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3417浏览    9228参与
半坡疯

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

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

半坡疯

生活是自己的,投生这个世界不是为了满足别人或是因传统观念随波逐流。

生活是自己的,投生这个世界不是为了满足别人或是因传统观念随波逐流。

半坡疯
生活所需,不贵繁华!

生活所需,不贵繁华!

生活所需,不贵繁华!

半坡疯
生活,没那么分秒必争!

生活,没那么分秒必争!

生活,没那么分秒必争!

半坡疯
下一整夜雨,也别以为早起就是好...

下一整夜雨,也别以为早起就是好天气。

下一整夜雨,也别以为早起就是好天气。

半坡疯

许多人来来去去,相聚又别离。

许多人来来去去,相聚又别离。

半坡疯
有的人抱怨着理想与现实相差太远...

有的人抱怨着理想与现实相差太远,却选择了在碌碌无为中放弃追逐。

有的人抱怨着理想与现实相差太远,却选择了在碌碌无为中放弃追逐。

半坡疯
有人爱大风和烈酒,就像孤独和自...

有人爱大风和烈酒,就像孤独和自由。

有人爱大风和烈酒,就像孤独和自由。

半坡疯
站在二十几岁的角度,未来会远一...

站在二十几岁的角度,未来会远一些,但那些逝去的年华,对我们来说似乎是更远了。

站在二十几岁的角度,未来会远一些,但那些逝去的年华,对我们来说似乎是更远了。

半坡疯
不必关心身后的是非争议。

不必关心身后的是非争议。

不必关心身后的是非争议。

半坡疯

无计划之旅 宁波 2017

无计划之旅 宁波 2017

杨半仙
看海天一色,听风起雨落。

看海天一色,听风起雨落。

看海天一色,听风起雨落。

杨半仙
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

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

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

秋白
『他』 她以为会记得所有有关他...


『他』

她以为会记得所有有关他的事。
以为会记得他的一动一举,会记得他的眉目话语,会记得他的戏谑调笑。
他难以忘记

但她真的不记得的了。
不记得同桌的几个月里说过些什么话,不记得九年同班里发生过什么,不记得过往十二年的岁月到底在生命里留下了什么样的痕迹。

她以为会很了解他的一切。
以为会了解他的哀惧喜乐,会了解他的理想人生,会了解他的厌恶热爱。
他难以懂得。

但她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他的志向理想,不知道他喜欢的颜色,不知道他想去的大学,不知道他爱的地方,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喝什么,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什么。

那么,她记得什么?知道什么?
她知道他有时画画,画的还不错,应该也是喜欢的。她知道他有时唱歌,...


『他』

她以为会记得所有有关他的事。
以为会记得他的一动一举,会记得他的眉目话语,会记得他的戏谑调笑。
他难以忘记

但她真的不记得的了。
不记得同桌的几个月里说过些什么话,不记得九年同班里发生过什么,不记得过往十二年的岁月到底在生命里留下了什么样的痕迹。

她以为会很了解他的一切。
以为会了解他的哀惧喜乐,会了解他的理想人生,会了解他的厌恶热爱。
他难以懂得。

但她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他的志向理想,不知道他喜欢的颜色,不知道他想去的大学,不知道他爱的地方,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喝什么,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什么。

那么,她记得什么?知道什么?
她知道他有时画画,画的还不错,应该也是喜欢的。她知道他有时唱歌,虽然唱的很烂,但每次好像都很“深情”。她知道他有时打羽毛球,有时跑步,有时打篮球。她知道他数学很不错,知道他很聪明
似乎许多人也知晓。

那么,她到底还知道什么?记得什么?
回溯到时光最初,她想在他们生命之初,还不能够记得对方的时候,就已相识。有一张快发黄的照片——被小棉被裹着,一齐靠在公园的一块大石头上,石头后面是一条宽阔的长河——也许它并不长,但直到现在它还不停在流着,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它要流到哪里去,不知道它到底长不长。
回溯到时光最初,再长大一点点。是开蒙的时候。从“人之初”到“深林人不知”,又从“天地玄黄”到“有朋自远方来”。还有很多很多,也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后来,她没有再那般努力地背下去,他却一直长久地背了下去。她知晓,他开始并不喜欢,后来。背着背着便习惯了,于是就喜欢了。

还记的什么呢?
哦,还记得幼时常去他家住,两个小人蒙在被子里,蒙过大人们的探查,躲在里头说些孩子稚趣的话语。
有一回,他们藏了两个儿童牙刷里送的小灯。等到大人第三次打开房门“巡视”完毕,他们才把小灯从他紫色的、绣了小恐龙的被子里拿出来,对着床靠着的那面墙壁照呀照,脚就架在墙壁上,小声说话。直到很晚才睡去。
在他们静谧的呼吸声里,总是有蛙声。他的窗户外,就是他们小学的前操场。除了飘扬的五星红旗,还有一个小花园。有快百年的古树,一个小池塘,那里边藏着王子。在万籁俱寂的黑夜里,一声一声的蛙鸣蝉躁格外分明,密密编织在一起像一张无形的网。却时常会因他们的笑声破碎——更大一些的小人爱抢那个比他更小、力气也小的人儿的被子。被子常常只有一床。更小的小人很生气,但心里却似乎有些开心——这是没有道理的。但就是这样没有道理。

就这样,他们一起在一张小木床玩闹的许多年,一起用一个脚盆洗了许多年的脚。很久之后,他们才发现:原来这些习惯了很久的事,其实……于是大人们也发现似乎“不妥”?之后,不知是什么时候起,他们还是用一个脚盆洗脚,却很少再一块在小木床上玩闹。

后来……嗯,那个更大的小人渐渐长大,成了一个……在那个更小的小人眼里,很不错的少年。那个更小的人也长大了,成了一个也还算不错的姑娘。
于是少年走了,去了另外的城市。这是姑娘很早就知晓的事。很巧,那座少年去的城市,也是姑娘很喜欢的城市。姑娘的女友曾笑:是因为一个人,喜欢一座城。姑娘不承认,是不知道。她很喜欢那座城,在少年去那座城之前。但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座城里有少年。

现在,那座城里还住着少年,姑娘还喜欢着城。但姑娘现在明白,她喜欢着城,是因为她喜欢城,也依然记得少年。

少年啊,姑娘记得你,会记得很久很久,久到头发都白了,久到儿孙绕膝,久到长眠之后。

只是记得。而已。

所以少年啊,现在一定要在城里过的很好。以后也要和以后的“她”很好。好到头发都白了,好到儿孙绕膝,好到长眠之后。

姑娘吗,也一定会很好的。
很好的。
和那个还未出现的…他?在另一座城。

嗯……那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

——————————————————————————————————————————————————————————————————————————————————————————————准确来说……也不知道到底在写什么……就是心里更舒服了一些吧。

姑娘一定会很好的,少年也会的。
是的。

姑娘啊,
这是不能哭的。

姑娘啊。

Stalker魚兒
BY : HASSELBLAD...

BY :  HASSELBLAD 503CX CF80/2.8

FILMS: FUJICHROME PROVIA RDPⅢ


BY :  HASSELBLAD 503CX CF80/2.8

FILMS: FUJICHROME PROVIA RDPⅢ


Stalker魚兒
BY : HASSELBLAD...

BY :  HASSELBLAD 503CX CF80/2.8

FILMS: FUJICHROME PROVIA RDPⅢ


BY :  HASSELBLAD 503CX CF80/2.8

FILMS: FUJICHROME PROVIA RDP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