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塑料姐妹花

9030浏览    171参与
糖可……甜了

[塑料姐妹花]虚伪剧情

*蕾蒂视角

*文渣预警

*我很爱的两只呀


参加凹凸大赛有一段时间了.

蕾蒂扬了扬头,在排名榜上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啊……在一百名以内呢……梅莉也在…嗯,也好……

缓缓停下滑动的手指,嘀咕着


凹凸大赛,就是所谓参赛者的杀戮场,强者体验着杀戮的乐趣,弱者只配当炮灰……

能和梅莉走出预赛,也费了不少心思和精力


第二赛段,是迷宫星的赛场…

由于预赛时大部分场地破坏较为严重,身为参赛者,此时也只好坐在安全区等待着

梅莉就坐在我旁边,低着头,我看不见她的脸,不过,我大概能想象到她那令人不快的表情

很不爽吧

我知道她的不爽来自哪里——就是她的亲姐姐,我蕾蒂


双生花


嗯……多好听的称呼呀?啧...

*蕾蒂视角

*文渣预警

*我很爱的两只呀


参加凹凸大赛有一段时间了.

蕾蒂扬了扬头,在排名榜上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啊……在一百名以内呢……梅莉也在…嗯,也好……

缓缓停下滑动的手指,嘀咕着


凹凸大赛,就是所谓参赛者的杀戮场,强者体验着杀戮的乐趣,弱者只配当炮灰……

能和梅莉走出预赛,也费了不少心思和精力


第二赛段,是迷宫星的赛场…

由于预赛时大部分场地破坏较为严重,身为参赛者,此时也只好坐在安全区等待着

梅莉就坐在我旁边,低着头,我看不见她的脸,不过,我大概能想象到她那令人不快的表情

很不爽吧

我知道她的不爽来自哪里——就是她的亲姐姐,我蕾蒂


双生花


嗯……多好听的称呼呀?啧,我们两个简直要被这种关系,恶心死了,不一样的性格,却偏偏要处处相似…一样的身材,一样的样貌,一样的爱好,一样的喜欢自己,一样的讨厌彼此…………我们都想做独一无二的人

谁不想呢,谁愿意十几年来,一直有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顶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和你相处?

我也是这样想的,觉得梅莉就不应该出现

梅莉也如此想着,觉得我就应该早点死去

真讨厌呀

直至,赛段开始,身边的参赛者们都陆续进入了赛场,她才起身,缓缓走过来,趴在我肩上,小声道

“啊,我亲爱的姐姐呀,个人赛开始了呀,哎呀,真希望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呢”

我沉默着,接着梅莉留下了一个奇怪的笑容自己走进了赛场

…………

啧啧,我伸出手在她趴过的地方拍了拍

恶心

她的话,说的很直白,意思就是,这一局,她会亲手解决了我

哈,我才不会让你活着走出赛场


2号牌

我猜她一定会选择2号牌的

那个家伙一向喜欢将自己放在安全的地方

规则是集齐4号牌,我们都是二号牌的话…简直太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不必再见了,我想梅莉也是这样想的吧…啧

……

赛场地形多变,为了找到她,我可是费了不少时间了


找到她时,她就在那条长廊里,等着我去为她送人头

那种恶心的笑容真是无法理解成别的意思呢

我佯装着友善

与她交谈着,啧,还是那样,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笑……梅莉每次说完一些话时,都会刻意的带上一阵笑声,也许别人会觉得很可爱呀,很有趣呀……在我听来,可是刺耳极了

她停下了笑声,我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她就冲了上来,将刀锋刺向了我的致命点

看来想杀我很久了呀

我挡住了攻击,用恶意的语言刺激着她

她果然又开始新的攻击了

在她靠近我时,我暗笑着给她下了致命的毒

也因此,我没有躲开攻击

倒下了

她笑得很放肆

哈,是一个无知的家伙在宣誓自己“胜利”后的死亡

她刚取走我的分数牌,意料之中的,她也倒下了

嗯,毒性比我想象的要快一点

梅莉那个家伙现在才意识到不对劲吧

“呵”

