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声波

23万浏览    2876参与
白木市【冷漠与骚话并存】

還有很多要改,所以就只是嗨一下就好
踩點很難

還有很多要改,所以就只是嗨一下就好
踩點很難

TMT_夕虹士

啊……美丽的比基尼海滩……

啊……美丽的比基尼海滩……

养波渣女小阿九
啊,soundwave 全息影...

啊,soundwave 全息影像

意思意思

领会精神

灵感来源于一位太太画的大波调试papa的全息影像性能那个……但是我翻翻就找不到了😭

最后,emmm还是希望各位波波粉喜欢💕


啊,soundwave 全息影像

意思意思

领会精神

灵感来源于一位太太画的大波调试papa的全息影像性能那个……但是我翻翻就找不到了😭

最后,emmm还是希望各位波波粉喜欢💕



帝日-无刀不欢的正在清债的刀圣-炎影
是万圣立牌的成品图,, CYB...

是万圣立牌的成品图,,

CYBERVERSE双波的也出了∠( ᐛ 」∠)_

25r一个,50r一组,之前说的前几买一组的送徽章现在还有少数名额,,

是万圣立牌的成品图,,

CYBERVERSE双波的也出了∠( ᐛ 」∠)_

25r一个,50r一组,之前说的前几买一组的送徽章现在还有少数名额,,

tfp

en…虽然我的头像是博派der

但我更粉狂派lord买个床

                   高跟鞋红红

                   逻辑怪大波

        ...

en…虽然我的头像是博派der

但我更粉狂派lord买个床

                   高跟鞋红红

                   逻辑怪大波

                   沉默小波

                   独眼龙打击

                   爱漆如命KO

                    ……


tfp

没有人可以阻挡我锁声茜💩

想想我以前磕了好几年双波和飞茜

是什么让一个双波党变成了声茜

这究竟是赛星的沦陷还是火种的扭曲

没有人可以阻挡我锁声茜💩

想想我以前磕了好几年双波和飞茜

是什么让一个双波党变成了声茜

这究竟是赛星的沦陷还是火种的扭曲


鸽苏拉

这几天攒了波大的,搞了好多小波波

这几天攒了波大的,搞了好多小波波

养波渣女小阿九
脑洞越来越大了

大到拖家带口了,喜欢这个梗



大波一家子,遵循着遗传定律。



画完我满满的满足感嘻嘻嘻



请他俩原地结婚!立刻!马上!















ps……看梗吧,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你好我也好哈哈哈哈哈哈











脑洞越来越大了


大到拖家带口了,喜欢这个梗




大波一家子,遵循着遗传定律。




画完我满满的满足感嘻嘻嘻




请他俩原地结婚!立刻!马上!




















ps……看梗吧,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你好我也好哈哈哈哈哈哈













糖番茄

角斗士的黎明 Ch.7-1

Ch.6-4


Chapter 7


有人说,是偶然推动着历史的前进,混沌和不确定性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但又有人说,从来就只有一条道路,过去、现在、未来……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绝非任何个体力量可以改变。偶然是必然之树的果实,当它落下时,人们才注意到了树的存在。...


Ch.6-4


Chapter 7


有人说,是偶然推动着历史的前进,混沌和不确定性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但又有人说,从来就只有一条道路,过去、现在、未来……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绝非任何个体力量可以改变。偶然是必然之树的果实,当它落下时,人们才注意到了树的存在。

                                        ——摘自《塞伯坦尼亚帝国编年史》,作者未知



Part.1


“所有霸天虎成员都已经上载了忠诚代码。”声波说道,“其他一些角斗士,我是指那些没加入霸天虎的,也都确认会支持我们。”


威震天一边听着,一边查看声波之前传给他的资料——一份来自罗迪昂警局的档案。声波为他带来了奥利安警察生涯的诸多细节——这不是他自己要求的,但他也很清楚声波为什么这么做,并且当信息通过私人通讯频道传送过来的时候,他也没有清高地予以拒绝。


现在,他知道了在他们最初相遇以前的警长是怎样一个塞伯坦人。他对奥利安不再仅仅是基于某种亲密关系下的自然而生的熟悉。当然,他相当确信奥利安对自己的了解应该更早也更全面。后者可不会真的仅凭几行文字或油保的几句话就随便释放什么人。


