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埃列什基伽勒

9816浏览    167参与
果糖

输给了滤镜迷之挫败感……(P2滤镜)

输给了滤镜迷之挫败感……(P2滤镜)

菫
[FGO fes 2019]這...

[FGO fes 2019]
這次的艾蕾真的超級可愛!!
忍不住要畫出來了XDDD

[FGO fes 2019]
這次的艾蕾真的超級可愛!!
忍不住要畫出來了XDDD

吉尔咕哒子
画渣瞎摸等七章开播是真的痛苦

画渣瞎摸
等七章开播是真的痛苦

画渣瞎摸
等七章开播是真的痛苦

行かないで
エレシュキガル————————...

エレシュキガル
——————————————————————
产粮地:PIXIV    作者:Salmon88
链接   已授权✔

エレシュキガル
——————————————————————
产粮地:PIXIV    作者:Salmon88
链接   已授权✔

诺子_究极艾蕾厨

突然意识到今天是七夕节,随便拍了点东西xxx
七夕节快乐啦😘
(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lofter发图都会变得特别糊,可能是因为滤镜吧x)

突然意识到今天是七夕节,随便拍了点东西xxx
七夕节快乐啦😘
(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lofter发图都会变得特别糊,可能是因为滤镜吧x)

鵺
是艾蕾,不想细化了将就看吧,我...

是艾蕾,不想细化了将就看吧,我到底是怎么把文件搞得这么大的啊/躺平

是艾蕾,不想细化了将就看吧,我到底是怎么把文件搞得这么大的啊/躺平

亡月王子
盛开的冥界之花,致星空下最美的...

盛开的冥界之花,致星空下最美的你——

盛开的冥界之花,致星空下最美的你——

EUReKA

[FGO情人节‖咕哒子×艾蕾]我眼前的Candy

   

   隔着一条街道,藤丸立香透过阳光,看见她所期盼着的身影正站在街边。埃列什基伽勒的连衣裙在阳光下是近乎泛出光晕的殷红,在腰间点缀了一圈繁复的金色花纹。这个女孩挎着拎包,踮着脚尖,在微醺的午后空气中向着马路对面四处张望着。

    等到她们的目光轻轻地碰撞上的时候,这位冥界女神先是一怔,随后涨红了脸,飞快地别过了头去。藤丸立香心中一动,借着信号灯跳转的时机,向着街角站立着的女孩走去。她们早早在前几天的聊天中约定好了今天的行程:为了将近的情人节而到艾蕾的家里做巧克力。

  
 ...

   

   隔着一条街道,藤丸立香透过阳光,看见她所期盼着的身影正站在街边。埃列什基伽勒的连衣裙在阳光下是近乎泛出光晕的殷红,在腰间点缀了一圈繁复的金色花纹。这个女孩挎着拎包,踮着脚尖,在微醺的午后空气中向着马路对面四处张望着。

    等到她们的目光轻轻地碰撞上的时候,这位冥界女神先是一怔,随后涨红了脸,飞快地别过了头去。藤丸立香心中一动,借着信号灯跳转的时机,向着街角站立着的女孩走去。她们早早在前几天的聊天中约定好了今天的行程:为了将近的情人节而到艾蕾的家里做巧克力。

  
   “啊,你居然准时到了,我还以为你会迟到一会儿呢,看来人类也不是完全都让人觉得不舒服的呢。”

  
   “怎么会呢,如果是和艾蕾约好的话,我迟到岂不是太不应该了。”

   
    她自然而然地挽过这个女孩的手臂,这个亲昵的动作几乎是一瞬间就让艾蕾涨红了大半张脸。等到藤丸立香扭过脸时,她又竭力让自己维持出一副自然的神情来——这种发生在顷刻之间的反差让她身边的女孩笑了起来。

 
   “艾蕾好像还是很害羞的样子呀。”

   
   “是藤丸有的时候靠得太近了,就……就像现在这样。”

  
    在骤然缩短的距离之下,藤丸立香开始嗅到艾蕾发间沐浴露的清香,她手腕上链子的清脆响声,以及在她开口时伴随的一阵若有若无的衣物柔软剂的芳香。一切的感官都放大了数千倍,使得她回忆起她们过往相处的记忆片段。

