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处女作

859浏览    310参与
樱桃BOMB

At That Time(第一章)

At That Time(第一章)

•少年•

眼前的长白山瀑布,一路蓄势,沿悬崖打个转,而后自高空轻盈地飞落。几千条白练汇聚成一,旋转,跳跃,冲刷,飞溅,在毫无防备之时冲进心底。

心绪正如这瀑布,乱得如麻,却又能从纷繁之中,看到一个她。

“听说,第一次登上长白山顶就能清楚地看见天池全貌的人,会有好运哦。”少女身上的玉兰花香仿佛就萦绕在少年鼻端。我笑了,用手揉了揉她头顶柔软的头发,然后熟练地从她的发圈到发梢轻轻抚过。

呵,都这么久了,还是记得,还是放不下。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得到好运,在那蔚蓝的湖上,我等了许久,才终于等到云雾散去。

可我这种人,又配得到什么好运呢?闭眼,一个个画面在眼前掠过。糟糕的高考分数,...

At That Time(第一章)

•少年•

眼前的长白山瀑布,一路蓄势,沿悬崖打个转,而后自高空轻盈地飞落。几千条白练汇聚成一,旋转,跳跃,冲刷,飞溅,在毫无防备之时冲进心底。

心绪正如这瀑布,乱得如麻,却又能从纷繁之中,看到一个她。

“听说,第一次登上长白山顶就能清楚地看见天池全貌的人,会有好运哦。”少女身上的玉兰花香仿佛就萦绕在少年鼻端。我笑了,用手揉了揉她头顶柔软的头发,然后熟练地从她的发圈到发梢轻轻抚过。

呵,都这么久了,还是记得,还是放不下。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得到好运,在那蔚蓝的湖上,我等了许久,才终于等到云雾散去。

可我这种人,又配得到什么好运呢?闭眼,一个个画面在眼前掠过。糟糕的高考分数,错过的比赛,痛失的梦想,她偷拿的笔记本,渺茫的未来……将他打击得体无完肤。

如果你挂念的人毁了你的梦想,你会如何选择?


•少女•

深夜,我无聊地刷着社交软件动态。

不经意地,那片蓝得深邃的湖,吸引了我的视线。

是长白山天池。

是少年。“你……还记得吗?”他说。

一瞬间,她有点开与少年的对话框的冲动。但手指终究还是停了下来。都多久没聊过天了,我们。

只是他可能不知道,长白山,又名白头山,因山峰积雪而得名,取白头偕老之意。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头上的发圈,手指从发圈到发梢缓缓抚过。

发圈像电话线,他送的,不舍得摘。

这种我们都曾习以为常的抚摸,最后一次出现在高考前夕。

什么都没变,只是我们变得沉默。

“相信你。”我说。

“我们都要加油。”他说。

相对无言,漫漫长夜,没有人知道,我心里又有多少,想对他说。

(这里是樱桃BOMB,第一次写小说,欢迎提意见!上一篇是楔子,这一篇开始正文!Σ(|||▽||| ))


樱桃BOMB

At That Time

有没有一个时刻,望着无边的尽头,思绪拥来,让你深陷其中无法挣脱?

        当长白山瀑布飞驰而下的时候,水,就那么漫进了少年心里,惊涛骇浪。

        于是少年心事就那么溢了开来,青涩的,惆怅的,焦虑的,怀念的……无处安放。

        起先是一丝甜,一丝清凉,一抹白玉兰香,而后,却是酸涩,与铺天盖地的苦。

     ...

有没有一个时刻,望着无边的尽头,思绪拥来,让你深陷其中无法挣脱?

        当长白山瀑布飞驰而下的时候,水,就那么漫进了少年心里,惊涛骇浪。

        于是少年心事就那么溢了开来,青涩的,惆怅的,焦虑的,怀念的……无处安放。

        起先是一丝甜,一丝清凉,一抹白玉兰香,而后,却是酸涩,与铺天盖地的苦。

        有没有一个时刻,看着深夜里的手机屏幕,手指下意识地不断下滑刷新,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答,即使内容无关紧要,即使早已在心里说了再见?

        当那些似曾相识的,蓝水晶一样的湖出现在少女眼前的时候,她的心里,有什么东西,轻轻颤动了一下。

        少女心事,卑微的欣喜的,纠结的回忆的,从来不曾消失。

        像是一枚李子,以为是甜,却酸到掉牙,还有一丝丝涩。

        各怀心事,各奔西东,到头来,好像还是绕不开。

(咳咳是我的小说处女作,改了几次好像还是不够好,欢迎提建议哦,会努力改的!另外我可能比较忙所以更新会慢一点,但还是想努力填完坑!蟹蟹大家乐!)

