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城市拟人

16.6万浏览    1115参与
沙雕l君

搞了城拟!!
p1是自家漯河
p23是钱钱家的邢台!他超帅的呜呜呜
p45是朵朵家的岳阳姐姐!!!她是真的美!😭😭

搞了城拟!!
p1是自家漯河
p23是钱钱家的邢台!他超帅的呜呜呜
p45是朵朵家的岳阳姐姐!!!她是真的美!😭😭

七元一碗粥

成都拟人,之前国庆的企划图,终于可以发拉!

成都拟人,之前国庆的企划图,终于可以发拉!

李清竹。

百粉点文

占tag致歉。

准备在100粉丝的时候抽评论区要求写文。只要是我能驾驭得来的cp和题材都会考虑。圈子主要针对APH和原创省城拟。

不过首先我得有一百个粉丝。

占tag致歉。

准备在100粉丝的时候抽评论区要求写文。只要是我能驾驭得来的cp和题材都会考虑。圈子主要针对APH和原创省城拟。

不过首先我得有一百个粉丝。


双玉草明

九州录-上海

上海


性别:女

身高:172

体重:62Kg

性格:打扮时尚,少女心泛滥的江南女孩,稍微有点小傲娇


1、长的特别漂亮,也很会打扮自己

2、声音好听,口音也很软

3、很喜欢甜食,但还没到无锡那种丧心病狂的程度

4、喜欢收藏一些可爱的小物件

5、因为特别喜欢甜食、所以比南京和杭州重好多(南京轻不是因为她身体不好吗?)

6、除了重了些,身材还是不错的

8、似乎是苏州的妹妹?(但从不叫苏州哥哥)

9、比起宁杭真的是个不太文静的孩子

10、很好奇为什么南京和杭州可以坐着看一整天的书都不出声还很开心(?

11、有些小小的傲娇,但是还没到香港那种程度

12、爱好的是和北...

上海


性别:女

身高:172

体重:62Kg

性格:打扮时尚,少女心泛滥的江南女孩,稍微有点小傲娇


1、长的特别漂亮,也很会打扮自己

2、声音好听,口音也很软

3、很喜欢甜食,但还没到无锡那种丧心病狂的程度

4、喜欢收藏一些可爱的小物件

5、因为特别喜欢甜食、所以比南京和杭州重好多(南京轻不是因为她身体不好吗?)

6、除了重了些,身材还是不错的

8、似乎是苏州的妹妹?(但从不叫苏州哥哥)

9、比起宁杭真的是个不太文静的孩子

10、很好奇为什么南京和杭州可以坐着看一整天的书都不出声还很开心(?

11、有些小小的傲娇,但是还没到香港那种程度

12、爱好的是和北京抬杠(?

13、比起传统乐器更喜欢西洋乐器

14、国画画得并不是很好,但是油画画的不错

15、有些娇气,但比苏锡好多了

16、最近因为垃圾分类被逼疯了(?

17、有些喜欢欺负南京,但是又不让别人欺负她

18、和北京算是欢喜冤家

19、比起平跟喜欢穿高跟鞋

20、有些骄傲和自我主义了


双玉草明

九州录-珠海

珠海


性别:女

身高:145

体重:25Kg

性格:活泼乖巧,开朗爱笑,童话对她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1、总是对世界抱着一种纯真的期待

2、作为妹控中山的妹妹,被哥哥保护的很好

3、喜欢跟着深圳东跑西跑,去探寻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4、声音很甜很软,唱歌也很好听,所以是神州童声合唱团的主唱之一

5、最喜欢的乐器是小提琴

6、很喜欢童话,特别是与大海有关的

7、最喜欢的饮料是香蕉牛奶,身上也带有类似的味道

8、平时喜欢穿着jk制服

9、喜欢到隔壁澳门哥哥家串门

10、喜欢吃奶糖,但听哥哥的话不能吃太多,要好好保护牙齿(此刻需要@无锡)

11、会做可可爱爱的贝雕!...

珠海


性别:女

身高:145

体重:25Kg

性格:活泼乖巧,开朗爱笑,童话对她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1、总是对世界抱着一种纯真的期待

2、作为妹控中山的妹妹,被哥哥保护的很好

3、喜欢跟着深圳东跑西跑,去探寻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4、声音很甜很软,唱歌也很好听,所以是神州童声合唱团的主唱之一

5、最喜欢的乐器是小提琴

6、很喜欢童话,特别是与大海有关的

7、最喜欢的饮料是香蕉牛奶,身上也带有类似的味道

8、平时喜欢穿着jk制服

9、喜欢到隔壁澳门哥哥家串门

10、喜欢吃奶糖,但听哥哥的话不能吃太多,要好好保护牙齿(此刻需要@无锡)

11、会做可可爱爱的贝雕!

