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夏尔

79195浏览    3157参与
山猫猫
是好久以前的少爷了。

是好久以前的少爷了。

是好久以前的少爷了。

3min.曲
以前临摹的啵酱还有印橡皮章 我...

以前临摹的啵酱
还有印橡皮章

我果然是退步了吧QAQ
(找不到原图了QAQ)

以前临摹的啵酱
还有印橡皮章

我果然是退步了吧QAQ
(找不到原图了QAQ)

BlackKitten

继续考古
沙雕生贺&沙雕团子梗

继续考古
沙雕生贺&沙雕团子梗

岩深烟岫复
14号就是双子生日了吗!!??...

14号就是双子生日了吗!!???
贺图什么的没画啊干!!!
晚修临时摸个草图丢上来,能不能完成1都看缘分了👼

14号就是双子生日了吗!!???
贺图什么的没画啊干!!!
晚修临时摸个草图丢上来,能不能完成1都看缘分了👼

BlackKitten
考古,已经找不到原图的pock...

考古,已经找不到原图的pocky day梗未完成

考古,已经找不到原图的pocky day梗未完成

烨
夏尔。。。第一次画。。。

夏尔。。。第一次画。。。

夏尔。。。第一次画。。。

BlackKitten
某魔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某魔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某魔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BlackKitten
所谓一见钟情【姿势有参考】

所谓一见钟情
【姿势有参考】

所谓一见钟情
【姿势有参考】

BlackKitten
慢慢发一点儿童画过来,参照漫画...

慢慢发一点儿童画过来,参照漫画分镜开的脑洞

慢慢发一点儿童画过来,参照漫画分镜开的脑洞

Hollei

非常好玩的软件live portrait maker~然后顺手撸了夏尔、貂蝉、渚薰和庄周小哥哥(庄周的灵感源自vivian)~

非常好玩的软件live portrait maker~然后顺手撸了夏尔、貂蝉、渚薰和庄周小哥哥(庄周的灵感源自vivian)~

何麻大是祖国的一朵娇花!(ಥ_ಥ)
嗷嗷嗷捞旧图!是之前临摹的啵酱...

嗷嗷嗷捞旧图!是之前临摹的啵酱!

嗷嗷嗷捞旧图!是之前临摹的啵酱!

我是你的

【赛夏】《kill me》



                          ——kill me or love me.

有鲜血从赛巴斯的口中涌出,夏尔瞪大了眼睛。

他从未想过这只恶魔也是会死的。

赛巴斯在他的面前倒了下去,半跪着,仍维持着将他护在怀里的姿势。

他近乎压制不住心底的颤动自己眼底翻滚的红光。

是了。

新的恶魔即将诞生。而魔族也或许将因这而开启新的纪元。



                          ——kill me or love me.

有鲜血从赛巴斯的口中涌出,夏尔瞪大了眼睛。

他从未想过这只恶魔也是会死的。

赛巴斯在他的面前倒了下去,半跪着,仍维持着将他护在怀里的姿势。

他近乎压制不住心底的颤动自己眼底翻滚的红光。

是了。

新的恶魔即将诞生。而魔族也或许将因这而开启新的纪元。


仟年後

【塞夏】塞巴斯蒂安:就算在少爷的身体里,该霸气的时候一样霸气

身体互换系列

一句话游戏,第二弹
关于‘夏尔’霸气宣示主权

塞巴斯蒂安与夏尔互换身体的第二天,格雷尔来了。
他一贯的半套着一件骚气的外衣从一公里之外以每秒20米的速度朝凡多尔海姆大宅奔来。高喊着”亲爱的塞巴斯蒂安!!!”于空中做出一个飞扑。
本来他已经做好的脸着地的准备,但却意外地扑了个满怀。
格雷尔:?塞巴斯蒂安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或者说……你已经,喜,欢,上,我,了(╯3╰)
夏尔在塞巴斯蒂安的身体里受到了来自灵魂的深深冲击,眼睛不断往憋笑的‘夏尔’身上瞟。
收到了求救信号的‘夏尔’无奈地走过去,揪着‘塞巴斯蒂安’的领带让他与自己对视。
“塞巴斯蒂安,记住,你永远都是我的,...