夜_阑子

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对不起呀!
由于电脑坏了……很多大纲已经文章还有人设都在电脑里,如果去修的话这些都会消失
因此从今天起暂时停止更新,虽然我知道我的文章没有人看,但我依旧很快乐,请求谅解,谢谢!
我发誓,只要电脑修好了,我就抓紧一切可以使用的时间来安排码字,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可以私信给我,我会及时修改,谢谢!
本来是要今天放七夕番外的,只好放图了……

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对不起呀!
由于电脑坏了……很多大纲已经文章还有人设都在电脑里,如果去修的话这些都会消失
因此从今天起暂时停止更新,虽然我知道我的文章没有人看,但我依旧很快乐,请求谅解,谢谢!
我发誓,只要电脑修好了,我就抓紧一切可以使用的时间来安排码字,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可以私信给我,我会及时修改,谢谢!
本来是要今天放七夕番外的,只好放图了……

知栗子

西幻设定脑洞—摩森国一

在这片广袤的大陆上有着众多的传说。它们离奇而又真实,发生过的,未发生的和即将要发生的事件,存在和,不存在的人都在这些吟游诗人们口中传颂着。


托克斯城

红砖,白瓦,高墙,这里是这片大陆最大的城市之一,也是摩森国的首都。这里拥有最多的珠宝和艺术品,整座城市充斥着奢靡而浮华的气息,纸醉金迷的生活是这里的主流,享受是这座城的旋律,贵族们过着安逸平静富足的生活,平民们也安然的接受着自己的命运。

这是座平和的城市


索诺宫,位于托克斯城的心脏—光辉女神像的正后方,女神的光辉照耀着宫殿的每一个角落,庇护着这个国家的王。让一切黑暗都无所遁形...

在这片广袤的大陆上有着众多的传说。它们离奇而又真实,发生过的,未发生的和即将要发生的事件,存在和,不存在的人都在这些吟游诗人们口中传颂着。

 

 

托克斯城

红砖,白瓦,高墙,这里是这片大陆最大的城市之一,也是摩森国的首都。这里拥有最多的珠宝和艺术品,整座城市充斥着奢靡而浮华的气息,纸醉金迷的生活是这里的主流,享受是这座城的旋律,贵族们过着安逸平静富足的生活,平民们也安然的接受着自己的命运。

这是座平和的城市

 

 

索诺宫,位于托克斯城的心脏—光辉女神像的正后方,女神的光辉照耀着宫殿的每一个角落,庇护着这个国家的王。让一切黑暗都无所遁形,璀璨的让人落泪。

宫殿中有一处特殊的建筑,在西北角,背对着女神像的位置,那叫格塔瓦邸。

 

格塔瓦邸

忒西米蕾端坐在高高的王座上,嘴唇抿的笔直,直视前方,下颌微微抬起,神情肃穆。一个手持拐杖,头发胡子灰白的大红鼻子老者涨红着脸,高声说着他的言论,不时挥舞着他的双臂。

她是这个摩森国的女王,是国家内乱后又统一的第一位国王,是伦黛王朝的第八位君主第二位女王。

 

今天是国务咨询会议,面前的拄着拐杖头发灰白的大红鼻子老者名叫福桑

多思罗格•福桑

 

福桑家族是伦黛家族世代联姻的对象,是王位最大的支持者。

 

多思罗格是女王的表兄。

 

他正慷慨激昂的表述着对选择王位继承人的看法。这是在博尔缇公主因私奔而被剥夺继承权后不论是在平民中还是在贵族中最流行的话题,已经流行了4年多了。平民们在酒馆中,贵族们在沙龙宴会中,都放肆的发表着他们的“高见”,不论是抨击公主还是鼓吹其他几位亲王公爵,他们都兴致勃勃。

 

多思罗格不仅是皇亲,还是陆军司令官,他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都深深影响着陆军军官们。在军队中,福桑意味着正统、女王最忠心的猎犬、永远的战士以及光明的未来。

 

多思罗格性格倔犟,正直而刻板,坚毅而不知疲倦,在战争中他是令人安心的战神,但是这和平的年代,他的存在便意味着麻烦。不听劝阻,不改变主意,即时遭到拒绝也会一直前进,多思罗格总是带着让人厌烦却又羡慕的天真。

