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埃米

25万浏览    9042参与
咕咕啾啾

为了再次见到你

卡埃(卡米尔X埃米)

已交往前提。小埃视角。

对不起我太傻,卡埃文里卡哥少。

(我也不知道最后会变成这样uu)

ooc,意识流,现代p,没了。


我是一个普通的城市居民,也是一位普通的学生,我叫埃米。我最近发现自己很奇怪,或者是说,我的生活开始变得很奇怪,这件事还要从上个周末开始。


平日,我的周末应该是由学习、吃饭、睡觉组成的。但是,在晚上接到放假通知的时候,我和老姐真的想烧高香了。

难得的节假日,难得的美好时光,不出去玩怎么对得起着大把时光呢?

老天有了回应,安迷修学长打电话过来了:“埃米艾比,周末放假,出去玩怎么样?在下正好有三张凹凸森林保护区的门票,不经出去玩还...

卡埃(卡米尔X埃米)

已交往前提。小埃视角。

对不起我太傻,卡埃文里卡哥少。

(我也不知道最后会变成这样uu)

ooc,意识流,现代p,没了。



我是一个普通的城市居民,也是一位普通的学生,我叫埃米。我最近发现自己很奇怪,或者是说,我的生活开始变得很奇怪,这件事还要从上个周末开始。


平日,我的周末应该是由学习、吃饭、睡觉组成的。但是,在晚上接到放假通知的时候,我和老姐真的想烧高香了。

难得的节假日,难得的美好时光,不出去玩怎么对得起着大把时光呢?

老天有了回应,安迷修学长打电话过来了:“埃米艾比,周末放假,出去玩怎么样?在下正好有三张凹凸森林保护区的门票,不经出去玩还能学习知识。”

我顿时满头黑线,不愧是安迷修,连出去玩都想着学习。老姐可不管这么多,不出去玩也是在家闲着,还不如开阔开阔视野,于是爽快答应了。


(喂喂,考虑考虑我可以吗?!/快哭了)


本以为,会有一次完美的旅游,但是还是应了那句老话“该来的总是会来。”

进入森林前,安迷修就说了,这里建森林保护区是为了种植树木,不是用来保护动物,所以这里陷阱很多,都是用来捕捉动物然后再送回他们本来生活的地方。

很不幸的是,我正好掉进那里面了,看深度,应该是捕捉大型动物而挖的。

“埃米,你等一下,我们去找工作人员来救你!!”艾比慌了神,安迷修也愣住了,明明之前规划过路线,避开了所有陷阱的...怎么会这样...?但时间紧迫,他们俩还是回去找工作人员了。

下午的温度正在升高,毕竟夏天是众所周知的天然制热机。我余光一瞥,发现边上有个洞口,里面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

唔,如果别的动物掉进洞里肯定是会救起送走的,那么这个洞应该很安全。为了躲避阳光的“追杀”,我来到洞里,打开手电筒,向更深处走去。

慢慢的,我走到底了。地上闪着光的,是一条项链。黑色禁符的图案,银色的链条。

好熟悉...先,带回去吧...

内心的不安感强烈的增加,全是因为看着这条项链引起的。突然掉进洞里,没有光的情况下这条项链还反着光让我拾起,它一定和我有关系吧。

虽然到后来,我们还是平安无事地回了家。但是,从那天开始,生活就开始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楼下有一只黑猫,自从我回来的那天起,它就粘着我。它本来是我们小区的名猫,因为很好看,蓝色的眼睛像星辰大海。而且它抓老鼠很厉害,晚上也不会吵到别人睡觉,所以小区里的人都喜欢它。但是以前,我和它只有几面之缘,没什么交集。

而后来,就是我和老姐出去买换季衣服的时候,经常不自觉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一些不符合我审美的东西,比如说绿色的帽子和红色的围巾,每次看到这两件东西都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老姐为此还笑我。

之后呢,就是莫名其妙发呆。明明时间就很紧张,学习就已经够我们焦头烂额的了,发呆浪费时间就像浪费生命。这是老姐知道我最近经常发呆批评我的。

晚上,因为时间的缘故,学习到很晚,在每次的入睡前,好像有人帮我整理杂乱的桌面,这可不像是老姐会做的事,嗐,大概是她良心发现了要照顾照顾我这个弟弟了吧!

不过,当我白天说这件事的时候,她一脸震惊地看着我说:“衰仔,你没事吧?我可没帮你整理东西。”“那是谁?”“该不会是自己晚上起来梦游整的吧?”我听了,表示很伤心。


不知道怎么的,过了几天,我做梦的次数开始增加,每天都是不一样的梦,但是每天都是一样的人。黑色的反翘短发,粘着羽毛的绿色帽子,鲜红的围巾和漂亮的蓝眼睛。

在梦里,我和他像是情侣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即使生活中的小打小闹也会因为相同的爱好迎刃而解。

那他到底,是谁...?


