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复刻

1295浏览    350参与
北上键

天哪他们怎么这么好!我可以了🙃

天哪他们怎么这么好!我可以了🙃

北瓜
为了完成作业最后还是赶了有机会...

为了完成作业最后还是赶了
有机会好好画一张QAQ

为了完成作业最后还是赶了
有机会好好画一张QAQ

凝霄

动漫美食复刻
动漫出处:《异世界的居酒屋 古都阿伊特力亚居酒屋阿信》第6集第11话
阿信特制   员工餐蛋包面

阿信给艾珐酱做的的员工餐,炒面里有五花肉,彩椒,洋葱,胡萝卜和卷心菜,酱油味的炒面配上软乎乎的煎蛋,口感比蛋包饭还要好吃!!不要问我煎了多少个蛋饼,为啥是破的,再问就是自闭了ヽ(≧Д≦)ノ。
@如意的小被窝  @每天学会一道菜  @生活颜究所  @LOFTER话题君  @LOFTER官方博客

动漫美食复刻
动漫出处:《异世界的居酒屋 古都阿伊特力亚居酒屋阿信》第6集第11话
阿信特制   员工餐蛋包面

阿信给艾珐酱做的的员工餐,炒面里有五花肉,彩椒,洋葱,胡萝卜和卷心菜,酱油味的炒面配上软乎乎的煎蛋,口感比蛋包饭还要好吃!!不要问我煎了多少个蛋饼,为啥是破的,再问就是自闭了ヽ(≧Д≦)ノ。
@如意的小被窝  @每天学会一道菜  @生活颜究所  @LOFTER话题君  @LOFTER官方博客

凝霄
动漫美食复刻动漫出处:《天真与...

动漫美食复刻
动漫出处:《天真与闪电》第四集
青椒汉堡肉
第四集里讨厌的蔬菜里,男主爸爸收到了女儿很讨厌的蔬菜——青椒;于是想尽办法让女儿吃下青椒,其中一个就是用汉堡肉的半成品放在青椒上,在动画里的失败作品。然而不挑食的人吃,味道杠杠的! @如意的小被窝  @生活颜究所  @LOFTER话题君  @LOFTER官方博客

动漫美食复刻
动漫出处:《天真与闪电》第四集
青椒汉堡肉
第四集里讨厌的蔬菜里,男主爸爸收到了女儿很讨厌的蔬菜——青椒;于是想尽办法让女儿吃下青椒,其中一个就是用汉堡肉的半成品放在青椒上,在动画里的失败作品。然而不挑食的人吃,味道杠杠的! @如意的小被窝  @生活颜究所  @LOFTER话题君  @LOFTER官方博客

国际潮牌(高端货)

巴黎世家Balenciaga 经典款三色短袖男女同款 S一XXL

巴黎世家Balenciaga 经典款三色短袖男女同款 S一XXL

国际潮牌(高端货)

GUCCI古驰G家秋季新款棒球刺绣卫衣,欧洲最新款,今年G家主推的球拍刺绣系列,刺绣密度高,男女同款


GUCCI古驰G家秋季新款棒球刺绣卫衣,欧洲最新款,今年G家主推的球拍刺绣系列,刺绣密度高,男女同款

乐享潮牌

秋冬季潮流搭配穿搭

VANS彩虹独角兽外套

秋冬季潮流搭配穿搭

VANS彩虹独角兽外套

逍遥无叹_AZ

【同人文】归还(原作向/无CP)

*原作向,接超二结局,胡编乱造注意


—1—

临江的某个旧小区外,两个陌生的男子站在沿江人行道上,四处张望。

“不在这……”

“看来迅儿说的没错,最近确实查得很严,人家连生意都没做。”

踩着人字拖的男人抓了抓头发,一旁穿着风衣的男人拿出平板电脑,在上面划了几下:“看总部登记的资料,他们就住在这个小区里,可惜没具体的单元号……咱去那边的值班室问问?”

