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城拟

74.7万浏览    9064参与
—stariver—
大晚上悄咪咪发个台妹我好蔡啊....

大晚上悄咪咪发个台妹
我好蔡啊.jpg

大晚上悄咪咪发个台妹
我好蔡啊.jpg

李听雨

阳关和玉门关的情头?
社会主义姐弟情吗!?
黄云断春色(阳关);春风不度玉门关(玉门关)
p3是以前的草稿……啃的那玩意是胡萝卜包子。
闺蜜吐槽阳关的发型像垂耳兔……
!!!其实兔子是很凶残的物种的说……

阳关和玉门关的情头?
社会主义姐弟情吗!?
黄云断春色(阳关);春风不度玉门关(玉门关)
p3是以前的草稿……啃的那玩意是胡萝卜包子。
闺蜜吐槽阳关的发型像垂耳兔……
!!!其实兔子是很凶残的物种的说……

耀子子子
正在画的姑苏姐姐,今天其实画了...

正在画的姑苏姐姐,今天其实画了一堆东西太难看就没发。
明天考虑写点什么吧。

正在画的姑苏姐姐,今天其实画了一堆东西太难看就没发。
明天考虑写点什么吧。

自闭茶茶
“天蓝 他们的时光慢,海给他的...

“天蓝 他们的时光慢,海给他的姑娘戴上贝壳。 ”

奉贤 金山

画画的时候听的是ilem的《威海》(其实因为静不下来听了很多 但最主要还是《威海》

(虽然这张画和威海没啥关系 orz

“天蓝 他们的时光慢,海给他的姑娘戴上贝壳。 ”

奉贤 金山




画画的时候听的是ilem的《威海》(其实因为静不下来听了很多 但最主要还是《威海》

(虽然这张画和威海没啥关系 orz

你娃又在吹壳子

飞头(成都道长×重庆妖精)

(五)

当夜,上至浮屠关夜雨寺的和尚,下至朝天门码头的船工,整个重庆府的人都听到了那声震山撼岳的可怕怒吼——

“刘益之,是你骗我!”

这一声吼吓得人们一夜不曾合眼。然而次日早起,除了城东旅店老板到状铺写状纸说有道士在店里吃饭订房没给钱之外,诸事太平。

“那道士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讼师见老板发愣,又提醒一句,“既是道士,你没看他度牒吗?”

“……搞忘了。但我记得他说自己姓容,在成都青羊宫出家。”

“年纪多大,相貌如何?”

“那道士二十大几了吧………没胡子看不大出年纪。是个中等偏瘦的身材,脸皮白净、眉目清秀,说话和和气气,走路仙风道骨的。”

“他欠你店里多少钱?”

“总共八百...

(五)

当夜,上至浮屠关夜雨寺的和尚,下至朝天门码头的船工,整个重庆府的人都听到了那声震山撼岳的可怕怒吼——

“刘益之,是你骗我!”

这一声吼吓得人们一夜不曾合眼。然而次日早起,除了城东旅店老板到状铺写状纸说有道士在店里吃饭订房没给钱之外,诸事太平。

“那道士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讼师见老板发愣,又提醒一句,“既是道士,你没看他度牒吗?”

“……搞忘了。但我记得他说自己姓容,在成都青羊宫出家。”

“年纪多大,相貌如何?”

“那道士二十大几了吧………没胡子看不大出年纪。是个中等偏瘦的身材,脸皮白净、眉目清秀,说话和和气气,走路仙风道骨的。”

“他欠你店里多少钱?”

“总共八百一十五文,他只给了十五文定钱。他点的全是店里的招牌菜,又能喝,连巴乡清都给他喝干了五大坛子,吃喝完了说是出门消食,可是他这一走就彻夜未归……”

讼师忍无可忍,拍案怒道:“都什么鸡毛蒜皮也要来写个状纸?这种四处骗人惯了的游脚道士你叫县老爷上哪儿给你捉人去?滚滚滚!”

道长醒来时眼前映出了一张脸。是张老和尚的脸,右脸慈眉善目有类佛陀,左脸遍布瘢痕丑如厉鬼。

道长顾不得客套,抓着那和尚便问:“此间何处?我为何在此?”