从森林回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我的思绪像是被抽空了一样,像是野马奔腾在辽阔草原之上,怎么也收不回来。

完成了一天的课程,走在回家的路上,凭着熟悉的感觉牵着我走,但是十分钟后,估算时间平时这个点差不多可以到家了,向周围看去,熟悉又陌生的地点。

身侧是一条河流,夕阳的余晖洒在上面,泛着白光。而边上的草坪上站着的,是我每天晚上都会看到的人,那个男孩子。

大概是我的目光太过炽热,他回过头来,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埃米,回来吧。”下一秒的他,像是一团即将被损坏的数据,在原地渐渐消失。我跑过去,想去抓住他,奈何他却比我早一步离开。

“卡米尔!”从我口中蹦出的三个字我自己都不知道是谁,愣在原地,任凭微风吹动我的衣角。下一秒,尘封的记忆匣子开了凿,我与他的点滴涌了出来。一起学习,一起吃饭,一起逛商场,一起睡觉...


我,并不生活在这里!


得出结论,脚下的土地开始瓦解,我坠入了黑暗的深渊,向下自由落体,重力牵动着我,呼吸也变得不顺畅,好难过...但是,我可不会到这里就倒下,我要回去,我要去见卡米尔!就在这时,我碰到了大地,袭来的是失重感。

但是,我感受到了世界,真正的世界。我听到了窗外蝉鸣声,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感受到了自己躺在床里棉花簇拥我的温暖。

即使很困,我也要睁开眼,睁开眼,看看熟悉的世界——!我能感受到,身体的抗拒,沉睡许久的身体不屈服我。那可由不得你!

强光的照射只能让我缓缓睁开眼睛,是陌生的环境。医院吗?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我的鼻子。想抬起手臂却发现手上身上插满了仪器。缓缓抬头,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是卡米尔。

强撑着慢慢起身不去吵醒他,趴在我身边睡着了,因为一直都在照顾我吧。


我低头亲吻了爱人的脸颊。

卡米尔,我回来了。



——————




我在干嘛,挑战日更吗我靠。

闲着没事干电脑不好玩闲着摸的,看着没粮了就产着。(?

现代pa咯,不是梦境,是植物人,因为埃米为了救卡米尔。

我真的很想写刀,但是我写完了你们没被刀,因为我先把我自己刀死了。(靠)

搞搞日常短片真的很爽/确信。大概晚上会再煮一篇,脑洞太多堆着难过。

顺便小声bb:卡哥,你看我把埃米送回来了,你能保佑我数学进班级前十嘛?

有些漏洞或者错字的话请私戳俺,俺晚上回来改!

咕咕啾啾

他是我追不到的风

卡埃(卡米尔X埃米)

卡→←埃(双向暗恋)

*小埃视角,ooc现场,无脑意识流,写的爽就上手了(...),日记体。


20**年**月**日     天气:晴


我是埃米,凹凸学院里的一名不起眼的学生。在前不久,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他叫卡米尔。我们是一个班的学生,他成绩很好,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恰恰相反,我成绩一直在中下游,每次都在及格线徘徊。

奇怪的是,我们没有什么交集,我却偏偏喜欢上了在班上是独行侠的他。

当初见到他大概还是开学的时候,因为他是我们班最独特的一个人,也是最奇怪的,戴着绿色粘着羽毛的帽子,围上一条红色...

卡埃(卡米尔X埃米)

卡→←埃(双向暗恋)

*小埃视角,ooc现场,无脑意识流,写的爽就上手了(...),日记体。



20**年**月**日     天气:晴




我是埃米,凹凸学院里的一名不起眼的学生。在前不久,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他叫卡米尔。我们是一个班的学生,他成绩很好,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恰恰相反,我成绩一直在中下游,每次都在及格线徘徊。

奇怪的是,我们没有什么交集,我却偏偏喜欢上了在班上是独行侠的他。

当初见到他大概还是开学的时候,因为他是我们班最独特的一个人,也是最奇怪的,戴着绿色粘着羽毛的帽子,围上一条红色的围巾。当初老姐来我们班“调查情况”的时候还吐槽了好久嘞。

不过,他长得挺好看的,尤其是他那颗像是包容下了世界万物的蓝色眼睛,我承认,他的眼睛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了。第二次见到他,是在开学后的一天,我才知道他是学校里雷狮海盗团的动力机制,那时候我才知道,他还有个大哥,是雷狮。那个时候我还感叹,这么好看一小男生却和这些人走在一起,糟蹋了。之后,老师排位置,我被安排到了他的后面,当时的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生怕自己做的不好会惹怒他。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春天,让人悸动的季节,我听见了心底的呼唤,喜欢像种子,从心土里发芽,疯狂地生长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喜欢上他在一个平凡的春天,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我喜欢他,是事实。



————


丢三落四的习惯使我总会比别人做更多事,在回家的途中我猛然记起了老姐水杯还在学校,如果不拿回来,明天老姐喝不到苦瓜汁那我就惨了!停下脚步转头与老姐说明了原因就飞快地跑回了学校,身后只剩老姐关心的声音。

来到学校的时候,还比较早,学校还有一些爱学习的同学奋笔疾书。蹑手蹑脚穿过走廊,到班里拿了水杯就往外走。但是,转头发现楼梯间的锁打开了,那把锁我到学校来了这么久都没开过。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一探究竟。盘旋而上的楼梯让我眼花缭乱,但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踏出门的那一刻,我被强烈的光芒闪到眼睛有一会睁不开。但是看清事物入眼的便是卡米尔,准确的说是他的背影。他显然注意到了我,转身看我,我被盯着有些不知所措,尴尬的笑一下,说:“卡米尔你好啊。”

我不知道是不是阳光的缘故,我看着他,竟然有些失神。夕阳的光辉照着他,然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又像是圣洁的光辉,洒在王子身边一般。

“嗯。”

是我出现错觉了吧,他居然接我话了?!


