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士海

56.6万浏览    1729参与
深海·野渊

海东大树的梦中情人《Mr.Sandman》

https://b23.tv/av76468812


1.夏蜜柑姐姐的粉丝们请撤离!!!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请你们避雷啊!!!夏蜜柑姐姐很好很好很好!!!因为我的个人观察是,士对夏蜜柑心动过,但真正爱的是海东。所以,我剪辑出来的士海视频,时不时会让夏蜜柑姐姐当一把炮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2.可以收藏!!!但一定不要点赞!!!也不要投币!!!


3.素材来自网盘,字幕组是特盟TAMASHII。


4.BGM是《Mr.Sandman》——The Chordettes


5.歌词来源于酷狗音乐。


6.侵删!侵删!!侵删!!!


7.相信我,我对士海是真爱,这个视...

https://b23.tv/av76468812


1.夏蜜柑姐姐的粉丝们请撤离!!!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请你们避雷啊!!!夏蜜柑姐姐很好很好很好!!!因为我的个人观察是,士对夏蜜柑心动过,但真正爱的是海东。所以,我剪辑出来的士海视频,时不时会让夏蜜柑姐姐当一把炮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2.可以收藏!!!但一定不要点赞!!!也不要投币!!!


3.素材来自网盘,字幕组是特盟TAMASHII。


4.BGM是《Mr.Sandman》——The Chordettes


5.歌词来源于酷狗音乐。


6.侵删!侵删!!侵删!!!


7.相信我,我对士海是真爱,这个视频看起来是BE,但毕竟王小明和夏蜜柑没有互相坦白心意,所以,在我这,王小明和夏蜜柑是不可能的。


8.高举士海大旗!!!我爱海东夫人!!!


9.视频里,很多事情都是我YY出来的,例如,夫人想杀掉夏蜜柑,然后把士占为己有。可以说是私设了。我也不知道有没有OOC,但我总觉得夫人做得出这种事。


10.禁止二传!!!


沉迷假面骑士的海星

dcd猫猫和ded猫猫√(我太菜了呜呜呜QAQ)

dcd猫猫和ded猫猫√(我太菜了呜呜呜QAQ)

士海假着假着就真了
门矢士离开家的时候一看就是17...

门矢士离开家的时候一看就是17+岁的模样而失忆后的门矢士是20岁
警察海应该也差不多,海东遇到失忆后的门矢士大概19岁
🤔门矢士在两三年间做着大首领
dcd的TV里海东通缉令上已经有diend了,所以海东是在拿到diendriver后又回去过?
总之士海两个都是在17-19或者说仅仅在一年,甚至几个月里做了这堆破事
🤔其实分析到最后就是【他们在设定的时候是默认他们冻龄了吧妈的】就是TV以前的时间线有一种完全没考虑到他们年龄已经被挤到未成年那边去了
让我曾经也产生了大首领这个青年在我心中像是老油条,不过心狠估计话是有的
总结:各位太太可以放心吞设定因为官方胃口这么大也不缺你一条

门矢士离开家的时候一看就是17+岁的模样而失忆后的门矢士是20岁
警察海应该也差不多,海东遇到失忆后的门矢士大概19岁
🤔门矢士在两三年间做着大首领
dcd的TV里海东通缉令上已经有diend了,所以海东是在拿到diendriver后又回去过?
总之士海两个都是在17-19或者说仅仅在一年,甚至几个月里做了这堆破事
🤔其实分析到最后就是【他们在设定的时候是默认他们冻龄了吧妈的】就是TV以前的时间线有一种完全没考虑到他们年龄已经被挤到未成年那边去了
让我曾经也产生了大首领这个青年在我心中像是老油条,不过心狠估计话是有的
总结:各位太太可以放心吞设定因为官方胃口这么大也不缺你一条

荒原荒野

就,好双标的一个帝骑哥,hdds交个别的什么朋友都要插一下手,到了他这里就完全ojbk哦

就,好双标的一个帝骑哥,hdds交个别的什么朋友都要插一下手,到了他这里就完全ojbk哦

是鸽子不是天使

【微士海】今天的士也是个工具人(上)

  ooc!ooc!

        门矢士来到了牙狼的世界【大雾】

        士,今天请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一下小偷先生的帮手吧【笑】

        日常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明明是想写zio回来的士海组,却写出了TV一样的幼稚士海。

     

  ooc!ooc!

        门矢士来到了牙狼的世界【大雾】

        士,今天请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一下小偷先生的帮手吧【笑】

        日常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明明是想写zio回来的士海组,却写出了TV一样的幼稚士海。

        不过我已经放弃挣扎了【垂泪】

        “所以我不是你要找的人。”门矢士的脸都要裂开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前照相馆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却没想到他刚刚想出门弄清楚情况就被面前这人追杀了半座城,还好小野寺雄介及时发觉了异样,出面调停,把他们都带回了光照相馆。

  面前的青年紧握着刀迟疑着要不要相信他的话,荣次郎无视着诡异的气氛把咖啡和点心放在桌子上,和蔼的邀请客人享用。夏蜜柑狐疑的站在一边和小野寺雄介咬耳朵:“该不会士真的做了什么伤害这位先生的事情吧?”

