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夏尔

72124浏览    3119参与
佐合宥伽
【预告】【黑执事】 “我想夏尔...

【预告】【黑执事】

  “我想夏尔成年后会成为像父亲那样了不起的伯爵!    我也要成为像父亲那样了不起的大人!成为夏尔引以为傲的弟弟。”
 
  “你现在就是我引以为傲的弟弟噢!”

     夏尔:宥伽
     啵酱:翌晨
     妆面:宥伽 夜哥
     摄影:梦齐
     后期:梦齐
 

【预告】【黑执事】

  “我想夏尔成年后会成为像父亲那样了不起的伯爵!    我也要成为像父亲那样了不起的大人!成为夏尔引以为傲的弟弟。”
 
  “你现在就是我引以为傲的弟弟噢!”

     夏尔:宥伽
     啵酱:翌晨
     妆面:宥伽 夜哥
     摄影:梦齐
     后期:梦齐
 

豆小喵

丢一些临摹官图的老图…又想回到舒适区了🌚混个夏尔的tag|ω・`)

丢一些临摹官图的老图…又想回到舒适区了🌚混个夏尔的tag|ω・`)

魂淡吗不是

这三天撸的线稿们(๑‾ ꇴ ‾๑)

这三天撸的线稿们(๑‾ ꇴ ‾๑)

魂淡吗不是
人生第一张水彩啊啊啊啊啵酱(◍...

人生第一张水彩啊啊啊啊啵酱(◍ ´꒳` ◍)

人生第一张水彩啊啊啊啊啵酱(◍ ´꒳` ◍)

ZSZ

挽留盛夏——刘夏

作为一个中国人,刘和其他国人一样有些缠绵缱绻的旖旎情怀……

很多事情刘都不愿去想,他麻木腐朽,如同一棵长年不见天日的杂草,逐渐枯萎,无人注目,无人在意……

刘吞云吐雾,微眯着同洋人完全不同的深色眸子,唇角勾起一个深不可测的弧度,白色的烟雾模糊了他脸的轮廓,颓废而又忧郁。

蓝猫是个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人,她从不会探究地望着他,永远无条件地信任他,保护他,他享受这种信任,依赖于这种信任,却又厌恶于这种无条件的信任……

他的义妹搂着他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他用青葱般的玉指摹挲着她腿的弧度,轻轻朝她吐了口烟,戏谑般开口“蓝猫,没有人值得你相信。”

蓝猫眨了眨懵懂的猫瞳,机...

作为一个中国人,刘和其他国人一样有些缠绵缱绻的旖旎情怀……

很多事情刘都不愿去想,他麻木腐朽,如同一棵长年不见天日的杂草,逐渐枯萎,无人注目,无人在意……

刘吞云吐雾,微眯着同洋人完全不同的深色眸子,唇角勾起一个深不可测的弧度,白色的烟雾模糊了他脸的轮廓,颓废而又忧郁。

蓝猫是个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人,她从不会探究地望着他,永远无条件地信任他,保护他,他享受这种信任,依赖于这种信任,却又厌恶于这种无条件的信任……

他的义妹搂着他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他用青葱般的玉指摹挲着她腿的弧度,轻轻朝她吐了口烟,戏谑般开口“蓝猫,没有人值得你相信。”

蓝猫眨了眨懵懂的猫瞳,机械般说着“我信,兄长。”刘笑了,因为笑得太夸张,被大烟呛得咳了起来,蓝猫拧着眉给他顺气,刘由着她的动作,不再多言,这人啊,总是这么傻……

那个人,当时也是这么傻……

“兄长,你怎么哭了?”蓝猫疑惑地看向刘,刘摸了摸湿透了的脸,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开口时却带着笑意“没事。”

以前,曾有一人,也曾如此信他,不过那人叫他哥哥,而不是兄长……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庄周与蝶,谁醒谁梦?”
蓝猫依旧面无表情地盯着莫名其妙的刘,她不懂这些诗词哲理,只知道兄长永远都是对的。

与那个矜贵无双的小伯爵相遇,是在一场纸醉金迷的盛大宴会。

夏尔身穿深蓝色西装礼服,配着紫色领结,黑色礼帽,手里还拿着一个象征身份的手杖,拇指上戴着的蓝宝石戒指在灯光下泛着潋滟清亮的光,走路时手杖击打地面的清脆声音和高跟鞋踩地的咚咚声混在一起,动听而又清冷。