“行。”人字拖男看着手上拎着的箱子,“毕竟这个要当面给他们才行……”


—2—

小区的尽头有一片空地,上面的铺路砖不算新,但被扫得干干净净。靠近小区围墙的一侧停着一架手推车,推车外裹着一圈喷绘布,写着显眼...

*原作向,接超二结局,胡编乱造注意

 

—1—

临江的某个旧小区外,两个陌生的男子站在沿江人行道上,四处张望。

“不在这……”

“看来迅儿说的没错,最近确实查得很严,人家连生意都没做。”

踩着人字拖的男人抓了抓头发,一旁穿着风衣的男人拿出平板电脑,在上面划了几下:“看总部登记的资料,他们就住在这个小区里,可惜没具体的单元号……咱去那边的值班室问问?”

“行。”人字拖男看着手上拎着的箱子,“毕竟这个要当面给他们才行……”

 

—2—

小区的尽头有一片空地,上面的铺路砖不算新,但被扫得干干净净。靠近小区围墙的一侧停着一架手推车,推车外裹着一圈喷绘布,写着显眼的“车仔面”三个大字。

而推车的主人,就在离它不远处的,一楼的小房间里。

 

卓凤眼前的书是弟弟的旧课本,她认真地看着每一个字、每一条公式,顺手在手边的本子上做下笔记——在无法出门卖车仔面的日子里,读书就是她最好的消遣。

[叩叩]

“先设x为……”

她在写满演算过程的草稿纸上找了个相对空白的位置,一笔一笔写下方程组。

[叩叩叩]

“……”

她的眼中倒映出各种数字和符号的模样,甚至快要沉浸在方程组的世界里——

[叩叩叩,叩叩叩]

“——啊!”

她终于听到了敲门声,连忙放下笔,打开门。

“你好,请问卓龙在吗?”

门前站着两个高大的男人,一个穿着反季节的长风衣,另一个穿着连体工人装,踩着一双人字拖。

“请、请问二位是……?”

莫非弟弟又想不开去闯祸了?卓凤脊背一阵发凉。

“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超智能足球博士。”长风衣男人温和地笑了笑,“这位是高文,超智能足球工程师。”

“我是高文。”踩着人字拖的男人自然地接过话,卓凤上下打量着两个人,发现人字拖男人的手里拿着个箱子。

“您、您好。”卓凤还是保持着警惕,“请问,找我弟弟是因为什么事?他又闯祸——”

“不是不是!”人字拖男人连忙打断,“我们是要把这个给你。”

长风衣男人接过人字拖男人递来的箱子,将它转了个方向。卓凤定睛一看,差点喊出了声。

“这是你们飞轮队的主将,复刻。”长风衣男人看了眼箱子上挂着的战卡,“不知道你有没有了解几个月前那件事……总之,那件事之后,我们对复刻进行了修复,现在他已经恢复原本的样子。这次过来,就是想把他交给你们。”

“……”卓凤有些呆滞,她看着箱子,半天没有回应。

“请拿好他。”长风衣男人将箱子递给她,卓凤机械地接过。

“把他交还给你们,我俩的任务就结束了。”人字拖男人笑笑,“所有失踪的超智能足球球员,都回到自己的‘家’了。”

卓凤咬着嘴唇,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着,泪珠一滴一滴敲打着战箱:“……谢、谢谢、非常感谢!!”

“不必客气,这是我们该做的。”长风衣男人点点头,“我们还有工作,先告辞了。”

“啊!真的、非常感谢!!!”

卓凤目送着男人们离开,刚刚还盘旋在脑内的负面情绪已经烟消云散。

 

—3—

复刻睁开眼睛,一缕阳光落在他眼前,很暖和,像极了他初次被唤醒时的场景。

他抬起头,眼前的少女向他绽出笑容:“你终于回来了。”

老旧的小木桌,挂着碎花窗帘的一方小窗,永远贴在冰箱上的小纸条和便签,都是他熟悉的样子。

“卓凤。”

他喊出少女的名字。

“嗯,是我。”