身体互换系列

一句话游戏,第二弹
关于‘夏尔’霸气宣示主权

塞巴斯蒂安与夏尔互换身体的第二天,格雷尔来了。
他一贯的半套着一件骚气的外衣从一公里之外以每秒20米的速度朝凡多尔海姆大宅奔来。高喊着”亲爱的塞巴斯蒂安!!!”于空中做出一个飞扑。
本来他已经做好的脸着地的准备,但却意外地扑了个满怀。
格雷尔:?塞巴斯蒂安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或者说……你已经,喜,欢,上,我,了(╯3╰)
夏尔在塞巴斯蒂安的身体里受到了来自灵魂的深深冲击,眼睛不断往憋笑的‘夏尔’身上瞟。
收到了求救信号的‘夏尔’无奈地走过去,揪着‘塞巴斯蒂安’的领带让他与自己对视。
“塞巴斯蒂安,记住,你永远都是我的,谁都不能夺走你,至于这种杂碎就更不用说了,对吧?”
格雷尔怒了,捋起袖子就要和他干架,但有碍于‘塞巴斯蒂安’在旁边,只好做做样子。
反观‘塞巴斯蒂安’,一脸被雷到要吐的样子,格雷尔觉得今天的主仆二人都不正常,还是威廉比较好。这么想着的格雷尔火速奔往死神界。给了威廉一个爱的拥抱……当然被威廉躲过去了。再次与大地相拥的格雷尔感叹威廉还是正常的实在是太好了!

一碗酒水
你看这是什么?是女装少爷!!!...

你看这是什么?是女装少爷!!!( •̀∀•́ )

ps,painter很强,我屈服了我去学平涂

你看这是什么?是女装少爷!!!( •̀∀•́ )


ps,painter很强,我屈服了我去学平涂

仟年後

【塞夏】关于被做的时候笑这件事其实是有原因的

开个游戏系列,就是你说一句话,我还你一个场景。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我置顶评论。

第一个,少爷被干笑了

恶魔发情了,这百年一遇的事确确实实发生了。
恶魔的眸子红的烫人。他的能力在这个时候不受控制,只能强忍着这股磨人的欲望。
他狼狈地咬破了唇,血点点地流下,染红了白色的内衫。
他自嘲着笑了几声,谁都不会想到生性淫乱的恶魔会在这一天抑制自己的天性。
而房门却蓦地被推开,是少爷。
少年青涩的身体对现在的恶魔来说无疑是巨大诱惑,那有意无意的小动作,微怒而瞪起的蓝色眼眸是甜美的罂粟。
之后的事几乎顺理成章,少年在被进入的那一刻疼得哭出声,却又狂笑起来。
“是你输了,塞巴斯蒂安,还记得契约上的那些恶趣味...

开个游戏系列,就是你说一句话,我还你一个场景。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我置顶评论。

第一个,少爷被干笑了

恶魔发情了,这百年一遇的事确确实实发生了。
恶魔的眸子红的烫人。他的能力在这个时候不受控制,只能强忍着这股磨人的欲望。
他狼狈地咬破了唇,血点点地流下,染红了白色的内衫。
他自嘲着笑了几声,谁都不会想到生性淫乱的恶魔会在这一天抑制自己的天性。
而房门却蓦地被推开,是少爷。
少年青涩的身体对现在的恶魔来说无疑是巨大诱惑,那有意无意的小动作,微怒而瞪起的蓝色眼眸是甜美的罂粟。
之后的事几乎顺理成章,少年在被进入的那一刻疼得哭出声,却又狂笑起来。
“是你输了,塞巴斯蒂安,还记得契约上的那些恶趣味规则吗?”
【恶魔与宿主不能发生性关系,否则契约失效。】

@裴珈先生⭕️-我是🕊 你一定想不到我是个正经人

_歆镜

12.14生日贺图
我的本命啵酱♡
一定要为他画贺图(渣功)
永远都是我的王!
提早发了

12.14生日贺图
我的本命啵酱♡
一定要为他画贺图(渣功)
永远都是我的王!
提早发了

辞北寄

抱着罐子的男孩

夜晚的空气总是阴凉湿润的。窜入肺部被血捂热。月光的孩子们悄儿踮脚爬起了床,床单是凉湿润腥臭土壤。他们从地底下钻出,无人知道他们的模样。
红砖壁炉的柴火在几个小时前还烧的旺。现在火光摇曳微弱只余下点点赤红色蔓延的火星与苗。男孩裹紧了毛毯蹲坐在印有玫瑰与红酒杯的毛毯上,寒冷夜晚空气从他衣领如何将他骨子疼痛。薄唇颤栗缓慢悠长舔舐过他每一颗牙齿从缝隙穿梭长吁出白雾缥缈转眼被泯灭在黑夜中。他的头颅混乱的难受,勉强从回忆里拣选潦草拼凑起白昼时的事无力的将脑袋埋了膝间恸哭任泪沾染如脂脸庞划过深色印记。
他父亲的友人,那个死板严谨的德国猎犬,赠了他们一幅油彩壁画。一个抱着陶罐的男孩。那罐子带有细小裂缝,缺了小...

