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乔

45.6万浏览    7003参与
萌
圣诞星元打卡

圣诞星元打卡

圣诞星元打卡

杳冥
快3年的作品那时候觉得自己大乔...

快3年的作品
那时候觉得自己大乔还行
现在是不敢玩大乔了
死亡大乔,团灭发动机

快3年的作品
那时候觉得自己大乔还行
现在是不敢玩大乔了
死亡大乔,团灭发动机

盛世
(∗❛ั∀❛ั∗)✧*。摸鱼

(∗❛ั∀❛ั∗)✧*。摸鱼

(∗❛ั∀❛ั∗)✧*。摸鱼

指针
沧海之矅大乔和星辰之子曜 单纯...

沧海之矅大乔和星辰之子曜

单纯觉得俩人都带个曜字很有缘分

还有永曜之星也有曜字 不过那个是皮肤 所以没想加上他【

瞎摸鱼 细节不要纠结

沧海之矅大乔和星辰之子曜

单纯觉得俩人都带个曜字很有缘分

还有永曜之星也有曜字 不过那个是皮肤 所以没想加上他【

瞎摸鱼 细节不要纠结

霁子Jith

是漫画的封面 =-= CP懿乔 背景是民国PA

是漫画的封面 =-= CP懿乔 背景是民国PA

An.Z 栎音

浓浓圣诞气息!
突然有点期待呢。
🎄

浓浓圣诞气息!
突然有点期待呢。
🎄

与鱼与雨与语与遇
给别人的稿子所以不发原图了,头...

给别人的稿子所以不发原图了,
头像50求约,
除了王者荣耀其它的也可以👌,
甲方爸爸看看我

给别人的稿子所以不发原图了,
头像50求约,
除了王者荣耀其它的也可以👌,
甲方爸爸看看我

西江染月🌙

我是个菜逼有bug也别在意太多了哈。


猫乔咋又出星元猫乔原皮不香🐴()

我好穷。




我是个菜逼有bug也别在意太多了哈。


猫乔咋又出星元猫乔原皮不香🐴()

我好穷。

迪亚

海的新娘

六岁那年的冬天,她第一次看见海。

孩子总是很喜欢海,因为它神秘、漂亮、总温和地吻着海边的土地。她赤着双足踩在沙滩上,右手被下仆轻轻握着,力道不大,却不容否认。海浪很危险,会把孩子整个卷起,吞入腹中,所以您不能离开我,小小姐。
大乔总是听话,便握着对方的手,一点也不松开。两个人一点一点向海滩的边缘走去,足下踩着的深度愈来愈深,她体会到足跟陷入黄沙中的触感,绵软而冰冷。
海水漫过她的足踝,起起伏伏。大乔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天阴沉沉的,空气也很冷,海水涌上来,已能漫过她的小腿,仆人说这是海在呼唤它的使者,可她却只觉得自己是一只被咬住了尾巴的蜥蜴,若不断尾,则会被巨兽吞得一干二净。
你觉得怎么样,乔?她...


