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夏一凡

1774浏览    35参与
陶.
你要老老实实听我的号令 叫张生...

你要老老实实听我的号令

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

我步步行来你步步爬

放大胆忍气吞声休害怕

跟随我小红娘你就能见到她

可算得是一段风流佳话

听号令切莫要惊动了她

————————————————————

一段叫张生,彻底被一凡小哥哥圈粉,居然一直以为他是小姐姐,只怪他太美

(字好丑😱)

你要老老实实听我的号令

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

我步步行来你步步爬

放大胆忍气吞声休害怕

跟随我小红娘你就能见到她

可算得是一段风流佳话

听号令切莫要惊动了她








————————————————————

一段叫张生,彻底被一凡小哥哥圈粉,居然一直以为他是小姐姐,只怪他太美

(字好丑😱)

dongyebing
无需考核 直接上岗 速来💪...

无需考核 直接上岗 速来💪

(是不是要冷到死了(瑟瑟发抖))

无需考核 直接上岗 速来💪

(是不是要冷到死了(瑟瑟发抖))

dongyebing

八一&怀阳//八股档寻爱记



*好俗的题目哈哈哈哈

*主八一,副怀阳

*和我自己比)真的算很长了

*私设夏姐姐不是麒麟剧社演员


1.

陈书桐本来挺爱和人谈天说地,近一阵子却萎靡了起来,没那个心跟人应酬。


一个京津两地小型艺术研讨会,陶阳这次硬要拉着他,口中还念叨着走吧走吧,去吧去吧,他们非找我去,我自己也没意思,你好歹比我能忽悠,就当我欠你个人情了。陈书桐纳闷得很,陶阳怎么这般如此如此这般地热情参与。


晚间大家一块吃饭,众人兴致高涨,有人敲打节奏,有人高声吟唱。半晌,包房外进来个人,“来晚了来晚了,刚进饭店大门就听你们声儿了。”


陈书桐正对着门坐,抬头打眼儿就见着个秀气人物,鼻梁上架着副眼镜,动静文质彬彬。...



*好俗的题目哈哈哈哈

*主八一,副怀阳

*和我自己比)真的算很长了

*私设夏姐姐不是麒麟剧社演员








1.

陈书桐本来挺爱和人谈天说地,近一阵子却萎靡了起来,没那个心跟人应酬。


一个京津两地小型艺术研讨会,陶阳这次硬要拉着他,口中还念叨着走吧走吧,去吧去吧,他们非找我去,我自己也没意思,你好歹比我能忽悠,就当我欠你个人情了。陈书桐纳闷得很,陶阳怎么这般如此如此这般地热情参与。


晚间大家一块吃饭,众人兴致高涨,有人敲打节奏,有人高声吟唱。半晌,包房外进来个人,“来晚了来晚了,刚进饭店大门就听你们声儿了。”


陈书桐正对着门坐,抬头打眼儿就见着个秀气人物,鼻梁上架着副眼镜,动静文质彬彬。身旁的陶阳马上冲他招手,示意他过来坐,“怎么这么晚,就等你了。”


“看学生晚自习嘛,哈哈啊。”


这人跟桌上大部分还是熟的,陶阳捡着他不认识的介绍了一二,最后说到陈书桐这里。“这是陈书桐……”


陶阳的话还没落地,那人就笑着伸了手出来,“八老板嘛,久仰大名。”


突如其来地被人“久仰”令陈书桐有那么一瞬的不知所措,他把手心放在腿上蹭了蹭才去和人握手,“诶,你好你好。”


“我叫夏一凡。”


斜对过的李烜宇也跟着掺和,“大知识分子,高中老师兼知名票友。”


陈书桐配合着点点头,实际心里在想,明明都是男人,怎么这人的手就这么软乎嘞。









2.

后来夏一凡成了三庆常客,有事没事的来客串一段。


陈书桐偷偷拿起手机,噼里啪啦打了五个字:「夏一凡来了」


陶阳回他,「啊,怎么了」


「你在哪儿呢,赶紧来」


「我过不去,不去了」


「好机会别怪我没提醒你」


「你说什么呢」


「别装」


夏一凡刚走近,陈书桐马上扣上手机,被人微微笑着调侃,“什么业务不许人看?”


“没……陶阳说他过不来了……”


“嗯?哦。”


陈书桐看夏一凡表情毫无变化,暗道怕不是藏着失落呢,心中大骂陶阳不知把握。


夏一凡这边接着了电话,“啊?是吗?那你回来吧,没事,我现在往回赶来得及。”


拉弦的小姐姐听夏一凡语气着急,问了句怎么了。


“嗨,我们班学生把东西落在教室了,我得回去给他开门去。”


“我送你回学校吧。”话音刚落,陈书桐就后悔了。这算什么?自己怎么说话不过脑子,实在是不该。


“诶对,”奈何弦师小姐姐跟着附和,“夏老师,着急的话别坐地铁了,地铁还绕一大圈,八老板送你多好呢。”


得,这话一出陈书桐更没法往回撤了。夏一凡倒是没跟他客气,不过上了车之后才说,“您是不是没打算送我啊?”


被人轻易看出来心思,陈书桐顿时脸色又白又红的,“……啊?”


“我也是真赶时间,要不就不厚着脸搭您这快车了,谢谢啦。”


“诶,没事,我一点也不麻烦……”









3.