12、最近喜欢的蛋糕是黑森林

13、也是一个艺术感很强的女孩子,喜欢画油画

14、很努力地想和姐姐们学粤绣,但是总是扎到自己的手

15、在花市上会买一堆花(然后让中山给钱)

16、吃完饭会和中山一起出门看灯

17、在粤家茶会上属于一直在吃点心的那个

18、养了一只白乎乎毛茸茸的小狗子(大概是可以用双手捧起来的大小)取名叫琴琴(?

19、自家冰箱冷藏了一堆草莓/芒果味的广式甜筒,当作储备粮(?

20、玩剪刀石头布这类游戏很历害

21、喜欢收藏可爱的贴纸

憨桃哇

【旧文重写】莫京/长洛

  莫京【我感觉是友情向,巨声】


       我把石头扔向了“关心”我的人,但我不希望被原谅。


  莫斯科没有眼泪,也不相信眼泪,想要被别人尊重,就要自己有本事。

  “京,收起你廉价的同情心吧。”

  我不需要。

  “现在,请你出去。”

  

  她叹了口气,走出门外。

  从那之后,我们走上了不同的路。

  

  那是一个早晨,她在我前排坐着。

  还是扎着一个马尾,戴着那条红色的带子。

  她笑得很开心,在之前我可从没见过她那样笑过。——即使在我们交好时。

  我下意识地看着她,她没看我一眼。

  继续和旁边那人说着话。

  之后,她们走...

  莫京【我感觉是友情向,巨声】


       我把石头扔向了“关心”我的人,但我不希望被原谅。


  莫斯科没有眼泪,也不相信眼泪,想要被别人尊重,就要自己有本事。

  “京,收起你廉价的同情心吧。”

  我不需要。

  “现在,请你出去。”

  

  她叹了口气,走出门外。

  从那之后,我们走上了不同的路。

  

  那是一个早晨,她在我前排坐着。

  还是扎着一个马尾,戴着那条红色的带子。

  她笑得很开心,在之前我可从没见过她那样笑过。——即使在我们交好时。

  我下意识地看着她,她没看我一眼。

  继续和旁边那人说着话。

  之后,她们走了。

  我也跟着她们。

  我突发奇想:如果我加入她们,她会不会也朝我那么笑?

  但是我知道,不可能了。


        长洛

  

  国若昌,都长安。

  国若衰,都洛阳。

  .

  我一直觉得自己不如长安呢。

  她啊,就如一个灿烂的小太阳一般,只是……当你站在她身旁时,你就会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了。

  在太阳面前,我啊,就像影子一样,永远只能憧憬着她,却不敢靠近半步。

  怕被那光灼烧了自己。

  也不想靠近。

  .

  大业14年,隋校灭亡,大兴她来到了我的宿舍,那时她还不叫长安呢,或者换种说法……名字之类的是常换的。

  我本以为我会害怕,但并没有,甚至有点高兴?

  当班长究竟有什么好的呢?我看着那条红带子,头一次感到了疑惑。

  .

  “洛洛,以后我就是班长了!!”

  她戴上了红带子,乌黑的眼睛闪着光。

  不得不说,她很耀眼,即使在多么昏暗的夜,也能一眼认出她来。

  有些人生来就应该不平凡。

  她当班长的话,很合适。

  见我出神,她走到我面前。

  手放在我头上揉了揉,像是在哄小孩子似的。

  “洛洛你当副班长,我罩着你哦!”

  .

  我心里只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我不排斥她呢?即使我们早已相识,也没有这么亲密的接触。

  我至今不懂那时自己是怎么想的。

  .

  之后长安她成了校际有名的城市,我同她一起见证了盛世。

  繁华总是易逝的,正如同隋校繁盛一时却短命一般。

  她被背叛,受了重伤,元气大伤,之后再没有当过班长。

  在那之后她消沉了一些,脸上却依然笑容常驻。

  她还好好的。

  那就好了。

  可唐之后再无长安。

  .

  “洛洛,发什么呆呀?”是她啊,也对,只有她会称呼我“洛洛”。不知怎的,感觉心里暖烘烘的。

  “没什么,一些杂事而已。”

  “是么?洛洛。”她坐下来,用那双黑眼盯着我,那眼神带着些探究的意味。

  “洛洛,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羡慕我?怎么可能?见我不作声,她继续说了起来,“我啊,当过很多次班长,也因为红带子奔走、打架、费尽心思。那样好累啊,早知归北京那小孩子,当初就不会那么拼命了……”

  她讲着过去的事。

  是我们一起经历的,过去。

  .

