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塞麦

2390浏览    4参与
Anotherdawn

【塞雷娅×麦哲伦】等候降落

世界上只有两种cp:我的和别的。别的不知道,我的cp一定要深入交流(理直气壮

重操旧业有点手生。互攻。

wb图片版(有首行缩进(谁管这个啊

AO3备份 我必不可能翻车.jpg

世界上只有两种cp:我的和别的。别的不知道,我的cp一定要深入交流(理直气壮

重操旧业有点手生。互攻。

wb图片版(有首行缩进(谁管这个啊

AO3备份 我必不可能翻车.jpg

Ying
要怪就怪裂開柴犬! http:...

要怪就怪裂開柴犬!

http://anotheranotherdawn.lofter.com/post/1de7fba6_1c6da0bfc

可以在上述網址盡情怪他

塞雷婭默默的拿起了她的盾

要怪就怪裂開柴犬!

http://anotheranotherdawn.lofter.com/post/1de7fba6_1c6da0bfc

可以在上述網址盡情怪他

塞雷婭默默的拿起了她的盾

Anotherdawn

【塞雷娅×麦哲伦】你们北方的企鹅都这样吗

我又使用了无中生有(不,好歹这次是一个阵营的

这两个人好可爱,爽到了。

小企鹅 昨天 生日快乐


————————————————



你们北方的企鹅都这样吗


【DAY 1】


「现在由干员麦哲伦为你报道,」少女琥珀色的大眼睛突兀地出现在镜头前,「诶?变焦按钮在哪里……哦,好了。」

视角骤然变得开阔,少女的面容只占了画面中间的一小部分,较低的分辨率并未模糊活泼的眉眼。

「今天是‘逐鹿’勘察行动的第一天!昨天在北地外围的补给站修整了一晚,现在就要正式进入冰原啦。」

少女充满朝气的声音响起...

我又使用了无中生有(不,好歹这次是一个阵营的

这两个人好可爱,爽到了。

小企鹅 昨天 生日快乐



————————————————



你们北方的企鹅都这样吗

 

 

 

【DAY 1】

 

「现在由干员麦哲伦为你报道,」少女琥珀色的大眼睛突兀地出现在镜头前,「诶?变焦按钮在哪里……哦,好了。」

视角骤然变得开阔,少女的面容只占了画面中间的一小部分,较低的分辨率并未模糊活泼的眉眼。

「今天是‘逐鹿’勘察行动的第一天!昨天在北地外围的补给站修整了一晚,现在就要正式进入冰原啦。」

少女充满朝气的声音响起,她将摄像头在身边转了一圈,除了两个人的身影,只有地上一片茫茫的白与天上一片茫茫的蓝。这是一个能见度不错的晴天。

「塞雷娅小姐也来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摄像头蹦蹦跳跳地转到在场的另一位女性身上。

有着一头银色长发的瓦伊凡女性以被仰视的姿态入镜,她略微低头,看向说话的人。

「干员塞雷娅,」声线较之少女显得浑厚低沉,带着一股严肃的味道,「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

「塞雷娅小姐不多说两句嘛?」麦哲伦举着微型摄像机,期待地看着她。

塞雷娅微微抿唇,原本就肃然的面容显得更加威严:「…………」

麦哲伦见她不说话,也不觉得尴尬。「大致就是这样啦,晚上我会总结今天勘探的成果~现在先……呃,忘了签到!」

她手忙脚乱地掏着身上的衣兜,镜头剧烈晃动,什么都看不清。塞雷娅冷静的声音再次传来:「别急,这次换成手表型的了,就在你手上。」

「欸……?」摄像机换到了塞雷娅手上,镜头对准了麦哲伦的手,「真的耶!」

塞雷娅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眼底笑意一闪而过。

「认证,罗德岛外勤干员麦哲伦。」

「声音样本已确认,哔哔——」平淡的机械音忽然变得欢快起来,「麦麦出外勤的第一天,想她!」

麦哲伦吓了一跳,然后哈哈大笑。「梅尔姐又在签到系统里植入留言啦。」

——麦麦?

