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埃斯库罗斯

212浏览    20参与
食野社

普罗米修斯

书名:普罗米修斯

作者:埃斯库罗斯

[1]

我把盲目的希望放进他们的胸膛。


[2]

身在苦难之外,对身陷苦难之人

进行告诫和劝慰,这事容易做到。


[3]

面对两种恶名,她希望选择另一种,

宁愿被人视为怯懦,而不是杀手。


[4]

啊,我无比神圣的母亲啊,

啊,普照世间万物的光亮大气啊,

请看我正遭受怎样不公正的虐待。


书名:普罗米修斯

作者:埃斯库罗斯

[1]

我把盲目的希望放进他们的胸膛。


[2]

身在苦难之外,对身陷苦难之人

进行告诫和劝慰,这事容易做到。


[3]

面对两种恶名,她希望选择另一种,

宁愿被人视为怯懦,而不是杀手。


[4]

啊,我无比神圣的母亲啊,

啊,普照世间万物的光亮大气啊,

请看我正遭受怎样不公正的虐待。


La Note Bleue
【Αισχύλος】【Aesc...

【Αισχύλος】【Aeschylus】【埃斯库罗斯】

【Αισχύλος】【Aeschylus】【埃斯库罗斯】

艾辉_舍生娶义

【存档】第三次的拯救风暴——战后系相关悲剧小细节发现

整理之前那篇对比时偶然发现的一些细节,包括人物外貌年龄次序之类很容易被略过的属性,附带一定(不是很严肃的)考据,顺序不分先后。食用愉快。

一、《伊菲革涅娅在奥利斯》

1. 剧中提及的人物外貌

伊菲革涅娅的发色:金色(681)。

卡珊德拉的发色:金色(757)。她头戴的花冠则是月桂叶制作的。

当然这样说是不准确的,被ξανθός修饰的发色可以是金色红棕色或是火红色等,但无可否认的是此词及其变体在前文被用于修饰墨涅拉奥斯,史诗中也修饰过阿喀琉斯等人,因此他们的发色至少应该是一致的。顺带一提,除月桂花冠外,古希腊的花冠还存在橄榄(奖励奥林匹亚赛会优胜者)、鲜芹(奖励涅摩亚赛会优胜...

整理之前那篇对比时偶然发现的一些细节,包括人物外貌年龄次序之类很容易被略过的属性,附带一定(不是很严肃的)考据,顺序不分先后。食用愉快。

一、《伊菲革涅娅在奥利斯》

1. 剧中提及的人物外貌

伊菲革涅娅的发色:金色(681)。

卡珊德拉的发色:金色(757)。她头戴的花冠则是月桂叶制作的。

当然这样说是不准确的,被ξανθός修饰的发色可以是金色红棕色或是火红色等,但无可否认的是此词及其变体在前文被用于修饰墨涅拉奥斯,史诗中也修饰过阿喀琉斯等人,因此他们的发色至少应该是一致的。顺带一提,除月桂花冠外,古希腊的花冠还存在橄榄(奖励奥林匹亚赛会优胜者)、鲜芹(奖励涅摩亚赛会优胜者)等型号。

2.“廷达瑞奥斯誓言”,即海伦的求婚者间的集体安全条约,在本剧中是廷达瑞奥斯而非奥德修斯想的(55-65)。丈夫是海伦自己选的(65-70)。

3.特洛伊战争是存在海战的,诗文如下:

萨拉弥斯养大的埃阿斯

把自己的右翼紧靠

友邻船队的左翼停泊,

把指挥如意的十二只快船

放在最外边,掩护全军左翼,

这样的水手过去我听说过

后来又看见过。

有谁率领蛮族的小船

和埃阿斯厮斗,

他一定有来无回。(289-299)

毕竟是“光荣的萨拉弥斯”。

4. 雅典人的船变多了。《伊利亚特》(668)提到墨涅斯透斯率五十艘黑壳船参战,本作中变成了六十艘(249),而且实质上的将领变成了“忒修斯的儿子”(原文υιόςτου Θησέως,“儿子”一词使用的是主格单数,这意味着阿卡玛斯和德摩丰只有一人是作者认知上的雅典将领。德摩丰的可能性较大,因为作者的《赫拉克勒斯的儿女》中雅典王是德摩丰)。这种改动是否与作者的家国情怀有关是未知的,可以确定的是,前404年,雅典于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战败,本剧作于前405年。

5.关于之前提到过多次的小坦塔罗斯(提厄斯特斯之子),诗文如下:

首先,——我要首先遣责你这个——

你是用强迫娶了我,违反我的自由意志,

你杀害了我的前夫坦塔罗斯,

还把我的婴儿从我怀里抢走,

活活摔死地上。那时,宙斯的

两个儿子,亦即我的两个兄弟,

骑着马冲过来攻击你,

但是,我年老的父亲廷达瑞奥斯

因为你向他乞援而救了你,

同时你也就得到了我为妻。(1148-1157)

他作为提厄斯特斯之子载于拜占庭诗人仄仄斯的《千人诗集》。古希腊一习俗是父亲所生长子取孩子祖父的名字,次子取父亲的名字(当然,并不是强制性的),但与此处的坦塔罗斯同名的却是其曾祖父。无独有偶,泡萨尼阿斯(2.16.6)曾记载阿伽门农与卡珊德拉所生的双胞胎中有一子名为珀罗普斯。

6.本剧中阿伽门农有三女一子(1164)。史诗给出的数目相同(9.174-179),但其中三女分别是伊菲阿娜萨、拉奥狄刻和克律索特弥斯。就在大家认为伊菲格涅娅就是伊菲阿娜萨的时候,索福克勒斯横插一脚:不对!厄勒克特拉有个妹妹叫伊菲阿娜萨!(《厄勒克特拉》156,该版本中主帅应有四个女儿)可以肯定的是,主帅的起名品味非常差,上述每个名字以及奥瑞斯特斯都有三位以上的同名者,可谓是烂大街中的烂大街了(误)。当然,其他人——比如奥德修斯——的取名品味也没好到哪去,“特勒玛科斯”虽然在神话中罕有同名者,却是一个龙套感极强的名字(Τηλέ-μαχος,远离战斗的),擅长取名首推墨涅拉奥斯。

二、《伊菲革涅娅在陶里克人中》

1.相对奥瑞斯特斯,皮拉德斯是年下的一方,原文如下

我不能把梦联想到我的朋友,

因为我要被杀的时候,斯特洛菲奥斯还没有儿子。(59-60,这两行被视为伪作)

伊菲革涅娅

父亲杀我的时候他还没有出生。

奥瑞斯特斯

是的,还没出生;

因为,斯特洛菲奥斯有一段时间膝下无子。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

①虽然皮拉德斯给人一种持重而可靠的策士或战士的感觉(欧氏《奥瑞斯特斯》中的一位角色评价他“像奥德修斯,不爱说话,很狡猾”旋即又说他“犹如弗律癸亚的赫克托尔,或我在普里阿摩斯的城门口见过的那个头盔上有三重羽饰的埃阿斯”),但他毫无疑问比奥瑞斯特斯年轻。皮拉德斯年长的属性相当深入人心,1967版电影《厄勒克特拉》中的他以一位壮年男性的身份出现,而同一电影的奥瑞斯特斯则十分青涩;不过,许多油画作品和亨德尔的歌剧《奥瑞斯特》中二人的年龄则是相当接近的。

②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奥瑞斯特斯&赫尔弥奥涅与皮拉德斯&厄勒克特拉很可能是各种意义上的祖传姐弟cp。因为《伊菲革涅娅在奥利斯》中奥瑞斯特斯还是个婴儿,而赫尔弥奥涅则已经可以被杀献了。

2.前往陶里克的路上,奥瑞斯特斯一行经过了撞岩。(241)

根据《阿尔戈英雄纪》,撞岩在阿尔戈英雄经过后永久停止移动,但《奥德赛》中它依旧为害一方(12.55-72,《奥德赛》中,撞岩写作Πλαγκτὰσ而不同于悲剧或《阿尔戈英雄纪》的Συμπληγάδες,原因未知)。不知道此处奥瑞斯特斯等人经过的撞岩是否还在活跃。

3.伊菲革涅娅会波斯咒语(1338)。返乡后,她成为了布劳戎的阿尔忒弥斯神庙祭司。该神庙位于阿提卡半岛南端,今有数根石柱遗存。

4.关于阿喀琉斯死后的情况,本剧和《安德罗玛刻》均提到他的魂灵住在黑海的白岛。(434-436)

三、《奥瑞斯特斯》(欧里庇得斯)

1.本剧中阿伽门农有三个女儿,分别是克律索特弥斯、伊菲革涅娅和厄勒克特拉。(23)

2.克吕泰墨涅斯特拉抚养过赫尔弥奥涅,尽管伊菲革涅娅被献杀时她对自己的侄女很不友好。(109)

3.阿波罗送给奥瑞斯特斯一张弓。(268-269,神造兵装!x)

4.剧中,告诉墨涅拉奥斯阿伽门农死讯的是涅柔斯的儿子格劳科斯,而在奥德赛中,(被迫)报丧的人是普罗透斯(4.538-547)。

5.剧中提到了奥阿克斯,作为帕拉墨德斯的兄弟,他力图在奥瑞斯特斯身上复仇(432-433)。泡萨尼阿斯听到的版本中(1.22.6),此人及其兄弟早在援助埃癸斯托斯即时为皮拉德斯所杀。