————



应该是那时候起,对他的喜欢一发不可收拾,就像洪水泛滥。

但是,他应该不喜欢我吧,我这个孩子太差了啊。




————







我搞定了,深夜创作使我快乐,卡埃真的好嗑,我没了。这篇其实是我写杀手pa的时候想到的,就跑来写了x。

卡埃什么时候结婚,要不要我帮你们俩把民政局搬过来。


Fog Card

【雷安|卡埃】你哭着对我说,聊斋里都是骗人的02

# 现代pa,人类雷x狐仙安,人类卡x狐仙埃

# 我觉得两发完结也是不能够的了,就当个小连载吧,单独开个合集写到哪能写完是哪

# 嗨呀我觉得自己有去说书的潜力

# 前篇戳合集,食用愉快鸭~

——————————————————————————

“是我的门禁卡,怎么会在你这里?”卡米尔既没有道谢,也没有伸手去拿自己的东西。反倒冷淡地问道。

埃米并没有因为卡米尔的无礼而气恼,“我在路上捡到,就顺路找来还给你。”说话的语气活泼轻快,和卡米尔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这话明显就是谎言。

卡米尔的门禁卡和家门钥匙一直串在一起,没道理他的钥匙没丢门禁卡却丢了。况且钥匙这种重要的东西,卡米尔一直都...

# 现代pa,人类雷x狐仙安,人类卡x狐仙埃

# 我觉得两发完结也是不能够的了,就当个小连载吧,单独开个合集写到哪能写完是哪

# 嗨呀我觉得自己有去说书的潜力

# 前篇戳合集,食用愉快鸭~

——————————————————————————

“是我的门禁卡,怎么会在你这里?”卡米尔既没有道谢,也没有伸手去拿自己的东西。反倒冷淡地问道。

埃米并没有因为卡米尔的无礼而气恼,“我在路上捡到,就顺路找来还给你。”说话的语气活泼轻快,和卡米尔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这话明显就是谎言。

卡米尔的门禁卡和家门钥匙一直串在一起,没道理他的钥匙没丢门禁卡却丢了。况且钥匙这种重要的东西,卡米尔一直都贴身放着,冬天天气冷,衣服穿得厚,不能轻易就丢了。

可要说不是卡米尔丢的,那埃米是怎么拿到的呢?

“我说,天这么冷,你就不让我进去吗?”埃米看着正在想事的卡米尔,心里也知道他在琢磨自己,不过倒丝毫不在意。

卡米尔复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埃米。如果不说他是大学生,猜他读初中都可能,眼睛蓝莹莹的,看向自己的每个眼神都带着话似的。而且天外面下雪天冷,他穿着单衣又没打伞,既不见身上落了雪,也不见他有觉得冷的意思。

与其说很可疑,倒不如说是稀奇。

卡米尔让埃米进了屋,对方并没有初次到陌生人家中做客的拘谨,反倒好奇地参观起来,边看还一边嘟囔,“你就是住在这里啊。”

卡米尔没有拦着他,看着埃米在自家客厅到处摸摸看看。“我的门禁卡,到底是怎么在你手上的?”卡米尔又问了一遍。

埃米这才回头,无辜地眨着眼睛说:“我从你身上拿的。”完全没有负罪感。

“你怎么拿到的?”

“就是你抱着我的时候。”

“我没有抱过别人。”

“你忘了?那天在山上,下大雪,你抱着我,还给我吃的。”

卡米尔只记得自己那天撸过一只小白狐狸。于是叹了口气,“我只记得喂过一只狐狸,你可别告诉我……”

“对啊对啊!就是我!”埃米冲卡米尔开心地笑着,就差飞扑到卡米尔身上了。

卡米尔,二十多年的无神论者,现在,决定重塑三观。

“我还是不能信你。”卡米尔内心深处在做最后的挣扎。

埃米一下子变回狐狸的样子,“现在呢,信我了吗?”

过激毛茸茸派卡米尔,放弃抵抗,一下子抱起小狐狸开撸。

“嗯……好痒。”埃米被揉得浑身痒痒,一个劲儿往卡米尔怀里蹭。

狐狸可不比猫狗这类被驯化久了的宠物好撸,这次可让卡米尔逮到机会,手在狐狸身上就没停下来过。

“好了好了,你放了我吧。”被蹂躏了一会儿埃米就求饶了,但卡米尔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埃米只好变回人形,接着躺在卡米尔怀里,顺手搂住了卡米尔脖子,“你听我说,卡米尔,我……”

“变回去再说。”

“诶?”埃米愣了,卡米尔就不好奇为什么自己知道他的名字吗?

