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夏洛特烦恼

18165浏览    384参与
中楚汉秀文轩
十九处

你们都以为我傻,其实我一点都不傻。

你们都以为我傻,其实我一点都不傻。

几米
第N遍刷夏洛特烦恼,依然温暖...

第N遍刷夏洛特烦恼,依然温暖     ————
『一直以为我的理想是远离你,可是直到失去的那一天才知道,我的理想其实就是你💖』 ​​​

第N遍刷夏洛特烦恼,依然温暖     ————
『一直以为我的理想是远离你,可是直到失去的那一天才知道,我的理想其实就是你💖』 ​​​

咸鱼银曦。

【陆离x袁华】梦境深处。

陆离x袁华

青涩少年暗恋狂拽酷炫小警官的故事。

袁华最近总是做一个莫名其妙的梦。

他梦到他陷进一团黑漆漆没有底的泥潭,越挣扎越被吸得越紧。

每次早晨醒来都是母亲淌着眼泪,攥着自己的手发抖,喃喃自己的孩子是怎么了。

于是在这即将高考的紧要关头,袁华请了病假,老师连忙带着礼从学校赶过来搓着手赔笑,说没事儿,孩子的身体重要,等病好了,让袁华去他那儿补补课。

袁华躺在床上,扯了扯嘴角,翻身准备蒙头就睡。

故事发生在那一天。

父亲卷入了一场事故。

母亲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说没什么大事,抬手搓了搓袁华额头上的细汗,把被子掖好了。

就再也没有回来。

处理他家案件的是个二十出头的警察,刚毕业,在刑侦局做...

陆离x袁华

青涩少年暗恋狂拽酷炫小警官的故事。



袁华最近总是做一个莫名其妙的梦。

他梦到他陷进一团黑漆漆没有底的泥潭,越挣扎越被吸得越紧。

每次早晨醒来都是母亲淌着眼泪,攥着自己的手发抖,喃喃自己的孩子是怎么了。

于是在这即将高考的紧要关头,袁华请了病假,老师连忙带着礼从学校赶过来搓着手赔笑,说没事儿,孩子的身体重要,等病好了,让袁华去他那儿补补课。

袁华躺在床上,扯了扯嘴角,翻身准备蒙头就睡。

故事发生在那一天。



父亲卷入了一场事故。

母亲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说没什么大事,抬手搓了搓袁华额头上的细汗,把被子掖好了。

就再也没有回来。



处理他家案件的是个二十出头的警察,刚毕业,在刑侦局做个小警员。

袁华第一次见到他时,是他又被噩梦折磨。太阳刚醒,光投在他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珠上。

这次不是母亲攥着她的手,和那种熟悉的温暖不同,这只手是冰冷的,不带有温度的,但却正足以让他清醒。

袁华记得那个梦是怎么醒的。



“要不要去医院?”

男人见他醒了,犹豫了很久试探的询问着。

“不用…我习惯了,经常这样。”

袁华努力直起身体,勉勉强强靠在床头,抬手用睡衣袖子抹掉汗珠,布料上湿了一片。

“你的父亲他…进监狱了。”

刻意压低声线让人听起来带着点温柔,袁华倒吸了一口气,撇了撇嘴,仰头把眼眶的泪憋了回去。



这群警员处理事务,在他家待到傍晚才走。

那个小警察走的时候在床头的花瓶里放了几朵雏菊。



袁华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他可能这辈子也不会见到这个有点奇怪的小警察第二面。

可是人生本来就是个玩笑。



第二天,第三天,袁华不知道过了多久,每当他又被噩梦折磨,那双冰冷的手总是会及时出现。带着清晨的阳光,和小警察有点生涩的笑容。

他应该没怎么安慰过人,每次看他醒了,总是犹豫好久才憋出几句,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这样的话。



