袍,尽管确实是更像气宇非凡的帝王了。

我看见他的目光直直注视在帝后的身上,连余光都不舍得分我一丝。他是真的不记得我了,我突然觉得此刻站在这里的自己格外荒诞。

我用尽所有力气来克制自己内心的不甘,强忍着哭腔开口:“殿下,那我先行告退了。”

“等等。”蔡徐坤叫住我。

我迈不开脚步了,最可笑的是,在我回头看向他的目光里,仍是带着期盼的…期盼什么?我不敢去想。

“你是何人?”冷声开口,语气就像在过问一个无关紧要的下人。

蔡徐坤还真是能精准地掐中我的命门,心下自嘲,我也想知道我到底算什么,我站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帝后倒是机敏,亲昵地勾住蔡徐坤的手腕,替我打马虎眼:“坤,丞丞是我家中亲戚的儿子,这不听闻我被封后了,特地来看望我。”

这话说的,好似谁要高攀你一样。范丞丞默默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蔡徐坤上下打量我一番,目光中透着些许鄙夷。他的眼神剜去了我内心仅存的一丝希望,他已经不再是我印象中的蔡徐坤了,向来待人和善温柔的他,现在变成了一个孤高自负的帝王,我不敢想象他都经历了什么,或许是血液里流淌着的帝王本性如此罢。

我匆匆行了礼,便落荒而逃,我怕再多待一秒,伪装在我身上的坚硬盔甲都将悉数瓦解。


回到本家,我又一次放声大哭了出来,我在心里默默立誓再也不要喜欢他了。

要不怎么说人都是犯贱的呢,隔天我还是忍不住偷摸打探帝王的消息,心系他的安危,生怕本家对他下手。


临近他的生辰,我打听到本家派帝后在当晚动手,要在餐食里下毒,我又厚着脸皮,匆忙赶进宫。

原本我计划在献舞的时候假意无心地踢倒餐桌,谁知蔡徐坤不领情,再加上帝后在一边煽风点火,沸腾的血液倒流上头,气得我一把掀翻了那圆桌。

冲动的后果便是杖刑之苦,蔡徐坤居然还要我向帝后认错,何时肯赔礼道歉何时停板子,我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更妄想我同帝后认错。

谁为你好都不知道,奈何失了记忆的他又是无心的,我感觉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这蔡徐坤真真的要气死我。

他倒也是真的心狠,直到我被打得疼昏厥过去,这板子才停了下来。

等我再醒来时,浑身都泛着钻心的疼痛,无奈我只能差侍女去打探帝王的消息,整整几个月,他都没有来看我一眼,我时常躲着一个人抹泪,他好似连好奇我掀桌子的理由都嫌多余。


又是一年乞巧节,我知晓本家这段日子可能会有动静,便时常偷跑出来,某天我截了原本飞往帝后殿的信鸽,调包了一份自己写的假密文上去。

又让侍女备了一套和帝后一样的便服,当晚趁着侍女取晚食的功夫溜了出去。从围墙上摔下来的瞬间,我感觉全身骨头都要散架了,我为了谁受这么些委屈,我揉揉屁股,咬着牙赶紧跟上帝王帝后。

假密文把帝后调虎离山后,我系上同样的兔子面具,光明正大地出现在蔡徐坤的面前。

我突然想起当初我们一同度过的那个乞巧节,埋藏在心底的不甘竟又隐隐发作。我给他买了巧果,那是他以前买来给我尝过的,我带他放了孔明灯,也是他曾经提出的。

我还在灯上写下他曾写给我的诗句: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以前我读不懂这句诗,现在的我知晓了其中蕴含的深情,蔡徐坤,这样你能想起来了吗?这是我思慕你的意思。


没有时间了,我有些着急地解下他脸上的狐狸面具换到自己身上,本家人派了刺客,方才那个面具摊的小贩脖子上分明是本家人的纹身,那么他们的目标很明显,就是戴着狐狸面具的人,我嗅到面具上寻踪香的味道,更加确信。

我挣开他束缚在我手腕上的手,最后一次了,蔡徐坤。再让我好好看你一眼,让我把你的眉眼,你的模样烙印在心里。我渐渐后退,转身的时候仍留恋地看了他一眼,我在心中叮嘱自己,就最后一眼,不能再多了,我怕我舍不得。

冰冷的刀刃刺进心脏,寒意瞬间冻结了全身的血液,麻痹了我的每一寸神经。

可我最后念着的,还是蔡徐坤那个大傻子,有没有看到我留在兔子面具里的纸条啊,还是放不下他,此生也只有他,让我如此牵挂。

但我好像没法再护你周全了,我缓缓阖上眼帘。



章四


事实证明,蔡徐坤还是发现了范丞丞藏匿于面具背后的纸条,上面写着:

恳请陛下当下勿要回宫,过几日宫内必有大乱,彼时便能斩草除根。

蔡徐坤皱眉,张开掌心,是范丞丞留下的一枚铃铛,上面刻有范丞丞的名字,刻下的字迹边缘已经稍有磨平,但铃铛主人似乎很爱惜,表面依然像崭新的一般。

蔡徐坤攥紧手中的铃铛,被封锁已久的记忆起源似有点点星光闪烁。


不多日,帝王陛下暴毙于街头的传闻便从宫内流传出来,也传到了此时正与暗卫待在无名客栈的帝王蔡徐坤耳朵里。

“陛下,臣派人打探,范丞相正在带领宫内文武百官一同谋反,此次陛下暴毙之事也是范丞相使作,帝后殿下也是范丞相安插在宫中的内作,此外…”

“你说。”蔡徐坤举起手中的茶杯。

“陛下的尸首据说已被抬回宫内。”

茶水悉数溅撒在地,杯身应声碎裂。


等蔡徐坤回宫之时,范丞相和帝后正被护卫扣住,跪在大殿前听候处置。

蔡徐坤越过他们,目光紧紧盯着那具被称为帝王尸首的身子,他手指止不住颤抖着揭开白布,尸身的脸上还罩着狐狸面具,眼泪肆意砸落,无声的悲鸣响彻了整座皇宫。

天意就是如此捉弄人,蔡徐坤现在才忆起了所有的一切,他眼前升起的水雾里不停浮现出范丞丞的模样,化成水珠滚落消逝。


蔡徐坤已无心处理谋反的众人,摆摆手让侍卫押去地牢。帝后终是不忍范丞丞的痴情,壮着胆子对那帝王说道:“你不知道他为你经历了什么,我在餐食里下了毒,他为了救你性命,反落得杖刑的下场。他不过短短二十年的一生中,细数下来竟都是为了你而活,可他从未后悔过。蔡徐坤,痴情人肠断,无心人不知,他亦无怪过你,只是造化弄人。”

蔡徐坤回眸,满目苍凉,良久启唇:

“再也没有他了。”


蔡徐坤命人在宫外打造了一个冰窖,他把范丞丞的尸首完好地保护在水晶棺材里。

他退下王位,弃了权力,终日伴着他。

蔡徐坤流着泪守在他的身旁,他在忏悔,他在赎罪。他是无心的,但还是一步步把心悦之人推向深渊,或许这也是一种惩处,让他痛失挚爱,无法弥补。

“丞丞,你还记得吧。”

“愿我如星丞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如果还有来世,我祈愿化作星尘

点亮归途,等你回来。



·小番外·

“老大!”

宣布投票结果后,范丞丞扑向第一个朝自己张开双臂拥过来的蔡徐坤。

“宝宝,恭喜出道。”蔡徐坤搂紧他,手指轻轻捏着他后脖子上的软肉。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蔡徐坤伏在他的耳畔轻声咬他的耳朵。

丞丞,我是星星你是月亮,

星星永远闪着星光,

等待属于他的月亮归来照耀夜空,

我将永远伴着你,陪你一同发光发亮。


“老大,说人话。”

“我心悦你。”

End


古风太难顶了,莫纠结史料符不符合

没文化农村人在线瞎搞搞

就想大家一起抱头哭一哭

波托西

《无双》10

这个故事超出我预期,下半部的篇幅可能很长。


10.


石家夫妇发现女儿突然转了性子,虽然她仍是一张阴郁小脸,但话比往常多了些,还会要爸爸妈妈的拥抱和亲吻,她甚至愿意出门,被保姆带着也能忍受。

她似乎对世界重燃兴趣,这无疑是令人高兴的事。

他们将此归结于再次死里逃生的冲击带来的转变。

石小真和新房客的关系也缓和下来,这位笑起来很可爱的年轻人,闲暇时就带着她到外面溜达,石家夫妇起先还犹豫,石小真却先嚷嚷着要他陪最好,跟她说的上话,保姆还是烦人,她这么些年除了发脾气,正常提出要求的时候也很少,石家夫妇到底是同意了。

其实如果再仔细观察观察,就会发现石...

这个故事超出我预期,下半部的篇幅可能很长。



10.