然而,他知道得越多就越是无法想象奥利安会选择留下,留在他身边。奥利安本可以拥有一切,他的社会阶层,他显赫的社交圈,他可能拥有的未来……而这一切全都毁于他在元老院问出的三个问题——威震天的问题。


为什么他从来没有担心过奥利安的忠诚问题?也许为了霸天虎的伟大事业,他应该怀疑所有人,怀疑每一个出现在他旁边的塞伯坦人。


不,奥利安不在其列。他不同于任何一个塞伯坦人,他是……他们属于彼此,他们就是彼此。


威震天从数据库中删掉了这份档案。


“我审查了所有参与者的资料,排除了一切可疑的对象。”声波在旁边又补充了一句。


异能金刚看着威震天——一位比御天敌更像领袖的矿工,英勇无畏,强大得不可战胜,无论什么都不可能掌控他,除了他自身的意志和行事方针……这正是一切受压迫阶级所需要的。


那么,他还是那个在住宿区狭窄走廊的尽头向低阶金刚讲解天赋权利的威震天吗?


当然是的!声波敏锐的感知能力确认了这一点。威震天的目标从未改变,意志也愈加坚定。但仍然有微妙的差别,可能连他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统辖、控制、操纵……一些新的元素融入了他,在意志和机体的强大之外,威震天又获得了新的力量——某种会指引他迈向终极胜利的力量。


声波发现自己一瞬间的走神。他赶忙重新集中精神,将注意力拉回到当前的对话中。留意着威震天每一句话,每一个停顿和语调的变化。


威震天仍然没有接话。他透过窗子看着下方空荡荡的竞技场。今天不是比赛日,场内空旷安静,就像是无人的世外之地,就像是两个太阳周期前的杀戮根本未曾存在过。其实他对声波没有丝毫不满,也知道这个异能金刚对自己的敬仰和忠诚。但权力和威严总是在沉默中彰显自己的存在。为了他们的事业,他必须要保持并适时地运用这种力量。他最近逐渐意识到这一点,比起战斗力,它对追随者的影响力更为深远。他已经越来越习惯于这种对他人也是对自己的冷酷无情。


“一切?”过了一会儿,威震天才开口问。


“这里是竞技场,在这方面没有困难。”声波的音调保持着一贯的平静,但威震天开口问话的确让他稍稍放松,“我确信那几场比赛极为精彩,结果也让观众相当满意。”


“好。”威震天点点头,“奥利安对此有什么看法?”


“他并不十分赞成,不过基本认同了关于守护我们事业的观点。”声波微微停顿了一下,“罗迪昂警长并非天真地对现实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他拥有坚定的意志,同样能够作出艰难的决定。在这方面——”


“与我不相上下。”威震天笑了笑,“虽然他有时候是会有点理想主义。我很清楚这一点。谢谢你,声波。我想,目前这样就可以了。随时做好准备。”


 “是,大人。”声波答道。


#.#.#


一批来自无名资助者的武器装在常规补给车里秘密地运入了竞技场。


“看起来你的小跟班在外面干的不错。”威震天高兴地打开能量块储藏盒的盖子翻看着,“嘿,这个你可别和我抢!”他抓起一杆黑色大炮。它的外型设计相当独特,长炮筒显示了超乎寻常的火力输出能力,后半部分的微型反应堆装置表明这杆大炮所使用的技术。接着,威震天发现了底下很不起眼却十分精巧的底座——可以将炮杆装在小臂上的锁扣,以及一个原理不明的驱动装置。


他示意吊钩过来检查一下。后者在一番测量后将大炮再次交给威震天。“这是一杆融合炮,但却配备了一种我仅仅只是听闻的技术,”他指着底部的驱动装置,“这是反物质催化驱动器,可以与机体供能系统相连接的驱动器。你可以把它当作一般武器,经外部充能后使用。但如果把这个装置连上使用者本身,等于为它附加了一个更强劲持久的能量来源,火力输出将成倍提升。而它真正强大的地方是可以在使用者机体内和武器之间构建反物质循环通道。不过——”他犹豫了一下,“并不是所有金刚都有能力驱动这种级别的武器,甚至还可能被……”


