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夏天

87173浏览    11.4万参与
小弦Tsuru

P1是P的!🍧🎐🎏
是动画《CLANNAD》里截图

P1是P的!🍧🎐🎏
是动画《CLANNAD》里截图

帝文。fo前看置顶

白夏白|自然醒。

自然醒对夏天来说不是什么稀罕事,只要他一睁开眼可以看到小白或者摸到武器,那么这就都不是问题。


今天早上他醒的时候天还没亮,窗帘拉着,只从缝里透出些许微光来。


他一睁眼就看到白林躺在他身侧,双眼阖着呼吸绵长,手还揽着夏天的腰,睡得比以前在秀里秀外熟多了。这个原因很好解释,因为噩梦已经过去,而夏天仍在他身旁,他们很安全,相对以前而言。在杀了那几个妄图继续浮空城时代和展开第两百届杀戮秀的权贵后,他们都确定大麻烦基本上扫清了。


夏天看着白林就不住地笑,不过小白还没醒,所以他没发出任何声音——就让他多睡会儿,现在睡眠时间一点都不贵。


早晨因为有眼前人变得轻快、透明与安静。再也没有...

自然醒对夏天来说不是什么稀罕事,只要他一睁开眼可以看到小白或者摸到武器,那么这就都不是问题。


今天早上他醒的时候天还没亮,窗帘拉着,只从缝里透出些许微光来。


他一睁眼就看到白林躺在他身侧,双眼阖着呼吸绵长,手还揽着夏天的腰,睡得比以前在秀里秀外熟多了。这个原因很好解释,因为噩梦已经过去,而夏天仍在他身旁,他们很安全,相对以前而言。在杀了那几个妄图继续浮空城时代和展开第两百届杀戮秀的权贵后,他们都确定大麻烦基本上扫清了。


夏天看着白林就不住地笑,不过小白还没醒,所以他没发出任何声音——就让他多睡会儿,现在睡眠时间一点都不贵。


早晨因为有眼前人变得轻快、透明与安静。再也没有他妈的浮金电视台来搞采访和行程,现在连拒接电话都不必要,因为再也不会有那边来的电话了。


夏天自个儿乐了很久,然后又睡了个回笼觉,醒来时白林正看着他,看上去眼神没离开过。他冲小白笑,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早安。”


帝文。fo前看置顶

白夏白|早点睡觉。

夏天和白林睡前经常跳过耳鬓厮磨这个环节。白林并不觉得夏天反反复复在他耳边念着“小白”“我好喜欢你”这样算睡前耳语——也可能是他太害羞了,从夏天的视角看,他的小白一直都很纯情。


今天晚上两个人刚做完,夏天又勾着他的脖子念叨些诸如“跟你待一起真好”之类的话,白林就安静地听着。外头的世界虽仍旧残破不堪,但自己的内心已然完满,这是非常值得庆祝的事情。他也觉得能和夏天待一起真好。


于是白林转头,嘴唇碰上夏天的。对方平常作为杀手堪称一流的反应力仿佛荡然无存,愣了愣才又笑开,然后回亲过去。夏天身上添了道新伤,虽然不及要害,但白林觉得他需要休息——这个时间也确实不早了。


相拥而眠在过去只是充...

夏天和白林睡前经常跳过耳鬓厮磨这个环节。白林并不觉得夏天反反复复在他耳边念着“小白”“我好喜欢你”这样算睡前耳语——也可能是他太害羞了,从夏天的视角看,他的小白一直都很纯情。


今天晚上两个人刚做完,夏天又勾着他的脖子念叨些诸如“跟你待一起真好”之类的话,白林就安静地听着。外头的世界虽仍旧残破不堪,但自己的内心已然完满,这是非常值得庆祝的事情。他也觉得能和夏天待一起真好。


于是白林转头,嘴唇碰上夏天的。对方平常作为杀手堪称一流的反应力仿佛荡然无存,愣了愣才又笑开,然后回亲过去。夏天身上添了道新伤,虽然不及要害,但白林觉得他需要休息——这个时间也确实不早了。


相拥而眠在过去只是充斥着空虚欲望的偌大浮空城中一个微不足道的泡影,现在成真了。


“睡吧。”

“好。”夏天又冲白林讨了个吻。


夜晚很好,早点睡觉。


泱蓦
夏天的樱花眼🌸

夏天的樱花眼🌸

夏天的樱花眼🌸

小小小红酱de插画时光廊
水彩笔触,喜欢(。ӧ◡ӧ。)~...