夜晚的空气总是阴凉湿润的。窜入肺部被血捂热。月光的孩子们悄儿踮脚爬起了床,床单是凉湿润腥臭土壤。他们从地底下钻出,无人知道他们的模样。
红砖壁炉的柴火在几个小时前还烧的旺。现在火光摇曳微弱只余下点点赤红色蔓延的火星与苗。男孩裹紧了毛毯蹲坐在印有玫瑰与红酒杯的毛毯上,寒冷夜晚空气从他衣领如何将他骨子疼痛。薄唇颤栗缓慢悠长舔舐过他每一颗牙齿从缝隙穿梭长吁出白雾缥缈转眼被泯灭在黑夜中。他的头颅混乱的难受,勉强从回忆里拣选潦草拼凑起白昼时的事无力的将脑袋埋了膝间恸哭任泪沾染如脂脸庞划过深色印记。
他父亲的友人,那个死板严谨的德国猎犬,赠了他们一幅油彩壁画。一个抱着陶罐的男孩。那罐子带有细小裂缝,缺了小块口割伤人脆薄指尖,朴实杂乱的花纹攀爬在上面贴了紧。罐子里面是有三分之二满的白色微黄的羊奶,他光着脚踩在小沙砾与石块铺满的干裂土地上,两只手环绕搀扶紧了罐子似是亲昵搂抱他把脸靠近。男孩青涩白色微黄营养不良一样的脸庞和他相似,眼眸里是无知稚嫩,天真与恐慌。罐子微倾羊奶从罐子口边缘漫出滋润土地,男孩并不知道滴落的香甜与倾斜的罐子他的视线只是望着脸庞被烛光染红的他。
母亲爱极了这幅画,她夸赞颜料与线条她喜欢那个男孩她感谢那位德意志人。凡多姆海威先生总是如此宠溺他的俏皮的妻子与撒娇的孩子,于是就将这画给了女主人。她在拿到画的第一天就欣喜若狂笑皱了干裂嘴唇。她慷慨的骄傲的给仆人欣赏给她的孩子们看看。
她高兴将小的那一位揽入臂弯抱起。温柔的将自己光滑额头靠了贴紧了他的脑袋上蹭揉。她说。

“你瞧,那男孩多像你。”

他羞红了脸颊,耳根漫上绯红像开了苞的玫瑰花。软糯口舌吞吐斟酌出细小声响越发轻微吐息软弱像雏鸟哀求母亲喂食像蚊子嗡叫戳入皮肤大胆甘甜吸吮痛饮血浆的不被人察觉。

“不是的,”他痛苦的拧紧细轻似笔触勾画的眉毛,他无力反驳无力挣扎道。“…我纤细脆弱手臂连罐子都不一定抱的起。”

在太阳跃跃欲试在湖心试探要像月亮一样钻进去希冀被水波晃了碎时他早早吃完了晚餐。傍晚他孤独的在房间摆放好木质玩具与象棋。旁边是水果馅饼残余的一半与多出来的刀叉白净瓷盘。牛奶罐与热红茶,一杯见了底一杯冒着热气。他在等着自己心爱兄弟归来。他无聊的摆弄小士兵与舞女,他将置在火车里他操纵铁轨翻滚旋转他要带给他们奇幻刺激的旅行。他一个人下着象棋握紧了黑子给自己欢呼胜利给自己唏嘘输败。他的兄弟去的太久他开始思念开始小声抽泣埋怨自己的弱身子。不然自己也能和夏尔同父亲一起去宴会而不是在这泪水沉重蝴蝶翅翼般扇动的细长睫毛。
他等的几乎要在壁炉旁睡着。在他朦朦胧胧中终于看到熟悉面庞凑近他亲吻他半阖的眼睑。夏尔向他撒娇申请一个拥抱。哥哥搂紧了他的腰轻柔拍拍安抚他的背,炉火炙热空气攀上他的皮肤开始微微渗汗滴滚落。
他乐意听夏尔讲在交际时的经历与他的表姐丽兹跳舞时是如何险些踩到他的黑亮小皮鞋。他们在壁炉旁一起嬉笑一起玩闹在睡前最后一点时间弥补半天的玩耍。管家端来的黄油三明治融了化他兄弟将它抹在弟弟的翘挺鼻头上亲吻舔舐掉。
终于夏尔看见了他们母亲故意挂在壁炉上方的画他惊呼他说这是个蠢男孩撒了羊奶。他说这人不及弟弟可爱。而本人赤红了脸捂住他的嘴。而哥哥握住了他的手腕亲吻手心讨好似的再抬眸仔细端详那副画。他说。