“变回去。”

埃米只好又变成狐狸的样子,卡米尔这才满意地问道:“说吧,什么事。”

“没什么,我就是想你了,才过来找你的。虽然说我们也不是一个物种,告诉你我是狐狸对我来说也很危险,但是我想来见你。”小狐狸爪子搭在卡米尔的胸前,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可以,以后你没课休息的时候就来我家找我吧。”卡米尔答应得也爽快,“我周末节假日都在家。”

“不是,我是说,”埃米干脆又变回去了,“我喜欢你啊!要不是喜欢你我才不找你呢!”

卡米尔有些迷惑,“咱们是前世还有缘分吗?”说着也没有放开抱着埃米的手。

“没有前世这个概念的……”

“那我们以前见过?”

“也没有。”埃米八爪鱼一样黏在卡米尔身上,“我就是喜欢你,一见到你我就喜欢。我活了几百年,好不容易才喜欢一个人。”

狐狸的直觉准,活了几百年的狐仙直觉更准。打眼一瞧就能把一个人看得八九不离十,遇到一眼就喜欢的实属不易,埃米这才不撒手的。

卡米尔没想到自己还能被可爱的毛茸茸赖上,“那你说,你想怎么样?”

“不是我想怎么样,是我告诉你我喜欢你之后,你想怎么样。你要是想见我我就还会来,你要是不想见我我现在就在,以后也不来烦你。”

话虽这么说,但他俩都搂搂抱抱半天了,卡米尔怎么可能赶埃米走。

“那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把我家钥匙都给你,你想什么时候来都行,跟我提前说一声让我好准备一下。如果缺什么东西也跟我说,把这当自己家就好。”卡米尔说。

埃米一听脸立马就红了。虽然他是提前了解过卡米尔,但两人这样见面还是第一次。卡米尔肯把家里钥匙给第一次见面的自己,心里都乐疯了。

然而到目前为止,卡米尔都是把埃米当小宠物看的。他早就想养一只可爱又粘人的毛茸茸,可惜自己工作忙没时间照顾。现在好了,有一只送上门来的,既可爱又粘人,还会自己照顾自己。有了埃米,卡米尔觉得自己的人生都圆满了。

“那好吧,钥匙我就收下了。不过我什么都不缺,你也不用太记挂我,我家里还是有监护人的。”埃米从卡米尔身上下来,“我现在得走了,不然再晚就没有回学校的车了。”

“等等,”卡米尔一把拉住埃米,“天都黑了,你一个人路上危险,今天就住在这里,明天我送你。”

“……好。”

这边卡米尔心满意足,雷狮却忙着找人。

“我说老大,您大雪天的把我叫来久就为了这事啊!”帕洛斯看着雷狮叫苦不迭。他从认识雷狮的第一天起,就笃定自己的人生不会好过。

现在,果然如此。这么冷的天,雷狮只给他一个名字就让他在全市找人。

“别废话,让你找人就快去找。”雷狮跟帕洛斯从不客气。自打认识帕洛斯以来,这货随时想着卖自己,告自己黑状,打自己小报告。而自己也是尽可能地压榨帕洛斯的剩余价值,算是回报了吧。

“不是,你听我说啊老大,你知不知道咱们这叫非法获取他人个人信息啊!现在查那么严,被逮到咱们都得被拘。”帕洛斯说得不无道理,现在都法治社会了,而且这阵子查的严,贩卖信息被抓了都得进去蹲好几年,谁敢顶风作案啊。

“你说说你,帕洛斯,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我今天可是给你机会证明你自己了,别不珍惜啊。”雷狮也明白帕洛斯说的话,但他想找安迷修一直找不着,这会儿憋着气就撒在帕洛斯身上吧,反正这小子满肚子坏水儿,也不冤枉。

帕洛斯暗暗吐槽,心说雷狮是心里不爽就憋着欺负他,谁知道这次让他找人的事是真是假,保不齐雷狮是故意的呢!

“老大你这话说的,我不是说了,哪有就给一个名字的。你就算让条狗找人,也得让狗闻闻味儿吧!”

东西雷狮还真有。“帕洛斯,你快点把佩利找过来,我这有点东西让他帮我闻……看看。”

帕洛斯心说雷狮这是想找人想疯了心了,“老大,佩利比起警犬还是有所欠缺的,您不能真把佩利这么想啊!”

“你走吧,就知道你太没用了。”

“那老大你去问卡米尔,他主意多。”

“卡米尔刚回来,还没怎么休息。而且天气也不好,不方便麻烦他。”

那你好意思麻烦我哦!面对赤裸裸的区别对待,帕洛斯流下了辛酸的眼泪。

终于,帕洛斯走了之后,雷狮才接着想找安迷修的办法。

讲道理雷狮不应该如此惦记着去找一个人,即使这个人帮了雷狮。可偏偏安迷修,就这么让雷狮惦记。雷狮也记不太清那晚发生了什么,甚至连安迷修的样子都在记忆里变得模糊。雷狮只记得他的身子很软,动作很轻,最后还柔柔地在他耳边说了句“我走了”。呼吸中的酒精,衣物洗涤剂和洗发水的香味混合在一起,在雷狮的脑海中无比清晰。