和尚垂眸答道:“此间名白岩山宝轮寺,顺江而下三十余里可至重庆城,呃………道长……是贫僧与小徒清早下山打水时在江边发现的。”

道长见那和尚答得吞吞吐吐神色尴尬,正欲追问,一时之间大脑又是一片空白,什么都问不出来。好在那和尚知趣,主动找来了一面铜镜递给他。

道长看见秦家小姐那张娇艳明媚的少女脸庞出现在铜镜里,一双美目正呆呆地瞪着他。

道长手一松,那铜镜哐当一声砸在地上,好一阵子他才回过神来疯狂地在衣襟里一阵乱掏掏出乾坤囊,哗啦啦倒了个底朝天。

那截断袖静静地躺在一堆杂物之中,似乎感受到道长的注视,它月白暗云底纹上慢慢洇出了四个血字——

回去领赏。

——————————
写在文后的神神叨叨:
浮屠关:今佛图关
白岩山宝轮寺:在今磁器口,这老和尚的身份我夹带了一点私心。
古代有种专门为人写状纸的人,称为"讼师",《巴县档案》里说重庆人性"好讼",这部国内最庞大的地方档案保存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打官司……
这里设定在重庆府吃饭物价要比在成都府高一点,如果买外地进川的商品又是重庆府卖得便宜点。

狐狸渝:道长不是想让男人喜欢你吗?看我的!

暴躁老哥在线敲人▼

我群又没了
最近好严啊(真实落泪)
一起来耍吧不怎么严
眼熟全部群规公告管理群主就会显得很和蔼可亲(???)
一起来van吧都可拟人哦(。ì_í。)

我群又没了
最近好严啊(真实落泪)
一起来耍吧不怎么严
眼熟全部群规公告管理群主就会显得很和蔼可亲(???)
一起来van吧都可拟人哦(。ì_í。)

非正义

尝试了新上色的感觉
就是巴比灰它亡我之心不死

题外话
今天是看见图透的市川快乐时间!
我好开心
开心得在地上呢!

尝试了新上色的感觉
就是巴比灰它亡我之心不死

题外话
今天是看见图透的市川快乐时间!
我好开心
开心得在地上呢!

燕安

段子/

前两天做梦梦见的,不要太较真


北京、南京、重庆三个人相约去看电影。重庆开车。

刚吃完饭,北京发现自己忘了东西,要回趟家,结果出门发现重庆的车没了。看了看手机,发现成都发信息说渝仔我想跟你借车你没理我,我就擅自开车巴适去啦。

然后他们打车回家,回来的路上又开了隔壁小区南京的车。之后他们可算开始看电影,电影挺无聊的,他们就想提前走,发现外面瓢泼大雨,几个人没带伞,但是雨也丝毫不见停,赶到停车场转了一圈发现南京的车也没了。

看看手机,上海发信息说,阿宁我吃完饭发现你的车在xx商区呀,还没关窗户,进去里面好大水,我就开回来了。

这时商城已经关门了,停车场有点远他们回不去。只能淋...

段子/

前两天做梦梦见的,不要太较真


北京、南京、重庆三个人相约去看电影。重庆开车。

刚吃完饭,北京发现自己忘了东西,要回趟家,结果出门发现重庆的车没了。看了看手机,发现成都发信息说渝仔我想跟你借车你没理我,我就擅自开车巴适去啦。

然后他们打车回家,回来的路上又开了隔壁小区南京的车。之后他们可算开始看电影,电影挺无聊的,他们就想提前走,发现外面瓢泼大雨,几个人没带伞,但是雨也丝毫不见停,赶到停车场转了一圈发现南京的车也没了。

看看手机,上海发信息说,阿宁我吃完饭发现你的车在xx商区呀,还没关窗户,进去里面好大水,我就开回来了。

这时商城已经关门了,停车场有点远他们回不去。只能淋着,京宁渝三人抱头痛哭,北京埋怨另外两个看不好自己的车,只好自力更生滴滴加50倍叫车,可是依然叫不到。

此刻突然来了辆宝蓝色的津A两厢车,天津下来,把北京抱进去。 

走了。

江淮江淮江★
是群里的作业 画了黟县姐姐 我...

是群里的作业

画了黟县姐姐

我好溃,跑了

是群里的作业

画了黟县姐姐

我好溃,跑了

🍁木棉昕子🍁
“若人生荒芜如沙漠,你便是我的...

