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塞雷娅

35.4万浏览    2725参与
信鸮

巢中之物(5)(塞赫)

飞行(一)

凌晨五点,村头第三户沃尔珀家的阿姊在院子里系紧篓子准备上山采药。

“姐姐,天上那是什么?”被吵醒的三弟推开柴门揉着眼睛问道。

“嗯?”她眯着眼睛往还未破晓的天空中望去,一条巨大的黑色影子飞快掠过,然后隐到同样漆黑的山林中去了。


半小时前,还在睡梦中啃着孜然兔腿的奥利维亚被风的呼啸声惊醒,她闭着眼睛往身侧摸了摸,手上没有传来熟悉的硬角硌感,她马上耳羽一抖坐了起来。

“哈欠……你在做什么?”正在石子地呼扇翅膀的巨龙听见身后传来了黎博利刚刚睡醒的绵软音调。

“我的伤恢复得差不多了,我想试一试。”塞雷娅轻轻地抖了抖翅翼,奥利维亚被带起的冷风冻得缩了缩脖子,“现在...

飞行(一)

凌晨五点,村头第三户沃尔珀家的阿姊在院子里系紧篓子准备上山采药。

“姐姐,天上那是什么?”被吵醒的三弟推开柴门揉着眼睛问道。

“嗯?”她眯着眼睛往还未破晓的天空中望去,一条巨大的黑色影子飞快掠过,然后隐到同样漆黑的山林中去了。

 

半小时前,还在睡梦中啃着孜然兔腿的奥利维亚被风的呼啸声惊醒,她闭着眼睛往身侧摸了摸,手上没有传来熟悉的硬角硌感,她马上耳羽一抖坐了起来。

“哈欠……你在做什么?”正在石子地呼扇翅膀的巨龙听见身后传来了黎博利刚刚睡醒的绵软音调。

“我的伤恢复得差不多了,我想试一试。”塞雷娅轻轻地抖了抖翅翼,奥利维亚被带起的冷风冻得缩了缩脖子,“现在时间还早,再晚点就不方便出来了,你再睡会吧,睡醒我就回来了。”

巨龙往前挪动了几步,好让扇起的石子不至于把柔弱的黎博利击个对穿,突然翅尖一紧,“带我去吧。”塞雷娅扭动脖子看向后方,“万一你掉在哪个山沟沟怎么办?”奥利维亚无措地缩回了手,龙的翼膜冰冰滑滑的,她用布料裹着手哈了哈气。

巨龙妥协般地矮了矮脖子,黎博利瞬间兴奋起来,呼啦着翅羽蹬着凸起的鳞片往上爬,她隔着衣袖搂住了巨龙的脖子,两只脚悬在半空中晃来晃去。

“抓紧了”

“呼——”下一秒,快乐黎博利瞬间缩成了惊恐芦花鸡,巨龙翅翼带起的风将石子窝搅出两个小坑,巨爪一蹬带得背上的奥利维亚颤了两颤。黎博利双目紧闭,两条耳羽紧张地竖了起来,被寒风吹拂着晃来晃去。

“唔……”双手不敢松开分寸,巨龙呼扇着翅翼在洞穴上空盘旋着,“感——觉——还——好——吗”奥利维亚闭着眼睛大声喊道,寒风顺着喉管灌到肚子里,凉了个通透。

巨龙应着长吟一声,尾巴一摆顺着风向继续爬升,裹着的布料被风吹得鼓了起来,奥利维亚腾出一只手抓紧披风眯缝眼睛向下看,黎明前的山村漆黑一片,只有几粒早起山民的火把光点在小道上蜿蜒前行。

上升,黎博利俯贴着巨龙的脖颈,血管的暖意透过鳞片传导到她的身体里,寒风像冰冷的铁锥一样刺入她皮肤的每一个毛孔,奥利维亚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被轻盈地托了起来。风声,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寒风呼啸的声音,极度的喧闹中带着极度的安静。

下一瞬间,什么声音都消失了,奥利维亚在诧异中睁开双眼,灿烂的星光溢入眼帘,巨龙垂着尾巴悬停在半空中,双翼扇动操控着缓缓风流。

太阳快升起来了,东边的那块天空正被逐渐褪去深色。

“塞雷娅……”奥利维亚小声地呢喃着。

没有回应。

黎博利疑惑地拍了拍龙颈,却惊讶地感受到身下传来“扑通扑通”的振动声,像是某枚巨大心脏的搏动一般。

停滞,然后是突如其来的坠落。

“塞——雷——娅——”奥利维亚惊恐地大声吼道,“发——生——了——什——么”

没有回应。

巨龙的眼睑合上了,头颅在狂风的吹拂下两边晃动,奥利维亚努力地在风的裹挟下抱紧支撑点,双腿在半空中无助地摆动着。

高度还在下降,徒劳。

奥利维亚在下落的惊恐和极度的寒意中仿佛催生出了幻觉,她感觉自己正在远离这个身体,看着龙和黎博利正一起无声地向下坠落。

好像,什么时候,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

“砰——”烟尘四起,山下的沃尔珀看着远处惊起的山林飞鸟愣了愣神。

 