威震天大笑着打断了他,“那没有谁比我更适合它了。吊钩,你必须在一个太阳周期内帮我完成臂部结构改造。”他挥了挥手,示意医生去做好准备,接着再次转向奥利安,继续他们之前进行了一半的关于行动计划的讨论,“等我们冲出去,下一步就要进攻铁堡。”


“政府一定会出动军队镇压的。”奥利安说道,“我觉得一开始就攻击首都并不一定是最佳方案。你无法想象他们保卫它的强烈决心。”


“我理解你的意思。通常比较稳妥的战略是从周边开始,一个地区接一个地区解放,最后围攻首都。”威震天点点头,“但塞伯坦所谓的统一政体实际上从很早开始就松散了,主要城市及其周边区域形成城邦,名义上仍然属于铁堡统领,但实际上已经是自给自足的半自治状态。我不认为这些城邦首脑会在我们进攻铁堡时伸出援手。所以说,进攻铁堡和进攻卡隆、青丘、莫邪天城本质上没什么区别。但毕竟是首都,攻占它的意义是非同一般的。而且铁堡是塞伯坦的珍宝,他们不会动用杀伤力过大、可能造成城市损毁的武器。”


奥利安沉吟了一会儿,仔细思考着威震天的观点。他当然明白这里面多少有点一战立威的私心,但威震天刚才的分析也并没有错。另一方面来说,如果打下铁堡可以让其他城邦心生畏惧,愿意妥协和谈,也不失为一个尽快结束战争的方法。“好,我同意首先进攻铁堡,但必须告知我们的战士不得损毁城市重要设施和历史建筑。除此之外,我们仍然有一个战斗人员数量处于弱势的问题。”


“解决掉军官,然后说服士兵加入我们。他们在军队中受到的压迫并不比我们少。”威震天挥了一下手,“我们能号召起所有深受功能主义压迫的阶层,为了自己的自由权利加入起义。那时候军队的力量就不足为惧了。”


“威震天,还有最后一件事,我必须问你。”奥利安盯着对方的红色光镜,“告诉我——你考虑过和谈吗?”


“和谁?谈什么?”威震天冷笑着反问,“和领袖?和元老院?让他们为我们重新安排工作吗?”


“也许斗争的方式并不只有把世界碾成碎渣这一条路。可以谈判,迫使他们改革。无论如何,掀起遍及全球的内战并不是明智之举。领袖和元老院仍然拥有强大的力量。”


威震天没有立刻回答,他思考了一会儿,“奥利安,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们可以谈判,可以提出变革的要求,但话语权来自实力,只有局势真正威胁到他们,才可能开启谈判,否则只不过是让他们有时间集结军队镇压起义。正如你所说,他们仍然有强大的力量。”他伸手按住对方的肩膀,“至于实力对比的问题,我确信能在战斗中不断充实我们的队伍。在竞技场的这段时间,你肯定也发现了我们有多么庞大的民众基础。”


奥利安不得不承认威震天言之有理,现阶段就提出进行谈判很可能让起义军万劫不复,战斗是目前唯一的出路。唤醒民众,帮他们挣脱枷锁,从此走上争取自由平等的道路……这些都可以一步一步实现。他会站在威震天的身边,支持他,同时也为他保持前进的方向。


“是的,你说的对。”奥利安点点头,“让我们做好战斗准备。”


#.#.#


“老大,”轰隆隆啪嗒啪嗒地跑了进来,“有人要见你。”


“谁?”


“不知道,看样子像是那种包厢客人。”迷你金刚想了想,“他说他叫什么议员。”


威震天和奥利安对视了一下,“他说了有什么事吗?”


“没有。就说要和你谈谈,和你一个。”


“我去看一下。”威震天说道。


“也许会有危险。”奥利安提醒道,“为什么在这个时间?太可疑了。”


威震天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必须去,否则反而会引起怀疑。想来他不至于蠢到认为可以这样随随便便就在竞技场门口把我抓去。”


#.#.#


一个涂装华丽的金刚悠闲地站在竞技场的偏门外,光这身涂装的价格就足够普通金刚过上整整1个恒星周期。当他听见脚步声,转头看到威震天时,嘴角挂上了一丝自信的笑容。


“你好,威震天。”


“震荡波议员?”威震天吃了一惊,为什么这个素未谋面的元老院贵族会来到这里?