  “怎么可能!”门矢士敏锐的捕捉到了夏蜜柑的话,提高声音反驳,“我根本就不认识他!这个世界也是我第一次来!”

  

  道外流牙现在非常混乱。

  面前这个穿着黑风衣,脖子上还挂着粉色相机的人的的确确长着和神牙一模一样的脸。但是,神牙不可能有这种同伴,也不会用这种幼稚的语气说话。保险起见,他暂时收了刀,从口袋里掏出魔导火点燃,举到那人眼前。

  

  ……??

  门矢士眼见着面前的男人不声不响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个打火机,打着火之后举着探到了他脸前,还把打火机向前晃了晃。火光闪了他的眼睛,于是门矢士投过一个看精神病的眼神,嫌弃又诧异的把打火机推开了。

  

  ……没有反应。那人棕色的眼睛里,没有浮现出代表霍拉附身的魔导语。

  “真是抱歉……看来我的确是认错人了。”道外流牙满怀歉意的站起了身鞠躬赔罪,“在下道外流牙,是魔戒骑士,您和我正在追查的霍拉容貌十分相似,所以我……”

  “太好了……这次不是士的原因呢。”夏蜜柑在一旁松了口气。魔戒骑士,门矢士抬了抬眉,从口袋里摸出这个世界的卡牌。灰色的背景上模模糊糊的是一把剑的模样,看上去竟然和这位叫做道外流牙的魔戒骑士握着的剑相似。

  看来这人是个关键人物了。

  夏蜜柑已经熟络的和道外流牙做了介绍,道外流牙一边向夏蜜柑表示善意,同时微微偏过头,装作不经意的看向身边坐着的男人。虽然静下心来细看,门矢士其人的确与神牙有许多不同之处,但是扎鲁巴在他身上发现的气息却做不得假,这人身上有神牙的气息——即使是现在,这种气息也没有丝毫减弱。

  

  那个叫做道外流牙的还在警惕他,门矢士拿起咖啡做掩饰,也悄悄的瞪了回去。说起来,这个人到底是靠什么找到他的?即使自己和那个叫霍拉的容貌相似,也不可能出现刚刚到这个世界就碰了个正着的巧合吧……门矢士想着想着就严肃起来:“海东……”

  海东大树,那个前科累累的家伙,前一天送来的东西绝对有什么问题。门矢士这么想着,某个穿着粉色围裙的可恶小偷就从厨房里钻了出来,脸上还挂着惯常的假笑:“呦,Tsukasa。还有,你好啊,道外流牙。”

  “海东,你该不会又是来重操旧业的吧。”门矢士靠坐回去,警惕的盯着他。“真过分啊士,我只是想和你一起旅行罢了。”可恶的小偷用无辜的眼神看他,神情坦荡自然,“看,我还特意准备了你爱吃的东西呢。”

  倒不如说这样的海东更可疑了……门矢士虚着眼睛,动动身体换了个坐姿:“少胡扯了,你这跟踪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干什么夏蜜柑!”

  

  从厨房里出来了个更奇怪的家伙,身形瘦削,面带假笑,重点是这个奇怪的家伙还知道他的名字。道外流牙下意识的把注意力转向了刚刚出现的男人,粉色围裙和他手里的靛青色枪显得异常违和……等等,枪?

  道外流牙立刻提起了戒备。就在这时,门矢士毫无预兆的大笑起来:“你干什么,夏蜜柑!动不动就点人穴位也是违法的吧!”

  “太过分了士,海东先生才不是跟踪狂!”夏蜜柑嘟着嘴皱起眉头,透露出少女的娇憨。的确是非常可爱,但是道外流牙错开注意的这个当口,海东大树勾起唇角笑了个烂漫:“有破绽!”他藏在门矢士视觉死角的手扣下了扳机,“这个世界的宝物,我就先收下了,士~”

        【invisible】

  

  海东大树!他就知道!门矢士终于缓过劲来,从椅子上弹起来,两步踏到写真馆的门口,张开胳膊像只护崽的母鸡试图把门堵住。不过想想海东大树那家伙也有和自己一样的能力,光堵门是拦不住他的,门矢士忍不住“啧”了一声。

  ……当初自己是石乐志才会把deind交到海东大树手里的吧?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门矢士只好从门口离开,顺便装作做扩胸运动的问:“没丢什么东西吧?”