“嗯…….嗯?”奥利维亚醒转过来,发现自己正依偎在一个人型物的柔软怀抱里。

太阳升起来了,光线倔强地漫溢过来,天空被铺染成层次分明的彩色。

褐色的层状结块附在身下“人型物”的腿和脸颊上,银白色的发丝在枯草地上散铺开来。

奥利维亚戳了戳其中一块凸起的褐色结晶,然后看着它在指尖触碰下缓缓褪去。

接着她揪住人型物的脸部肌肉,狠狠一提再一拧。

“嗷!”白发人型物发出了熟悉的声音。


jiNg

“欢迎你来到罗德岛,塞雷娅女士”

“欢迎你来到罗德岛,塞雷娅女士”

苹果派派派!

【塞赫】谎言

-我们所在的,是层层谎言编织起的现实。

1-

赫默让伊芙利特坐在腿上,拿着小木梳,梳理伊芙利特乱蓬蓬的长发,轻声叙述着她学生时期在伦蒂尼姆和塞雷娅的相遇、相识到相爱,神情中带着无限的温柔。

伊芙利特听过很多遍了,那个故事她熟悉到可以背下来。

但她还是认认真真地听着,老老实实坐在赫默的大腿上,注视着她的侧脸。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赫默的眼中会闪现熠熠光辉,虽然是转瞬即逝的。

更多时候,赫默会突然停下,长叹一口气。

“怎么又说起这些...明明说好了不提的。抱歉,伊芙利特。”

伊芙利特不语,伸手摸了摸黎博利左手的羽毛。

“谢谢...伊芙利特,你长大了。”

赫默牵起她的手贴在脸上。...

-我们所在的,是层层谎言编织起的现实。

1-

赫默让伊芙利特坐在腿上,拿着小木梳,梳理伊芙利特乱蓬蓬的长发,轻声叙述着她学生时期在伦蒂尼姆和塞雷娅的相遇、相识到相爱,神情中带着无限的温柔。

伊芙利特听过很多遍了,那个故事她熟悉到可以背下来。

但她还是认认真真地听着,老老实实坐在赫默的大腿上,注视着她的侧脸。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赫默的眼中会闪现熠熠光辉,虽然是转瞬即逝的。

更多时候,赫默会突然停下,长叹一口气。

“怎么又说起这些...明明说好了不提的。抱歉,伊芙利特。”

伊芙利特不语,伸手摸了摸黎博利左手的羽毛。

“谢谢...伊芙利特,你长大了。”

赫默牵起她的手贴在脸上。

伊芙利特觉得相比她需要赫默,赫默可能更需要她。

那就好好陪在她身边吧。

只是伊芙利特有些疑惑。

她不明白赫默有时候为什么要说那种一戳就穿的谎言。

“不要去见塞雷娅了,该放下了。”

这句话更像是赫默对自己说的。

明明说着这句话的黎博利带着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啊。

2-

赫默握紧了伊芙利特的手,暖暖的温度传入她的手心。

“抱歉,伊芙利特,又吵你了。不要去见塞雷娅了好吗...我们,已经不需要她了。”

我只要伊芙利特就好了,有这孩子在身边就好了。

赫默的右手在伊芙利特看不见的地方紧攥成拳。自己还在奢求些什么?

平静的生活,已经是上天赐给她们最大的幸福了。

她想起初见伊芙利特的时候。

寒冷的冬天,蜷缩在杂货堆里的萨卡兹小女孩身着破破烂烂看不出颜色的单薄衬衫,攥着匕首,脸上带着威胁性的恐怖笑容,与赫默对峙着。

匕首的裂纹上逐渐浮现出铸铁一样的红色。

“源石技艺?!”赫默一惊。“住手,你会伤着自己的!”

果然,没过两妙,小女孩发出“嘶”的一声,急促地松开手,匕首“啪嗒”掉在地上。

在小女孩弯腰的拾起武器的时候,赫默本可以用手中的麻醉枪放倒她。

可赫默却以被划伤右手为代价冲过去抱住了她。

萨卡兹小女孩愣住了,随即激烈地挣扎起来,在赫默的怀中拳打脚踢。

赫默轻拍着她瘦骨嶙峋的后背,轻声安慰。

“没事了,没事了,没有人会抛弃你了。”

她右手的血迹蹭在小女孩的衬衫上,为色彩杂乱的衣服添了一道鲜艳的红色。

“没有人会抛弃你了。”

这本是她许下的诺言,却再一次被现实撕碎。

爆炸的气浪让她的耳膜生疼。

大脑“嗡”的一声。

“伊芙利特呢?伊芙利特还没有逃出来!”