 


宇宙的细菌

第一只改的崽崽!太开心了! 入坑大吉🙉(后面有改妆前的图)

第一只改的崽崽!太开心了! 入坑大吉🙉(后面有改妆前的图)

吸吸吸吸吸一口小铜钱ଘ(੭ˊ꒳ˋ)੭✧

lovesickness【鸣潜(花吐症)】

读前须知【ooc预警!!!】

作为一名画手,第一次写文,文笔很不行【捂脸痛哭】但我真的好爱鸣潜的神仙爱情(尖叫)本文设定和原著不符。。。重新换了鸣潜表白场景(不要打我wsl),然后花吐症其实是助攻(??),emmm不了解的小可爱可以先百度一下花吐症(!),只有一、、车,(过段时间可能会补肉)最后,祝食用愉快呀^O^

…………………我是分割线……………………


   “咳咳咳咳……”

   “大师兄!你……”李筠紧紧盯着严争鸣手中的一片小小的兰花瓣,“花吐症……你,你……”

李筠瞪圆了眼,惊诧得说话都结巴了,“……是小潜吗……”他眼神闪烁,怅然望着那片小小的...

读前须知【ooc预警!!!】

作为一名画手,第一次写文,文笔很不行【捂脸痛哭】但我真的好爱鸣潜的神仙爱情(尖叫)本文设定和原著不符。。。重新换了鸣潜表白场景(不要打我wsl),然后花吐症其实是助攻(??),emmm不了解的小可爱可以先百度一下花吐症(!),只有一、、车,(过段时间可能会补肉)最后,祝食用愉快呀^O^

…………………我是分割线……………………


   “咳咳咳咳……”

   “大师兄!你……”李筠紧紧盯着严争鸣手中的一片小小的兰花瓣,“花吐症……你,你……”

李筠瞪圆了眼,惊诧得说话都结巴了,“……是小潜吗……”他眼神闪烁,怅然望着那片小小的花瓣。

        严争鸣貌似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那花瓣,又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李筠,“姓李的瘪三,不许告诉任何人…咳…尤其是…咳咳咳咳……”他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咳得说不下去了。一片又一片的兰花花瓣飘落于地,又因风起而无力地另作新舞。

       “知道了知道了,掌门师兄,你心可真大啊,”李筠开始焦急地来回踱起步来,“这都这么严重了也不想想该怎么办啊?你...你真是......” 严争鸣冷了他一眼,他又不敢出声了。严争鸣对小潜的苦恋,李筠早已心知肚明,只是......

       李筠忧心忡忡地走了。临走前,他回头望了望还在不住吐花瓣的严争鸣。还是那一袭白衣,桃花眉眼,眼中星星点点的,不知是咳出的泪水,还是心底的微光。

        严争鸣身旁落花簌簌,他运转真元,试图阻止自己吐花瓣,但一片片白色的兰花瓣依旧四处飘零,更衬出他苍白的脸色。

      “咳……”程潜正在练剑,突然咳出了一片浅红的桃花瓣,他努力压制住继续咳的欲望,与那片小小的花瓣大眼瞪小眼片刻,又准备继续练他的剑,这时,李筠来了。

     “小潜......那个……”李筠支吾片刻,还是不知该如何对程潜说起,“大师兄他……”

     “我知道了,我练完剑就去给他梳头。”程潜差点忍不住咳了出来,但为了不让他那疑神疑鬼的二师兄担心,他强忍着那股难受劲儿,表面故作平静地说。

      “那个,不是……”

      “咳咳咳咳……”终于,程潜一个不小心没忍住咳了出来,落花片片纷飞,在晚风中四处飘舞,仿佛是谁相思难却而不敢言说的血染红的颜色。

        李筠呆立于漫漫花雨中,终是半晌说不出话来。

        已是黄昏。

        程潜站在严争鸣房前,心中所想仍是刚刚二师兄所言种种。他好不容易忍住了不吐花瓣,又被二师兄胡乱灌了些不知有用没用的丹药,现在好歹能正常说话片刻了。二师兄的话仍在他耳边回荡:“小潜,你,你知不知道大师兄他...他...…”

        “他说的都是真的吗?”程潜默默地想,“大师兄他......如果大师兄日夜所思之人不是我……”他这么一根不识风月的棒槌,对于情事总没有常人看得那么明白。他在严争鸣门前犹豫不决许久,直到门内传来那人剧烈的咳嗽声,“咳咳!咳!咳……”一声一声,惊破了微暗的天色,也惊起了程潜心湖边的簌簌归雁。

