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夜访吸血鬼

10.9万浏览    1109参与
Deski密君

写了一些吸血鬼编年史全员的苏联笑话

写了一些吸血鬼编年史全员的苏联笑话

禁止脱发

夜访吸血鬼To Lestat

                       
1993年,我从欧洲回到了美国新奥尔良。
潮湿的空气携裹着腐臭的味道从废弃的楼道传来,现在正是晚上十一点二十九,城市的灯光照着窝在轮椅中如同干尸一般的身躯,瘦的只剩下包皮骨,尸斑爬上他曾经英俊的脸,枯草一般的的头发贴在脸上,行动十分缓慢,只能吃力地摸索着手摇轮椅,转过身来,他看着我。
谁能想到这是那个残忍无情又美丽迷人的...

                       
1993年,我从欧洲回到了美国新奥尔良。
潮湿的空气携裹着腐臭的味道从废弃的楼道传来,现在正是晚上十一点二十九,城市的灯光照着窝在轮椅中如同干尸一般的身躯,瘦的只剩下包皮骨,尸斑爬上他曾经英俊的脸,枯草一般的的头发贴在脸上,行动十分缓慢,只能吃力地摸索着手摇轮椅,转过身来,他看着我。
谁能想到这是那个残忍无情又美丽迷人的的莱斯特。
 
莱斯特。
告诉我,你是否每一晚在这里像曾经的我一样吸着老鼠或蝙蝠的血,与阴物共生,仇恨,杀意,不甘被无尽的黑暗所滋养?
告诉我,你是否再也无法忍受城市人造光的存在让黑夜——你的最后藏身之处也剥夺,这座城市的繁华喧嚣再也与你无关?
告诉我,你是否憎恨我在克劳迪亚割断你的喉咙时抱起她避免你的血脏了她的鞋子?
告诉我,你是否无法释怀我将你的尸体抛入沼泽,与鳄鱼,水蛇,青蛙共眠?
告诉我,你是否想起我将灯盏掷向你让火光舔舐你的肌肤,让你和整座小镇一起燃烧?
 
莱斯特,你对我说:
“I’m really glad to see you again,Louis.“
“Still beautiful. Louis。”
“I know you are always a tough guy”
 
 
“I hope you can stay with me,then I will be able to fight again。”
 
他引诱我的语气像两百年前一样温柔,他说他是天生的引诱者,没人能拒绝他。
 
——————————————————————————
 
1791年,黑死病,恐惧与死亡一同在新奥尔良的小镇上蔓延,烈火焚烧着种植园,人们在河边埋葬着尸体,抬棺者在黑夜里穿行,而哭喊与喘息也被夜色掩埋。
莱斯特与这座陷入狼狈的小镇格格不入,他风度翩翩,迷人优雅,金线辍织暗纹的洛可可燕尾服永远合身,黑色领结永远得体,在酒会上的玩笑话永远恰如其分,金色卷发梳得一丝不苟,用最上等的材料剪裁而成的金边衬衣不允许有一丝褶皱,脸颊消瘦病态却仍致命的迷人,眼眶深邃,蓝色的双眸盈满笑意,引诱着所有人走向痛苦,坠落和死亡,即使被我掐住脖子时,也只会像个疯子一样快活的大笑,告诉我:我没法杀死他。甚至还邀请我和他一起开始新生活。
作为一只吸血鬼,他是如此虚荣又挑剔,嫌弃一切非欧洲移民后裔的活人的味道,因为他无法接受他们的民主思想。他热爱穿梭在上流贵族的宴会,以美貌的妙龄女子作为开胃菜,然后以年轻的英俊男人作为甜点。或是将泛青的指尖没入身前男人的金发,抚慰他的爱人,或是将酒杯里红色液体倾洒在女郎的身上,舌尖在细嫩的脖颈游走。
 
