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夏尔

54968浏览    2734参与
小瞳☆

摸了少爷!☆
p2是没加猫耳虎牙的版本
少爷又不带眼罩系列+有时间再上色系列

【即使完全刷不出图也要顽强更新的我_(:з」∠)_
求lof早点解决呀quq

摸了少爷!☆
p2是没加猫耳虎牙的版本
少爷又不带眼罩系列+有时间再上色系列

【即使完全刷不出图也要顽强更新的我_(:з」∠)_
求lof早点解决呀quq

Yui酱
Day 根本不记得了 Jun...

Day 根本不记得了 Jun 23

昨天涂到今天!去muji买了新的笔!我终于有勾线笔了!!

Day 根本不记得了 Jun 23

昨天涂到今天!去muji买了新的笔!我终于有勾线笔了!!

水_sh~u_幕_(:з」∠)_

一只可爱的小夏尔٩( 'ω' )و
第二张加了滤镜

一只可爱的小夏尔٩( 'ω' )و
第二张加了滤镜

空山沈汌
给同学雕的夏尔。

给同学雕的夏尔。

给同学雕的夏尔。

清阁

『十心论』夏尔

他如今是夏尔,凡多姆海威的家主。
从那枚深蓝的族戒带上起,便意味着他的一生,被束缚的一生。

绝望,耻辱,悲愤……潮水般吞噬着他。也许从那时大火燃起,烙印重重刻下时,恨意,便在内心蔓延了。

麻木的躯壳,仇视的双眼,痛苦的灵魂……啊,真是今恶魔向往。

“那么,签下契约吧。”
那个恶魔的救赎啊。

紫眸初睁,黑焰焚毁…他今后,便再也不可能像着一个普通的伯爵,也彻彻底底的不会再是个“少年”了。

他是家主啊,他是女王的看门狗,他…也是那个家伙的少爷。不论发生了什么,他只会淡然而坚定地说:“我是夏尔•凡多姆海威,这是我的义务。”

荣誉,尊严,灵魂,仇恨……他的一切的一切,从不允许他向谁低头或示弱流泪...

他如今是夏尔,凡多姆海威的家主。
从那枚深蓝的族戒带上起,便意味着他的一生,被束缚的一生。

绝望,耻辱,悲愤……潮水般吞噬着他。也许从那时大火燃起,烙印重重刻下时,恨意,便在内心蔓延了。

麻木的躯壳,仇视的双眼,痛苦的灵魂……啊,真是今恶魔向往。

“那么,签下契约吧。”
那个恶魔的救赎啊。

紫眸初睁,黑焰焚毁…他今后,便再也不可能像着一个普通的伯爵,也彻彻底底的不会再是个“少年”了。

他是家主啊,他是女王的看门狗,他…也是那个家伙的少爷。不论发生了什么,他只会淡然而坚定地说:“我是夏尔•凡多姆海威,这是我的义务。”

荣誉,尊严,灵魂,仇恨……他的一切的一切,从不允许他向谁低头或示弱流泪,就连让那个执事在黑夜中停守持灯,也只能冷冷地说一句:“这不过是命令。”尽管失眠和梦魇时常伴随在黑夜。

谁又触过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呢?很多人吧,伊丽莎白,红夫人,府邸的佣仆……也许吧,只要一个拥抱,一点真诚的爱意,便能将这个纯粹的少年击垮,但是不行啊,绝对,不可以啊……

   “夏尔,我多希望你能幸福。”

那些人的话响绕身旁,自己却无能为力。他做不到。是的,他是夏尔,他是背负一切在复仇之路上的“不洁之人”,在他高高坐上王位时,脚下不过都是零碎在被鲜血染红的绒毯上的断骨,它们的头颅,都属于那些曾经在他身旁鲜活地笑着的人。

“夏尔,我多希望你能幸福。”

呵,多么……多么可笑,多么天真啊。
在棋盘的世界里,除了王,其它都是棋子。 没有谁能够真正永远伴随着他。除了那个恶魔——

    塞巴斯蒂安。

总是以一双血红的眸子犀利又残酷的面对一切,以一张欠扁的脸说着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即使对着他也不例外。然后,用微微勾起的邪肆嘴角吐露“Yes,my  lord.”  再缓缓放下修长的身段,牵着他,飞离沼泽,飞离那潭深渊。

他唯一永远听从最后指令的棋子。

“你,塞巴斯蒂安,绝对不可以背叛我,离开我!”
软弱啊,自己也只会用强硬来无力的掩饰着恐慌。

直到执事微笑:“Yes ,my  lord.”
我不会离开您,我会陪着您,一起走到地狱尽头。

尽头……

“夏尔,我多希望你能幸福。”

这句话仍萦绕耳畔。
可惜,所有的一切早幻化作漂浮在空中的星点。

尽头,原来什么也没有啊,不过是过往碎片凝成的空洞。他望着无边黑暗,只留下在花海中流动着的难以言喻的悲伤,和解脱。

当然,还有他的执事。

虽然很无厘头π_π
但是真的……很心疼啵酱。

北鹿的巢

黑执马戏团和豪华游轮舞台剧太棒了!为我夕子打电话!忍不住摸张384和少爷!(๑•̀ㅂ•́)و✧

黑执马戏团和豪华游轮舞台剧太棒了!为我夕子打电话!忍不住摸张384和少爷!(๑•̀ㅂ•́)و✧

米线菌
『可是从没有人要求你去复仇啊』...