 
   “艾蕾明天不用出去吗?烤蛋糕的话要好几个小时呢。”

 
   “正好明天是休息日,要我多陪藤丸一会儿也不是不可以嘛。”

 
   “我给艾蕾买了一本甜点书——你前几天在聊天里说想在家里自己做蛋糕或者甜品,我就买来了。”

 
    “没想到你居然记得——啊什么都没有,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去把围裙换好。”

     她背对着藤丸立香系上围裙的时候动作好像一幅风景画:灵巧的手指将两根细带背到身后,打了个既牢固又不失美观的蝴蝶结,紧接着飞快地整理一下衣摆与被带子绕过的发丝,她左手的手腕上缠着一只发圈。埃列什基伽勒腾出一只手去挽住头发,右手则搭在脖颈上,不时撩起几根落单的发丝,她露在空气中的一小部分肩膀显得纤细而白皙,恍若从未被阳光亲吻过一样。

   藤丸立香站在她身后,竭尽全力驱散自己脑海里一部分越线的想法,手里则不停打发着料理碗里的奶油——要不是埃列什基伽勒出声阻止她,立香怕是要把整只碗里的材料都飞溅到水池里了。

  
   “喂——,藤丸,你又走神了,我们等会还要用到这些材料的!”

   “抱歉抱歉,我刚刚注意力没怎么集中呢。”

    藤丸立香的目光中透出一股柔和的暖意,掺着从厨房的窗口透进的光线显得如此令人想要接近这个仍然年轻的女孩。

    埃列什基伽勒的目光起先落在她沾上了一朵巧克力奶油的围裙上,但紧接着便被她嘴角沾着的糖霜粉逗得轻声笑起来。

    藤丸立香先是不明所以地注视着她面前这个将长发束起的女孩捂着嘴笑个不停,随后便是她向自己伸来的手指,以及她的指节触碰到自己侧脸时候的温度——“你看看你,这么不小心,”与她相伴许久的艾蕾一边轻声说道,一边踮起脚尖,用指节处的皮肤替她轻柔地擦去了那一小片不小心撒上的痕迹。

   “好啦,我帮你弄掉啦,要感谢我哦。”

  
    “……谢谢,要不是艾蕾,我到现在都没注意到呢。”回应她的是一声逐渐微弱的句子,伴随着语调里无法掩饰的,颇有些不太自然的遮掩意味。

    “我看看……藤丸帮我决定一下今天要做什么好了,这本书上面的图片都太精致了,我没办法一下子就选出来。”

  
    埃列什基伽勒的动作轻盈而敏捷,她在厨艺方面的天赋看起来更像是与生俱来的能力。藤丸立香的视线跟随着她搅拌着的混合物来回挪动着,直到埃列什基伽勒捏着装满巧克力酱的裱花袋,全神贯注地画出一个十分复杂的图案的时候,立香才注意到自己手里的这一份材料还没完成,“啊,艾蕾等我一下,我这里还没有弄好呢。”

  
   “欸?还没有好吗?真是的,你刚刚有没有专心呀,藤丸。”

 
    这样说着,埃列什基伽勒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走到立香身旁,自然而然地替她接过了还没有打发好的奶油,见立香仍然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自己的时候,埃列什基伽勒不禁又红了脸,小声说道,“感激我吧,这是为了让你更加集中注意力的奖励哦。”

   “终于做好啦,这还是我第一次跟艾蕾一起做甜点呢,艾蕾想在巧克力上面装饰点什么吗?”

 
   “藤丸来决定吧,如果把这份巧克力送给我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

  
   “啊,这一份是友情还是本命呢,好难决定呢。”

 
    “哼,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全都做一份就是了。”

  
    “艾蕾做巧克力是要送给谁呢?”

   
    “那当然——是秘密啦,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就告诉藤丸呢,是秘密啦——秘密!”

  
    “欸——那,不会是送给我的吧?”