全场的目光不由被这个小少年吸引了去,有些没有礼貌的暴发户已经忍不住议论起来,刘眯着眼听了许久,其实不听他们的流言蜚语,刘也知道他,毕竟夏尔伯爵的大名真的是如雷贯耳。

十岁做了伯爵,成为凡多姆海威家的家主,12岁就做了制造糖果和玩具的大规模公司“凡多姆公司”的社长。十足的优秀,十足的腐朽,十足的让人厌恶,万恶的资本家。

刘有些嫌恶地笑了下,躲在一旁看少年如何应对这一群豺狼虎豹。他看了一会就失望地叹了口气,资本家就是资本家,小小年纪就在这种场合如鱼得水,竟是没有一人从他手下得到任何好处。

想要刁难夏尔的人无功而返,各自散去。刘看到那个少年松了口气,抿了口红酒,鲜艳的薄唇被染的更加艳丽,他忽然就对这个少年感了点兴趣。

刚收回目光,刘一抬眸就看到了站在夏尔身后的男人笑着用一双深红色桃花眼看向他,空气似乎冷了一刻,但刘像是没感觉到一样,径直走向夏尔。

刘伸出手拍了拍夏尔的肩膀“凡多姆海威伯爵,幸会啊。”夏尔最是厌恶轻浮的人,当即就拧了眉,黑了脸。刘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装作不知,自顾自和他说着话。

夏尔的眼睛和他的戒指上的宝石过于相似,刘忍不住在心里想着,有些人真是连头发丝都是矜贵的……

啪的一声,有人将他的手打下了夏尔的肩膀。塞巴斯蒂安笑得像只偷腥的狐狸,右手置于胸前,微弯了腰身“抱歉,只是我的小主人过于柔弱。”夏尔清冷的表情一瞬间破裂,怒气快溢出了蓝宝石般的眼睛,却还是一句话没说。

刘笑了“没事,伯爵确实太柔弱了。”夏尔的表情更不好了,语气稍微冷硬地道“抱歉,我还有事先过去了。”说完略一颔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塞巴斯蒂安也紧紧跟在他身后离开了。

黑色燕尾服的那个男人,不简单,很不简单,刘的直觉告诉他。他的直觉一向准的很,所以,小伯爵和他也必然会有所联系……

影视资源
《黑执事》我竟然找到了真人版电...

《黑执事》我竟然找到了真人版电影(虽然我觉得没有动漫那么帅)不过还是颜值在线的啦~

《黑执事》我竟然找到了真人版电影(虽然我觉得没有动漫那么帅)不过还是颜值在线的啦~

阿术__
黑执事豪华客船篇 『为了被爱而...

黑执事豪华客船篇

『为了被爱而示弱,为了守护而变强,全部都是为留在那个人身边.......』

夏尔:大喵@豆酱喵 
伊丽莎白:阿术@阿术__ 
摄影:tao&一沐
协力:怪怪@那只怪怪是后勤 
后期:大喵&大喵的师父
场地提供:沐光视界

超喜欢豪华游轮篇利玆保护夏尔那一段,终于实现愿望了,感谢所有的人。

黑执事豪华客船篇

『为了被爱而示弱,为了守护而变强,全部都是为留在那个人身边.......』

夏尔:大喵@豆酱喵 
伊丽莎白:阿术@阿术__ 
摄影:tao&一沐
协力:怪怪@那只怪怪是后勤 
后期:大喵&大喵的师父
场地提供:沐光视界

超喜欢豪华游轮篇利玆保护夏尔那一段,终于实现愿望了,感谢所有的人。

米线菌
—— 我终将踏进一棺漆黑鱼腹...

——

我终将踏进一棺漆黑鱼腹

墓碑刻满贪欲和谎言


放下露珠蔷薇的旅人啊

何必为那既定的命运哭泣

——


Phx:@_DrinK_ME_ 

协力:@syura_F_準 @-猫田- 

后期协力:@Keiko_Atobe 


——

我终将踏进一棺漆黑鱼腹

墓碑刻满贪欲和谎言


放下露珠蔷薇的旅人啊

何必为那既定的命运哭泣

——


Phx:@_DrinK_ME_ 

协力:@syura_F_準 @-猫田- 

后期协力:@Keiko_Atobe 



叫我白竹就好啦
一上午画的夏尔!!还是挺满意的

一上午画的夏尔!!还是挺满意的

一上午画的夏尔!!还是挺满意的

魂淡吗不是
瞎搞了一张啵酱 咦昨天没发出去...