“其实这男孩和我可爱弟弟一样。”

他的心猛的揪痛。他感觉自己受到兄弟欺骗他感觉被贬低他丧失了玩的性子他低了头。
一股无名恼火攻占他的大脑他的心脏他开始怨恨自己的兄弟他开始嫉妒他。他现在就像教徒们描绘的海怪他像利维坦。他告诉兄弟我们该去睡觉该回到自己被窝不然会被田中先生与母亲责怪。于是夏尔不以为意的在他脸颊上落了一吻给他掖好被子就沉沉睡去了。而他却裹紧了毛毯做了坏孩子在半夜起了床在浩瀚长夜抱膝与星辰哭诉与月光作伴嘶哑了嗓子,他说自己是不幸与玩笑本身,孤独如何掰折嚼碎他的骨头,在朦胧黑暗中有人俯他耳边低声浅喃。他开始恐惧。

“无能的孩子永不获得爱。你就是那位孩童。”

他呼吸扼住停顿他眯着双眸朦胧无意识舔润干燥裂开唇瓣,他在颤抖他的手指抓挠破白皙皮肤无助像婴儿蜷缩,他怨恨着夜晚他怨恨自己他怨恨——怨恨他的兄弟。
男孩擦干了泪回应黑暗角落回应带着腥甜味的空气嘶哑着痛哭。

“我不是那位孩童。”

他的大脑开始抽搐,他的骨头开始颤栗,他的肺部像是被拧压榨干了空气他开始难受。骨子里的血液也并非全为朱红,混着毒蛇咬过侧脖颈凝固血液的黑红色毒素。月亮的淡色湖泊滴落,手臂上的血痂被映照得发褐发黑,闻起来是甜美与腥臭的混合气味。他轻声的,诚挚的诉说…。

“——我的欲望这罐子装不下啊。”

寂静无声。

零

外狂风暴雨

屋内一片死寂

夏尔和他的执事还有笨蛋三人组

已经搬到了新的别墅

夏尔他开了一家devil玩具公司(注:以前的凡多姆海威公司已经被他那个哥哥给解散了,现在是devil公司独大)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塞巴斯蒂安,过去开门”夏尔一边看着报纸

一边喝茶

这时候笨蛋三人组睡觉了

塞巴斯蒂安开了门

外面有少许雨滴落到屋内

门外站的是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女孩

“叔叔…可不可以收留我”

塞巴斯蒂安听到叔叔这个词

眉头一跳

“叔叔?”

小女孩低头不敢看他

夏尔问道“怎么了?”

塞巴斯蒂安


“一个小孩”

那个小女孩探出头

“哥哥可不可以收留我啊”...

外狂风暴雨

屋内一片死寂

夏尔和他的执事还有笨蛋三人组

已经搬到了新的别墅

夏尔他开了一家devil玩具公司(注:以前的凡多姆海威公司已经被他那个哥哥给解散了,现在是devil公司独大)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塞巴斯蒂安,过去开门”夏尔一边看着报纸

一边喝茶

这时候笨蛋三人组睡觉了

塞巴斯蒂安开了门

外面有少许雨滴落到屋内

门外站的是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女孩

“叔叔…可不可以收留我”

塞巴斯蒂安听到叔叔这个词

眉头一跳

“叔叔?”

小女孩低头不敢看他

夏尔问道“怎么了?”

塞巴斯蒂安


“一个小孩”

那个小女孩探出头

“哥哥可不可以收留我啊”

夏尔看了看小女孩

看到她的灰色眼睛

问道“眼睛怎么了”

小女孩慌忙的用脏兮兮的手捂住眼睛

哭到“村里的人说我的眼睛代表我是不详之人,因为我,家里被灭门了”

“灭门…”夏尔喃喃道

“我会收留你,但我从不养闲人”

夏尔用他的湛蓝色眼睛盯'着她

小女孩在夏尔的注视下

蛊惑的点了点头



自己产粮自己看

不定时更文






笙兮の月兔饼

嗷呜~(/ω\*)
总结了一下之前去展子的返图哦~【自我满足】(我,不是很好看,大概其看一下下吧)
最后,夸一夸一只小可爱,花了一张同人的话给我,给他比心心_(:з」∠)_
ps:因为帽子总是掉的原因,就木有戴帽子,见谅哦~

嗷呜~(/ω\*)
总结了一下之前去展子的返图哦~【自我满足】(我,不是很好看,大概其看一下下吧)
最后,夸一夸一只小可爱,花了一张同人的话给我,给他比心心_(:з」∠)_
ps:因为帽子总是掉的原因,就木有戴帽子,见谅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