你看,这种信息就算喝多了雷狮也记得门儿清。

倒不是说雷狮动了什么歪心思。只是那天和这个陌生人的接触感觉还挺美好的,让他忍不住去追寻这个人。

这正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就在雷狮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时候,哥哥雷蛰找上来了。

“雷狮,这里有个跟别的公司的项目你跟一下,我实在没空了。”雷蛰说着把项目相关资料给了雷狮,“也不是什么大项目,你稍微注意点就行。”

雷狮正打算习惯性拒绝哥哥的要求,但随手翻看资料时,在对接人员的名单里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名字,

安迷修

“可以。”雷狮的理智让他克制住自己给雷蛰一个拥抱的愚蠢想法,故作冷淡地答应了他的要求。

雷蛰还纳闷这个小王八蛋怎么今天这么乖,本来都准备好教育他的台词了,看来只能留着下次用了。

与此同时,正在家里办公的安迷修也接到了上司的电话。

“秋总,您找我什么事?”秋是安迷修的上司,也是整个公司高层里,为数不多的安迷修觉得好的人。

“小安,我们这次和雷氏会有一个合作的项目,不大,也不复杂。由你来担任负责人,主要是带一带新人,尤其是那几个刚毕业的。”秋说到这里顿了顿,“别人带我不放心。”

“好的,我知道了,您放心吧。”安迷修明白秋话里的意思,以前公司里时常发生老员工压榨新员工的事情,比如说随意给新人安排杂务,把新人的工作成果占为己有,让新人为事故背锅,导致公司根本留不住人。后来秋上任之后整顿了一番才好了起来。

“行,我把你的联系方式给了雷氏那边的负责人,对接什么的具体时间他会告诉你。我等会把那边负责人的联系方式也发给你,你加一下他。”

“好的。”

不一会儿,安迷修收到了秋的消息。

“雷狮……”安迷修念叨着这个名字,犹豫了好久,才点下了添加按键。

tbc.

风灵—才不是不咕咕咕响的风铃

剪纸一时爽,一直剪纸一直爽
学农大家都在剪小花花,就我在剪人hhhhh

剪纸一时爽,一直剪纸一直爽
学农大家都在剪小花花,就我在剪人hhhhh

一粒沙不白
小报上的凹凸系列一一艾比和埃米...

小报上的凹凸系列一一艾比和埃米

凹凸学园画风临摹

小报上的凹凸系列一一艾比和埃米

凹凸学园画风临摹

specter
即使我咕了一堆画,也不能阻止我...

即使我咕了一堆画,也不能阻止我摸鱼【被打】

即使我咕了一堆画,也不能阻止我摸鱼【被打】

七夏

对不起,俺太弱了(想出吧唧了)

对不起,俺太弱了(想出吧唧了)

山气
明星卡x经纪人埃,7 指绘太慢...

明星卡x经纪人埃,7

指绘太慢了。。。以后还是手绘扫描叭orz

明星卡x经纪人埃,7


指绘太慢了。。。以后还是手绘扫描叭orz

A4纸

我发现你给某一个人一直叫一个称呼,哪一天突然换了别的叫法,那个人就会被瞬间击中。

是吧?卡米尔哥哥。

我发现你给某一个人一直叫一个称呼,哪一天突然换了别的叫法,那个人就会被瞬间击中。

是吧?卡米尔哥哥。


Fog Card

【雷安|卡埃】你哭着对我说,聊斋里都是骗人的

# 是一本正经地沙雕,差点都把我自己糊弄了

# 现代pa,人类雷x狐仙安,人类卡x狐仙埃

# 善待小动物,因为保不齐是个神仙呢

# 本来想一发完,看来是不能够的了

# 以上,食用愉快~

————————————————————————

今年凹凸市的冬季来的格外早。

十冬腊月,大雪纷飞。簌簌飞雪把城市裹了层棉被似的。好在各学校各单位都按闹天气给放了假。

于其他人而言这算是因祸得福。休息几日,在家中端着热茶赏赏雪景,有的孩子还跑到小区楼下打雪仗,便是这繁忙城市里难得的闲适。

然而对卡米尔来说简直糟透了。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日卡米尔趁着倒休去凹凸市远郊登高,去的时候天气还好好的,...

# 是一本正经地沙雕,差点都把我自己糊弄了

# 现代pa,人类雷x狐仙安,人类卡x狐仙埃

# 善待小动物,因为保不齐是个神仙呢

# 本来想一发完,看来是不能够的了

# 以上,食用愉快~

————————————————————————

今年凹凸市的冬季来的格外早。

十冬腊月,大雪纷飞。簌簌飞雪把城市裹了层棉被似的。好在各学校各单位都按闹天气给放了假。

于其他人而言这算是因祸得福。休息几日,在家中端着热茶赏赏雪景,有的孩子还跑到小区楼下打雪仗,便是这繁忙城市里难得的闲适。

然而对卡米尔来说简直糟透了。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日卡米尔趁着倒休去凹凸市远郊登高,去的时候天气还好好的,可还没等下山就遇到了大雪——市里雪大,郊区的雪更大,下得也急,一会儿功夫就把路封了。而且现下也不是旅游旺季,卡米尔只和几个游客一起困在山上等救援。山上信号不好,天气又冷,卡米尔带的食物也不多,估摸着最晚等到明天才能来救援。