「很像她会做的事。」塞雷娅长睫闪动,很安静,但不冷淡。

电子音还没有结束:「接下来的一个月就要和油盐不进的钙质化坚盾塞雷娅小姐一起度过啦,请干员麦哲伦留下你的遗言,我们担心一个月后你的语言功能会退化。」

麦哲伦忍笑,义正辞严地回答:「太小看人了!上次一个人独处半年我也没有忘记说话!」

塞雷娅的目光扫过她红润的脸庞,麦哲伦忽然感觉凉飕飕的。

「戴好帽子,别冻到耳朵。」结果塞雷娅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塞雷娅小姐知道吗?北地这一片区域有个特别的名字,叫做白鹿之野。」

麦哲伦拿着源石辐射探测装置,边走边说。

「嗯?」

「附近的萨米人部落有一个传说哦,」麦哲伦两眼放光,「如果谁在这里遇见了白色的野鹿,就会有巨大的幸运降临到他身上!」

「噢。」

「我之前稍微调查过,觉得起源有可能是在下雪天看到了误入冰原的驯鹿。这一带基本上是没有鹿群的,得了白化病的就更加更加罕见了。」

「原来如此。」

「塞雷娅小姐呢?如果是你看见了白鹿,你想要什么样的幸运?」

塞雷娅偏头看了看她,周遭的风景是单调的蓝白色,指示灯毫无反应,唯独黎博利少女兴致勃勃。

麦哲伦终于察觉到塞雷娅的沉默,略显不安:「抱歉,我是不是话太多啦?塞雷娅小姐可以跟我说,我会注意的。」

塞雷娅似乎沉浸在某种思绪里,沉默被拉得更长,麦哲伦也安静下来。

「中彩票吧,」塞雷娅开口的时候,麦哲伦甚至以为是自己幻听了,「我会想要中彩票,用得到的钱买更多的设备……还有罗德岛训练室的一些器材也老化了,对干员训练来说已经不够安全,但是经费一直没到位。」

麦哲伦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好实在的愿望啊,感觉很像塞雷娅小姐的风格。」

「还有家里的装饰……唔,」塞雷娅打住了话头,「是人就需要钱,我也不例外。」

麦哲伦深以为然:「嗯嗯!我也有好多想要的东西哦,比如上次看到的耐极度严寒的多功能样本容器,集采集收纳于一体。虽然大概知道用的是什么材料,但是莱茵生命又没有专门的生产线,做工很难到那个水平……」

塞雷娅小姐应该并不知道她所说的是什么吧?但是一点都没有不耐烦的样子,果然是一个比外表看起来要温柔很多的人。

麦哲伦提着探测器,塞雷娅背负着主要的生活用具,伴随着呼啸而过的北风与絮絮叨叨的话语,顺利抵达了第一天的扎营点。

 

 

【DAY 2】

 

昨天为了全速通过外围、尽快抵达中心地带,两个人体力消耗都很大,扎营后草草梳洗就睡了。

结果就是今天醒得很早。麦哲伦原地滚了半圈,缩在睡袋里看向旁边的塞雷娅。

分两个帐篷是不可能的,太奢侈了。设备也不能放在外面,两个睡袋能并排挤在一起已经不错了。

——塞雷娅小姐还是这么漂亮啊。

麦哲伦观察着近在咫尺的高挺鼻梁与分明的下颔线,发出了感慨。她们以前也一起出来考察过的,当时她就想说这句话了,只是没什么机会。

这次一定不要再闹得那么尴尬了。

塞雷娅动了动。麦哲伦突然一阵心虚,闭上了眼,又睁开,看见塞雷娅抬起一只手按了按额角。

她涂了指甲油。麦哲伦注意到了。

明明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一板一眼的,只因为某次偶然发现了这一点,麦哲伦便固执地认为塞雷娅一定还藏着雅致而富有情调的一面。

「醒了吗?」塞雷娅低低地应了一声。麦哲伦觉得她略显迷蒙的神情十分新奇,心情也不由得变好,「塞雷娅小姐早上好!」

晨起时雾蒙蒙的双眼微微扫向她这边:「早上好,麦哲伦。」

两个人很快收拾好东西,准备收帐篷。麦哲伦看着崭新的帐篷,有点舍不得下手。

「这个是新产品哦,塞雷娅小姐还没见过吧?不仅扩大了容量,稳定性也提升了,防水防风又很遮光~」

啊、不小心得意忘形了。麦哲伦皱了皱秀气的小鼻子,正待再说点什么,便听塞雷娅应道:「很厉害。你参与设计的。」

「对啊对啊,」麦哲伦立刻忘记了刚刚要说的话,「你觉得体验如何?」

「我本来以为会很亮的,结果连眼罩都不用。」

她们来的时节正是最适合人类活动的夏天。此时在北地几乎见不到黑夜,无论何时都被日光包围着。

麦哲伦点点头,心满意足地把自己的心血作品收好,交给塞雷娅。

走出去许久,她才冒出一个小小的疑惑:塞雷娅怎么知道这个帐篷是她设计的?她刚刚看起来是不是太嘚瑟了?