  
    “才,才不是呢!”埃列什基伽勒涨红了脸的辩解道。

    藤丸立香向埃列什基伽勒靠近时候的时间仿佛停滞住了,这位曾经一度是暴虐残忍的代言词的女神在这个瞬间却摒弃了一切思考。她逐渐感受到立香在她皮肤上洒下的温热呼吸,女孩略带凉意的唇面只在她的嘴角停留了那么两三秒的时间——仅仅只是那么一个刹那,埃列什基伽勒就足以感到自己的体表温度正在朝着一个十分不自然的峰值飙升。

 
    她飞快地捂住了自己被吻过的部分,殷红的眼眸中却捕捉到了立香带着笑意的神色,“捉弄到你啦,”她举起自己手里的搅拌器,如同炫耀一般地晃了晃,立香的短发在她的肩头随着动作轻微晃动着,发梢轻拂着埃列什基伽勒垂下的手臂,她们之间只隔着一个亲吻的距离。

    她们撑着同一把伞,为了不让艾蕾的衣服淋湿,立香特意将伞沿向着她那边挪了挪。另外,为了不让艾蕾看出她的大半边裙子有要被水打湿的风险,藤丸立香还尽量显现出温和的笑意来,在一片阴霾的天空之下,女孩的笑容显得带有微弱的暖意,驱散了艾蕾心中原本有些不太愉快的情绪。

    她轻轻勾住立香的手指上,一枚镶嵌着红宝石的戒指指环在夜色中闪烁出晶莹的光辉来。此时正是晚高峰时间,不时有几辆轿车顺着她们身旁的街道奔驰而过,藤丸立香总是略微侧身,以便替艾蕾遮挡住朝她们飞溅而起的泥浆水。

  
   “这里离我迦就不远了,艾蕾要早点休息哦。”

  
   “既然很近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回去啦,可不要以为我是喜欢你才出来送你的。”

 
   “是是,艾蕾最好啦。”

 
   “笨蛋,”说着,艾蕾像是嗔怪一般地在藤丸立香额头上点了一下,女孩被忽如其来的凉意吓得一滞,紧接着便听见耳边传来艾蕾的轻声呢喃,她将额头贴近她的脸颊,用微弱得只能被她听见的声音说道,