6.皮拉德斯因为帮助奥瑞斯特斯弑母被赶出福喀斯。(775-777)

7.塔尔提比奥斯在事件发生的时间并未死(《奥德赛》中阿伽门农死后,他的部下在宫殿中与埃癸斯托斯的随从展开激战,双方无一人生还。此处存在两种可能性:塔尔提比奥斯并不在宴会现场,或欧里庇得斯无视了这个设定)。

8.狄俄墨德斯未前往意大利(898),应是延续了《奥德赛》的设定。

9.珀罗普斯谋杀密尔提罗斯,由此其家系遭到诅咒。金毛羊乃是赫尔墨斯所派遣。(989-1010)

10.皮拉德斯称阿伽门农为“我父亲的亲戚”(Ωσυγγενή του πατέρα μου Αγαμέμνων)。(1233)

11.廷达瑞奥斯抚养过奥瑞斯特斯,当时勒达尚在世。然而,即使考虑《海伦》中勒达自缢而死,也无法判定所谓的“养育”发生在奥瑞斯特斯人生的第一个十年还是十一岁到十八岁这段时间。(462-463)

四、厄勒克特拉(欧里庇德斯)

1.厄勒克特拉“发现”奥瑞斯特斯的方式(亚里士多德语)是前额上的伤疤(574-575)。联动《奥德赛》19.386-475。

2.厄勒克特拉曾被父亲许配给卡斯托尔。(312-313等,阿·乱调鸳鸯谱·伽门农,难怪之前看到有人脑洞里赫尔弥奥涅和涅奥普托勒摩斯的锅被推到她身上

3.厄勒克特拉剪了短发。(241)

4.奥瑞斯特斯和厄勒克特拉都是金发,因为老人凭ξανθά μαλλιά辨识了二人。

ξανθά也被用于形容克吕泰墨涅斯特拉,所以三人的发色应是相同的。

5.记一个戕后的脑洞:

再说,假如是墨涅拉奥斯被人从家里

偷偷抓走,我也必须杀了奥瑞斯特斯,

好去救墨涅拉奥斯,我的妹夫吗?

你的父亲怎么能容忍这样做?

又,他杀了我的人不应该死,

只我受他的害是应该吗?

我杀了他,转向他的仇人,

只有这个办法。因为你父亲的

亲友,有谁会帮助我杀他呢?(1041-1044)

墨涅拉奥斯被诱拐的if世界线,我都不敢想。。。

五、《厄勒克特拉》(索福克勒斯)

1.克吕泰墨涅斯特拉每月将阿伽门农的忌日作为节日庆祝。诗文如下:

不,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看来不以为耻,

倒是显得很开心,一个月一个月地

查找出合谋杀害我父亲的日子,

每个月都举行歌舞庆祝这一天,

祭献绵羊,感谢神灵成全的恩典。

看到这些,不幸的我只有在家里哭泣,憔悴,

哀伤这以我父亲的名字命名的

亵读的节宴,自个儿偷偷地哭泣(277-284)

“以我父亲名字命名的”乃据一拜占庭注释家记载。他在注释《奥德赛》IV 531行时记载说,有“阿伽门农的宴会”这么一句成语。——中译者

2.与赫西奥德《列女志》(Frag.70)相一致,本剧中墨涅拉奥斯和海伦育有两个孩子。(539)

3.本剧的“发现”情节依靠的是奥瑞斯特斯携带的阿伽门农的戒指印章。(1224-1225)

题外话,理查·施特劳斯根据这部《厄勒克特拉》创作了一部同名歌剧。

六、《奥瑞斯特亚》

1.除赫尔墨斯/密尔提罗斯诅咒了珀罗普斯家外,提厄斯特斯还诅咒过普勒斯特涅斯家(《阿伽门农》1602)。不清楚本剧的普勒斯特涅斯在珀罗普斯家的位置。从1569行戕后的宣言看,或许他是阿伽门农之父?尽管如此,“阿特柔斯之子”这个“套语”或Epithet还是用来形容了阿伽门农和墨涅拉奥斯。

2.埃癸斯托斯作为提厄斯特斯的第三子与父亲一同被放逐,应该不存在珀罗普娅一节。(《阿伽门农》1605)

艾辉_舍生娶义

【除夕快乐】三大悲剧家笔下特洛亚战后系的不同设定整理

“冷圈的考据是可以当粮吃的。”

绪论:

在现存的33部完整的古希腊悲剧中,共有12部取材自特洛亚战争结束后的诸多事件,其中又以描述主要阿开奥斯将领子女事迹者居多。故整理出不同作者,乃至同一作者的不同作品间对此设定相左之处,以便对三大悲剧家的创作背景和目的进行更明晰的分析。

文本使用张竹明、王焕生全译本,埃斯库罗斯的作品对照Herbert Smyth (Leob)1926年版的英译,索福克勒斯对照Lewis Campbell 1906年版,欧里庇得斯对照Murray Gilbert 1929年版进行参考。(是时候吐槽下出版社根本不一样可靠性也没法保证啊?!但译林这个版本错漏真的太多了,典型...

“冷圈的考据是可以当粮吃的。”

绪论:

在现存的33部完整的古希腊悲剧中,共有12部取材自特洛亚战争结束后的诸多事件,其中又以描述主要阿开奥斯将领子女事迹者居多。故整理出不同作者,乃至同一作者的不同作品间对此设定相左之处,以便对三大悲剧家的创作背景和目的进行更明晰的分析。

文本使用张竹明、王焕生全译本,埃斯库罗斯的作品对照Herbert Smyth (Leob)1926年版的英译,索福克勒斯对照Lewis Campbell 1906年版,欧里庇得斯对照Murray Gilbert 1929年版进行参考。(是时候吐槽下出版社根本不一样可靠性也没法保证啊?!但译林这个版本错漏真的太多了,典型的校对工资没给够系列,像《阿伽门农》1867行直接把提厄斯特斯父子做的事颠倒了这种事情时有发生,英译参考也是聊胜于无。)

目录:

1.献祭伊菲革涅亚的始末

军队无法顺利起航的原因,具体的天气状况,献祭是否自愿,伊菲革涅亚是否被替换为一只牝鹿,若被替换,众人是否知道。

①埃斯库罗斯(《阿伽门农》):宙斯的鹰吃掉了一只怀孕的兔子,使阿尔忒弥斯心怀嫉恨,从斯特律蒙刮来反向的暴风阻止阿开奥斯船队航行。在卡尔卡斯的预言下,伊菲革涅亚被强行献祭。事后,所有人都认为伊菲革涅亚已死

《奥瑞斯特亚》的其他作品很少提到伊菲革涅亚,仅在《奠酒人》中有一句暗示她已死。

我歌唱阿开奥斯人的两位其王者,希腊青年的

齐心协力的首领,手持报复的戈矛,

由猛禽载往透克罗斯的国土;

众鸟之王飞向舰队两统帅,

一只乌黑,另一只白色随后,

出现在王宫殿宇近旁,

执持戈矛的手臂这边,

栖息在引人注目的地方,

啄食一只怀着后代的母兔,

断绝它的最后行程。

悲歌一曲,悲歌一曲,但愿吉祥。(109-121)

但愿不会有哪位神明生妒意,

使强大的军队——特洛伊的嚼铁蒙阴影,

由于怜悯之情使女神、

贞洁的阿尔忒弥斯生忌恨,

怨父亲的生翼的猎犬竟然把

怯懦的妊兔未生育便可怜地杀献,

憎恶老鹰这样用餐。”

悲歌一曲,悲歌一曲,但愿吉祥。(131-139)

从斯特律蒙刮来风暴,

恼人的滞留引起饥饿,

军队四处闲散地游荡,

船只和缆绳日见朽损(192-196)

她(指伊菲革涅亚)的祈求,她对父亲的

神圣呼唤和处女的生命

都没能感动好战的首领们。

父亲祷告,吩咐执事人

把诚心扑倒在他的长袍前,

脑袋低垂的女儿举起,

如同小羊般放上祭坛,

让他们严密封住少女那

微微翘起的美丽嘴唇,

免得她对家庭发出诅咒。(228-237)

明媚的双眼向每个执事人

射出饱含哀怜的目光,

如同图画里那样鲜明,

她很想能够呼唤他们,

她曾常常在附近的客厅里,

用她那处女的声音歌唱,

在进行第三次酹奠之后,

亲切地赞和父亲的祝祷。(240-247)

②欧里庇得斯(《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叙述得较为简略,只提到卡尔卡斯指名要求献祭伊菲革涅亚,否则无法出航。关于风力状况,有几行被视为伪作的诗文提到宙斯刮来了逆风,因此存在无风的可能性。伊菲革涅亚最终自愿以性命换来顺风,但最终被以一只母鹿代替。她本人“生活在众神中间”一事也向包括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在内的所有人公开。此剧中,祭司由卡尔卡斯充任。

但是各路军队结集到一起后,

滞留在奥利斯不能出航。

我们正无法可想时,先知卡尔卡斯根据神意

吩咐杀了我的亲生女儿伊菲革涅亚

祭献给居住在这地方的女神阿尔忒弥斯,

祭献了,我们就可以出发,毁灭弗律基亚去,

不祭献,这些事就做不成。(87-93)

也愿宙斯不曾在欧里波斯海上

吹过逆风,阻止希腊人的出征(1322-1323)

母亲啊,请听我的话,请听我心里的想法。

现在我决心去死,但是我希望死要

死得光荣,我要抛弃那可耻的懦怯。(1374-1376)

于是卡尔卡斯说道,你可以想见他是多么高兴: 

“啊,阿开奥斯人联军的首领们啊,

你们看见女神放在祭坛前的

这供品,一只山上奔跑的母鹿吗?