王召栋又来北京了,出了火车站拉着箱子直奔陈书桐家去。


茉莉见了他喵喵叫,小脑袋直往腿上蹭。王召栋把猫抱起来,“进步了,现在不咬人了。”


陈书桐穿了个跨栏背心瘫在沙发上,“那屋都给你收拾好了,菜也买好了就等你做了,快露一手,饿死爷了。”


王召栋摇摇头进了厨房,茉莉又跳到沙发上,扑进陈书桐怀里。


四菜一汤,两个大男人吃得直打饱嗝,吃完饭又对着侃大山。


“诶,你还没找着对象呢?多大个人了都。”


“不用你管,你把饭给我做好就成。”


“怎么,也没有看上的?”


陈书桐恍惚了一秒,还真细细去想,自己有没有看上了的?不知怎地,映在脑海里的竟是那人戴着眼镜冲自己笑的形象。


端起碗盘走进厨房,“咳,没有。”


王召栋坐在原处摆弄牙签,“我说要不咱俩凑合凑合得了,我做饭你刷碗,和谐景象这多好呢!”


陈书桐探出身子来,用毛巾抽他,“我要凑合我也跟雌性凑合啊我……”











4.

陶阳又领着一拨人挤进了陈书桐家,见了王召栋很是兴奋,“呀,你这就来啦,怎么不告诉我呢,上次你说的那个本儿我回家以后翻着了,明天给你带过来。”


“真的啊,太好了,还是你家藏的东西多,哈哈哈。”


陈书桐偷偷把陶阳拽到一旁,“那天我让你来,你怎么不来呢?”


“哪天?”


“就夏老师来的那天。”


“我去干嘛?”


“我这不是帮你盯梢呢吗,你怎么一点不积极呢?”


“啊?我积极啥呀?”


“你不是喜欢他吗?”


陶阳大叫了一声,“啊?!?!”


“你叫唤什么。”


“我怎么我就……喜欢他了?”


“之前那个研究会你就非要参加,还不是因为有他?之后五次三番召人来三庆,不就是你想跟人家多见见多待待吗,不就是你看上人家了吗?”


陶阳放声大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来陈书桐是底气很足的,陶阳笑得他没底,“你tm笑什么又!”


笑声引来王召栋,“怎么?陈书桐又讲冷笑话了?”然后被“谈正事”的两人不留情面地赶走。


“你这么精明个人,看不出来我是给你牵红绳呢?”


陈书桐指了指自己,“什么,我?”


“我哪次找他来旁边没有你?”


如此说来……


“他知道?”


“他不知道,不,我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


陈书桐摇摇头,“不对!老子喜欢女的啊!”


“花旦,也差不多嘛~”


“嘿,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可不想跟你说了,早知道就不介绍给你了,夏老师可抢手得很呢。”


陶阳说完就走了,留陈书桐一个人心如乱麻。









5.

王召栋抱着茉莉吸,“我怎么觉着,从陶阳那天来过之后你就……魂不守舍的?”


“我有吗,我哪儿有。”


“行吧,后天我就得走了。”


“啊,”陈书桐仿佛才缓过神,“挺快。”


王召栋又调侃道,“我说的那个咱俩凑合凑合的计划,你考虑没啊?”


陈书桐一摆手,“诶,我现在没工夫开玩笑。”


“又不是求我做饭给你的时候了。”


“后天什么时候的车,我送你去火车站。”


“我再回去,就没什么假能过来了。”


“啊,那就微信联系吧,再有两个多月过年,过完年了我去看你。”










6.

陈书桐从火车站出来,沿着路边开了好久,左拐,最终停在了一家小酒吧门口。


陶阳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背景嘈杂不堪,“你在哪儿呢?”


“我,嗝儿,我在xx路这儿。”


“你自己一个人吗?你开车去的吗?你一会怎么回来,你找代驾吗?”


陈书桐只应了一个“嗯……”,再就没动静了。


陶阳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趴在吧台。


“诶,”陈书桐眯着眼睛看跟在陶阳身后的一个小伙,“这人谁啊?”


过于吵闹,陶阳根本听不清他说话,欲掺着人离开,吧台里边的人说他还没结账。


“卧槽,二百多?”陶阳看着面前的一小杯液体大吼。


“这位先生刚才一共消费了三杯。”


“三杯二百多啊?”


“三杯630。”


陶阳,卒。










7.

“陶叔儿!你干嘛!”


“这破玩应儿这么贵,我不能白让他花钱啊,你看这杯都没怎么喝呢。”


“不行,你不能喝,这个太烈了。”


“筱怀,来,”陶阳把杯递给他,“你把它喝了,咱别糟践东西。”


于:……陶叔,我只是个孩子,不能喝酒


陶:(咬牙)昨晚折腾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只是个孩子


于是于筱怀干了大半杯彩色液体,辣得他直吐舌头,“啊,行了吧,陶叔咱们走吧。”


陈书桐后知后觉,“呀!你谁啊,你怎么把我酒喝了!”


陶阳丝毫不理陈书桐的瞎叫,和于筱怀一起把他搀了出去。


冬夜的冷风吹散了陈书桐一半的酒气,直打哆嗦。车就停在门口,等代驾过来的期间三个人坐在车里,满车酒味儿熏得陶阳要死要活。


没几分钟于筱怀就上头了,红着脸斜歪在后座上,闭着眼睛一句话也不说。陶阳后悔了,刚才不应该让筱怀喝的,东西糟践了就糟践了,反正花得也不是自己的钱。


“难受吗?”陶阳按了按于筱怀的太阳穴。


于筱怀小声嘟囔,“还,还行……”


陈书桐揉揉脸看向后排,“谁啊这是?”