瞎搞了一张啵酱

咦昨天没发出去再发一次好了

瞎搞了一张啵酱

咦昨天没发出去再发一次好了

永远长不高的青音

国庆漫展场照

我早就忘了该如何开心的笑了!

棋子就要像棋子一样服从上司的命令,这才是长寿和成功的秘诀。

把这活着的痛苦,深深的刻在我的灵魂上。

出镜:原po 青音
后期:cn晓晓
妆面自理

第一次拍场照,不好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希望自己以后能更进一步

国庆漫展场照

我早就忘了该如何开心的笑了!

棋子就要像棋子一样服从上司的命令,这才是长寿和成功的秘诀。

把这活着的痛苦,深深的刻在我的灵魂上。

出镜:原po 青音
后期:cn晓晓
妆面自理

第一次拍场照,不好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希望自己以后能更进一步

大壮

玫瑰悼

第八章

"但是当时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身边还有个和他相仿的孩子。"
伊丽莎白遽然抬起头,眼睛里闪过一丝错愕。
西莉雅低着头,没有迎上她的眼神的探寻。
西莉雅慢慢继续道:"我后来再见他的时候,只剩下一个人了。还奇怪了许久。"
伊丽莎白没有讲话,只是她的呼吸有些急促。
原来她也不知道。
她也不知道。
回来的是谁。
她只是希望是哥哥,所以就一厢情愿地认为是夏尔了。
她刚才是想问的。
––谁活下来了?
可惜了,西莉雅不能说,也不想说。
伊丽莎白沉默了许久,声音都有些干涩了:"夏尔......他这一个月怎么了?"
西莉慢慢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坦然道:"不知道...

第八章

"但是当时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身边还有个和他相仿的孩子。"
伊丽莎白遽然抬起头,眼睛里闪过一丝错愕。
西莉雅低着头,没有迎上她的眼神的探寻。
西莉雅慢慢继续道:"我后来再见他的时候,只剩下一个人了。还奇怪了许久。"
伊丽莎白没有讲话,只是她的呼吸有些急促。
原来她也不知道。
她也不知道。
回来的是谁。
她只是希望是哥哥,所以就一厢情愿地认为是夏尔了。
她刚才是想问的。
––谁活下来了?
可惜了,西莉雅不能说,也不想说。
伊丽莎白沉默了许久,声音都有些干涩了:"夏尔......他这一个月怎么了?"
西莉慢慢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坦然道:"不知道。"
伊丽莎白怔然道:"不知道?"
西莉雅坦然而淡漠:"我真的不知道。"
"......哦。"声音蓦然低了下去,伊丽莎白的手紧紧抓住桌布,"不知道么......"
她抬起头紧盯着西莉雅,一字一顿问道:"那,你呢?"
真是难得犀利和锋利。
伊丽莎白一向在西莉雅面前都是热情和温柔的。
难得如此,甚至有些不礼貌。
西莉雅微笑,大大方方地微笑:"小姐,与你无关。"
这一句话可以引发伊丽莎白多少不情愿的脑补和想象,就不在西莉雅的考虑之中了。
傍晚黄昏。
西莉雅在书房遇见了夏尔。他看着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拿了几本书。
西莉雅也拿了几本书。她看书从不讲究,一本一本都是按照次序拿的。一天四本。
夏尔说:"这些天,你仿佛睡得很好。"
西莉雅道:"是的。伯爵。"
"没想到你恢复地这么快。"夏尔神色复杂,慢慢地摩挲手指一枚戒指。
"不过是忘性大罢了。也是人趋利避害,逼迫自己不去回想。"西莉雅淡淡道。
"我不会忘记的。"
西莉雅:"那么您可能总是在噩梦里悲惨地醒来了。"
夏尔脸上闪过一丝狼狈,他有些恼羞成怒地看着西莉雅 。
夏尔曾经讽刺过西莉雅,西莉雅记得。毕竟女人记仇,她也不例外。
夏尔夜夜噩梦,总是惊叫醒来,西莉雅晓得,因为她听得见。有的时候西莉雅迷迷糊糊被吵醒还以为见鬼了。
"你似乎忘记谁是你现在的雇主。"
西莉雅立刻恭敬拜礼:"抱歉,方才无意冒犯。"
夏尔有些无语,这个女孩常常给他一种错觉,那就是她是一个不会恼怒和气愤的机器人。
他接着道:"妮娜说要给你裁剪衣服,你去不去?去谒见女王陛下总要一件合身的礼服。而不是你身上这件和女仆装误打误撞的裙子。"
"去。"和自己利益背道而驰的事情西莉雅从来不会做。西莉雅立马同意了。
妮娜是个女人,看起来倒是不太像个裁缝。
她此刻满脸红晕惊喜地看着西莉雅:"啊呀小姐,看不出来呀,您年纪这么小居然发育地这么好!"她默默用手比了比西莉雅的胸部。
夏尔:"......喂!"
西莉雅有些茫然,这是夸赞?她认真地看着妮娜:"谢谢夸奖。"
其他人:"......"
妮娜送走西莉雅的时候非常激动地挥舞着小手帕:"小姐常来呀!"
妮娜给她会做七件衣服。
日礼服,家常服,晚礼服,家常见客服,喝下午茶礼服,酒会礼服,谒见女王礼服。
"为什么要这么多?"西莉雅忍不住抗议 ,"一件就够了吧?"
"不行。"夏尔断然回绝,随后看着她,"阿格尼丝小姐,你是男爵之女吗?"
西莉雅扯了扯嘴角,只能苦笑,这算是......被阶级鄙视了吗?
塞巴斯蒂安满脸微笑对西莉雅解释:"在大英帝国,谒见不同的人参与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礼服领带长靴配饰帽子。所以阿格尼丝小姐请您理解。"
西莉雅点点头:"原来如此。"
她还摆出一副虚心学习的模样!?她以前没有受过贵族教育吗?
夏尔难以理解。