『可是从没有人要求你去复仇啊』


啵酱: @ 社会你脱脱

夏尔:米线菌

『可是从没有人要求你去复仇啊』


啵酱: @ 社会你脱脱

夏尔:米线菌

岫

[綜]黑夜事件簿 遊樂園篇(2)

《無CP文》

英格蘭 倫敦 某遊樂園

其實制伏那些黑衣人的過程稱的上平和,什麼刀光劍影、打打殺殺完全沒出現,不過一面倒的狀況倒是挺明顯的,只差有加油團在後面拍手了。

塞巴斯帝安這個超規格「惡魔」先不說,越前兄弟的底子也不錯,尤其是龍牙一個橘子扔過去就把一個人砸暈了,至於平常好像不參與打鬥的夏爾好歹跟塞巴斯帝安學習過不少競技,在有心裡準備的前提下優雅的躲過攻擊不是什麼難事。

送給一個從背後偷襲的人一個過肩摔,把對方摔向其他躺平的隊友堆後,龍馬整理了一下因為過大的動作而有些亂掉的衣服,一面問開始散發氣勢走向那群黑衣人的夏爾:「前輩,你要做什麼?」他有點擔心夏爾一個不小心把這些人「送」走了。

頭沒回,不過夏爾...

《無CP文》

英格蘭 倫敦 某遊樂園

其實制伏那些黑衣人的過程稱的上平和,什麼刀光劍影、打打殺殺完全沒出現,不過一面倒的狀況倒是挺明顯的,只差有加油團在後面拍手了。

塞巴斯帝安這個超規格「惡魔」先不說,越前兄弟的底子也不錯,尤其是龍牙一個橘子扔過去就把一個人砸暈了,至於平常好像不參與打鬥的夏爾好歹跟塞巴斯帝安學習過不少競技,在有心裡準備的前提下優雅的躲過攻擊不是什麼難事。

送給一個從背後偷襲的人一個過肩摔,把對方摔向其他躺平的隊友堆後,龍馬整理了一下因為過大的動作而有些亂掉的衣服,一面問開始散發氣勢走向那群黑衣人的夏爾:「前輩,你要做什麼?」他有點擔心夏爾一個不小心把這些人「送」走了。

頭沒回,不過夏爾語氣冷靜的回答龍馬:「放心,只是要點訊息而已。」女王的命令沒下來就私自解決人的話,程序處理上蠻麻煩的,他並不想多此一舉,也沒那麼冷酷。

接下來就是一段逼問答案的過程,事不關己的越前兄弟已經在遊樂園導覽上圈出了一些感興趣的遊樂設施,在此期間凡多姆海伍主僕終於得到了他們滿意的答案。

看著莫名透出一股清爽感的塞巴斯帝安和心情看起來挺平和的夏爾,越前兄弟對看一眼後,龍牙代為開口:「都解決了吧!」是肯定句不是疑問句。

「走。」沒有回答,夏爾逕自轉身離開小空地,一邊眼神示意塞巴斯帝安做事。

接收到命令的塞巴斯帝安掏了掏口袋,帥氣的撥打電話,並在電話接通的時候吩咐人來處理那些黑衣人,看來是打給警方高層或是皇家禁衛軍的相關單位。

對視一眼,龍牙默默送他弟一個「真難搞」的眼神,龍馬則回覆他哥一個「原來你引以為傲的交際能力被吃了」的挑釁眼神。兄弟倆互潑冷水一陣子後,還是邁步跟上已經離開的凡多姆海伍主僕。

離開迷宮花園後,四周歡樂嬉鬧的聲音又會來了,不禁讓人想感慨同在一個遊樂園內,人氣落差怎麼會如此之大——剛剛那個花園裡幾乎沒有遊客。

夏爾才邁開步伐兩步,就聽到在他身後的越前家兄長用興奮不已的聲音叫道:「小不點!就是那個!遊樂園的指標設施之一——飆速的迴旋列車!」

默默的停下腳步順著龍牙面向的方向望去,夏爾木著臉看著空中剛好經過一輛外觀設計成火車的雲霄飛車正以可怕的速度瞬移過去。再偏頭看向一臉期待的龍牙和眼神閃爍著興奮的龍馬,夏爾頭疼的揉了揉額角,發話:「隨便你們。」就他跟塞巴斯帝安先出發吧!