山上的天阴沉沉地,雪也不见小。卡米尔只能苦中作乐地看看雪景,在四周走一走活动活动,免得冻僵。

忽然,白茫茫的雪地动了一动,卡米尔仔细一瞧,原来是跑来了个活物——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狐狸。

小狐狸的皮毛和雪融为一色,眼睛蓝莹莹的,会说话一般,看着弱小无助却也可爱至极。它发现卡米尔也看着自己,便不动了,也回看着卡米尔。

难为这小家伙雪里刨食,卡米尔从包里掏出一根火腿肠,伸手招呼小狐狸。小狐狸通人性,跑过去一下钻进卡米尔衣服里取暖。卡米尔是典型的毛茸茸派,也不恼它,就随它去了,边喂它边撸毛。

小狐狸正吃得开心,突然山顶那边传来响动,原来是救援队到了,山上的游客不约而同地向救援队靠拢。

卡米尔本来打算带小狐狸走,毕竟天又冷雪又大,这个小东西可怎么活。可没想到小狐狸见人多了,一下子就从卡米尔怀里蹿出去,一溜烟跑了。卡米尔没办法,只得随着救援队下山。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几日卡米尔的大哥雷狮心里也着急。

卡米尔去爬山遇到大雪封山,他马上联系了救援队,这会儿还没等到卡米尔的消息,他恨不得自己开车去找,可路上都限行了,上郊区的路堵得死死的。雷狮怕自己到了郊区卡米尔又被救回来,联系不上自己。

正郁闷着呢,雷狮走到一家酒吧门口。冬日天黑得早,雷狮嫌夜路不好走,想着索性在酒吧消磨一宿也好,于是就走了进去。

点了几杯酒喝压压心火,雷狮也就没那么烦躁了,边喝边看着酒吧电视里的本地新闻,看看有没有报道郊区山上的救援情况。

“根据气象台发布的最新消息,我市未来24小时内会有小到中雪,最高气温下降到零下十度。”雷狮听着天气预报,叹了口气。

“明天还下啊……”雷狮还没开口,就听见吧台旁有人说话了。

雷狮偏头一看,说话的是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青年,样貌斯斯文文的,面前摆着红酒干酪。

“下雪不好吗?还能放假呢。”雷狮懒懒散散地摊在吧台,心里挂念着自家兄弟。

“哪有那么多假给放?”青年苦笑,“公司让在家里办公。”

“所幸还有三倍工资和加班费拿吧。”雷狮盯着空杯子里的冰块发呆。

“不给钱谁干啊。”青年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当人可真辛苦。”

“所以你不做人了?”雷狮跟对方开玩笑,又让酒保给自己倒了一杯。

“就没做过人,这不正学着呢嘛。”青年说。

雷狮顿时觉得有意思,“怎么,坐在这儿的不是人还是什么?”

青年也低下身子,凑到雷狮耳边,“我是狐狸。”

雷狮乐了,觉得对方喝多了开始说胡话,自己也乐意逗一逗这个喝多的小白领。他一口喝干自己杯中的酒,笑嘻嘻地对青年说:“你是狐狸,会不会勾人啊?”说时一脸痞气,也弄不清到底是谁喝多了。

青年愣了一下,脸腾地红了。“又不是没正经工作,何必干这种没脸的事。”

要说这青年是不是喝多了,是。青年名叫安迷修,是一家互联网大厂的社畜,虽然收入可观,但天天加班不说,好容易赶上天气差以为能休息,结果还要在家上班,闷在家几天之后,现在才得空出来喘口气,自然就多喝了点。

那安迷修有没有喝多说胡话,有。要不是喝多了,能把自己是狐狸的事说给陌生人吗。本来狐狸混在人堆里就生活不易,时时小心,处处提防,现在他一下子嘴瓢说出去了,万一遭了不测都是自找的。

还好这年头信这话的不多,况且雷狮这会儿也不清醒了。

安迷修托腮看着旁边的雷狮一杯一杯地灌,心想这人可真敢啊,大晚上独自一人喝多了,要是被坏人捡尸了,轻则破财,重则亡命。

安迷修一贯心善,在一旁劝雷狮,“先生,少喝点吧,外面雪大路黑,等会儿回去不安全。”

“不回,别问,少管我。”雷狮把脸贴在吧台隔着酒杯看安迷修的脸。昏暗的灯光下,青年俊美的脸在雷狮眼中逐渐模糊,但透过酒杯又有闪着光的晶莹。

这时酒吧的乐队适时地演奏起了悠扬的爵士,萨克斯和钢琴的旋律在雷狮耳朵里响得暧昧婉转。就在那样的环境当时的氛围,雷狮迷迷糊糊还有点信了安迷修的话。

怎么能有这么好看的人,这么好看怎么可能是人。

雷狮刚想伸手摸摸安迷修,可手抬到一半就落了下来,自己也睡着了。没办法,这几天工作积太多,跟家里又吵了一通,自己的弟弟还丢了。一堆麻烦事压的他没工夫休息,现在借着点酒劲儿一放松,就睡过去了。

他这一睡,难为了旁边的安迷修。

要说好,安迷修是真的好。虽然只是萍水相逢,但他还是怕雷狮一个人出意外。也就没扔下雷狮,替他付了账,扶着他打算找个酒店。

酒保看着安迷修,一脸“我懂得”的表情,看的安迷修很是尴尬,但解释也是越抹越黑,索性赶紧离开。临走前酒保还冲在门口的安迷修挥挥手,“圆满成功哟!”