我们就这样看着对方

我们都厌恶的看着对方


到了死亡,还要和你一起走呀,啧,令人厌烦

梅莉的眼神充满了不甘,讽刺,厌恶

我和她一样


元力在缓缓流失

意识也开始模糊

我们都输的很彻底


…………


很好的双生花


————————————————————


啊啊啊,文笔怎么这么渣呀……

我好喜欢这对双生花

蕾蒂,梅莉,晚安


轻喷谢谢


婳扇娮酒

【蕾蒂梅莉】枉为姐妹

(蕾蒂个人视角)

      没错,梅莉,我恨你。

      可我也曾爱你。

      你为什么总不明白,我哪怕再讨厌你,也是你最亲近的姐姐。

      也是一个愿意疼你宠你,即使不情不愿也会强迫自己将一切拱手相让的普通的姐姐。

      我总讨厌你与我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身材。我不需要另一个我,尤其是你这样的不听话的与我怀有同样憎恨的妹妹。

 ...

(蕾蒂个人视角)

      没错,梅莉,我恨你。

      可我也曾爱你。

      你为什么总不明白,我哪怕再讨厌你,也是你最亲近的姐姐。

      也是一个愿意疼你宠你,即使不情不愿也会强迫自己将一切拱手相让的普通的姐姐。

      我总讨厌你与我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身材。我不需要另一个我,尤其是你这样的不听话的与我怀有同样憎恨的妹妹。

      在我眼里,你只是个仿制品。

      可我为什么也会不由自主地高兴,为你的可爱、为你的聪慧呢?

      大概只是因为,你生来就是我的影子吧,我的妹妹。


      凹凸大赛又要开始了,我们两个,必须有一个参赛。但是这场人尽皆知的鸿门宴,从来都有去无回。

      梅莉,你已经同我一样优秀了,优秀得也如同光一样耀眼,蓝白拼色碰撞不出你的讨喜,还有…凛冽。

      所以,这毫无生机的选择,就让姐姐面对吧。

      就让我放任自私一回,用性命换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等你懂事了,会感谢姐姐的。我曾以为。

      我是真的希望个你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好的榜样的,不论你相信与否。

      你不信的,你的眼中锋芒毕露,你让我觉得我为你着想我就是个傻子。

      “难道不是吗?我亲爱的姐姐。”你的回答我毫不意外是这样。

      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你。从来都没有这么好的机会,我将后背全部留给你。这是我一直以来就想做的事,也曾是我一度以为的理所当然。

      我们是姐妹呀。

      不过,现在,怎么还没动静?再不动手你可就来不及了,我亲爱的梅莉。

      被你拦腰斩断的二重身,都比你适合当妹妹。真的。

      可惜啊妹妹,我到底比你年长啊。

      你这么想与姐姐同生共死,姐姐怎么好意思放你走呢。你一个人在世上,孤零零的多无聊啊,姐姐可舍不得。

      才后悔啊,来不及啦,出尔反尔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呀。

      亲爱的妹妹,咱们可永远地在一起了呢。





婳扇娮酒

【蕾蒂梅莉】枉为姐妹

(梅莉个人视角)

       姐姐,我恨你啊你知道吗?

       知道的吧。毕竟,你也恨我啊。

       我们本是最有默契的姐妹,最让人艳羡的双子,最漂亮的连理花。

       塑料又怎样,无碍于绽放的美好。

       姐姐,和我别无二致的你,独立存在的你,走在我前面的你,一举一动都那样让人反...

(梅莉个人视角)

       姐姐,我恨你啊你知道吗?

       知道的吧。毕竟,你也恨我啊。

       我们本是最有默契的姐妹,最让人艳羡的双子,最漂亮的连理花。

       塑料又怎样,无碍于绽放的美好。

       姐姐,和我别无二致的你,独立存在的你,走在我前面的你,一举一动都那样让人反感,可为什么一颦一笑竟不会叫人生厌,反而让我觉得如此耀眼呢?

       也许只因为我们两人容貌一样吧,我认为。

       没关系的姐姐,如果姐姐只是属于我的,就不会有如今双生的嫉恨与烦恼的。

       姐姐也很会开心的,对吧?


       姐姐,我为什么对你痛下杀手,你难道不知道吗?

       你为什么会参加大赛,来到这个据说无人生还的可怖游戏,我难道会不明白?

       你不过妄想离开,不过是想世人只道蕾蒂果断勇敢而忘却她的可怜的妹妹。为了这个,你不惜孤注一掷。而你厌我至此,我怎会让你遂愿?