  “洛洛你就不一样了!宿舍里有那么多漂亮的牡丹花!你本身也很美啊!还有就是说以前的事情也没有人烦啊,就算烦人也看着赏心悦目。”她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她可能渴了,眼神不自觉地飘向茶壶。

  我倒了杯茶,“是吗?可是我做班长的时候犯了好多错误呢。”功绩也总不如她。

  “洛洛啊,就拿隋校运河的事说起吧。”她结果杯子,抿了一口,“那时候开凿运河不算错,只是在错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而已……”“谢谢你,在这安慰我,就算是正确的事,在错误的时间发生,那也依然是错事。”

  .

  “唉,洛洛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这都几千年的旧事了,现在看来就是对的。而且,不管洛洛你做过什么好事坏事,你都是洛洛啊!”

  我看向她,没说什么。

  “当初那运河可为我们送了不少的饭。”她说。

  “是啊。”

  “当年啊……”

  她不觉的又说出了过去的事,小孩子们都不大喜欢她讲旧事——主要是因为故事太长了。于我,那是极好的。

  因为在讲那些的时候,她眼睛里的光耀眼夺人,能让日月失色。

  我却是很少讲故事的。

  我想讲的嘛……想藏在多年后的一个月夜,和她分享。

  或者,跟她说我听到“长洛二人转”这个词有多想笑。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如此甚好。

  


诗酒趁年华
是礼服穗。貌似有点显胖……(啊...

是礼服穗。貌似有点显胖……(啊我对不起她)
以后就拿这个当专用tag啦~

是礼服穗。貌似有点显胖……(啊我对不起她)
以后就拿这个当专用tag啦~

憨桃哇

【华东】穿裙子的东京小姐

      排雷

      西皮:华盛顿×东京

      ooc预警,激情摸鱼预警

      其实我不吃这对的23333


  华盛顿被问过一个问题:

  Who wears the pants in your

  relationship?

  在你们的恋爱关系中,谁穿裤子呢?

  .

  显而易见的,某位黑发黑眼的亚裔小姐在恋爱关系中“穿裙子”。可别误会哦,这和她平时爱穿裙子可没什么关系...

      排雷

      西皮:华盛顿×东京

      ooc预警,激情摸鱼预警

      其实我不吃这对的23333



  华盛顿被问过一个问题:

  Who wears the pants in your

  relationship?

  在你们的恋爱关系中,谁穿裤子呢?

  .

  显而易见的,某位黑发黑眼的亚裔小姐在恋爱关系中“穿裙子”。可别误会哦,这和她平时爱穿裙子可没什么关系!

  .

  东京吧,看着挺冷漠的,其实是个可爱的小女人啦。和她混熟了之后,她对人都很好的。

  .

  嗯,除去某些不愉快的旧事,华盛顿第一次正眼看东京是在十多年前了。

  .

  极不情愿地下了飞机,在各种发色混杂的人群中,她找着东京——但她不记得她长什么样。

  .

  在放好的行李区找到自己的行李箱,一时间竟然有点茫然,亚洲人都长差不多啊,去哪找那位啊?

  .

  人群里出现了个牌子,写着华盛顿的名,她朝那走去。

  .

  头发不怎么长,是那年流行的直发,没有染发,乌黑发亮,黄色的皮肤,黑眼,和机场里许多人一样的大众化特征。

  .

  只是她流了好多汗,天气并不热。

  .

  她看到华盛顿,两眼放光,朝她微笑着,接着迟疑的伸出手。她在紧张,手抖得厉害,华盛顿放下手想。

  .

  “欢迎您来到大和女校。”

  一成不变的笑脸,华盛顿有些不明白了,为什么紧张还要笑呢?

  .

  奇怪的亚洲人,她看着在前面给她带路的东京。

  .

  “我们准备了我们这里特色菜招待您!”

  华盛顿看着周围的一群人,抽抽嘴角,这些都是什么菜啊?她有点想念吃腻的快餐了。

  “把……东京,对,把东京叫出来。”

  她记住了她的名字。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双黑眼闪着名为“喜悦”的光,或许是因为她记住了她的名字?

  她打算不告诉她是因为名牌才记住她的。

  .

  华盛顿让东京带她去去最近的一家快餐店,大吃了一顿,东京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好一会子才回来。

  .

  她带了湿巾。

  “如果不介意……请用这个吧。”

  她把动物包装的湿巾递给她,像是害羞似的,脸红了,像个熟透的西红柿。

  .

  华盛顿却因为手很滑打不开包装,东京帮她打开,给她擦嘴。

  “真是的,吃相也太糟糕了……”

  东京边给她擦嘴边说,笑出了眼泪。

  “抱歉……一不小心就说出心里话……这不是在嘲笑你。”

  华盛顿笑笑不说话。

  有点意思啊这个亚裔,叫“东京”是吧?

  她想起了湿巾上那股清香。

  .

  “喂,东京,我们试着在一起吧?”这话说的理直气壮,不容拒绝一样。

  东京露出了意料之中的表情:脸红,接着是,微笑。

  她笑起来很好看,是不是所有亚裔女孩笑起来都这么好看?