  荣次郎慌慌张张的去看牙兰有没有被拐走。小野寺和夏蜜柑都没有什么会被海东盯上的东西,也就是说,海东大树的目标很可能是这个叫道外流牙的年轻人。门矢士拿出chase盯人的力气盯着道外流牙,果然,流牙四下乱摸了一通之后站起身来:“不,不见了!”

  

  牙狼剑不见了。

  

MathemMagics

“三年G班常磐庄吾同学,常磐庄吾同学,你妈妈偷(不是)带了你最喜欢的表盘!”
海东夫人和小魔王的沙雕旺仔牛奶广告
*捏造亲子关系
*迫害gay子
*反正夫人都当妈了就私心士海,衣品随爹,发型随娘(确信
我真觉得金毛的夫人宛如小魔王亲妈,激情深夜P图

“三年G班常磐庄吾同学,常磐庄吾同学,你妈妈偷(不是)带了你最喜欢的表盘!”
海东夫人和小魔王的沙雕旺仔牛奶广告
*捏造亲子关系
*迫害gay子
*反正夫人都当妈了就私心士海,衣品随爹,发型随娘(确信
我真觉得金毛的夫人宛如小魔王亲妈,激情深夜P图

orbit圈

摸鱼,算是给自己画个qq头像,情头自截,可自取

摸鱼,算是给自己画个qq头像,情头自截,可自取

Ew

Une affaire obscure

-海东拉黑了士


门矢士偶尔会觉得想出把海东大树比喻成猫这个想法的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天才。


他这么觉得的时候正坐在对着落地窗的转椅上。太阳已然落山,只留下最后一点的红色挂在地平线上。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样,他的手机响了一声。


“RiderChat:您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门矢士觉得无趣,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发来的消息,但现在比起思考时劫者真正的目的,果然还是和海东斗嘴更有意思一些。


过去的十年间他们见得说不上少,每次见面时他和海东都能从对方身上看出一些时间的痕迹,接下来要么是他掐着海东的腰把他按进哪家酒店的沙发里,要么是海东扯着他衬衫的领子把他掀倒在...

-海东拉黑了士


 


门矢士偶尔会觉得想出把海东大树比喻成猫这个想法的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天才。


他这么觉得的时候正坐在对着落地窗的转椅上。太阳已然落山,只留下最后一点的红色挂在地平线上。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样,他的手机响了一声。


“RiderChat:您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门矢士觉得无趣,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发来的消息,但现在比起思考时劫者真正的目的,果然还是和海东斗嘴更有意思一些。


过去的十年间他们见得说不上少,每次见面时他和海东都能从对方身上看出一些时间的痕迹,接下来要么是他掐着海东的腰把他按进哪家酒店的沙发里,要么是海东扯着他衬衫的领子把他掀倒在哪张床上再骑上来。似乎只有在这种事上他们才有着惊人的共识和默契。


像这样发过来的消息也不少。这给了门矢士一种细弱又微妙的连接感,并不讨厌。他瞟了一眼就又把手机放回桌子上,继续盯着窗外出神,等对面把他的消息发完。


手机在又响过几次提示音之后就不响了。门矢士觉得差不多海东也该说完了,便捞过手机划开屏幕看看他到底发了些什么。


“海东大树:呀,士,晚上好。”


这句话打在屏幕上仿佛海东发了一条语音。门矢士甚至能在脑海里一点不漏地把小偷说这句话时的神态和语调重现出来。


“海东大树:士知道吗?”


“海东大树:如果自己很在意的人有一阵子不理会它了,有的猫就会走过去给这个人来一爪子让他注意到它。”


…他是跟夏蜜柑学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吗?门矢士手指动了动,把对话框往下滑。


“海东大树:也有的猫意识到自己很在意的人不理会它了,就安静地离开了。士的话觉得我是哪一种呢?”


“海东大树:毕竟我可是不止一次被别人评价过很像猫呢。(举着枪的猫.jpg)”


门矢士盯着那只猫看,竟真看出几分和海东的相似来。他毫不犹豫地点进对话框开始打字。


“还用说吗,当然是第一种。”


他按下发送键。


品红色的主题下红色没那么显眼,但是门矢士还是被那个鲜红的感叹号刺到了。


“…………海东!!!”

