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埃伦斯坦夫人

67浏览    5参与
ZERO芊

【伊莉莎×巴伐伦卡大公】承蒙错爱(4)

前文走这里:(1) (2) (3)

(老规矩,OOC预警,可以嘲讽禁止辱骂......)

承蒙错爱(4)

最后一扇门近在咫尺,门卫......多半是被谁故意支走了一小会儿。

埃伦斯坦小姐总算松了一口气,她现在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憋着气一路小跑出来的。

她还是非常庆幸路上遇到的都是仆人,没有遇到那些和她彼此都非常“熟悉”的人,熟悉在这里仅仅只指知晓对方的家族背景和某些喜好,而不是对这个人本身有多少了解。

母亲和她说过,她吸引人的魅力是与生俱来的,但仅仅靠这个还远远不够,想要在贵族中周旋极其不易,还有大量的东西要记住——如果把这些比喻成功课的话,伊莉莎是个问心无愧的好...

前文走这里:(1) (2) (3)

(老规矩,OOC预警,可以嘲讽禁止辱骂......)


承蒙错爱(4)

最后一扇门近在咫尺,门卫......多半是被谁故意支走了一小会儿。

埃伦斯坦小姐总算松了一口气,她现在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憋着气一路小跑出来的。

她还是非常庆幸路上遇到的都是仆人,没有遇到那些和她彼此都非常“熟悉”的人,熟悉在这里仅仅只指知晓对方的家族背景和某些喜好,而不是对这个人本身有多少了解。

母亲和她说过,她吸引人的魅力是与生俱来的,但仅仅靠这个还远远不够,想要在贵族中周旋极其不易,还有大量的东西要记住——如果把这些比喻成功课的话,伊莉莎是个问心无愧的好学生。

但不代表她真心喜欢这些,大多数时候无论是礼仪课还是听母亲讲述各个家族的往事今朝都蛮乏味的,再优秀的学生也不见得喜欢枯燥的作业。

正常发展下去的话,和大多数姑娘一样,她最后也只会嫁给某个贵族青年罢了。你瞧,蒂拉会嫁给乔卡瑟尔子爵,克里斯蒂和奥利奴子爵订婚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她现在在各个舞会上活跃,其实就是向给所有人展示商品一样展示自己,表现家族荣光的同时为自己选个好的未来夫婿。

如此想来,她好像又是幸运的,埃伦斯坦家古老的金蔷薇纹章光芒未灭,加上父母开明,她还可以选择嫁给谁,而不是必须要嫁给谁。

带着凉意的风吹来,伊莉莎发觉自己想的有点远了,赶紧收回思绪,她今晚是带了披肩的,现在落在大厅的某个角落里了,但是绝对不打算回去拿。

刚刚升到最高处的圆月安静地挂在空中,她看了看月亮,又快速瞥了一眼身后的门,好像是现在的月下花园和刚才的舞会不存在于一个世界。

巴伐伦卡家的花园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得多,伊莉莎觉得有些头大,因为她对这里完全不了解。

巴伐伦卡公爵夫人早逝,子爵未婚,两个单身汉平日里不会举办什么茶话会或者下午茶活动,巴伐伦卡家族的旁支就算会举办又不可能为了小规模聚会借用这个大花园——综上,伊莉莎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进入这里,还是在晚上。

内心权量了一下,现在说放弃真的可惜了,况且以巴伐伦卡家的安保来说,就算是晚上安全方面也没有必要太过担心。于是,埃伦斯坦小姐最终决定探一探这个花园,如果运气不好见不到巴伐伦卡家的子爵大人,也全当放松心情了。

大家族雇佣的园丁绝对不会少,贵族的花园应当被打理得井井有条。她不止一次去过萨坎家的花园——虽然不比这里大,但明显更有生机和活力。或许是因为主人不一样,巴伐伦卡公爵是个严肃无趣的人,他比任何人都看重家族荣誉,听传闻他的儿子也不太好相处,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到了军队,白天进城时,马背上那个笔挺的背影。