“若人生荒芜如沙漠,你便是我的月牙泉。”
那天去敦煌的路上,开玩笑说酒敦好像很适合捆绑,于是就真的画了。
其实并不是真的“捆绑”,想表达的是他们之间的纽带,两千年来无法割舍、不离不弃的感情,兴许并不轰轰烈烈、波澜壮阔,用很俗的语言来表述,就是“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若人生荒芜如沙漠,你便是我的月牙泉。”
那天去敦煌的路上,开玩笑说酒敦好像很适合捆绑,于是就真的画了。
其实并不是真的“捆绑”,想表达的是他们之间的纽带,两千年来无法割舍、不离不弃的感情,兴许并不轰轰烈烈、波澜壮阔,用很俗的语言来表述,就是“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卑微小啾

🏠🛏️👴🏻,1️⃣💰💴4️⃣🕊️,⚫⬛!

🏠🛏️👴🏻,1️⃣💰💴4️⃣🕊️,⚫⬛!

发条成

某城拟er:“成都先生,请问您对lofter上城拟作者‘发条成’恶意中伤抹黑您的形象一事,是如何看待的?”

成都:“安?”

某城拟er:“就是——lofter,一个发表文章的app,然后城拟……城市拟人化,把一座城市虚构成一个人——”

成都:“听你意思是现在站你面前嘞我是个鬼?”

某城拟er:“……我可能没说清楚,但我想说,那个人,她自称是成都人,但她在写作过程中屡屡冒犯CDZF以及当地媒体的权威,甚至还对成都人整个群体出言不逊!她自己不也是‘成都人’么!”

成都:“CDZF和成都媒体跟我有啥关系?你说这些又跟我有啥关系?”

某城拟er:“……她还说她写的成都不ai国!”

成都:...

某城拟er:“成都先生,请问您对lofter上城拟作者‘发条成’恶意中伤抹黑您的形象一事,是如何看待的?”

成都:“安?”

某城拟er:“就是——lofter,一个发表文章的app,然后城拟……城市拟人化,把一座城市虚构成一个人——”

成都:“听你意思是现在站你面前嘞我是个鬼?”

某城拟er:“……我可能没说清楚,但我想说,那个人,她自称是成都人,但她在写作过程中屡屡冒犯CDZF以及当地媒体的权威,甚至还对成都人整个群体出言不逊!她自己不也是‘成都人’么!”

成都:“CDZF和成都媒体跟我有啥关系?你说这些又跟我有啥关系?”

某城拟er:“……她还说她写的成都不ai国!”

成都:“你都说是‘她写嘞’,那就更跟我莫得关系咯。”

某城拟er:“难道您不ai国ai D ai ZF吗?怎么能坐视不理?!”

成都:“我爱不ai国,ai不ai D,ai不ai ZF,这一切都跟你有啥关系?”

重庆:“哥,勒个哈堂客纯属没得话找话说,老子在旁边听她说老半天儿,硬是一个字都没球听懂。哥,我们走,莫理她!”

某城拟er:“那个发条成还写过重庆先生您的!她写您跟成都先生在谈恋爱!”

重庆:“真嘞迈?”

某城拟er:“千真万确!重庆先生,您听我讲——”

重庆:“哥!我们更要搞紧走老!回切看哈是不是屋头遭人安老针孔摄像头啥子嘞!——我日,勒个叫发条成嘞女娃儿还有点儿凶耶,没跟到我们住一起,还☀️🐎啥都晓得完老!”

成都:“……可能是我给她说嘞。”

某城拟er:“我艹。”


↑ 欢迎对号入座(滑稽

夏言konotie

来欺负津津吧ԅ(¯﹃¯ԅ)

p2无嵌字图 (想拿来p表情包kkk

明儿画京爷视角吧……(或许

来欺负津津吧ԅ(¯﹃¯ԅ)

p2无嵌字图 (想拿来p表情包kkk

明儿画京爷视角吧……(或许

千铃雪樱
【粤港澳24h/23h】 (...

【粤港澳24h/23h】

( ๓´╰╯`๓)♡澳门和中山,最喜欢这两座城市

【粤港澳24h/23h】

( ๓´╰╯`๓)♡澳门和中山,最喜欢这两座城市

ᒼ ᴿᴬ ᙆ ᵞ - ᴳ ᴱ ᙆ ᵞ
常州的噩梦 常州梦见了江阴宜兴...