 

 

【DAY 4】

 

黎博利少女柔圆的小脸出现在镜头中央,晶亮的眼眸忽闪忽闪,像两颗通透的琥珀。

「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企鹅呢……哎,开始了?那么……行动第四天,干员麦哲伦开始本日总结。本次行动的目的是探查白鹿之野区域内是否有人类参与或自然环境突变导致的源石活动。先前采集的数据表明此区域人与动物的感染率剧增,不过在进入中心区域后仍未发现与这一数据相关的证据。未探测到源石辐射。植被分布与健康状况正常,已采集数种标志性植物的样本。尚未在陆地上遭遇动物。完毕。」

少女抬眼看向手持摄像机的瓦伊凡。「塞雷娅小姐有要补充的吗?」

「干员麦哲伦所述完全属实,没有遗漏。」

麦哲伦噗地笑出声:「你说得好像是来监视我工作的一样。」

「我没有这个意思。」塞雷娅认真地看着她说道。

「开玩笑的啦。塞雷娅小姐来说句晚安吧?」

「……以上。」

 

麦哲伦启动了帐篷内的供暖设备,转头看见塞雷娅把一条睡袋展开,准备给它充气,显得有些犹豫。

「怎么啦?」

塞雷娅沉吟片刻,坦白道:「晚上还是有点冷,睡不好。」

「这样啊,」麦哲伦立刻陷入思考,碎碎念着,「你已经穿上专门的保暖内装了……外装都不适合穿着睡。那就只能从温控上……可是我们携带的能源,如果运气不好,不能在520号观测站补充一些的话只是刚好够用……」

塞雷娅刚想说没关系,她并非无法忍耐,就看见麦哲伦的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

——原本已经亮得像星星了,再亮下去你是要成为太阳吗?她压下了唇角的一点笑意,等麦哲伦开口。

「我带了备用的睡袋!双人的!」

塞雷娅的脸顿时僵住了。

麦哲伦一副「快夸夸我」的表情:「我的体温平常比较高,睡同一个睡袋的话,就相当于多了一个暖炉吧?」

塞雷娅低下头,神情复杂地看向她。

麦哲伦后知后觉地红了脸。她在野外习惯了事急从权,但或许塞雷娅会介意和别人睡在一个被窝里吧?自己真是太不礼貌了。可是、可是作为一个一年里有半年都在自言自语的探险家,她觉得自己也能算是体贴……

「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谢谢。」

过了好一会,麦哲伦快要开口道歉的时候,才听见塞雷娅轻声回答。

 

和塞雷娅小姐一起睡的第一晚,紧张紧张紧张。

麦哲伦直挺挺地躺在睡袋里,连脚跟都绷紧了。双人睡袋确实能容纳两个人,但也算不上太宽敞,她能够感觉到塞雷娅的体温一阵阵地散发出来,就在她身边。

好暖和。是不是有点热?

「……睡不着吗?」她的紧张连塞雷娅都快传染到了,身材高大的女性微感无奈。

「唔、嗯。」麦哲伦发现塞雷娅也是平平地躺着。是不是因为瓦伊凡天生长角的缘故不能侧着身子睡呢?这样会不会压到尾巴?

她忍不住翻了个身面对塞雷娅,却发现对方也正偏着头看她,目光在昏暗的环境下显得异常柔和。

麦哲伦又默默地有点脸红。好在现在谁也看不清。

「别太在意我,」塞雷娅眼睑轻垂,嗓音和缓,「我睡觉不会动的,而且……也不打呼噜。」

麦哲伦情不自禁地想象塞雷娅穿着睡衣打呼噜的样子,咯咯地笑。塞雷娅只觉得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无奈伸手,找准柔软的脸颊轻轻捏了一下。

「好了,快睡吧。」

麦哲伦发出了「呜」的惊讶的声音。塞雷娅小姐竟然会主动和别人有肢体接触?这好像是值得记录下来的重大发现。

而且她的手好好看。手背比较宽,不像一般女性那样细瘦,看上去很有力。手指修长灵活,指甲涂成了暗橘色。

这是在想什么啊?麦哲伦默默谴责自己失礼的神游行为,嘴却不受控制地说了出来:「你的指甲涂得很漂亮。」

塞雷娅并不惊讶于她跳跃的思维。「谢谢。」

然后又冷场了。自己真的很不会说话吗?已经习惯了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年轻的探险家忽然感到一点点沮丧。