伊莉莎有辨别所谓“传闻”真假的能力,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传播和相信是两码事)。不可否认,她对这个不参加自己庆功宴,待在安静没人的花园的子爵——如果朗万的消息确实可靠的话,有点好奇。

她顺着打磨得平整的路慢慢走着,偶尔驻足看看身侧的花,鞋跟发出不大的声响,不用太在意裙摆的问题,不用考虑动作够不够优雅,在不同的舞会应酬久了,这样的环境反而让她不大能适应,不管怎么样,她可以暂时歇一会了。

记得曾经某位夫人说“巴伐伦卡家的花园什么都有”,现在看来不是假话,有夜莺在唱歌。

目光所即之处有个小亭子,被假山挡了一半,埃伦斯坦小姐准备往那个方向去了,在亭子里稍微逗留一会儿就回去,她也不能在外面太长时间,被负责的书记官记录到“某年某月某日,巴伐伦卡家族庆功宴,埃伦斯坦小姐提前离席多久多久”就不好了。

一个声音猝不及防地从身后传来,冷冰冰的,没有多余的感情,“你是哪家的?”

伊莉莎属于精神完全放松的状态,于是爱德华·利奥波德·巴伐伦卡子爵看到背对自己的女孩的肩膀很剧烈地抖动了一下,接着她提着裙子小心转过身,绿色的眼睛里仿佛有层水雾,看上去很像猎场里被人发现受到惊吓的小鹿。

她像月光一样——巴伐伦卡子爵看着她,停下了脚步,他总觉得再靠近会让对方受到更大的惊吓。

他一直坐在亭子里,起初雷斯林固执地不肯离开,最后还是被他赶走了,他今天不想与任何人交流,战场训练出了他的听觉,捕捉到高跟鞋踏在地面上的声音后,他便穿过假山前来查看,凡瑟尔竟然有人会放弃巴伐伦卡家的舞会这么好的社交场合吗?

看到浅棕色的头发,伊莉莎知道他是朗万口中“性格孤僻的某个人”没跑了,她行礼之后露出了极为单纯的微笑,轻声道:“埃伦斯坦,伊莉莎·埃伦斯坦,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子爵大人,是我打扰到您休息了吗?”

“不......”爱德华·巴伐伦卡子爵的表情很明显地闪过犹豫,最后下定决心一样,“事实上,我该道歉,让您受到了本来不必要的惊吓。”

“您不必放在心上,我也不会。”伊莉莎眨了眨眼睛,嘴角的弧度稍微大了些,“我知道战场上总会养成一些......嗯......习惯。”

巴伐伦卡子爵走近了几步,语气明显平和了很多,“您不喜欢父亲为我准备的庆功宴吗?”

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本来他想说的应该类似是“是朗万那个败类告诉你我在这里的吗?”之类的话,可看着这双漂亮的绿眼睛话到嘴边全部自动改口了。等等,刚才他是不是还道歉了?

巴伐伦卡家接受的教育是:无论如何都要把家族的荣誉放在第一位,除此之外的东西都可以忽略。所以在很多时候,他极度不符合广大女孩心中的绅士形象,他父亲也是,在他们看来,女孩的称赞不足以属于家族的荣誉之一。

然而此刻,他不想再给面前的女孩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了。



伊莉莎的真实内心:哇,他好凶啊,传闻是真的,他真的不好处qwq

巴伐伦卡子爵:以前我没想选,现在我是认真想当个绅士,你要信我。

(朗万:巴伐伦卡,我好心给你送美人欸,你还喷我?!我诅咒你娶不到!)

作者:我好像写崩了(哇得哭出声)

ZERO芊

【伊莉莎×巴伐伦卡大公】承蒙错爱(3)

前文走这里:(1) (2)

(老规矩,OOC预警,可以嘲讽禁止辱骂......)