“我搭档。”


“哦,光听过没见过,大小伙子。”


“我男朋友。”


“哦。……啊?什么时候的事儿!!”


“一个月了。”


“得,真行!窝边草啊,我还一直以为你喜欢的是夏一凡。”


于筱怀突然瞪起眼睛看着陶阳,眼睛里红红的。


“没,别听他瞎说,”陶阳摸摸于筱怀脸,“闭眼睛睡会吧,听话。”


“您不许喜欢别人……”


“我没有,我真没有,我就喜欢你,乖,闭眼睛睡会。”


陈书桐:我是何德何能找来这么两尊大佛在我身后表演谈恋爱啊……










8.

让代驾先把陶阳他俩送回家,车子才停在陈书桐家小区里。接过车钥匙晕晕乎乎,砸吧砸吧嘴,光喝酒没吃东西,这时候突然有点饿了。馋得慌,就想吃两条街外的那家卤味。开车不安全,只好打车过去,花了回冤枉钱。


这司机开车没什么水平,晃得陈书桐头更晕了,下车晃晃悠悠还想吐,一下子和对面行人撞了个正着。


“额,对不起,对不……”忙道歉,抬头发现,这人正是夏一凡。


“呦,”夏一凡赶紧扶住了陈书桐,“八老板怎么了这是?”


“没事没事,我,就喝了点,酒。”


“就自己一个人吗?再摔着可怎么办,你要回家吗?我送你。”


“不是”二字没从嘴边说出来,就被陈书桐咽下去了,抬手往后指了指,“我,我家就在前边。”


“不远啊,你还能走吗?不能走咱就打车。”


“能走,能……”


这么走在路上被风从脖领处灌透了,陈书桐才想起来,围巾刚才落在酒吧了。


夏一凡也看出来他身上少些什么,“你也不戴个帽子,也不戴个围脖,就这么大半夜跑去喝酒啊。”说着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套在了陈书桐脖子上。


“啊,不,不用了……”


“戴着吧戴着吧,我有帽子呢。”










9.

开了门,茉莉正坐在门口喵喵叫。


“呀,你还养猫啦,这也太可爱了。”


陈书桐走了两步倒在沙发上,捂着胃,“嗯……”


糟糕,为了让夏一凡送他回家,连饭都没吃,现在胃开始疼了。


“怎么了?难受了?”夏一凡蹲在沙发边看他,“你是不是空腹喝酒去了?”


陈书桐转头不和他对视,“对面那个抽屉里……有药。”


“有热水吗?”


“暖壶里。”


温水下肚顿时舒服了不少。


陈书桐觉得这么晚让人家留在自己这儿也不是个事儿。“那个,夏老师,麻烦你了,太晚了你快回家吧,我这样就不送你了,你自己小心。”


“那行吧,你一会一定要吃点东西,要不然胃受不了。”









10.

陈书桐一下子睡到第二天下午,陶阳给他打了6通未接。


“啊……”


“再不接我就只能怀疑你是不是死家里了。”


“嗯……怎么了……”


“一凡跟我说,昨晚在街上碰着你,你喝多了,给你送回家了,临走的时候你还胃疼呢,让我关心关心你怎么样了。”


“是,是吗。”


“你不老老实实回家睡觉,跟人家在街上搞什么偶遇,还不承认喜欢人家?”


陈书桐被他数落的拉不下脸来,“老子喜欢女的。”


“嘴硬。行,你要这么说,我就把他介绍给别人了啊。”


“诶诶诶诶,别,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然后陈书桐就听到听筒里传来了一声细小的声音,“陶叔儿,我脑袋好疼啊,你让我亲亲我才能好……”


陶阳赶紧说,“咳,那个啥,先不聊了昂,改天再说。”


某八:我好难










11.

夏一凡的围巾陈书桐一直带在身边,等人真的来了,他却压根不提这事了。


晚上有演出,夏一凡是来帮忙的,本来在帮邱老师系衣服,陶阳跟陈书桐使了个眼色,就把夏一凡派去给陈书桐画脸了。


两个人离得好近,夏一凡一只手拖着陈书桐的下巴,笔尖沾着颜料细细画在那人脸上。


陈书桐气都不敢大喘,双眼直直地盯着对面认真给自己画脸的人,皮肤真白。


夏一凡一下子笑出来,陈书桐一本正经地问他,“你乐什么?”被夏一凡用食指堵在唇上,“不许说话。”


夏一凡不许他说话,陈书桐就一直不说话,还是直勾勾地盯着人看。两人时不时地会有眼神对视,夏一凡被他盯得脸已经开始泛红,“你……你闭上眼睛……”


陈书桐闭上了眼睛,又扬起了嘴角。


画完脸,陈书桐又要他帮自己勒衣服。长带子环过腰身,陈书桐抬着胳膊由他弄。


搬箱子的工作人员从身后经过,视线被箱子挡住大半,眼看就要撞到夏一凡身上,陈书桐将人往里拉,夏一凡结结实实地撞进他怀里。


那人说了两句对不起,夏一凡赶紧站好,“没关系……”


陈书桐问他,“你没事儿吧?”


夏一凡低着脸摇头,一想到自己刚才把人抱得死死的,脸就红到耳根子上。


陈书桐抬头看见陶阳站在不远处,伸出手来比了一个大拇指。










12.