常州的噩梦


常州梦见了江阴宜兴和无锡,醒来后发现无锡已经不是那个无锡了。


p1被无锡吞掉的江阴和宜兴

p2梦醒

p3甜腻切开黑的无锡

常州的噩梦


常州梦见了江阴宜兴和无锡,醒来后发现无锡已经不是那个无锡了。


p1被无锡吞掉的江阴和宜兴

p2梦醒

p3甜腻切开黑的无锡

千铃雪樱

【粤港澳24h/22h】

画的是位于中山市的孙中山纪念公园,上面是孙中山的铜像,在看城市风景的小香(中山)

第一次画建筑类背景,会有bug,各位见谅

【粤港澳24h/22h】

画的是位于中山市的孙中山纪念公园,上面是孙中山的铜像,在看城市风景的小香(中山)

第一次画建筑类背景,会有bug,各位见谅

耀子子子
今天去沪家了,去迪士尼玩还去南...

今天去沪家了,去迪士尼玩还去南京路逛了一圈。
你们魔都人怎么那么能抗,坐个地铁好稳啊,我被搞得东倒西歪,有感而发摸个地铁沪沪
真实情况应该是地铁上全是不扶扶手玩手机的魔都勇士。
火车站摸的,一天不碰笔有点手生

今天去沪家了,去迪士尼玩还去南京路逛了一圈。
你们魔都人怎么那么能抗,坐个地铁好稳啊,我被搞得东倒西歪,有感而发摸个地铁沪沪
真实情况应该是地铁上全是不扶扶手玩手机的魔都勇士。
火车站摸的,一天不碰笔有点手生

江河渔家
《归乡》 蓉渝宁大三角!(并不...

《归乡》


蓉渝宁大三角!(并不是)

从左至右分别为蓉、渝、宁。

白学(×) 修罗场(×) 正常地道别(√)

背景为抗战胜利之后,暂居重庆的宁姐将要启程返乡。(由于是一次并不成功的某种风格的尝试,本身不处在同一空间的蓉姐看起来像是就在现场一样ORZ)

私设中渝宁在抗战的共患难中产生了比较暧昧的情感,然而双方都没有表明心意,也决定让这场诞生于战争之中的感情随着战争淡去,过各自的生活。所以八年过去,渝应该怎么面对自己的老相好蓉姐呢?(开玩笑的我还没这能力编好这么白学的故事)

总之是五六年之后再一次画城拟相关,一些当时在脑内循环多遍的自编自造...

《归乡》


蓉渝宁大三角!(并不是)

从左至右分别为蓉、渝、宁。

白学(×) 修罗场(×) 正常地道别(√)

背景为抗战胜利之后,暂居重庆的宁姐将要启程返乡。(由于是一次并不成功的某种风格的尝试,本身不处在同一空间的蓉姐看起来像是就在现场一样ORZ)

私设中渝宁在抗战的共患难中产生了比较暧昧的情感,然而双方都没有表明心意,也决定让这场诞生于战争之中的感情随着战争淡去,过各自的生活。所以八年过去,渝应该怎么面对自己的老相好蓉姐呢?(开玩笑的我还没这能力编好这么白学的故事)

总之是五六年之后再一次画城拟相关,一些当时在脑内循环多遍的自编自造的故事自己也不太记得清了ORZ,希望在之后做详细人设的时候不要出什么大差错。

非正义

ooc选手又开始了她的迫害
(受害者:滁,皖)
拟人真难,over

ooc选手又开始了她的迫害
(受害者:滁,皖)
拟人真难,over

琼花未谢

【粤港澳24h/20h】

  广州从梦中惊醒,白日里扎的牢牢的马尾早就被放下,披落在肩上,被她的动作弄醒的佛山轻轻睁了睁睡眼,轻声问她,“怎么了?”

  “我做了一个梦。”广州愣愣的坐在床上,艰难的回忆着梦里的景象,漆黑的天上一颗星星都没有,她像是站在山顶上,还能够看见底下偶尔亮起的红色火光,她的眼前站着一个人,那是个背影,有着过腰的长发和窈窕的身段,她向悬崖边走去,而广州下意识向前几步,然后那个人转过身来。

  “是港妹。”广州突然道,佛山被她吓了一跳,揉了揉眼睛也坐了起来,“港妹怎么了?”

  “她在向我求助。”

  广州看不清她的脸,背后忽而亮起的火光只能勾勒出她的轮廓,而她依...