在下是咸鱼,这么久才更新内心很愧疚,对不起各位~

但是绝对不会改的,哈哈哈哈,我与我最后的倔强(不是)


承蒙错爱(3)

舞步卡在优美的调子结束时停下,不快不慢恰到好处,优雅的乔卡瑟尔子爵弯腰在蒂拉小姐手背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这一举动让其他女孩子对蒂拉流露出羡慕的眼神,当然不包括埃伦斯坦小姐,她刚刚轻松地摆平了奥利奴子爵身边的几个女孩。

现在,她正挂着一脸谦虚的假笑,语气隐约透露出她隐藏着的傲慢,漂亮的绿眼睛无辜地看着手下败将,“您今天的项链看起来真漂亮,是雷约克价值不菲的新品吧,...

前文走这里:(1) (2)

(老规矩,OOC预警,可以嘲讽禁止辱骂......)

在下是咸鱼,这么久才更新内心很愧疚,对不起各位~

但是绝对不会改的,哈哈哈哈,我与我最后的倔强(不是)




承蒙错爱(3)

舞步卡在优美的调子结束时停下,不快不慢恰到好处,优雅的乔卡瑟尔子爵弯腰在蒂拉小姐手背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这一举动让其他女孩子对蒂拉流露出羡慕的眼神,当然不包括埃伦斯坦小姐,她刚刚轻松地摆平了奥利奴子爵身边的几个女孩。

现在,她正挂着一脸谦虚的假笑,语气隐约透露出她隐藏着的傲慢,漂亮的绿眼睛无辜地看着手下败将,“您今天的项链看起来真漂亮,是雷约克价值不菲的新品吧,可惜似乎与衣服不太搭呢。”

埃伦斯坦家的财力物力虽然不及四大家族,走在时尚前线还是绰绰有余的。

对方明明气得快要爆炸了,却不得不强颜欢笑,舞会上要保持风度的可不只有绅士,“埃伦斯坦小姐,您倒是永远这么得体。”

乔卡瑟尔子爵不打算靠近那边,甚至把蒂拉往远一点的地方领了领,对方是朗万打九分的女孩,他承认朗万给的分数往往比他本人的人品什么的要靠谱,很符合大众的眼光,但他心里,蒂拉是最美的女孩,不节外生枝总归是好的。

“您似乎对我很没有信心。”凡瑟尔社交场上的女孩一向敏感,蒂拉的语气明显是很不满他这样变相帮她逃避的行为。

乔卡瑟尔子爵微微摇头,安抚道:“蒂拉,你要相信,在我心中你是最独一无二的淑女小姐,整个凡瑟尔没有谁可以比过你,我可以对着家徽发誓。既然埃伦斯坦小姐想给佐伊解围,我们没有必要去掺和。”

他说这话时稍稍把蒂拉往自己怀里,他们订过婚,即使在公共场合做一些大胆的举动也没什么,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一对。

很幸运,乔卡瑟尔子爵夫人今天心情似乎还不错,没想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更多的时间。

伊莉莎装作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朗万正把他的单片眼镜取下来小心擦拭,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实际上她很清楚对方对整个舞会上发生的事心知肚明,不能说是全部,八成总不为过。朗万·萨坎子爵的眼睛里不时会透露出让她觉得不舒服的神采。

“埃伦斯坦小姐,您……”佐伊·冯·利尔科斯·奥利奴子爵叫她时有点试探的意思,如果面前的女孩是来帮自己解围的话,他倒是可以大大方方地算自己欠她一个人情。可如果她是通过打发走别的女孩以证明自己的魅力,最终目的还是和他跳舞的话,他只会更头疼。

伊莉莎极轻地摇了摇头,这个动作小得几乎看不出来。佐伊从她的绿眼睛里看到了自己拘谨的样子,这可不像一个骑士。

“子爵大人,无论如何,绅士都不应该让一个女孩等太久,虽然作为骑士的克里斯蒂小姐应该服从琥珀骑士团团长的命令,但舞会上的克里斯蒂小姐也是个无可挑剔的淑女。”伊莉莎眨了眨眼睛,现在里面的笑容很真诚,“英勇的骑士团长是不是也应该注意一下效率呢?”