          程潜推门而入。

          他是聚灵玉所塑之身,平时悄无声息如同空气一般,直到他闯进来的前一刻,严争鸣才察觉到他的存在。

          一念惊心,无法触及。

          只是来不及收拾自己的狼狈模样了。

          程潜一进屋就闻到浓烈的兰花香,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兰花海,心心念念的那人伏倒在地,见他来了只是努力地扯了扯嘴角,已然是没有力气说话了。程潜心头好像被人狠狠地割了一刀,鲜血汩汩地从伤口喷涌而出,淹没过长相思铸成的千重心结。

          “大师兄!你,你怎么样......咳咳咳……咳咳……”程潜快步上前想要扶起瘫倒在地的严争鸣,但他在门口犹豫了太久,又加上此刻焚心般的焦急,终于不住地咳了起来。片片夹着血的桃花瓣飘入风中,有几片飞出房门,消失在扶摇山庄傍晚的余晖中;有的落在地上,又与白色的兰花瓣缠绵交错,难舍难分;还有一片,落在了严争鸣那映着门外绚烂晚霞的眼睫之上。

           只是在那一转瞬,严争鸣眼中不知为何流下了两行清泪。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程潜低着头,还在无力地吐着花瓣,只是不再咳了,“大,大师…兄……唔……”他一张口,就有无数的桃花瓣飞出,他只能勉强地说上一句,便再没有下文了。

           严争鸣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望着他,目光中暗藏了不知多少不可触及的愁思与痴痴的情意。

           “豁出去了,”程潜想,“......是的,我,我心悦他,心悦好久了。”他一把扯过严争鸣的袖子,抓起他那因练剑而起了薄茧的手,不放下了。

          程潜在严争鸣惊诧的目光中与他十指交握。

          严争鸣吓得吐了好几大口花。

          程潜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便俯下身来,在严争鸣的唇上蜻蜓点水般地啄了一下。

          严争鸣回过神来,心中霎时有千万朵兰花绽开,清幽的香气钻入他心里的每个角落。来不及细想,只是望着眼前人,眉眼中似有万千星河与一丝浅浅的笑意,便再无忧虑了。

          程潜吻完后便想别过头去,“…...我...真是太冲动了,假如......真的不是我呢……”末了,他又有点担忧地想,“不知大师兄……是否还吐着花瓣呢......”他不敢抬头,也不敢细想,只是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般,想要游离出眼前人的目光。可未想到,严争鸣抬手按住了他想要逃离的念头,更深地吻入了他的唇间,唇齿交缠,多日以来苦苦的思念,夹杂着清香的兰花与桃花瓣,献给了久不见其名的风月。

           一时间,程潜沉静的心湖中落入了一颗小小的石子,涟漪一圈一圈地荡漾开来。

           他们的唇分开时,滑落了几片未吐出的花瓣,程潜喘着气,抬头望向刚刚压向他的那人,正好对上了严争鸣炽热的目光。

           “小潜……”严争鸣轻轻地低语道,“我喜欢你,我爱你……你,你愿意……”他的脸竟悄悄染上了一层红晕,似是一个初次表白的少女。

            “我愿意。大师兄,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不等严争鸣说完,程潜就回答道。日夜所思,心间所念,尽是眼前此人。如今,他的心结像是被什么轻轻撼动了一般,开始摇摇欲坠起来。

            窗外升起了一轮皎白清冷的明月。

            “那么,可以……和我共度一生吗……”严争鸣的声音轻轻拂过程潜心上,千重心结,就在那一瞬间崩塌瓦解,碎成无数细碎的星点散入眉间,悄声吟着千秋以来不曾改变的誓言。

             程潜的嘴角悄悄扬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他躺在地上,抬起一只手,在眉间狠狠地掐了一下,留下一个微红的印记,笑意更甚了,“不是梦,是真的啊……”