 

 

石家夫妇发现女儿突然转了性子,虽然她仍是一张阴郁小脸,但话比往常多了些,还会要爸爸妈妈的拥抱和亲吻,她甚至愿意出门,被保姆带着也能忍受。

她似乎对世界重燃兴趣,这无疑是令人高兴的事。

他们将此归结于再次死里逃生的冲击带来的转变。

石小真和新房客的关系也缓和下来,这位笑起来很可爱的年轻人,闲暇时就带着她到外面溜达,石家夫妇起先还犹豫,石小真却先嚷嚷着要他陪最好,跟她说的上话,保姆还是烦人,她这么些年除了发脾气,正常提出要求的时候也很少,石家夫妇到底是同意了。

其实如果再仔细观察观察,就会发现石小真急迫要求他们答应,并不是出于有新朋友陪玩的欣喜,而是压抑着恐惧。

 

 

自从那天,她无知无觉地指出对方龙角之后,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范丞丞掌心的火苗瞬间就烧断了她的发尾。

石小真吓呆了,她第一次直面非人生物的攻击手段,火焰的高温扫过脸颊,没有伤到她,但剧烈的烫意让她眼眶里蓄满了泪。

范丞丞看到她的样子,也没说什么,收了手,推着她往外走,石小真浑身僵硬,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直到出了大门上了街道,她才从嗓子里憋出几个音节,“...去哪?”

“散散步。”范丞丞说,“你不怎么出门吧,脸色看起来就不健康。”

“你想要什么?”

“什么?”范丞丞重复着,反问,“我想要什么?”

“你是龙,混到人类世界里做什么?”石小真说,“不管你要什么,我都没有。”

小姑娘的中二发言让范丞丞觉得有点好笑,干脆顺着她说,“你有啊,只有你能看见我的翅膀和龙角,所以你与众不同,本来打算直接吃了你当补品,但我现在打算研究一下。”

石小真的后背更僵了,她坐得直直的,范丞丞都不敢走快了,怕她栽下去,“研究?”

“是啊。”他信口胡诌,“不过没想到你这么聪明,看穿了我的秘密,那我就要给你点奖励嘛,本来打算把你们一家都吃掉的——”他停了停,看着石小真握紧的拳头,“不吃你们也行,就用别人来抵,你们一家三口,最少要十五个人来换,你找十五个人来给我吃,我就放过你们。”

人类幼崽一点都不了解龙,他不着调的瞎扯也被当真,看着石小真这么好骗的样子,叫他想到当年的自己,忽然就明白蔡徐坤为什么总扯谎逗他玩。

傻气过头,自然看出乐子。

 

 

 

天气正好,范丞丞坐在飘窗上,拿着石小真画的那张符。

线条粗糙,笔迹稚嫩,照着网上的封印符画下来的,居然能对他产生效力,让龙角现行,就算只有石小真能看见,也足够惊人。

他指尖现出火焰,凑近纸张,那团龙火呈现出霜雪一样的白,在刻意的控制下,缓缓将纸张洇出焦痕,随着纸面被彻底吞噬,龙火颤抖了下,也消失在蜷起的掌心。

楼下传来声响,范丞丞眼珠转动,拉开门,靠在扶手上往下望,石小真的家教刚结束授课,在嘱咐什么,看着人走开了,范丞丞喊了声,“石小真。”

门本来已经关上了。

范丞丞等着,过了几秒,轮椅在地板划过,门开了条缝,楼里又变得静悄悄。

三步并作两步下了楼,范丞丞站在门缝外瞅着小姑娘,仿佛世纪末的大反派,“你想好没有?选谁啊。”

范丞丞扮演恶魔龙上了瘾,每天都监督着石小真出门给他找齐那十五个目标食粮,小姑娘晕头转向,再没那么多空闲盯着他琢磨有的没的。

此刻怯生生望着他,说,“......我还没挑好。”

范丞丞说,“到大街上随手点十五个就行,我没你那么挑剔。”

石小真白了脸,她这些天想尽办法拖延,就是不想选,此刻听范丞丞的意思,竟是最后通牒了,她纵然想法多,也只是个小孩,惧意上涌,话也说不清楚,范丞丞逗猫似的,做了个虚虚下压的手势,“那你慢慢选,我也没那么急。”

石小真就闭了嘴,也不接话,垂着脑袋。

范丞丞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突然又开口,“人类还有很多,十五个而已,你在怕什么呢?”

他也没指望幼崽的回答,但是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石小真突然推开了门,示意他进来。

保姆送来奶茶和小饼干,石小真的视线落在茶的热气之间,小饼干十五块,整整齐齐叠着,石小真推给他,范丞丞看了看,拈起来吃,碎屑掉下来,落在衣角。

“选饼干可以。”石小真说。

范丞丞喝了口奶茶,“我以为你讨厌所有人。”

“我是不喜欢,但也不想让人去死。”

范丞丞说,“那我让你抓十五只鸟来代替,行不行?”