六岁那年的冬天,她第一次看见海。

孩子总是很喜欢海,因为它神秘、漂亮、总温和地吻着海边的土地。她赤着双足踩在沙滩上,右手被下仆轻轻握着,力道不大,却不容否认。海浪很危险,会把孩子整个卷起,吞入腹中,所以您不能离开我,小小姐。
大乔总是听话,便握着对方的手,一点也不松开。两个人一点一点向海滩的边缘走去,足下踩着的深度愈来愈深,她体会到足跟陷入黄沙中的触感,绵软而冰冷。
海水漫过她的足踝,起起伏伏。大乔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天阴沉沉的,空气也很冷,海水涌上来,已能漫过她的小腿,仆人说这是海在呼唤它的使者,可她却只觉得自己是一只被咬住了尾巴的蜥蜴,若不断尾,则会被巨兽吞得一干二净。
你觉得怎么样,乔?她的母亲问她,眼神里含着期待:她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能读懂这种情绪。
可她没有办法回应它,只眨了眨眼睛,说:......我觉得海并不好玩,母亲。我不想再去看海了。
一次也不想了?
再也不想了。
大乔便再也没有去看过海。人是生活在陆地上的生物,他们没有腮,也没有鳍,四肢干巴巴的,身体也沉;人类没有办法在海里生存,海会吞尽一切。可自从回去后,她总是做梦,梦见自己重重地沉在无尽的潮水下,眼前是柔和浮动着的碎光,离她很远,伸手也触不到的距离。她尝试上游,却并没有用,有什么东西死死拽着她,逼迫她与无尽的水融为一体;呼吸也成困难,冰冷压抑的涌流溢进她的口鼻之中,将她剥离得四分五裂。
她醒来时,总感觉浑身发热,体内有暗潮汹涌,呼之欲出。
你与海血脉相连,我的孩子。祖父说。你是海的新娘。
我并不想嫁给大海。
倘若它呼唤你呢?
那我就逃离它。
命运是无法被逃离的。她的义父说,眼里总带着冰冷的意味;这是远比海要深邃的冷,它来自于绝望。你应该去接受,而不是逃避。
你怜悯我吗?
我怜悯所有人。
海也怜悯所有人。大乔本想这样回答,却没有开口。海在呼唤她,渴望着同她合为一体,让她彻底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每时每刻,她都能听见耳侧有浪潮的声音,似是某种古老的低语,轻柔而不否拒绝。
出嫁的前一天,她又一次赤足踏在海滩上,厚重的枷锁层层叠叠,束缚住她柔软而纤韧的四肢:你是海的新娘。(为什么我的生命要被这无穷的水域支配?)——你其实有一个妹妹,只是你们从来没见过面。(为什么你们要把我和她分开?)——这是命运,也是诅咒,魔道和力量的诅咒。试试看,你能够控制水的流向。(义父,谢谢你。但——)你是海的新娘。(但我不愿意嫁给它)我们的家族......(我知道)你要嫁给他,你必须要嫁给他,这样我们才——
她伸出手,怒吼的海霎时温顺了下来,露出它原本柔和的一面;人类并不能在海中生存,海却是万物的起源,它孕育了所有人,也包括她。
暴风雨已过去了,霞光照了下来,映出一个男人的脸。
你是谁?
我是来拯救你们的人。
他说:海让我们相遇,感谢这无常的命运。
他们沿着海滩漫步,一路走了很远。江郡是生养她的地方,她却从不知道这里原来这么漂亮,而海边总有贝壳和螃蟹,伸出前肢将自己埋在海滩中。
孙策说:这种螃蟹总是把自己窝在壳里,只有在猎物靠近时才会出来。小心点,不要被它蛰伤。
小的时候,我总是很害怕海,觉得它会把所有人都吞没。她俯下身,把螃蟹又放回海滩上。现在想来,海和螃蟹实则是一样的,只要你不去触怒它,它就不会伤害你。
是吗?孙策笑了,说:就算它要伤害我,我也绝不会因此被打倒。看着吧,我总有一天会彻底驯服它。到时候,我就驾船带着你去太阳升起的地方!
她没有回话,只专心地摘一朵海边岩壁上开出的花。
再回头时,孙策已不见了,原地只余一滩殷红的血泊;鲜血温热,与海水不同,像是某种更为实际的活物,却没有声响,只悄悄地漫上来,与海水混在一起,冒出滋滋的白烟。
一根脊骨静静漂着,上面刻满了刀痕,咒语一般。
大乔猛地坐起身,面上尽是泪痕,手中紧紧攥着一把雪亮的匕首,于黑夜中反着光。原来泪水同鲜血一样温热,都与海格格不入。她打开门,快步向海边跑去,仍旧是赤着双足,石子和砂砾割破了她的足心,少女的身后蔓延开一条蜿蜒的血路,零零散散地,也像是朵朵盛开的花。
只要你不去触怒它,它就不会伤害你。
你是海的新娘。
她站在海的边缘,掌心仍死死握着那柄匕首,眼神飘渺而空远起来,无言凝视着远方的景色。视线所及之处,具是一片空茫,隐隐有涛声从数万里的深处传来,再度响彻在她的耳侧。她一步一步向海走去,直到发梢被风高高扬起,整个身体都被浪潮吞没。
海浪很危险,会把你吞入腹中。(我一定要杀了他)——你要学会掌控你的力量。(它会让你后悔夺走了我的一切)乔,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姑娘!(我爱你、我爱你……)你是海的新娘,你能够掌控它的,是吗?(是的,我已决心不在逃避命运)你的血脉在呼唤你,现在,是时候——
她纵身一跃,径直沉了下去,再也没有回头。