他很久没见到这个少女,也很久没见过他的控制者了。

少女的手指轻轻拨了下他的头发,他才意识到头发快挡住自己的右眼。

“阿龙他去念书了,他最近可认真了。”少女慢慢收回手,“这几次考试的成绩都不错,还拿到了进步奖呢。”

复刻自然地盘腿坐在桌上,开始听少女说话。

“话说这段时间外头查得严,没法去沿江广场那里摆摊了,我就干脆摆在了家里,还是有不少客人上门吃面……这也许就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吧。

“我最近也开始看阿龙的书了……虽然好久没去学校了,但还是能做几题的。有时候不会了,我就留着,等阿龙回来讲给我听……他最近数学成绩升得很快,前几天家长会还表扬了呢……

“你不在的时候,阿龙都不敢碰超智能足球……他应该是怕想到你难过吧,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你被坏人给抢走做了实验体……阿龙他不敢告诉我是做什么实验,是不是那种,换腿换胳膊的改造?

“渗透、猎鹰、战斧、铁面……我有每天给他们充电,在想你也许哪一天会回来——虽然老是骂自己不要瞎想,但没有你在,飞轮队就缺了个轮子,没法跑了。”

以前卓龙不在的时候,她也会像这样把他唤醒,向他倾诉,或者说些有的没有的事情。他曾经对她的行为感到困惑,现在想来,也许就像某个被活化后仍不死心的家伙说的那样——“光是听他们说话,就会很幸福。”

自己现在能感到幸福吗?会觉得幸福吗?答案或许是肯定的。

[喀嚓]

锁舌弹起的声音响起,卓凤连忙起身,小跑到门边。

“你回来了!”

“怎么了姐姐,今天这么高兴?”

“你也会很高兴的!”

“啊?”

门被进屋的人顺手带上,他看向复刻脚下的那张桌子,顿时呆立在原地。

“……复刻!”

那个人快步跑到桌边,看着自己,眼神中透着前所未有的欣喜。

“卓龙。”

他又看向站在后面的卓凤,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发自真心的微笑——

“我回来了。”

 

—4—

夜幕很快降临,温柔的阳光被暖黄色的灯光取代,复刻坐在那张小木桌上,卓龙则坐在桌前写作业——放在以前,他大概没这么认真。

虽然从回家起,他就没有和复刻说过几句话,但他的神色无时不刻透露着喜悦——失而复得的喜悦。

“……过得怎样?”

明知道会打扰他,复刻还是忍不住开口。

“……挺好的。”卓龙的语气少见的轻快,“虽然老被人说我让鬼上身了。”

“但偶尔认真一下好像也不坏?”

“不是偶尔——是一直。”

外面偶尔会传来客人聊天嗦面的声音,但卓龙并没有受到影响,认真的写着作业。复刻瞄了一眼,似乎是语文模拟卷。

——《自然中的人》,这是他正在读的文章的标题。

“划线句表达的情感……呃,这段算吗……”

他确实是一直认真地写着作业,手边写完的练习册和模拟卷已经有自己小腿的一半高了。

复刻又看向他现在写的卷子,有这么一段话,下面划了一道线:

——“人不过是浩瀚星河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但纵使轻如尘土,也会尝试在星际间飞跃,探寻未知的世界。”

“请编写与划线句句式类似的句子……怎么又是编句子?”

卓龙干瞪着眼,盯着下划线上的句子,呆呆地坐在那儿。

“人类不过是浩瀚星河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复刻盯着试卷,低声重复着句子。

“浩瀚星河跟尘埃……这要怎么对应。”卓龙抱着头,满脸愁苦。

复刻摇了摇头,不知为何,记忆中那个不死心的家伙又跳入自己的脑内:

——“要是我真的能飞就好啦……这样就能飞到天的尽头,而不是像这样,被困在笼子里当做表演动物。”

“!!”

突然,眼前出现了午后温柔的阳光,冒着热气的车仔面,停在木桌上的足球,还有从窗台飞走的麻雀——

他茅塞顿开。

“星河……尘埃,能不能用泥土粉尘啥的——”

“人类不过,是花花世界中,最不值一提的,一匹蝼蚁。”

“?!”卓龙呆呆地看向复刻。

“……但哪怕命如草芥,也会尝试,在黑暗中摸索,迈向光明的未来——啊!!我乱说的你不要听——”

“我觉得可以!”