24岁的我确实被他引诱了。
他诱导我,诱导我成为他的同类,诱导我喝下活人的血,诱导我成为他的学徒,诱导我和他一起生活。
 
同一年,我们一起养了个女儿。其实是莱斯特给她喂了自己的血,将她同化了。我想莱斯特虽然是为了留住我才这样做,但他一定也很寂寞,才将部分爱意也倾注在她身上。我们请最好的裁缝为她做精美的裙子,最好的老师教她弹钢琴,她的房间里堆满了莱斯特送她的娃娃,莱斯特教她如何虐凌食物,她简直是杀人天才。她和莱斯特在一起,能无声无息杀掉一整个家族的人,他们若是邀请幸福美满的家庭来听克劳迪亚弹钢琴,不久之后公墓里就会多一排整齐的棺材。
 
莱斯特对克劳迪亚虽然宠爱,但不允许克劳迪亚在家里杀人。他嫌弄脏了住处。
 
最终他被谋杀在这里。
 
我到来的时候克劳迪亚将莱斯特的喉咙切开,乌黑的鲜血在檀木地板上流淌。
 
我除了抱起克劳迪亚,不让她的鞋子沾到血之外,我什么也没有做。除此之外,我也许什么也不想做。
 
我帮克劳迪亚处理他的尸体,我将他沉入腐臭又阴冷的沼泽。
 
他第二次回来的时候,我害怕他伤害我的女儿,便一把火将他点燃了,火势一直蔓延,整个小镇都在燃烧,我和克劳迪亚坐上远洋航班,从美国去了巴黎。
 
然而在巴黎,我失去了我的女儿。
 
于是我像一个游魂一样在欧洲流浪至今。
 
—————————————————————————

时隔两百年再次见到莱斯特,我却无法感知任何其他情绪。
 
两百年能够冲刷的东西太多了。
 
却无法冲刷我失去克劳迪亚的痛苦。失去克劳迪亚之后,我心中的最后一丝火光完全熄灭了,我活在无尽的痛苦,内疚与悔恨中。
 
面对莱斯特的请求,我只是轻声拒绝了他然后转身离开。
 
我将继续为克劳迪亚忏悔。
 
莱斯特,不是我对你的爱不及对克劳迪亚的爱,而是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啊。

——————————————————————————

New Orleans这座城市夜晚的灯光闪烁,川流不息的立交桥上,来往的车辆车灯交汇。
 
一辆红色露天跑车乘着夜色一路向前狂奔,一骑绝尘,车主要么酒驾要么刚刚磕完药,时速接近150码。

女交警穷追不舍,对方明明知道自己被交警跟了,也视若无睹。
 
好在,最后这辆车还是停了下来。
 
车主是个金发蓝眼,笑意盈盈的英俊年轻男人,脸颊消瘦似大病初愈,看起来温和又有魅力,哪有半分之前飙车时的目中无人,副驾驶坐着的男人似乎睡着了,脖子上吻痕很明显,年轻的交警小姑娘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Hey.Do you understand what you are doing now?”
交警摘了头盔长腿一跨下了车,拿着酒精测量仪一脸无奈地向男人侧身逼近。
 
男人眼睛里的笑意更深了。
 
Story in New Orleans Never ends.

徒徙
是否意味着 我圈春天快来了??...

是否意味着 我圈春天快来了??😭😭

.

.

.

(心情复杂 冷着也挺好的 自己的宝藏

是否意味着 我圈春天快来了??😭😭

.

.

.

(心情复杂 冷着也挺好的 自己的宝藏

far flower.

【阿路】面纱

*仅为《夜访吸血鬼》一本书为背景的无端联想。


-


  “路易,你难道还是坚持要像人类一样,执着于相信那些仅双眼能够看见的表象?”莱斯特碧蓝的双眼中跃动着哀痛的光点。


  “我只知道,我很难相信连双眼都看不见的东西。”路易轻轻皱了皱眉,但视线仍是紧锁在面前的那一粒灯火上。他抬起手,迅捷地将手掌掠过冒着淡蓝色光辉的火舌,那一片白纱似的皮肤立刻显现出裂纹般的火红色细痕,就仿佛白色沙漠下隐约蜿蜒着的岩浆。


  “火在我前方,我能从中取暖。火靠近我身旁,它会杀死我。”路易的手掌又回复了光滑,所有伤痕都随着烛火的轻烟飘散在了光晕外的阴影里,“你会灼伤我,莱斯特。但我——吸血鬼从不会...