   “过几天见,立香。”

~~~~~~~~~~~~~~~~~~~~~~~

情人节当天

  

    立香听到门附近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便起身过去查看,当她打开门时,便看到艾蕾正要自己的门缝里塞进什么鼓鼓囊囊的东西,她低下头,看到了一袋系上蝴蝶结细带,巧克力上有着精致装饰的巧克力。而艾蕾悄悄地扭过头去,假装对这一切都毫不知情。

 
   “这是……?”

 
   “我……我花了心思做出来的,你,你可要心怀感激地收下!”

 
   “艾蕾好像之前才说过巧克力不是给我——”

   “啊啊啰嗦!给我感激零涕地收下就是了!”

   “没想到艾蕾也会给亲手我做巧克力呢,谢谢啦。”立香特地再“亲手”两个字上加重了声音

   “哼,要不是送给你,我才不会费这么多力气呢!”

 
    “情人节快乐,艾蕾。”

 
    “……情,情人节快乐,立香。”

   
    “那 那 那个,我是第一次对别人说出这种话……其,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就一直注视着你的影子,你……你在我的心里,是,是特别的存在,这个巧克力不是友情,是……是本命巧克力,所以……然后……那个……”

 
    “嗯?艾蕾的声音太小了,我不太听得清楚是什么呀,可以再说得大声一点吗?”立香故意打趣艾蕾。

 
   “你……!冥界女神向你这样吐露自己的心意,你居然 居然——哼╭(╯^╰)╮”艾蕾别过脸去。正好让立香看到已经她红透的耳朵。

  
    立香看到艾蕾有了小情绪连忙哄道:

   “好啦好啦,艾蕾的话我早就听见了,只是没想到女神大人真的会把巧克力送给我呢,有点吃惊呀。而且,我也早就对艾蕾有这份情感了

 
   “其实啊,我一直一直都喜欢艾蕾。是对爱人的那种喜欢哦。永远永远。”

﹉﹉﹉﹉﹉﹉﹉﹉﹉﹉﹉﹉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
立香一直没有称呼[埃列什基伽勒]而是昵称[艾蕾]。
而在两人亲吻过后旁白的[埃列什基伽勒]也变为了[艾蕾]。ヽ(゚∀゚)ノ
在最后表白的时候艾蕾终于称呼咕哒子为[立香]而不再是[藤丸]。(๑´ㅂ`๑)

看看这篇文的反响如何我打算把我cos情人节艾蕾的照片放出来。但是馆子里的死亡打光 简直是十层磨皮+滤镜使人当场去世

诺子_究极艾蕾厨

这几天拍的蕾蕾~
前4p女仆装真的太可爱了!!!😍

这几天拍的蕾蕾~
前4p女仆装真的太可爱了!!!😍

traveler738
终于放假了填了几个星期之前的坑

终于放假了
填了几个星期之前的坑

终于放假了
填了几个星期之前的坑

诺子_究极艾蕾厨

分享美丽艾蕾和我花了一天拼的可爱娃屋()

分享美丽艾蕾和我花了一天拼的可爱娃屋()

Dou Shirozen

【挖坑】Fate/Crystal Tragedy

挖一大坑.doc

建构框架为第二次圣杯战争,御三家和空境的苍崎都有参战,另外还有时钟塔女王的家族。

没有严格意义上的主角,算是类似fz的群像,有fz经典cp的模仿(比如说帝韦伯)。

有没有dalao知道远坂的第二代家主叫什么名字啊……这里先用“田之助”替代。

这里采用“亚瑟是domesic traveler”的设定。

如与官方雷同纯属巧合。

先贴个主从名单,随时可能开始填坑。

 

Saber

亚瑟·潘德拉贡/Arthur Pendragon

Master: 远坂田之助/Tanotasu Tohsaka

御主设定:远坂第二代家主,与传授远坂家族刻印的...

挖一大坑.doc

建构框架为第二次圣杯战争,御三家和空境的苍崎都有参战,另外还有时钟塔女王的家族。

没有严格意义上的主角,算是类似fz的群像,有fz经典cp的模仿(比如说帝韦伯)。

有没有dalao知道远坂的第二代家主叫什么名字啊……这里先用“田之助”替代。

这里采用“亚瑟是domesic traveler”的设定。

如与官方雷同纯属巧合。

先贴个主从名单,随时可能开始填坑。

 

Saber

亚瑟·潘德拉贡/Arthur Pendragon

Master: 远坂田之助/Tanotasu Tohsaka

御主设定:远坂第二代家主,与传授远坂家族刻印的魔法使基修亚有频繁的联系。(表面上)是第一代家主永人的儿子。表面上是个化学家(雾)。

 

Archer

大卫/David