  华盛顿想。

  .

  华盛顿本来是和她玩玩,东京却是当真了。

  她们做了情侣该做的事,约会、吃饭、散步……emm,还有接吻。

  .

  当然只是浅尝辄止。其实呢,只是华盛顿喜欢看她那副样子才这样的。

  接吻时……看不到她的整张脸。

  这也许是很悲惨的事了。

  .

  东京从没主动过,这让华盛顿怀疑她出轨了——大和女校的女生有这种优良传统。

  不过,只是玩玩而已,何必当真呢。

  .

  有天东京喝醉酒,让华盛顿没法了,很少有让她没办法的事。

  东京就在那边哭边笑,精分一样。她心软了,抱了抱她。

  抱上去发现……东京穿得很少。

  她朝她笑,那熟悉的,好看的,微笑。

  华盛顿突然有点心疼她——真够搞笑的,见了这么多人,这么多事,都没有动摇,却因为她哭就心软了。

  “你哭起来不好看了。”

  她抽抽鼻子,眼睛红彤彤的看着华盛顿。

   华盛顿轻啄她的脸颊,舔去了泪痕。

  “咸的!”

  东京被她逗笑,抱着她不顾形象的大笑。

  她把东京的手攥紧,想要暖热那双手。

  这场游戏,她快输了,她想。

  .

  不过,东京她已经是她的人了,她没输。

  主导权还是她的。

  东京还是那个穿着“裙子”的人,或者……咳咳,在某些情况下什么都不穿。

      


咸鱼黄桃

莫柏向改图,花生炖友情客串
p2原图
p3真实的我🌚

莫柏向改图,花生炖友情客串
p2原图
p3真实的我🌚

咸鱼黄桃

一些图
p1伪·画风挑战
p2阿彭
“你决定把我关到永远吗?”
【偷台词】
p34锡妹
辣鸡瑟瑟发抖

一些图
p1伪·画风挑战
p2阿彭
“你决定把我关到永远吗?”
【偷台词】
p34锡妹
辣鸡瑟瑟发抖

撕实验报告的苯宝宝

East of Eden 【精灵宝钻x城市拟人】

        【露熊的精灵宝钻】


       “彼佳,我亲爱的哥哥,你还记得佛米诺斯的花园吗?那时候空气是丰满的绿色,你拉着我的手教我跳舞,边上开着玫瑰、薰衣草和矮牵牛。”【1】


       当初雪埋葬干枯的伊拉诺和宁芙瑞迪尔,我将额间的花冠换成镶着珍珠的银丝,它们由我的祖父从遥远的澳阔隆迪带来,那里象牙色的海沙凝聚了泰尔佩瑞安的最后一丝银辉。

       我想起在维林诺的时代,一位迈雅将手放在心口上,对我微微俯身...

        【露熊的精灵宝钻】


       “彼佳,我亲爱的哥哥,你还记得佛米诺斯的花园吗?那时候空气是丰满的绿色,你拉着我的手教我跳舞,边上开着玫瑰、薰衣草和矮牵牛。”【1】


       当初雪埋葬干枯的伊拉诺和宁芙瑞迪尔,我将额间的花冠换成镶着珍珠的银丝,它们由我的祖父从遥远的澳阔隆迪带来,那里象牙色的海沙凝聚了泰尔佩瑞安的最后一丝银辉。

       我想起在维林诺的时代,一位迈雅将手放在心口上,对我微微俯身:“高贵的叶卡捷琳娜·彼得罗夫娜,伊露维塔曾将怎样的光芒倾注在你身上?你的发间交织着冬季的阳光,以及雪地上弥漫的银白的光亮。”

       当时我有些不知所措。迈雅怎会向诺多公主行礼?我的兄长说他们必有所求。

       “那是域外之地。得不到永恒之地的祝福,埃尔达的生命会在那里枯萎。”那个风雷交加的夜晚,另一位迈雅的身影出现在港口边的峭壁上。他容貌俊美,如同雕塑,但此刻却被铁灰色的悲伤笼罩着。我虽心生恐惧,终究还是没有在他面前退缩。

       “埃努从未真正了解世界的美好。他们的城市里花朵从不枯萎,每天百钟在同一时间鸣响。他们是否见过第一朵蒲公英的盛开?能否听见开春时夜莺的低语?埃努的齐唱固然震撼,中间却没有忧伤的竖琴。”更早的时候,我的堂兄伊戈尔【2】悄悄对我说。

       