水彩笔触,喜欢(。ӧ◡ӧ。)~

临摹,第七节课作业

 @Alice.S--企鹅妈妈的插画集 

水彩笔触,喜欢(。ӧ◡ӧ。)~

临摹,第七节课作业

 @Alice.S--企鹅妈妈的插画集 

帝文。fo前看置顶

白夏白|等车。

夏天和白林在等车。周围很破败,满地全是刚刚崩塌的反重力区残骸——是他们俩干的没错。又一个还活在梦里的权贵想复兴上城,总要给这样的人来一记使其清醒的重炮。虽然夏天当时轰了不止一记。

小明科夫说过会儿就开着浮空梭过来接他们,于是两人就站在一条公路旁等。

神死之地曾充斥人类无休无止的贪欲,现在差不多被毁得干净了大半,今天甚至又干净了一点,夏天只觉得很痛快,于是他冲白林笑起来。白林每次看到夏天的笑自己也总是会高兴,何况现在夏天笑得不带杀气,只是纯粹的开心——他有点想吻上去。白林也确实这么做了,换来夏天的又一声轻笑:“小白。”

两人都很久没有等车的体验了,照理说他们自己再走一段路也可以靠碰运气搞到...

夏天和白林在等车。周围很破败,满地全是刚刚崩塌的反重力区残骸——是他们俩干的没错。又一个还活在梦里的权贵想复兴上城,总要给这样的人来一记使其清醒的重炮。虽然夏天当时轰了不止一记。

小明科夫说过会儿就开着浮空梭过来接他们,于是两人就站在一条公路旁等。

神死之地曾充斥人类无休无止的贪欲,现在差不多被毁得干净了大半,今天甚至又干净了一点,夏天只觉得很痛快,于是他冲白林笑起来。白林每次看到夏天的笑自己也总是会高兴,何况现在夏天笑得不带杀气,只是纯粹的开心——他有点想吻上去。白林也确实这么做了,换来夏天的又一声轻笑:“小白。”

两人都很久没有等车的体验了,照理说他们自己再走一段路也可以靠碰运气搞到点交通工具,不过金主让他们等,那就等吧。小明科夫的确在过来的路上,他刚炸完另一处小浮空城,在天边远望着就像烟花一般,大家都觉得他这个爱好非常值得终生贯彻一下。

夏天揽着白林的肩,靠过去,再也不会有摄像头来涉入他们的生活了,于是夏天就开始乐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吃小白的豆腐。

白豆腐好吃,小白的豆腐也好吃。夏天这样想。

白林其实颇为喜欢夏天如此举动,侧头在对方脸侧又亲了一下。只要和他待在一起,不管是过去一起杀人,还是现在一起等车,都非常让人沉浸其中。

小明科夫到得还算快,迪迪从后座那边探出头来,从她脸上的表情判断她很满意自家老哥和白林的相处模式,虽然还是皱着鼻子说了句:“好黏糊。”

夏天听完又笑,再回了句“我就和小白黏糊”,搞得白林脸上有点红。

“上车。”小明科夫道。

“来了。”夏天答道,先上了浮空梭,又回身拉起白林——其实小白自己也可以上去,但他就是想牵他的手。

白林就着他的动作踏上浮空梭。

他们回家了。

等我去买串糖葫芦

【伪白】夏天早已过去

#伪白

#ooc预警,渣文笔预警。

#私设是双箭头,但是两人都没有明说。

时间线混乱我也凌乱了我们能不能忽略一下架空架空……

若是发现有bug请您见谅架空一下……

#莉莉姐已被偷走


入冬了。

寒风凛冽的吹过城市,卷起了几片落叶带离了地面而后又落在了不远处。


老白缩着脖子哈着手走出了温暖的家门。“今年冬天是真的冷啊……看来的确是时候买条围巾了……”


说起围巾,老白又想起了前天虚某人在b站发的动态: :一条黑色的围巾,配字是天冷了。

先是评论里一堆:

【我也有同款!四舍五入一下我和伪酱是情侣款的!】

【楼上的我也有!】

【我也有同款!我和虚伪是情侣款的!】

然后虚伪本人发话了:

【然而这条的情侣款是给我...

