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仓忠义

28.8万浏览    8108参与
-🍊RE令III🍊-
丸山隆平你也有今天(呸)

丸山隆平你也有今天(呸)

丸山隆平你也有今天(呸)

hlinxx09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大仓忠义表纸杂,三本一起带走包邮,都是无暇近全新,一般走咸鱼。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大仓忠义表纸杂,三本一起带走包邮,都是无暇近全新,一般走咸鱼。

hlinxx09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图1-4各种关8表纸杂,都是无暇近全新。邮费非偏远只收10r,多本包续重。

占tag抱歉,出完立刻删。


出图1-4各种关8表纸杂,都是无暇近全新。邮费非偏远只收10r,多本包续重。

∞無限大

神操作

26W,还好烤鸟少爷自己买了8张,不然又卡九了。Ohkura棒棒哒。

26W,还好烤鸟少爷自己买了8张,不然又卡九了。Ohkura棒棒哒。

阿三三三三
大仓忠义喉结妄想

大仓忠义喉结妄想

大仓忠义喉结妄想

人間敗犬

之前画的圣诞贺图和新年贺图
会作为CP25的无料 放在鼠老师摊子上派

这以后不搞∞了 可以取fo

之前画的圣诞贺图和新年贺图
会作为CP25的无料 放在鼠老师摊子上派

这以后不搞∞了 可以取fo

Xxxx肖恩

【仓安】乡村爱情4

终于!!!终于!!!!乡村爱情迎来了小结局。

我写的自己天天说话都带东北味了。。。。。

之后的小番外在评论点就可以了❤

我会挑着写几个~

来瞅瞅我们李大仓抱得美人归后又整出啥事了?



李大仓和王安田搞对象以后,赵丸山的日子过得相当不咋地。

“白哥,你瞅瞅我得,这一天天的,我这身膘非得被大仓给整没了。”

“咋的呀?他拿刀剌你又了?”

“他天天跟我俩王安田王安田的,除了钻被窝就是钻苞米地,这谁顶得住啊,我这都给他整肾虚了。”

“行了,你也别跟我俩这逼逼叨叨了,没事就回家整饭去。”

白横山哄走了诉苦的赵丸山,又开始数自己的私房钱,希望能多数出二百块钱。

 

钱...

终于!!!终于!!!!乡村爱情迎来了小结局。

我写的自己天天说话都带东北味了。。。。。

之后的小番外在评论点就可以了❤

我会挑着写几个~

来瞅瞅我们李大仓抱得美人归后又整出啥事了?



李大仓和王安田搞对象以后,赵丸山的日子过得相当不咋地。

“白哥,你瞅瞅我得,这一天天的,我这身膘非得被大仓给整没了。”

“咋的呀?他拿刀剌你又了?”

“他天天跟我俩王安田王安田的,除了钻被窝就是钻苞米地,这谁顶得住啊,我这都给他整肾虚了。”

“行了,你也别跟我俩这逼逼叨叨了,没事就回家整饭去。”

白横山哄走了诉苦的赵丸山,又开始数自己的私房钱,希望能多数出二百块钱。

 

钱信五跟白横山终于走到了定亲这一步,但是钱信五这种相信爱情的人不能让他这么容易得手。

“老横呐。”

“我在呢,咋的了。”白横山狗腿子地蹲在炕边,他就喜欢瞅钱信五啪啦啪啦数钱的样,比电影里的皇后都水灵。

“俺俩要结婚我咋有点不放心小安啊。”钱信五妹念过啥书,但是脑瓜子转的贼快。

“咋不放心呐,这不有大仓么?”白横山说这话的时候自己心里也有点闹嘀咕,傻弟弟能当家么。

“那大仓也不挣钱啊!不能总让我们小安养活他一大老爷们啊!”钱信五嘴上生气,手上却拉上了白横山的手指头,自己红脸白脸都唱了,“你不得给大仓留点钱么?”

“留!都给他!”被钱信五扣扣手心横山就脸红脖子粗得,说话都带着热气。

钱信五啪拍到他后脑勺上,“那我呢!不给我留?”

“给你,我的那不都是你的嘛,咱俩害整啥你我。”白横山听不下去钱信五后面逼逼叨叨的话了,把他整个人都压上了炕,“你要我命我都给你。”

 

 

钱信五对横山最满意的一点就是他体格好,不容易得病,而王安田对李大仓最不满意的一点就是体格太好,一天能吃200斤猪又。

“仓啊,你慢吃呗,别舌头都给烫吐露皮了。”王安田皱着眉头看李大仓咽下第4碗饭。

虽然横山结婚前给两个人留了不少钱,但是也禁不住这么造。

“你咋不吃了呢?你不吃我吃了啊。”大仓把安田还剩半碗的米饭都扒拉到自己碗里。

“我先去店里瞅瞅去,你在家别瞎鼓捣啊,小心一会我叔回来削你。”

虽然说王安田这么说,但是他俩人都知道现在钱信五基本不回家了,就算回家也待不了两分钟就被白横山接回去。

 

安田现在有点自己葛儿的小情绪了,李大仓追自己那会,天天搁窗台儿底下蹲着,瞅不冷子吓自己一激灵。现在追到手了,甜言蜜语也不整了,一屋住俩月,愣是连个后脊梁都妹瞅见过。

“他指定是不稀罕我了!”王安田生气地又去熟食铺剌了两斤猪头肉,“吃死这王八犊子得了!”