「伯爵大人不要這麼冷淡嘛!」夏爾才把身體轉正一秒,手臂突然被抓住,轉頭一看是笑的痞痞的的龍牙,而且連一旁的龍馬都在用期待的眼神望著他:「都來這種地方了,玩一下才不會吃虧。」

誰說過要玩啊?!額邊已經出現生氣的符號,夏爾一邊推著龍牙的手,一邊轉頭呼叫他的執事:「塞巴斯帝安!」快來幫他弄離這個狀況!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如此或大家集體要忽視夏爾的意見,在龍牙笑著把夏爾拖走的同時,龍馬默默的問塞巴斯帝安:「要玩嗎?」搞定這個就ok了。

燦笑,塞巴斯帝安輕笑著回答:「真是不錯的建議呢!少爺也應該體驗一下一般小孩子的生活一下。」至於塞巴斯帝安燦笑的背景是夏爾忍著怒氣的怒視。

「唉呦,玩完就去工作嘛!」看著額上的青筋完全沒消下去的夏爾,始作俑者之一的龍牙笑的爽朗的一邊拋著橘子,一邊安慰對方。

「反正你問出的消息是一個小時後會有情報討論會議。」始作俑者之二的龍馬非常冷靜的攤開手機看了一下訊息,至於言下之意是埋伏等一隻大魚比較有意義。

「少爺沒有做過雲霄飛車,是嗎?請務必體驗看看。」始作俑者之三的塞巴斯帝安維持著在夏爾眼中異常欠扁的燦笑,一面說著不知道算不算安慰的話。

覺得精神疲累的嘆了一口氣,夏爾由著這三個心血來潮的人胡鬧。不過不否認龍馬的話比較合他的想法,並且他知道塞巴斯帝安估計有算過時間,否則不會這麽明顯的拖行程。

排隊排了十幾分鐘後就輪到他們四個了。對於位子的坐法他們討論了一會兒,最後由越前兄弟搶到第一排——其實這個是龍牙單方面決定——然後凡多姆海伍主僕坐在第二排。

還沒有跟別人坐過雲霄飛車,夏爾一時之間形容不太出自己的心情,只是在車子上升的時候數著金屬間卡榫的聲音,直到停在最高點的時候,他才猛然回神想起他現在在雲霄飛車上的事實。

然後⋯⋯就沒有然後。前面的越前兄弟隨著可怕的風壓襲來,一個開心的大叫著還把手拿離護欄,一個雖然只是小小聲的笑了幾聲但顯然也很享受,至於旁邊的塞巴斯帝安既然還能維持沒有被風壓吹到變形的淺笑瞇著眼享受這股加速感,最後夏爾則是依靠自己的毅力維持著他的形象,沒有大叫也沒有笑,

慣例的急速俯衝和旋轉倒立,車子沒有停的持續行駛近兩分鐘後,終於停下來,慢慢的回到原點。

「啊,真不錯。」慢慢的從車子內走出來,龍牙伸個懶腰,看起來相當滿足:「剛剛那個加速感還不錯。話說小不點,我們去看照片吧!你哥我就算臉變形還是很帥的。」

表情沒有什麼起伏,龍馬默默的被拖去照片區的屏幕前,才抬頭找照片就和旁邊原本還很興奮的龍牙一起沉默。

總共有兩張他們四人都入鏡的照片,而且是兩張連拍。第一張可以看到坐在最前頭的越前兄弟都笑的挺開心的,其中龍牙竟然還有餘裕對照相機比了一個「耶」的手勢。不過這都不是讓站在屏幕前的兩兄弟沉默的點,而是他們座位後的人。

照片上,夏爾除了因為風壓的關係臉微微變形之外,那股從骨子裡透出的優雅氣質完全沒受影響。不過這還在可接受範圍,真正讓兩人沉默的原因是坐在夏爾旁邊的塞巴斯帝安。

臉完全沒被風壓擠壓到,塞巴斯帝安竟然還可以朝著照相機直勾勾的露出一個溫和的淺笑。不過看在越前兄弟的眼裡,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詭異感。

「那個怎麼形容呢⋯⋯」單手托著下巴做思考狀,龍牙想了半天評價道:「以後回望這張照片,會不會有種被惡魔盯著的感覺啊?」

—————TBC—————

P.S.某方面來說,橘子哥哥你真相了。

坐雲霄飛車的反應都是憑想像的,如果覺得ooc了是我的鍋。

下一小章繼續打boss。

半楟
给基友18岁生日画的18只夏尔...

给基友18岁生日画的18只夏尔w

给基友18岁生日画的18只夏尔w

SHOKA.
以前画的一个啵酱 豪华游轮真棒...