            严争鸣心疼得赶忙低头去亲他眉间的红印,怎料程潜双手绕过他的背,将头深深地埋进了他的怀中。

            严争鸣霎时屏住了呼吸。他低头看怀中人,眉眼如初,仿佛能够穿过岁月经年,重回初见时的模样,一眼便觉惊鸿。

           但可怜的程潜却被扑面的兰花香熏得差点打喷嚏,但一想到严娘娘那事儿精定会叫自己给他沐浴更衣,就堪堪憋着一口气,将脸往一旁偏了偏,终于呼吸到了一点点新鲜空气。

           严争鸣终于忍不住了,捧起小潜的脸,在他的眉心轻轻地落下一个吻。此刻,仿佛一切都凝滞在流金的月色中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程潜的眉目在皎洁的月光中出落得愈发沉静动人,严争鸣的内心挣扎片刻,终于无法控制住满溢而出的情意,双手不自觉地往程潜的腰旁探了探,轻轻解开他的腰间的布带,“小潜……”

           程潜一只手搭在严争鸣的肩上,一只手按住了严争鸣那只摸向他腰间的不怀好意的手,微微睁大了眼睛,一脸不解的疑惑:“大师兄,你要我腰带做什么?”

           “这个木头棒槌,”严争鸣哭笑不得地想,“要你个脑门的腰带,气死我了!”

           还是很懵的程潜终于被他那已经不想再忍耐的师兄扑倒在地。

           窗外月华如洗,温柔乡中,一室旖旎。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白沐沐
第一次板绘终于画完啦!还有一些...

第一次板绘终于画完啦!
还有一些不太好的地方也不想改了(打死我这个懒虫)

第一次板绘终于画完啦!
还有一些不太好的地方也不想改了(打死我这个懒虫)

李多鱼🐟

第一次用长焦镜头,55-250。

第一次用长焦镜头,55-250。

夜_阑子

《泽衍辰烟》开文预告

一个来着灵魂的问题,二个骚年的高中生活由此展开

一部游戏承载了他们以及很多人的回忆,学弱也想成为电竞选手?学渣也想成为学霸?

7月16日

我在老福特等你光临Q大附中实验班哟~

一个来着灵魂的问题,二个骚年的高中生活由此展开

一部游戏承载了他们以及很多人的回忆,学弱也想成为电竞选手?学渣也想成为学霸?

7月16日

我在老福特等你光临Q大附中实验班哟~

陌路的床上有KAITO

耽美小说《法器》同人词

y】

一朝遇  初见以为敌

金乌啼  破庙传空鸣

l】

梦中喃喃呓语 谁人泣

霜吹四壁寒风无际

墨色镜 故人无音讯

日光起 冰融雨化气

y】

授心法血液逆 魔气溢

青袍短衫年少不羁

共苦悲欢喜 欲相伴前行

落萧琴瑟和鸣诉心意

l】

弃师门而去 追心中希冀

为法器 不知红尘重利

囚笼里 不闻外界语

愿护你 朝夕也不弃

y】

所向无尘难抵 洞虚境

青葱岁月芦苇静立

命难逆 千古神魔异

步凡情 前途不可期

l】

青丝相缠无意 风铃音

荆棘满山兮花遍地

山雨初含霁 醉中尚犹记

九华柱断坠如满天雨

y】

水无垢自冽 待尘埃落定

再寻你 于九重天之尽

叶落无人理 雨落逢花期

魔死神亡四重方寸地

归途八千里 无声蜡已熄

l】

红尘社稷 丝丝牵于心

只可负君情...

y】

一朝遇  初见以为敌

金乌啼  破庙传空鸣

l】

梦中喃喃呓语 谁人泣

霜吹四壁寒风无际

墨色镜 故人无音讯

日光起 冰融雨化气

y】

授心法血液逆 魔气溢

青袍短衫年少不羁

共苦悲欢喜 欲相伴前行

落萧琴瑟和鸣诉心意

l】

弃师门而去 追心中希冀

为法器 不知红尘重利

囚笼里 不闻外界语

愿护你 朝夕也不弃

y】

所向无尘难抵 洞虚境

青葱岁月芦苇静立

命难逆 千古神魔异

步凡情 前途不可期

l】

青丝相缠无意 风铃音

荆棘满山兮花遍地

山雨初含霁 醉中尚犹记

九华柱断坠如满天雨

y】

水无垢自冽 待尘埃落定

再寻你 于九重天之尽

叶落无人理 雨落逢花期

魔死神亡四重方寸地

归途八千里 无声蜡已熄

l】

红尘社稷 丝丝牵于心

只可负君情 真火燃羽衣

后世无名 尘土掩真情

合】

归路岐 海天皆无垠

声如铃 再无人问津

喜悲印刻于心 待世人吟

那过往又会是何景


成词于2018.7.6】


訴雨
发簪处女作(应该算是谢怜印象作...