       姐姐,你的迫不及待的心甘情愿的赴死,你的阴暗狭隘的冷酷无情的心肠,我可一清二楚呢。

       与其看着你在别人的凌虐下死去,不若妹妹亲手了结,实现你的愿望。

       这样,你的烦恼就解决了哦。我们都是唯一的了。至于我…也罢,就让我背负杀姊的罪名,即使,我也贪恋你背影的温暖。

       放心姐姐,等我赢得大赛,就许愿要一个不同的你回来,你将比现在更加完美,我们也还会好好地活下去,永远不再分开。

     

       姐姐,你只看到我的噬心之恨。

       原来,一向聪明的你,也有糊涂的时候呢。


Cannibiscuit.W🍪

柠凯,姐姐组,还有其他比较喜欢的女孩子们。ꈍ◡ꈍ

柠凯,姐姐组,还有其他比较喜欢的女孩子们。ꈍ◡ꈍ

Ring_阿荧

姐妹花vs呆毛姐弟
如果他們打起來了,哪邊會贏呢?
……

梅莉/蕾蒂:姐姐/妹妹,我們一起上!
艾比:衰仔頂住啊!我去遠程支援!
埃米:woc我可以直接投降嗎!?

姐妹花vs呆毛姐弟
如果他們打起來了,哪邊會贏呢?
……

梅莉/蕾蒂:姐姐/妹妹,我們一起上!
艾比:衰仔頂住啊!我去遠程支援!
埃米:woc我可以直接投降嗎!?

Diiv

S & L

下午S突然发来消息约我出来玩,我的快乐槽瞬间满值,和熟人在一起简直妙绝,亲切感和安全感飙升,我超爱她,我们的事宜终于提上日程。

约好在书店碰面的,进门就看见穿着绿色背带裤的S,我夸奖S衣服很漂亮,S跟我打趣说她本来不打算穿这件的,但是上次答应我要在生日的时候穿给我看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实现,所以这次给我补上,S说完我才想起来这事,她有点嫌我忘性大,半严肃半开玩笑地嫌我。

S把上次我过生日准备送我的书给了我,“赶紧把你的书拿走,放在包里沉死了!”,好的好的你说什么都对,后来我问S你怎么没拆,不是说想看的吗,S回我:“但我还是忍住了,毕竟是送给你的嘛,虽然我很想看。” 书是马尔克斯的...

下午S突然发来消息约我出来玩,我的快乐槽瞬间满值,和熟人在一起简直妙绝,亲切感和安全感飙升,我超爱她,我们的事宜终于提上日程。

约好在书店碰面的,进门就看见穿着绿色背带裤的S,我夸奖S衣服很漂亮,S跟我打趣说她本来不打算穿这件的,但是上次答应我要在生日的时候穿给我看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实现,所以这次给我补上,S说完我才想起来这事,她有点嫌我忘性大,半严肃半开玩笑地嫌我。

S把上次我过生日准备送我的书给了我,“赶紧把你的书拿走,放在包里沉死了!”,好的好的你说什么都对,后来我问S你怎么没拆,不是说想看的吗,S回我:“但我还是忍住了,毕竟是送给你的嘛,虽然我很想看。” 书是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除了《百年孤独》以外我最爱这本了,其实这本书只有四十九的价位,但由于买家渠道经过S之手所以它的价格增值到无法用数字来标价,S送的所以打算好好珍藏,死了之后一起火化。

后来先和S去吃了顿旋转小火锅,随便就近找家店,S说她好饿,早上没好好吃饭中午也没吃,肚子都饿瘪了,还让我用手感触一下饥饿带来的胃部收缩,我象征性地感受了一下,嗯还有一口气,一息尚存。

在店里她点了微辣我要了骨汤,用餐期间我还尝了S调的料,辣死了还咸,S吃了好多,我算是从旁观的角度领会到饥饿带来的破坏杀伤力,因为我手上有油所以拧瓶盖拧不转,这才给S一丝机会来展现她的男友力max,拧完S还骄傲地跟我说,你就是想让我给你展示一下我的男友力,她又讲了她上次班里聚餐的事最后得出结论,她骨子里就是个男人,我说怪不得和你在一起还挺有安全感的哈。