*仅为《夜访吸血鬼》一本书为背景的无端联想。



-


  “路易,你难道还是坚持要像人类一样,执着于相信那些仅双眼能够看见的表象?”莱斯特碧蓝的双眼中跃动着哀痛的光点。


  “我只知道,我很难相信连双眼都看不见的东西。”路易轻轻皱了皱眉,但视线仍是紧锁在面前的那一粒灯火上。他抬起手,迅捷地将手掌掠过冒着淡蓝色光辉的火舌,那一片白纱似的皮肤立刻显现出裂纹般的火红色细痕,就仿佛白色沙漠下隐约蜿蜒着的岩浆。


  “火在我前方,我能从中取暖。火靠近我身旁,它会杀死我。”路易的手掌又回复了光滑,所有伤痕都随着烛火的轻烟飘散在了光晕外的阴影里,“你会灼伤我,莱斯特。但我——吸血鬼从不会冷。”


  “…路易!”


  莱斯特重重地发出一声半是懊丧半是恼火的叹息,向后倾身靠倒在椅背上,用手指轻压着眉心,“是阿曼德的精神控制,我忘了。更糟的是,你也忘了。”


  “阿曼德从来不会控制我的。”知道他话中暗示的路易终于抬起眼来望着莱斯特了,摇曳的烛火播散在那两汪翠绿的潭水间,却被一层层旁人难以发觉的细浪又吞入了谭底,只余下两团朦胧的光雾。


  “那我更加肯定了。”莱斯特眉宇间浮上一层不屑,“你有没有想过,你只是替代了那个男孩的位置?只不过——你没那么容易玩坏而已。”


  路易笑了笑,看不出是在表示轻蔑还是另有所指,“莱斯特,你不相信我说的。”


  “废话,你相信我了吗?”莱斯特把二人之间的圆桌拍得啪啪响,蜡烛在他们身后拖出的黑影都发起颤来。“离开阿曼德,路易。趁他还没下定决心,要把你永远地紧紧攥在手里。”


  “你不会理解的,莱斯特。”路易只是摇摇头,“你从来对这些嗤之以鼻。”


  “你会和他永远在一起,对吧。”


  “我不会说‘永远’,但是……”路易止住了,没有把那个“但是”说下去。


  莱斯特向前倾身,抬手按上路易的胸膛:“你这里,还盛着凡人的酒酿。”他弯起的唇角边涌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它让你在我面前比水晶还要晶莹透明。睡吧,路易。”莱斯特海蓝色的双眼温柔地望着头逐渐低下去的路易。


        像是一滴墨水忽然坠入了水中一般,那双眼眸里,逐渐晕染上了一层层优雅深邃的棕色。


  路易一动不动地睡去了,在他一寸寸模糊的视野里,他看见面前的吸血鬼“莱斯特”站起身向他走来——昏暗的栗色一寸一寸爬上那黄金般的鬈发。


  阿曼德在已经完全睡熟的路易面前温柔地俯下身,在他额头庄重爱怜地落下一吻。


  “你从不让我失望,路易。”阿曼德暖棕的眼底波动着似乎无尽的温柔。


  


蔚蓝北海
紫藤花有参考然后我爱莱斯特我也...

紫藤花有参考
然后
我爱莱斯特
我也爱莱路

紫藤花有参考
然后
我爱莱斯特
我也爱莱路

说走就走的路转粉

「莱斯特」「头像」被我捏毁了,凑合着看吧😂😂😂要d自取🌚🌚🌚

「莱斯特」「头像」被我捏毁了,凑合着看吧😂😂😂要d自取🌚🌚🌚

说走就走的路转粉

「莱路」「头像」诶嘿嘿自己捏的莱路的头像,抱图吱一声🌝🌝🌝

「莱路」「头像」诶嘿嘿自己捏的莱路的头像,抱图吱一声🌝🌝🌝

安
【官方】【莱斯特的番外】 An...