 

而另一边李大仓一听见王安田关门的声,立马给赵丸山打了电话,“赵丸山!你麻溜把东西拿过来,安田走了。”

“你跟谁这俩俩呢?现在是你求我呢,你滋道不?”

“你可别整这没用的了,今天我要办不成事明天就把你后臀尖剌了!”

大仓挂了电话,一想到赵丸山一会要带过来的东西,激动地又泡着汤吃了一碗饭。

 

应李大仓的要求,赵丸山把东西包好顺着门缝塞进去,喊两声以牙还牙,然后就跑。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他妈让我学的啥玩意啊!”丸山一边跑一边骂。

 

大仓猫着腰捡起门边的小布包,里面放着他的决胜法宝,据说是赵丸山他哥从城里弄来的搞对象成事必备法宝,一本小薄画册子。

李大仓墨迹个把月也没跟王安田钻成被窝是有他自搁儿的理由的,他不知道咋钻。别看他追王安田那会登堂入室整挺顺溜,其实他连那玩意该往哪块捅咕都不知道,天天躺一炕上,他连安田肩膀头子都不敢摸一下,就怕万一滚起来暴露自己啥也不会的事实。

 

“哎妈呀!这咋能往那里面捅咕呢?小安不得疼死么?”

“这赵丸山是不驴老子呢?那么小个眼咋能插进去呢?”

“这姿势好像是我哥跟五哥使得?瞅着有点眼熟啊。”

李大仓经过一下午的理论学习,自认为已经掌握了钻被窝的所有知识,就等着天儿擦黑王安田回来试试。

 

所以当王安田一进屋就瞅见李大仓跟饿狼似的瞅着自己,眼睛都冒绿光。

安田叹一口气,“你嗦嗦你,饿成这样咋不滋道自葛儿先吃呢?等着我给你炒俩菜去。”王安田摸着裤兜里一小包粉,手心紧张出了汗。这是他特意跟钱信五要的成事宝贝,当年他跟白横山图刺激妹少使这玩意。

“安呐,就这小药粉,往饭里一撒,瞅你横叔害羞那损色了么,那脸皮薄的都扛起你就往苞米地里跑。”

“你俩还钻苞米地呢?”王安田有点担心李大仓是不是也跟他哥这么爱整花活了。

“你、你憋瞎说啊!我俩没钻过苞米地!村口小池塘也妹去过!”

“……”

 

王安田这边准备给李大仓整点助兴的药,李大仓瞄着安田的屁股琢磨一会用哪个姿势,心怀鬼胎的俩人脑子里全是那事。

大仓看着王安田在灶台前扭来扭去实在忍不住了,拽着他胳膊把他压在墙上亲,没亲两下安田就跟他梦里那样缠上来,两只小手在他后背上乱摸。这也不能怪王安田浪,他怕疼,想着先吃点药一会容易进去,结果药劲一上来他脚着全身跟着了火似得,尤其那一块比石头还硬,后面还又湿又刺挠。

“叔……唔……”王安田脑子烧成一团浆糊,也叫不出李大仓的名字,跟小奶猫似的喊叔叔,几声喊得大仓也着了火一样。

 

后来李大仓也想不起来他在小本上看的那些姿势,就只想着真湿真软啊,还想再往里点。王安田也想不起来他的小药包了,就想着今天大仓这两斤猪又真没白吃。

 

第二天锄地的时候,李大仓终于不跟赵丸山唧唧歪歪自己昨天憋的多难受了,改成了男人的吹牛逼时间。

“我们小安那可老鼻子满意了,今早上还抱着我不让我走呢,亲了老半天,瞅瞅我这嘴都嘬肿了。”

 

同一时间的白横山家,王安田跟钱信五一边团毛线一边数落李大仓,“叔,你都不知道。我家大仓大清早可粘了,非抱着我不上工,还要亲我啥的,最后被我咬了一口才老老实实上地里干活去。”

“害,我咋不知道呢,他们家男人就这样事的。你瞅我对象白天人模狗样跟办公室坐着,早上让他上班去比让唐僧搁圈里待着还费劲,不压着你整一次就不能起床。”

“这老爷们咋都这样啊!”

 

 

“哎?小安你给我瞅瞅这块咋织不出花呢?”

“叔你这针得反着织,你瞅我这个。”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赵丸山你下巴咋还突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瞅我能不能去学二人转去?”

……

“我给茂叔儿子准备的满月礼又搁哪去了?”

-🍊RE令III🍊-
💚🧡 ​​​搞是搞完了,草...

