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处暑

3123浏览    461参与
伍月夏纪年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

浮槎

更迭〔处暑〕



/二十四-拾。

/双白。

――――――――――

    醉梦轩四周环着竹林。

    雨落下时,整个林子便成了天然的音腔,初秋的雨不免沾了寒,淋漓穿过参差的竹叶,飞珠溅玉,小楼则如同精致的樊笼,遮得住风雨,却拦不了风声雨声入耳。

    一缕篆烟,袅袅被溜进来的风扰乱,只管无措奔逃,慌忙撞进了小寐的人梦中。

    茶台边的白衫人支着一截皓白的腕子,阖目不知在思考什么,竟不觉睡着了,大堂里惟有待沸的铁炉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这是处暑了,...



/二十四-拾。

/双白。



――――――――――

    醉梦轩四周环着竹林。

    雨落下时,整个林子便成了天然的音腔,初秋的雨不免沾了寒,淋漓穿过参差的竹叶,飞珠溅玉,小楼则如同精致的樊笼,遮得住风雨,却拦不了风声雨声入耳。

    一缕篆烟,袅袅被溜进来的风扰乱,只管无措奔逃,慌忙撞进了小寐的人梦中。

    茶台边的白衫人支着一截皓白的腕子,阖目不知在思考什么,竟不觉睡着了,大堂里惟有待沸的铁炉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这是处暑了,夏消而……

    “――暑气未凉。”

    少年时的清明远没有后来的世故与成熟,人间的喜怒哀乐皆揉碎在一双烟紫的瞳里,是这尘外的紫芝草初涉凡俗的懵懂而黠然。



    “师兄可曾听过暑妖?”

    “暑气亦可化而为妖么?”雪狼硕大的头颅轻轻搁着,鼻尖拱着薄衫少年的袖口,却被衣上的熏香引得打了好几个喷嚏。

    果然狼妖的嗅觉还是过于敏锐了。

    “佛手乃君子香,忌烂嗅,嗅则易醉。”少年清明却俨然一副老学究的模样,如若忽视他顺了一把雪狼蓬松脑袋的话。

    非是白寒露愿意露着真身,平日里与师兄弟们共处,他是时时谨慎不敢懈怠的,雪狼本是极稀贵的种族,眼下却像一只慵懒的猫儿给自己的师弟降暑。

    “寒露师兄性子冷清,周身半尺内都好似笼着寒气,避暑当是极佳。”那人开起玩笑来便弯了狭长的眸,眼尾微微勾着,衬得泪痣一朵愈发鲜艳。

    “暑妖可是个脾气火爆脸皮却薄的姑娘,一见了俊美男子的笑啊……就羞红脸掩面而逃了。”

    到底是谁羞红了脸?

    “所以师兄,你笑一个嘛。”

    白寒露忘了自己此刻是狼身这一事实,龇牙咧嘴将五官挤出一个狰狞的笑,笑得白清明眼睛都眯了起来。

    “暑妖说笑得太难看,她不高兴,要多赖些时日。”

    雪狼不满地喷出几缕鼻息,转过大脑袋去看罪魁祸首,正好撞进那人落满星河的瞳中。

    往后他在若干个深浅的梦境里次第回首,那双眼眸好似浸在他心上,垂落下的阴影如炽日城芦苇荡的晚霞般悄然黯去。

    也曾同枕一船星梦。

    也曾相偎着度过经年日夜。

    ……

    然后将彼此丢在封存的记忆里,从此故人不在,旧事隔海。



    长溪下来楼时,炉子里的水已然沸了很久。

    他的脚步极轻,可白寒露却将将醒了过来,那人的瞳孔是浅淡的琥珀色,好似蕴了云烟,又好似什么也入不了眼,只做世外那清清冷冷的半仙。

    “水要烧干了。”

    那琥珀兽瞳略一瞄他,两个本就不多话的人此刻待在一处,更是没有话可讲,只余下窗外沙沙的雨声,散漫而有韵律。

    怎么?刚起床心情看起来不大好的样子?

    最后还是长溪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你柜子里收着的――今年的夏茶,是小白老板送的?”





――――――――


欣涯
初秋的上海,傍晚乌云,时不时光...

初秋的上海,傍晚乌云,时不时光顾,市温稍降,但午时阳光依然浓烈。开学季到了,继续征程。

初秋的上海,傍晚乌云,时不时光顾,市温稍降,但午时阳光依然浓烈。开学季到了,继续征程。

行止_笔录

【原创】处暑(完)

① 灵感来源于音阙诗听的歌《处暑》

② 无原型

③ 辣鸡写手,超短小一发完

————————

  秋风染梧桐,夏月隔宫墙。又是一年处暑,又有新人要进宫了。

  他把三年一次的选秀定在了处暑,这是我第二次为他操持选秀了。他笑着嘱咐我多费心,我也以笑脸示他,应下他的要求。

  这大概是旁人看来恩爱无疑的场面吧,可我一点都不高兴,半分喜悦都没有。为什么我要为此感到快乐呢,看着他旧爱新欢一波又一波的换,我只觉得难过。

  我依然爱着他。

  但明天仍然是他选秀的日子。

  阿锦劝我早些睡,明日莫要让旁人看了笑话,拿出我中宫的气度,好震慑那些不安分的新人。

  我何尝不知...

