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处刑人

23553浏览    400参与
Ark23

猫猫吃披萨🐈🍕


Murphy真的很可爱,爱尔兰口音真的很奶

猫猫吃披萨🐈🍕


Murphy真的很可爱,爱尔兰口音真的很奶

MOZ

无处发泄那什么欲只能做回摸鱼大头选手(?
画得一点都不像的还有画截图的(也是一点都不像,p1其实画的是处刑人1的截图结果硬生生被我画老十岁
tag也不知道该怎么打…
我好馋

无处发泄那什么欲只能做回摸鱼大头选手(?
画得一点都不像的还有画截图的(也是一点都不像,p1其实画的是处刑人1的截图结果硬生生被我画老十岁
tag也不知道该怎么打…
我好馋

你在就好了fr

69、兄弟俩做了关于Rocco的梦,跟第一部一样,同时做梦,同时惊醒~

70、战前准备,同第一部,只不过这里加了老爹和Lomeo

71-74、枪战,依旧是帅的没话说。

75、枪战结束,被警察包围,投降,有点像当初他俩的老爹

76、狱中醒来,romeo还在昏迷。

77、最后一幕。

拖了好几年,至此,处刑人的动图就截完啦~~

话说老爹Noah和好基友路易louie真的没点什么吗?尤其是Louie,俩人当初一起合作,一起作案,Louie计划,老爹执行,结果Louie陷害老爹入狱25年,正好就是老爹儿子们出生那年,镜头还给了一个照片的特写,真的不是Louie爱上老爹而老爹结婚生子Louie...

69、兄弟俩做了关于Rocco的梦,跟第一部一样,同时做梦,同时惊醒~

70、战前准备,同第一部,只不过这里加了老爹和Lomeo

71-74、枪战,依旧是帅的没话说。

75、枪战结束,被警察包围,投降,有点像当初他俩的老爹

76、狱中醒来,romeo还在昏迷。

77、最后一幕。

拖了好几年,至此,处刑人的动图就截完啦~~

话说老爹Noah和好基友路易louie真的没点什么吗?尤其是Louie,俩人当初一起合作,一起作案,Louie计划,老爹执行,结果Louie陷害老爹入狱25年,正好就是老爹儿子们出生那年,镜头还给了一个照片的特写,真的不是Louie爱上老爹而老爹结婚生子Louie吃醋而不择手段吗??? 老爹媳妇抱着俩孩子的照片,老爹放在帽子里了,这里还挺感人的,关键是这张照片Louie一直保存了小三十年还拿在手边!这什么操作???老爹死前拼命让孩子带自己去Louie身边,杀死Louie前说:“I'll see you in a minute,Louie".Louie理解点头,后俩人先后离世,编剧你告诉我他俩真的没什么吗??不过我感觉老爹铁直而Louie单相思了。

其实有看的出导演是想拍第三部的,最后威廉达福还出现了,还埋了伏笔要救兄弟俩出来,不过十年过去了,应该是没有希望了,处刑人第一部播出于1999年,第二部播出于2009年,我一直在等着2019年的时候能有上映的消息,现在离2019结束也就不到两个月了,当然,也并没有拍,之前有一次说剧本在创作啦,第一次听到剧本在创作的时候在几年前,当时还特别兴奋,以为有希望,后来又说准备拍电视剧啦,又说电视剧是新演员不会有sean叔和弩哥啦,后来也不了了之了,当然后期我也几乎没有翻过墙,总之应该是不会有第三部了,很遗憾。

处刑人可以说是我到现在最喜欢的一部电影,(第二喜欢是断背山),真的是只要打开就再也放不下,尤其是第一部,可以无限循环地看,也从此喜欢sean叔,一人圈了好久好久。

现在截完了动图,也是对之前青春的一种告别,还是希望以后能再次见到sean叔和弩哥合作~


tan(π/2)

I Smell Just Like You(PWP一发完)

原作:The Boondock Saints/处刑人

作者:该用户不存在

分级:成人级(NC-17)

警告:无警示内容

配对:Conner MacManus/ Murphy MacManus


Ooc警告,雷,ABO墨菲站街设定,长头毛基佬兄弟预警,他们长介样,↓


非典型ABO(无标记但会留下短时气味),PWP,Alpha! Conner/ Rent boy! Omega! Murphy

这是俺第一篇PWP,也是送给my 康的生贺,you’ll get everything you want:) 

正文4000+,肉很柴,不抱希望地希望各位enjoy...