       我听闻自大迁徙以来,维林诺的诺多旧地少有欢声笑语;但他们中间仍有歌谣,以及叙事的诗歌,讲述埃努如何因担忧精灵族陷入黑暗而召他们前往蒙福之地。

       这全是谎言。

       在世界更为年轻的时候,昆迪生活在中洲北方的星空之下。他们行走在橡树和枫树的阴影下,结成松散的族群,因对更丰饶的土地的渴望而西迁。

       他们抵达中洲西部的海岸,在贝尔兰湿润的土地上住了一段时间。那里他们遇到了渡海而来的维拉,他试图收他们为臣属,但他们不予理会。此时他们已得知大海对岸有一片丰饶的土地,就渴望在那里获得自己的领土,如果事情不如他们所愿,至少也要夺得一些宝藏。

       于是,诺多精灵的族长,我的曾祖母奥尔加,带领她的儿女和渴望冒险的族人,乘坐数百条长船,由西瑞安河口向北掠过赫尔卡(他们考虑到开阔海域的凶险),穿过黑暗的波涛,再沿维林诺东岸南下直到如今的天鹅港。那些长船集结在高大的石拱外,铅灰的海面上跳动着上千柄刀剑的寒光,诺多的吼声使悬崖也为之震颤。

       但是迈雅的首领在海边的高塔上等待他们,她全身披挂着劳瑞林的明辉,眉间闪烁着天后的星辰。她召唤雷电降临到他们身上,天鹅船折断了高傲的颈项,雪白的船身被烤成焦黑的残骸,镶做眼睛的黑曜石沉入海底。

       奥尔加大为震惊,她本想由冰峡撤回中洲,但迈雅首领劝说她在这里定居并承认维拉的权威,他们就可以分享一些维林诺的智慧和荣光。经过商议我们的先祖同意了这样的条件,并最终带来了所有的亲族。


       诺多的勇士们走进维利玛的殿堂,露水和钻石凝结的繁星高悬在穹顶之下。彩色大理石的地面上撒着 祖母绿、青金石和萤石,就像洒满了草地、大海和矢车菊的碎片,透着清澈的光芒。

       维拉赐予他们宝物,教他们按自己的样式建造房屋和高塔。早先在星光下的原野上,我们的族人使用的是智者发明的如尼文字【3】;但维拉用他们的文字替代了它,从此除了口口相传的学识,其余一切典籍和资料都不再是最初的模样。

       那是维林诺最多荣光与福乐的日子,诺多的足迹遍布整个大陆。谢尔盖唱着罗瑞安花园里听来的小调,米哈伊尔和弗拉基米尔骑马在山谷中漫游,娜塔莉亚甚至踏上了日落之海的海岸。如此,我最初的记忆里,洒满了诗歌、舞步和我从全大陆收集来的宝石。


       但世界令诸神也感到疲惫。黑暗的力量侵入了他们的边界,双树的祝福也不再笼罩他们的国境。我们的战士随他们征伐,其中不少再没有归来。精灵之中就有传言,说维拉的力量不过如此;如果离开他们的庇护,我们的智慧还将增长,我们的土地会更为广阔。

       于是当枯萎的双树最终隐没在暗影中,时任诺多至高王,我的祖父伊万,手持火把登上了王宫的台阶。震惊和疑惑已经笼罩了整座城市;居民们也聚集到广场上来,他们传递着手中的火种,火苗从王宫前一浪一浪传递出去。

      王对众人说: “同胞们啊!维拉自称拥有伊露维塔的祝福,却无力阻止大敌践踏自己的土地。难道我们还需要他们的保护?那为什么还龟缩在这山与海之间的囚笼里呢?为何不重新踏上中洲的土地?我们祖先的脚步声还在那里回响。拿起你的战斧,松开你的船锚吧!伟大的征途在你们前方!”

       全族立刻沸腾起来。呼声,怒吼声,争辩声,如同漫上海滩的波浪,从王庭那缠绕着金枝的拱门边蔓延开来。一些精灵为这一番亵渎神灵的讲演而恐惧,并警告我们中土有许多未知的苦痛和忧伤;但更多的同胞被中洲的广阔所吸引,决定踏上征途。

       至高王从秘银铸的门后取出他最为珍爱之物,三颗璀璨的宝石,表面光滑如银镜,棱角好像矢车菊的花瓣;在其中盛满了双树的光芒,那是世界之初奏响的音符,无论是后来圣山上的晨光,还是日落之海的暮色,都无法与它相比。

       与后来的传说不符,诺多精灵此时仍然保有大量船只。战士和工匠们跳上了自己的长船,那些流淌着微光的船帆在放下的瞬间鼓满,伊万将三颗宝钻镶在旗舰的船头,当作领路的明灯,最浓的海雾也只能被它们穿透。


       也是在第一纪之前,中洲的微光之中,辛达精灵在密林中建立了自己的王国。他们早已知晓不朽之地的存在,却不愿舍弃暮色西去。他们表面上尊奉维拉,却在岩洞和藤蔓之间的宫殿自立领主和国王。如我们后来所见,许多辛达是天生的巫师,甚至易形者,可以借用鹿的眼睛,或是化身为海鸥。