那天他醒的时候小警官还是和以前那样攥着他的手。

袁华眨了眨眼睛,少年青涩懵懂的心思挂在嘴角,他问了他的名字。

“我叫陆离。”



过了几日,他们家的案子处理完了,陆离坐在他的床头跟他说,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了。

花盆里的雏菊晃了晃,窗外的光洒在少年安静的发丝上。

“要不你带我出去逛逛吧。”



袁华很少出门。

除了上学,上补习班,他还从来没有第三个原因踏出这个家门。

他的父母,甚至整个家族,对他的期望值都很高,他的诞生就是为了第一,无论在哪里。

所以当陆离掏了自己的工资给袁华买了第一个糖人时,他突然想起小时候父亲牵着他的手,穿过无数人潮熙攘的街道,他说他想吃糖人。

父亲在他脑门上敲了下,恨铁不成钢的继续拖着走,补习要迟到了。



“你这什么表情啊,不好吃?”



袁华咬了口糖人,正午的阳光毒得很,到他手里的时候已经化了一半了,先不提口感,就是这黏黏糊糊的,要是之前他肯定看都不看一眼。

“好吃。”





袁华觉得自己有点喜欢他。

就像刚刚知道心动是什么的小男孩一样,莽撞又不知所措,扯喜欢的小姑娘辫子,在别人询问是否喜欢的时候红着脸扭头不承认。



陆离陪他逛到晚上,俩人兜兜转转来到袁华家楼下,他的车停在这。

“我走了,以后有缘再见。”



袁华从那晚上开始就再也没做噩梦。

他回到学校,距离高考还有十五天。



陆离今天上班打卡的时候,瞟到自己桌上多了什么东西。鸡蛋仔凑过来,一脸八卦的翘起嘴角说是一个穿着县里高中校服的小男孩送过来的。

是一束雏菊。



袁华还记得那个梦是怎么醒的。

他深深陷入那个黑色的泥潭,梦境深处几乎快要坠落。

一双手突然保住了他。

冰冷,没有温度,却比任何人都要温柔。

轻轻把他拉出来,阳光投在窗台。

“你醒了。”






William's note

男人又老又丑没关系,
重要的是有才华。
              ——《夏洛特烦恼》

多年之后你就会被绿...

男人又老又丑没关系,
重要的是有才华。
              ——《夏洛特烦恼》

多年之后你就会被绿...

之浩Aphasiac

50fo福利

占tag致歉(鞠躬)

到了五十的时候,点五篇文(说不定5+)

cp限制:声入人心第一季,法医秦明原著,琅琊榜(包括风起长林),摩尔庄园,赛尔号,方块学园(方块侦探社),原生之罪,麻雀,飞驰人生,夏洛特烦恼(等)以上的任意cp

感谢一路陪伴(鞠躬)

占tag致歉(鞠躬)

到了五十的时候,点五篇文(说不定5+)

cp限制:声入人心第一季,法医秦明原著,琅琊榜(包括风起长林),摩尔庄园,赛尔号,方块学园(方块侦探社),原生之罪,麻雀,飞驰人生,夏洛特烦恼(等)以上的任意cp

感谢一路陪伴(鞠躬)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花满心时亦满楼

  伍


  “……大春!”


  夏洛小跑着吊在大春后面二十多米,气喘吁吁地停下,扶着膝盖话都说不出。他看着大春越来越快的步伐,实在是急眼儿了。他夏洛这辈子还没被谁这么无视过,气得狠狠拽过一旁不知是谁的车,赌气似的把它咣当一声砸在地上,扯着嗓子大叫:“大傻春!你给我站住!不然你……你……”他惊觉什么叫“书到用时方恨少”,但不说出什么有觉得拂了面子,强弓末弩一般补了一句,“你,你就神经病!”


  大春抓着书包带的手收紧了。他收回往前迈的脚,闭着眼吐出一口浊气。风刮过空旷的道路,他突然觉得焦躁不安。


  “夏洛。”在大春转身的那一刻,他本人意识到自己有些神志不清,“你,你说谁...