「喜欢的话,明天也给你涂一点试试看?」

麦哲伦的耳朵竖了起来。

「可以吗?」

「嗯,我考虑到了自己眼睛的颜色。」塞雷娅分给她的目光里没有丝毫厌烦,只是一片认真,和她在实验室、训练室里的表情如出一辙,「麦……你的眼睛和我的色调比较接近,可以试试。」

「而且化妆品这种东西,最重要的是自己是否喜欢。不尝试的话,就不会知道。」

麦哲伦连连点头。这对于常年在野外奔波的她来说是相对陌生的领域,她有一种发现新世界的期待。

「塞雷娅小姐,谢谢你。晚安。」

「……晚安。」

 

 

【DAY 7】

 

麦哲伦在地平线上看见若干小小的黑点时,还以为自己是因为过度期待而产生了幻觉。

她一把拉住塞雷娅,兴奋地用「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兴奋吗」的眼神看着她。

塞雷娅直截了当:「是什么?」

「是企企企企鹅——」麦哲伦压低了声音,尽管隔着这个距离那群小动物根本听不见,「终于见到啦企鹅鹅鹅呃……」

塞雷娅拿出望远镜看了看,确实是。「又不是第一次见了,先冷静下来吧。」

「看企鹅无论多少次都很高兴啊!」麦哲伦鼓起脸,想要继续宣扬企鹅神教,又蓦地想起了什么,有点蔫了下去。

「要看吗?」塞雷娅指指她装着望远设备的箱子。麦哲伦二话不说坐在了地上,拿出部件组装起来。

她的长距离望远镜最近刚改良过,比上次观察企鹅时更清晰了。圆滚滚,毛茸茸,傻呆呆……

麦哲伦沉浸在企鹅的快乐里,塞雷娅无声地弯了弯唇角,开启录音笔。

「麦哲伦,开始记录吧。今天是第七天,按照计划行进。沿路发现一群企鹅。」

麦哲伦没有移开视线,接过了话头:「观测距离约2000米。群落大小……约40只。外观无异常,习性……暂时未发现异常,今天看完之后再补充吧。」

塞雷娅关闭录音,想了想,在麦哲伦身边坐了下来。她知道黎博利少女对企鹅的狂热爱好,估计要看上好一会。

短发少女不时发出轻轻的笑声和小小的惊叹,喜悦的心情在阳光下如此耀眼。

如果没有人陪着她来,那么这份喜悦就会飘散在北地冰原凛冽的风中,无人捕获,无人分享。

她自己浑不在意,但有人会觉得可惜。

「塞雷娅小姐也来看吧?」塞雷娅的沉思被打断,转头看到少女的笑眼,拒绝的话留在嘴边,坐过去看了一会。

没想到,就这么一会的功夫……

塞雷娅挪开了眼,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向麦哲伦。

咦?麦哲伦把头凑到镜片前。她看到什么了?

远方,一只企鹅准确地将自己的排泄物喷射到了另一只企鹅的脸上。后者不以为忤,依然安详地在冰面上趴着。

「——噗!」

塞雷娅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你们北方的企鹅……」

麦哲伦突然反应过来,气鼓鼓地捂住了她的嘴,略微提高了音调:「你又要说失礼的话了!」

塞雷娅眨眨眼,看起来颇为无辜。她脑袋微微后仰,说:「对不起,我不太会说话。」

她认错认得干脆,麦哲伦反倒有些无法适应。「哦……也、也没关系啦。」

「我是认真的,」塞雷娅握住她伸过来的手,「以前的事也很抱歉。我当时完全没反应过来。」

两个人对视良久。

麦哲伦忽然抽回手,张开双臂抱了抱塞雷娅。

「唔……」瓦伊凡女性相当不擅长面对他人的身体接触,尤其是当这种接触并不令她反感的时候。

幸好麦哲伦没有让她为难,很快松开手。「我接受你的道歉。事实上,我一直认为能够和塞雷娅小姐成为朋友,在一起的时间也能愉快地度过。」

「但是我那时没能做到,所以有一点迁怒到你了。我也该道歉才对。」

塞雷娅脸颊不自然地颤了颤,最终还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确定无疑的笑容。

 

 

【DAY ?】

 