① 灵感来源于音阙诗听的歌《处暑》

② 无原型

③ 辣鸡写手,超短小一发完

————————

  秋风染梧桐,夏月隔宫墙。又是一年处暑,又有新人要进宫了。

  他把三年一次的选秀定在了处暑,这是我第二次为他操持选秀了。他笑着嘱咐我多费心,我也以笑脸示他,应下他的要求。

  这大概是旁人看来恩爱无疑的场面吧,可我一点都不高兴,半分喜悦都没有。为什么我要为此感到快乐呢,看着他旧爱新欢一波又一波的换,我只觉得难过。

  我依然爱着他。

  但明天仍然是他选秀的日子。

  阿锦劝我早些睡,明日莫要让旁人看了笑话,拿出我中宫的气度,好震慑那些不安分的新人。

  我何尝不知道,与嫔妃们周旋争斗了这么些年,多少也明白该如何做好他的皇后。只是我总忍不住去想,宠妃与皇后,到底谁更幸福呢?

  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记忆中还有婴儿肥的脸颊不知何时变得瘦削了,眉目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曾被他夸赞会说话的眼睛如今不能说话了。

  睡吧,我对自己说。

  我做了一个梦,应当算是美梦吧。年少的他意气风发,我还是个爱笑的小姑娘,他在海棠树下赠我金钗,许我王妃之位。

  那时他的脸比我的更红,磕磕绊绊又故作老成地告诉我,他的王妃只能是我。我接过金钗,回赠他一块绢帕,是我亲手绣的,只能勉强算是工整并不大好看,但他仍当着我面欢喜地贴身收好了。

  似乎意识到这等举动有多暧昧,他有些局促地抬起了头,说今日的海棠格外香。

  我不禁笑出了声,海棠哪来的香味呀。他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阿锦轻唤我,我睁开眼看向窗外,还是灰蒙蒙的深蓝,约莫快亮了。余梦散尽,我得打起精神来。

  我任由阿锦她们对我一番折腾,皇后的衣物层层叠叠,虽说已是处暑,可天气依旧闷热,一件又一件的裙衫套下来我已透不过气。头发被高高堆起,凤纹头饰重的几乎压垮了我的脖子。

  但我必须扬首挺胸,脸上还得挂着笑意,今天是个喜日子,他纳新人的喜日子。

  选秀的时间还未到,秀女们在花园里三三两两聚一团闲聊着,我独自一人站在她们远处的回廊中,看着她们年轻的容颜,只剩一声叹息。

  我转身回到殿中,坐上首位,等他来,等她们来。

  但最先来的不是他,也不是她们,而是如莺。如莺正得宠,做了两年贵妃,恐怕她比我更不想让新人入宫。她很清楚吧,失去他欢心会是什么下场,毕竟当年她就是挤掉了旧爱的新欢,如今怕是要轮到她当旧爱了。

  她绞着帕子直勾勾地盯着我,笑得勉强。我虽表面上是云淡风轻、端庄贤淑的模样,可实际心里又能比她好多少。

  她也是可怜人,但我恨她。我正视前方不再看她,只吩咐阿锦再去看看一切可都准备妥当了。

  我在椅上挺直了脊背坐着,直到腰脖都泛酸了,他才来。他只挥手让如莺免礼,却急步上前来拉起我,我不知道是否应该感到高兴。他今天如此欢喜,并不是因为我。

  既然他来了,好戏就该上演了。俏丽明媚的秀女们鱼贯而入,丝竹管弦的靡靡之声响彻大殿,如三年前一样。

  秀女里有个叫燕巧的,长的清秀可人,歌声也婉转动听,甚至连如莺也不及她。我朝如莺那儿瞥了一眼,她果然已经变了脸色。

  其实,大家都一样。

  他称赞她的声音如黄鹂般清脆,我依稀记得他也曾这么当着我的面对如莺说过这话。

  他是不是也会跟别人说对我说过的话呢。

  我和如莺只是陪衬罢了,今日的主角是他和那些秀女们,欢乐是他们的,留给我们的只有痛苦。

  夕阳西下,这场盛会总算可以收场了。他拍着我的手说我辛苦了,我盯着他的脸晃神,俊逸的面容与少年时稚嫩的脸庞重合在一起,我发现我其实只认识那张稚嫩的脸,眼前的这个男人,我根本不了解。

  回过神,我仍然还要笑脸相迎地做戏。其实已经没那么难受了,只要我不在乎他,我就不会难过到无法呼吸。

  我回到宫中,吩咐侍女晚上备点酒,我想小酌两杯。

  我在院子里自饮自醉,只觉得这几年过的甚是荒唐。为了一个不知每晚会拉起谁青葱玉手的男人悲伤,以为自己还深爱着他,其实爱的不过是自己回忆里的他。

  我也曾是空中最明亮的月,也曾被百花簇拥,人比花更娇,家家公子趋之若骛,不该为他苦闷这么多年。

  冰凉却又热烈的酒灌入喉中,我从未如此畅快过。如此良宵美景他与谁在一处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做好我的皇后便是了,任凭她们去争去抢,短则数日长则数年,最后下场都一样。