 



(海东: 答えは聞いてない! 士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并不是宝物,所以我没有兴趣听(←借口


(是挠一下和离开之外的意味不明选项——拉黑

AltroG

害,一晚上极限画图绑骨做动画,还是太仓促了()没有调整表情感觉有点ooc,平时都搞一天,可是没有办法!周围都是正常的直男来打朋友,感觉白天在他们面前搞不对劲!下次再说了()

害,一晚上极限画图绑骨做动画,还是太仓促了()没有调整表情感觉有点ooc,平时都搞一天,可是没有办法!周围都是正常的直男来打朋友,感觉白天在他们面前搞不对劲!下次再说了()

川先生

兔子【二】

接上篇,下一章开车


门矢士率先打破沉默,他把电视机音量调低,海东大树抖了抖兔耳醒了过来,然后主动的往门矢士身上靠,这招对所有床伴都很管用,下一秒就是搂腰接吻脱衣,但门矢士明显不吃这一套,他只是靠躺在那里,猫耳舒展,尾巴搭在沙发上来回晃动,门矢士自制力惊人的好,海东大树认为挑战性是他呆在门矢士身边的原因之一,海东大树亲昵的用脸颊蹭了蹭对方,得到了对方不算暧昧的“回礼”,嘴唇碰在海东大树的脸上,只是一下,门矢士又恢复了先前的状态。


 


“你被催婚了?”是疑问句,对方以为海东大树的亲戚都和他本人一样看得很开,海东大树头靠在对方的肩膀“这个话题我觉得问你比较有趣,阿士没有被...

接上篇,下一章开车


门矢士率先打破沉默,他把电视机音量调低,海东大树抖了抖兔耳醒了过来,然后主动的往门矢士身上靠,这招对所有床伴都很管用,下一秒就是搂腰接吻脱衣,但门矢士明显不吃这一套,他只是靠躺在那里,猫耳舒展,尾巴搭在沙发上来回晃动,门矢士自制力惊人的好,海东大树认为挑战性是他呆在门矢士身边的原因之一,海东大树亲昵的用脸颊蹭了蹭对方,得到了对方不算暧昧的“回礼”,嘴唇碰在海东大树的脸上,只是一下,门矢士又恢复了先前的状态。


 


“你被催婚了?”是疑问句,对方以为海东大树的亲戚都和他本人一样看得很开,海东大树头靠在对方的肩膀“这个话题我觉得问你比较有趣,阿士没有被催婚吧,”是肯定句,海东大树眼里,门矢士永远是自由身,“那是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搪塞过亲戚那边了,”门矢士自然的说出原因,轻松的口气却让海东大树心里的那颗定时炸弹终于爆炸了。


 


他早该想到这点,只是他有点不想承认,逃避心里又一次作祟,海东大树故作镇定的问:“什么时候喜欢的?”,门矢士笑出声“我以为你会说‘又在开玩笑了’这种话,看起来,你对这件事很上心?”说着拿起遥控器换了台,海东大树没心情去看电视里演的搞笑八点档,他急于让门矢士继续说下去,“挺早的?几年前吧,还是几十年前,早记不清了,反正差不多那个时候,”门矢士捞了一把糖果,慢慢拆开包装纸“如果你要笑我长情那就免了,说实话我也是到了这个年纪才意识到喜欢这回事,”


 


海东大树咬着颤抖的下唇,最不愿面对的事情果然还是来了,那条细绳似乎快断裂了,他并不介意床伴有伴侣这件事,毕竟别人的伴侣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也说过不会过问对方私生活,他看着门矢士,对方看着电视,时不时被里面的剧情逗笑,电视闪光在对方脸上打出的阴影落在海东大树脸上,海东大树有些溃不成军,收起腿窝在沙发上,兔耳也趿拉了下来。


 


门矢士察觉到对方失落的情绪,海东大树这次毫不掩饰,他只是低下头,像是思考着什么,门矢士关掉电视,客厅一下安静了下来,海东大树有些焦躁的呼吸着,“怎么了?”门矢士这次没开玩笑,因为对方的状态很糟糕。


 


海东大树的情况没有门矢士想的那么麻烦,他只是思考了一下,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为床伴考虑,他暗暗想不会有下一次了,海东大树在缕清自己和门矢士的关系,自己十分希望门矢士现在立刻与他那所谓的“心上人”分手,但发觉到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支撑他作出这种无理取闹的事情,海东大树忌讳与这样的门矢士上床,因为对方说不定时刻想着那个爱人,即使不表现出来,海东也觉得恼火,兔耳烦躁的抖动起来,门矢士不知怎么安抚对方,只能等待对方自己消化。


 


海东大树最后得出了解决这种心情的方法,要么他走,要么那个该死的爱人走,要不然自己迟早得被这种烦闷的心情惹出病,他突然抬起头,把门矢士吓了一跳。


 


海东大树希望与门矢士呆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只属于他们俩,但知道对方恋人的事情后,他对于这种插足的第三者感到恶心,但他知道,该放手了。


 


“阿士,我想和你做。”海东大树认真的看着门矢士,后者似乎愣住了,海东大树不管不顾的继续说下去“但我有个请求,”请求,海东大树差点干笑出声,自己多久没有体会到脸面全失的感觉了,倒是在门矢士这里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卑微,当然,这会是最后一次。


 


海东大树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他感觉背后的冷汗不停往下流,可笑的羞耻心掐住他脖子,眼睛发酸,眼泪不懂什么时候会倘下来。


 


“我向你的心上人借你一晚,这晚过后我就走,所以,”


 


他吸着鼻子,自己狼狈的样子第一次被别人看见,那个人是门矢士,还挺不错,海东大树这么想着。


 


“请你在这一晚,只想着我的事情。”


 


天道家今天的饭

川老师家的兔猫士海和七哥点的猫猫狗狗或谏(?