#伪白

#ooc预警,渣文笔预警。

#私设是双箭头,但是两人都没有明说。

时间线混乱我也凌乱了我们能不能忽略一下架空架空……

若是发现有bug请您见谅架空一下……

#莉莉姐已被偷走


入冬了。

寒风凛冽的吹过城市,卷起了几片落叶带离了地面而后又落在了不远处。


老白缩着脖子哈着手走出了温暖的家门。“今年冬天是真的冷啊……看来的确是时候买条围巾了……”


说起围巾,老白又想起了前天虚某人在b站发的动态: :一条黑色的围巾,配字是天冷了。

先是评论里一堆:

【我也有同款!四舍五入一下我和伪酱是情侣款的!】

【楼上的我也有!】

【我也有同款!我和虚伪是情侣款的!】

然后虚伪本人发话了:

【然而这条的情侣款是给我女朋友的。】

另一条一模一样红色的围巾.jpg

然后评论就变成了一堆虚伪女友粉的鬼哭狼嚎。


老白看到的时候,顿时感觉心底某个地方被狠狠的拉扯了一把,喉结上下滑动着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虚伪有女朋友了……?


脑海中浮现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却莫名想到了以前虚伪说过的话:

“女朋友?老白就是我女朋友啊。”


可是现在虚伪你还记得你说过谁是你的女朋友吗………


老白有时候觉得自己是真的魔人:在所有人都提出让他们冷处理并且他们也默认了这个做法之后。每天,他上播之前都会先打开看虚伪的主页,看看动态或者视频有没有更新,最近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几乎已经成了条件反射一般。

每一条都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次,却不敢点赞也不敢评论。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虚伪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虚伪在b站其实有一个极少有人知道的小号,虚伪每天开播之前都会拿手机上b站的小号看看老白,关注着他的动态。


然后两人都会迅速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开播。

——真是说不明道不清的默契。


这感觉我怎么跟小学生暗恋一样。老白暗想。


感觉就像学生党搞暗恋一样。虚伪想。


在大概一个月后,在瓦不管和甜瓜的怂恿下,虚伪义无反顾的决定踏上寻找幸福的道路——直接到s市找老白,给他一个惊喜。

然后虚伪这个伟大的理想被一个事实残忍的破灭了。————伟大的双皇虚伪,是个路痴。


然而老白毫不知情,还在因为虚伪的这条动态暗自伤心自闭。


老白闭上了眼睛,拿着手机的手无力的往下垂去。任凭手机掉在了地上。

在他被虚伪这条动态搞的心神不宁的同时,又觉得这条围巾特别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没有看到的是,虚伪在后面又跟了句:

【现在,我要踏上寻找这条围巾主人的道路了】


而今天,恢复了状态的老白试图去附近的百货超市碰碰运气: 买一条和虚伪同款的围巾,试图假装情侣款。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

我日,我是傻逼吧。老白一边暗骂着自己一边穿戴好衣服出门。

在寒风的呼啸中,老白摸出了一个黑色的口罩戴上,顺便戴上了帽子,扯了扯风衣的领子,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了,然后向着记忆中的那家百货超市走去。


“呼,终于暖和些了,果然室内就是不一样。”老白走进百货超市,摘下了帽子和口罩开始寻找他的目标——曾经见过的特别像虚伪那条围巾的同款。

“奇怪…前几天好像就是在这见过的啊……难不成记错了?”老白一边在围巾区寻找着一边小声嘀咕着。

“你好先生,您是在找围巾吗?您看想要的是哪种款的我帮您找找?”只见旁边百货超市的服务员挂着标准的微笑询问欧的白先生。


老白觉得自己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天使,连忙说:“啊是的是的,就那种,那种,嗯……那种纯色…好像也不是……”在手忙脚乱描绘了大半天看着服务员疑惑的眼神后,老白毅然掏出了手机打开虚伪的动态点开了图片递给服务员看。


“哦这种款啊……非常抱歉先生,您要的这种围巾已经卖完了…您要不看看其他款的?”