塞雷娅还在莱茵生命实验室担任防卫科科长时,麦哲伦曾在一次外勤任务中与她共事过。

她孤身在冰原里探索未知区域时,实验室里的同事接到了在她回程必经之路上发生暴乱的消息。最终决定让塞雷娅到北方来接她,以保证人身与资料安全。

塞雷娅顺着观测站的位置找到了她。见面的时候,麦哲伦是很高兴的。

有一回塞雷娅在深夜里意外捡到一只小鸟,跑回实验室里,同事们却都下班了。熬夜写报告的麦哲伦正好路过去厨房煮泡面。最后两个人硬是凭借理论知识给小鸟包扎好,又在一个平静的早晨不约而同地目送它飞去。

所以哪怕时常耳闻对方一丝不苟到近乎死板的作风,麦哲伦也不曾有过半分胆怯。她对塞雷娅抱有亲近的希望。

于是她顺势邀请塞雷娅和她一起观察企鹅。

塞雷娅弯下腰,在望远镜前看了半晌。麦哲伦想,她应该也会很喜欢这些小东西吧?

不料这位防卫科主任迟疑许久,说道:「原来企鹅真的可以站着睡着……你、你也会这样吗?」

 

 

【DAY8】

 

就为了那么一件小事,那一次无心的失言,麦哲伦竟然生了那么久的闷气。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太傻了。

泰拉大陆上许多种族都有着与特定野生动物相近的生理特征,关于这一现象的原因众说纷纭,至今未有定论。相应的,个别个体甚至会表现出近似动物的某些习性或本能,这是很正常的事。

塞雷娅小姐刚好不属于对此习以为常的种族。每个瓦伊凡的角和尾巴长短不一,形态各异,没有任何现实存在的生物与之相符。

而且麦哲伦根本不是一个会被这种问题冒犯的人。她只是突然感到失望,原来塞雷娅对此一无所知,原来塞雷娅并不喜欢企鹅,原来……

塞雷娅并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任务才来的。

明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麦哲伦却为此感到十分沮丧,并且厌恶着这样无理取闹的自己。

那一次短短的旅途草草地结束了。

这一次会不一样吧?

 

「等等,」塞雷娅突然出声叫住了正在发呆的麦哲伦,「那边有点不对劲。」

麦哲伦循着方向看去,发现西北方的冰原上有一团正在移动的黑影,心里立刻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塞雷娅递过望远镜,麦哲伦语气沉重:「掩盖特征的衣服,这个数量的载具……典型的盗猎者。人数……十九,二十人。捕猎工具……什么!?」

塞雷娅仔细观察了一阵,确认道:「是源石技艺。」

「这可能就是数据异常的源头,」麦哲伦的语速变得相当急切,「北地冰原的生态环境很脆弱,任何外来的生物或物质只要达到一定数量,就能轻易影响它的平衡。源石蕴含的威力太大了,哪怕是小规模的活动也很危险,他们怎么敢……」

「人为财死。」塞雷娅倒不惊讶,「我们该怎么做?」

「……能把他们全部制服吗?」

「不是没有可能,」塞雷娅对己方战力很有自信,「但是这里没有通讯信号,我们没有条件联系执法部门,也不可能带着这么多人往回走。」

「如果只是把他们赶跑的话……」

「那问题就变成了怎样才能让他们彻底离开。我们只有两个人,还有其他的任务地点要去。只要换个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捕猎,我们就没有任何办法。」

麦哲伦很生气,是那种无法原谅的生气。对毫无节制地滥杀、破坏自然生态的人……

她灵机一动:「我在荒野探险的时候,发现了一件事。最让人恐惧的往往不是恶劣的环境,而是恐惧本身。」

塞雷娅对整个计划只想了半分钟便表示赞许。

麦哲伦干劲满满地就要往前走,却被握住了手。塞雷娅接过了她这几天一直提在手里的、仍然亮着灯的源石辐射探测器,按下了两个按钮。

「万一等会发出声音,暴露了就不好了。」

麦哲伦的心跳变得更快了。

想必是为即将开始的行动而感到兴奋吧?

 