舞曲在这时又一次到了尾声,埃伦斯坦小姐提裙行礼,仿佛他们刚才真的有跳完一支舞,她伸出手,子爵亲吻得十分潦草,丝绸手套下的手背几乎感受不到。

“在下该谢谢您。”奥利奴子爵笑着简单整理了一下上衣,擦肩而过时,伊莉莎又听到了一句“佐伊记下了。”

伊莉莎心想,不管萨坎子爵最终能不能让她见到巴伐伦卡子爵,这一次都不算亏。

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了,刚才淑女的战争让她得到了过多的注意,譬如现在,她就被另一个口碑不佳的花花公子缠上了……

埃伦斯坦家的淑女手册上明文规定,舞会上不能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所以她要怎样在众目睽睽下离开舞会呢?

“啊,埃伦斯坦小姐,原来您在这里,找您可真是让在下费功夫了,您忘记之前答应在下的事了吗?”朗万适时出手,面不改色地扯这鬼话,懊恼的神情仿佛埃伦斯坦小姐真的放了他的鸽子。

伊莉莎立刻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向朗万行了一礼,“子爵大人,深感抱歉,我无心违约,只是和亨特子爵说话很有趣,不小心忘记了时间。”

亨特子爵见此倒是很识趣的主动开口:“在下突然想起来也有约定在身,不打扰二位了。”虽然都是子爵,他也瞧不上朗万,但他的家族还没法与四大家族之一的萨坎家族相提并论。舞会那么热闹,总会有合适的结婚目标。

托朗万·萨坎的福,埃伦斯坦小姐总算从最显眼的地方回到了安静的小角落。

“子爵大人,不可否认,您偶尔也是可靠的。”伊莉莎说道,老实说,她完全没有想到朗万会帮她。

“埃伦斯坦小姐,你这样说真让在下伤心,话是怎么说来着,让淑女困扰的绅士不是合格的绅士。”朗万喝了一小杯酒后,再次摆出了他招牌的笑容,变得不正经起来,“既然埃伦斯坦小姐让在下看到了精彩的演出,在下当然不能食言。”

他把手里的酒杯放在桌子上,里面还剩下一些液体,修长的指尖轻轻点了点,在桌上写下了伊莉莎想要的答案,随即用餐纸抹去。

“乖女孩,别着急,你出去的机会来了。”朗万眼中让她觉得不舒服的内容又出现了,那是一种对一切都洞若观火的情绪。

乐队的演奏变得舒缓,逐渐停止了,这意味着巴伐伦卡家族舞会的重头戏即将开始。

四大家族都豢养着精灵,巴伐伦卡家的是著名的宫廷歌唱家——月柳。身着天鹅绒长袍的金发精灵开口就是天籁之音,春花秋月的爱情曲目让大多数淑女忍不住幻想如果月柳只为自己而歌会是多么美好的画面。

机会来了!

虽然错过了宫廷歌唱家的优美歌声会很遗憾,但是见不到巴伐伦卡子爵的话,她今晚可就白忙活了。

伊莉莎足够娇小和灵活,提起裙子悄悄移动着,朗万笑着摇了摇头,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巴伐伦卡家的大管家荷桑的视线。

“可惜了,不能看到接下来花园里上演的剧情,巴伐伦卡那家伙会吓一跳吧。”朗万·萨坎子爵想着。

  



小恶魔朗万的口号是: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看戏!看戏!看戏!做好事不留名~

啊!果然我还是最喜欢奥利奴夫妇的感情,我羡慕啊~

ZERO芊

【伊莉莎×巴伐伦卡大公】承蒙错爱(2)

前文走这里:(1)

(OOC预警,可以嘲讽禁止辱骂qwq)


承蒙错爱(2)


军队回归当天,迎接的队伍由元老院的卫兵队长阿尔米纳斯领头,这位二百岁出头的最年长的精灵举止优雅、身姿潇洒的样子不知道迷倒过多少女孩。可惜自从他与他的爱妻阴阳两隔后,那张依旧年轻英俊的脸上就没有什么灵动的表情了,否则被他迷倒的女孩数量准会多上一倍。

就像此刻,阿尔米纳斯队长面无表情的对巴伐伦卡子爵行礼,随即打了一个请的手势,如果没有警备队协助维持秩序的话,他们想顺利进城也许没那么容易。

巴伐伦卡子爵带着自己家族的私兵走在靠前的地方,瘦削坚毅的脸庞很容易让人想到老巴伐伦卡,他的身上似乎还有从战场上遗留下来...