【官方】【莱斯特的番外】



Anne Rice 的 Facebook 


这里是莱斯特。将会回答两个问题—这条问题是安娜·纽伯恩发问的:”亲爱的莱斯特,如果你可以化身成任何动物,你会如何选择,为什么?”极坏的念头,安娜。我讨厌化身为一只动物。我当人类的时候,已经过了一段很艰难的日子了。但如果我迫不得已的话,我会当一只雄狮。当然,我会要一个庞大的身躯,鬃毛和健康。而且我想在美国大平原上自由奔放,过著有活力和凶残的生活,以及和其他雄狮争夺主导权和领土。

【官方】【莱斯特的番外】



Anne Rice 的 Facebook 


这里是莱斯特。将会回答两个问题—这条问题是安娜·纽伯恩发问的:”亲爱的莱斯特,如果你可以化身成任何动物,你会如何选择,为什么?”极坏的念头,安娜。我讨厌化身为一只动物。我当人类的时候,已经过了一段很艰难的日子了。但如果我迫不得已的话,我会当一只雄狮。当然,我会要一个庞大的身躯,鬃毛和健康。而且我想在美国大平原上自由奔放,过著有活力和凶残的生活,以及和其他雄狮争夺主导权和领土。

日三三
我就不信我的文每次都会被屏。c...

我就不信我的文每次都会被屏。
cp:你x莱斯特。
一千八百字小短篇。
文笔渣注意。

我就不信我的文每次都会被屏。
cp:你x莱斯特。
一千八百字小短篇。
文笔渣注意。

海潮生.

是速写写生的照片。
虽然画的像个女孩子,但是我爱莱斯特(…)

是速写写生的照片。
虽然画的像个女孩子,但是我爱莱斯特(…)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饮下今夜的血月吧,以你的嘴唇作杯!

《夜访吸血鬼》充满古典唯美,神秘残酷且优雅浪漫……多年后再看,莱斯塔特对路易简直就是爱情嘛。萝莉的邓斯特真迷人,原来还看过她的《绝代艳后》。

饮下今夜的血月吧,以你的嘴唇作杯!

《夜访吸血鬼》充满古典唯美,神秘残酷且优雅浪漫……多年后再看,莱斯塔特对路易简直就是爱情嘛。萝莉的邓斯特真迷人,原来还看过她的《绝代艳后》。

芥末VEN

【莱路/渣翻】路易的身体互换(7)

原作者:Michel

时间线:《吸血鬼阿曼德》

路易视角

一到六章链接:微博 lof

——————————

“你曾说过我活成了你不希望看到的样子。我那时跟你在一起只是为了继续活下去,自从她……”我不能说出她的名字。“你说我是个懦夫。你跟大卫说的那些话没错,我根本没有勇气自杀,也永远不会自杀。”

“路易,这是不公平的!”阿曼德抗议道。

“不是这样的,需要我把你的话复述给你听吗?‘尽管他喝了如此多血液,他反而变得越发干涸、无情、陌生。对他自己来说是这样,对我也是。’”我说。

阿曼德皱起了眉头,似乎被我刺痛了。

“你得明白我对大卫说这些不是为了伤害你。”他的...

原作者:Michel

时间线:《吸血鬼阿曼德》

路易视角

一到六章链接:微博 lof

——————————

“你曾说过我活成了你不希望看到的样子。我那时跟你在一起只是为了继续活下去,自从她……”我不能说出她的名字。“你说我是个懦夫。你跟大卫说的那些话没错,我根本没有勇气自杀,也永远不会自杀。”

“路易,这是不公平的!”阿曼德抗议道。

“不是这样的,需要我把你的话复述给你听吗?‘尽管他喝了如此多血液,他反而变得越发干涸、无情、陌生。对他自己来说是这样,对我也是。’”我说。

阿曼德皱起了眉头,似乎被我刺痛了。

“你得明白我对大卫说这些不是为了伤害你。”他的声音激动起来。

“啊!但这是事实。”我叹息道,痛苦地吸了口气。

“你还说过:‘路易……他总是很容易被追随,也很容易被放弃……他不会再追寻上帝,不再追寻恶魔,不再追寻真理,甚至连爱也不追寻了。’这是真的吗?或许是吧,阿曼德。我确实像你说得一样槽糕,我甚至不能期望得到爱。我从不曾拥有爱。我就是个小可怜虫!我为自己感到悲哀,我对不起那些曾经不得不忍受我的人,莱斯特、她、你……很容易被放弃。”我低吟着。