川老师家的兔猫士海和七哥点的猫猫狗狗或谏(?

川先生

床伴【1】

说好的兔子夫人,私设兔子心里比较细腻所以夫人会有ooc

时王tv士海限定

要点脸给自己打个第一章,努力不坑

动物成年后总会快速寻找伴侣,一是找依靠,二是防止被别人说闲话。

 

 

虽然步入开放社会,越来越多人选择单身,但闲话也没消失过,海东大树低头喝着咖啡,脑内自动屏蔽亲戚的百般推荐,那些有着稳定工作,收入不菲的成年兔子,有男有女,亲戚那边巴不得把他嫁出去,好吃一口彩礼钱,海东大树自顾自刷着手机,完全没有听的意思。

 

 

等到咖啡冷掉,海东大树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咖啡厅,拨通了门矢士的电话,他暂时不想去家族聚会了,所以他想在门矢士那呆一晚...

说好的兔子夫人,私设兔子心里比较细腻所以夫人会有ooc

时王tv士海限定

要点脸给自己打个第一章,努力不坑

动物成年后总会快速寻找伴侣,一是找依靠,二是防止被别人说闲话。

 

 

虽然步入开放社会,越来越多人选择单身,但闲话也没消失过,海东大树低头喝着咖啡,脑内自动屏蔽亲戚的百般推荐,那些有着稳定工作,收入不菲的成年兔子,有男有女,亲戚那边巴不得把他嫁出去,好吃一口彩礼钱,海东大树自顾自刷着手机,完全没有听的意思。

 

 

等到咖啡冷掉,海东大树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咖啡厅,拨通了门矢士的电话,他暂时不想去家族聚会了,所以他想在门矢士那呆一晚,门矢士意外爽快的答应了,挂掉电话后海东无视掉了几个床伴发来的邀约,直接关机后径直前往门矢士家里。

 

 

海东大树是一只成年兔子,前前后后染了几次头发,最近一次他把头发染成了金色,理由是门矢士背着自己偷偷去染了头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总之,活到了被催婚年纪的海东大树选择了更加自由的性生活,那些亲戚自然很气愤,而绝大多数床伴也老是向他示爱,唯独门矢士永远保持着该有的床伴态度,从以前开始就不管海东大树的私生活,也不会没事找事打给他,大部分时间都是海东大树主动打过去,仿佛就算是床伴也永远保持高傲的态度对待他人,是一只性格奇怪的猫咪,海东大树暗暗想。

 

 

他不知道门矢士有没有爱人,他也不想知道,他从没想过这一点,或许是对答案的害怕和期待纠缠着他,两人呆在一块的时候从不过问对方的恋爱史,对于仅仅只是床伴的两人来说这太多余,他们甚至算不上是朋友呢,海东大树在门矢士面前总是不自觉的压低身价,把他俩的关系拉成一条直线,这条直线要么代表了朋友,要么就是床伴,至于恋人,海东大树迎着冷风走在去门矢士家的路上,恋人这个词在他脑袋里打滚,兔耳朵服帖的压在两侧微微发热,不可能,最后海东大树得出了一个客观的结论,只是这个结论似乎并不是他想要的罢了。

 

 

到了门矢士家,熟练的掏出钥匙开门,为什么会有钥匙?同居那会门矢士给配的,本以为同居结束对方会回收,谁知道门矢士只是丢下一句“自己拿着”就不管了,海东大树现在看见那把钥匙还会自我高兴一会,这或许代表着两人之间不止是床伴关系吧,虽然可能不是爱情,但多一条关系就是一条。

 

 

海东大树以前从没想过两人床伴关系结束后该怎么办,这本不是他该思考的事情,但到了这个年纪,他发现自己慌乱了,跟和其他人提出结束关系的感觉不同,他一点也不想和门矢士结束这段关系,即便细绳一点也不稳定,随时有可能断裂,他也依旧抓的死死的,这份丢脸的羞耻感他不想让门矢士知道,所以他总是断断续续的找他,一个星期几次,或者一个月几次,期间间隔不会太久,门矢士偶尔也会问他最近怎么不去找别人,他答不上来,脑内一片空白,连一个垃圾的理由也找不到,那次之后隔了一两个月海东大树才重新打电话邀约门矢士,而对方也没再提过,海东大树推开门,心想那次真是太丢脸了。

 

 

穿过照相馆长廊,客厅微黄的灯光让海东大树安心了一点,兔耳也舒展起来,向往常一样竖起,门矢士悠哉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海东大树站在门口,拍了拍沙发旁示意他过来坐,随后又懒散的看起电视,海东大树没有脱掉风衣,走过去坐下,然后眯起眼睛休息,两人享用着难得的清闲时间。