和自己的慌张正相反,卓龙意外的很兴奋。

“你你你你还是不要写了!!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但……复刻你说得确实很好,就算不写在这里我也会摘抄下来。”

“别!!!”

遗憾的是,复刻的抗议完全无效,卓龙迫不及待地在卷子上写下了他无意间说出的话。

 

—5—

第二天早晨,复刻被唤醒的时候,卓凤已经坐在桌前读书了。

“哈……”

回想起昨晚的场面,复刻巴不得自己原地失忆。

后来卓龙一直追问他是怎么想出这个句子的,他一时半会儿不知怎么回答,只能说是自己被鬼上身想出来的——只要能搪塞过去,让他自己闹个鬼也没问题。

他盘腿坐在桌上,环顾着房间,忽然发现冰箱上多粘了张便签——

“人类不过是花花世界中,最不值一提的一匹蝼蚁,但哪怕命如草芥,也会尝试在黑暗中摸索,迈向光明的未来——From 复刻。”

——为什么摘抄下来了啊!!!

复刻巴不得原地钻回战箱里,但看着桌前认真读书的卓凤,他又怕自己轻举妄动打扰到她。

“……唉。”他只能暗自探口气,坐在桌前装无事发生。

他再一次环视起房间:早晨的阳光来自厨房,并不能照到这里;厨房里也没有冒着热气的车仔面,取而代之的是尚未准备完成的食材;足球被收在战箱里,即使卓凤同意他踢球他也不敢踢;身后那扇窗户外,没有叽叽喳喳的麻雀,也没有偶然路过的野猫,一片安静祥和。——可总有这么一个时刻,阳光,面碗,足球,麻雀会齐聚一堂,给这个不怎么富足的小家点缀上最美丽,最令人沉醉的风景。

他看向窗外,湛蓝的天空中没有浮云,比战台上数据构筑的天空更加纯净。

“尝试在黑暗中摸索,迈向光明的未来……迈向光明的未来。”

终于逃脱黑暗魔爪的他,也终于有资格去期待属于自己的,这对姐弟的,和飞轮队的,光明的未来。

 

(END)


Havealittletuna
人立于天地之间,立的是每个人的...

人立于天地之间,立的是每个人的坚定与特殊,立的不是一个个复刻机。
我们排斥抄袭,排斥伸手理论,是因为它并没有接触到你后产生出任何化学反应,它并没有变化,你只是介质,很“经济”,很速溶,但介质谈何骄傲?
复述带不来深刻,我们不应该骄傲于读完了多少哲人的书籍,多少伟人的列传……

每个人都不是复刻品——坚信它,所以产生了宽容,所以才出现了对自由的尊重。

改变总是好坏兼具。我想我们不应该自私地、自说自话地说,不出现大概率向好,我就拒绝改变。或是,大概率有问题,所以不改变的才是永恒的好。

我有一百个理由复刻,但我永远不承认复刻是为立。人没有如此懦弱,需要躲在大众中呐喊求立。

人立于天地之间,立的是每个人的坚定与特殊,立的不是一个个复刻机。
我们排斥抄袭,排斥伸手理论,是因为它并没有接触到你后产生出任何化学反应,它并没有变化,你只是介质,很“经济”,很速溶,但介质谈何骄傲?
复述带不来深刻,我们不应该骄傲于读完了多少哲人的书籍,多少伟人的列传……

每个人都不是复刻品——坚信它,所以产生了宽容,所以才出现了对自由的尊重。

改变总是好坏兼具。我想我们不应该自私地、自说自话地说,不出现大概率向好,我就拒绝改变。或是,大概率有问题,所以不改变的才是永恒的好。

我有一百个理由复刻,但我永远不承认复刻是为立。人没有如此懦弱,需要躲在大众中呐喊求立。

顶复奢潮
顶复奢潮
顶复奢潮
顶复奢潮
顶复奢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