散戏后将近十一点,陶阳出门跨上摩托车就跟人跑了。


说了再见大家都各走各的,陈书桐赶紧找到了背包正要离开的夏一凡,“夏老师,我送你回家吧。”


夏一凡没有拒绝,陈书桐开车把他送到了家门口。夏一凡一边解安全带一边说,“谢谢了,那我就先走了。”


“诶,”陈书桐心中有些恋恋不舍,“谢谢你今天来帮我们,回去早点休息。”


车门打开,夏一凡探出去半个身子又坐回来。


“嗯?落什么东……”


夏一凡突然凑过来,亲在陈书桐的右脸上,紧跟着推开车门飞快地跑了。


陈书桐看着车窗外夏一凡小跑着进去的样子,用手摸了摸右脸,趴在方向盘上自己乐了半小时,才一路吹着口哨回了家。












13.

陶阳一个过来人,当然能感觉出来陈书桐,不对劲!


邱老师偷偷和陶阳耳语,“老八这是恋爱了?你看他自己乐得什么似的。”


陶阳接茬,“傻子似的。”


“咱也别说他,你以为你那时候不像傻子?”


“我?我哪儿有!”


话语交锋中,检场的大爷在门口冲陶阳喊,“嘿,你那小跟班来了。”


陶阳一听于筱怀来了,乐得颠颠儿的往屋外跑,邱老师摇摇头,“还说不是傻子。”


陶阳正了正声才走出去,“不是让你晚上再来吗?”


于筱怀拎着保暖杯晃悠,“您忘带这个了。”


“哦,”陶阳接过杯子,“就是来给我送这个的啊,好吧,知道了,回去吧。”


“诶别……”于筱怀拽着陶阳胳膊,“陶叔别走,我不是光送杯子,我是因为想你才来的……”


陶阳捂着他被冻得通红的耳朵,小声说,“早上出门前你忘了亲我了。”


“嘿嘿,那我现在补一个好了。”


“还有人呢,唔……”










14.

陶阳这才发现,陈书桐这种绝世大冰山也有被人捂化的一天。成天跟在人家夏一凡屁股后头,上班回家都车接车送,北京城大东边大西边两头跑,不抱怨一句。


李烜宇称这种现象为“傻乐呵”,主要用来描述单了好多年没正经谈过恋爱的老八终于坠入滚烫的粉红色爱河,在河面上飘飘悠悠,简直到了不闻世事的境界。


陈书桐自己没觉得什么——我不就是,把平时的精力和时间分出去一部分给别人了吗?


陶阳问他,你俩这算处上了吗?


陈书桐想起来那天晚上夏一凡亲在他右脸上,刚要点头,又发现两个人谁也没说过“在一起吧”这种话。


那应该就,还不算吧……诶,可是他都亲我了啊……啊,可是他也没说让我做他男朋友啊……啊,所以,我这每天的殷勤到底献出了个什么结果啊……












15.

陈书桐早就熟悉了夏一凡的下班时间,车子早早地停在校门口等着。一阵悠扬地下课铃声,孩子们从校门口疯跑出来,又过了半个小时才陆续散尽。


陈书桐正待着无聊,突然看见夏一凡从学校里往外走,只不过今天身边还跟了个男人。两个人边说话边走,出了校门又站在一起说了两句。那男人看起来情绪很激动的样子,竟然伸手抓住了夏一凡的胳膊开始摇晃。


媳妇儿被欺负了,我们英勇盖世威猛无双的八老板当然不能坐在那处善罢甘休!!!


解了安全带,跳下车门,三两步飞奔到两人面前,一掌推开那人,左手揪着领子,右手攥紧了拳头刚要招呼上去——


“书桐!”夏一凡双手用力拦住陈书桐的胳膊,“放开,放开。”


被陈书桐抓住的男子这才重获新生,拽了拽身上的衣服,脸色很不好看。


夏一凡连忙道歉,“校,校长,对,对不起……”


某八:啥!校!校长?!完蛋了……


“咳咳,没事没事,我也是……刚才太激动了。“那人看了陈书桐一眼,”额……夏老师,那我就,先走了昂,剩下的事儿明天再说!”


被称作“校长”的男子一溜烟跑上了自己的车,不见踪影。


陈书桐石化在原地,夏一凡瞪着他看,两个人半晌都没说话。


夏一凡突然扭头往另一个方向走,陈书桐赶紧上前抓住他,“你,你去哪儿?”


“回家。”


“我送你。”


“不用了。”


“你别生气啊!”


“那是我们校长!”夏一凡站住了跟他说,“我们班的孩子去参加全国生物知识竞赛,得了一等奖。好几年都没拿过一等奖了,所以校长很兴奋!”


“我……我不知道……我以为他……要对你干嘛……”


“光天化日,大道上,他能对我干嘛?是你太不理智了。”


夏一凡说完继续要走,陈书桐手上一使劲儿,拽着人手腕就往车上返。


“你放开我,放开我,疼……”


把人塞进副驾驶,陈书桐又坐进了驾驶室。


夏一凡面冲窗外不理他,陈书桐开口,“对不起……我,我确实没想太多,我就看见他对你……”


他挠了挠头,“本来我是很理智的,但是因为是你啊,因为我怕啊……”


“你怕什么啊!”


“我怕你被人抢走啊!”