       辛达的力量远超出他们国界之外。环带是他们强大的屏障;但他们也在更广阔的区域设立城镇,分封总督,并收人类为属民。他们热爱大海和湖泊,强大的船队航行在众水之上。

       在我们进入法罗斯森林时,辛达的长弓手包围了我们。为首的(据我们后来所知)是伊迪丝公主,她站在树枝上,居高临下,以领主的威严命令我们放下武器。尽管此处还不是辛达的领土,她仍显得游刃有余,祖母绿的眼睛如同这片夏日森林的投影。

       但我们没有退缩。我们的祖先也曾以渔猎为生。堂姐安雅(她的名字就意为“闪亮”)下令用盾墙突围,在盾墙打开的间隙,她向那些绿色的影子射去警告的箭矢,黑发间的钻石随她的身影闪烁,令她看上去不输于任何一位迈雅的猎手。我们撤出了这片森林,并在附近建立营地。

       第一次接触并不顺利,并且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依然如此【4】。我们沿河流和湿地建造城镇,并袭扰对方的据点。茉莉公主的船队打断了我们的桅杆,但我们的猎人也踏过了环带的边缘。


       与此同时我们还在与暗影中的生物交战。许多精灵被掠做奴隶,但我们用许多方法争取到了他们的自由:赎买、交换、假借谈判的偷袭。那些生物的领袖虽然能征善战,论诡计却甚至不如维拉。由于他们的军势之盛,我们也曾一度失败。他们摆起了凯旋的宴席,自满的王喝得酩酊大醉;那正是伊戈尔假意进贡的美酒,他趁机率骑兵冲向对方的营帐,冰冷的刀剑沾满了温热的鲜血。敌人中传说我们从死神那里借来了力量;从此吸血蝙蝠也不敢靠近诺多精灵。

       在西方的海岸,柳德米拉建造象牙色的高塔,用于防范对岸的攻击。诸神渴望再次将我们置于他们的权柄之下,但或许是他们也被邪神所累,也可能是他们不愿伤害维林诺的喜乐【5】,他们的怒吼和火雨终究没有降临。


       在一次西瑞安河口的冲突之后,两大精灵族群都开始厌恶这场拉锯游戏。诺多的贵族第一次跨过了明霓国斯外歌唱的河流。这里因着雨露的力量,陈年的树林幽深茂密。林下的阳光如细碎的黄金,泉水的泡沫似闪烁的珍珠。

       辛达之王亚瑟高坐王座之上,王子伊顿站在他的身边。 为了建立双方共同的立场,我讲述了我们如何离弃维拉的教诲,而彼得提到了维拉对离婚的禁令,以及他们对亚瑟王轻蔑的指责【6】。

       高傲的亚瑟王说:“我不同意维拉的判决。伊露维塔的儿女应该是自由的生灵。我们有权追寻我们所爱。我情愿在黄昏之地做王,也不愿在永福之地做维拉的奴仆。”【7】

       于是米哈伊尔说:“那么,尊贵的多瑞亚斯之王啊,我们的纷争只会成为笑柄。那些堕落的力量会欣喜地接受这份赠礼,坐收我们的土地和珍宝;高高在上的维拉会把它当作例证,说明我们一旦离开了他们的眷顾,就腐化成一群贪婪嗜血的战狂。”

       “你所言有理。我们之间应该划定界线。

       伊顿同样赞同此事;就这样和平持续了一段时间。贝尔兰的土地上还有诸多欢笑和伤痛,我们今日看来仍记忆犹新。


      数个纪元过去, 如今我才发现埃努的警告并非全是虚言。罗斯洛里安确实黯淡下来。可维雅【8】的力量并未减退分毫——仍然有光在那颗湖蓝色的宝石里燃烧。我从水镜里看到纳雅和南雅——分别由米哈伊尔和彼得保存,他们在西部守护着领地——也是如此。但时间渐渐冷却了诺多的火焰。我的同族渴望再次看到大海。他们望着托起梅隆树叶的朦胧灯火,并歌唱起埃瑞萨岛上雪白的灯塔。

       时光也为辛达精灵带去了哀伤。他们不再能与杨柳、橡树和山毛榉交谈。机警的鹿群也避开了他们。他们的智慧只能用来在岩洞中打造齿轮和铁链,将优雅的长船改成吐白烟的海兽。(据说后来次生子女借来了他们的力量。)

       诺多是优秀的工匠。与他们类似,我们融化矿石,打造成更精妙的器具,在那些银蓝色提灯捕捉的星光暗下去时,用“岩石的呼吸”生起火焰。【9】但我听见了歌唱海风的摇篮曲,在水镜中看到了枯萎的梅隆树。我们的一切都带不走中土的疲惫和忧伤。是时候离开了。