发簪处女作(应该算是谢怜印象作)p.s.第一次做发簪做得不太好

发簪处女作(应该算是谢怜印象作)p.s.第一次做发簪做得不太好

Jessie
喜欢就关注我吧 嘻嘻😁

喜欢就关注我吧 嘻嘻😁

喜欢就关注我吧 嘻嘻😁

欧坤超少女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求赞】

我不喜欢全世界,我只喜欢你

【快新•表白梗•私设】

   作者有话说:大家好啊,我是欧坤,是一名少女哟!本人吃快新,轰爆,杰佣,兜帽,是一名学生党,在老福特潜水多日,今天准备上岸啦,小学生文笔,希望大家能喜欢!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一想到能和你共度余生,我就对余生充满期待。

     建议配合BJM《每一句都很甜》炒鸡好听!

     “新一~去吃蛋糕嘛~”少年撅着嘴扯着另一位面无表情的少年,顺势要带他进一家名叫sweet...

我不喜欢全世界,我只喜欢你

【快新•表白梗•私设】

   作者有话说:大家好啊,我是欧坤,是一名少女哟!本人吃快新,轰爆,杰佣,兜帽,是一名学生党,在老福特潜水多日,今天准备上岸啦,小学生文笔,希望大家能喜欢!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一想到能和你共度余生,我就对余生充满期待。

     建议配合BJM《每一句都很甜》炒鸡好听!

     “新一~去吃蛋糕嘛~”少年撅着嘴扯着另一位面无表情的少年,顺势要带他进一家名叫sweet secret的甜品店。

      “不要”工藤新一正看着手机上的今日头条,《震惊!少女杀手怪盗基德又现预告函!目标猫眼绿宝石!》大红色的标题还加上了一个“热”字。工藤点进去看,视频中的女主持人正采访着猫眼宝石的主人。

       “新一!你居然再看美女!没想你表面禁欲,实际……咦~”快斗故意打趣到正思考着的少年。

       “你无不无聊啊。”少年抬起头来,露出一双半月眼,拍开快斗的手,抬脚向甜品店里走去,“走啊,你请客。”“好嘞,新一要柠檬派对吗?”  狗狗眼的少年转过头来问。“冰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坐在靠窗的座位旁边,快斗正满脸幸福的吃着这家店雪域蛋糕。"新一~啊~”黑羽挖了一勺蛋糕,喂到新一的嘴边,“不用了…呜!咳咳咳!”新一被突然塞到嘴里的蛋糕呛住了,奋力咳了起来。“没事吧!新一!我不是故意的!”对面的少年拿着勺子手无足措的想去给对面人拍背。“别!你别碰我!”少年像一只炸毛的猫,白嫩的脸上被呛出了一种近似情 色的颜色,嘴角还沾着奶油,宝蓝色的眼睛泛起了些许水雾。

       黑羽快斗楞住了,有一点想硬,想把眼前的心上人摁在床上,想看他因为被操得太猛而无神的眼,想听他情 色的呻吟,想把他一口一口吞入腹中……

       黑羽快斗给了自己一巴掌,你是变态吗!居然对自己的宿敌有这种想法!黑羽越想脸刷的红了,“你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工藤将预告函的新闻给黑羽看,“我有点怀疑你是为了更顺利地偷走宝石而想呛死我。”

        “才没有,我像那种人吗?”黑羽才不会说是因为想和眼前的心上人调情才下的预告函,不会说是因为想向心上人表白才下的预告函,更不会说是因为白马探的怂恿才敢鼓起勇气向大侦探表示心意。

在被警察包围的欧坤坤大楼的天台上,一道白,一道蓝的身影面对着。

        “基德,这次你别想跑了”

         深蓝色西服的少年把手插在裤包里,窃笑着望着“少女杀手”。

          而另一个当事人正尴尬的笑着,身后抱着一大束蓝玫瑰。

          “新一……”

          “嗯哼”

          十分钟前,黑羽正布置着场地,手忙脚乱的将那九十九支蓝玫瑰抱起,“大侦探……” 