前文走这里:(1)

(OOC预警,可以嘲讽禁止辱骂qwq)


承蒙错爱(2)


军队回归当天,迎接的队伍由元老院的卫兵队长阿尔米纳斯领头,这位二百岁出头的最年长的精灵举止优雅、身姿潇洒的样子不知道迷倒过多少女孩。可惜自从他与他的爱妻阴阳两隔后,那张依旧年轻英俊的脸上就没有什么灵动的表情了,否则被他迷倒的女孩数量准会多上一倍。

就像此刻,阿尔米纳斯队长面无表情的对巴伐伦卡子爵行礼,随即打了一个请的手势,如果没有警备队协助维持秩序的话,他们想顺利进城也许没那么容易。

巴伐伦卡子爵带着自己家族的私兵走在靠前的地方,瘦削坚毅的脸庞很容易让人想到老巴伐伦卡,他的身上似乎还有从战场上遗留下来的杀气,不那么吸引人靠近。

他身侧跟随着巴伐伦卡家的死士雷斯林,这个大块头出身贫民窟,现在却没什么人敢轻视他了,几年前,巴伐伦卡公爵亲赐了他贵族的姓氏。

那之后是奥利奴家的琥珀骑士团,他们穿着轻便厚实的编织甲,这是在短兵相接的战场上最合适的选择。成为骑士是一件让人向往的事,但是对于平民来说只能归为梦想,全身铠甲不是平民能够买得起的东西,普通的小贵族即使用了几代攒下来的钱,也未必买得起全身铠甲。

领头的佐伊·冯·科尔科斯·奥利奴子爵显然要比巴伐伦卡子爵放松得多,他身上的铠甲线条流畅华丽,自凡瑟尔建城以来,奥利奴家就一直保持着骑士传统,有上好甲胄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眼尖的人注意到,最接近奥利奴子爵的是一位面容姣好的女骑士,那是很出名的克里斯蒂小姐,脸上恬静的笑容让人难以想象出她在战场上厮杀的样子。

前年冬天的围猎大赛上,奥利奴子爵和往常一样收获了许多贵族少女的赞誉和崇拜,却没能如愿再次摘得桂冠,克里斯蒂就是从那一刻脱颖而出的,当她挽弓骑射之时,被击中的可不仅仅是猎物,还要许多贵族少年们年轻而骄傲的心。

与克里斯蒂小姐有关的事是除了与骑士相关的事务外,奥利奴子爵最上心的,某些时候甚至她更重要一点。如果想邀请奥利奴子爵出席某个舞会的话,先把邀请函寄给克里斯蒂小姐总没错,骑士团长要么会一起出席,要么就会以训练繁忙推脱掉,而这八成是由克里斯蒂小姐决定的。

当然,这些都是贵族们知道的事,平民阶级最多听到一点八卦,八卦大概是贵族和平民最大的相同点。

凡瑟尔不同阶级之间的庆祝是不能放在一起的,就像当天晚上的晚宴不会把请帖送给非上层阶级以外的人一样。

伊莉莎·埃伦斯坦小姐在宴会开始前几分钟抵达的,四大家族的宴会要么不办,要办就办得毫无一点值得挑剔的地方,看重身份的巴伐伦卡家更是如此。

来之前,埃伦斯坦公爵夫人再三检查了她的衣着首饰,并且重复叮嘱不可以失礼,要时刻保持淑女的气质。这些是她从小听到大的,即使不耐烦也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回应母亲。

在家里会被唠叨,舞会上不得不时刻保持警惕,只有在马车上才是最舒适的。埃伦斯坦小姐这样想着。

她环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传说中不大好相处的巴伐伦卡子爵,下午她没有挤进人群里(那可不是淑女该做的事),只远远看到他的头发是浅棕色的,比起现在准备说话的巴伐伦卡公爵的发色要浅很多。