       “折断你桦木的弓箭,熔化你烫金的精钢;摘下你耳后的雏菊,披上素色的头纱。收起宝钻的光芒,低下你高傲的头颅。”

       可是那是一个诺多的一切啊。“所有的诅咒都会追上你们,因为诸神麻木不仁”——即使阿尔达之内再也没有维拉的身影。



地区对照表:

叶卡捷琳娜——叶卡捷琳堡

米哈伊尔——莫斯科

彼得——圣彼得堡

安雅——斯摩棱斯克

伊戈尔——诺夫哥罗德

谢尔盖——谢尔盖耶夫

柳德米拉——索契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

娜塔莉亚——摩尔曼斯克

伊万(黑塔利亚)——俄/罗/斯(苏熊)

奥尔加——基辅罗斯


伊顿——伦敦

伊迪丝——约克

茉莉——南安普顿 

亚瑟(黑塔利亚)——英/格/兰


撩妹(x)迈雅——佛罗伦萨

劝退迈雅——安条克

烧船迈雅——君士坦丁堡


???——金帐汗国、奥斯曼可能性微存


【我真的是精罗了罗马帝国人均埃努x】


Notes:


【1】原著中维林诺的中线在赤道上。如果这样的话维利玛应该是热带雨林或热带草原气候。这里为了符合描述把整个大陆都向北移动了。


【2】斯堪的纳维亚写法是英格瓦。不知道是不是和英格威有什么关系?


【3】改动了原著的设定。斯拉夫人最初用的是类似北欧如尼文字的字母(在诺夫哥罗德发现了文本),但后来改用拜占庭人发明的西里尔字母。


【4】The Great Game (俄文:影子竞赛),指19-20世纪英俄为争夺中亚进行的竞争。这里把时间线调早了。


【5】翻译:太富了,烂地不要(x


【6】亨 利 八 世


【7】但 是 英 国 脱 欧 了


【8】因为城市性质的原因,我把水戒给了圣彼得堡。


【9】就是天然气吧。


小叶卡的叙述当然不完全客观;从另一个视角看这个故事可能会完全不一样。


Tumblr上有一位po主创作的系列Slavmarillion正好相反:宝钻人物穿上斯拉夫人的衣服。




玮砸
【Mayflower Frie...

【Mayflower Friendship】

关于五月花,他们永永远远在讨论一个关于前行的问题,勇敢的问题。这个向前行的问题维系着他们的一切展开,向他们赖以生存的海,神圣的海。普利茅斯说走就走,他的直觉总是对的,但唯一出错就错在忽视了身后门户的重要性,能在巨浪中劈开一条路,但是南安普敦就不能。她做好了所有自己应当做的,这使她位高权重,但她的一举一动仿佛街边买鱼的老妇,只有当她的双手接过船缆,她的头发在海风中散开时,她才能找到自己的意义————志向绝不仅是那样一个门户,推开温彻斯特放手去干的是她,望着引以为豪的兄弟的战舰出海的是她,为王国带来财富的是她,背负着迷信与诅咒前行而不被认可的也是她。...

【Mayflower Friendship】

关于五月花,他们永永远远在讨论一个关于前行的问题,勇敢的问题。这个向前行的问题维系着他们的一切展开,向他们赖以生存的海,神圣的海。普利茅斯说走就走,他的直觉总是对的,但唯一出错就错在忽视了身后门户的重要性,能在巨浪中劈开一条路,但是南安普敦就不能。她做好了所有自己应当做的,这使她位高权重,但她的一举一动仿佛街边买鱼的老妇,只有当她的双手接过船缆,她的头发在海风中散开时,她才能找到自己的意义————志向绝不仅是那样一个门户,推开温彻斯特放手去干的是她,望着引以为豪的兄弟的战舰出海的是她,为王国带来财富的是她,背负着迷信与诅咒前行而不被认可的也是她。
普利茅斯把漏水的船修好了,他坐在最高的那根桅杆上,高声问要不要跟他一起走,他觉得那股少年一样的劲滑稽又惹人舒适,那个时刻她被认可了。
然后南安普敦拒绝了,无论是自尊心驱使,肩上的重担还是其他一些奇怪的想法她都这么做,这使得普利茅斯万分不解。下一次见面是在某个小岸口,再下一次见面是在监狱,然而他们每次见面都会进行一场这个关于前行讨论,不留遗憾,革新某些认知,纠正对方对自己的观点,不然到现在他们只能在大学里一起联合研究海洋气象学了,多无聊。