大壮

玫瑰悼

第七章

西莉雅是成年人,她自然学习得很快。礼仪坐姿,舞蹈弹琴。她慢慢掌握熟练。
但是她并不喜欢这些。
柔气甜美的蕾丝裙,精致可爱的雕花镜子,淡淡脂粉气的红色胭脂。
女孩白皙手指下动人的歌曲,眼睫毛上跳动的明亮阳光,舞池里海蓝色的美妙华尔兹。
她不喜欢。
她喜欢的,是枪。再不济,拳头也行。
夏尔对她的进步丝毫不震惊,甚至还挖苦:"身为贵族之女半点舞蹈之前也不会,有负淑女名誉。"
实际上,他不过是嫉妒西莉雅的进步之快,而他的僵硬华尔兹还在原地踏步不前。
西莉雅淡淡笑了,并没有接话。
她这些天,大概猜出夏尔不是夏尔的秘密。但是她不戳破。
这个夏尔这样体弱,偶尔喘息急促的时候,西莉雅甚至觉得他有较为...

第七章

西莉雅是成年人,她自然学习得很快。礼仪坐姿,舞蹈弹琴。她慢慢掌握熟练。
但是她并不喜欢这些。
柔气甜美的蕾丝裙,精致可爱的雕花镜子,淡淡脂粉气的红色胭脂。
女孩白皙手指下动人的歌曲,眼睫毛上跳动的明亮阳光,舞池里海蓝色的美妙华尔兹。
她不喜欢。
她喜欢的,是枪。再不济,拳头也行。
夏尔对她的进步丝毫不震惊,甚至还挖苦:"身为贵族之女半点舞蹈之前也不会,有负淑女名誉。"
实际上,他不过是嫉妒西莉雅的进步之快,而他的僵硬华尔兹还在原地踏步不前。
西莉雅淡淡笑了,并没有接话。
她这些天,大概猜出夏尔不是夏尔的秘密。但是她不戳破。
这个夏尔这样体弱,偶尔喘息急促的时候,西莉雅甚至觉得他有较为严重的哮喘。
他是弟弟。
为什么装成哥哥?第一位顺位继承人死去,可以传给第二位,他完全不必伪装成哥哥。
难不成他爸妈铁了心要把爵位给哥哥,哥哥死了就充公吗?
没有这种可能吧。
西莉雅耸了耸肩,不去想。
她还是认认真真跳完这段舞蹈吧。
跳完了,西莉雅慢慢地走到藏书室看书。一天,她就是看书,学习,看书,学习这样度过。有的时候这里的管家看见她会笑着说:"阿格尼丝小姐真的是相当的安静。"
并不是安静。
她只是很久没有这样清闲。
从前世到今生。
她摩挲着书页,心里默默计算着这几天花了凡多姆海恩家多少钱,应该怎么还回去。
看到夜幕低垂。
西莉雅合上书,听见远处扑打惨叫声。
估计又有人夜袭凡多姆海恩府邸,但是被年轻的执事揍得半死。
第一次看见塞巴斯蒂安的身手的时候,西莉雅非常想和他打一架,看看谁可以赢。
但是她现在体弱,而且还只有豆腐干那么一点点小。
她走出书房的时候,昏暗的走廊忽然窜出一个黑影。
西莉雅警觉地抬起头。
黑慢慢挪过来,西莉雅手心沁汗。是谁?有多少人?
出乎意料,黑影居然是一个女孩。
她有一头碎金糅合阳光影子一般明媚的金发,眼眸清亮宛如一池碧蓝湖泊,戴着一顶粉红蕾丝边垂着长长粉色丝绦的太阳帽。
单纯,可爱。
西莉雅在心里筛选出这个人的关键词。
犯罪心理学性格分析学做多了,忍不住泛起职业病。
她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西莉雅:"你是夏尔新雇佣的女仆吗?"
西莉雅低头看了眼自己淡青色长袖连衣裙,她觉得很简洁很好看,但是夏尔和塞巴斯蒂安两人都觉得"太朴素",没想到现在居然被这个女孩误认为是女仆?
当然她很排斥19世纪少女的蕾丝花边百褶洋装之类。