“这样啊…那算了打扰了不好意思哈。”

“没有没有…您其实可以看看这款,这款也非常不错的……”

“不用了不用了谢谢哈。”老白不禁有些沮丧,得,这下子想假装情侣款都不行了。


老白重新戴上了帽子和口罩低着头走出了百货超市,准备回家。

刚走了两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老白的前面响起:“你好,那个…请问你知道×区×栋怎么走吗?”

“……虚伪?”老白愣了愣,下意识的喊出了那人的名字。

正打算向“路人”问路的虚伪也愣了愣,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但还是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声。


虚伪随即反应了过来,看到了前方裹的严严实实的人,笑了。

“小白猪,可找到你了。”

老白听到虚伪笑着对自己说。

老白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在做梦还没醒。

老白看着还带着那条黑色围巾的虚伪,嘴巴张了张,最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见到我是不是很感动老白!我千里迢迢的跑过来你这边给你送温暖——”

“你送个屁的温暖啥温暖大冬天的跑出来干啥呢你。”

“那你的意思是不要吗——”

“我要个啥啊我要。”

“温暖啊!”

“你给我暖床我就要。”

“包夜。”

“魔人。”

老白笑着骂了句。

熟悉的态度,熟悉的人,熟悉的对话。

老白嘴角微微上扬,虚伪来了,真好。

—— 仿佛回到了以前一样。


接着虚伪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条红色的围巾——正是动态说给女朋友的那一条。

老白一时间愣住了,心中的苦涩瞬间涌上了心头:也许虚伪根本就不是为了自己来的,自己在这瞎高兴什么呢。

“哦对了伪酱找到女朋友了啊恭喜恭喜,啥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老白强忍着难过装作很高兴的样子对虚伪说道。

“我不是一直都有女朋友吗。”虚伪看着他笑道。

老白愣住了,虚伪一直都有女朋友……?是他没有告诉我们吗……还是只是我们不知道……?

就在老白愣神的时候,虚伪笑了笑,贴近了老白的额头,笑着低声说道:“老白就是我女朋友啊。忘了吗,我说过的哦。”

老白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幸福来的有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怎么办。


“女朋友?老白就是我女朋友啊。”


是以前魔人者联盟开黑的时候说的话。

而如今,

不同的时刻,不同的情景,同样的人,同样的话。

 ——原来虚伪他从未忘记。


曾经说过的话,玩笑之中其实都暗藏着认真。


老白暗暗掐了自己一下,嘶,疼。看来没有在做梦。


“老白,我喜欢你啊。很久之前我就想说这句话了。”

“你这个魔人……”老白咬着牙努力忍住想要涌出来的泪水说道。

“那你接受吗。”

虚伪那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老白吸了一口气,努力把眼泪憋回去,勾起一个笑容,一把拉过虚伪垂下来的半截围巾:“虚伪先森,我都喜欢你这么久了你没看出来啊?还问我?”

虚伪总算松了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笑着伸手搂过了老白帮他围上围巾。


“老白,那个夏天的确过去了。但是还有秋天,冬天,春天,然后又回到了夏天。从此以后的各个春夏秋冬,我都会在你身边。”

虚伪抱住了老白,如是说道。

“拿个夏天换个春夏秋冬,不算亏吧。看在是你的份上我勉强接受了。”老白扑在虚伪怀里哼哼唧唧的说道。


这个冬天,不冷了。


——————————————————————————

感谢神助攻:瓦不管and甜瓜

是迟到了一个星期的更新我对不起你们呜呜呜x

写的好差,也不知道自己写出来那种感觉没有。


哦对天冷了,包贝尔们记得多穿衣服!。

围巾也要围好x


帝文。fo前看置顶

白夏白|咬头发。

白林曾经有一次看到过夏天在咬自己的头发。

那时候夏天好像做了个噩梦,眉头紧皱着睁开双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确定白林在他旁边。对方眼底一闪而过的仓皇无措被捕入眼底,于是白林反握住夏天的手,安抚他道:“我在。”夏天没说话,只是沉默地攥紧白林的手,另一只手烦躁地拈起自己长发中的一小撮在指尖来回磨。过了一会儿,他觉得这样仍旧不够抵消先前的不安,于是干脆拿牙咬起它们。