           “嗯”工藤新一抱着拳,倚在天台的门上。

           “我!!!新一!!!”  怎么回事!爷爷不是说新一十分钟后才能的吗!!!正和阿笠博士在居酒屋里喝酒的爷爷表示不清楚,不明白,不知道。

”豁出去了!
            “新一!我喜欢你!”  月光下的怪盗发现自己在女生面前的甜言蜜语在大侦探面前都不在了,可能融在了他碧蓝色的眼睛里了吧。“新一,我喜欢你,我想在这里给你精心地表白,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意,想知道你……喜欢我吗?” 
             “新一,我常常会想到我们一起发生的每一件事,这世界并不美好,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一想到可以和你共度余生,我就对余生充满期待。”
             “玫瑰给你,宝石给你,把我也给你。”
            “说完了吗?黑羽快斗,你是我见过最臭屁的人,你自顾自的说了这么一大堆,有考虑过我吗?给老子听好了!我也喜欢你,喜欢你这个装腔作势,无敌臭屁的家伙,我不要玫瑰,不要宝石,不要你喜欢这个世界,但是我要你,给我记住了,以后你的情话只准说给我听,知道了吗!”
              “嗯嗯,那么说新一你是接受了吗?”黑羽快斗一脸懵的问,这好像和我安排的不一样,不过结果好就行了,黑羽快斗抬起头来,眼前突然撞入了一个蓝色的身影,嘴唇被轻轻的碰了一下,“现在你明白了吗!”黑羽快斗感觉自己魔怔了,可以说是下意识的搬过大侦探的脑袋,深深的吻在了新一果冻一般的唇上……
             黑羽快斗早上醒来的时候,旁边正睡着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他低下头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早安,男朋友


   

槐序期雪

“哲学家”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悲伤的哲学家和快乐的猪。”——郭敬明《爱与痛的边缘》


天端初读这句话时只觉讽刺。


毫无疑问,他就是那头快乐的猪,而他身边有数量不少的一部分人,都是哲学家。


他很想融入哲学家们的群体。不为什么,只是毫无来由地觉得他们高级、深奥、成熟。这是他做梦都想成为的那种人。


天端有个极好的朋友,叫做白藏,比他大几岁,是个如假包换的哲学家。


人如其名,天端和他相处的时候,总觉得有些不可言说的情绪和高深的世界观藏在他内心深处,而天端总是看不透。


“白藏,我真的很想理解你们。”有一次,天端如是道。


白藏认真地盯着天端——那个只是摆弄着一张废纸都能玩得...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悲伤的哲学家和快乐的猪。”——郭敬明《爱与痛的边缘》


天端初读这句话时只觉讽刺。


毫无疑问,他就是那头快乐的猪,而他身边有数量不少的一部分人,都是哲学家。


他很想融入哲学家们的群体。不为什么,只是毫无来由地觉得他们高级、深奥、成熟。这是他做梦都想成为的那种人。


天端有个极好的朋友,叫做白藏,比他大几岁,是个如假包换的哲学家。


人如其名,天端和他相处的时候,总觉得有些不可言说的情绪和高深的世界观藏在他内心深处,而天端总是看不透。


“白藏,我真的很想理解你们。”有一次,天端如是道。


白藏认真地盯着天端——那个只是摆弄着一张废纸都能玩得很开心的天端,叹了口气道:“你永远都不要理解我们,千万不要。”


“为什么!”天端跳起来,扔下那张已经被折磨得惨不忍睹的废纸,“你们总是这样深沉,我总是看不透你们。我真的很想和你们交心,知道吗?”


“其实是我们想去融入你们才对。”白藏无奈道。


“你们融入我们?你们融入我们,感觉就像是在施舍,是弓下身子的!”


“并不是啊。我们才是比你们低一等的人,要费尽全力爬上来的。”


“我们在你们眼里就是猪!”天端终是歇斯底里道。


“那是因为我们看谁都像猪。”


白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毫无犹豫,平静得惊人。


“天端…你真的很不会演戏。”片刻,他又补充道。


“那又怎样?演戏这门课学好就行了,生活中又干嘛要学以致用?你真是没意思。”天端剜他一眼,骂道。


白藏回望他一眼。


“你千万不要懂。真的。”


那次谈话不是很愉快。天端非但没有理解白藏,还气得失眠了。


浑然不觉中,天端和白藏走散了,也过了轻狂的年纪。天端狠下心背井离乡去了大城市,誓要打拼出一方天地。


如今代表年龄的数字虽然是二字打头,但他明白,自己余下六十年的人生,要筹备起来了。


工作不是自己最喜欢的,但也还过得去;工资还算可观,至少温饱足矣;有人能力不强却提拔得比自己快,也得违心祝贺。


不知第几次看到凌晨三点的夜空后,微凉的风吹醒了天端。


现在的他,无奈的他,越来越像那个早熟的白藏了。


他成了小时候最想成为的那种人——高深,成熟。


天端想起小时候读来觉得讽刺的那句话,却没有一点优越感,依然觉得讽刺。


小时候讽刺的,是猪和哲学家;现在讽刺的,是快乐和悲伤。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白藏总说——千万不要懂。