数架银白色的无人机悄无声息地接近了这一群偷猎者。

他们之中领头的人非常警惕,立刻让阵型分开,将它们包围了起来。其中有几个拿着鱼叉的人已经开始试图攻击。

「发现目标。发现武器。发现源石工艺品。」冰冷的机械音无情地宣读着,下方的人惊恐地发现尽管他们瞄准了无人机,攻击却完全无法奏效。

「暂时判断为有违法倾向。报告传输至图克市警察局……定位完成。报告已发送。」

播报声非常清晰,人群中已经出现了恐慌:「这是什么科技!」「我们被发现了!条子知道我们在哪里!」

领头的人显得十分不甘心:「这不就是个破机器吗!把它打下来,我们——」

话音未完,无人机中突然喷射出一团强烈的冷气。所有人都被笼罩在极寒侵袭的范围内,手脚僵硬,连舌头都动弹不得。

几道闪光掠过,无人机再次发出声音:「照片采集完成。开始发送。已发送。」

偷猎者彻底陷入了恐惧。

冰原危险,他们的退路并不多,路上必须经过居民点进行补给。现在还没动手就被警方定位了,说不定还被拍到脸,绝对没有机会带着猎物平安回去。

就在这时,无人机突兀地晃了一下,冷气的释放随之停止。

「警告。电量过低,请及时连接电源。」

一名偷猎者率先醒悟过来,喊了一声「快跑」,率先沿着原路逃跑。接下来,众人便如羊群般跟着他开始移动。他们的物资都是分工搬运过来的,有几个人还待犹豫,看看自己手上不成套的器具,也只能跟着逃窜。

 

麦哲伦等了好一会,无人机连飞行的电力都快耗尽了,才按下回收键。

「干得好。」塞雷娅微笑着拍拍她的肩膀。

「耶!都赶跑啦!」麦哲伦解除伪装,高举双手原地跳了起来。「塞雷娅小姐的录音好吓人噢哈哈哈哈哈!」

她蹦得正开心,却忽然被塞雷娅从后面抱住了,双脚还离着地。耳垂不知怎地一下子就红得发烫,几乎能听见自己心跳的轰鸣。

拥抱只持续了一瞬间。

高大的瓦伊凡将她轻轻放在地上,说:「小心地滑。」

——塞、塞雷娅小姐真是……铁板,不,钙板一块!!!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麦哲伦决定把它写在《冰原环境下的塞雷娅动态和习性记录及其对正常人类的响应》的第一页。

 

 

【DAY 12】

 

用计骗走偷猎者后的数天内,她们沿途找到了更多以往的偷猎活动留下的证据。麦哲伦把源石辐射探测器挂在背包上,不需要再手提。

冰原上的时光日复一日,苍白的大地似乎没有尽头。麦哲伦对此早已习惯,最近甚至还有了新的期许。

她饭后写了好一会报告,伸了伸懒腰,迫不及待地把帐篷拉开一点,探出一个小脑袋呼吸外面凛冽的空气。

一只手不由分说地把她捉了回来,动作毫无滞涩地给她扣上兜帽。

「嗯嗯……」麦哲伦乖乖缩在帐篷里,看着塞雷娅不紧不慢地摆放东西。瓦伊凡女人还真的把化妆包带来了……这个真的是必需品吗?好精致的生活方式。

塞雷娅想起了什么,执起少女纤细的手腕。「有没有脱落?」

她说的是指甲油。休息的时候,她按照约定给麦哲伦试了仅有的几种颜色,最后麦哲伦选择了和她一样的。

「没事,白天一直包在手套里面嘛。」

麦哲伦好奇地看着她的化妆包,里面还有其他的化妆品,都小小支的很可爱。

「还想试试其他的吗?」

「我其实有学过一点,」麦哲伦不好意思地摸摸脸,「但是在野外不太方便……很少用上,就不太记得了。」

「……嗯。」塞雷娅盯着她的五官研究,有些神思不属。麦哲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上好了一层底妆。