“似乎我还有点辨识度。”他走近几步,站到了威震天的面前,昏暗的城市夜间照明让他们只能勉强看清对方。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是我有什么事,是你——你们有什么事。”


这话让威震天警觉起来,“你是什么意思?”


“我想你完全明白我是什么意思。”震荡波低声说,“我是来提供帮助的,威震天。你和你的霸天虎所图谋的一切已经被领袖和元老院所掌握,最长不超过30个周期,这座竞技场就会被围攻,并遭到清洗。事实上,你们已经无法离开了,外部道路全被封锁了。”


威震天握紧拳头,低吼了一声,“炉渣的!”


但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只是让他恐慌了不到1星秒。很快,他就镇定下来,开始考虑该如何挽救他们的大业。一时间,他甚至忘记了站在面前的这位议员。


震荡波看着威震天神情的变化,知道这位矿工出身的角斗士并没有被危机吓到。他赞赏地看着对方,毫不怀疑自己面对着一位卓越而富有远见的统帅。他有着钢铁般意志,宏伟的理想,对未来充满渴望,并且——满怀愤怒。


啊,愤怒,他和他的霸天虎们全都对旧体系充满了愤怒。这是一支多么强大的力量啊。这股力量,再加上威震天的才华,或许他的确能建立起一个辽阔的银河帝国,让塞伯坦免于陷入混沌和衰退。


当然,前提是他们能渡过当前的这一场危机。而那之后,在胜利的鼓舞下,或许会有越来越多的低阶金刚聚集到霸天虎的旗下,在自己的机体上烙下霸天虎标志,踏上他们征服整个塞伯坦,乃至宇宙银河的征途。


“你准备怎么办?”他打断了对方的思索。


威震天盯着对方,“你为什么要帮助我们?你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吗?”


“我——”震荡波笑了笑,“只能说目前还没有立场。不过我对你十分欣赏,也赞同你的一部分观点。或许你可以用实际行动建议我选择一下自己的立场。”


威震天冷静地看着震荡波,“我并不需要一个议员的支持。”


“你当然不需要。”震荡波大笑,“但如果我真的确定了自己的立场,那你得到的不是一个议员,而是一位科学家,以及庞大的知识财富,包括那些被认为已经失传的古代技术。”


威震天的光镜眯了起来,他思考了几星秒,对震荡波说道,“我必须感谢你提供的帮助,现在我要回去拯救我们的事业。震荡波议员,如果我们失败了,这次的谈话就当它没有发生。但如果我们胜利了,希望你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但我要强调一点,我不需要一个合作者。”


“当然,当然——你需要忠诚的追随者。我对此相当明白。”震荡波变形为载具形态,“那么,再见了,威震天,愿普神看顾你的火种。”


#.#.#


“奥利安,”威震天大步走进房间,“我们马上行动!”


“怎么了?”


“领袖和元老院已经知道了,他们即将发动攻击。”威震天快速说道,“我刚才进来时已经让激光鸟和圆锯鸟去通知其他竞技场的角斗士。他们不引人注目,可以溜出去。这里——”他做了一个画圈的手势,“角斗士们必须马上武装起来,做好战斗准备。进攻随时会发生。”


“能不能先悄悄撤离?”奥利安问道,“这里的人数有限,很可能抵挡不住大规模的攻击。”


“外部道路已经被封锁了,我们只能一战!”


奥利安从威震天的神情中读出了当前的局势,他点了点头,“好!”


他们走到门外,发现不少注意到出了状况的角斗士已经聚拢。他们盯着两位首领,一些金刚在窃窃私语,另一些则在等待,用探询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元老院知道了我们的计划。”威震天简洁地向他们说明了情况,“战斗的时刻提前了。”


“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有几个声音惊叫起来。


“但这并不表示没有希望!”奥利安提高声音说道,“尽管没能等到完美的时机,但我们也绝不能束手就擒!或许普神出了点小岔子,但他还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我们仍然提前得到了消息,还有时间可以进行战斗准备。”


他富有穿透力的光镜看着面前的金刚们,镇定的音调中传递出无比坚决的信念,现场此起彼伏的耳语声消失了,角斗士们平静了下来。站在一旁的声波不得不承认,在领袖气概方面,奥利安·派克斯丝毫不逊色于威震天,同样令人印象深刻。


自由,普神赋予的自由,

在我们的火种上燃起希望,

打碎枷锁,冲破奴役,

塞伯坦在愤怒的火焰中重生!