“看来巴伐伦卡不打算在今晚陪美丽的淑女们跳舞了。”朗万·萨坎子爵摇晃着杯中的液体突然说到,他就像一只脚步轻轻的狐狸,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伊莉莎身边的。

伊莉莎向他问好后,并没接话,而是用一副“您怎么知道”的微微诧异表情看着他,子爵把杯中的酒干了,用非常得体的笑容回应她,小声说:“您听。”

果然,巴伐伦卡公爵向客人们解释子爵行军疲惫,用疲惫的状态接待客人是失礼的。

这显然没有什么说服力,否则怎么解释现在呆在舞池中却不时观察克里斯蒂骑士美貌的奥利奴子爵呢?但没有谁敢提出异议,巴伐伦卡子爵性格孤僻不喜欢应酬这件事刚开始也挺让他的父亲头疼的,要知道有时候父子太过相像也不是什么好事。

乔卡瑟尔子爵已经带着蒂拉在舞池里翩翩起舞了,奥利奴子爵也正在试图以最快的速度应酬那些前仆后继的淑女们,他今晚的第一支舞可没想过留给克里斯蒂以外的人,但他显然小瞧了淑女们的执着。

“如果您想拜访一下某个‘性格孤僻’的人,在下倒是愿意提供一点点小道消息。”朗万有些无聊地说道,今晚不是他的主场,巴伐伦卡子爵不在,姑娘们想听战场上的故事就只能找为人友善的佐伊子爵了。

朗万盘算着,就算巴伐伦卡在,佐伊还是会很受欢迎,就算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心有所属了。如果不久之后克里斯蒂成了奥利奴子爵夫人,他就算想低调行事估计也没办法了,四大家族的单身汉只要略有点相貌都能吸引女孩,更不用说像他这么英俊潇洒的了。

所以,他倒不介意趁今晚可以保持低调的时候给自己找点乐子。

伊莉莎思索了一下,今晚在场所有的女孩应该都没有机会见到巴伐伦卡子爵了,她如果能抢先一步也没什么不好,或与她能与他成为朋友,等下次出席舞会时,准能得到更多的羡慕的目光。

可......如果消息来源是朗万子爵的话,她不得不顾虑一下,毕竟对方行事风格就像他的招牌笑容一样不那么单纯,也没可能不是他心血来潮的恶作剧。

朗万定定地看着她,笑得像只狐狸,那双眼睛仿佛能看透人心,“为了表明在下的诚意以及消息的真实性,在下想要一些报酬。”

“子爵大人,您请说。”伊莉莎眨了眨她美丽的绿色眼睛,这个举动让她看起来非常天真。

朗万·萨坎把目光转移到奥利奴子爵的方向,还有那么三四个女孩执着地环绕在他身边,“在下愿意把小道消息告诉给全场最美丽的女孩,我想您懂我的意思吧?”

伊莉莎·埃伦斯坦小姐微微活动了一下脖子,确保珠宝们都乖乖呆在足够得体的位置,颇为自信地看了一眼朗万子爵,随后轻轻提了提裙摆,准备上“战场”了。

 





巴伐伦卡子爵:所以我终于出场了吗,为什么我一句台词都没有,作者你给我解释一下!(作者:下一章,下一章肯定有你!)

本章中守序善良的小恶魔朗万决定利用伊莉莎小姐的美貌替奥利奴子爵解围,之后深藏功与名。(朗万子爵:你们不要听作者瞎说,我单纯就是想找点乐子)

ZERO芊

【伊莉莎×巴伐伦卡大公】承蒙错爱(1)

究极灵感来源:我不说你们也知道的女爵生日活动(以及我一直和大多数人一样觉得他和她之间有点什么难以解释的关系)

OOC警告......(坚持看下去的看完可以嘲讽,但是禁止辱骂,玻璃心了解下)

—“说真的,伊莉莎,她有几分像那时候的你,一样让人移不开眼球的美......”

—“过去的事不必再提,公爵大人。”

—“如果谈起过去让你不愉快,那就忘了它吧。不过伊莉莎,你有想过我们还会再见面吗?用这种方式。”

 

—“伊莉莎,人生而应当自信。”

—“恐怕我不得不让你的自信再度受挫了......”