被纤长的手指捧着脸细心抚摸的感觉实在太令人害羞。麦哲伦不舍得叫停,只能寄希望于妆容能掩盖一下自己滚烫的脸颊。

「麦——」

「塞雷娅小姐……诶,你要说什么?」

塞雷娅涂抹眼影的手顿了顿。「塞雷娅。」

「啊?」

「叫塞雷娅就可以了,」瓦伊凡人平常就认真,如今仿佛认真到了骨子里,「不需要那么客气。」

「塞雷娅!」麦哲伦高兴地笑开,圆圆的大眼睛眯起来,塞雷娅缩了缩手,怕蹭到她的眼珠,轻声说了句「别动」。

不料麦哲伦得寸进尺:「那你叫我麦麦好不好?」

塞雷娅的神色瞬间变得复杂。麦哲伦细心观察着,这个表情她见过的,并不是十分可怕,于是坚持地和她对视着。

坚硬的瓦伊凡终于败下阵来,银白色的睫毛低垂,优美的唇线紧紧抿着,偶尔颤动但始终不能张开,非常为难。

麦哲伦觉得这样的塞雷娅从未见过,简直太可爱了,一下冲淡了心里那点小小的失望。

「好啦,不一定要像其他朋友一样叫我,」麦哲伦乖巧地闭上眼睛,示意塞雷娅继续,「我知道你不是在跟我客气。」

塞雷娅轻轻叹气。

化好妆之后麦哲伦把顶灯开到最亮,对着镜子看了看,「哇」地发出了惊奇的声音。塞雷娅任由她抓着自己问这问那,直到不得不睡觉的时候才按着她卸了妆,钻进睡袋里。

「晚安,塞雷娅。」

麦哲伦温暖的身体恰好依在她身边,呼吸平稳绵长。塞雷娅努力回忆了一阵,怎么也想不起来刚开始那三天是怎么在冰寒渗透中睡着的了。

「晚安……麦麦。」

麦哲伦没有回答。她轻轻地抱住塞雷娅的一只手臂,坠入了梦乡。

 

 

【DAY 20】

 

「塞雷娅,来打声招呼吧~」

银发女人面无表情地望向镜头:「‘逐鹿’勘察行动第二十天,行程即将开始。」

「咦,你还老说我,自己的帽子都没有戴好。」麦哲伦把相机塞到塞雷娅手里,自己踮起脚去为她扣好帽子。

镜头漫无目的地面对准一望无际的荒原。塞雷娅顺从地低下头颅,特制的绒帽在她头顶服服帖帖。

「这个也是我设计的哦,考虑到了角的位置。」麦哲伦忍不住炫耀,「象征着和塞雷娅和好的礼物!」

「谢谢你……」塞雷娅低沉的应声像是直接从胸腔中传出来的。她拂过麦哲伦睡得微微翘起的短发发尾,然后用兜帽把她整张小脸都包住了。

 

夏天渐渐成熟,阳光比前几天来得还要明媚。塞雷娅深邃的眼眸似乎也折射出清澈的光芒,麦哲伦细嫩的皮肤白得近乎透明。

她们爬上了一座稍微隆起的小丘。下面是一大片开阔的土地,不远处聚集了一群企鹅。

麦哲伦立刻嘿嘿笑起来。塞雷娅麻利地掏出望远镜递给她。

不过这次麦哲伦看了一会就放下不看了。塞雷娅从她手中拿回来的时候,却又好像点不情愿。

塞雷娅想了想,自己举起望远镜看去。平地上分散着一些石堆,看起来是一个个窝。有些企鹅正用奇怪的姿势相互配合着,一只站在另一只的背上,动作神似滑滑板。

它们在交……配字还没想清楚,望远镜就被麦哲伦一把抢走,塞回了背包里。

「……不许问‘你们企鹅是不是都这样’!」麦哲伦撅着嘴,很不高兴的样子,可是眼角红红的,带着点娇气的可爱。

塞雷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听说……」

麦哲伦不知为何也跟着紧张起来。

「我听说有些企鹅在选择伴侣的时候,不会顾及对方是异性还是同性。」

塞雷娅发现真正说出口的时候,反而异常流畅。发自内心的言语就像一汪泉水,将堵住泉眼的石头搬开,它自然而然地就会跃动起来,不可阻挡。

「……你也会这样吗?」

阳光太耀眼了。

麦哲伦像是被她眼里的光灼伤了一样微微瑟缩着,颤栗着,心悬得高高的,高到快要飘起来了。她要狠狠握住这颗心脏,意识才不会被飘然的冲动带走。

——呜,真是太不科学了。

脸皮忽然变薄的小企鹅缩头缩脑地闭上眼,自顾自地做着回答瓦伊凡人的心理准备。

一片小小的阴影聚拢在她眼前。麦哲伦若有所感地仰起脸。

有轻盈的雪花坠落在脸颊边,触感宛如一片真正的花瓣。柔软的,香甜的,春风中轻颤着的,冰天雪地里无比渴求的。

竟一时说不上是凉还是烫。

应该是烫的吧?麦哲伦迷迷糊糊地想,她和企鹅一样习惯了北地的气候,她受不了这么灼热的温度。她就要成为第一个被烤熟的黎博利人了,可爱的塞雷娅真可恶。

 

 

【DAY ???】

 

罗德岛舰船,深夜。

麦哲伦和梅尔肩并肩,在廊道上学着幼年企鹅走路的步伐,摇头晃脑慢慢挪动着。

突然,道旁的一扇舱门打开,两只手用闪电般的速度把麦哲伦抓了进去。

「噫!?麦麦!」

梅尔吓了一跳,正要一探究竟,便见到一个银白色的身影探出头来:「麦麦——哲伦在我这睡。」

「哦,对,是有这回事来着。」梅尔放下心来,麦哲伦和她说过宿舍里堆了实验器材,最近休息时间都是去塞雷娅那里过的。话说她们俩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算了反正塞雷娅又不吃人。「那我走啦,bye.」