白林看着夏天这样咬着自己的头发,忽然想起了一种叫雪豹的动物——他没有亲眼见过,不过这种生物似乎在某个讲述动物习性的上城的电视节目里被提到过,他依稀记得雪豹在被什么东西吓到的时候,会为了获得安全感而咬着自己的尾巴。忽然白林就觉得夏天很...

白林曾经有一次看到过夏天在咬自己的头发。

那时候夏天好像做了个噩梦,眉头紧皱着睁开双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确定白林在他旁边。对方眼底一闪而过的仓皇无措被捕入眼底,于是白林反握住夏天的手,安抚他道:“我在。”夏天没说话,只是沉默地攥紧白林的手,另一只手烦躁地拈起自己长发中的一小撮在指尖来回磨。过了一会儿,他觉得这样仍旧不够抵消先前的不安,于是干脆拿牙咬起它们。

白林看着夏天这样咬着自己的头发,忽然想起了一种叫雪豹的动物——他没有亲眼见过,不过这种生物似乎在某个讲述动物习性的上城的电视节目里被提到过,他依稀记得雪豹在被什么东西吓到的时候,会为了获得安全感而咬着自己的尾巴。忽然白林就觉得夏天很可爱…不,他一直很可爱。

不过白林还是把夏天嘴里的头发掐到一边去,换自己与他接了个绵长的吻,用这种方式哄他接着睡觉。

“我真的那样咬过自己头发?”很久以后的夏天一脸怀疑地问着小白,然后他的小白就给了他一个确定的点头:“真的。”白林没忍住笑意,伸手去搓起夏天的长发接着叼在嘴里,含糊道:“像这样。”

夏天笑开了,像当时的白林一样,把碍事的头发撇到一边,与对方交换了一个吻。

“真可爱。”白林小声嘀咕。

“你喜欢吗?”夏天偏头问道。

“喜欢。”

给给Eru

little forest/小森林

小森林修了一百多张,大概有四五个景,不知道怎么发,就先发几张封面吧。

八月的时候为了仿拍这个电影,坐飞机跨了大半个中国,服装场地什么的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虽然比不上小森林的电影不过效果也没有太让我失望。希望明年有机会的话可以把冬日篇也拍起来。真的是超级喜欢这个电影了!

little forest/小森林



小森林修了一百多张,大概有四五个景,不知道怎么发,就先发几张封面吧。

八月的时候为了仿拍这个电影,坐飞机跨了大半个中国,服装场地什么的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虽然比不上小森林的电影不过效果也没有太让我失望。希望明年有机会的话可以把冬日篇也拍起来。真的是超级喜欢这个电影了!

Kem🇳🇴 🇩🇪
夏天放学后的教室。 器材为so...

夏天放学后的教室。

器材为sony微单

夏天放学后的教室。

器材为sony微单

表裹一体
想到小学在课本上看到的羚羊飞渡

想到小学在课本上看到的羚羊飞渡

想到小学在课本上看到的羚羊飞渡

galastory
人在冬天总是怀念夏天 那是边境...

人在冬天总是怀念夏天

那是边境瓜果的味道
那是热带雨林的翠藤
那是澜沧夜市的烟火
那是傣家竹楼的清凉

是我的夏天了

人在冬天总是怀念夏天

那是边境瓜果的味道
那是热带雨林的翠藤
那是澜沧夜市的烟火
那是傣家竹楼的清凉

是我的夏天了

zhu

抖音 朋友圈 淘宝头图等各种视频剪辑👍

抖音 朋友圈 淘宝头图等各种视频剪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