-END-

Shiro林向
【正片预告】#王者荣耀#策乔#...

【正片预告】#王者荣耀#策乔#猫狗日记


-有只狗像他的主人一样傻

-那只猫就像她的主人那么可爱

-有一个人类研究发现不到的名字

-她怎么叫我 我就叫什么名字

——————————————————

孙策:@_川流夜灯

大乔:@伦家三鹿

摄影:土豆

协力:白笙,南壹

大乔妆造:霉菜

孙策自理

【正片预告】#王者荣耀#策乔#猫狗日记



-有只狗像他的主人一样傻

-那只猫就像她的主人那么可爱

-有一个人类研究发现不到的名字

-她怎么叫我 我就叫什么名字

——————————————————

孙策:@_川流夜灯

大乔:@伦家三鹿

摄影:土豆

协力:白笙,南壹

大乔妆造:霉菜

孙策自理

安于现状

女孩子真好(画渣(﹁"﹁))作为非王者玩家,画出来太难了

女孩子真好(画渣(﹁"﹁))作为非王者玩家,画出来太难了

陽炎今日
西施和大乔 好了我决意磕这对了...

西施和大乔

好了我决意磕这对了

我总觉得西施在看大乔屁股

西施和大乔

好了我决意磕这对了

我总觉得西施在看大乔屁股

折璃入梦兮

【信白/云亮】我磕的cp的攻竟然性转了!

『信白云亮女孩总部』

大乔【完了,信白要逆了……】​

王昭君【云亮也要逆了……】

貂蝉【所以……发生了什么?】​

小乔【我想,我可能知道……】​

​大乔【说出来我怕你们不信】

王昭君【乔姐,发吧】

大乔【韩信性转图.jpg】

王昭君【赵云性转图.jpg】

貂蝉【我的子龙哥哥……】

露娜【我真的不信,那不是韩信吧?】

虞姬【我也不信!(´இ皿இ`)】

西施【没想到信哥头发散下来那么漂亮!(ฅ>ω<*ฅ)】

甄姬【赵云长发的样子也挺好看的】

貂蝉【我只想知道子龙哥哥的口红色号……】

王昭君【谁帮赵云挑的?】

大乔【不对,男生宿舍哪来的口红?】...