可是啊,总要懂,总会懂,终是懂了。


说来可笑,这世界大概就是个闭环吧。


不懂的人总觉得哲学家高深莫测,拼命地想去成为高自己一等的哲学家;


而哲学家却觉得,不谙世事的那类人才是一尘不染的天使,是他们的救赎。


可惜生于尘世定会沾染尘灰;

好在生而为人都曾一尘不染。


大坑坑

处女座,多多指教

/日常/淡cp向/全员向/代入个人/尽量避免ooc


声明一下,文中采用第一人称不是真正的我,是为了叙事方便加的,整体偏日常,不会有太甜太刀的东西


文笔有点丧

这个我大概会在暑假开学前写完

剧情会结合时政和三次元

抱着讲故事的心态,有没有人看我都得写完它/倔


如果大家觉得哪里不好,欢迎评论指正/鞠躬


(一)


阳光穿过树隙,零零落落撒在街道上

初夏,天气正好,我和朋友穿梭在街道上,欢快的讨论着最近的小琐事,交换着自己的小情报。


踏上斑马线,冲着朋友的方向,我看着她眼睛逐渐瞪大,似乎要喊些什么

然后我就听到了——身体里裂开的声音,两腿失去支力,我倒在了地上,看着蓝蓝的天和划...

/日常/淡cp向/全员向/代入个人/尽量避免ooc


声明一下,文中采用第一人称不是真正的我,是为了叙事方便加的,整体偏日常,不会有太甜太刀的东西


文笔有点丧

这个我大概会在暑假开学前写完

剧情会结合时政和三次元

抱着讲故事的心态,有没有人看我都得写完它/倔


如果大家觉得哪里不好,欢迎评论指正/鞠躬


(一)


阳光穿过树隙,零零落落撒在街道上

初夏,天气正好,我和朋友穿梭在街道上,欢快的讨论着最近的小琐事,交换着自己的小情报。


踏上斑马线,冲着朋友的方向,我看着她眼睛逐渐瞪大,似乎要喊些什么

然后我就听到了——身体里裂开的声音,两腿失去支力,我倒在了地上,看着蓝蓝的天和划过的鸟逐渐失去色彩,耳边的喊叫似乎越来越远了。


真安静啊


“你没事吧阿鲁?”

模糊的声音传过来了


没事吧?”

声音愈发清晰了起来


有人动了动我的胳膊,大概是那个喊我的人吧


阳光有点刺眼,我眯开眼睛,用手遮住光,顺着余光看到了一个扎辫子的身影。

“啊,醒了啊阿鲁”

扎辫子的男生,多么奇怪


稍微适应光了,我把手放了下来

“你是谁啊,这里很久没见过新人了阿鲁”

我是谁?

想不起来了

我似乎丢了许多重要的东西

“我不知道”我嘀咕到

他看起来似乎没什么惊讶的,笑了笑:“来我家歇歇吧”

他的笑暖融融的,让人不忍心拒绝。

我支撑着爬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四肢软绵绵的。

这里应该是一个小区,四周是茂密的树林,一眼望不到边。

我慢慢站起来,和他一起走向单元口。


“我叫王耀阿鲁”他自我介绍说

仿佛在发光的名字,真好啊


走进电梯间,忽然,那种撕裂的声音又传过来了,眼前一黑,我重重摔在了地上


PD
今天绘图板到货 技能0 手不由...

今天绘图板到货

技能0

手不由自主地涂了个但丁


Day1 001


今天绘图板到货

技能0

手不由自主地涂了个但丁


Day1 001



克里斯蒂娜·H·拉普达

#流浪人间#

画线稿➡️上色➡️上釉➡️烧制

感谢有才的 @钢琴节奏 ,给了我希望😄才得以完成它,用时1天这样,完成了陶瓷画处女作,也算积累经验,希望下次做得更好。

#流浪人间#

画线稿➡️上色➡️上釉➡️烧制

感谢有才的 @钢琴节奏 ,给了我希望😄才得以完成它,用时1天这样,完成了陶瓷画处女作,也算积累经验,希望下次做得更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