她觉得它比那女郎更合她的心意,

这样可以不让女郎高贵的血污染她的祭坛。(1590-1595)

③欧里庇得斯(《奥瑞斯特斯》):叙述得较为简略,只提到伊菲革涅亚已死

我的同胞姐妹在奥利斯作了牺牲,

这笔账就算了,我不要你杀赫尔弥奥涅(658-659)

④欧里庇得斯(《伊菲革涅亚在陶里克人中》):伊菲革涅亚出生的当年,阿伽门农向阿尔忒弥斯许诺将某年中最美好的东西献给女神,后者只认定伊菲革涅亚,否则便不授予适宜航行的天气(未提及具体是无风还是逆风)。伊菲革涅亚事后似乎很不情愿被献祭,因此她曾对弟弟埋怨父亲,阿尔忒弥斯最终用一只牝鹿瞒过众人,偷偷换走伊菲革涅亚,将本尊送到陶里克人中做祭司。事后,所有人都认为伊菲革涅亚已死。此剧中,祭司由阿伽门农充任。

“在阿尔忒弥斯得到你的女儿

伊菲革涅亚作为祭品之前,

你无法开船离开这地方:

因为,你曾经向这带来光明的女神许过愿。

说要把那一年中所生的最美好的东西献给她。

既然那一年你的妻子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在家里

生了一个女孩,(这最美好的东西指我)

你就必须拿她来祭神。”于是,他们采用奥德修斯的诡计,

把我从母亲身边接了去,说是嫁给阿基琉斯为妻。

但是伤心呀,到了奥利斯之后,他们把我

高高抬起,放到火上,要用刀来杀我。

幸亏阿尔忒弥斯给了阿开奥斯人一只母鹿,

偷偷地把我换走,经过清澄的高空,送我到这陶里克人的地方来安身。(17-30)

伊菲革涅亚

那个被献神的女儿怎么样,她有什么消息吗?

奥瑞斯特斯

没有消息;只听说她死了,看不见阳光了。(563-564)

命运配给了我一个坏的父亲。

于是,在一位天神的安排下

祸事一件接着一件。(866-868)

⑤欧里庇得斯(《厄勒克特拉》):叙述得较为简略,提到阿伽门农为使船队顺利出航献祭了伊菲革涅亚。结尾卡斯托尔指引奥瑞斯特斯前往雅典接受审判时并未提到接回伊菲革涅亚,因此基本可以认定伊菲革涅亚已死

廷达瑞奥斯把我给了你的父亲,

不是为了让他杀我或我所生的子女。

他把我的女儿从家里

带到了船队羁留的奥利斯,

谎称要把她嫁给阿基琉斯为妻;

在那里他把伊菲革涅亚放在了

祭火上,割断了她雪白的面颊。(1018-1023)

⑥索福克勒斯:阿伽门农在阿尔忒弥斯的树林里射杀了一只鹿,并说了一句自夸的话,愤怒的阿尔忒弥斯使奥利斯多日无风,阿伽门农无奈献祭了伊菲革涅亚。事后,所有人都认为伊菲革涅亚已死

你去问问猎神阿尔忒弥斯,

她停止奥利斯常有的风,是为了报复什么。

或许还是我来告诉你吧,因为,从她那儿你是得不到答复的。

我听说的是:有一天我的父亲在这位女神的树林里

打猎行乐,他的脚步声惊起了一只

有花斑长叉角的麋鹿,他射杀了它,

并且无意间说了一句自夸的话。

勒托之女为此大怒,

扣留下阿开奥斯人,为这动物报仇,

她要求父亲献出自己的女儿。

这就是她牺牲的原由。他没有别的办法:

军队受阻,既不能去特洛伊也不能折回家。

为此,父亲受到逼迫,经过长时间的犹豫,

终于牺牲了她,不是为了墨涅拉奥斯。(564-576)

总结:可以看出,就连欧里庇得斯一个人的作品设定都无法统一,更遑论三个人了。《库普里亚》中的记述更像是欧里庇得斯《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与索福克勒斯《厄勒克特拉》两种情节的综合:阿伽门农夸口箭术胜过阿尔忒弥斯,后者送来暴风阻止联军出航,最终女神换人以鹿,使伊菲革涅亚成为不朽。但在细节上,上述记述中(除去过于简略的③和⑤)没有哪两种是完全一致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最不流行的无风说反而代替了风暴说成为主流。而悲剧作家在剪裁材料时势必做一定的取舍,毕竟不是任何一则神话都能起到教谕公民的作用,也不一定都符合“较好的人由顺境转入逆境”。诗人们不约而同地排除了阿伽门农的夸口作为悲剧导火索的作用(即使是⑥,也并未提到史诗中的“自夸箭术胜过阿尔忒弥斯”),大概也是出于这种考量。两部荷马史诗中,似乎这件事并没有发生,伊菲革涅亚(伊菲阿娜萨)安全地待在家。

2.奥瑞斯特斯的行踪·其一

奥瑞斯特斯在何时被何人出于何种目的送到哪里

①埃斯库罗斯(《阿伽门农》):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在斯特洛菲奥斯的建议下将奥瑞斯特斯送往福喀斯,以防丈夫在外时政权遭到推翻连累奥瑞斯特斯。鉴于后文克又说“刚才我说了许多话适应情势”(1372),以上内容是否是实情尚存疑问,但克吕泰墨涅斯特拉确实在阿伽门农归返前就将儿子送走了。

《奥瑞斯特亚》的其他作品未对此做描述。

人们曾许多次强行从我的脖子上

解开悬挂的绳索,不让我上吊。

因此孩子现在也不在身边,

我和你的盟誓的应有保证

奥瑞斯特斯,请你不要诧异。

他现在由忠心的朋友福基斯人

斯特罗菲奥斯抚养,他警告我面临

双重的不幸:你在伊利昂城下

身陷危险,若人民发生骚乱,

会把议会推翻,因人的天性

喜好对倒下之人多踢几脚。(875-885)

②索福克勒斯:厄勒克特拉将奥瑞斯特斯从母亲处偷走,指示保傅将弟弟送到福喀斯,伺机复仇。时间未知

她就这样咒骂我。此外,有时只要听到有人说

奥瑞斯特斯要回来了,她就发疯般

冲到我跟前大喊大叫:“我的这切的祸根不就是你?

这不是你干的吗,把奥瑞斯特斯

从我手里偷去,私下送走?”(293-297)

奥瑞斯特斯

就是你当初把握交到他手里的那个人呀!

你不认得了?

厄勒克特拉

哪个人?你说什么?

奥瑞斯特斯

执行你的意图,

亲手把我送到福基斯土地上去的那个人呀!

厄勒克特拉

这是他吗,父亲被害时

我在许多人中看出唯一忠心的那个人?(1346-1352)

③欧里庇得斯(《厄勒克特拉》):埃癸斯托斯和克吕泰墨涅斯特拉欲杀害奥瑞斯特斯,阿伽门农的保傅将奥瑞斯特斯偷走送往福喀斯。时间未知。与②不同的是,保傅并未一同前往福喀斯,而是留在了迈锡尼。

从奥瑞斯特斯与皮拉德斯的关系来看,欧里庇得斯的其他相关作品似与本作共用世界观。

当初他驶往特洛伊的时候,家里留下

一个男孩奥瑞斯特斯和一个女孩埃勒克特拉。

奥瑞斯特斯在行将死于埃吉斯托斯之手时

被父亲的老保傅偷走,送到福基斯的

土地上,交给斯特罗菲奥斯抚养;(14-18)

厄勒克特拉

啊,客人呀,他曾经是我父亲的师傅。

奥瑞斯特斯

你说什么?他就是那个人,偷偷把你兄弟送走的?

厄勒克特拉

这正是那个救了他生命的人,如果他还活着的话。(555-557)

奥瑞斯特斯

哎呀!我怎么杀她,生我养我的母亲?