夏一凡一下子噤了声,陈书桐又说道,“你从来都没说过让我当你男朋友,那我肯定心里不踏实啊,谁在你身边晃悠我都不安心……更何况……他还……碰你……啊,对不起嘛,我以后再也不冲动了,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陈书桐用两根手指轻轻地扯夏一凡的衣服,“夏老师,好老师,我错了,原谅我啦~”


“好啦,知道了。”


“那你,那你……那你到底……那我们,现在,到底,算……算,算什么……关,关系……”


(请欣赏结巴论,表演者陈书桐)


夏一凡噗嗤一下被他逗乐了,“你说呢?”


“你说,你不说我心里没底。”


“朋友关系呗,还能是什么~”


“啊?!”陈书桐反应剧烈,“不行!不能是朋友!不行!”


“那你说咱俩算什么。”


陈书桐蹭到夏一凡跟前,深情地看着他,仿佛要看透人眼底,低声说着,“算情侣……”


夏一凡脸又红了,越往后躲陈书桐越往跟前贴,到最后两个人恨不得鼻尖对着鼻尖。夏一凡一闭眼睛,陈书桐的唇就吻上来了,由轻至重,一点点加深,带着浓烈的占有欲。


“哼嗯……”


陈书桐亲完了还要死死地盯着他看。夏一凡羞得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比那天自己主动亲他还要害羞。


夏一凡用手推推他,“你别靠这么近……”


“我离媳妇儿近点有错吗?”


“你!不许说……”夏一凡捂着脸,“啊,快送我回家吧,快点!”


陈书桐心情大好,不,应该用超级无敌棒来形容:“得令!”










16.

就这样,八老板终于也收获到一个香香软软的媳妇儿啦(撒花∠※)



end.

——————————————————









*陈书桐原来以为夏一凡是陶阳看上的人,所以不敢离近,更别提单独待在一块

*王召栋单箭头陈书桐(心疼小王)


dongyebing

八:【纠缠不休】
夏:回家扯(?)去
画外音:亲个嘴(????!!!!

什么嘛,你剧社的官配了吗😭

八:【纠缠不休】
夏:回家扯(?)去
画外音:亲个嘴(????!!!!

什么嘛,你剧社的官配了吗😭

dongyebing

https://m.weibo.cn/2396430121/4422350193614212


我jio得这是夏姐姐欲求不满了


八老板你怎么回事儿!!!没喂饱啊!!


https://m.weibo.cn/2396430121/4422350193614212


我jio得这是夏姐姐欲求不满了


八老板你怎么回事儿!!!没喂饱啊!!



乌羽鸠酒-鸠鸠啾

寒暑易节•活久见系列短篇1

#我来丢人了

#小学生文笔

#很短的短篇

#今日疑惑:小鸠语文的A是咋考出来的。

(1)

大雪纷飞。

北方的冬天可谓上下一白,银装素裹。在这几乎所有人都裹成粽子的时节,他卧室的露台上却有一长发女子,身着单薄的白色长裙,在凛冽的寒风中默默无声地靠在栏杆上,静静地注视着他。

女子藏青色*的长发随风飘摇,裙摆翻飞,光脚站在那里。她的身体呈现出半透明的质感,视线向下,可以看到她的脚下,没有影子。

没错,他,冬千旭,在十七岁生日当晚,见了鬼。电石火花之间,他想起自己那英年早逝的姐姐说过的一句话------

有些事情,只有活得够久才能见到。

简称,活久见。

他想,他的活久见大概是:活...

#我来丢人了

#小学生文笔

#很短的短篇

#今日疑惑:小鸠语文的A是咋考出来的。

(1)

大雪纷飞。

北方的冬天可谓上下一白,银装素裹。在这几乎所有人都裹成粽子的时节,他卧室的露台上却有一长发女子,身着单薄的白色长裙,在凛冽的寒风中默默无声地靠在栏杆上,静静地注视着他。

女子藏青色*的长发随风飘摇,裙摆翻飞,光脚站在那里。她的身体呈现出半透明的质感,视线向下,可以看到她的脚下,没有影子。

没错,他,冬千旭,在十七岁生日当晚,见了鬼。电石火花之间,他想起自己那英年早逝的姐姐说过的一句话------

有些事情,只有活得够久才能见到。

简称,活久见。

他想,他的活久见大概是:活得够久才能见到鬼。

"姐姐?"

"嗯。"

姐姐回来了呀。

真是美好的活久见。

他想。

*藏青色:很深很深的蓝色,近似黑色,但又看得出是蓝的。小鸠本来想放个彩铅色号的,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同一个颜色在不同牌子的彩铅里色号不一样orz

乌羽鸠酒-鸠鸠啾

记一下要写的脑洞......

1.塔之巅

观星者兼摄影师攻x重度社恐塔主(?)受

他没有经过塔主同意随(偷)便(偷)进入了人家不对外开放的塔顶观星台,但塔主似乎比他还惊慌???

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他想。

其实按照小鸢和小鸠我的最初设定这个是一个有点忧伤的故事,然而写了一篇后......

小鸠放弃了。

这垃圾玩意是什么啊,在小组里流传自嗨一下还好放老福特小鸠没那个脸。

2.活久见系列小短篇

他,在17岁生日当天晚上见了鬼。

真的,字面意义上的。

怎么说呢,这个鬼他还挺熟。

他那英年早逝的姐姐。

其实吧,能再见到她他真的很开心。

但从此他有了阴阳眼。

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真是活久见。...

1.塔之巅

观星者兼摄影师攻x重度社恐塔主(?)受

他没有经过塔主同意随(偷)便(偷)进入了人家不对外开放的塔顶观星台,但塔主似乎比他还惊慌???

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他想。

其实按照小鸢和小鸠我的最初设定这个是一个有点忧伤的故事,然而写了一篇后......