『信白云亮女孩总部』

大乔【完了,信白要逆了……】​

王昭君【云亮也要逆了……】

貂蝉【所以……发生了什么?】​

小乔【我想,我可能知道……】​

​大乔【说出来我怕你们不信】

王昭君【乔姐,发吧】

大乔【韩信性转图.jpg】

王昭君【赵云性转图.jpg】

貂蝉【我的子龙哥哥……】

露娜【我真的不信,那不是韩信吧?】

虞姬【我也不信!(´இ皿இ`)】

西施【没想到信哥头发散下来那么漂亮!(ฅ>ω<*ฅ)】

甄姬【赵云长发的样子也挺好看的】

貂蝉【我只想知道子龙哥哥的口红色号……】

王昭君【谁帮赵云挑的?】

大乔【不对,男生宿舍哪来的口红?】

露娜【今天才性转的,没时间买】

虞姬【我们好像发现了什么……】

甄姬【男生竟然也……化妆……】

安琪拉【@小乔  你知道什么?】

小乔【小乔性转图.jpg】

小乔【我也……】

虞姬【连婉儿都性转了?!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甄姬【我也不知道……】

貂蝉【亮亮也性转了吗?】

王昭君【没有】

大乔【李白还是男的】

露娜【所以你们才说要逆cp了?】

王昭君【对】

安琪拉【赵云变成女的了,亮亮有机会反攻了】

大乔【磕cp真难(´இ皿இ`)】

西施【那可不一定,你们看!】

西施【性转赵云把诸葛亮压在树上qiang吻.jpg】

虞姬【果然,攻还是攻,性转了也一样。】

貂蝉【刺激……】

露娜【小树林真好……有时间我也去逛逛】

大乔【小树林知道得太多了(´இ皿இ`)】

西施【赵云力气真大,性转了也一样】

王昭君【我发现了什么?!】

王昭君【性转韩信在教室壁咚李白.jpg】

露娜【看来这届受反攻没希望了】

安琪拉【我又有写文的素材了】

小乔【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小乔【我也性转了!】

甄姬【“天美”官方刚才发了信息,说是系统出了bug,短时间内修不好。】

大乔【所以婉儿还要当男的一段时间吗?】

小乔【呜呜呜(´இ皿இ`)我不想去男生宿舍】

貂蝉【没事,婉儿,你继续在女生宿舍住】

王昭君【对,没事的】

大乔【婉儿你身体是男的,可本质上还是女的啊】

虞姬【那……韩信和赵云……】

露娜【云亮信白是一个宿舍的吧?】

甄姬【我想知道韩信和赵云会不会来女生宿舍?】

西施【我也想知道!】

安琪拉【可你们敢出被窝吗?】

小乔【不敢】

貂蝉【我也……】

虞姬【同上】

露娜【+1】

大乔【766240530】

大乔【点开这段神秘数字】

王昭君【乔姐光明正大发广告……】

大乔【有本事你把加群申请收回去!】

西施【我西施就是退群,死信白床底下,也不会加这个群!ma dan,这群真好玩!】

安琪拉【西施,你怎么也学婉儿真香了……】



打个广告,是我新创的王者半语c半水聊群,主cp信白云亮不拆不逆,剩下的随意(´இ皿இ`),因为是新群,现在人不多,只有五十几个(´இ皿இ`)欢迎大家进群浪~

群号:766240530

陽炎今日

赴宴(西施&大乔)

西施x大乔


ooc慎入


腹黑活泼微病娇西施x闷骚高冷实忠犬大乔


青梅竹马设


攻受设定


主西施攻,副大乔攻


腹黑诱攻x闷骚弱气受


闷骚攻x诱受



上一篇

<a href="https://3072900638.lofter.com/post/1f0eee85_1c7281a38" class="f-atbox s-fc2" target="_blank"  >https://3072900638.lofter.com/post/1f0eee85_1c7281a38...

西施x大乔


ooc慎入


腹黑活泼微病娇西施x闷骚高冷实忠犬大乔


青梅竹马设


攻受设定


主西施攻,副大乔攻


腹黑诱攻x闷骚弱气受


闷骚攻x诱受



上一篇

<a href="https://3072900638.lofter.com/post/1f0eee85_1c7281a38" class="f-atbox s-fc2" target="_blank"  >https://3072900638.lofter.com/post/1f0eee85_1c7281a38</a>