厄勒克特拉

就像她当初杀你和我的父亲那样。(969-970)

总结:塞内加《阿伽门农》将送走奥瑞斯特斯一事进行了直观的展示:阿伽门农被杀后,厄勒克特拉当机立断地将奥瑞斯特斯托付给路过的斯特洛菲奥斯父子。《奥德赛》的记述与以上所有版本均不同:奥瑞斯特斯从雅典而非福喀斯返回迈锡尼复仇,具体细节未知。

3.奥瑞斯特斯的行踪·其二

奥瑞斯特斯杀死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和埃癸斯托斯的顺序,使用的计策和献策人

考虑到来源的分散性,此条目不列举原文

①埃斯库罗斯(《奠酒人》):奥瑞斯特斯自己进行谋划,趁埃癸斯托斯外出祭祀宁芙之时谎报自己的死讯,先截杀了回宫的埃癸斯托斯,后杀死克吕泰墨涅斯特拉。

②索福克勒斯:奥瑞斯特斯安排保傅告知克吕泰墨涅斯特拉自己已死,先杀了孤立无援的克吕泰墨涅斯特拉,用后者的尸体诱杀埃癸斯托斯。

③欧里庇得斯(《奥瑞斯特斯》):只能看出奥瑞斯特斯弑母,厄勒克特拉“也参与了杀人”,皮拉德斯“协助”此事,被父亲斯特洛菲奥斯赶出家门。

④欧里庇得斯(《厄勒克特拉》):保傅和厄勒克特拉分别想出了谋杀埃癸斯托斯和克吕泰墨涅斯特拉的计策:奥瑞斯特斯首先杀了在外祭祀宁芙的埃癸斯托斯,克吕泰墨涅斯特拉被要求替厄勒克特拉做产后祭祀,也被杀。本剧可能和《奥瑞斯特斯》共用世界观,但二者的演出时间相差12年。

总结:埃癸斯托斯祭祀宁芙这件事惊人地一致,是因为珀罗普娅是提厄斯特斯和某宁芙所生的缘故吗……其实欧里庇得斯有个套路就是男主角想了数条计策全被否决,女主角急中生智带大家逃离险境。

4. 奥瑞斯特斯的行踪·其三

奥瑞斯特斯通过何种方式摆脱复仇女神的追捕,是否前往黑海等

①埃斯库罗斯(《报仇神》):奥瑞斯特斯复仇后自我放逐,先去德尔菲求得阿波罗的神谕,后者指示他前往雅典,一路受到复仇女神的迫害。雅典娜在战神山首设法庭,除她以外认为有罪与认为无罪的雅典陪审员数量相等,雅典娜将自己的票投给奥瑞斯特斯,因此奥瑞斯特斯得到赦免回国,临行前他表示要世代维持(阿尔戈斯人)与雅典人的友好关系。并未前往黑海。本剧对战神山的典故的阐释与欧里庇得斯(《厄勒克特拉》)的不同。

这里是阿瑞斯山冈,阿玛宗人曾在此

安营扎寨,进犯提修斯的国土,

派来大批军队,在旧城对面,

建立她们的有高耸望楼的新城,

献给阿瑞斯,这处山崖由此才

称作阿瑞斯山冈。(658-690)

我将把这一票维护奥瑞斯特斯。

并非世上哪个母亲生育了我,

除了结婚外,男性更令我赞赏,

合我的心意存,我完全属于父亲。

因此我定不会重视那个女人,

她杀害了作为一家之主的丈夫,

奥瑞斯特斯将获胜,若票数相等。(735-741)

雅典娜

被告的凶杀行为得到赦免,

因为双方的票数正好相等。

奥瑞斯特斯

帕拉斯啊,我的宗族的拯救人,

你让被剥夺了故乡土地的我

重新返回祖国。希腊人会说:

“他作为阿尔戈斯人,

重新拥有祖传的财产,

这些全仰仗帕拉斯和

洛克西阿斯,还有那第三位全能的

拯救之神”,他关心我父亲的惨死(752-760)

②索福克勒斯:只有只言片语。尾段“阿特柔斯的后裔!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你好不容易赢得了解放。以今天的这一击达到了圆满的结局”似乎暗示纷争在埃癸斯托斯死后彻底了结,也没有复仇女神出场。比读埃斯库罗斯“今天是第三次拯救的风暴,或者是灾难的结束?它将去何处?在哪里终结?”(1073-1076)后者显然暗示纷争远未结束。

③欧里庇得斯(《厄勒克特拉》):卡斯托尔勒令奥瑞斯特斯离开阿尔戈斯,指引他躲避复仇女神的追逐,直接前往战神山受审。双方票数相等时,他被判无罪,这成为雅典的一则法律。此后他定居在阿尔卡狄亚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城市(应是奥瑞斯特昂),并未前往黑海。本剧对战神山的典故的阐释与埃斯库罗斯的不同,战神山法庭似乎也不是为奥瑞斯特斯首设的。

你必须离开阿尔戈斯:因为,你杀了

你的母亲,不许可再走在这城邦的土地上。

狗眼睛的女神,这些可怕的恶神

将逼得你发狂,驱赶你到处流浪。

你到雅典去,抱住帕拉斯庄严的木像:

她将阻止她们激怒的可怕的蛇,(1250-1255)

雅典有一座战神山,那是当初众神聚会

第一次坐在那里审判一起凶杀案的地方。

那次,狂野的阿瑞斯杀死了

海王神的儿子哈里罗提奥斯,恨他

强奸了他的女儿。自此以后,这里成了

众神心目中最神圣的公正法庭。

你应该奔到那里去,为杀人而受审

判决投下相等票数,你将得救,

免于死刑:洛克西阿斯将自己

承担责任,是他叫你杀了母亲。

后世这将定为一条永恒的法律:

票数相等,被告免罪。(1258-1269)

④欧里庇得斯(《奥瑞斯特斯》):阿波罗指示奥瑞斯特斯离开阿尔戈斯前往阿尔卡狄亚流亡(此前他受复仇女神纠缠,还被阿尔戈斯人判处死刑,未能离开),他暂住的城市改名奥瑞斯特昂。随后他前往雅典,在战神山法庭接受众神的审判并胜诉,迎娶赫尔弥奥涅。但阿波罗并未提到如何治愈复仇女神让他患上的疯病。

奥瑞斯特斯啊,你必须走出国境,

到帕拉西亚土地上去住上整整一年。

由于你的流亡,阿札尼亚人和阿尔卡狄亚人

将把这城市改名叫作“奥瑞斯特昂”。

你从那里到雅典人的城邦去,

接受复仇三女神关于杀母罪的控告;

众神将为你作审判员,

在战神山法庭上作出最公正的

判决,判决的结果你必将胜诉。

奥瑞斯特斯啊,这也是前已注定的:

你现在把剑对着她咽喉的赫尔弥奥涅

你将娶她为妻;而那个想娶她为妻的

涅奥普托勒摩斯却娶不到她。(1644-1656)

⑤欧里庇得斯(《伊菲革涅亚在陶里克人中》):奥瑞斯特斯受复仇女神的追逐,流亡到德尔菲求神谕,后来到雅典接受审判,成为酒罐节的起源,由于双方票数相等,他被判无罪。但部分复仇女神不服判决,他不得不再次前往德尔菲,阿波罗指示他将陶里克的阿尔忒弥斯神像送往雅典。此外,他还开创了一则法律:祭祀阿尔忒弥斯时用一些颈血代替献杀活人。

自从母亲的罪恶——我不想说它——

由我的手给以惩罚之后,复仇女神

便开始紧追不舍,逼得我出外流亡,

最后,洛克西阿斯牵引我的脚步走到雅典,

向那些不被称呼名字的女神赎罪。

那里有所神圣的法庭,据说是当年

宙斯设立了审判阿瑞斯的一次杀人罪的。

到了雅典,起初没有一个雅典朋友

愿意接待我,因为我是众神厌弃的人。

后来有几个人怜悯我,放了一张隔离的餐桌,

让我单独吃外来人的酒食,虽然在同一个屋里,

他们不跟我说话,使我只好不言不语,

离他们远远的,单独吃喝。

他们各人杯里斟满一样多的酒,

只顾自已痛饮快乐。

我不便责问东道主人,只好装做没看见,

虽然暗自伤心,痛感自己是杀母的凶手。

此外,听说我的不幸成了雅典人的

一个节日,这风俗一直延续至今,

帕拉斯的人民至今庆祝酒罐节。(940-960)

帕拉斯也亲自为我点数法官的投票,

宣布票数相等,让我在这场杀人案中胜诉。

有的女神同意了这判决,于是人们

在法庭附近划出块地方做了她们的圣地

有的女神不服判决,

继续追逐我,使我颠沛流离,

直到我又去到福波斯的圣地,

在他庙前躺下绝食,发誓

要结束我的生命,死在那里,

如果毁了我的福波斯不想法救我的话。

这时那里的黄金三脚鼎传出了福波斯话语,

他叫我到这里来取这个天上掉下的神像,

把它放到雅典人的国土上去。(966-978)

你还要制订一条法律:

在人们庆祝女神节日的时候,

为了补偿你的得免于祭杀,祭司必须

用刀在一个人的脖子上划出一点血来,

敬献女神,满足她的神圣心愿。(1457-1461)

总结:在这一部分中,剧作家们为解释各种地名、法律条文、祭祀规范、盟约、节日的来源煞费苦心,这是其他部分所没有的,究竟是他们借题发挥还是有深层次的原因有待考证。奥瑞斯特昂名称的真正来源大概是因为阿尔卡狄亚有不少迈锡尼遗民;陶罗波拉(Tauropola)的得名方式,不知是否是诗人的一家之言。欧里庇得斯的三部剧,似乎设定上有较多出入。泡萨尼阿斯(1.43.1)转述赫西俄德《列女志》称,阿尔忒弥斯将她变成赫卡特,安置在陶里克人中,并未被人接回。但泡萨尼阿斯同样记载了伊菲革涅亚终老于希腊的传说(1.33.1,1.43.1)。

5.阿伽门农之死

笑得像个主帅黑死于谁的什么武器,死前说了什么话,死亡地点

①埃斯库罗斯(《阿伽门农》):克吕泰墨涅斯特拉趁阿伽门农沐浴用罩袍将人罩住,用连续刺击三次(从出血方式来看可能是刺中了肺——罗念生)。埃癸斯托斯仅负责叙述家史,处理尸体、下葬也由克吕泰墨涅斯特拉执行,其时厄勒克特拉被锁在房间内未能目睹。有遗言。

我像捕鱼样,拿一张无眼网,

珍贵的致命披篷,把他罩住,

连刺他两下,他连哼了两声,

便放松了肢节,我趁他倒下,

给了他第三剑,作为还愿礼物,

献给死者的保护神,地下的哈得斯。

他就这样躺在那里断了气,

从伤口喷出一股急速的血流,

暗红色的潮湿血滴溅到我身上,

我高兴得不亚于正在抽穗的

麦田接受宙斯的甘露滋润。(1382-1392)

阿伽门农

(在景后)

啊,我挨了深深的致命击。

歌队长

安静!谁在嚷受了致命的一击?