好歹也是阿格尼丝男爵之女,她要不要解释一下自己?
这个女孩见西莉雅不说话,又进一步道:"我好饿,你知道糕点在哪?"
西莉雅抽了抽嘴角,心道女仆就女仆吧,没什么拉不开面子的:"二楼第三个房间,需要我带你去吗?"
"好呀!"
"伊丽莎白小姐。"黑暗中又窜出一个黑影,是塞巴斯蒂安,他微笑道,"还是我带您去吧,这位是凡多姆海恩府的客人。"
名叫伊丽莎白的姑娘咦了一声,略带好奇和震惊地看了眼西莉雅。西莉雅低低扶礼,道了声失陪就下去了。
后来大略了解到,这位姑娘是夏尔的未婚妻。
是夏尔的未婚妻。
西莉雅敛去眼神淡淡深思。夏尔的弟弟取代哥哥的身份,成为伯爵,实则大可不必,那么可不可能有更深层的原因?比如,他喜欢这个女孩,苦于得不到才出此下策取代哥哥?
伊丽莎白小姐后来特地前来和西莉雅道歉。
西莉雅嘴上自然说没关系,事实上她也没有感觉被冒犯。
她对这位小姐没有恶感,但是也谈不上喜欢。一来她很难喜欢一个人,二来伊丽莎白像一道太甜腻的糕点,齁得她难以承受。
"那么我和西莉雅以后就是朋友啦!"伊丽莎白笑容甜美地挽住西莉雅的胳膊。她看起来像是一道美好的阳光。
西莉雅强忍住抽手的冲动,经过那一个月,她一直很抗拒和别人肢体接触。此刻抽手太不礼貌。她只好看着伊丽莎白,勉强露出一丝微笑。
"好的。伊丽莎白小姐。"
"西莉雅你怎么这么见外,叫我丽茜就好啦。"
西莉雅看着伊丽莎白,心道,这位纯洁无暇的女孩,是否知道她的未婚夫,曾经遭遇了什么?
站在她旁边的夏尔神色很冷淡,他看起来此刻并不是爱慕着伊丽莎白的。
西莉雅只好推翻了之前做的设想,弟弟并不是因为嫂子取代哥哥的。
丽茜姑娘在凡多姆海恩府邸住下了几日。
她的重心在夏尔,西莉雅也难得看到这位小姐。
她是个很孩子气的姑娘。有的时候看得出来她是想竭力讨夏尔欢心的。但是收效甚微。
有的时候西莉雅会和她喝下午茶。
英国菜普遍难吃,油多稀烂,炸的金黄的咸肉面包,腥气重到蜂蜜都掩不住的牛奶。他们什么东西都喜欢放在烤箱里面烤,根本不放调味品。
西莉雅慢慢地吞下一块火腿饼,觉得她的舌头已经麻木了。她瞥了眼桌子上的鸽子派,咽了口口水。
英国料理,当真是,黑暗料理。
茶也难喝。
哪有茶味。英国人,你们这是在喝奶。
奶精糖块放的多的不能再多,还有橙片茉莉,沏成所谓的伯爵红茶。
一开始夏尔喝茶她还好奇,茶虽醇香,却苦涩,孩子怎么会喜欢喝。
后来塞巴斯蒂安沏给她,她喝了一口,心道喝吧,因为这就是饮料。
她开始想念故乡的油盐酱醋和清茶。
唯一吃糕点的时候舌头才缓一缓。但是不是每一次都有好吃的甜点的,比如昨天,塞巴斯蒂安就做了一道洋葱冰淇淋卷。
而且西莉雅不嗜甜。
而实际上她在英国除了甜点没有别的东西可吃。
思绪飘远了,伊丽莎白会叫她:"西莉雅,你在听我讲话吗?"
西莉雅回过神,道了歉。
伊丽莎白倒也没有生气,她性子不娇蛮,还挺好的。她继续和西莉雅讲述夏尔小时候的事情。
西莉雅出了神,不由得开口问道:"夏尔小时候是个怎样的人?"
伊丽莎白眼睛顿时亮起来:"夏尔真的––超级超级可爱!他笑起来的时候最可爱了!"
西莉雅淡淡笑了:"的确,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也如此想的。"