小鸠放弃了。

这垃圾玩意是什么啊,在小组里流传自嗨一下还好放老福特小鸠没那个脸。

2.活久见系列小短篇

他,在17岁生日当天晚上见了鬼。

真的,字面意义上的。

怎么说呢,这个鬼他还挺熟。

他那英年早逝的姐姐。

其实吧,能再见到她他真的很开心。

但从此他有了阴阳眼。

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真是活久见。

他,天生阴阳眼,可以看见鬼。

他的世界群魔乱舞。

真的,字面意义上的。

每天半夜三点他家的鬼准时开始蹦迪,真•群魔乱舞。

这时他会面无表情地睁开眼,面无表情地起来,面无表情地把坐在他床头的鬼拽下来,然后一顿暴打,杀鸡儆猴。

"从老话来讲坐我床头会让我长不高,从科学来讲睡眠不足会影响我的发育。"他冷冷地说,"所以在我动手之前,麻烦你们麻溜地滚,出去闹。"

乌羽鸠酒-鸠鸠啾

寒暑易节食用指南

寒暑易节是bl(重点)

温和耐心咪咪眼总是恰到好处地微笑切开黑攻x善良单纯腼腆偶尔有点小暴躁受

各种短篇的集合

设定来看应该是刀居多,但

小鸠不会写刀

艾叶子不会写刀

酚酞不会写刀

小鸢懒得写刀

没有现实依据

经不起考证的

Bug一堆

热爱吃书

大家看着开心就好

ball ball大家不要太较真

小鸠真的是在用爱发电

用亲妈对儿子的爱发电

寒暑易节是bl(重点)

温和耐心咪咪眼总是恰到好处地微笑切开黑攻x善良单纯腼腆偶尔有点小暴躁受

各种短篇的集合

设定来看应该是刀居多,但

小鸠不会写刀

艾叶子不会写刀

酚酞不会写刀

小鸢懒得写刀

没有现实依据

经不起考证的

Bug一堆

热爱吃书

大家看着开心就好

ball ball大家不要太较真

小鸠真的是在用爱发电

用亲妈对儿子的爱发电

乌羽鸠酒-鸠鸠啾
世界上最好的夏这大概是我画男孩...

世界上最好的夏
这大概是我画男孩子的水平巅峰了orz

世界上最好的夏
这大概是我画男孩子的水平巅峰了orz

jlajskwah
3号的乌龙院(我这边是怎么做到...

3号的乌龙院
(我这边是怎么做到lof时用得了时用不了的

3号的乌龙院
(我这边是怎么做到lof时用得了时用不了的

柯星灯

统一下格式:

【夏一凡】

自己的通关步骤,可以给大家做一个小参考(p1)后面是过程,不用管~


统一下格式:

【夏一凡】

自己的通关步骤,可以给大家做一个小参考(p1)后面是过程,不用管~


dongyebing

八一//

八一我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再甜下去就死给你看(认真


https://shimo.im/docs/PgxkrdYWd8Tjw3YY/


八一我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再甜下去就死给你看(认真


https://shimo.im/docs/PgxkrdYWd8Tjw3YY/

冰绫

不是你的

首先 这是abo 虽然写到最后我都快忘了

其次 生子且有名字注意避雷

所以 没车没肉除了带球跑了都是清水

然后 自我感觉是不好吃毕竟啥都没有

之后 夏姐姐的戏份多得惊人

因此 估计会有番外交代一些没解释清的设定

希望 打人不打脸 以及求评论

惯例 ooc肯定有 奇奇怪怪的东西也会有

最后 不上升


—————————————————


郭奇林醒来的时候,大概已经日上三竿了。屋子里没有一点酒味儿,应该是被开窗通过风了。床头柜上放着一支空的抑制剂,昭示着这疯狂的一夜,都只...

首先 这是abo 虽然写到最后我都快忘了

其次 生子且有名字注意避雷

所以 没车没肉除了带球跑了都是清水

然后 自我感觉是不好吃毕竟啥都没有

之后 夏姐姐的戏份多得惊人

因此 估计会有番外交代一些没解释清的设定

希望 打人不打脸 以及求评论

惯例 ooc肯定有 奇奇怪怪的东西也会有

最后 不上升


—————————————————



郭奇林醒来的时候,大概已经日上三竿了。屋子里没有一点酒味儿,应该是被开窗通过风了。床头柜上放着一支空的抑制剂,昭示着这疯狂的一夜,都只是一场梦了。他梦见陶阳是个omega,自己的发情期诱使他被迫发情,自己还永久标记了他。 

自嘲的笑了笑,谁不知道陶阳是个beta,全德云社和麒麟剧社的遗憾。一众闲杂人等都期盼着陶阳分化成alpha,挑起麒麟剧社的大梁——虽然beta也没什么不好的。唯独郭奇林不同。自从郭奇林分化成alpha之后,就希望陶阳能分化成omega,可以名正言顺的一起过后半辈子omega。

大概两个月之后,赶巧了郭奇林没有戏,被老两口磨了好久,总算是回玫瑰园呆了一周。下午母子俩唠家常,王惠不知想起来什么,

“小崽儿下周就去上海了,你们哥儿俩不吃个饭什么的?”

“什么?”