原作:The Boondock Saints/处刑人

作者:该用户不存在

分级:成人级(NC-17)

警告:无警示内容

配对:Conner MacManus/ Murphy MacManus



Ooc警告,雷,ABO墨菲站街设定,长头毛基佬兄弟预警,他们长介样,↓



非典型ABO(无标记但会留下短时气味),PWP,Alpha! Conner/ Rent boy! Omega! Murphy

这是俺第一篇PWP,也是送给my 康的生贺,you’ll get everything you want:) 

正文4000+,肉很柴,不抱希望地希望各位enjoy


随缘

阿染的秘密基地

【处刑人】Hoag/狱中 ch.3

前情  ch.1   ch.2

提前一天完成了今年份的随机日nian更任务kkkkk(我打我自己

虽然放了要成为老大这种狠话,但在实现这个目标之前,三人组还要经历一段或许很长的“平凡”牢狱时光。

连最严重的Romeo都恢复得差不多之后,三人就决定离开医务室这个避风港——尽管很安逸,但总是有点无聊的,每日也只有和门外络绎不绝故意路过的狱友互相挑衅这一个乐子。

“嘀——”的一声,铁门开启,Romeo马上就被他的墨西哥帮们前呼后拥着带走了,早在病房里时就有人来打过招呼,似乎Romeo在墨西哥帮里人气很高,所有同胞都乐意听他讲一讲墨西哥人的光荣...

前情  ch.1   ch.2

提前一天完成了今年份的随机日nian更任务kkkkk(我打我自己

虽然放了要成为老大这种狠话,但在实现这个目标之前,三人组还要经历一段或许很长的“平凡”牢狱时光。

连最严重的Romeo都恢复得差不多之后,三人就决定离开医务室这个避风港——尽管很安逸,但总是有点无聊的,每日也只有和门外络绎不绝故意路过的狱友互相挑衅这一个乐子。

“嘀——”的一声,铁门开启,Romeo马上就被他的墨西哥帮们前呼后拥着带走了,早在病房里时就有人来打过招呼,似乎Romeo在墨西哥帮里人气很高,所有同胞都乐意听他讲一讲墨西哥人的光荣事迹。McManus兄弟俩撇着嘴看他走远,随后跟着狱警走进单属于他俩的双人牢房,房间不算大但非常干净,上下两层牢牢焊在地表的铁床上已经给整理好了床铺,这可是一般犯人完全没有的待遇。

“感觉怎么样,有什么需要的吗?”狱警询问。

“我觉得还不错。”Conner四处张望了一下,Murphy已经先坐上了下铺,还顺势弹了两下。

Conner巡视完新居对狱警点了点头,狱警退出去为他们关上了铁门。

他们是被允许自由行动的,但鉴于他们的“声名赫赫”,狱警觉得还是关上门比较保险,毕竟他们还太年轻,揽了一篮子仇恨却没有Duke那种浸满血的压迫感。

Conner一回头就看到Murphy正试图爬上上铺,他快走两步扛住Murphy的腰就要把他摘下来,“Murph!上铺是我的!”

“Fuck you! Conner!”正要跳上去的Murphy被Conner的突袭吓了一跳,他一手慌忙抓紧床栏,另一只手夹住Conner的头撑在他肩膀上以保持平衡,要是有第三只手估计还会想狠狠给Conner来那么一下。

Conner笑嘻嘻地动了下放在Murphy腰间的手指,趁后者痒痒脱力的时候把他抱离床板,扔去一个稍远的角落,然后自己一个冲刺撑着床栏跳上了上铺。

Murphy站稳后对着躺在床上翘起二郎腿的Conner竖起了两个中指,特别周到地踩着下铺床板竖到了Conner眼前。

Conner双手枕在脑后朝他指尖吹了口气——就像西部电影里的牛仔那样,用爱尔兰语回了一句,“不用谢。”

   *    *    *

虽然不知道McManus兄弟还会在Hoag呆上多久,几年,或是几天,Birdie还是很有东道主精神地带他们逛遍了整个监狱。

Hoag的配置很完整,作为监狱居然还自带了一个小教堂,虽然很冷清,但牧师还是热情地欢迎了他们,“主教已经关照过我。上帝保佑你们。”

两人在长椅上坐了片刻,亲吻了耶稣像的脚之后就离开教堂。

唯一让兄弟俩感到不爽的地方就是公共浴室。

各种语言交杂的浴室在他们走进去的瞬间由近及远的变安静,三三两两聚集着的色块们一起看向两人,哪怕不认识两兄弟的人也在看到他们背后那与众不同的刺青的时候反应过来。

狱警抬高了高压泡沫枪的枪口。

McManus兄弟不以为意,不约而同地用空闲的手做了个下流手势。

浴室里轰的一声恢复了热闹,各语种的脏话词汇量丰富得叹为观止。

Conner和Murphy找了个角落搓搓洗洗,不过显然有没有眼色的人见不得他们这么低调。Murphy脚下飞来一块肥皂,这里发的肥皂都用线绳系起来方便套在手腕上,显然这不是什么无心之失。

Murphy转身望过去,一个吊儿郎当的脏辫嬉皮笑脸,“Dude,能帮我捡一下吗?”