  伍


  “……大春!”


  夏洛小跑着吊在大春后面二十多米,气喘吁吁地停下,扶着膝盖话都说不出。他看着大春越来越快的步伐,实在是急眼儿了。他夏洛这辈子还没被谁这么无视过,气得狠狠拽过一旁不知是谁的车,赌气似的把它咣当一声砸在地上,扯着嗓子大叫:“大傻春!你给我站住!不然你……你……”他惊觉什么叫“书到用时方恨少”,但不说出什么有觉得拂了面子,强弓末弩一般补了一句,“你,你就神经病!”


  大春抓着书包带的手收紧了。他收回往前迈的脚,闭着眼吐出一口浊气。风刮过空旷的道路,他突然觉得焦躁不安。


  “夏洛。”在大春转身的那一刻,他本人意识到自己有些神志不清,“你,你说谁神经病呢?”冷静,冷静。他废了好大劲儿才憋住没口吐芬芳。


  夏洛大喘了几口气,刚想怼回去,就看见对方几乎是面无表情地大跨步向他走来。


  彼时大春已经将近一米七,二十米好像走着玩一样。夏洛脸色一变,心说不好,但是自尊心不允许他这么离开。


  当大春走到足以低头看他的距离时,求生本能唤醒了夏洛,而事实是他仍然梗着脖子站在那儿。大春没有多余的理智来思考夏洛想不想或能不能逃走了,只是死死地掐住了后者的下巴,用咬牙切齿的语调问他:“你特么刚才骂谁神经病呢?”


  夏洛被他的动作逼的踉跄了一下。他似乎想低头回避,但被大春扼住命运的下颌纹丝不动。


  大春见他不回答,便加重了语气和语调:“我在问你。”


  被盘问的人疼得忍不住皱眉。他试着伸手推了大春一把,但他仍旧极其用力,反而他自己失去平衡跌坐在那辆倒地的自行车上,被铁丝在小腿上划了一道,让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他低下头不敢去看大春,只听见他用恢复了平静的语调说:“如果你或你妈不能管好你的嘴,我不介意好好教育你。”


  说罢,他直起腰,抿着嘴看着夏洛狼狈地试图站起来,然后把手揣进口袋快速走开了。


  夏洛气得忍不住在原地跺脚,却不敢喊住大春。


  


  大春躺在自己的床上,皎洁的月光从窗帘遮不住的部分透进来。


  他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白天夏洛对马冬梅的惊叹和傍晚他脸上的红痕。


  他太冲动了。大春复杂地叹一口气,心情交杂着对教训熊孩子的爽气和在此之后不得不面对其父母或他本人怒火的棘手感觉。他翻身下床,木头在静谧的夜里呻吟着,仿佛要把主人的行为昭告天下。他小心翼翼地探头看了看对门他母亲虚掩的房门,踮脚走到窗前,掀起窗帘的一个小角,对面是夏洛的家。


  太过安静的环境保不齐让人胡思乱想。大春心烦意乱地想起傍晚夏洛最后惊魂未定的眼神,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他……他没法否认他想要继续下去,想要粗暴地对待夏洛 接着狠狠欺负他。


  他会不会哭?那倒也罢了,他夏洛就是个混蛋。可是他想要占有他 贯穿他……他只能是他的。


  见鬼。大春无声地骂了一句,空荡荡的口袋昭示着作为一名初中生他的口袋里不可能有烟。他自暴自弃地把自己摔回床上,满脑子的黄色废料一时无法宣泄。操,在几十年后他的青春期又来了一次。