阿伽门农

啊呀,又是一击,第二次挨击。

歌队长

国王在惨叫,我想是发生了事情。

大家来吧,让我们商量该怎么办。(1343-1347)

————《奠酒人》的分割线————————————————————

啊,你可知道你母亲曾砍下

被害者的四肢,再把他埋葬,

他这样做也希望

你永生难以忍受,

请看你父亲死得多悲惨!(439-4443)

②索福克勒斯:就餐时被杀,武器是一把黄铜双刃。关于杀人犯,厄勒克特拉称是二人合力所为,奥瑞斯特斯称是埃癸斯托斯,克吕泰墨涅斯特拉说是自己;三者可能并不矛盾。索福克勒斯应是直接从荷马史诗中取材,后详。

你父归来时说的故事是可怜的。

他斜倚在宴榻上

受到铜斧迎头猛击

倒地时的哀号也可怜。(192-196)

啊,那个无法形容的悲惨宴会

我父亲惨死在

那两个人的手里,

他们也叛卖了我的生命,

使我遭到了不幸(204-208)

因为,你的父亲,希腊人的王,

一直没有忘记他的仇人,

那柄古老的黄铜双刃斧,

一直没有忘记被用作

残杀工具的耻辱。(482-486)

父亲的死一直是你的借口,没有别的

你说他是死在我手里的。是的,他是我杀的,

这我清楚,不想否认。(525-527)

埃癸斯托斯

为何要我到里边去?如果你的行动正当,

何必黑暗遮盖?为什么不就在这里把我杀了?

奥瑞斯特斯

不劳你安排。到你当初杀我父的

地方去,我要你也在那里被杀。(1494-1497)

③欧里庇得斯(《奥瑞斯特斯》):克吕泰墨涅斯特拉所杀,使用了罩袍,仅有只言片语,原文如下。

我们是阿伽门农的三个女儿:

克律索特弥斯、伊菲革涅亚和我厄勒克特拉,

他还有一个儿子奥瑞斯特斯,都出自一个

最无法无天的母亲;她用一件没有袖口的衣服

套住丈夫,把他杀了。其缘故,

女孩儿家不好说,我含糊着,让世人去猜。(22-27)

④欧里庇得斯(《伊菲革涅亚在陶里克人中》):克吕泰墨涅斯特拉所杀,仅有只言片语。

奥瑞斯特斯

他可怕地牺牲在一个女人手里了。

伊菲革涅亚

杀人者和被杀者都太可怜了。

奥瑞斯特斯

就此打住吧,别再问下去了!

伊菲革涅亚

就只再问句话:那不幸者的妻子还活着吗?

奥瑞斯特斯

不在了;她的亲生儿子把她杀了。

伊菲革涅亚

一个多事的家啊!他这是要怎么?

奥瑞斯特斯

要替父亲的流血报仇。(552-558)

⑤欧里庇得斯(《厄勒克特拉》):克吕泰墨涅斯特拉策谋,埃癸斯托斯执行,沐浴时杀人。既使用了也使用了,后者应该是真正的凶器而前者用来破坏尸体。凶手之间也可能是类似②的关系。有遗言。

虽然在特洛伊他交了好运,

但在家里却死于妻子克吕泰墨涅斯特拉的狡计,

死在提埃斯特斯的儿子埃吉斯托斯的手里。(8-10)

我不幸的父亲,

你在那最后的一浴过后

被放在了十分可怜的尸床上。

哎呀!哎呀,

你斧砍的可怕伤口呀!

父亲呀,催你

从特洛伊回来的可怕奸谋呀!

那女人没有用花环

或胜利者的花冠迎接你。

她用两面锋利的剑使你成了

埃癸斯托斯残酷耍弄的死尸,

她则得到了那奸诈的情夫。(156-167)

我的君主,倒在了浴室里,

家里的屋顶和檐头都回响起

他的喊声,他高声呼喊着:

“啊,坏女人,你为什么杀我,

在十年辛苦之后,我刚回到

亲爱祖国的时候?”(1149-1154)

这个桥段在《奥德赛》中多次出现(1、3、4、11、24卷反复鞭尸)其中第三卷描述得最为详细,埃癸斯托斯设计宴请归家的阿伽门农,其手下与阿伽门农的随从展开战斗,最终同归于尽,卡珊德拉先于阿伽门农被剑刺身亡。虽然众人纷纷表示克吕泰墨涅斯特拉也参与了谋杀,但此版本中无疑埃癸斯托斯是谋划与实行两种层面的始作俑者。个人认为这样组织也更能凸显阿特柔斯家诅咒与悲剧的主题,毕竟克吕泰墨涅斯特拉本质上是外家人,但在荷马的世界观里阿特柔斯和提厄斯特斯之间却并无兄弟阋墙的情节。为何随着时间推移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在谋杀中所占地位愈发重要亦是不得而知的。

6.涅奥普托勒摩斯

婚姻和死亡。内容异常少,埃斯库罗斯姑且不论索福克勒斯都没怎么写。

①《奥瑞斯特斯》:阿波罗预言涅奥普托勒摩斯无法得到赫尔弥奥涅,而将死于德尔菲人之手。

奥瑞斯特斯啊,这也是前已注定的:

你现在把剑对着她咽喉的赫尔弥奥涅

你将娶她为妻:;那个想娶她为妻的

涅奥普托勒摩斯却娶不到她。

命运注定他将死在得尔斐人的刀下,

在他去那里要求我补偿他父亲阿喀琉斯死的时候。(1652-1657)

②《安德罗玛刻》:奥瑞斯特斯请求涅奥普托勒摩斯放弃与赫尔弥奥涅的婚姻,后者拒绝并侮辱前者。数年后,奥瑞斯特斯在前往多多那的途中接走赫尔弥奥涅,与此同时涅奥普托勒摩斯遭算计在德尔菲被当地人所杀。

阿基琉斯的儿子回到这里之后,

我原谅了你的父亲,恳求新郎

放弃和你的婚姻,把我过去的经历

和当前的苦难全都告诉了他,说我只可

从族人中娶妻,从外边不容易,

像我这么个逃离家乡的流亡者。

可是他对我无礼,骂我

杀了母亲,受到血眼女神的追迫。(971-978)

阿伽门农的儿子满城地走来走去,

在每个人的耳边说些坏话:

“看见这家伙吗?他走进神的宝库

那里藏着人们献给神的金子,

他第二次来这里了,还是为了上次

那个目的,他想要抢劫阿波罗的神庙了。”

由此城里流传起恶的谣言,

长官们集合到议事厅里,

掌管神的财物的人则秘密地

在围有廊柱的庙里布置了卫兵。(1090-1099)

直到庙堂深处有人发出尖利可怕的声音,鼓舞军队

转身战斗。可是,阿基琉斯的儿子

倒下了,被一个得尔斐的男子

锋利的剑刺中了腰部,那人和别的

许多人一起杀了他:在他倒地的时候

有谁不用剑刺,有谁不扔石块

打击的呢?他长得端正的身体

全被野蛮的伤痕毁坏了。(1147-1155)

《奥德赛》第四卷开头描写了赫尔弥奥涅启程前往弗提亚结婚的场景,婚事并提到在特洛亚就已约定好,其时是战争结束第十年,奥瑞斯特斯弑母两年后。综合史诗与悲剧世界观可得出奥瑞斯特斯在这两年内并未逃脱复仇女神的追逐。另外《书藏》还记载涅奥普托勒摩斯调解求婚人家属和奥德修斯家间的矛盾,涅奥普托勒摩斯为获得刻法勒尼亚的统治权流放奥德修斯一事(4.7.40),由此可知涅奥普托勒摩斯被杀应该是战争结束十年后的事。安德罗玛刻带着遗腹子前往摩罗索斯,亚历山大大帝宣称其母奥林匹亚丝即出自这一家系。普遍传说他是德尔菲人所杀,但许金努斯称他为奥瑞斯特斯所杀(《寓言集》123)。

附:文中出现的各悲剧演出时间

奥瑞斯特亚三部曲 458BC

欧里庇得斯《安德罗玛刻》 425BC

索福克勒斯《厄勒克特拉》 419-415BC?

欧里庇得斯《厄勒克特拉》421-413BC?

《伊菲革涅亚在陶里克人中》 420-412BC?

《奥瑞斯特斯》 408BC

《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 407BC

话说之前好像看过类似“欧里庇得斯喜欢女人的程度,就像索福克勒斯喜欢男人的程度一样”的话,是在哪看到的呢……


Craven

        我每次读希腊悲剧,都好像忽然被人从深海拽进太空,眼睁睁看见星辰膨胀,膨胀,膨胀,接着猛然坍塌,然后崩溃,爆发,炸裂,喷射出无数的光与星屑,撕裂吞没斑斑点点的行星,像一只蛰伏在泥沙中的巨大的蓝环水母忽然扇动无数透明的触手,鼓动的波浪掀起滔天尘埃。那些被撕碎的星球,喷溅的射线,脉冲与波与离子,在眨眼的十分之一秒就走过光来不及追赶的路程,在人目瞪口呆的刹那就完成宇宙中最轰轰烈烈的自杀。
        ——然而这一切都是悄无声息的。你被气浪掀翻,被...