饱餐之后决定和S去看电影,先在一楼买了冷饮,两杯柠檬水,我和S可以说同为柠檬水的忠实信徒,期间本来打算看《烈火英雄》的,但是看到时间不太合适,所以看了《沉默的证人》,我觉得电影不错的,法医及其助手智斗犯罪警察,剧情推进也紧凑不拖沓。我和S买的第七排的票结果后来发现我们坐到了第八排。

看完电影之后我们在四楼准备先找个地方坐会儿,因为摆在外面的座位大多都有人了,所以我和S就坐到了唱K的厅里,S跟我说上次她去二楼唱K厅里看到地上有一堆避孕套,还是用完了的那种,我说不会被看见吗?S摇头看手机,“那个帘子可以拉到地上。”

之后我们用露天的电梯从二楼下到一楼,电梯旁边有家泰茶,昨天我还和同学来这里二楼和他们打牌来着,其中一个牌友是她前男友,我也认识,下电梯的时候S和我说她看见他了,好像还在那儿打牌,跟我不带抱怨平常口吻,“他这个人都不用想,他就是个赌徒”,我问在哪儿,还在那么,于是我又拉着S坐了好几遍电梯为了确定那是她前男友。

到外面之后S突发奇想要找他的自行车,还跟我描述那辆自行车的外貌长相,我开玩笑说,你不会要扎人家胎吧,于是我们找了一圈本来打算放弃了但是那辆可怜的小自行车最后还是被我们逮到,我们想了很多报复招术,比如扎胎、将车放倒等等一系列毁天灭地丧失人性的方式,后来决定以吐吐沫的方式进行精神上的侮辱,S说要不你去吧,我说我不太好吧,我和人家无冤无仇,昨天还在一起愉快地打牌,今天就欺负人家自行车,不太好不太好。

后来S鼓起勇气吐了一口然后我们愉快地去丹香吃烘焙。

女人的心理。

丹香烘焙真的很棒,烘焙绝对在世界美好事物清单中榜上有名,其实让人愉快的事情不是吃烘焙,而是被好朋友请客吃烘焙,请客吃好贵的烘焙,我要了那个奇异果的,S点的是巧克力的,我还是觉得奇异果的好吃,美式咖啡好苦,二楼有座位可以在那儿吃,格调很棒,旁边那桌还是两个外国人,后来S发了条说说,“美式太苦,需要加你这块糖。”

吃完走着去坐公交车结束行程,S说她还记得上次和我一起回家的时候买冰激凌,吃的其中一个一嘴黑,另一个一嘴蓝,送她在宁海下车,像上次一样挥手告别,临走时她说,回家后给我发消息,我说你也是,路上小心。

S像世界上另外一个我,岁月为我大浪淘沙,而你被留下。

芒果班戟好惨一娃
塑料姐妹花*٩(๑&acute...

塑料姐妹花*٩(๑´∀`๑)ง*

是蕾蒂和梅莉!
姐妹花超好的!
⚠自设的设子
⚠ky退散!
求夸夸( ‘-ωก̀ )

塑料姐妹花*٩(๑´∀`๑)ง*

是蕾蒂和梅莉!
姐妹花超好的!
⚠自设的设子
⚠ky退散!
求夸夸( ‘-ωก̀ )

汤白咕咕咕
-我的世界里存在着一个我的复制...

-我的世界里存在着一个我的复制品-

-我的世界里存在着一个我的复制品-

不做咸鱼
大鸽子诺紫毛球

是塑料姐妹花√好喜欢她俩——!

日常毁在背景上(卑微)

是塑料姐妹花√好喜欢她俩——!

日常毁在背景上(卑微)

jiuzhongyang282

无条理脑洞

关于塑料姐妹花的妄想

官方对姐妹花的性格生平塑造实在太少乐,所以我好奇心↑↑↑。可能会有过激言论或是措辞不严谨,注意避雷。(双吹慎!

或许各位对她俩印象最深的是,有相同的外貌皮囊,却深深厌恶对方,在正式出场没多久就塞了便当。“塑料姐妹花”的称谓或许正源于此。

那么,为什么她们俩不在进入比赛前就动手?