 

 

 

 

 

川先生

所以帝骑哥虽然衣着品味不咋地,但找伴侣的眼光却很好,而且也会控制与伴侣间的距离,保证时刻充满新鲜感而不会很快腻烦


所以帝骑哥眼光和为人处事实际上高明得不行,根本不是外表看起来那样直男啊,这侧面反应要泡到夫人是很难的,但帝骑哥做到了,而且前前后后分手好几次最后都顺利复合,我觉得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

所以帝骑哥虽然衣着品味不咋地,但找伴侣的眼光却很好,而且也会控制与伴侣间的距离,保证时刻充满新鲜感而不会很快腻烦


所以帝骑哥眼光和为人处事实际上高明得不行,根本不是外表看起来那样直男啊,这侧面反应要泡到夫人是很难的,但帝骑哥做到了,而且前前后后分手好几次最后都顺利复合,我觉得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




时驰

震惊!常磐老师竟然得过中二病!(二)

我军训回来了

浑身难受,腰疼,腿疼,感冒,太艹了

昨天晚上做梦梦到自己在摸鱼?大草原

还是论坛体!

ooc警告!|˛˙꒳​˙)♡

开始叭(艹最后tag打不完)

————————————————————

31L

啊啊啊啊啊下课了我来走近科学了!

32L  小道消息传播者

来了来了

33L  小道消息传播者

说起来常磐老师挺幸福的,有哥哥照顾,还有嫂子做饭吃

34L

!!!!

35L

艹为什么门矢老师会有老婆啊艹

36L  小道消息传播者

等一下等一下门矢老师没有老婆!

37L

欸,那常磐老师的嫂子是谁

38L  小道消息传播者

害,你这个都不知道啊

39L

我真不知道

40L  小道消息传播者

是...

我军训回来了

浑身难受,腰疼,腿疼,感冒,太艹了

昨天晚上做梦梦到自己在摸鱼?大草原

还是论坛体!

ooc警告!|˛˙꒳​˙)♡

开始叭(艹最后tag打不完)

————————————————————

31L

啊啊啊啊啊下课了我来走近科学了!

32L  小道消息传播者

来了来了

33L  小道消息传播者

说起来常磐老师挺幸福的,有哥哥照顾,还有嫂子做饭吃

34L

!!!!

35L

艹为什么门矢老师会有老婆啊艹

36L  小道消息传播者

等一下等一下门矢老师没有老婆!

37L

欸,那常磐老师的嫂子是谁

38L  小道消息传播者

害,你这个都不知道啊

39L

我真不知道

40L  小道消息传播者

是海东老师啊

41L

太草了吧

42L

?!

43L  小道消息传播者

不要惊讶,海东老师真的把人妻属性点满了,谁不喜欢会做饭的池面人呢

44L  老师们的过激cp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搞到真的了,士海是真的!他们锁了钥匙我吞了呜呜呜呜呜呜

45L

楼上你冷静一点

46L  老师们的过激cp粉

我们学校的老师真的过于优秀了,他们都是真的!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暴风哭泣

47L  小道消息传播者

啊是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隔壁映司老师和安库老师,深海老师和亚兰老师,桐生老师和万丈老师,剑崎老师和相川老师还有好多老师的爱情都是真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48L  暴躁老姐

我真的太爱我们学校了,给了我们一个光明正大的磕cp机会

49L

他们是真的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50L  小道消息传播者

我相信你们没有看见过常磐老师和盖茨老师卿卿我我,月读老师在旁边喝闷酒的样子

51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艹

52L

月读老师:我TM做错了什么

53L

月读老师气到月食(?

54L

月食过于艹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55L  小道消息传播者

哦,还有夏海老师在门矢老师和海东老师黏糊的时候和月读老师聊天讨论怎么办

56L

太好笑了吧wwwwww

57L  老师们的过激cp粉

wwwwww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58L

月读老师和夏海老师:我容易吗我???

59L

太难了哎

60L

太不容易了哎

61L

行吧等会上课了

——————此楼暂封————————


我不能把年华给你

漩涡(士海)

喜欢请点赞留言,不喜勿喷,谢谢。

开车失败。

建议配bgm漩涡

漩涡(士海)

  时针指向十点整,海东仰面躺在大床上,面色潮红,胸口还在微微起伏。

  方才的经历,如梦似幻。

  心中似有不甘,一鼓劲抬起一条腿重重地搭在坐在床边不知在想什么的门矢士大腿上。门矢士没有生气,抓住他的脚腕轻轻按揉着。

  这样的门矢士,让海东不适应。

  “你明天要去的地方,很险。”

  关着灯,看不清门矢士的表情。

  “士莫非是舍不得我了?”玩笑似的笑笑,叹了口气扭头看向一边,“我去的地方哪有不危险的。习惯了惊心动魄平静下来倒觉得无聊了。”

“为了宝物不惜把命搭...