Conner冲掉头上的泡沫,一脚把眼前的肥皂踹向另一边,肥皂滑到一个正坐着享受手下搓澡服务的俄罗斯肥佬面前。

“他说要你捡他的肥皂,”Conner理直气壮地指了指脏辫,“他说你的肥屁股看上去真像他妈妈。”

肥佬看了看肥皂,又看了看手腕空空的脏辫,颤着一身肉站起来。

脏辫惶恐地为自己辩解,语无伦次甚至飙起了母语。

肥佬吼了一声冲过去,用自己的吨位和加速度把脏辫拍在墙壁和自己之间,脏辫感觉自己听到了西瓜爆开的声音,顺着墙滑倒在地上。

肥佬还补了个屁股坐脸,“Enjoy my ass. ”他说。

“我和你们干掉的那个俄罗斯蠢货不是一派,如果你们做我手下为我杀人,我保证你们在这里甚至出狱了也能吃香喝辣。”肥佬站起来对兄弟俩说,显然对他们的祸水东引心知肚明。

Conner耸了耸肩。

肥佬也没多说什么,抖着肉坐回去继续享受服务。

    *    *    *

结束了还算平静的第一天,牢房区又重新热闹了起来,对骂声,呵斥声,还有警棒敲击铁栏杆的声音日常混在一起。

准点铃响熄灯,这些声音也渐渐低下去。

黑暗中Conner睁着眼睛,雪白的天花板近在眼前也是黑乎乎一片。他小心翻了个身,伸头向毫无遮拦的床下看了一眼。按理说连楼都跳过的他怎么也不会怕这点高度,但黑乎乎显得格外深格外远的地面还是让他心里毛毛的,他还真不太确定自己的睡品。

“Murph?”Conner突然喊了一声。

正酝酿睡意的Murphy没高兴理他,结果再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床前站了个黑影。

“Fuck!”Murphy差点跳起来,“What are you fucking doing! ”

“我们换个床位怎么样?你喜欢上铺吗?”Conner蹲下来。

“滚蛋。”Murphy翻了个身面向墙壁,不想理会这个想一出是一出的兄弟。

然后下一刻Murphy就被挤到了更里面,他背后的热源还伸手抱住他让他无法转身,“晚安,Murphy!”Conner得意地用爱尔兰语说道。

Murphy翻了个白眼,决定把揍他一顿这种事留待睡梦里完成。

talkvoltrontomebaby

占tag出本抱歉!走咸鱼。(更新http://monpetitchou613.lofter.com/post/1fcd2e0a_1c68823f2


第一张动图为欧美群向彩图合志 
 
第二张图1. Poi FinchxReese欢乐向彩漫本+无料小卡+扭腰时报 2.行尸走肉泰国太太的rickyl无差漫本+Norman reedus安利本(处刑人兄弟cp 和rickyl) 3.星际穿越脑洞有毒欢乐漫本 4.夜晨曦月night太太的叉男快银xGambit安利漫本 不单卖 5.神夏johnlock无差漫本 6.驯龙高手彩绘合志 7.守护者联盟杰克冻人彩绘合志 8.第...

占tag出本抱歉!走咸鱼。(更新http://monpetitchou613.lofter.com/post/1fcd2e0a_1c68823f2


第一张动图为欧美群向彩图合志 
 
第二张图1. Poi FinchxReese欢乐向彩漫本+无料小卡+扭腰时报 2.行尸走肉泰国太太的rickyl无差漫本+Norman reedus安利本(处刑人兄弟cp 和rickyl) 3.星际穿越脑洞有毒欢乐漫本 4.夜晨曦月night太太的叉男快银xGambit安利漫本 不单卖 5.神夏johnlock无差漫本 6.驯龙高手彩绘合志 7.守护者联盟杰克冻人彩绘合志 8.第一张动图的封面 
 
留言走咸鱼https://market.m.taobao.com/app/idleFish-F2e/widle-taobao-rax/page-detail?wh_weex=true&wx_navbar_transparent=true&id=601518296776&ut_sk=1.XLTA7wn0kI8DABjGPWZwIZnS_12431167_1569156171511.Copy.detail.601518296776.1950401651&forceFlush=1
 
 

烟诡

#电锯惊魂# 处刑人 Chapter 3 . 雨

过度章。关于布拉德和瑞恩,官网表示他们是劳伦斯.戈登的副手。

---------------------------------------

布拉德今天心情不太好。

天阴沉沉的,眼看着就又是一场大雨。他望着窗户外头步履匆匆的人发愣,直到手碰到了搁在桌子上的肘边冰凉的盛着黑咖啡的杯子才缓过神来,他有点不好意思,习惯性的往店里扫了一圈,正好看到吧台边的女招待扬着有些谄媚的笑好像要往他这边走过来,吓得他连忙把视线收回了窗外。

他低头看了看表,皱了一下眉,但是没说什么。吧台边的女招待在他等着的一刻钟里有意无意的老往他坐着的这一片晃。别说他根本无心经营一场新的关系,现下的情况也不允许他这样做。那...