  再然后,他悲伤地发现自己可耻地硬了。


——

在写第一部分的时候我满脑子想把背景换成一个昏暗的房间

二十六个键盘

汇成一句话

我想开车 我想开车 我想开车

哦对了我错了

我不该用盲!打!键盘!码字的

好久没写手生

ooc严重你们看着玩玩


一只琼羽

正鹅和腾妹真的好磕

剧情大概就是重生平行宇宙,高中时袁华暗恋夏洛,直到夏洛因病离开也未能告白。后来夏洛带着记忆重生到一个叫张弛的赛车手的时空,遇到了孙宇强,后知后觉也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其实高中时的情书是写给你的。

别难过,我在另一个宇宙等你。你要相信,在另外一个平行时空里,我们是在一起的。

正鹅和腾妹真的好磕

剧情大概就是重生平行宇宙,高中时袁华暗恋夏洛,直到夏洛因病离开也未能告白。后来夏洛带着记忆重生到一个叫张弛的赛车手的时空,遇到了孙宇强,后知后觉也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其实高中时的情书是写给你的。

别难过,我在另一个宇宙等你。你要相信,在另外一个平行时空里,我们是在一起的。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花满心时亦满楼

        肆


  我!忘记把手稿带回家了!!!


  凭记忆打出来的,慎重!


  ——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


  学习这种事情,不管来几次都做不好啊。大春郁闷地叹了口气,抬头看向窗外。清晨的阳光懒洋洋地穿过树的缝隙,在斑驳的玻璃窗上撒下婆娑的影子。


  语文老师是个年轻人,姓吴,大概也就二十多岁,带着圆框眼镜很死板。大春对初中的影响不怎么深刻,更何况他摔坏了脑子(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他也从来就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孩子,八月底从二楼摔下来,到了九月初竟然也好了个七七八八。...

        肆


  我!忘记把手稿带回家了!!!


  凭记忆打出来的,慎重!


  ——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


  学习这种事情,不管来几次都做不好啊。大春郁闷地叹了口气,抬头看向窗外。清晨的阳光懒洋洋地穿过树的缝隙,在斑驳的玻璃窗上撒下婆娑的影子。


  语文老师是个年轻人,姓吴,大概也就二十多岁,带着圆框眼镜很死板。大春对初中的影响不怎么深刻,更何况他摔坏了脑子(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他也从来就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孩子,八月底从二楼摔下来,到了九月初竟然也好了个七七八八。


  毕竟本来就摔得不严重……就是可惜他之前的记忆。他在事后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梳理他的大脑,发现所剩下的记忆是在不多,而且百分之八九十都的的确确是关于夏洛的。


  这个人,造孽啊。


  他心不在焉地看着黑板,心想开学第一天还是给老师留个好印象,之后的日子不至于太难过,于是在老师的目光探过来之前随手拿过一支笔,在书上刷刷写了俩字。


  钢笔的墨水跃然纸上,又轻描淡写地化开来。


  他自己倒是没有注意到什么,但是夏洛看见,眼睛都直了。他抬头看看老师,趁着老师转过头写字去的时候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作业本,然后“刺啦”扯下一张纸来。


  与此同时,吴老师受惊似的从黑板前猛地转身回来,噔噔噔几步走到还举着那张纸的夏洛面前,颤声道:“你在干什么呢?嗯?上课不好好听课你在干什么呢?”


  大春的眉毛跳了跳,他知道夏洛是那种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人。只不过这时候他到底还是个小孩子,还不敢跟老师明目张胆对着干,但是他怼人的本事向来一级棒。


  夏洛深吸一口气,似乎在给自己壮胆,把那张纸放到语文书上,用力把它抚抚平,然后抬头尽量让自己不失气场地说:“吴老师,我在记笔记。”


  “记笔记?记笔记你不会记在书上么?”


  大春被吴老师的音量震得耳朵嗡嗡响,明白他今天是要杀鸡儆猴了。


  夏洛嗤笑:“老师,您回头看看那满黑板的板书,您要我把他们照办到书上去么?那我还看不看原文了?”