玮砸

p1关于此脑嗨的内容概括

那个顶峰的男人的C位和那两个接近顶峰的男人
利物浦的仲夏夜噩梦与红魔报喜

顺风顺水约克郡,七零八落兰开夏
利兹与谢菲尔德

p2造型转换的利兹,是伦敦的手笔

p1关于此脑嗨的内容概括

那个顶峰的男人的C位和那两个接近顶峰的男人
利物浦的仲夏夜噩梦与红魔报喜

顺风顺水约克郡,七零八落兰开夏
利兹与谢菲尔德

p2造型转换的利兹,是伦敦的手笔

LimboSparrow

纽约和旧金山肯定爱过,还是很温柔、很暧昧,很无畏地爱,我尽管已经有点耻于公然向人们述说了,仍然坚定地认为在爵士时代的一个下午,纽约曾经乘着三分醉意和五分冷静借来一只口红给旧金山涂上(此刻灯光昏黄,他捧着旧金山的下颌,动作极类为情人上妆,谐谑、他一贯的恣意又慎重,带着不自知的温柔),指着右颊要他留下一个吻,旧金山此刻带着唇妆,神情自若,西装革履,领带被宴会狂欢扯得歪挂在左胸前,凑上前去吻他的嘴……他玩摄影,还是半业余的态度,用一台徕卡相机。那些旧金山在金门大桥上抽烟的照片就是他的手笔。他同样也曾经叫他“西方巴黎”,那个流浪汉国王一般的天才。和他在一起,旧金山总是不抬头看他,只看着他的胸口。

纽约和旧金山肯定爱过,还是很温柔、很暧昧,很无畏地爱,我尽管已经有点耻于公然向人们述说了,仍然坚定地认为在爵士时代的一个下午,纽约曾经乘着三分醉意和五分冷静借来一只口红给旧金山涂上(此刻灯光昏黄,他捧着旧金山的下颌,动作极类为情人上妆,谐谑、他一贯的恣意又慎重,带着不自知的温柔),指着右颊要他留下一个吻,旧金山此刻带着唇妆,神情自若,西装革履,领带被宴会狂欢扯得歪挂在左胸前,凑上前去吻他的嘴……他玩摄影,还是半业余的态度,用一台徕卡相机。那些旧金山在金门大桥上抽烟的照片就是他的手笔。他同样也曾经叫他“西方巴黎”,那个流浪汉国王一般的天才。和他在一起,旧金山总是不抬头看他,只看着他的胸口。

森下沢
傳送門👉🏻https://...

傳送門👉🏻https://b23.tv/av69640529


多多指教。

(反正不是熱門tag就沒人了..跪

傳送門👉🏻https://b23.tv/av69640529


多多指教。

(反正不是熱門tag就沒人了..跪

长江边有个耀孨在吹风
两个月前我和双玉还因为三观的问...

两个月前我和双玉还因为三观的问题不停掐架,而现在……
大家好,我是《九州录》的画手,耀孨。
太草了。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九州录的润姐姐。好帅好a啊!!!!!!(对自己画的纸片人痴汉的屑耀孨)
我还想搞黄色来着,但是真不知道怎么搞,不行,我一定搞黄色。
请大家资瓷一下 @双玉草明 的九州录设定!神仙设定让我这个起名废叹为观止
就扯那么多,明天月考,又到了摸鱼的季节

两个月前我和双玉还因为三观的问题不停掐架,而现在……
大家好,我是《九州录》的画手,耀孨。
太草了。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九州录的润姐姐。好帅好a啊!!!!!!(对自己画的纸片人痴汉的屑耀孨)
我还想搞黄色来着,但是真不知道怎么搞,不行,我一定搞黄色。
请大家资瓷一下 @双玉草明 的九州录设定!神仙设定让我这个起名废叹为观止
就扯那么多,明天月考,又到了摸鱼的季节

Anki黯紀
“还似洞庭春水色,晓云将入岳阳...

“还似洞庭春水色,晓云将入岳阳天。”
马上就考试了我居然还在摸鱼岳阳拟人Orz(等我考完一定好好完善!咕~)
【好希望能遇见一个绘画大佬,突然拉住我说:“小伙子看你骨骼清奇,不如我将毕生绝学传授给你。”然后名正言顺地被拉去学画画😭。】

“还似洞庭春水色,晓云将入岳阳天。”
马上就考试了我居然还在摸鱼岳阳拟人Orz(等我考完一定好好完善!咕~)
【好希望能遇见一个绘画大佬,突然拉住我说:“小伙子看你骨骼清奇,不如我将毕生绝学传授给你。”然后名正言顺地被拉去学画画😭。】

白衣卿相
约稿。 溺水,呼吸,拯救,沉沦...

约稿。

溺水,呼吸,拯救,沉沦。

无奖竞猜,哪个是小沪哪个是老宁
提示:老宁越来越a了我遭不住了

约稿。

溺水,呼吸,拯救,沉沦。

无奖竞猜,哪个是小沪哪个是老宁
提示:老宁越来越a了我遭不住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