  我喝着喝着便睡了过去,这次做的才是真真正正的美梦。还是少女的我窝在母亲怀中,父亲轻抚我柔软的长发,我撒娇要做京城里刚流行起来的新衣裳,要不同的花来薰衣服,他们任由着我胡闹。

  待我醒来时,身旁伺候的宫女成了柔儿。我问阿锦去了何处,柔儿唯唯诺诺不敢说,我隐约也明白了,叫柔儿一会儿替我给阿锦送份贺礼。

  柔儿小心翼翼地帮我梳洗,生怕我会迁怒于她。若是从前我必然是气的胸闷气短,现在却已经不在乎了,这条路是阿锦自己选的,她就得自己受着。

  我以前也会在望着那扇敞着的宫门发呆,期望清琅会背着阳光,带着新折的花枝笑容满面地朝我奔来,再唤我一声琳儿。

  我以前也会夜深人静时在月光下轻轻地自吟自唱,舞袖弄风,期望清琅会身披素魄带上一坛美酒,坐在台阶上看我无所顾忌地撒欢。

  我以前也会盼着与他生同衾死同穴,白首到老,永不离弃……

  以前的我还是琳儿。

  现在我才明白,我只能做好一个皇后,不能做好一个琳儿。

  若是我看书时他恰好来了,我也会折好书角去迎他,只是再不会多做挽留邀他共饮,在他走后盼着他下回再来。

  我不恨他,我只恨他送我的金钗在封后时被融去做了凤钗,我只恨年少时那棵海棠树的花儿过分娇艳惹人晃神。

  我知道他还是把我那年送他的绢帕贴身放着,有些线头已经勾起。但他也会把别人送他的香囊挂在身上,身上全是那香囊的气味。

  怪我当年没有听懂他说的话,他说他的王妃只能是我,确实只有我做了王妃,做了皇后,只是他还会有千千万万的妃,千千万万的嫔罢了。

  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听说他给阿锦赐名锦瑟,宠了几日随便给了个位份便再没去见过她。倒是燕巧还算得宠,连如莺也不及她。

  而我每日打发着那些妃嫔,在中间从不偏帮谁,也不悄悄为自己争宠,只安静做一个贤后。

  或许百年之后,所有皇后要以我为典范。可我只希望天下女儿家不要被困在这三寸之地,与自己的梦魂遥遥对望。

GINGER DONUT
对于处暑,一直又爱又恨,因为想...

对于处暑,一直又爱又恨,因为想要拥抱的夏天总是过得太匆忙,一不留神就从手心逃走了。立夏时列的长长的清单,即使已经一一完成,依旧还是会不甘心,像错过了黄昏最后0.5缕阳光一样怅然若失。

对于处暑,一直又爱又恨,因为想要拥抱的夏天总是过得太匆忙,一不留神就从手心逃走了。立夏时列的长长的清单,即使已经一一完成,依旧还是会不甘心,像错过了黄昏最后0.5缕阳光一样怅然若失。

木子尧
昨日处暑,补一张。 离离暑云散...

昨日处暑,补一张。


离离暑云散,袅袅凉风起。

池上秋又来,荷花半成子。

昨日处暑,补一张。



离离暑云散,袅袅凉风起。

池上秋又来,荷花半成子。

似水年华

『处暑』昨天是处暑节气。处暑,即为“出暑”,是炎热离开的意思(节气),太阳高度降低,白昼明显缩短,阳光照射减弱,意味着即将进入气象意义的秋天,处暑后黄河以北地区气温逐渐下降。下面就再来一点今年盛夏时节的图吧。

『处暑』昨天是处暑节气。处暑,即为“出暑”,是炎热离开的意思(节气),太阳高度降低,白昼明显缩短,阳光照射减弱,意味着即将进入气象意义的秋天,处暑后黄河以北地区气温逐渐下降。下面就再来一点今年盛夏时节的图吧。

青妩

甜甜的TS7,霉女士依旧让人上瘾。
最爱cruel summer

甜甜的TS7,霉女士依旧让人上瘾。
最爱cruel summer

牧九
光影真是太难了QAQ 抓住处暑...

光影真是太难了QAQ

抓住处暑的尾巴~

光影真是太难了QAQ

抓住处暑的尾巴~

兼听淡然
处暑 画檐凝霜露,白昼无所长...

处暑


画檐凝霜露,白昼无所长。


池鱼别佳友,群雁寄南乡。


授衣虽言早,秋气已攀窗。


注:佳友即荷花








处暑


画檐凝霜露,白昼无所长。


池鱼别佳友,群雁寄南乡。


授衣虽言早,秋气已攀窗。


注:佳友即荷花

芷兮江离
处暑暑假又双叒叕要结束了😂

处暑
暑假又双叒叕要结束了😂

处暑
暑假又双叒叕要结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