他的语气仍然很随意,石小真望着他,摸不透他的心思,范丞丞在这样打量的视线里蓦地丧失了耐心,他又问了一遍,“行不行?”

石小真没接他的话茬,轻轻问了句,“可是我知道了你的秘密,你不会放过我的,电视剧里都这么演。”她说着说着,眼泪就大颗大颗掉下来,满脸都是湿润的泪,“要不你就吃了我吧,不要吃我爸爸妈妈了。”

饼干吃完了,范丞丞擦了擦嘴,站起身来,结束对话,“好了,不要哭哭啼啼的,谁稀罕吃你们这些人,开个玩笑,也就小孩子当真。”

石小真泪眼迷蒙,闻言打了个哭嗝,“开玩笑?真的开玩笑吗?”

“是啊。”范丞丞又倒满一杯奶茶,咕咚咕咚喝完,“不要看太多电视剧,都假的。”

他低头放杯子,发现石小真竟哭得地动山摇,偏偏做到不发出声响,一副无声嚎啕的诡异模样,难得把范丞丞惊了一跳。

石小真这些天脑补了些什么,估计没人能想象,她之前对命运多有不忿,死到临头的时候才发觉都不重要,父母亲人的好压倒一切,又不敢说出真相,一方面不会被相信,另一方面也只会遭致更大灾难,她幼年断腿之事就有难以言说的缘由,因此想得比同龄人复杂许多,现下范丞丞这‘特赦’一来,紧绷的弦骤然松开,情绪便溃堤了。

范丞丞看着她哭,烦躁之感更甚,他重新坐下,点点桌子,“别哭了,再哭我反悔了。”而后抽出白纸,把笔递给她,“那天的符,你再画一遍。”

石小真还懵着,半天才反应过来,她手还有些抖,好不容易稳定,一笔一划倒也认真,可是画完,范丞丞拿起来,却再感觉不到当时那股滞涩之意。

他转向石小真,“现在看得到龙角吗?”

石小真结结巴巴,“......能说吗。”

范丞丞眉头皱了一半,石小真立刻机关枪一样,“看不到看不到看不到!”

他又想起另一桩事,“我救你的时候,你看见了翅膀?”

石小真点头。

范丞丞当然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显现翅膀,因此石小真能看见他的翅膀和龙角,与符或许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一时半会无法想通,索性也不再多呆,石小真看着他背影,突然问,“其他人都看不见吗?”

范丞丞停下脚步,没回答,也没走。

“只有我看见过吗?”石小真说,“我是不是不应该看见?”

“我不知道。”

“你没有同伴吗?”她下意识问出口,而后想起自己看到的信息,不确定地说,“其他的龙......也许知道呢?”

范丞丞回头看她,笑了笑,眉眼弯弯,又是个可爱的面容,“我的同伴,大概没办法回答我。”






南瑾凡.

《光.》

消失的我再次出现!咳咳咳!带来我的新文《光》!

网络暴力题材,文笔不好!多担待啊!

👇👇👇👇👇👇

http://t.cn/AiDv2j9U

《光》

坤丞.

消失的我再次出现!咳咳咳!带来我的新文《光》!

网络暴力题材,文笔不好!多担待啊!

👇👇👇👇👇👇

http://t.cn/AiDv2j9U

《光》

坤丞.


Z坤于丞埃M

Just To Find You (20)

链结一样见评论~💚








链结一样见评论~💚

Z坤于丞埃M

Just To Find You (19)

链结一样见评论~💚








链结一样见评论~💚

Z坤于丞埃M

Just To Find You (18)

链结一样见评论~💚








链结一样见评论~💚

Z坤于丞埃M

Just To Find You (17)

链结一样见评论~💚








链结一样见评论~💚

Z坤于丞埃M

Just To Find You (16)

链结一样见评论~💚








链结一样见评论~💚

Z坤于丞埃M

Just To Find You (15)

链结一样见评论~💚








链结一样见评论~💚

Z坤于丞埃M

Just To Find You (14)

链结一样见评论~💚








链结一样见评论~💚

Z坤于丞埃M

Just To Find You (13)

链结一样见评论~💚








链结一样见评论~💚

Z坤于丞埃M

Just To Find You(12)

链结一样见评论~💚








链结一样见评论~💚

Z坤于丞埃M

Just To Find You (10)

链结一样见评论~💚








链结一样见评论~💚

Z坤于丞埃M

Just To Find You (9)

链结一样见评论~💚

链结一样见评论~💚

Z坤于丞埃M

Just To Find You (8)

链结一样见评论~💚

链结一样见评论~💚

Z坤于丞埃M

Just To Find You (2)

连结一样见评论~💚

连结一样见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