sol

[塞夏]缄默游戏


*双生注意!
*文中西雅尔为少爷 夏尔即少爷的哥哥
*视角切换
*勿代入

1-[夏尔]水蒸气
“把牛奶喝了,”赛巴斯这样说,“记得喝完把杯子放在……”
“蜂蜜呢?”我抬起头,对他说。
他一怔,又立刻换上莞尔的笑容“你也不是小孩子,不要提这种无理的要求。”
――你对他,也会撒这样的谎么。
我看着眼前的人笑得很是迷人,心里却很不是滋味。我转过身回到床上,背对着塞巴斯,将整个人埋在被子里,不再有任何动作。
我看不到他的动作和神情,只听到他的一句“晚安。”
之后,便是翻涌过来的睡意。

这炽热的夏日里,连漆黑的夜里也令人心烦,闷热的空气压的我喘不过气。我起身打开了窗户,想着吹些风可能会好点。
夏夜的风真的很凉爽,吹过来的...


*双生注意!
*文中西雅尔为少爷 夏尔即少爷的哥哥
*视角切换
*勿代入

1-[夏尔]水蒸气
“把牛奶喝了,”赛巴斯这样说,“记得喝完把杯子放在……”
“蜂蜜呢?”我抬起头,对他说。
他一怔,又立刻换上莞尔的笑容“你也不是小孩子,不要提这种无理的要求。”
――你对他,也会撒这样的谎么。
我看着眼前的人笑得很是迷人,心里却很不是滋味。我转过身回到床上,背对着塞巴斯,将整个人埋在被子里,不再有任何动作。
我看不到他的动作和神情,只听到他的一句“晚安。”
之后,便是翻涌过来的睡意。

这炽热的夏日里,连漆黑的夜里也令人心烦,闷热的空气压的我喘不过气。我起身打开了窗户,想着吹些风可能会好点。
夏夜的风真的很凉爽,吹过来的还有淡淡的白玫瑰的香味。看着窗外一片白茫的花园,心里一紧——西雅尔最喜欢的就是白玫瑰。
我看着一片白色的花海出了神,突然一个漆黑的身影闯进我的视线里,打断我的思绪。
还未看清来人是谁,他便脚步轻盈的跨上树梢,向这边跃了一步边到了窗边,银边的怀表在凄惨的月光下有些灼目。那人轻轻一跃边跳过了窗户站在了我的身边。
“under taker?!”
“嘘”他伸出食指抵在唇上,“太大声可是会被执事听见哦。”
我看了一眼他,“怎么了吗?这个时间来?”
他低头在黑袍里翻找着什么,大概是发现了要找的东西,他嘿嘿的笑着。
“你托我找的东西,小生可是费了不少力气呢”他拿着那东西在我面前晃了晃。
“就是这个?”
他捏在手里的不过是一个指姆般大小的玻璃瓶子,里面装着红色的不明液体。不如血般深红,那是一种很很浅很浅的红色。
“这个要怎么用?喝掉么?”
“不需要哦,撒在房间就行了哦。”
他转过身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我,明亮的眸子终于没有被过长的刘海挡住,然而我并没有看懂他眼睛里的情绪。只听见他这样说:
“小生说过的吧,灵魂可是只有一个。”
他的声音淡淡的没有夹杂太多的喜怒,我也没有过多的理解他的话,全当他的玩笑话。我回到了床上,将瓶子压在了枕头底下,和着心里的秘密一同藏在着深夜中。