Master: 玛丽·巴瑟梅罗/Marie Barthomeloi

御主设定:时钟塔实际掌权者家族巴瑟梅罗的第29代家主,掌管法政科。当时的巴瑟梅罗并没有获得圣歌队的领导权。擅长火系魔术。

 

Lancer

埃列什基伽勒/Ereshkigal

Master: 因丝菲尔·冯·艾因兹贝伦/Einsvied von Einzbern

从者特别设定:由于召唤媒介不同,这里的Lancer更接近本来的性格,也就是比Fate/Grand Order中的阴暗。但总的来说还是那个冥界天使艾蕾酱。

御主设定:艾因兹贝伦的第一代人造人,代号E01。没有独立人格,单纯作为魔术回路和小圣杯。德语中的1为"Eins",E01的名字就是简单拼凑起来的。

 

Rider

弗朗西斯·德雷克/Francis Drake

Master: 间桐脏砚(佐尔根·玛奇里)/Zouken Mato (Zolgen Makili)

御主设定:还是那个坏得很的老头子,补充说明的只有这里他基本还用着本名(括号里的)。

 

Caster

梅林/Merlin

Master: 基修亚·泽尔里奇·修拜因奥古/Kischur Zelretch Schweinorg

御主设定:世间仅存几位的魔法使之一,与肯尼斯阵亡前的埃尔梅罗/阵亡后的盖乌斯林一起管理矿石科。本人活了多少年谁也不知道,甚至有人说这个他只是死后继续维持意识的人偶。永人是其教室中为数不多活着毕业的学生,魔术也因此传入远坂。他本人对圣杯与时钟塔的权利斗争毫无兴趣,参加圣杯战争以及与君主合作只是为了愉悦(因此肯尼斯阵亡后根本没有对莱妮丝提供任何帮助)。

 

Assassin

酒吞童子/ Shuten Douji

Master: 东山寒月/ Samutsuki Touyama

御主设定:并不是狭义上的魔术师,而是议会的民俗学者代表,研究阴阳术,是个不成熟的阴阳师。研究式神时恰逢圣杯战争而被卷入。

 

Berserker

弗拉德三世【Alter】/Draculia Vlad III [Alter]

Master: 苍崎樱子/Sakurako Aozaki

从者特别设定:大公年轻时的人格,因此现界时是二十五岁左右的样子。发动宝具之后会恢复变成吸血鬼的人格。

御主设定:苍崎在明治年间的家主,参加圣杯战争时还是无忧无虑的大小姐。喜欢开玩笑,但从礼节和气质包括外貌上来讲是个大和抚子。她的魔术刻印发生了微小变异,能与樱花产生强烈同调,表现为可以吸引樱雪,因此后来在时钟塔加入的是植物科。

 

下面(大概?)是一段相当简短的预告。

 

    明治元年(1868),夏夜。

    死者大约五十岁,致命伤是后心的九处贯穿伤。虽然没有直接伤及心脏,但瞬间的失血量足以让其在几分钟之内脑死亡。

    “太奇怪了……”

    一位穿着呢子大衣叼着烟斗的老人一边做着记录,一边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感叹。

    “怎么了,Sir Detective?”旁边的警官一头雾水地看着被叫做侦探的老人。

    “一共九刀,刀刀避开心脏。就好像凶手故意避开心脏,而去破坏什么刻印之类的。”

    “刻印?”

    老人压低了帽子,“哦,就是像符文一样的印记。”

    “您在说什么啊,Sir Detective。”

    “没什么,一些侦探术语罢了。”侦探吐出一口烟气,味道浓烈的雪茄熏得日本人直皱眉。“线索搜集得差不多了——等我研究完线索,明天再去警局吧。麻烦您了,警官。”

    说罢,他摘下了圆框的眼镜,一双蓝宝石色的眼睛注视着死者,就像杀手在看着刚刚被解决掉的受害者。

    “魔术刻印被彻底破坏。时钟塔可真是心狠手辣啊,连我的继承人都不留下。”

    作为死者的父亲,侦探竟然一点都不感到悲伤,甚至嘴角还挂起一丝讽刺的弧度。不,或许这才是真正的魔术师

    “真是无聊透顶。”

    老人扔出了五颗红宝石,被隔离带完整保存的作案现场瞬间被炸成了一片废墟。

 

    “我申请,退出时钟塔。”

    老人拿出了一张黑色镶金边的卡片,然后摆在桌上。另一边沙发上的少女弹了一下响指,卡片就毫无凭依地飞到了她的手中。她把玩着这张卡,瞥了一眼对面的老头,颇为满意——亦或说愉悦地点了点头,然后目光落在了卡片上的烫金字上。

    “远坂永人,隶属于君主·埃尔梅罗的矿石科,阶位是典位(Pride)。像你这样刚接触魔术就爬升到如此位置的人,在整个时钟塔中都屈指可数。”