喜欢请点赞留言,不喜勿喷,谢谢。

开车失败。

建议配bgm漩涡

漩涡(士海)

  时针指向十点整,海东仰面躺在大床上,面色潮红,胸口还在微微起伏。

  方才的经历,如梦似幻。

  心中似有不甘,一鼓劲抬起一条腿重重地搭在坐在床边不知在想什么的门矢士大腿上。门矢士没有生气,抓住他的脚腕轻轻按揉着。

  这样的门矢士,让海东不适应。

  “你明天要去的地方,很险。”

  关着灯,看不清门矢士的表情。

  “士莫非是舍不得我了?”玩笑似的笑笑,叹了口气扭头看向一边,“我去的地方哪有不危险的。习惯了惊心动魄平静下来倒觉得无聊了。”

“为了宝物不惜把命搭进去,值得吗?”

  “这可一点儿都不像是士会说的话。”

  “要是能被你料到,”瞟向海东,“我就不是门矢士了。”

  “这才是我认识的出其不意的士。”海东缓缓起身,笑着从背后抱住门矢士,下巴搁在他的肩头,泄了力,软软地贴在他背上。

  或许欢愉过后情感较理智占了上风,门矢士覆上了腰间海东的手。

  “士,说句真心话。”声音低沉,“这辈子为了宝物和你,我死而无憾。”

  门矢士不由抓紧了他的手。

  “士,有些不该认真的事,我认真了。我认真起来,从来都没有回旋的余地,何况因为你,我甚至失去过理智。近于执念的感情,有时我也会抱怨。”埋在肩窝深处,“可是,我绝不后悔。”

  语气坚定不移。

  “我们都在放肆不带丝毫隐藏地对待对方,不去了解也能绝对信任,默契无双。这是为什么?大概在我们心中,发自于本能地将对方视为自己归属吧。”

  门矢士抚上海东的耳廓,海东深吸一口气,满是士的味道。

  “就算明天回不来,今天尽兴了,也是好的。”

  情绪有些难以控制,门矢士猛地转身压下海东,单手撑床,四目相对。

  这次面对对方眼中的爱意,谁都不曾退却。

  抚过小偷先生的五官每一处,细细的,感受着他的温度。

  “我还在,你一定会回来的。你说过,会追我一辈子,我都记得。海东,你不能食言。”

  世间万物向心公转,勇赴于爱你之漩涡。


冬与夏蝉

【士海】旅馆(1)

是非常ooc的老夫老夫日常

为什么ooc呢,因为如果按照人物性格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这样相处(我没说虐)

但是按照他们的性格可能一生都在追逐当中这也太浪费了!!!!

于是诞生了这篇不定时更新的沙雕文

唉。

山脚下新开了一家旅馆。

老板有两位,都是帅哥,看起来大概也就是小年轻的模样,不过据说两位都已经年过三十逼近四十的岁数了。

周围的商户都对这家旅馆有着不大不小的好奇心,毕竟这里荒郊野岭,也少见外地人——更何况还是相貌这么出众的外地人来这里开店。

难免会有人担心抢他们生意,外地人总是多多少少受点怀疑的。

隔壁的拉面店老板还跑来特地送他们一个月的代金券,顺便打探打探消息。

“只是...

是非常ooc的老夫老夫日常

为什么ooc呢,因为如果按照人物性格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这样相处(我没说虐)

但是按照他们的性格可能一生都在追逐当中这也太浪费了!!!!

于是诞生了这篇不定时更新的沙雕文

唉。

山脚下新开了一家旅馆。

老板有两位,都是帅哥,看起来大概也就是小年轻的模样,不过据说两位都已经年过三十逼近四十的岁数了。

周围的商户都对这家旅馆有着不大不小的好奇心,毕竟这里荒郊野岭,也少见外地人——更何况还是相貌这么出众的外地人来这里开店。

难免会有人担心抢他们生意,外地人总是多多少少受点怀疑的。

隔壁的拉面店老板还跑来特地送他们一个月的代金券,顺便打探打探消息。

“只是想找个地方定居而已,没别的想法。”总是带着笑意的那位青年看起来很好说话,清秀的面庞笑起来也很能感染人,他向拉面店老板道谢,顺便介绍了自己,“叫我海东就行。”

“哦哦好,”拉面店老板的目光转向一直坐在柜台后面打盹的男人,“那这位——”

“门矢士。”微不可闻的声音传来。

“啊门矢先生……”那老板还想说什么,被门矢士下意识扫过来的一个眼神吓到。

那目光平平淡淡却带着隐隐的警告,虽然普通人不怎么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也不清楚他的身份,但对着这样的眼神本能的还是想要逃离。