先觉者的剑为我们指引道路,

赛天骄的火焰铸就我们的武器,

贤者用笔记录我们的苦难,

让圣约告诉后代,

我们曾为自由和平等献出一切!

……


突然,声波打破了沉寂。他朝前迈了一步,缓慢而又清楚地大声念出这首威震天在前不久为他们的事业所写的诗。谁都不会想到,平日里总是沉默不语的他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举动。角斗士们纷纷跟着他朗诵起来。他们一个个神情凝重,双拳紧握,低沉的声音渐渐变得壮大,带着他们的战斗愿望回荡在竞技场狭窄的通道内。


威震天稍等了一会儿,让这股氛围沉入每个在场金刚的火种中,然后才开口说话,“各组负责人马上回去通知自己的队员。铲土机、搅拌机和拖斗已经在武器库等着了。按秩序去领取武器,按照我们之前预演的方案做好准备。现在——”他双手握拳,手臂高高举起,嗓音威严而有力,“角斗士同伴们,让我们拿起武器,为自由和平等而战!从此以后,无须向他人乞求正义,我们塑造自己的正义,就在这里——死亡或胜利!推翻元老院!推翻领袖世系!”


TBC

tfp

tfp狩魔有一集声波被抓了

声波勇敢面对汽车人,笑脸相迎

并且大无畏的和擎天柱说了一句:

声波最棒,汽车人最烂


sw以前怎么没看出你这么沙雕

tfp狩魔有一集声波被抓了

声波勇敢面对汽车人,笑脸相迎

并且大无畏的和擎天柱说了一句:

声波最棒,汽车人最烂


sw以前怎么没看出你这么沙雕


wooooo晴
还是搞了拟人…录声最终也没逃过...

还是搞了拟人…录声最终也没逃过我的毒手x 【辣眼警告】

(昨天看到了ゴン太太的拟人,觉得超级好看就也摸了一下…超级喜欢太太的录仔拟人,所以有参考太太的录仔发型和上衣💦)

(以及我打了拟人的tag,如果有讨厌拟人的小伙伴记得善用屏蔽功能 (‵▽′)/)

还是搞了拟人…录声最终也没逃过我的毒手x 【辣眼警告】

(昨天看到了ゴン太太的拟人,觉得超级好看就也摸了一下…超级喜欢太太的录仔拟人,所以有参考太太的录仔发型和上衣💦)

(以及我打了拟人的tag,如果有讨厌拟人的小伙伴记得善用屏蔽功能 (‵▽′)/)

养波渣女小阿九
脑洞,养波女孩日常哄pa 擦擦...

脑洞,养波女孩日常哄pa

擦擦光学镜上的清洁液❤️


坚持以大家喜欢为基本原则,进行脑洞研发💪

脑洞,养波女孩日常哄pa

擦擦光学镜上的清洁液❤️






坚持以大家喜欢为基本原则,进行脑洞研发💪

一条废废的蛇

是为slo15准备的无料 (❁´ω`❁)
P1全部都是和纸贴纸✧٩(ˊωˋ*)و✧
P2是不干胶小圆贴还有透卡(๑•̀ㅂ•́)و✧

是为slo15准备的无料 (❁´ω`❁)
P1全部都是和纸贴纸✧٩(ˊωˋ*)و✧
P2是不干胶小圆贴还有透卡(๑•̀ㅂ•́)و✧

养波渣女小阿九
你已经很累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你已经很累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愿在我们火种深处,你永远被温柔相待❤️

至我一生挚爱的声波先生。


ps.凑合着看吧,重在领会精神,真心希望大家喜欢,我爱papa,也爱热爱papa的你们

你已经很累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愿在我们火种深处,你永远被温柔相待❤️

至我一生挚爱的声波先生。




ps.凑合着看吧,重在领会精神,真心希望大家喜欢,我爱papa,也爱热爱papa的你们

喵呜sw

【TFP双波】芯意相通

背景:TFP

CP:双波

内容:含火种融合


此刻已经是休息时间了。

震荡波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主控室门前,探头向里面望去,声波果然在里面,声波已经察觉到门口的动静,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谁,他没有理会,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震荡波靠近声波,用自己的胸甲贴近对方的脊背,伸手搂住对方的腰腹,机体微微前倾,将头部轻轻放在对方肩上。

[ 请解释你的行为。 ] 声波在内置通讯中询问。

“想你!”