“上个星期来跟你爸说的,好像是想去再进修一下什么的,也没仔细跟我说。”

“哎,那我去问问我爸。”

“去吧,小崽儿不会开车,走的时候你去送送。”

“好,我回头联系他。”


最终,陶阳飞上海的时候,郭奇林没去送成——杂志拍摄的时候出了点状况,眼瞅着他亲自挑的那次航班已经结束登机了,自己却离不了摄影棚。他不知道的是,陶阳不死心的改了几次签,也还是没等来他来送他去T2航站楼。

学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陶阳这一走就是三年。三节两寿倒是没落过,只不过都刚好避开了郭奇林在家的时间。粉丝的记性向来是不好的,几年的查无此人让陶阳彻底淡出了公众的视线,而后的回归自然就没引起什么轰动。最多的也就是他收养了个孩子,不过对于beta来说,这也不算什么——除了他还是单身。


陶阳不在北京,更是给了郭奇林不着家的理由。一年里除了在各地开几个专场,剩下的时间都消磨在了影棚里。陶阳有意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郭奇林就算想找也找不着人。何况,他那点小心思还没来得及吐露出来,陶阳就躲他远远儿的了。虽然分化之前俩人都有点心照不宣,就差捅破窗户纸了,但想想也是,就算现在社会容忍度很高了,beta也更愿意选择同性的伴侣而不是alpha或是omega——太容易被拐走了。

甚至在陶阳去上海的第三年的大封箱上,郭奇林只上了开门柳和返场小唱,返场唱了段叫张生,说是隔壁夏一凡教的。众人都说郭麒麟志不在此,大约以后也是个电影人,郭德纲笑笑说孩子什么都会点好,就是这岁数了还没对象,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郭奇林赶紧拿后台都没个单身的说事儿给挡过去了。

这年的年三十儿早,在一月底。刚进了正月,陶阳久违的发了条微博,是给小孩儿过生日的。看着特别关注的推送提醒,郭奇林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往前数了10个月看了眼日子,一下子手脚冰凉,心脏像是被什么抓住了似的。


算出来的日子,郭奇林的发情期。

梦,原来是真的。


在床上翻滚了很久之后,定了定神,郭奇林拿起掉在枕头上的手机,给陶阳的旧电话号打了过去,意外的是,被接通了。

“您好。”

“喂,小崽儿……”

“没爱过,不是你的,明年回去。”

……

电话被挂断的时候,郭奇林有点懵。挂断电话的时候,陶阳看了看身边睡午觉的小孩儿,手机开启了飞行模式,摔到了床的另一头。

不是自己没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放弃的——陶阳这么安慰自己。


当年刚到上海的时候,陶阳的孕期反应过于剧烈,什么都吃不下,瘦到几乎脱了像,把鲁肃郭毅一帮人吓得够呛。哥儿几个都单身谁也没经验,他又死活不肯说孩子是谁的。最后还是挨到了6月高考尘埃落定之后,夏一凡赶过来24小时的盯着,才算是把头几个月过过去了。

等养到陶阳脸上有点肉了,夏一凡拉着他谈了一回,

“孩子是谁的。”

“……”

“我知道你是omega。”

“……”

“以后你就自己扛?”

“……走一步看一步吧。”

“得,我也不说了,好好养着吧。”

几句话下来,结合之前的事儿,夏一凡大概明白了。虽然beta对信息素并不敏感,但架不住他夏一凡是个猫鼻子的beta,还是闻出来了陶阳体味的变化。

原来是凉瓶盖子上水蒸气凝结的味儿,现在有了点几乎不可闻的甜,一般还真发现不了。虽然这事儿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陶阳能碰到的、还能让他死活要留下孩子的alpha,整个宇宙也就只有那一个——郭家大少爷郭奇林。

自己家的小姐作死能怎么办呢,好生养着呗——荀派花旦唱多了,夏一凡也看开了。倒是暑假之后,少东家来麒麟剧社“例行视察”的时候,夏一凡横挑眉毛竖挑眼,鸡蛋里挑骨头,郭奇林说一句他能怼回去三句——天津孩子到底是说不过北京人民教师,怼得公事干完后郭奇林以光速跑了。

等少东家一走,几个人把夏一凡围了个圈儿,

“少爷怎么开罪你了?”

看了看一圈儿八卦的“同事”,夏一凡也不好直说“他把咱家宝贝大小姐肚子搞大了”,只是摇了摇头,拿着小红娘的嗓子,

“张先生,我问问你,你爱我们家小姐吗。”

说着,还给自己扇了扇风,

“散了吧散了吧,我又没签合同,辞不了。”


等到陶阳回北京的那天,郭奇林直接去了T2航站楼堵人——你管他怎么知道的是哪趟航班呢。深谙“主动权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夏一凡拎着麒麟剧社的几个台柱子,也浩浩荡荡的去航站楼接人了。毕竟,自己造出来声势,总比被偷拍要容易把控。

等到郭奇林看见了陶阳左手推着托运的行李箱,右手拽着的登机箱上还坐着个小团子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心都要化了,那小团子简直就是陶阳小时候的翻版。只不过小团子乖乖巧巧的坐在登机箱上,虽然有点好奇的东张西望,却丝毫没有当年陶阳眼中的警惕和试探。

小团子张望了一下,自己从登机箱上蹦了下来,啪嗒啪嗒的扑进了夏一凡的怀里,嘴里也不闲着,

“夏麻麻油美优想囡囡!”