赫默第一次慌乱得手足无措。

冲进火场里是不可能的,她用残存的理智阻止了自己赔上性命。

塞雷娅看着她,举起脚边的水桶从自己头顶浇了下去。

“塞雷娅!你干什么——”赫默试图拽住她的衣角,被塞雷娅带得一个趔蹵,松开了手,眼睁睁看着那个钻石般坚硬的女人冲进一片火光中。

她缓缓跪在地上。

“我不能再失去你了啊...”

这之后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赫默透过被眼泪模糊的视线从火光中辨认出那两个叠在一起的影子。

她撑起身子,踉踉跄跄地飞奔过去。

塞雷娅略为粗暴地把昏过去的伊芙利特丢到赫默怀里。

“带着她走吧,不要回来了。”

赫默僵住了,离火焰这么近,她居然只感受到寒冷,彻骨的冰冷几乎冻结住她的血液。

这孩子又被抛弃了吗...作为一个失败的试验品。只是她没有想到说这句话的是塞雷娅。

她抱着伊芙利特缓缓前行,头也不回。

3-

“狙击手准备,东南方向...”通讯器里传来嘶哑的声音。

“塞雷娅主任,您这是干什么?”狙击手看着被塞雷娅按住的手

“一个失败的实验品是不可能离开莱茵生命的。”

塞雷娅死死地按住狙击手的手。

“她只是个孩子。”

狙击手冷笑。

“在她成为实验品的时候,就不仅仅是一个普通孩子了,您也知道吧。”狙击手打开她的手。“放她出去只是置更多人于危险之中。”

“通讯器给我。”塞雷娅抢过狙击手耳边的通讯器。

“我会承担一切责任。”

“怎么承担?您认为您承担得起?”通讯器那头传来戏谑的笑声。

“那个研究,我不会再碰,归你了。”塞雷娅控制了手上的力道,可通讯器仍被捏出细细的裂纹。“派我去她们身边,随时监视,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会引咎辞职。”

“...成交,”通讯器里传来低低的笑声“真没想到您会做到那一步。不过我还得添一句,如果和她们有过多接触...”

“视为叛变,击毙对吧?”

“聪明。”

逃吧,逃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回来。塞雷娅在寒风中注视着赫默的背影。

4-

“塞雷娅....”赫默拦在她面前“我们得好好谈谈。”

塞雷娅看着眼前的黎博利,用目光勾勒着她耳羽的轮廓。她想像着自己轻抚着赫默的脸颊,一遍又一遍,温柔又深情。

“不要无视我,回答。”赫默拼了命装出恶狠狠的样子瞪着她,如果不这样绷紧面部,她也不知道下一秒自己会不会突然哭出来。

“对不起,奥利维亚。”

塞雷娅转身离开。

油焖烧猪威尔伯

俺又来啦!!这次是长发赫!  后面是大图

俺又来啦!!这次是长发赫!  后面是大图

莫总绝赞掉线中
谢谢爹父爱如山,一路救我于水火...

谢谢爹父爱如山,一路救我于水火

(限流给我限没了,看到就是缘分

谢谢爹父爱如山,一路救我于水火

(限流给我限没了,看到就是缘分

:p
越...越考试越想ooc 脑内...

越...越考试越想ooc

脑内有无限低质量图 

越...越考试越想ooc

脑内有无限低质量图 

Desperado.
为什么这么多细节错,为什么没有...

为什么这么多细节错,为什么没有尾巴,都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塞雷娅😭给我一个塞雷娅吧!!

为什么这么多细节错,为什么没有尾巴,都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塞雷娅😭给我一个塞雷娅吧!!

玖尾奈

三出高资,可惜我想要葬天使。葬天使不可以被招募来。

我愿意用这三个换葬天使!

三出高资,可惜我想要葬天使。葬天使不可以被招募来。

我愿意用这三个换葬天使!

反向劈叉上桌猫
*亲*搞贺文搞得很是抑郁,搞个...

*亲*
搞贺文搞得很是抑郁,搞个一毛钱的糖自己爽爽

*亲*
搞贺文搞得很是抑郁,搞个一毛钱的糖自己爽爽

插低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在信息技术课放视频无聊画的
110多页的掉帧翻书动画
硬核配乐不愧是我👌✨( ˙-˙=͟͟͞͞)👍
食用愉愉愉快

在信息技术课放视频无聊画的
110多页的掉帧翻书动画
硬核配乐不愧是我👌✨( ˙-˙=͟͟͞͞)👍
食用愉愉愉快

心悦君茜
我又带着我的半成品摸鱼来混更了...

我又带着我的半成品摸鱼来混更了....!
依旧是一家三口!!我爱她们
♡!!!!

我又带着我的半成品摸鱼来混更了....!
依旧是一家三口!!我爱她们
♡!!!!

棉狼Rucaz

“墙上有个白发女人在盯着我们看哦→w→”

(你是羡慕银灰的身高吗?不,你就是馋德克萨斯的身子!!)

“墙上有个白发女人在盯着我们看哦→w→”

(你是羡慕银灰的身高吗?不,你就是馋德克萨斯的身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