大乔酒量不是很大,三杯就醉。


不应酬在家时她尝试过锻炼自己的酒量,却丝毫不见进长。


大乔醉后其实也不糟,不会发酒疯也不说胡话,只是安静坐着,想睡。


但应酬局多是男性,大乔醉后几乎没什么警惕性,于是通常大乔醉后是小乔或一些亲信的侍女将大乔护送回府。






西施和东方曜在乔府虽然也不算是没事干,但也不过是鲁班大师派给他们的采购工作与一些拼装活,无聊得很。


偶尔接到点秘密工作,像是探访或搜集情报,俩人都兴奋不已,即便是简单工作两人也特大准备了一番仿佛是要死国搬严谨。


虽说两人都是“壮丁”,要么法术高强要么武术高强,但乔家从不吩咐工作给他们。


“唉。”西施坐在树干上叼着根草,百无聊赖地翻着市井小说。总是没活干还见不到大乔,只能修炼修炼或是翻翻经书。但日悠漫长,人终归要懒惰的,于是西施就开始过起睡觉,读烂俗小说,吃饭,发呆的烂俗生活。


“臭妹妹,在上面干哈子呢,快特么下来!”西施看见东方曜在烈日下朝她招手。


这么大的太阳西施不想下去,也懒得回骂,只是懒懒地问:“干吗?”


“有活啦!”东方曜加大招手的力度像要把西施扯下去。


“大叔又叫我们去帮他拿货?”


这样的话西施真想翘工,这么热还去做苦工。


“不是大叔,是城主。”


西施突然眼前一亮,从树上蹦下来。


“真假!?”


“走就是了。”东方曜不耐烦地转身朝正殿走去。






两人进到殿内,见大乔坐在堂上。


“参加城主。”


待两人行过礼后,大乔才开口:“鲁班大师派你们二人前来助我一臂之力,说你们二人任我差遣,现在我要给你们分配任务,你们可接受?”


“一切听城主安排。”


西施半跪在地上,偶然微拾目光,一抬起便与大乔对上。


西施又从容地将视线移至地板,嘴角不由泛起一丝微笑。


但近来大乔冷淡的态度仍使她心有芥蒂。虽然茶房一事让她确认大乔对她是仍存感情的,但她不确定她是否一心属于她。西施对此有些迟疑,倘若大乔已归属他人,这并不妨碍她对西施有感觉。想到这些,都让西施咬牙切齿,迫不及待想去确认,对大乔的占有欲远胜过呵护之心。但她不想单纯地占有大乔,她想要大乔由身到心只从属她一人,她渴望大乔的全部。








大乔并不想与西施呆在一块,若仅是短暂的会面或是普通交谈,她大可把自己的感情隐藏的好好的,但却不知西施从哪学来的媚招,和她那如今桀骜的个性,总是出其不意地去逗弄大乔,让大乔有些措手不及。大乔甚至收到平民的投诉,说西施醉后在大街上斗殴。虽然事后西施解释到是他人调戏她在先,但这和当年柔弱的施夷光相差太多,让大乔对她有些捉摸不透。


大胆且狡猾。胆怯且柔弱。大乔细细对比着西施的今昔,苦恼着却突然笑了起来。


其实也挺好的,至少让大乔知道她现在是可以照顾好自己的施夷光了。


即使不想和西施呆在一起,但这次任务还是不得不如此,因为这次的应酬对象是又好色又狡猾的曹孟德。大乔已查明上次在城郊袭击她的人马便是曹操派来的,这使她不得不提防,而西施和东方曜比大乔麾下的兵卒强劲得多,安保一职由他们来担任最合适不过。






应酬那日,大乔携着数十个精骑在驿站安顿下,明日参与宴会,只能携西施、小乔、东方曜进场。


其实大乔一点都不希望小乔跟来,她怕突发事变,小乔会受伤,她作为姐姐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妹妹,可对方执意要跟来,大乔才不得不召上东方曜来保护小乔。同时她也不希望西施来,她也怕西施受伤。几经犹豫,考虑到郡城的状况与宴会的状况,大乔觉得还是将她们二人放在自己身边最安全。