和往常一样,赛巴斯在清晨来到我的房间叫醒我。
“今天我要出去一趟,你乖乖在家,不许乱跑。”
他淡淡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瞥了一眼正在为我换衣服的他,继而看向窗外,树上的叶子被阳光照得黄灿,有那么一两只蝴蝶飞过林间的簇簇花丛,阳光从树间蔓延到玻璃窗,橙黄色的光线穿过着玻璃撒在身旁这个男人身上。
他头发有些长了,阳光打在他的额头的刘海上,深深浅浅的影子落在了他白皙的脸上,覆盖住他的薄唇上,高挺的鼻子上,唯有那一双血红色的双眸在这阳光的影子下浅浅发光,黑色的睫毛垂下或多或少的遮住了他好看的眸子。夏日的阳光里,他不如其他人一样穿着清凉的服饰,而是一如既往的西装革履,整个人如冬日里的寒冰一样,仿佛深邃的眼睛不会为任何人露出分毫惊慌。
他低头为我套上袜子,低头的动作使他额头的刘海往下滑,正好遮住他的右眼。我楞楞地看了几秒,木讷地伸出手将它撂到他的耳朵后面,他疑惑地抬头看我。
免不了视线相撞。
“怎么了?”
“没什么。”
他没再开口,起身便离开了。
窗外的阳光落在他挺直都后背上,黑色的西装仿佛也多了几分柔和。看着他的背影,我有些恍惚,仿佛记忆又回到那一天。

“那是谁?”
我指着西雅尔旁边那位高大的男人问under taker。
“你说塞巴斯蒂安吗?”under taker道。
我看着塞巴斯蒂安,微微扬起嘴角。看着他远去的背景,第一次有了“一定要得到他”这种想法。
皎洁的月光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延到了我的身边,渗进我了的生活里。
现在,他真的就在我的身边。
——可是……

之后便是无所事事的度日,每天的每天都如此的枯燥。阳光一点点的淡去,在这充斥这红色液体的空气里渐渐的消释。我将空的玻璃瓶放在了枕头底下,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大概是这夏日的傍晚有催眠的效果,本想在床上躺一下的我竟然沉沉的睡了过去。
——好热。
全身使不上力气,胸口的心跳不同于常时般平静,全身的血管仿佛触电般,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
“喂,你怎么了。”
赛巴斯叫着我,磁性的声音使我的喉咙更加干燥。那人凑过身,“发烧了吗?”
我长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全身的水分像被抽干了一样,身体渴望着能得到触摸和肌肤的接触。
他明明看出来了,却故意让我难堪。
我扯过他的领带,他被迫的向我靠了过来。我强吻上他的薄唇。他显然是一惊,反应过来就立马推开了我,他的力气很大,我不可避免的向后倒,我吃力地稳住身子,定定的看着他。我看见了他充满厌恶的眼神,嘴上却说这轻挑的话“怎么,被烧糊涂了?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了?”
他笑的俊美,然而笑意并没有直达眼底。
“帮我。”
“为什么呢。”
他故意把最后的音节拖的很长。
“不帮是吗?那我怎么样都可以吧?对我的身体。”
赛巴斯明显一怔,向来心思细腻的他竟被我的话堵的无言。这张冷冰冰的脸上居然也会透露出这种表情。

该死,我暗咒道,under taker给我的这算是什么啊。
我艰难的将手伸到桌边的茶杯,一咬牙将杯子往桌上狠狠一砸,杯子碎成了几片。我拿起其中一块,然后转过头对他微笑。轻轻的在手臂上割了一个口,手上传来的痛楚让我清醒了几分,下一秒就被赛巴斯抓着手吼。
“你疯了吗?”
我大声的笑了,“哈哈哈哈,看看你心痛的样子。”
“闭嘴。”
“不是吗?你不过是心疼我这一副和西雅尔一模一样的身体。”
“…我知道了。”他放开我的手,转身背对我又开口,“过来,把手包扎好。我帮你解决。”
“……”
——你还是向我妥协了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