    老人敲了一下拐杖,然后轻轻咳了一声。

“老夫这一把老骨头了,退出也无所谓,难道不是吗,君主·巴瑟梅罗大人?”

    “在继承人被杀了之后,你竟然把魔术刻印刻在拐杖上面的宝石上,这是基修亚那老头子教你的空间扭曲(Trimesic Vector)魔术吧?”

    永人“呃”了一声,然后堆起了微笑。

    “嗯,没错,不愧是君主,怪不得能看破老夫拙劣的魔术。”

    “那倒好办了,远坂阁下。既然要退出时钟塔,那么废掉魔术刻印是理所当然的吧?如果碎掉宝石就能剥离刻印的话,那肯定不会危及您的生命了。

    “即使这样,您也一定要退出吗?”

    少女优雅的笑容带上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她稍一跺脚,整个办公室的温度就急剧升高,底部空气瞬间加热后与上方冷空气对流,产生扭曲的热浪,把她的脸拧得有些狰狞。

    “嗯。”

    少女拍了拍手,然后站起身。

    “那么开始吧,调律师威因兹阁下。”

    她手指尖燃出火焰,卡片在一个呼吸的时间内化为灰烬。

    “虽然调用执行封印指定的调律师家族需要支付100万磅的费用,不过保持仪式的正统性还是很有必要呢。不过阁下不用担心,这笔费用由法政科承担。”

    永人重重地点了点头,“那开始吧。”

 

    “终于成功了。”

    老人的面前站着一位银色头发的小女孩,一头秀发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她闭着眼,精致的面容如同一个洋娃娃(doll)。

    “创造科那帮老败类只知道争夺,连魔术师基本的理想都忘记了。还好老夫早就离开了那里,才创造出了这个自理型自动人偶(Self-care Automata)。”

    “我还没有名字,老爷(Master)。”少女吐出一串明显是拼凑出来的声音。

    “你是一号(Eins),那就叫因丝菲尔(Einsvied)吧。”

    “明白了,老爷。有什么吩咐吗?”

    老人捋了一下好像被雷劈过一样的蓬松头发,然后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堆铁钉。

    “这是以吸食血液为生的独立生命,苏美尔神代的遗迹,叫做宵泣铁桩。你去用它召唤从者,成为御主。”

    “明白了,老爷。”

    乌鸦在即将发生历史巨变的东京街头不停地叫着,好像在宣告它们才是这个城市的主人。它们在远处洋馆产生的冲击波来临前纷纷飞走,本来静谧的树林瞬间被难听的叫声填满。

天子Sylph
今天的一张场照( ˘•ω•˘...

今天的一张场照( ˘•ω•˘ )好久没登lof了,随便发点

今天的一张场照( ˘•ω•˘ )好久没登lof了,随便发点

诺子_究极艾蕾厨

小公主和白兔先生的下午茶时间(*˙︶˙*)☆*°
今天买的盲盒真的超可爱!!!回家之后马上拍照,这两个美丽小宝贝把我的心都偷走了呜呜呜!!!

小公主和白兔先生的下午茶时间(*˙︶˙*)☆*°
今天买的盲盒真的超可爱!!!回家之后马上拍照,这两个美丽小宝贝把我的心都偷走了呜呜呜!!!

Sakara_阿雪鸽鸽

唔姆!考完试后的摸鱼!


非常的渣而且因为滤镜所以很模糊!!还是别看啦!!【什么】


p1是梅林www因为一直在嫖好友的梅林所以就画了!!我自己也是很喜欢梅林的!!

p2是二姐!我有个朋友说他很喜欢二姐就画了www虽然不是很好看啦……

p3是埃列什基伽勒!艾蕾酱很好啊www

唔姆!考完试后的摸鱼!


非常的渣而且因为滤镜所以很模糊!!还是别看啦!!【什么】


p1是梅林www因为一直在嫖好友的梅林所以就画了!!我自己也是很喜欢梅林的!!

p2是二姐!我有个朋友说他很喜欢二姐就画了www虽然不是很好看啦……

p3是埃列什基伽勒!艾蕾酱很好啊www

雪澎

艾蕾真的好可爱
呜呜呜(┯_┯)这是什么冥界天使啊
从现在开始许愿艾蕾
请一定要来啊QAQ
(╥ω╥)
π_π

艾蕾真的好可爱
呜呜呜(┯_┯)这是什么冥界天使啊
从现在开始许愿艾蕾
请一定要来啊QAQ
(╥ω╥)
π_π

诺子_究极艾蕾厨

今天拍的小公主😘😘😘
p1 新裙裙
p2~5 新裙裙和奶茶茶(?)

今天拍的小公主😘😘😘
p1 新裙裙
p2~5 新裙裙和奶茶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