门板另一边,麦哲伦兴高采烈地窜进塞雷娅怀里,抱着她的脖子疯狂吸气。塞雷娅脸上笑意明显,但还是无情地把她拎进了浴室,催她洗漱。

 

回来之后忙了好多天的样本分析和总结报告,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麦哲伦不肯睡觉,坐在塞雷娅膝盖上,小脚丫晃啊晃地也不知在高兴些什么。她注意到桌上有个小盒子,顺手打开。

「是新买的耳环吗?」麦哲伦拿起来在塞雷娅耳边比划了一下,「想看想看,让我看看。」

塞雷娅表情有些不自然。「那是准备送给你的。」

「是、是吗?」麦哲伦脸上泛起喜悦的红晕,「那我给你看看哦……」

塞雷娅咬咬唇,没忍住自己接过来给她戴上了。精美的钻石在软软的耳垂上闪着光,两人一时都陷入了沉默。

「那个……我们的事情、可以告诉别人吗?」

「我们的事情?」塞雷娅有些惊讶。

「因为,梅尔姐一直很奇怪我们为什么关系变好了……白白也是,说要调取监控录像做一份麦麦异常行为观察报告……上次伊芙芙不也问‘为什么要抱在一起’了吗?缪缪和赫赫回来之后只会更糟,一定会被发现的,然后就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哇啊……」

「我——我以为我们……」塞雷娅似乎处于某种震惊的状态之中,麦哲伦敏感地察觉到了。

——以为什么?以为我们并不是恋人关系吗?

麦哲伦情绪蓦地低沉下来。她当然不会怀疑塞雷娅只是在玩弄她,但是这么多天下来,她一直以为两人之间状态很好,现在有了落差,难免失望。

「可是我还没有告白……我以为我还在追求你。」塞雷娅难得地露出茫然无措的神态。

麦哲伦瞪着她,发现她真的是这样想的,不禁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你好傻哈哈哈哈这种事情还要走程序的吗哈哈哈哈哈……」

塞雷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瞬间放松下来,头靠在麦哲伦肩窝里。

「你让我把秩序维持到底吧,」她低沉的嗓音染了一丝哑意,用呢喃一般的声音说道,「麦哲伦,我喜欢你。」

麦哲伦像是被长按电源键一样没了声息。塞雷娅抬眼看向她,少女用香软的唇瓣作出了回答。

 

麦哲伦是在和塞雷娅同住之后才知道有些瓦伊凡是会定制专用的枕头的。她好奇地摸了很久,结论是可以让带角种族自由变换睡姿的发明真伟大。

感谢发明家,她现在可以很舒服地窝在塞雷娅怀里睡觉了。

麦哲伦不禁又靠近了一点。头顶传来塞雷娅四平八稳的声音——她现在已经能很准确地分辨出其中蕴藏的笑意了——「我是枕头吗?」

「好舒服。」

「唔,不嫌我硬了?」

小气鬼。麦哲伦吐了吐舌头。上回白面鸮又说了关于塞雷娅硬度拔群的笑话,她不小心笑得前仰后合,就被记仇到了现在。

「你超级软啦。」瓦伊凡女性的身体充满了成熟的美感。麦哲伦在她胸前蹭了蹭,忽然意识到话语中的暧昧意味,一时脸红着不敢乱动。

「这件事说明……」塞雷娅揉着她脑后细软的发丝,有条不紊道,「一个探险家不能对未知的事物抱有偏见。」

麦哲伦乖巧点头,生怕小心眼又软绵绵的塞雷娅不给她抱了。

塞雷娅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阖上了眼眸,白皙的眼角飞红,本性的端庄糅杂了让她自己也感到不知所措的妩媚。

她牵着麦哲伦的手按在胸前,仿佛这样就能让对方分担一些过剩的心跳。

「不尝试的话,就不会知道……对吧?」

这种体验很新奇。仿佛在探索一方广袤而肥沃的原野,一片宽容而深邃的海洋,一座繁盛而鲜活的森林。与北地探险最为不同的是,她在这里安了一个家。有人在冰原上为她盖了一座小房子,无论足迹流浪到哪里,都让她不再感到孤单。

麦哲伦在这种安定感中昏昏欲睡。她想回答塞雷娅很久以前的那个问题,关于她能不能站着睡着。她想告诉她现在感觉有多幸运,以及,远非每一只企鹅都有这样的幸运。

 

 

 

【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