“啊,两位那我就不打扰了啊哈哈……”老板尬笑着退了出去,两腿都在打哆嗦,

“喂,士,你吓到他了。”海东说,笑意收回来一点瞬间就变得疏离,“能不能收敛一点?我可不想很快搬家。”

“是他太胆小了。”门矢士无所谓地转过椅子,“海东,我饿了。”

“刚才不是送了代金券吗?去隔壁吃。”海东示意他看桌子上的一沓券。

“我想吃天妇罗。”门矢士无理取闹一样的忽略了他的话,抬手举起自己的相机,“我饿了。”他重复。

“……服了你了。”海东叹口气,笑着拿起围裙进厨房。

 

门矢士和海东大树就这样住下来。

他们的旅馆其实不是很营业,没有什么客人,可是每天都能闻见这两人的房间传出浓郁香气,闻起来都是些特殊食材。大家都猜测是不是什么富家子弟跑来体验生活之类的,还发出了“有钱人就是奇怪”的感慨。

毕竟,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在山里找到海鲜这种东西吧?

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人天天送来。尽管这也没人看见,但是人类的想象总是无穷无尽。

然而实际上,只是两个退休的假面骑士跑来这里隐居罢了,钱财食物这些东西对前大修卡和前宝物大盗而言真的不算什么。

更何况,他们随时可以穿越世界跑到别的地方去拿东西,又怎么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也还好这里是山里,大家就算再好奇也不会真的闹出什么事来。

“这样真的好?”海东挑眉看门矢士从次元壁出来,手里拎着一袋新鲜的肉。

“唔,反正他们也不吃。”门矢士耸着肩把肉递给他,“我为了不浪费就拿过来了。”

海东接过肉,很明显日期还是今天的,但是门矢士肯定不会买,他已经能猜到小魔王家里最近会无缘无故的丢一堆食物了。

“没被发现吗?”

他说,总不至于门矢士也当起小偷来吧?

“我留下钱了,让他们自己再买。”门矢士大大方方地承认这不是暗偷这叫明抢,“对了最近,好像有点变冷了。”

“是入冬了吧?”海东说,“怎么,穿少了?”

“好像有点…啊——啊切!”门矢士说着打了个喷嚏,“啊不妙,看起来是感冒了。”

“……离我远点。”海东很没有感情地爬起来迅速远离他,“我可不想感冒。”

“喂这种时候好歹也来关心一下吧……”门矢士彻底拿他没办法,“知道了我会自己等它慢慢好起来的。”

“所以今晚上你自己睡。”

“等,自己睡,睡哪?”

“这是旅馆,房间随便你挑。”海东抱胸站好,“总之不要进我房间就行了。”

“哈??!!!!”

门矢士发出不敢置信的嚎叫。

 

门矢士的感冒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

其实这是正常的感冒流程,但是对于被赶出房门睡了一个星期的前大首领而言绝对是非常难熬的一个星期。

没有人暖被子,又感着冒,一个人抱着暖炉可怜兮兮地躺在床上等着被窝暖起来好入睡,门矢士觉得天下没有比他还可怜的假面骑士了。

假面骑士也是有人权的好吗?!

所以感冒一好他就很没脸没皮的跑回两人共同的卧室去了。

“……你在干什么?”海东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门矢士,他正往床上扔东西,左一个抱枕右一床毛毯,看起来像是要堆个堡垒。

“做好保暖措施。”

门矢士说,“防止你也感冒。”

“哈?!你感冒好了关我什么事已经不会传染了啊?”海东忍无可忍地拿起一床毛毯,“这种东西快点收起来别拿出来丢人现眼……”

他的话没说完,人就被门矢士扔到床上在厚厚的毛茸茸上弹了几下。

“干什么?”海东挑眉,好整以暇地把手垫在脑后。

“干什么你不知道?”门矢士带着嗤笑覆上他的身体,“给你准备好了,就怕一会给冷着。”

“呵……”海东憋着笑回抱上去。

“门矢士啊门矢士,你真是感冒感坏脑子了?卧室明明就有暖气啊……”

不过他也没打算再破坏气氛了,某个被憋坏的家伙狠狠地扑上来叼住他这块肉开始啃,正面啃完啃背面背面啃玩翻过来再啃正面。

 

但是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

海东没有感冒的确,但是门矢士的感冒又复发了。

第二天从床上醒来门矢士就觉得不对劲,本来已经通了的鼻子又堵上了。

“……”门矢士臭着脸吃早餐。

“呵。”海东看好戏的眼神就没停下来过,“怎么?门矢先生还是受不住这样的操劳啊……身体不是很好?”

门矢士已经不想说话了。

“行了,等会去买点药吧。”海东一边收拾餐具一边笑,“看你这样子这回又要一个星期了。”

门矢士的感冒看起来是不能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