声波停下处理数据的手,机体往后轻靠,一只手抚上对方的手,转过头看着对方的红色光学镜。

确实,工作繁忙的他们见面的次数并不多。


准备进入主控室找情报官了解一些...

背景:TFP

CP:双波

内容:含火种融合


此刻已经是休息时间了。

震荡波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主控室门前,探头向里面望去,声波果然在里面,声波已经察觉到门口的动静,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谁,他没有理会,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震荡波靠近声波,用自己的胸甲贴近对方的脊背,伸手搂住对方的腰腹,机体微微前倾,将头部轻轻放在对方肩上。

[ 请解释你的行为。 ] 声波在内置通讯中询问。

“想你!”

声波停下处理数据的手,机体往后轻靠,一只手抚上对方的手,转过头看着对方的红色光学镜。

确实,工作繁忙的他们见面的次数并不多。


准备进入主控室找情报官了解一些数据信息的领袖威震天,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喔!~有意思!~”威震天咧嘴笑了笑,转身离开。


-------------------------------


看着情报官认真工作的背影,领袖开口道:

“你该休息一下了,就明天吧。”

[ 大人,这些情报数据 . . .  ] 情报官转身想说些什么。

“数据是处理不完的,声波,这是命令。”

情报官只得点头。


“威震天大人,有什么吩咐吗?”面对突然来到研究室的威震天,震荡波弯腰行礼。

“嗯 . . . 你明天休息一天吧。”

“ . . . ”科学家看着他的领袖,显然一时间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我是说,明天你放假。”

“大人,这项研究 . . .”

不等科学家说完,已经转身准备离开的领袖回头又说了一句:“声波明天也休假”,随后便大步走出研究室。

想着这两人对休假的反应,威震天摇了摇头,他们还真是般配啊。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此刻,情报官正在他的休息舱室里,躺在充电床上,即将进入充电状态。

“咚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声波打开监控,是震荡波。

[ 有什么事吗? ]

“我知道你明天休假,我想和你共度假期,可以吗?”

“咔”的一声,门打开了,两人对视一会后,声波点头同意。


-------------------------------


震荡波打开陆地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声波和震荡波的身影一前一后消失在陆地桥的光晕中。


繁星点点的夜空中,绚丽的色彩在天空中缓缓的舞动着,梦幻又神秘。

远处站着的两人完美的融入了风景里。


看到声波的机体因为寒冷的环境轻微颤抖了一下,震荡波从子空间里拿出一颗球形物体,按动按钮,球形物即向四周散发热量,不一会,两人周围便温暖起来。


“你喜欢安静对吧,这样的安排你喜欢吗?”

声波看向震荡波,点点头。


激光鸟已经跃跃欲试的想要去这梦幻般的天空中翱翔一番了,声波准许了激光鸟暂时离开。


声波原地坐下,弓起一条腿,一只手搭在膝盖上,震荡波则走到声波右侧,靠近他坐在地上。


多么安逸的状态啊,两人就这样安静的坐着,欣赏着天空中奇异的风景。


无聊吗?并不,声波享受极了这种状态,看着天空中变幻的极光,暂时不用管报应号上的琐事,旁边还坐着一个让人安芯的家伙,他真希望此刻的时间能过得慢一些。


“我有东西想送给你。”震荡波打破平静,从子空间里拿出了什么,递了过去。

声波调整机体面向震荡波,看到了他手中的物件,那是个透明的球体,他探头更近的打量它,突然,火种好像被什么牵动了一下,里面竟然是一个微缩型的塞伯坦星球,他抬头看向震荡波。

“我知道你很想念它。”震荡波温柔的说着。

声波低头仔细观察他手中的小塞伯坦,它看起来那么生机勃勃,仿佛从未经历过战争。

“这是我用从塞伯坦上带过来的塞伯坦物质做成的,喜欢吗?”