安迷修脸都红了,一秒都不想在这待了,还好附近就有酒店。拿自己身份证开了房,安迷修就把雷狮扶进房间。

雷狮倒在床上,还没完全睡死,看见床边坐着的安迷修,便一下子把他也拽倒在床上。

安迷修虽然也喝得多了,但他醒神也快,意识也一直都清楚。即使冷不丁被雷狮摁在床上也没任由对方胡来,只是挣扎着要起来。

哪知雷狮就算是喝多了随便拉扯安迷修,力气也够大的,安迷修一时挣扎不开,反倒让两人越挨越近。雷狮搂着安迷修,开始咬他的耳朵。

安迷修一个激灵,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推开雷狮,从脸蛋红到耳朵根。他浑身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耳朵,平时吹口气都不行的,更何况雷狮都开始咬了。

估计是喝多了当鸡爪子啃了。安迷修也不愿跟他纠缠,把雷狮好好摆在床上,给他掖好了被子就走了。

安迷修本意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哪知他和雷狮的孽缘远不止此。

次日早上雷狮起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检查之后见东西不但都还在,而且还多了一点。这个东西一直攥在雷狮手里,看样子是钥匙链上的小挂件,被扯坏了,一半在雷狮这,一半在原主那里。

自己昨晚是被好心人送来的。雷狮想着,收拾一下之后就到酒店前台办退房。

“0402号房,安迷修先生是吗?这边已经为您成功办理退房,押金会在我们收拾完房间12小时之内返还到您的账户。”前台小姐对雷狮说。

哦,原来昨天带自己开房的人叫安迷修啊。

离开酒店的雷狮这才打开手机,想找人查查这个安迷修是什么来路,自己好去谢谢人家——雷狮向来不喜欢亏欠人。结果一打开手机就收到弟弟卡米尔的消息,说他已经被救援队接回来了,已经在家中休息了。雷狮这才心安。

话分两头,安迷修自打昨晚回家以后,就一直在挨自家妹妹的数落,半夜回来不仅弄得一身酒气,还把妹妹送的挂件弄坏了。

“你说你啊,都这么大的人了,简直笨死了!”大清早的艾比一起来就开始埋怨自己的监护人,“送你的东西才几天就被你搞坏了,以后你再想从我这里得点什么,可是不行了。”

“对不起啊艾比,就这一次,原谅我吧。”安迷修虽然是长辈,但这几百年来带孩子还是以哄为主。“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晚归,再也不弄坏你送的东西了。”

“还有,”艾比插着腰,一本正经地教育道,“再也不要在外面暴露身份啦!即使别人不信也不能说!”

“好好好,我保证。”这件事尤为重要,安迷修立刻承诺。

艾比这才满意了些,也就原谅了安迷修,两人一起坐在餐桌边吃早饭。

“对了,埃米没有回来吗?”安迷修突然问道了家里最小的孩子,“下大雪了学校应该会停课吧?”

“不知道,衰仔估计看雪大就不回来了,反正宿舍也能住人。”

“我就怕这个天气学校食堂不开门他吃不到什么好的。”

“哎呀,他都大二的人了,还能委屈自己吗?”艾比是真的心宽,“昨天回来那么晚,等下吃完饭你再休息会吧,反正也是在家办公,我替你也没人知道。”

“那就麻烦你了。”

再说卡米尔这边,被救回来之后他第一时间发消息给自己的大哥,然后就在家里睡觉,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卡米尔给自己倒了一杯红茶,翻了翻公司群的聊天记录,发现并没有什么着急的事,于是打算看部电影,刚要打开电视,就有人敲门。

也不知道谁会在这种天气来找自己,卡米尔想着打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长相可爱至极的少年。

“你是……”卡米尔问。

“我叫埃米,是传媒大学大二学生。”少年说着,从口袋路掏出一个东西,“这个门禁卡,是你掉的吧?”

tbc.

漾落婷

【卡埃】情缘

‫‌‎‪‭‎‬‏‏‏‮‫‭⁠‌‪‬​‭​‏‍‏‭‭‫‬*卡埃,ABO设定,校园Paro。
*卡埃有缘,是情缘,是上辈子欠对方一个答案,这辈子来讨要那个未出口的答案。
*我随便写写,您们随便看看。三节晚自习完成的产物。
 

 

 

 

 

 

 

埃米这辈子最难理解的事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和她的老姐明明作为双生子为何第二性别竟是不同的。
艾比是个闻不到信息素的beta,而他埃米却分化成了最稀有也是最麻烦的存在——omega。不仅每月有固定的发情期还要保障自己的安全,以防自己被多个alpha同时标记。
为此,埃米在家...