 

—“既然你态度坚决,那么看着吧,伊莉莎,我会登上那个位置,就像我当时...

究极灵感来源:我不说你们也知道的女爵生日活动(以及我一直和大多数人一样觉得他和她之间有点什么难以解释的关系)

OOC警告......(坚持看下去的看完可以嘲讽,但是禁止辱骂,玻璃心了解下)

—“说真的,伊莉莎,她有几分像那时候的你,一样让人移不开眼球的美......”

—“过去的事不必再提,公爵大人。”

—“如果谈起过去让你不愉快,那就忘了它吧。不过伊莉莎,你有想过我们还会再见面吗?用这种方式。”

 

—“伊莉莎,人生而应当自信。”

—“恐怕我不得不让你的自信再度受挫了......”

 

—“既然你态度坚决,那么看着吧,伊莉莎,我会登上那个位置,就像我当时说的那样。”

 

承蒙错爱(1)

埃伦斯坦家的独生女总能在凡瑟尔的贵族沙龙、花园茶会、外事晚宴等场合吸引到足够多的目光,究其原因的话,除了埃伦斯坦公爵对其无比宠溺,恨不得收集全世界所有能收集到的华丽的服装、珠宝点缀她之外,伊莉莎·埃伦斯坦小姐本人绝对要比她家徽上的金色蔷薇更加耀眼,她有一双美丽的绿色眼睛。

事实上,伊莉莎·埃伦斯坦小姐第一次出现在萨坎家举办的晚宴上时,朗万·萨坎子爵立刻忽视了正在试图和他交流的乔卡瑟尔子爵,目光越过所有人锁定在这个刚进门的女孩身上,萨坎家的人有发现漂亮女孩的天赋,无论有多少人挡在他们和女孩中间。

“啊,九分!我要给她九分!”乔卡瑟尔子爵听到旁边的人用惊叹的语气说道,老实说,他有些震惊,纵使知道萨坎家有那么一套据说是祖传的评分系统,但朗万曾经说过他的九分是没那么轻易给出的。

乔卡瑟尔子爵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笑了笑,又摇了摇头,很漂亮,但不是他足够喜欢的类型。

朗万显然有些兴奋过头了,“巴里斯真该出现在这里,说真的,我理解不了那些书有什么魅力。”

新进入社交圈的淑女总要面对考验,而绅士们可以静静地观赏一切,之后他们能知道想知道的,女孩的家世、爱好之类的。朗万不在意这些,对他来说,能评得上九分的美貌已经很有吸引力了,作为宴会的东道主,他已经盘算着要以什么作为开场白找她跳第一支舞了。

乔卡瑟尔子爵也饶有兴致地看着已经开始了的“淑女之间的战争”,但他显然注意的是另一个女孩,她还在边上看着,没有急着走上前去。

“要不要和我打个赌?”朗万把自己的杯子轻轻地往他的杯子上碰了一下,然后带着很欠扁的表情自顾自地说,“她会战胜今晚所有的女孩,当然,我说的所有也包括,你在意的那位。”

乔卡瑟尔子爵瞥了他一眼,“赌了。”

前去挑战的淑女们在很短的时间里纷纷败下阵,埃伦斯坦小姐举止端庄,游刃有余地应付着每个女孩,对于第一次正式出现在社交场合的女孩来说,她的表现可以说是极佳了。

“你瞧,我说得没错吧,尽管蒂拉小姐也是个美人,但我从没给过她九分。”朗万打了个响指,把手中的器皿放在男仆的托盘上,扯了扯自己的手套,“我要去找她跳舞,给你个建议,去给你在意的姑娘送点威士忌或者芝士蛋糕,萨坎家的宴会上都有,绅士在合适的时间安慰受挫的淑女可以大大增加她对你的好感度,她会喜欢这些的。”