声波从震荡波手中接过小塞伯坦,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他可喜欢极了,目不转睛的欣赏着。

看着此刻的声波,震荡波光学镜的光芒都好像变得柔和了许多。

声波点了点头,将小塞伯坦小心的收到子空间里,同时拿出一块数据板,递到震荡波面前。

[ 带视像功能的数据板 . . . 我也有一块。 ]

震荡波接过声波手中的数据板,歪了歪头,他应该是在微笑。


震荡波将左手手炮轻放在地上,声波背靠着手炮,将头靠在震荡波胸甲上,一如之前,两人安静的坐着,欣赏着风景。


如此平静的画面,而两人的内芯实则并不平静。


良久,震荡波侧过身,手轻轻抚上声波的胸甲,对方抬头看向他。

“可以吗?”震荡波轻声询问。

声波明白他的意思,轻轻点头,侧过身面对震荡波,向他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两人同时打开自己的火种舱,早已相互吸引的两颗火种,已经迫不及待的渴求着。

声波打开了面甲,他想在这样神圣的时刻,用自己最真实的一面,面对即将成为自己伴侣的人。

这个举动让震荡波感到意外,他看着声波,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声波的面容,干净的脸庞、晶莹的神色,总能使震荡波的换气系统加快,他低头用自己的头部轻蹭着声波一侧脸颊。


两颗散发出淡蓝色光芒的火种慢慢靠近,融为一体,顷刻间,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直击芯灵,属于对方的记忆、一切的数据,像海啸一样冲击着他们的芯,他们感受到震撼。

这些数据承载着对方的一切,是属于对方的灵魂,在它们一股脑冲进自己的内芯时,声波的光学镜抑制不住的往外流淌着清洗液,这并非是因为痛苦或悲伤,这是发自内芯的感动,而震荡波呢,虽然看不出他的表情,但声波能感觉到他的情况和自己一样。

声波无力的向后瘫软,震荡波伸手搂住他,收紧手臂,将左手手炮撑在地上,他们一同承受着这来自对方灵魂的力量。

强劲的冲击力渐渐消失,紧接着他们的内芯仿佛被温暖的光芒包围,属于两人的数据交织、碰撞,再融为一体,他们在属于对方的数据海洋里翻腾,他们用芯去感受属于对方的世界,熟悉它、接纳它、它们是如此温暖,置身其中如同沐浴着阳光的飞驰,他们感受到这不仅仅只是数据,它们是属于对方的全部,他们在内芯里拥抱它们,他们不再是孤身一人。


完美融合过的火种再次分开,带着对方灵魂的重量,回到自己主人的胸舱里。

待火种舱完全关闭,两人已支撑不住自己的机体,双双躺倒在地上。


震荡波侧过头,看着声波的胸甲因为换气系统加快而轻微起伏,他侧身伸手过去轻轻抚摸着伴侣起伏的胸甲。

“好点了吗?”震荡波温柔的询问。

声波转过头来看着震荡波,下一秒他侧过身来抱住对方,将头埋进伴侣怀中。

震荡波亦伸手抱住声波,用头部轻蹭着伴侣。


梦幻又神秘的天空下,拥抱的两人再度融入风景里。




岩人岩
要和特大胸机保持距离(物理)“...

要和特大胸机保持距离(物理)
“震荡波,低劣”

我终于开始迫害小波了!(guna

要和特大胸机保持距离(物理)
“震荡波,低劣”

我终于开始迫害小波了!(guna

养波渣女小阿九
第一次鼓起勇气发自己的作品,希...

第一次鼓起勇气发自己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喜欢💕

双波大法好!

超级喜欢这一对儿!


第一次鼓起勇气发自己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喜欢💕

双波大法好!

超级喜欢这一对儿!


红心_非标准拆房小队

继续摸情报官

我好喜欢用情报官大人的屏幕卖萌啊_(:з」∠)_

继续摸情报官

我好喜欢用情报官大人的屏幕卖萌啊_(:з」∠)_

AIN

声波x红蜘蛛x震荡波 - TURN OFF THE LIGHT

声波x红蜘蛛x震荡波 - TURN OFF THE LIGH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