从剧中可知,双方在心底明白对方打的小九九,反目成仇早已板上钉钉。两人在携手抗击敌对时或许也曾找着机会上演一场华丽的误杀戏码,无非是佯装出失去血亲从而失控暴怒的壳囊,借着这个幌子释放压抑已久的快意,像抚摸墓碑一般触摸虚无难触的粒子和元力种子,顺便获得双倍的积分,何不快哉。

只可惜血亲的...

关于塑料姐妹花的妄想

官方对姐妹花的性格生平塑造实在太少乐,所以我好奇心↑↑↑。可能会有过激言论或是措辞不严谨,注意避雷。(双吹慎!

或许各位对她俩印象最深的是,有相同的外貌皮囊,却深深厌恶对方,在正式出场没多久就塞了便当。“塑料姐妹花”的称谓或许正源于此。

那么,为什么她们俩不在进入比赛前就动手?

从剧中可知,双方在心底明白对方打的小九九,反目成仇早已板上钉钉。两人在携手抗击敌对时或许也曾找着机会上演一场华丽的误杀戏码,无非是佯装出失去血亲从而失控暴怒的壳囊,借着这个幌子释放压抑已久的快意,像抚摸墓碑一般触摸虚无难触的粒子和元力种子,顺便获得双倍的积分,何不快哉。

只可惜血亲的心灵相通阻碍着随时可以摩擦出火花的刀刃。

我猜想她俩在进入大赛前肯定有着不错的家境,父母宠爱,衣食忧渺。人类对于血亲的好感度按理说极高,除非在后天受了影响。你今天抢了只属于我一人的奶瓶,明天抢了我心爱的毛绒娃娃,后天你在母亲前污蔑我本没有的罪行。那么我会在今天偷偷扔掉你的糖果,明天在进餐时假装不小心打翻你的小瓷碗,后天我则会在脑内母亲的责备声中和你扭打。在我们俩亲爱的父母亲看来,我们扯掉的或许是头发丝,衣服上装饰的蝴蝶结,又或是发卡。但在我们年幼的心里,那是对主权的挑衅,既然不肯一分为二,那就为此撕破脸皮一分高下吧。

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克星,又或许是人们眼中的亲情。

年幼时相当坏的记忆足以催生后期两人关系的恶化。年龄见长,昔日大人眼里的小孩脾气被参入蛇毒。妹妹会在长辈前一副怯怯生生的模样,露出摻参假的甜美笑容,获得一片夸赞。姐姐对这法子嗤之以鼻,一面以年长者的面孔邀迎未曾见过的宾客,谦卑端庄的言谈让众人赞声不断。

如果这是一戏宫斗,皇帝便是那高高在上的宝座。

我只想将她踩在脚下。

两人在互相看不顺眼的同时也保持着一种微妙的信任。她俩不否认对方的胜负欲和将自己踩在脚底的坚决。但这场斗争中容不下第三者,两人的思想是过激的,就好比如果得知会有新成员加入的消息,塑料般华而不实的团结会将两人联系在一起,就像两军交战前夕分工准备战场地形一般有条不絮。既有第三者加入的不快,又会产生对“拉拢”一词的恐惧。

在两人计划着绝妙的刺杀血洗时,不知是哪一方泄露了消息,双方面面厮觑后嘲讽性质地莞尔。

没想到啊,居然开始对小孩子动手了?嗯?

彼此彼此。老实说那小家伙还挺机灵。啧。

哟。我没听错吧?您这是在向我求救吗?

你从哪儿听出来的?你也不过如此。我亲爱的妹妹。

哦,我的姐姐。你打乱了我今天的行程呢——那个家伙可是个祸害,让我将近一周没睡上好觉。

求助的是你吧。我们可是一家人,互帮互助再正常不过。

呵。不过老实说——你那计划漏洞还蛮多。

你那个计划里甚至没考虑到善后措施,别忘了我们那位后妈。

那个女仆可不是什么好骗的货色哦。可别被我们亲爱的后母蒙住眼睛。

哦?还有这种事?

我们的长女已经堕落到——连这些都不知道啦?