“我希望我也能放弃我自己。瞧,多么讽刺。”我露出苦涩的笑容。

“我鄙视自己,我已经没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因为我再无法从我的生命里找寻到良善。上帝在我失去弟弟的那天就已经放弃了我。我的罪孽是我无法在我悲惨的生命中寻觅到善,我无法像她曾经告诉我的那样做一个好怪物。真理是我无法触及的,我也无法激发爱。我无法得到他人的爱,即便我感受到了如此多的爱,刻在我灵魂中残酷的爱。”

“别说傻话了,路易!”阿曼德用他纤细的手指捂住了我的嘴。“我还有些话没有对大卫说出来。我们在一起时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伴侣。我不顾一切代价自私地想要得到你。为了得到你,我害死了克劳迪娅,但却因此毁了你,我毁灭了你身上那些我爱着的品质。我离开了你,把你独自留在失落和痛苦中。是我不好,我辜负了你,我的行为就和从前的莱斯特如出一辙。我们两个都不明白应该怎样爱护这样一个天使,你。”

“恭维的话还不如怜悯呢。”我反驳道,“你知道我从来就不是天使。”

“不,你是的。克劳迪娅都知道怎样称呼你,我的黑暗天使。”

我真希望没有听到她的名字从他嘴里说,我的心脏一阵刺痛,仿佛被一支纯粹哀伤的长矛贯穿。

“这不是你的错,阿曼德。”我牵过他的手,轻声说。我知道他又沮丧又羞愧,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单纯、无助的小男孩。

“我一直都只是个阴影,马瑞斯说的没错。你是美好的造物,耀眼、强大、智慧、美丽。而我什么都不是,连你灵魂的苍白影子都算不上。”

他沉默了,微笑着摇了摇头,红褐色的卷发随之微微摆动。

“我真希望我在给大卫讲述我的故事时没有说那些话。”他温柔地笑了笑。我忘记了你拥有的那些美好的记忆。我怕你会不断地把我故事里的那些话说给我听。你会原谅我的轻率吗,路易?现在不要回答。我想你有整个永生的时间可以来原谅我。现在你该休息了。”他用温暖的手阖上了我的眼皮。

我睡了,我知道睡眠可以加速我的痊愈。

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莱斯特又躺在教堂中了,他被狼群包围着,随时可能被攻击。我也在那里,惊恐地看着野兽们威胁着他沉寂的躯体,却没有办法保护他。

我在孤独的房间中醒来,伤口恢复得还不错,只是看起来有点虚弱,脸上和手臂上有淡淡的淤青。我因失血变得瘦削,脸颊凹陷。

我冲了个澡,洗去了脸和头发上的血迹。

真想马上见到莱斯特。

——————

未完待续

 

法鲨腰长一美黄
突然,我意识到,自己的哭声盖过...

突然,我意识到,自己的哭声盖过了他的笑声。他那又黑又瘦的四肢上下挥舞着,突然在火里不见了。火光依然跳跃着,咆哮着,然而,除了亮光以外,我已经看不见他。  

可我还是哭着。

“I learned nothing.” 

(好吧我其实只想画哭泣莱莱头的爽图因为真的很爽)(?)

突然,我意识到,自己的哭声盖过了他的笑声。他那又黑又瘦的四肢上下挥舞着,突然在火里不见了。火光依然跳跃着,咆哮着,然而,除了亮光以外,我已经看不见他。  

可我还是哭着。

“I learned nothing.” 

(好吧我其实只想画哭泣莱莱头的爽图因为真的很爽)(?)

想要评论

莱gg生日快乐!!!!p2是秋游时做的热缩!!!
今天刚考完历史,明天接着考,没时间好好画了拿摸鱼替替
我道法还没背,挂科警告

莱gg生日快乐!!!!p2是秋游时做的热缩!!!
今天刚考完历史,明天接着考,没时间好好画了拿摸鱼替替
我道法还没背,挂科警告

LQX
阿莱生日快乐=v=/❀ (终于...

阿莱生日快乐=v=/❀

(终于有了卷毛

嘿嘿

(这个时候我应该在卑微考试T T

阿莱生日快乐=v=/❀

(终于有了卷毛

嘿嘿

(这个时候我应该在卑微考试T 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