        我每次读希腊悲剧,都好像忽然被人从深海拽进太空,眼睁睁看见星辰膨胀,膨胀,膨胀,接着猛然坍塌,然后崩溃,爆发,炸裂,喷射出无数的光与星屑,撕裂吞没斑斑点点的行星,像一只蛰伏在泥沙中的巨大的蓝环水母忽然扇动无数透明的触手,鼓动的波浪掀起滔天尘埃。那些被撕碎的星球,喷溅的射线,脉冲与波与离子,在眨眼的十分之一秒就走过光来不及追赶的路程,在人目瞪口呆的刹那就完成宇宙中最轰轰烈烈的自杀。
        ——然而这一切都是悄无声息的。你被气浪掀翻,被陨石流冲击,被狂暴的乱流裹挟着被轰出数万英里,惨叫着挣扎着几欲溺毙,耳朵里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一切死寂 。多么震撼啊,灿烂的爆炸几乎占据整个视野,然而角落里漏出的星幕仍旧平静地,悄悄地闪烁。眼睛里溢满沸反盈天的喧嚣,耳膜上却没有一支笔在涂颜料,没有一点点声响。
        “衣袍灿烂的暗夜,将为你遮住日光,和那朝阳,将为你重新驱除晨霜。”埃斯库罗斯的双手和笔真的是让我痛哭出声。我愿意向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下跪,亲吻他的脚趾;而后世文学的种种神明,我绝不为之屈尊。

ElionofMendota

希腊丧葬风俗2·古希腊民间丧葬风俗~古希腊戏剧中展现的丧葬观~

“……你要知道,他的手脚被砍下来放在他的胳肢窝里。她是在埋葬他的时候这么干的,想使他的惨死成为你一生中难以忍受的担负。我听见你父亲遭受的耻辱了!”

日常不知道该加什么tag。

---------------------------------------------------

文中大部分解释和观点来自罗念生先生,笔者主要做了一些阐述和整理。少部分是根据笔者自己的阅读和理解直接写入的,如有疑问请直接留言或私信~

--------------------------------------------------------

上一篇介绍的丧葬风俗主要是战争期间适用于战死将士的规制,在这...

“……你要知道,他的手脚被砍下来放在他的胳肢窝里。她是在埋葬他的时候这么干的,想使他的惨死成为你一生中难以忍受的担负。我听见你父亲遭受的耻辱了!”

日常不知道该加什么tag。

---------------------------------------------------

文中大部分解释和观点来自罗念生先生,笔者主要做了一些阐述和整理。少部分是根据笔者自己的阅读和理解直接写入的,如有疑问请直接留言或私信~

--------------------------------------------------------

上一篇介绍的丧葬风俗主要是战争期间适用于战死将士的规制,在这一篇里面笔者更想谈一谈古希腊戏剧中出现的一些颇为有趣的丧葬风俗和观念。

 

和中国古代一样,古希腊人很重视入土为安这一丧葬形式。这种重视的原因大抵来自古希腊人的宗教信仰,但具体的说法有很多种,有着细微的不同。一种说法是受到得体安葬的死者将会受到下界鬼魂的尊敬;一种说法是下界鬼魂渴望吸到死者的血,如果死者不能埋在土中供他们吸血,那么得不到血液的下界鬼魂会发狂,进而纠缠、怨恨在世的死者家人。不管怎么说,古希腊人相信人死后有“第二生”,这一点毋庸置疑,在《奥德赛》、《埃涅阿斯纪》以及其他的神话故事里都有对下界(冥府)的详细描绘。既然死后有生,那么就与还活着的人产生了联系,死者的体面和安息就关系着活人的幸福安宁。所以,丧葬是古希腊生活中特别得到重视的一件大事。埃斯库罗斯《奠酒人》中阿伽门农的儿子俄瑞斯忒斯悼念父亲,叹息父亲凯旋归来却被发妻谋杀时的台词:“父亲啊,但愿你被吕西亚长枪刺穿,战死在伊利昂城下!那样一来,你可以使儿女在家里有光彩,在旅途受人敬仰,还可以使你自己在海外得到一个高大的坟堆(战死将士最高级别的葬仪——见上一篇,家里的人却不感到沉重。……(歌队)那样一来,你可以在地下为那些光荣战死的伴侣所爱戴,显赫无比,成为一个尊严的国王,敬奉那些最高的神祇,地下的主宰,因为你生前是王中之王,他们手中执掌着那生死的命运和统治人民的权杖。”

 

对安葬的重视在索福克勒斯的剧本《安提戈涅》中尤为突出。特拜城国王俄狄浦斯(见索福克勒斯作品《俄狄浦斯王》)因弑父娶母之罪被两个儿子厄忒俄克勒斯和波吕涅刻斯安置在隔离的房屋内,只能使用铁盅。这是因为古代人相信,凡杀人犯用过的器皿都有污染,必须毁掉,因此两个儿子不给俄狄浦斯使用金盅。俄狄浦斯在老年的疯狂中忘记了这个习俗,认为两个儿子薄待自己,便诅咒兄弟俩日后会用“铁器”来瓜分产业(“铁器”两种理解:兵戈;挖掘墓穴的铁锹),双方都得到一块同样大小的土地作坟墓(祖茔的一份)。俄狄浦斯死后,两个儿子一开始是轮流执政,在其中一人执政的时候另一个人自动放逐。但是厄忒俄克勒斯在一年期满的时候拒绝交出王权,波吕涅刻斯便娶了阿尔戈斯王阿德拉斯托斯(Adrastos)之女并由阿德拉斯托斯募集军队,由七个著名英雄率领攻打特拜(参见埃斯库罗斯作品《七将攻特拜》)。在战斗中,两兄弟果然应父亲(某种意义上是他们的同母异父兄弟)的诅咒互伤身亡:“他们的仇恨结束了,他们的性命混在浸染了血的泥土里。他们的血真是相同相混啊!”(指生时相同,死时相混)

 

俄狄浦斯母亲(妻子)的兄弟克瑞翁即位为特拜国王,宣布厚葬厄忒俄克勒斯的同时禁止任何人安葬特拜城的“叛徒”波吕涅刻斯。这是一种对敌人的惩罚,具有强烈的宗教色彩:“他本是回来烧毁他们的有石柱环绕的神殿、祭器和他们的土地的,他本是回来破坏法律的。你几时看过天神重视坏人?没有那回事。”(克瑞昂台词,引自《安提戈涅》)在《七将攻特拜》的最后,《安提戈涅》的女主角安提戈涅,两兄弟的妹妹,俄狄浦斯的两个女儿之一,为了使自己的哥哥安息,宣称:“……谁也别想颁布决议!我虽是女人,却要为他准备葬礼与坟墓,把泥土装在这细麻布袍子的衣兜里。”此处安提戈涅提出的丧葬规制属于象征仪式,因为“她一个人不能为哥哥建造坟墓(罗念生原文注解)”。至于她要装在细麻布袍子衣袋里以示悼念的“泥土”是什么泥土,在《七将攻特拜》中并不能看清楚,但是联系《安提戈涅》,就能大概得出结论了。


安提戈涅哪怕违抗国王禁令也要安葬哥哥的理由,一方面来自于亲情:“……丈夫死了,我可以再找一个;孩子丢了,我可以靠别的男人再生一个;但如今,我的父母已埋葬在地下,再也不能有一个弟弟生出来。”(注意:这段话原文的真伪向来有异议,此处为说明论点而截取引用。这段话原文的真伪与否,会影响全文主旨,读者应当保持慎重),一方面则来自于这种宗教信仰:“我究竟犯了哪一条神律呢?……我这不幸的人为什么要仰仗神明?为什么要求神保佑,既然我这虔敬的行为得到了不虔敬之名?”“我除了因为埋葬自己哥哥而得到的荣誉之外,还能从哪里得到更大的荣誉呢?”“……我要埋葬哥哥。即使为此而死,也是件光荣的事;我遵守神圣的天条而犯罪,倒可以同他躺在一起,亲爱的人陪伴着亲爱的人;我将永久得到地下鬼魂的欢心,胜似讨凡人欢喜;因为我将永久躺在那里(而不至于只做一个凡间的匆匆过客?——笔者的猜测)。”值得一提的是,索福克勒斯在本剧中将“天条”——自然法,与“禁令”——制定法,放在了对立面的两侧,因此《安提戈涅》也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后世许多法学家在讨论自然法的哲理时最喜爱引用的古希腊剧作(请原谅专业病患者的题外话)

 

安提戈涅在剧中为哥哥举行的丧葬仪式,反映出古希腊人对于死者尸首应当“入土”——即,至少被泥土掩盖,从而与下界获得联系的观念。“……那尸首刚才有人埋了,他把干沙撒在尸体上,举行了应有的仪式就跑了。”“尸体已经盖上了,不是埋下了,而是像被一个避污染的人撒上了一层很细的沙子。”从这里也能隐约看出掩埋尸体这一葬礼仪式的卫生价值。前文我们说到,在《七将攻特拜》的最后安提戈涅把“泥土”装在细亚麻袍子的衣兜里,联系这里,我们可以推测,所谓“泥土”概指用于掩盖哥哥尸体的沙子。至于装在亚麻袍子的衣兜里这一行为,一般认为是作为祭奠和留念。