我倒要看看你个次女能知道多少。

以上只是个假设。由此可见。

双方会因为利益而合作,因为这是两人最坚实的筹码兼纽带。她们深深明白对方想要什么,也知道对方在逃避什么,在彼此身骨里流淌的红色以一种让彼此作呕的方式透露出自己的情感路线。于是她们想出一个自以为极妙的点子,杀掉彼此的确让人快活,但何尝不在对方尚未死去的宝贵光阴里再剜下一块皮肉来?自然是双关含义的。她们做梦都想让对方做自己永远的垫脚石。即使不让对方命丧黄泉也没关系了,已经被自己踩在脚下了不是吗?那时被击垮的人连作为敌人的资本也会灰飞烟灭。

两人都为此殚精竭虑,不可否认,对方也这样想。原本稳停在脚下的垫脚物在自己抬腿的一瞬闪现在自己头顶,把自己的头骨砸成丑陋不一的碎块,白色的浓稠和血色的飞溅砸向地面,滋生出惺惺作态的白色花朵——她们太了解彼此了,又因此太恨彼此了。

就像是你想砸破镜中自我的倒影,不会被四溅锐利刺伤的方法众多,但自尊让她们不允许自己躲避,胜负欲又催促着她们向胜利迈进。那现在就只剩下一个法子了。

只要我能做到头也不回地跑开,或许就不会发生该死的意外。她们暗自想着。只要够快便是。

姐姐你看呐,我的元力技能是神速呢。

她们来到了凹凸大赛。

到了这里才发现,同类简直如雾如云。她们发现自己不可控制地舔舐名为恐惧的果实,在看见那一面魔镜时,又像触电一般缩回身子。她们把这颗不允许诞生的果子刷上兴奋的颜色,开始激动得发抖,心想对方会有如何悲惨的死状,自己又如何历经血雨腥风走向胜利。

不过,只要踩在她头上就好了。

我认为姐妹花来凹凸大赛并没有抱着获得第一的目的或是心态。她们有足够的野心,自然也有足够的自知之明。她们知道前来斗杀争霸的都不是等闲之辈,她们知道即使她们能力强大,在这个大赛或许排名寥寥,她们也知道九死一生,前途险恶——

所以我觉得她们来到大赛的初衷,只是为了和彼此分出高下。

简单,又充满罪恶。

就像是,即使会让自我丧生,我也疯魔般想把你踩在地上蹂/躏。不难看出姐妹花之间惊人的胜负欲和对彼此的仇恨厌恶。正是因为她们间的相似之处太多,身高,体重,脸庞,以及想抹杀掉对方存在的内心,都像重锤一般击打她们的心魂。每个人都渴望着与众不同,而她们像是从一个模子中刻出,就像其一天生是另一个 的傀儡,应该活在另一方优秀光辉制造的阴影中。而她们一生追寻的只是一个答案,只是在逃避着傀儡这个让人痛不欲生的身份,没有其他。

又或者。明明彼此如此相像,为什么身为妹妹的你就可以随意任性,每次从你嘴里说出的栽赃话语在长辈嘴里永远真实可信,做错事后身为姐姐的我又凭什么要无私接受后母的殴打?为什么身为姐姐的你就可以在我面前趾高气昂地指挥,仗着自己是长女就心安理得地抢走原本属于我的东西,为什么身为妹妹的我一定要将你的恶言相向看作别人眼里的金言妙语?

既然我不爱她,又凭什么要承受这些?

上帝总是遗忘人类本性的矛盾,追求平等的同时又暗自渴望拥有不同的优遇。姐妹花的一生将这种矛盾戏剧化地演绎出来,酣畅淋漓(在现在或许还能得奖呢)。而她们也因此困顿痛苦,迷离失所。

故事的尾声,如大家所见,梅莉用自己手里的兵器刺破了双胞胎姐姐的胸膛以及匿藏其中的心脏。

鲜血四溅。

她曾无数次幻想自己是如何杀死对方的,赤手空拳?刀剑满身?每一个由虚拟程序编织出的黑夜里,她会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侧过身轻瞥对方的睡颜。她知道对方其实醒着,因为那颗名为仇恨的炸弹被安放得岌岌可危。对方在虚假的月光里显得无比真实,心里莫名的情绪翻涌。或许等她眼皮乏力闭上双眼时,血亲就睁开眼,以同样的模样凝望自己。心里回忆着对方在白日有多少次装作失手将刀刃刺向自己,再露出让彼此恶心的笑容表达歉意,又或者分析彼此作战时会露出软肋的时机,再如想象彼此元力种子的模样,等等。