过度章。关于布拉德和瑞恩,官网表示他们是劳伦斯.戈登的副手。

---------------------------------------

布拉德今天心情不太好。

天阴沉沉的,眼看着就又是一场大雨。他望着窗户外头步履匆匆的人发愣,直到手碰到了搁在桌子上的肘边冰凉的盛着黑咖啡的杯子才缓过神来,他有点不好意思,习惯性的往店里扫了一圈,正好看到吧台边的女招待扬着有些谄媚的笑好像要往他这边走过来,吓得他连忙把视线收回了窗外。

他低头看了看表,皱了一下眉,但是没说什么。吧台边的女招待在他等着的一刻钟里有意无意的老往他坐着的这一片晃。别说他根本无心经营一场新的关系,现下的情况也不允许他这样做。那女招待想做什么他一清二楚,只不过在被骗了一次之后他再也不愿意把真心拿出来给另一个别有所图的女人糟蹋。

门铃响了一声,他还是望着窗外发愣,压根没反应过来。直到来人带着一身水气在对面坐下。布拉德转过头来,看见了披着个夹克头发还湿漉漉的瑞恩。

“外面下雨了?”布拉德皱着眉看他。明明街角的那个婆婆雨伞还没撑起来。

“没有。”瑞恩龇着一口白牙,拿起布拉德面前的咖啡杯猛地灌了一口,然后整张脸都皱在一起,“他娘的,真苦。”他挥挥手示意了一下,手还没抬起多高吧台那边的女招待就跟瞬移似的到了他们的桌子前面。布拉德怀疑那个女招待一直在偷偷的打量这桌的两个人。

“你们这有什么招牌的甜的冷饮吗?”他看着瑞恩带着点玩世不恭的笑着问那个女招待,女招待咯咯笑着脸都红了,她给瑞恩推荐了几个饮料,瑞恩听着点点头,“就最后一个吧。”

女招待走了,瑞恩把目光收回来,很随意的靠在沙发椅上。

“地下室那边那个‘野兽’怎么样了?”布拉德端起杯子,嘬了一口咖啡然后假装不经意的问。

瑞恩把手抱在胸前,整个人还是没坐像的瘫在沙发椅里头。“早上我去看了一眼,没什么动静,倒是挺安分的。听说那家伙挺猛的,不过里头也没什么他能利用的工具,应该没什么担心的。”正巧女招待拿着个托盘把瑞恩的奶昔给送了过来,瑞恩点点头道了个谢。

布拉德点了点头,“我一会去看一眼顺便给‘野兽’送个饭。”电锯门向来没有对任务目标叫代号的习惯,所以这个称呼也就只有和瑞恩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半开玩笑的叫一叫。虽然说那家伙名义上是他们的二师兄,但经历了被医生算计被他们三个合谋关在地下室这一遭估计想把他们连同戈登医生一起干掉的心也是有的。不管他们两个是自愿的还是另有隐情,别指望一只野兽能有什么同情之心。

对于他们这位名义上的二师兄两个人早有耳闻,从最早的那男人独自一个就谋划着借竖锯老头的刀杀人到之后他完成度颇高的那些“游戏”,再到前一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警局屠杀案,无一不证明了他们这位二师兄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而且武力值还挺强,对上这个野兽一个不小心兴许会送了命。

毕竟整个“电锯门”——网上论坛里对竖锯老头以及他的诸多门徒里颇为推崇的人们这样称呼他们,整个门里头还活着的也就只有他和瑞恩还没有独自设计过游戏,布拉德喝着咖啡想,不知道他们的导师——戈登医生什么时候能给他们这个机会。

要说他对设计了橱窗游戏并且一路引导他们入门的戈登医生的感情,布拉德自忖,可能还是敬畏和感激居多。毕竟如果没了那一场游戏,他和瑞恩说不准要为了那个女人争风吃醋,被那个贱人给活活骗到死,与瑞恩见了面可能也只是情敌关系往里死磕,根本不会有现在心平气和的面对面坐着聊天的场景。

瑞恩目光在店里转了一圈,低头啜了一口还泛着奶沫的奶昔,咂了咂嘴,然后把脸对着窗户外头做出了一个嫌恶的表情。“这味道也太奇葩了点吧。”

布拉德笑了,伸手要拿奶昔,向瑞恩示意了一下,瑞恩点了点头,那表情好像还没能缓过来。他拿着冰凉的奶昔小小的抿了一口,浆果,坚果碎,好像还有点什么粉状物混在嘴里。

布拉德低头看了眼手表,皱了皱眉。“我该走了,哥们。”

瑞恩拿着吸管慢吞吞的搅着奶昔。“回见了兄弟。”

他拿起桌子上的手机,随手塞到风衣的口袋里,出了门。

瑞恩坐在卡座上往窗外看,雨好像已经有点下起来了。布拉德步履匆匆的横过了街角,他伸手竖起了风衣领子来挡风。瑞恩打开手机,看了看最新的一条消息。

 

‘军医’有动静了。-------G

 

瑞恩挠了挠长及肩头的金发,叹了一口气捡起桌上自己的东西,把夹克顶到头上,冲出咖啡店,跑过了街角。

烟诡

#电锯惊魂# 处刑人 Chapter 2 . Chains

咕咕精的一些絮叨:

如各位所见,在鸽了长达两个月之后我回来了。

既然放暑假了就有很多时间更文啦,大概是隔天更吧,毕竟还有另一个天坑要填。

在咕咕咕的两个月里我也重新理了一下时间线什么的,人物关系事件顺序可能会有不准确的地方,为了减少疏漏近期可能会N刷一下电锯全八部并且修改一下前文不正确的细节。如果有不精确的地方请评论指出,我会改的。

其实这篇文从最开始单纯的想写文开车泥二叔到现在目的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在大约一个多月前N-1刷电锯的时候我对二叔有了一些更多的了解和关于剧情的一些想法,我试图以他和劳伦斯.戈登的思考方式和处事方法为基础来进行剧情,这也就造成了这篇文注定了不可能向单纯R18...