 

应当注意的是,此处谈及的安提戈涅为哥哥举行的葬礼仪式属于象征仪式,这一点前文已经提及。

 

更为详细的做法,可以从这样的台词中窥得一斑:“她看见尸体露了出来就放声大哭,对那些拂去沙子的人发出凶恶的诅咒。她立即捧了些干沙,高高举起一只精致的铜壶奠了三次酒水敬死者。

 

哭声对于葬礼来说是必要的,尤其是女性亲人的眼泪,是对逝者最好的送别礼。奠酒送别死者这一行为也非常典型,甚至被化用在埃斯库罗斯的戏剧标题《奠酒人》中。

 

最后,还有一种颇为有趣的丧葬风俗,虽然有些血腥,但也能反映出古代希腊人民的生活风貌。在《奠酒人》中,阿伽门农从特洛伊战场凯旋而归而遭受发妻克吕泰墨斯特拉(海伦同母异父姐姐)和骈夫谋杀之后,他得到的葬礼对待是这样的:“……你要知道,他(阿伽门农)的手脚被砍下来放在他的胳肢窝里。她(克吕泰墨斯特拉)是在埋葬他的时候这么干的,想使他的惨死成为你一生中难以忍受的担负。我听见你(俄瑞斯忒斯)父亲遭受的耻辱了!”。将死人尸体的手脚砍下放在胳肢窝里来自古希腊人的迷信,认为采取了这种办法就能阻止死者冤魂进行报复。克吕泰墨斯特拉作为谋杀阿伽门农的罪魁祸首,出于宗教信仰十分畏惧阿伽门农亡魂的复仇,采取这种办法正是古希腊丧葬观念一个侧面的典型表现。

 

综上可见,古希腊民间丧葬风俗以“入土为安”为主,兼顾宗教性、卫生性和情感性,同时还有多姿多彩的象征仪式和特殊的安葬做法。

生老病死流转无尽,丧葬自是人间大事。从丧葬风俗入手,或许就能从当今的立足点,多少瞥见一点遥远的古希腊社会的影子呢。时代悠久,过去的图景已然模糊不清,但是,借助流传千古的文学作品、哲学论著、考古发现和专家的研究著述,我们完全有能力在自己的脑海中建立起遥远过去的宏伟图景,并从中获得无限乐趣。这个过程,至少对于我来说,绝对是人生中一种莫大的享受。

-----------------------------------------------------------------

附赠《安提戈涅》选段。真理是不会被时光磨灭的~

一个人即使很聪明,再懂得许多别的道理,放弃自己的成见,也不算可耻啊。试看那洪水边的树木怎样低头,保全了枝儿;至于那些抗拒的树木却连根带枝都毁了。把穿上的帆脚索拉紧不肯放松的人,把船也弄翻了,到后来,桨手们的凳子翻过来底朝天,船就那样航行。”


 朋友们 有缘再见会再见的!!!我会努力的!!谢谢坚持着看到这里的朋友!!爱你们!!



戯作三昧

There is another problem with vigilantism, and more generally with the quest for accountability that vigilantism represents: not the problem of unjust punishment, but the problem of endless vendetta. Here the archetype is Aeschylus' Eumenides, the final play of the Oresteian trilogy. The play offers...

There is another problem with vigilantism, and more generally with the quest for accountability that vigilantism represents: not the problem of unjust punishment, but the problem of endless vendetta. Here the archetype is Aeschylus' Eumenides, the final play of the Oresteian trilogy. The play offers literature's most famous myth of the origin of the legal system. You will recall the story: King Agamemnon has killed his own daughter in response to a prophecy.  In revenge, his wife Clytemnestra murders Agamemnon. In turn their son Orestes takes vengeance by murdering his mother. At that point, the Furies—the primordial goddesses of revenge—pursue Orestes for his crime. He flees to Athens, where the goddess Athena sets up a trial, the first ever, over whether their pursuit is right. The Furies argue their own case, and Apollo represents Orestes.

The legal issue they debate is which is worse, the murder of a father or of a mother? Apollo, a divine sexist, insists that murdering a father is worse, so that Orestes was right to avenge it. The Furies side with the right of mothers. The jury divides evenly. Athena, far from a neutral, impartial judge, breaks the tie, declaring that she is "for the male with all my soul." She persuades the Furies to give up the accountability project and instead become protectresses of the city. The Areopagite court takes over the Furies' profession. Law interrupts the cycle of vengeance and retribution, and the chorus underlines the point. It prays that the dry dust should never drink "the blood of citizens through passion for revenge and bloodshed for bloodshed." 

Strikingly, even though Aeschylus obviously likes the outcome, he makes it clear that the Furies lost their case only because Apollo and Athena cheated. It was the Furies who had established law on their side. As I read the story, its fundamental message is that breaking the cycle of vengeance is more important than holding the guilty accountable, that legal systems exist not so much to do justice as to water it down in the name of peace and order. Legal systems, Aeschylus seems to say, always generate an accountability deficit—and they always should. If they did not, the dry dust would be soaked forever with the blood of citizens.

The questions this insight leaves us with are obvious. First, are peace and justice the only alternatives? Second, is peace really more important than justice? Third, if it is, what becomes of the world's [victims]? . . . And fourth, is the role of states and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states to create accountability or to dilute it?

 - David Luban, Folktales of International Justice, 98 Am. Soc'y Int'l L. Proc. 182, 184–85 (2004)

 @Snjallastr 你要的Aeschylus相关论文(我在考虑给某门课写篇关于vigilante killings的学术辣鸡,查资料的时候偶然发现的。从法律角度来解读Oresteia是不是特别棒!全篇都很有趣,而且才六页,如果不是我太懒而且搞不到授权的话恨不得动手翻译了(。

美卷年年

《阿伽门农王》

埃斯库罗斯 著

叶君健 译

漓江出版社1984年1版1印

32开

142页

《阿伽门农王》

埃斯库罗斯 著

叶君健 译

漓江出版社1984年1版1印

32开

142页

佳城郁郁

读书札记:埃斯库罗斯,王焕生(译)《乞援人》

使用的版本是《古希腊悲剧喜剧全集·卷一·埃斯库罗斯悲剧》中王焕生先生的译本。

之前读完了索福克勒斯悲剧,也读了几部欧里庇得斯悲剧,再读埃斯库罗斯这部悲剧的感觉完全不同。他的台词倾向于程式化,如:
「歌队长:
你给了他指示,愿他按指令前去。
我现在怎么办?你怎样能鼓起勇气?
国王:
放下自己的树枝,苦难的标志。
歌队长:
我放下手中的树枝,听从你吩咐。
国王:
现在请前往那片平坦的圣林。
歌队长:
那是公共圣林,我如何自卫?
国王:
我们并非想把你交给翼怪。
歌队长:
如果是比疯狂的翼龙更凶残的敌人?
国王:
愿你说出这话对你预示吉利。
歌队长:
请勿见怪,惊恐会使人烦怨。
国王:
过分的恐惧往往会失去控制。
歌...

使用的版本是《古希腊悲剧喜剧全集·卷一·埃斯库罗斯悲剧》中王焕生先生的译本。


之前读完了索福克勒斯悲剧,也读了几部欧里庇得斯悲剧,再读埃斯库罗斯这部悲剧的感觉完全不同。他的台词倾向于程式化,如:
「歌队长:
你给了他指示,愿他按指令前去。
我现在怎么办?你怎样能鼓起勇气?
国王:
放下自己的树枝,苦难的标志。
歌队长:
我放下手中的树枝,听从你吩咐。
国王:
现在请前往那片平坦的圣林。
歌队长:
那是公共圣林,我如何自卫?
国王:
我们并非想把你交给翼怪。
歌队长:
如果是比疯狂的翼龙更凶残的敌人?
国王:
愿你说出这话对你预示吉利。
歌队长:
请勿见怪,惊恐会使人烦怨。
国王:
过分的恐惧往往会失去控制。
歌队长:
请用言语和行动使我们宽心。」
(第504~515行)
不必是达那奥斯的女儿,也不必是阿尔戈斯国王佩拉斯戈斯,换成任意的乞援者和施救者都切合这段对话。两人只是程式化地表现了乞援双方的对话过程,几乎不带任何人物特点,一方面可以说这部剧中没有有血有肉的人物,只有提线木偶,另一方面也可以说他写的不是人物(从出场人物表上也可以看出,除了达那奥斯以外,他甚至没有直接给出其他人的姓名),而是乞援这一事件。具体的乞援各有不同,而埃斯库罗斯提取出其中的共性,用了很大笔墨塑造出一个完整的且具有普遍性的乞援行为。从这点来看,这部悲剧——其标题为《乞援人》而非《达那奥斯的女儿们》——确实有其风格与出色之处。

同样与我读过的另两人的悲剧不同,这部悲剧中的合唱歌与悲歌充满了宏大与庄严感。大篇幅的合唱歌与悲歌牢牢围绕着祈神的主题。这部悲剧的剧情简单或许也因此,在有限的篇幅内,其他的悲剧往往使用合唱歌与悲歌的部分推进剧情,而埃斯库罗斯却毫不吝惜地用这些篇幅创作大量的祈神歌。他的祈神歌在同样的主题中蕴含变化,读起来不仅不会感到乏味,还可以感受到其中强烈的情感与庄重感。他以剧情的跌宕起伏作为交换,得到了宏大与庄严的整体效果。