现在要做的只是等待,她们深知现在还不是机会,刀刃未锋,死伤不可避免,但沾血的刀光必须刺眼夺目,卷起搏命般激烈的风浪。像是饕鬄渴望无穷尽的美味,她们渴望快些撕破身上又臭又长的束缚,发泄自己隐忍多时的暴戾。平日里所谓的保护不过是在练手的同时给予对方的威慑。

你会死的比这家伙还惨。

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这场两人不自知的斗争像是被人按下了快进。原本包裹良好的臭长束缚被眼前的刀光残影撕裂进空气的夹缝,两人像是终于脱离乳臭襁褓的兽,血管里的滚烫让全身上下的粒子激颤不止,眼前这位无数次出现在睡梦墓碑上的脸在眼前无比清晰——是的,那是我最最亲爱的血亲!

直到滚烫的鲜红喷溅在自己的脸上,难以抑制的兴奋让梅莉的脸庞扭曲了——她太激动了,原本紧握刃柄的手指兴奋地和她嘴角一般抽搐,眼角没有及时抹去的咸味滑进嘴里,倒有了一丝甜味。手臂处的剧痛已经感受不到分毫,她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姐姐倒在血泊里,无声无息地,像是被野兽蹂躏死的麻雀,可怜又可笑地躺在象征热情的鲜红里....

她开始大笑。她有很久没真正地快活了,导致从喉咙里挤出的笑声像磨刀霍霍,有时会咳出与脚边相仿的红色。她回忆起对方曾经嚣张傲人的嘴脸,心底又燃烧起火焰,又觉得可笑至极。女孩的笑声像是细碎不一的碎玻璃,折射不出完整的光晕,极力谱出女孩不成调的疯狂和快乐:

看呐,姐姐,我杀死你啦....

但她现在不得不离开,连着她的完美的四分分数牌。显而易见,她赢了这场十五年之久的战斗。谁会否认呢?是她为自己的胞姐染透炫目的红色,难以置信,这一天到来地如此之快!

她像个不收发条控制的娃娃,除了大笑和尖叫再也做不出其他。无论如何我也不会逃的,女孩揣摩这胸腔里浓烈到陌生的情绪,眼底浪涛翻涌,至少我还得看看她的元力种子。

于是她彻底放开了嗓子和腔脏,用和往日一般虚假刻意的语气言语,企图挑起眼前某人奄奄一息的愤火烧身。分数牌如自己料想的一般显示出对生存的许可,胸腔里的浓烈散作沉郁迷烟。

她的胸口开始疼痛。下一秒便是全身。

她睁大了眼睛。

她栽倒在地上,疼痛的声音沉重不堪。

映入眼底的,是对方得逞后的苍白笑容。

"我就知道你会动手...."对方原本清亮的紫色眼瞳早已污浊地发黑,脸上的笑容杂糅着嘲讽,轻蔑以及怜悯,在体内毒素的催化下凝成一团。

她震惊到了极致,在对方三言两语的挑衅下如喷上了火辣辣的油水,燃势更旺。她咬紧牙槽恶狠狠地吐出咒骂的字眼,眼皮愈发的沉重。

对方嘴唇微张,又悄然闭上。

"如果你不这样做..或许我还会拿解药给你....."对方的声音细微至极,带着咬牙切齿的痛苦和失血过多的虚弱。眨眼的频率逐渐拔高,开始有了沉睡之前该有的黏腻。

"少骗我了...我还不知道你..."梅莉从发出嘲笑意味的气音,觉得胸口一直郁结的东西开始融化,滴进她的肠胃身体,烧灼一样疼。

她们开始不甘,陷入沉默。

她们还是没能看见彼此元力种子的模样。

我觉得这或许是她们生命中最大的遗憾。

泽川AWSL

(多图注意)第一次在lofter发图,有点紧张,请大家多多关照(((o(*゚▽゚*)o)))

(多图注意)第一次在lofter发图,有点紧张,请大家多多关照(((o(*゚▽゚*)o)))

夜豪晖
令人怀念的塑料姐妹花互怼片段

令人怀念的塑料姐妹花互怼片段

令人怀念的塑料姐妹花互怼片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