  吴老师气得一滞,又听见地下传来窃窃私语和轻轻地笑声,几乎有些极其败坏。


  又是“刺啦”一声。大春和吴老师都被这声音刺得狠狠一跳,而吴老师更是暴跳如雷。他转过身,手持教鞭在空气里指指点点,但是又不知道是谁干的。他只能恶狠狠地点头,马褂随着他的动作微微颤抖着。


  随后他转回身来,把教鞭在一个男生桌上狠狠一敲:“夏洛!”


  夏洛把那张纸轻轻揉成一团,尽可能小动作地塞进大春的抽屉里。


  “你给我站起来!”


  夏洛不站,而是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我不要。我做错什么了?上课抄笔记已经是违反纪律的了吗?那我是不是不听课只要保持安静就行了?这样也可以吗老师?”


  同学们又窃窃私语起来,不少男女同学都悄悄点头附和夏洛。吴老师则被呛得楞在原地,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苍白的两颊慢慢泛红:“好,好!自己以为自己读了几年书了不起了是吧!我就不信校长还治不了你!”说罢,他颤颤巍巍地沿着过道走向讲台,把自己的讲义乱七八糟地叠在一起,然后又跌跌撞撞地想再去开门。


  同学们鸦雀无声。吴老师仿佛是认为自己打了一场胜仗,在教室门口无不得意地说:“你们这群小孩子,就知道欺负老师,不懂装懂,看我下……呃!”


  “砰”的一声巨响打断了吴老师罗里吧嗦的废话。站在教室门口的马冬梅嚼着口香糖,看见吴老师生生收住自己进教室的动作,无不惊讶地嚷:“哟,对不起……您是老师啊?”她看着吴老师捂着脸站在讲台边,讲义散落了一地。她无所谓地耸耸肩:“老师,我迟到了。这不能怪我,别的班都有老师来带,如果您是班主任就是您的失职了。我先进去了,劳烦您自己收拾哈。”


  吴老师似乎再也没法忍受被学生这般嘲弄,一把把教室门给拽开,门在反作用力下弹回来:“夏洛!你给我等着!”接着连讲义都来不及收拾,夺门而出。


  然而没有人理会他的这句话。连夏洛也目瞪口呆地看着马冬梅,戳了戳大春:“我靠,这马冬梅有点东西啊………”

——

PS:吴老师是迄今为止教过我我最讨厌的,语文老师🙃

  


  


  


百峰

在亲戚家激情作画
发现只有彩铅没有细一点的笔,也没有橡皮
(主要是我太菜,完全不像夏洛)
是伦儿送的向日葵!!!!( ´▽` )ノ

在亲戚家激情作画
发现只有彩铅没有细一点的笔,也没有橡皮
(主要是我太菜,完全不像夏洛)
是伦儿送的向日葵!!!!( ´▽` )ノ

落地为安
格砸

悄悄地来宣个群哈~
喜欢腾妹的朋友们!
求求你们看看我们!(日常卑微)
目前人很少所以请来肆意耍!
同剧组也全开放哟!
随时欢迎!cp自组!莫得太多要求!
来玩呀来玩呀来玩呀!
快乐就对了!
(小声哔哔一句再
张弛 夏洛 钟老师已有
不重皮! 不重皮! 不重皮 !)
嗯!就是这样!
群主搁这儿捏 @咕咕柒 (人超好!可以随意殴打和欺负哈哈哈)

悄悄地来宣个群哈~
喜欢腾妹的朋友们!
求求你们看看我们!(日常卑微)
目前人很少所以请来肆意耍!
同剧组也全开放哟!
随时欢迎!cp自组!莫得太多要求!
来玩呀来玩呀来玩呀!
快乐就对了!
(小声哔哔一句再
张弛 夏洛 钟老师已有
不重皮! 不重皮! 不重皮 !)
嗯!就是这样!
群主搁这儿捏 @咕咕柒 (人超好!可以随意殴打和欺负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