小乔才十三岁,却是个机灵小鬼,并且和大乔不一样,她法术高强。


西施和大乔比小乔大了六岁,所以小乔对西施的印象很稀薄,最后无人提起她索性忘记。


小乔坐在软椅上看言情小说,看完后往旁边一瞥,只见东方曜正半蹲着倚在门栏上读诗,而西施正坐在门栏上读一本看起来很难懂的理工书。


“大师的弟子都这么强吗.....”小乔小声嘀咕了句。


这真的是三天前在大街上醉酒打架的两人吗……?明明那么没素质。


果不其然。


西施稍微换了个姿势不小心踢到东方曜一脚,东方曜就开始大喊大叫。


“我操,臭妹妹你踢我干吗?”


“傻曜,你有病吧?我就蹭你一下怎么了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


接着两人对骂言语粗俗不堪震惊了世家出身的小乔。


等二人吵完后,小乔平复了震惊的心情,有些无聊想上去搭话。


“你在看什么书?”小乔对西施说。


“嗯?”西施抬起头看见小乔便答道:“回禀小乔大人,这是鲁班大师的新作,现代科技的最前沿,讲的是魔道之力与机械的融合以及武术内力产生的基本原理。”


“哦....嗯....”小乔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有些尴尬,为显亲昵,小乔继续说道:“私下不必叫我大人,叫我小乔就好了。”


“收到。”西施只是简单回应。于是小乔又尴尬了。


而西施反应冷淡的根源要追溯到小乔的身份,大乔的妹妹。从过去到现在她都深深嫉妒着。


于是小乔转向东方曜,看见曜在读诗,便问他:“你看起来挺....”说着小乔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同位置曜的额头上有一个疤痕,“没想到这么儒雅啊。”


“哼哼。”曜听完后正想大吹特吹自己一番,西施却直接帮曜把话接上了。


“别吧他也就看看他偶像的诗,别的他啥都不知道。”


曜正想骂骂西施,小乔就接上了话。


“哈哈,你俩关系真好,你俩是一对吧?”


西施:(喷了)


曜:“我操。肯定不啊。”


西施:“不,我和他不可能,他心里只有他偶像,他做梦都想着他偶像,他只想和他偶像在一起。”


曜:“就是,我和这女的完全没可能,我只想和我偶像在一起。”


曜说完这句话后开始意识到什么。


西施便突然笑了起来:“我上次问你你是不是暗恋你偶像想和人家谈恋爱你还说不是。”


在西施的讪笑下,曜的脸开始变红,将近爆炸。


“大人,我去如厕一下。”西施从门栏上翻下去逃之夭夭。


“操,别以为你特么是女的老子就不打你了。”曜他炸了。


看着两人飞窜的身影,小乔有些羡慕这些俗人的生活。




最后西施给东方曜买了很多李白的玩偶才摆平这件事。等东方曜不生气走开时,方才打闹的嬉笑平息后内心难免有些落寞,这使她想起这些年在星之队中欢乐的点点滴滴。


星之队的大家,最闪耀的队长,他的背影此刻就在面前。


她的心里整个只有大乔,她时刻思考着如何才能与大乔重修于好。


她和大乔五年的羁绊。


没想到这四年她也获得了其它的羁绊。


她想着大师柔和的脸胡渣参差却又儒雅,孙膑正笑着而蒙犽又在生气,曜在一旁难得地安静着研究星象。


她看着曜的背影,突然觉得把曜拖进来很抱歉。以及她不理解,鲁班大师对乔家有何所图,她暗地里怀疑着自己的老师。


她感到很抱歉,她想权衡,却时常迷茫。


她只想快点将大乔拉入自己怀抱中,而她会保护大乔以及她想保护的。


她有时担心大师会伤害到大乔,但又急忙遏制自己的想法。是大师救了她,如果没有大师她就不会到稷下,就不会有西施。


当她迷茫又感到悲哀时,除了更努力变强外别无选择。


现在首要的事情,确认大乔是否爱她,以及确认鲁班大师的意图。西施在黑暗中眨动眼睛,静静地思索着。


如果鲁班大师要伤害大乔,她就保护大乔,如果大乔不爱她,她就用尽一切手段让大乔爱她。


她没有信任大乔,也没有相信鲁班大师。


这样可怕的想法那个夜晚一直在她脑海中挥散不去。


望着天上星辰,听蝉叫了一夜。


“我几时这么多疑了呢。”