这部悲剧在这两方面给我的感觉是颠覆性的。他不讲究人物的塑造,不讲究剧情的独特性,用了大量的篇幅创作了与剧情关系不大的祈神歌。相对的,他写出了一部具有普遍性的、圣洁而庄严的悲剧。

阿尔戈斯国王佩拉斯戈斯是一个理想化的国王形象,他对乞援人既怀有私人的怜悯,又保持公正的态度。他对达那奥斯的女儿的乞援做出了这样的答复:
「你们虽来到这里,却并非坐在
我的家灶边。若城邦会毁入危难,
那就该让人民共商解救的对策。
我不能预先给你们作任何允诺,
在未与全体邦民商量此事之前。」
(第365~369行)
他清楚自己私人的怜悯与城邦的公务不能混为一谈,即便他想要帮助乞援人,也并不能如达那奥斯的女儿所说:
「你就是城邦,你就是人民,
你是不受约束的君王。
你掌管祭坛,掌管国家社灶,
一切都按照你的愿望和意志,
你一人独掌权杖,独踞王位,
履行全部职责:请别遭诅咒。」
(第370~375行)
他认为这样的事需要城邦的支持(第397~401行),这并不是找借口,他确实地为这种公(遵循城邦意志)与私(对乞援人的怜悯)的矛盾感到痛苦。他最后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我现在前去召集本地的居民,
激起他们对你们的普遍同情,
还将指导你父亲该如何讲演。」

他不能擅自决断,却可以唤起公民们的同情心,从而让他私人的怜悯与城邦全体的意愿达成一致,并且,唤起公民们的同情心也是提高整体公民素质的行为,不全是为了他私人的怜悯。通过这一手段,他让德性以最好的方式被践行,无愧一个高尚的国王。

同样,达那奥斯的女儿则是普遍性的乞援人形象。她们无力而绝望,在乞援中软硬兼施——既渲染自己的可怜,又强调拒绝乞援的恶果。她们避重就轻,在国王问到她们逃离婚姻是否合法时,她们并没有正面回答(第387~396行)。她们甚至想通过自杀这种极端手段迫使对方接受乞援(第455~467行)。这与人印象中的乞援人形象颇为吻合。

在国王得到人民支持后,这部悲剧的剧情基本可以说拉下帷幕了。国王与敌方传令官的争端只是用以表明人民与国王一致同意保护乞援人,同时强化国王英勇正直的形象,对剧情并没有太大影响。之后索福克勒斯悲剧《奥狄浦斯在科洛诺斯》中的忒修斯与此如出一辙。

「与其知道不幸,不如不知道。
我希望自己幸运,但不期待它。」
(第453~454行)
这两行诗句颇有箴言性质,也与很多悲剧相吻合,如素福克勒斯悲剧《奥狄浦斯王》。这两行着实回味无穷。

我宁愿从此成为恶犬的猎物
或居住在那里的秃鹰的虏获,
因为死亡能使人们
解脱令人悲伤的苦难。」
(第800~804行)
同样具有箴言性质,可见这种将死与逃离苦难联系起来的说法古已有之。

「达那奥斯的女儿们:
愿伟大的宙斯拯救我免于
埃古普托斯的儿子的追求!
女仆:
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达那奥斯的女儿们:
但愿你去迷惑那倔强之人。
女仆:
你不可能知道未来的事情。
达那奥斯的女儿们:
我怎样能领悟宙斯的智慧?
那深邃智慧视觉难企及。
女仆:
愿你的祈求要有节制。
达那奥斯的女儿们:
请告诉我,怎样才合适?
女仆:
请不要抱怨神明的意愿。」
(第1053~1061行)
女仆的回答也近似箴言,同时暗示了之后的悲剧。

《乞援人》是三部剧的第一部,后两部及其羊人剧均失传。根据相关资料,在第二部悲剧《埃及人》中,阿尔戈斯国王佩拉斯戈斯死于这场战争,阿尔戈斯也因此沦陷。尽管三部剧的总主题并不在此,但从这现存的部分和相关资料来看,高尚者或许会因高尚而毁灭,佩拉斯戈斯之死确实是一场沉重的悲剧。并且,与女仆的话相对应,达那奥斯的女儿们并没有过度祈求,至少在这部悲剧中,她们从头到尾只是祈求安全而已,然而即便如此,她们连这都没有得到,这种命运的残酷与不可逆亦是悲剧。


2016-03-20

悖悖论
PROMETHEUS.普罗米修...

PROMETHEUS.
普罗米修斯

Byron  拜伦

I.

Titan! to whose immortal eyes
巨人!在你不朽的眼睛看来
The sufferings of mortality,
人寰所受的苦痛 
Seen in their sad reality,
是种种可悲的实情,
Were not as things that gods despise;
并不该为诸神蔑视、不睬
What was thy pity's recompense?
但你的悲悯得到什么报酬?
A silent suffering, and intense;
是默默的痛楚,凝聚心头;
The rock, the vulture...

PROMETHEUS.
普罗米修斯

Byron  拜伦


I.

Titan! to whose immortal eyes
巨人!在你不朽的眼睛看来
The sufferings of mortality,
人寰所受的苦痛 
Seen in their sad reality,
是种种可悲的实情,
Were not as things that gods despise;
并不该为诸神蔑视、不睬
What was thy pity's recompense?
但你的悲悯得到什么报酬?
A silent suffering, and intense;
是默默的痛楚,凝聚心头;
The rock, the vulture, and the chain,
是面对着岩石,饿鹰和枷锁,
All that the proud can feel of pain,
是骄傲的人才感到的痛苦;
The agony they do not show,
还有他不愿透露的心酸,
The suffocating sense of woe, 
那郁积胸中的苦情一段,
Which speaks but in its loneliness,
它只能在孤寂时吐露,
And then is jealous lest the sky
而就在吐露时,也得提防万一 
Should have a listener, nor will sigh
天上有谁听见,更不能叹息,
Until its voice is echoless.
除非它没有回音答复。  

II.

Titan! to thee the strife was given
巨人呵!你被注定了要辗转
Between the suffering and the will,
在痛苦和你的意志之间,
Which torture where they cannot kill;
不能致死,却要历尽磨难;
And the inexorable Heaven,
而那木然无情的上天, 
And the deaf tyranny of Fate,
那“命运”的耳聋的王座,
The ruling principle of Hate,
那至高的“憎恨”的原则
Which for its pleasure doth create
它为了游戏创造出一切,
The things it may annihilate,
然后又把造物一一毁灭
Refused thee even the boon to die:
甚至不给你死的幸福; 
The wretched gift Eternity
“永恒”——这最不幸的天赋 
Was thine—and thou hast borne it well.
是你的:而你却善于忍受  
All that the Thunderer wrung from thee
司雷的大神逼出了你什么?
Was but the menace which flung back
除了你给他的一句诅咒: 
On him the torments of thy rack;
你要报复被系身的折磨
The fate thou didst so well foresee,
你能够推知未来的命运,  
But would not to appease him tell; 
但却不肯说出求得和解;
And in thy Silence was his Sentence,
你的沉默成了他的判决,
And in his Soul a vain repentance,
他的灵魂正枉然地悔恨:  
And evil dread so ill dissembled,
呵,他怎能掩饰那邪恶的惊悸,  
That in his hand the lightnings trembled.
他手中的电闪一直在颤栗。 


III.

Thy Godlike crime was to be kind,
你神圣的罪恶是怀有仁心,
To render with thy precepts less
你要以你的教训 
The sum of human wretchedness,
减轻人间的不幸
And strengthen Man with his own mind;
并且振奋起人自立的精神;  
But baffled as thou wert from high,
尽管上天和你蓄意为敌, 
Still in thy patient energy, 
但你那抗拒强暴的毅力,  
In the endurance, and repulse
你那百折不挠的灵魂—— 
Of thine impenetrable Spirit,
天上和人间的暴风雨  
Which Earth and Heaven could not convulse,
怎能摧毁你的果敢和坚忍!
A mighty lesson we inherit:
你给了我们有力的教训:
Thou art a symbol and a sign
你是一个标记,一个征象,
To Mortals of their fate and force;
标志着人的命运和力量; 
Like thee, Man is in part divine,
和你相同,人也有神的一半,  
A troubled stream from a pure source;
是浊流来自圣洁的源泉;  
And Man in portions can foresee
人也能够一半儿预见  
His own funereal destiny;
他自己的阴惨的归宿;  
His wretchedness, and his resistance,
他那不幸,他的不肯屈服,  
And his sad unallied existence:
和他那生存的孤立无援:
To which his Spirit may oppose
但这一切反而使他振奋,  
Itself—an equal to all woes
逆境会唤起顽抗的精神 使他与灾难力敌相持,
And a firm will, and a deep sense,
坚定的意志,深刻的认识;
Which even in torture can descry
即使在痛苦中,他能看到 
Its own concentered recompense,
其中也有它凝聚的酬报;
Triumphant where it dares defy,
他骄傲他敢于反抗到底, 
And making Death a Victory.
呵,他会把死亡变为胜利。

(诗人穆旦所译,不爱此译本,尤其第三部分,私以为译成了鸡汤,不过手上暂无其他,就不乱强奸诗人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