咕咕精的一些絮叨:

如各位所见,在鸽了长达两个月之后我回来了。

既然放暑假了就有很多时间更文啦,大概是隔天更吧,毕竟还有另一个天坑要填。

在咕咕咕的两个月里我也重新理了一下时间线什么的,人物关系事件顺序可能会有不准确的地方,为了减少疏漏近期可能会N刷一下电锯全八部并且修改一下前文不正确的细节。如果有不精确的地方请评论指出,我会改的。

其实这篇文从最开始单纯的想写文开车泥二叔到现在目的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在大约一个多月前N-1刷电锯的时候我对二叔有了一些更多的了解和关于剧情的一些想法,我试图以他和劳伦斯.戈登的思考方式和处事方法为基础来进行剧情,这也就造成了这篇文注定了不可能向单纯R18的方向进行。

我真的很爱电锯这系列电影而且愿意二刷三刷N刷剧情来缕清时间线。在我心里这系列电影已经封神了,哪怕电八整体显得与前七部有些脱节,我也试图把它理在这一系列里。

我会以我的理解来尽可能严谨的进行剧情。试图让二叔和医生思维上的交集自然而然的发生。在后文里各位可能会看到一些其他电影中人物的出场,以及,对于主要人物,我会补充一些细节来使他的一举一动更加合理,如果与各位对他们的设想大相径庭,在此致歉。

----------------------------------------------


Chapter 2.Chains

 

他嗅到了那熟悉的芳香。

像是橙花或者杜松混合的气味,柔软,温柔,又坚定。他太熟悉了,这个香气。多少年他与这股香气的主人相拥而眠,在他不靠谱的酗酒老爹早早的入了狱之后,他和妹妹相互扶持着度过了许多年;年少的马克.霍夫曼在修车厂打工,而他的妹妹找到了一份花店的工作。

风,是风,柔软的吹起纱帘,在他的脸上拂过去,他感到很舒服,温暖,安心。阳光从被风掀开的纱帘透过,温暖了他的脸庞,这使他感到浑身暖洋洋的舒服。

马克睁开眼睛,看见他的姊妹从门外进来,水珠从她白皙修长的手指滚落下来,她纤长有力的手臂间夹着一捧水淋淋的花朵,康乃馨,蔷薇,花瓣边缘有些深色的大片的压痕,有的花瓣边缘有些变色了,但还是很美。

他的姊妹特蕾西快活的向着睡眼惺忪的他喊道:“起床太晚了马克叔叔!”,一边迈着轻松欢快的步子走到了窗边的小桌上,把玻璃花瓶里旧的花朵收起来,把新鲜的插了进去。

他微笑着站起身,跟着他的姊妹走到了餐厅,他的姊妹正站在他们小小的厨房里,切着菜,一边喋喋不休的说话:“今天花店新到的那一批花里有些不新鲜的,花店的老板格雷夫人就把它们送给我了。”

他笨拙地用他的大手切菜,却还是不得要领。特蕾西在旁边笑话他做别的精细活倒是灵巧,只厨艺这一项却没有丁点长进。他只是慢慢的笨拙的切着番茄,时不时侧过脸来听着他的姊妹讲话。

 

他们坐在圆桌的两边吃饭。主菜是法式炖菜,马克低下头来一点一点喝着碗里炖菜的汤。特蕾西的厨艺很好,但这一次他没怎么好好享用炖菜,只是贪婪地看着他姊妹深色头发掩映下红润鲜活的脸。

他意识到了这不是她妹妹该有的样子,但此时他只是无法抑制的盯着这张红润鲜活的美丽的少女面庞。他听见少女像是啁啾的雀鸟一样喋喋不休的讲着花店的工作,格雷夫人的仁慈温柔;讲到大学的课程有多么的困难,微积分真是让人难以理解;讲起她新认识的人,一个叫赛斯的男人。这时她的脸庞变得更加红润羞涩,像是新鲜的蔷薇花一般的娇美。

特蕾西抬起头来,他看见她的笑容慢慢扩大,然后一串深色的液体顺着她美丽的蓝色眼睛淌了下来,然后又是一串,又是一串,它们在她脸颊上的梨涡积蓄了片刻,然后一起顺着她的脸淌了下来。他忽然意识到她的脸是如此的苍白,脖颈上的伤口还密布着丑陋的黑色针脚,她的双眼,她美丽的双眼,不是因为什么愉快的心情而睁大,而是因为她无法合上。她的笑容像是画上去的,僵硬而冷漠。

 

 