施夷光本来就是怯懦的人。




那个晚上西施睡得很不安稳。直到朦朦胧过去的景象飘入梦境。




施夷光随母亲住在乔家后山,母亲很忙,总是一大早就到乔府干活去了。


某日清晨她发烧了,施母没有发现,只是匆忙地赶去上班。


她昏昏沉沉地想要爬起来,脑袋却沉重得把她整个人摁在床榻上。


梦里迷迷糊糊的无止尽海洋,她乘一叶孤舟漂流,天空黑暗,海水漆黑,不见尽头。海水一下被点燃成了火海,她只觉得滚烫;火海又一下熄灭成了死寂的黑海,她只觉得寒冷。


她漂流着不见彼岸,只觉得自己在下沉。


飘着飘着,看见一个碧蓝色的光心,朦胧胧地泛着一圈又一圈光纹。


她朝那光芒飘去,近了才看清那是一盏灯笼,以及一双白皙的手,紧握它为她照亮来路。正当她试图看清那人面庞时,梦境全然飘散。她睁开眼睛,只见乔莹碧蓝色的眼眸。


她让她靠岸。




“乔乔...”施夷光一脸茫然,两腮滚烫的红仍未消退,嘴唇些许血色才逐渐复苏。


这时乔莹微颦的眉才舒展开。


“你终于醒啦。”乔莹露出浅浅的笑,柔和得揉走了梦里残留的阴霾。


“嗯....”施夷光目光紧随着乔莹,乔莹从破烂的木桌上端了杯水过来。


“喝杯水吧。”乔莹一只手扶着施夷光,一手端着水杯。


“嗯....”施夷光目光澄澈,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乔莹。乔莹也静静地注视着施夷光,往日里的温柔混入些许疲倦,眼里却一片柔和,胜过往常所有温柔。


乔莹在施夷光睡着时跑去拿了些药,熬好后给施夷光盛好。


施夷光喝得很慢很慢,因为她担心她喝完后乔莹就要走了,而乔莹只是耐心地待在她身旁看她喝药。


眼看药的苦褐全流入肚里,乔莹起身。


“你要走了吗?”施夷光怯怯地问,比以往更大胆地请求道:“留在我身边好不好?”语气软糯音量递减,最后一个字几近消失。


乔莹笑了起来,露出月儿般的牙,轻揉施夷光的刘海。


“我只是去倒杯水,怕你觉得太苦了。”她何尝看不透施夷光这点小心思。


“即使你不挽留我也会留下。”