说完,非常骚包的粉红色朗万杀进了埃伦斯坦小姐周围的人群里,他看到有人想在他之前邀请九分的女孩跳舞了。

朗万·萨坎永远会知道不同类型的女孩子喜欢的什么东西,这是他的天赋,就像只用看就能精确了解女孩们的三围,送出去的礼服永远合适一样,这也是他的天赋。乔卡瑟尔子爵端着芝士蛋糕,他现在很容易接近蒂拉小姐,这点他倒是可以感激一下那个九分的姑娘,在她进来之前,蒂拉身边围了一群人。

“子爵大人,晚上好。”蒂拉很礼貌的问好后,接过他手中的蛋糕却没有吃,虽然她很喜欢,可凡瑟尔每一个上层社会的淑女都被告知要远离高热量的糕点,发胖会直接导致身材走形,更何况现在是晚上,“您不去找埃伦斯坦小姐跳舞?绅士们都喜欢美丽的女孩不是吗?”

乔卡瑟尔子爵抿嘴笑了笑,“您是对的,绅士都会喜欢美丽的女孩,在下自然也不会例外,所以,在下想邀请蒂拉小姐跳舞,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

凡瑟尔这个城市大概是被八卦之神祝福过的,托朗万这个大嘴巴的福气,乔卡瑟尔子爵对待蒂拉的别样态度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了解了。很多女孩对蒂拉是羡慕嫉妒恨集于一身的,她也是一个进入交际圈没多久的女孩,如果日后真的能加入四大家族之一的乔卡瑟尔家族,那是无上的荣光。

“当然。”蒂拉浅笑着把手搭在对方伸出的手掌上,大方而不失优雅,她笑的时候会露出可爱的梨涡,这对乔卡瑟尔子爵的一见钟情来说功不可没。

萨坎家的这次晚宴实际上改变了一些东西,第二天,伊莉莎·埃伦斯坦这个名字就会在贵族之间被频繁传播,从而很快占据整个上层社会。毫无疑问,她可以和蒂拉小姐一样在出席的每一个舞会上大杀四方了。

那之后不久,乔卡瑟尔子爵与蒂拉小姐订婚,四大家族青年才俊们的婚事一向都是爆炸性的新闻。结婚时埃伦斯坦小姐会以伴娘的身份出席,后来大家知道了她和蒂拉小姐其实是闺中密友。

另一件爆炸性的新闻也与四大家族有关,巴伐伦卡家族。自打巴伐伦卡子爵带兵去前线对抗狮心公国的铁骑后,巴伐伦卡家的原本数量就不多的舞会少之又少了,巴伐伦卡公爵出席宴会时总是很严肃,也没有什么大家喜闻乐见的八卦可以聊。

现在,年轻的巴伐伦卡赢得了战争的胜利,即将凯旋,他的光芒甚至盖过了奥利奴家的整个骑士团。

“蒂拉,你见过巴伐伦卡子爵吗?听说是和巴伐伦卡公爵一样严肃的人。”淑女们总是享受美好的下午茶时光,顺便互相套一套对方知道的东西。

让伊莉莎·埃伦斯坦小姐失望的是,坐在她对面的蒂拉摇了摇头,“我也只是听说他不大好相处,大家从来不会叫他的名字,不如等克里斯蒂回来你问问她,或者奥利奴子爵,他很好相处。”

“是啊,他们赶得上您的婚礼。”伊莉莎露出明媚的笑容,打趣道:“乔卡瑟尔子爵夫人。”

 

“说真的,比起巴伐伦卡那家伙,我果然还是更喜欢佐伊一点。”朗万吹了吹杯子里的红茶,看着随气流泛起的涟漪轻轻说道。

乔卡瑟尔子爵幅度不大地点了点头,“难得的,我和你竟然会有意见一致的时候。”

 

没补过螺旋圆舞曲的前作,所以,一切来源于蹦迪和NPC打交道得来的各种情报加上没头没尾的脑洞,emmm......

比起守序善良的朗万,我果然还是比较喜欢给他加上一点小恶魔属性。

好了,今天是情人节,祝大家节日快乐,汪汪汪~

巴伐伦卡子爵:身为主CP,为什么我第一章没有登场,只活在别人的台词里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