他一下子坐起来,在黑暗的浴室里大口呼吸——这使他吸进了不少尸体发酵混合着粪便的臭气。这使得他的脑子一下子都无法运转了。霍夫曼在黑暗里狠狠的抓了抓他的头发,将脸埋到了他的手掌中。

浴室里依旧是漆黑一片,霍夫曼听到了一滴一滴滴落的水滴的声音,在沉默的浴室里这是他能听到的唯一声音。他不知道戈登那个婊子养的会关他多久,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因为什么煞费苦心的把他关到这里——他大可以就近找个地方把自己处理掉,然后等那些废物警察接到报案才找到自己腐烂大半的尸体。而对于自己当下境况他唯一清楚的就是:一直以来他都小看那个医生了。

事业顺遂,有妻有女,偶尔还能搞搞婚外情,这样一个聪明绝顶的男人被毫无防备的拽到这个游戏里并且成功完成了游戏,怎么可能再做回一个平常人呢?

竖锯给了自己匿名的保护伞,他自然也可以给另一个人。竖锯在戈登那个游戏后表现出的日益精进甚至可以说是精巧的外科技术。他早该想到的。那个名为劳伦斯.戈登的影子渗透在几乎每一个游戏中。但那时刚刚掌握生杀大权的自己过于自信狂妄了。阿曼达或许是知情的,毕竟是她经手了那场游戏,但那个碍眼至极的女人从头至尾都像是在看着他的笑话。

劳伦斯.戈登像是鬼魂,一直隐匿在自己的影子里默默的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自己竟然对这毒蛇的目光毫无察觉。

他直起酸痛的腰来站立起来,脚踝的锁链咯咯作响。

我必须冷静下来。霍夫曼告诉自己。他闭了闭眼睛,然后睁开。

 

我现在知道什么?


Hammer_Lang🔨

你如果问我心目中最佳的银幕拍档是谁

目前来看我一定会说是康纳&墨菲这对双胞胎兄弟

自从6年前的夏天第一次看《处刑人》 它就一直稳占我心中爽片Top1的位置


节奏利落不拖泥带水 血浆狂飙拳拳到肉

带着年轻男人不怕死的莽撞冲动

没什么比看两个小帅哥组团替天行道行侠仗义更爽的了

他们可能真的是神派下来的。


作为计划生育政策的坚决拥趸者 我几乎从未羡慕过什么所谓的兄弟姐妹间的感情 它肯定存在 只是我不稀罕

但是MacManus兄弟的互动第一次让我有一点点触动

关于和另一个个体血脉相通 心有灵犀 永远不担心被抛弃或背叛 

所有两肋插刀和赴汤蹈火都是互相的...

你如果问我心目中最佳的银幕拍档是谁

目前来看我一定会说是康纳&墨菲这对双胞胎兄弟

自从6年前的夏天第一次看《处刑人》 它就一直稳占我心中爽片Top1的位置


节奏利落不拖泥带水 血浆狂飙拳拳到肉

带着年轻男人不怕死的莽撞冲动

没什么比看两个小帅哥组团替天行道行侠仗义更爽的了

他们可能真的是神派下来的。


作为计划生育政策的坚决拥趸者 我几乎从未羡慕过什么所谓的兄弟姐妹间的感情 它肯定存在 只是我不稀罕

但是MacManus兄弟的互动第一次让我有一点点触动

关于和另一个个体血脉相通 心有灵犀 永远不担心被抛弃或背叛 

所有两肋插刀和赴汤蹈火都是互相的


“我爱你就像你爱我。”

大乱卵

汉尼拔TVx好兆头x处刑人 crossover
murder husbands&ineffable husbands&irland bros

耶👌( ´▽`)


存个线稿

汉尼拔TVx好兆头x处刑人 crossover
murder husbands&ineffable husbands&irland bros

耶👌( ´▽`)




存个线稿

爱尽不言

【处刑人/骨科】罪愆

电影《处刑人》1及2同人。

CP:康纳/墨菲,作者互攻党。

Sum:他们都觉得这是一种错误。

前文为《困境》《悖论》

=============================================

这回是真的没啥少儿不宜,但是为了作者凑三部曲的强迫症还是走链接叭

=============================================

这里的“罪愆”具有多重含义,应该都能看出来?不仅是宗教意义的一些方面。
——作为骨科来说,原本就是悖德的。

写这篇时距离我有想法已经过了一年多了……距离《处刑人2》也几乎10年了,第三部显然已是渺渺。我在写这一篇的...