乔莹背对着施夷光将水从壶中倒入杯里,小声地说道。






早上醒来时,西施感觉脸湿漉漉的。她自己也分不清是汗还是泪。匆匆洗漱完后她急急忙忙地跑到大乔住的楼宇下等大乔出门。


那时才早上五点多,西施蹲在路边摆弄树枝,时不时眺望灰蓝的天。靛蓝已全被驱赶走,第一缕日光穿过云层,一圈的云边染上灿烂。这时大乔才走了出来,同天边霞光。


已经早上六点,西施跑上前叫住大乔。


“城主,我们去吃早餐吧。”西施笑嘻嘻地说道。


大乔一脸漠然,想着不过是一同去酒楼吃饭,这是昨日已安排好的人员就餐位置,也没什么。正准备答应。


“好不好?”大乔瞥见西施那汇蓄光辉,目光澄澈的琥珀色眼眸,嘴角微沉,脸上写满期待。


“嗯。”耳朵不由得偷偷红了。


还好听见答复后西施便蹦跳着绕了一圈没有在意。


但没想到西施拉起大乔就跑到市井,虽然才早上六点,不少食铺已开门。


大乔心想侍从定然要去找她了,她又不舍得回去酒楼。乘西施左顾右盼时,大乔偷偷传讯给侍从。


“哇,这里竟然有卖桂花糕。”西施走到一路摊前。


西施知道大乔以前最爱吃桂花糕,磨的越细她越喜欢,而施母极擅长做桂花糕。每次施母做好桂花糕后,西施只吃一小块试试味道,剩下的全给大乔。


于是看到桂花糕,西施一口气买了三袋。本来昨天给东方曜买玩偶就已经去了不少银钱,今天就直接把钱花完了。


但此时西施心情很愉快,好像没什么能烦恼到她。


西施又拉着大乔到一处高楼上,在栏杆前边吃糕点,边欣赏市景。


“怎么样,是不是没有我娘亲做得好吃?”西施欣喜地问道,她看起来心情异常地好。


“嗯.....”大乔只是讷讷地点头。


西施背对着栏杆,手肘朝后搭着栏杆。西施似乎无心欣赏晨景,只是仰着脸,面朝天空却轻闭双眼。


大乔见曦光落在西施脸上,鼻梁柔婉的弧度折着光,面无表情乖巧像睡着。


大乔倚在栏杆上注视着西施,西施忽然侧过脸庞看见大乔闪烁的神情。大乔微微笑着,温柔混入些许疲倦,眼里却一片柔和,宠溺渗透瞳膜溢向西施。


西施恍惚觉得站在她面前的还是小时候的大乔。


情不自禁闭上眼睛俯过身去吻她。


“唔..”吻到一片平坦,不似嘴唇那般柔软。


在西施要靠上时大乔用手封锁了西施的唇。


大乔神情淡然地看着西施,胸有成竹。


西施忽然眉眼弯起,遮住半边脸眉和眼齐笑着。眯成缝的双眼,睫毛湿润。


这时大乔有些不安。西施并没有因为大乔抗拒而后退,她顺势握住大乔手腕舔舐她掌心。大乔感受到一个濡湿的柔软物在掌心游走,西施闭着眼,神情很认真与动情。


大乔脸颊染上红晕,想将手收回却被对方紧握住。感受到大乔的手在动弹,西施缓缓睁开眼睛,这时嘴唇才离开掌心。


“这次就先放过你的吧。”


随后在大乔手背上亲了一下才放开。


西施想着晚上大乔还要专心应酬,告白的事就拖到明天吧。


大乔一声不吭地看着西施,把疑惑与意乱都藏起,只是带着愠色与冷漠看着西施。


西施毫不在意地转过身,又是大步流星又是双脚并拢地蹦蹦跳跳着跑开了。


大乔一时失声,觉得自己对西施太没威严了。但内心丝毫也没有想着如何责罚西施,而是去回忆她神情与言行。等大乔意识到时有些懊悔。


“她这般无礼我还在想这些,真是纵容啊。”大乔手搭在额头上自嘲道。






“傻曜,鲁班大师是不是一个超好的人?”


“啊?你不是天天叫人家大叔吗,今天病了吗?”


“嘿嘿,是吧是吧。”


“.....大师当然好啦,他可是稷下的教授,是我们的老师,不好我们跟着他干嘛?”


“哈,那你偶像好还是大师好?”


“这.....”东方曜一时语塞认真思考了一会选择转开话题:“大师有特密密函,今天晚上保护任务结束后要去取。”


“哼哼。”对曜转移话题的行为西施感到不齿。听到鲁班大师要传特密密函后她有预感她心中疑惑的事情将要浮出水面,她心中的信任便又多了一份。


烂俗小说被她丢到一旁她要好好修炼。


她是星之队的一员,亦然是深爱着乔莹的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