以前画的一个啵酱

豪华游轮真棒!

金发啵酱赛高!

他真好看!

以前画的一个啵酱

豪华游轮真棒!

金发啵酱赛高!

他真好看!

棣棠
2018.6.21 第三斩[夏...

2018.6.21 第三斩
[夏尔]
“这是无法回头的路。”
“废话真多,快给本大爷让开。”
“你真的做好觉悟了吗?”
“我已经身处地狱,怎样都无所谓了。”

2018.6.21 第三斩
[夏尔]
“这是无法回头的路。”
“废话真多,快给本大爷让开。”
“你真的做好觉悟了吗?”
“我已经身处地狱,怎样都无所谓了。”

沉迷开车的靖

#黑执事 #COS #cos正片 #塞夏 
黑执事绿魔女篇
——————————————————————
cp五年纪念
献给黑执事和长久陪伴的你们!

辛苦你来迎接我
这是小费,你收下吧
哎呀哎呀…瞧您这副惨|样
我的主|人要像绿之魔女一样 娇|小 可|人
所以请保持你那淑|女的形象
小|姐
・   ・
你这家伙…(▼皿▼#)
开个玩笑
少爷 接下来…
这是命令!去把坦|克摧 毁 掉!
——yes,my lord
——————————————————————
夏尔:席择。微博:@席择大殿下
赛巴斯:靖哥哥。微博:@...

#黑执事 #COS #cos正片 #塞夏 
黑执事绿魔女篇
——————————————————————
cp五年纪念
献给黑执事和长久陪伴的你们!

辛苦你来迎接我
这是小费,你收下吧
哎呀哎呀…瞧您这副惨|样
我的主|人要像绿之魔女一样 娇|小 可|人
所以请保持你那淑|女的形象
小|姐
・   ・
你这家伙…(▼皿▼#)
开个玩笑
少爷 接下来…
这是命令!去把坦|克摧 毁 掉!
——yes,my lord
——————————————————————
夏尔:席择。微博:@席择大殿下
赛巴斯:靖哥哥。微博:@沉迷开车的靖
服装/道|具/化妆/后期
自理

主摄:龙叔 浩特
摄影:權 小米 拓京 微博:@RE拓京RE
后勤:燕燕 若其

相伴十周年,这套片献给陪伴我们的各位,这套片子从服装制作准备到拍摄完成花了很巨大的心|血,尽力做到还原了!所拍摄内容为黑执事绿魔女篇~希望大家喜欢这套片|子!


托身白刃里

141

  打工忙昏头了忘记了18号更新。
  对这个夏尔,现在有了一个新的猜测,丧仪屋干过续接走马灯的事,只不过那些人续接了之后都成了行尸走肉。这个夏尔也一样,只不过他比较完美,修复了身体之后,使用真夏尔的走马灯,并进行续接,也就是所谓的“适当的成长”,成了夏尔二号。真夏尔魂没了,赛巴斯收到了,夏尔二号继承了夏尔的身体和记忆,并由丧仪屋续接走马灯,产生了一个是夏尔又不是夏尔的造物。
  这样算的话可能凡多姆凯贝覆灭就真的未解之谜了,前面的一切有关于次的推测,全部凉凉。
  “一直都在你身边。”没想到是这个意思,容我骂一句。梁枢你个老阴——。同时,关于这个“成长”,既...

  打工忙昏头了忘记了18号更新。
  对这个夏尔,现在有了一个新的猜测,丧仪屋干过续接走马灯的事,只不过那些人续接了之后都成了行尸走肉。这个夏尔也一样,只不过他比较完美,修复了身体之后,使用真夏尔的走马灯,并进行续接,也就是所谓的“适当的成长”,成了夏尔二号。真夏尔魂没了,赛巴斯收到了,夏尔二号继承了夏尔的身体和记忆,并由丧仪屋续接走马灯,产生了一个是夏尔又不是夏尔的造物。
  这样算的话可能凡多姆凯贝覆灭就真的未解之谜了,前面的一切有关于次的推测,全部凉凉。
  “一直都在你身边。”没想到是这个意思,容我骂一句。梁枢你个老阴——。同时,关于这个“成长”,既然有这个记忆,证明夏尔二号的走马灯里有这一段,丧仪屋给他续接了这一段走马灯,那么问题来了,这段走马灯哪来的,在场只有两人,难道是丧仪屋的吗?剪了自己的给夏尔二号?总不见得真夏尔一直微弱的活着,所以有记忆吧?
  死神们开工,要丧仪屋接受“责打”。那丧仪屋肯定触碰到了什么底线,例如生死,干活解密即将开始,本篇完结也不远了,希望不要打脸太惨。
  顺便,丧仪屋明明一个死神,干起了创世造物的活计,也是蛮拼的,这也是丧仪屋要被“责打”的原因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