电影《处刑人》1及2同人。

CP:康纳/墨菲,作者互攻党。

Sum:他们都觉得这是一种错误。

前文为《困境》《悖论》

=============================================

这回是真的没啥少儿不宜,但是为了作者凑三部曲的强迫症还是走链接叭

=============================================

这里的“罪愆”具有多重含义,应该都能看出来?不仅是宗教意义的一些方面。
——作为骨科来说,原本就是悖德的。

写这篇时距离我有想法已经过了一年多了……距离《处刑人2》也几乎10年了,第三部显然已是渺渺。我在写这一篇的时候也突然有点明白了导演的困局。
我记得我一年前,是想在这篇《罪愆》里加一点斯麦克警长的戏份的,然而当我真真正正要面对一个《处刑人2》结尾所面对的未来,我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这个系列的开篇便是《困境》,到结尾,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真正的困境。
但是唉,骨科都太好嗑了。作为一个丧心病狂的基佬兄弟粉和威廉达福粉,我是真的想看兄弟俩在FBI跟着斯麦克当特工搞事情,搞个爽片饱了眼福则已,不必问心。

感谢你的阅读和喜欢。

(暗搓搓求评论啊quq)

烟诡

正式进入考试月,停更致歉。占tag致歉。

七月份将会陆续开始周更甚至日更《人与兽》和《处刑人》。

早该这么发了但是一直有‘我还能再更’的错觉。

嗯考完试又是一条好汉。

加油。

正式进入考试月,停更致歉。占tag致歉。

七月份将会陆续开始周更甚至日更《人与兽》和《处刑人》。

早该这么发了但是一直有‘我还能再更’的错觉。

嗯考完试又是一条好汉。

加油。


翘屁嫩喵薛定谔

【混同】我们疯的有迹可循(精神病院au)

写在前面:

*精神病院里的日常向小段子

*骨科交流研讨会

* Thor: Thor/Loki

     杀出个黎明(影版):Seth/Richie

     SPN:Sam/Dean

     哥谭:Jeremiah/Jerome

     处刑人:Connor/Murphy

      一级恐惧:Roy/Aaron

 ...

写在前面:

*精神病院里的日常向小段子

*骨科交流研讨会

* Thor: Thor/Loki

     杀出个黎明(影版):Seth/Richie

     SPN:Sam/Dean

     哥谭:Jeremiah/Jerome

     处刑人:Connor/Murphy

      一级恐惧:Roy/Aaron

     存在Hannigram

* ooc有,沙雕可能有,文笔无,随缘更


  我们疯的有迹可循

烟诡

#电锯惊魂# 处刑人 Charpter 1.Reagrds

Charpter 1.Reagrds

医生×二叔

  “Bravo!”男人慢吞吞的鼓着掌,声音低沉流畅像是阴影里爬行的蛇。他从阴影里不那么顺畅地走出来,却反倒有一丝贵族般的慵懒,比起多年前刚刚介入竖锯的游戏时,脸颊上多了些因为到了中年而看起来不那么紧实的肉,一头斜分的金发在教堂混沌柔和的烛光下有些明亮——这使得他看起来远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

  劳伦斯. 戈登。

  波比立即就认出了男人,凭借他不错的记忆力,他知道劳伦斯在几年前被拉进了竖锯的令人作呕的游戏,并且亲手锯断了自己的右脚令人惊奇的生还。他对于...

Charpter 1.Reagrds

医生×二叔

  “Bravo!”男人慢吞吞的鼓着掌,声音低沉流畅像是阴影里爬行的蛇。他从阴影里不那么顺畅地走出来,却反倒有一丝贵族般的慵懒,比起多年前刚刚介入竖锯的游戏时,脸颊上多了些因为到了中年而看起来不那么紧实的肉,一头斜分的金发在教堂混沌柔和的烛光下有些明亮——这使得他看起来远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

  劳伦斯. 戈登。

  波比立即就认出了男人,凭借他不错的记忆力,他知道劳伦斯在几年前被拉进了竖锯的令人作呕的游戏,并且亲手锯断了自己的右脚令人惊奇的生还。他对于自己在心里这样腹诽竖锯毫无愧疚之意,不过又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正义警察”罢了,他这样想着。他向劳伦斯点头示意,但是男人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友善的微笑点头——这让他背后的汗毛不适的颤栗。而是继续盯着他,那目光冷冷的,然后慢条斯理的继续:“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应该非常荣幸地成为您畅销的DVD的一部分。所以,‘Bravo.’。”

  男人再次鼓起了掌,声音在教堂的穹顶嗡嗡作响地回荡。教堂里一片沉寂,举着设备的工作人员,围坐着的幸存者们都看着这个不速之客,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波比不知道男人究竟想表达些什么,于是他权且把这当作来自另一个幸存者的称赞。他彬彬有礼地适当流露出感激与自豪,回道“谢谢”。

  有人接着鼓起掌来,然后鼓掌的人多了起来,连绵成片。波比知道自己此时应该表露出更多的感激,于是他就这样做了,像一名真正从地狱中生还的得到支持与理解的人那样。他悄悄抹了把衣角,擦了擦手上的冷汗。

 

  霍夫曼直起身来,最后环视了一下整个房间。这个房间对于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至少对马克.霍夫曼来说是如此。他把打火机点燃扔到地下,看着火焰吞噬了桌上的大部分草图,捡起箱子转头离开。

 

  爆炸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火焰和灰烬的灼热气息从他背后涌过来吞没了他,他知道这个地点很快就会被蜂拥而至的警察,探员,小道记者给占据。他甚至想得到那些只会嚼舌根的人所起的那些哗众取宠的标题:马克霍夫曼——竖锯的最后门徒?