‫‌‎‪‭‎‬‏‏‏‮‫‭⁠‌‪‬​‭​‏‍‏‭‭‫‬*卡埃,ABO设定,校园Paro。
*卡埃有缘,是情缘,是上辈子欠对方一个答案,这辈子来讨要那个未出口的答案。
*我随便写写,您们随便看看。三节晚自习完成的产物。
 

 

 

 

 

 

 

埃米这辈子最难理解的事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和她的老姐明明作为双生子为何第二性别竟是不同的。
艾比是个闻不到信息素的beta,而他埃米却分化成了最稀有也是最麻烦的存在——omega。不仅每月有固定的发情期还要保障自己的安全,以防自己被多个alpha同时标记。
为此,埃米在家里备了好多的的抑制剂,已备后患。

 

 

卡米尔作为学生会主席,这辈子最难理解的事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在整理新生档案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未见过面却感觉很熟悉的小学弟。
那个小学弟名叫埃米,卡米尔咀嚼着这两个字,眉头一皱觉得这个名字也曾在哪里听说过。
卡米尔坐在教室里,脑中回想着关于埃米的所有资料。

 

 

在奈何桥边的孟婆正在为人们盛下孟婆汤。突然间手一抖,勺子掉在了锅里,汤汁溅了出来。孟婆了然一笑 嘴里嘀咕着:“两个年轻人啊,去表达你们未说出口的爱吧。我孟婆只能帮到这里了。”

 

 

今天是新高一开学的日子,艾比拉着埃米在操场上乱逛。
“衰仔,听说所有帅气的男孩子都在凹凸学院呢。”
“老姐,你怎么……”被拽到怀疑人生的埃米话未说完,就被一脸激动的艾比打断了。
“衰仔,你看到了吗?刚才过去的那个人,好帅气啊!”
“老姐……”正当埃米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悄然而逝的人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人将艳俗的红绿搭配穿出了时尚感,绿色的帽子和红色的围巾极其惹眼。恍惚间,埃米有一瞬间感觉这人他是见过的。
艾比见埃米有些走神,当即锤了埃米一下。
“埃米!你在干嘛?!有什么东西使你这么入迷!?”
埃米立即抱头喊冤:“老姐我没有!”

 

 

凹凸学院的宿舍是标准四人间。宿舍分配完全是随机的,丝毫没有考虑到第二性别会引发什么样的灾难。而我们的埃米小可爱好死不死的被分配到了卡米尔的宿舍,又好死不死的是卡米尔的上铺。原本的四人间因其余三人的升学而略显冷清。
埃米战战兢兢地来到这个宿舍,又慌慌张张地将行李收拾好。难得有空闲时间的卡米尔有些看不下去,开口:“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埃米脱口而出:“可你是个alpha,怕你不是正常的吗?”
卡米尔:“……”

 

 

今夜宿舍熄灯后。
一向睡眠很浅的卡米尔今晚突觉呼吸不畅,睁开眼去看时,发现是迷迷糊糊的埃米用他精巧的小舌撬开了他的牙关,在肆意的攻破他的城池。
卡米尔本身就对埃米有好感,何况埃米都已经这样做了,在不多做些什么卡米尔就不是个alpha。
卡米尔刚要反扑埃米,埃米却放弃了接吻,转而歪着头对他说着一些话:“卡米尔学长,我上辈子是不是见过你?我上辈子是不是还欠你一个回答?不然我为什么会觉得我对你很熟悉呢?明明我们才刚刚见面。还有,我对你学长你的信息素感到很安心,有着一丝丝依赖的意味。而我的心脏,在见到学长你的第一面起,就一直在为你跳动。卡米尔学长,我喜欢你!”
卡米尔承认,他在这一刻感到名为理智的弦断了。瞬间将埃米压倒,粗鲁的将人的衣服扒开,准备将人标记使他不被其他任何alpha惦念与占有。
意外的,听到自己身下的埃米说道:“卡米尔学长,我可是个omega。”

聪明如卡米尔,自然明白他的弦外之音。
——我是个不会开车的文手——

 

 

翌日,被标记的埃米坐在教室内立刻被alpha同学们围了起来,纷纷问道:
“埃米,你的信息素怎么回事?”
“埃米,你是不是被人标记了?”
“埃米,是临时标记还是终身标记啊?”
……
艾比受不了他们的叽叽喳喳,粗鲁的推开了他们。拿着手机摊开在埃米的面前,大声质问:“衰仔,说吧,怎么回事?”
只见手机上明明白白的写着:
卡米尔:姐,我和埃米在一起了。
看到这里,埃米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种种,小脸顿时变得通红通红。事情的经过有些难以启齿,埃米只好弱弱的对艾比说:“老姐,我被卡米尔标记了。”
艾比一下子就明白了,咬牙切齿的说了句:“弟大不中留。”

 

 

当天晚上,学校论坛已经爆了。各种关于面瘫学长的新闻扑面而来。总之一句话,卡米尔学长有属于自己的omega了!
QQ表白墙上:
在?
表白高一二班的埃米同学,他是我的,你们这些花痴离他远些。
不匿,谢。

 

 

孟婆看到这两人终于在一起,有些欣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