【粤港澳24h/20h】

  广州从梦中惊醒,白日里扎的牢牢的马尾早就被放下,披落在肩上,被她的动作弄醒的佛山轻轻睁了睁睡眼,轻声问她,“怎么了?”

  “我做了一个梦。”广州愣愣的坐在床上,艰难的回忆着梦里的景象,漆黑的天上一颗星星都没有,她像是站在山顶上,还能够看见底下偶尔亮起的红色火光,她的眼前站着一个人,那是个背影,有着过腰的长发和窈窕的身段,她向悬崖边走去,而广州下意识向前几步,然后那个人转过身来。

  “是港妹。”广州突然道,佛山被她吓了一跳,揉了揉眼睛也坐了起来,“港妹怎么了?”

  “她在向我求助。”

  广州看不清她的脸,背后忽而亮起的火光只能勾勒出她的轮廓,而她依旧一步步朝后面退去。

  ‘救我。’

  风里传来了微弱的女声。

  ‘穗姐,救我。’

  然后一切戛然而止。

  佛山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试探着问道,“你是不是最近太过关心那边的局势了?”

  广州哑然,毕竟局势在一步步恶化,先有潮汕,后有福建,也不知那些人是不是刻意,惹怒了最重家人的族群,如今不知道多少双眼睛,或善意或恶意地盯着深圳河对岸的那颗东方之珠。

  无数的线缠绕在这座城市身上,就像是木偶一样,广州冷不丁打了个冷颤,如果京这次真的被惹恼的话,那就真的没有余地了,但是港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露面了,广州先前和福州促膝长谈,却到底还是拿不定主意,港和台到底还是不一样。

  “也许吧。”广州重新躺倒回床上,闭上眼睛,似乎还能看到红光在为自己勾勒出那个人的轮廓。

  “晚安,阿禅。”

  “晚安,穗。”

  佛山本就在困顿的时候,强撑起精神陪了广州一会儿已是极限,听广州道了晚安,便缩回被子里再度进了梦乡。

  广州睁开了眼睛,她终究还是难以入眠,只有那一声‘救我’一直回荡在耳边。

  没办法啊,港。广州翻了个身,将被子抱了一角进怀里。时间不多了,你要去向京求助才行。

  无声的吧嗒了一下嘴,广州的眼皮轻轻的合上了。

  而对于深圳河的对岸,那个住在高楼里的女人来说,这依旧是不眠夜。

  可能直到东方的太阳升起,红色的朝霞铺满大地,她才能得到短暂的安眠吧。

  到底是踏错了哪一步呢,香港的明天到底在哪里呢?她半蹲下身体,将头深深地埋在膝盖上。

  她现在到底应该去听谁的话,特首,华盛顿,还是……她不知道,可她不能不知道,毕竟这还有这么多无辜的,她的子民,在等着她的抉择。

  她于凤阙前守夜的过往已然成了故事,如今的很多人将过去被撕咬下的血肉当做至宝,将不堪回首的往事一遍一遍重提,并且推卸到她的身上——但她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唤天不应唤地不灵的城市了。

  这座城已经失去了往日倨傲的资本,不能失去更多了。

  她左手撑着地板,从地上站起,眼神逐渐变的坚定,她将正在充电的充电器拔掉,拨出了一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对面的嘟嘟声轻轻敲打在她的心上,就像古老钟鼓被撞而发出的声音一般,又低又沉,香港还在组织语言,就听到那边接通了电话。

  “喂?”

  “是我。”香港握着手机,咬了咬嘴唇,“下面的行动,让我配合吧。”

  “我是中国的。”

  对面的回话充满了安抚的意味,香港看着被风吹开的窗帘,楼宇交错间竟然看不到一弯明月,心莫名又沉了三分。

  “京,”她低声道,“你得做给台看。”

  “我知道智团有着更多更好的打算,但是在做之前,请让我知道,拜托。”

  这次那边沉默的有点久了,她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也等待着那边讨论出一个结果,屏息凝神,直到男声打断了这个对香港而言有点难挨的沉默。

  “好。”北京如此答复道,“但是你应该明白……”

  “我知道的。”她艰难地露出了一个笑容,“我知道的……还给他们吧……”

  你来我往的对话、套话,港也知无不言,不破不立,大破大立的道理,她也足够明白。

  就当是化茧成蝶吧,她苦笑道,不过挂断电话后,心头倒是轻松了不少,她背后可是靠着整个中国。

  那么晚安,做好迎接新的一天的准备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