  他的行动其实并不够缜密。至少,他曾经的老师并不会将自己至于这般的狼狈地位。他需要一个新身份,至少马克.霍夫曼这个名字不能再用了;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离开这片地方的打算。毕竟这一片他更加熟悉,这里哪条街里的老鼠窝新下了一窝崽儿他都一清二楚。    

  雾气从黑夜里渗出来,他疑惑了一下,然后挪动着他的脚步向前移动。铺天盖地的疲惫感淹没了他全身,霍夫曼想着,踉跄的往前走,他思念他家里的那张床了。那张他早逝的姊妹每天都在他为了供养他们的小家庭而出去打工的时候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床,还带着她身上的柔软香气。

  他的妹妹。

  他深爱着的妹妹。

 

  也因此他没能注意到停在路边的废车边延伸出来的一块不寻常的影子。也就因此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冰凉的液体顺着针头注入了他的身体。麻痹的感受顺着他的脚底爬升上来,他握紧的拳头慢慢变得无力,他踩着软的像果冻的双腿向那个领头模样的猪面人扑过去,他伸出手去想抓住那个领头人,但是那两个带着猪头面具的跟班从背后扳住了他的肩。他听见了一声很冷的嗤笑,然后那个领头人摘下了面具。

  劳伦斯.戈登。

  那个男人还在得意洋洋的笑。

  他睁大了眼睛试图阻止雾气在眼前弥散开,他用尽全身力气试图站起身来抓住那个自以为是的医生狠狠的揍他一拳,但他被一支做工优良的木头拐杖戳回了地上。

 

  强烈的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伴随着咔哒的开灯声,天花板上的日光灯“咚咚咚咚”的一连串打开,一股腐尸,粪便和污水混合发酵过的难闻气味迅速地侵占了他的鼻腔。霍夫曼迅速地回想起来,这是许多年前,那个阿曼达参与其中的游戏的最后场景,再向前回溯,是劳伦斯.戈登最初参与的那一场游戏。

  劳伦斯.戈登。

  他狠狠咀嚼着这个名字,在心里问候着他的父母。他看着那个拥有这个名字男人从房间那头走过来。一头短短的金发梳得一丝不苟,被发胶固定到一侧,那个装模做样的男人甚至在做这种脏活的时候都不肯放下他那令人作呕的风度——一件可笑的不方便活动的大衣。

  “失去一只脚也不能让你放下你那要命的面子是不是?”霍夫曼扭动着双唇试图做出一个轻蔑的微笑——尽管那并不能对他当下的狼狈处境有所改善。

  戈登把拐杖支在地上,把身体的重心倚在拐杖上,就那样微笑地看着他。

  “当然不是,”戈登微笑着说,“对于风度我想警官您对此应该更有发言权。”

  霍夫曼试图把戈登的注意力吸引在自己的脸上,他不由自主的视线向下移了一下,然后看到戈登脸上扩大了的笑容。

  哪里不对,但是他没再细想。纵身扑过去去够那个近在眼前的手锯。但那东西被一支拐杖挪开了。

  他看见医生不甚灵便地弯下腰去捡起手锯,他想扑过去,但他脚上的锁链限制了他的行动。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他看着医生将手锯甩到了外面走廊的黑暗,一阵惊怒袭上了他的心头。

  “你想做什么?”霍夫曼狂怒的喊叫,“你竟敢对我!”

  “你这个...你这个婊子养的!”

    那男人拄着拐杖慢吞吞地走向门口,甚至还好心情地小声哼着歌。

  “Game Over . ”

烟诡
我还发什么文我就是个鸽子王不知...

我还发什么文我就是个鸽子王
不知道码字天天就知道嗑嗑嗑CP沉迷王者瞎瘠薄哈哈哈哈的鸽子王
没有比我还能鸽的写手了
考试也不是鸽鸽鸽的理由
我还码什么字我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我咕给你看

(图片和正文毫无关联只是我还在努力划拉大纲的证明

我还发什么文我就是个鸽子王
不知道码字天天就知道嗑嗑嗑CP沉迷王者瞎瘠薄哈哈哈哈的鸽子王
没有比我还能鸽的写手了
考试也不是鸽鸽鸽的理由
我还码什么字我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我咕给你看

(图片和正文毫无关联只是我还在努力划拉大纲的证明

爱尽不言

【处刑人/骨科】悖论

电影《处刑人》1及2同人

CP:康纳/墨菲,互攻暗示。

SUM:康纳·麦克曼努斯认为这是一个悖论。

=============================================

以防万一麻烦就还是链接吧

=============================================

这么短我为什么有勇气搞三部曲x这不是三部曲,这是三个乐句(。

电影《处刑人》1及2同人

CP:康纳/墨菲,互攻暗示。

SUM:康纳·麦克曼努斯认为这是一个悖论。

=============================================

以防万一麻烦就还是链接吧

=============================================

这么短我为什么有勇气搞三部曲x这不是三部曲,这是三个乐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