夏一凡一手抱起小团子,准备抬手接登机箱,看陶阳愣了半晌才过来,就明白他看见郭奇林了。夏一凡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机,也不知道是在给谁打电话,但故意说的特别大声,

“你们几个赶紧的,再不过来我就把人领走了。”

挂了电话,夏一凡接过陶阳手里的登机箱,转身就走。不远处的郭奇林倒是反应过来,大步流星的过来站到陶阳跟前,想问他为什么不说,想问他为什么要走,想说的话很多很多,到了嘴边却都说不出来,

“回来了?”

“嗯。没辙,得回来上幼儿园。”

后半句没话找话一样。郭奇林刚想伸手去抓陶阳还放在行李箱拉杆上的左手,陶阳就推着行李箱侧了个身,右手掏出手机看了看,

“我先走了,他们都等着呢。回见”

“啊……好。”

目送陶阳出了航站楼,郭奇林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来干嘛的,差点甩了自己俩耳光。陶阳走到自动门前就看见夏一凡抱着小团子,一大一小趴在玻璃上看八卦。

“看够了?”

“还没有。走吧,我们coco都饿了。邱广勇定好位置了,给你们爷儿俩接风。”

“辛苦他还从天津跑一趟了。陶秉初,下来自己走。”

“凶什么劲儿!你不要我就带孩子走。”

被叫了大名的小团子不情不愿的从夏一凡胳膊上跳下来,乖乖的牵上陶阳的右手。

等郭奇林再见到陶阳,就是几天后在玫瑰园了。陶阳带着孩子,找郭德纲商量上幼儿园的事儿。他没有北京户口,放着孩子回老家又不放心,只能来找他郭爸了。老郭盼星星盼月亮,亲孙子还没等到呢,倒先抱上了“干孙子”,正高兴得合不拢嘴呢,见郭奇林回来,立马把人招呼过来,

“来,可可,叫大爷。”

“大、大爷。”

这一句“大爷”可是给郭奇林砸懵了,一边小沙发上的陶阳也没忍住笑弯了腰。

“你先跟可可玩儿会儿,我跟小崽儿说点事儿。”

“哎好。”

看着爷儿俩上楼进了书房,郭奇林才收回视线,正视这个小团子。

“你叫什么?”

“陶秉初。”

“几岁了?”

“三岁。”

郭奇林皱了皱眉头,可可对着自己就仿佛一个陶阳的翻版,温和懂事,拒人千里。这时候的可可还没有展现出来他白切黑和杠精本精的一面——当然,这是后话了。

眼下的可可抬头看着自己这个便宜大爷,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

“泥是不是要带粑粑走。”

听着三岁的孩子说出这种话,郭奇林心头一酸,鬼使神差得说出了自己都没想到的话,

“你和你爸爸,一起跟我走,好不好。”

“三年。三年之后我就要拜师了。”

万万没想到,陶阳对自己对孩子,可以做到这么狠心。

等郭德纲和陶阳从书房出来,就看见可可闻声从地上站起来,蹬蹬蹬的跑来告状,

“粑粑!那个熟数要带泥肘!!”

陶阳挑了挑眉,努力按下内心的惊涛骇浪,

“没大没小的,那是你大爷。”

郭德纲拍了拍他的肩,笑道,

“小孩儿认生,没事儿。小崽儿要去剧社,郭奇林你开车给送过去。”

“好嘞,都听郭老师的。”

“少贫嘴。”


陶阳抱着可可在后座,一路无言。


到了剧社,意外的,是陈书桐迎了出来。待爷儿俩进门之后,他回头喊住了坐立不安的郭奇林,

“乐童在正包,快要吃人了。”

定了定神,郭奇林慢悠悠的转到前门,还没上楼梯就听到了隐约的争吵。

“…你还想躲到哪儿去!”

“等他再标记一个呗。”

“你再这么作陶秉初就是下一个你!”

“……我不能让他们戳剧社的脊梁骨。”

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郭奇林第一次见着气冲冲的夏一凡,后者倒是一点也不惊讶,撂下了句“管管你家omega”就下楼了。上了二层,就看见陶阳端坐着,看着戏台子出神。

“为什么不告诉我。”

郭奇林出乎自己意料的平静,然而陶阳头也不回,

“有用么?你能改变我是omega的事实?世事如此,我又能怎样!”

听着眼前的人言语间带上了哭腔,身为他的alpha的郭奇林不自觉的释放了大量信息素,却冷不丁的被不知道在哪儿的贾怀胤跟夏一凡吼了,

“挑事儿是不是!后台还有人呢!”

“释放大量乙醚算蓄意谋杀!”

噗嗤一声,陶阳笑了出来。是啊,这么多年他们都扛过来了,还差这一件么。转过身,看着好几年都从未正视的郭奇林,陶阳张了张嘴,

“陶秉初能接受你,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从此,少东家就过上了追妻火葬场的日子。”

翌日,夏一凡是这么讲给没在场的“同事”们听的。









最后还是烂尾了。。

从开始动笔到现在 拖了一个月了orz

想写个陶宝宝是个奇奇怪怪的味道的念头很久

陶宝宝不是莫得感情 他只是过不去那个坎儿 他需要的是一个外力、一个能让他放过自己的点 所以最后他一下子就释然了并不是因为他有多爱林林或者是小团子 而是被夏老师贾老师两个人的存在点了一下 他不是一个人背负着所有 他还有同伴

夏姐姐戏份太多了 还没写完就想着要打个tag

越写设定越多 越交代不完 估计番外比正文多

小崽子的名字也是想了很久 会在番外交代的

后续的火葬场部分请关注我冰 @卿歌笑 

jlajskwah
夏老师生日快乐🎂🎈

夏老师生日快乐🎂🎈

夏老师生日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