💚🧡 ​​​
搞是搞完了,草还是很草👍

💚🧡 ​​​
搞是搞完了,草还是很草👍

Xxxx肖恩

【全员/微仓安】面包丁其实也不太爱吃西餐

超超超短小段子,全员面包丁设定


“我再也不想吃西餐了!”大仓忠义一脚踹翻了桌子上的意面。

“啊啊啊,意面明明这么好吃你怎么都给踹了!”村上信五赶紧蹲下收拾起来地面的一片狼藉。

“再好吃也不能吃一个月吧。”横山裕也装不出来平时上电视说“好吃”的那个表情,厌恶地推开了面前的盘子,“maru也别吃了。”他伸手拦住还在努力塞面条的丸山隆平。

“不吃的话staff会伤心吧。”安田章大虽然嘴上真的说,但是根本没动过叉子一下。

“到底是谁告诉他们,面包丁就一定要爱吃西餐啊。”大仓把脸埋进安田的肩膀,阻隔了空气中浓郁的肉酱味。

“staff也是好意,毕竟他们也想不到西餐里面包丁爱吃和食吧。...

超超超短小段子,全员面包丁设定


“我再也不想吃西餐了!”大仓忠义一脚踹翻了桌子上的意面。

“啊啊啊,意面明明这么好吃你怎么都给踹了!”村上信五赶紧蹲下收拾起来地面的一片狼藉。

“再好吃也不能吃一个月吧。”横山裕也装不出来平时上电视说“好吃”的那个表情,厌恶地推开了面前的盘子,“maru也别吃了。”他伸手拦住还在努力塞面条的丸山隆平。

“不吃的话staff会伤心吧。”安田章大虽然嘴上真的说,但是根本没动过叉子一下。

“到底是谁告诉他们,面包丁就一定要爱吃西餐啊。”大仓把脸埋进安田的肩膀,阻隔了空气中浓郁的肉酱味。

“staff也是好意,毕竟他们也想不到西餐里面包丁爱吃和食吧。”村上吃完了最后一根面条,优雅地擦擦嘴。

虽然看上去关8是个普通的超火偶像团体,其实是面包丁人间分部的主要成员。不是每粒面包丁都拥有灵魂,所以生产出的面包丁大多数都变成了食物,而他们五个是幸运的那部分面包丁,平时作为偶像团体活动,休假的时候回到面包丁国度泡个舒服的牛奶浴。

关8全员的身份,业内大多有所耳闻,所以这一次遇到的工作人员推测着面包丁们的喜好,连续准备了一周的西餐,这才导致了全员的发怒。

大仓抱着安田,小声地商量着今天要不要泡个牛奶浴。

“草莓味的浴盐买了么?”安田喜欢泡草莓牛奶,身上也总有香甜的草莓味。可能是天天和安田亲近在一起,补充了太多糖分,大仓讨厌极了甜食。

“今天不和哥哥泡牛奶么呜呜呜……”丸山跑过来想抱抱安田,却大仓被一脚踢开,“Yasusu只和我泡草莓牛奶的!”

丸山和大仓是一对双胞胎面包丁,从机器出生的时候就连在一起。但是兄弟间总是相爱相杀,小时候争一个牛奶杯,长大争一个安田,但是丸山总是输给狡猾的弟弟。

弟弟们在一旁吵吵闹闹,哥哥们却安安静静地喝着饭后牛奶。

“横山先生你不能再这样只喝原味牛奶了。”村上把自己手里的珍珠奶茶换给他。横山裕作为面包丁赶上了牛奶味面包丁流行的年代,加了太多奶粉的他不但白嫩的过分还总有股奶香味。

横山嘬了一口村上咬过的吸管,觉得自己像是要烧开了,“巧克力味,我也喜欢的。”村上就是巧克力味面包丁,虽然肤色偏深,却像丝绸一样光滑,横山总是忍不住想亲亲他。

比起横山害羞了十多年都不敢亲亲脸颊,大仓和安田早就滚一团,相互以口喂着牛奶,丸山气的直跺脚,只好跑到哥哥这边撒娇,结果却被村上一个pia头打开。

“想要就去抢呀,跟我撒娇算什么本事?”可是看到橙子味面包丁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村上又心软了,“晚上去吃烤肉好不好?超高级那种?”

“烤肉,那我也要去!”

“我也要!”

“我、我也去!”

“pia!pia!pia!pia!”

屋里又响起一片哀嚎。

你看,其实面包丁也不太爱吃西餐的,下次不如准备拉面吧。

拔兔🐦

【仓安】海屿烟硝2

写在前面。

本章有车,脏话play有。强制有。ooc有。前文戳仓安的合集。

肖老师更了黑粉,我就也得更小海盗,毕竟我其实还是有良心的。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撕逼,靴靴。


————分割线————

安田到底也不知道,事情从哪里开始变得奇怪。

他心里虽然并不想和丸山结成伴侣,但是现在看来,其实那样也许也不坏。至少比面前这个臭名昭著的海盗强了不知多少。

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强烈的朗姆酒的味道,安田摇了摇脑袋试图从烈酒的后劲里清醒过来,刚才那个男人捏着他的下巴硬生生灌下了一大杯巴塞洛,然后靠在一旁饶有兴致的观看着安田被纯度高达60%的浓度酒精痛苦折磨的样子。

将将成年的孩子还不被允许饮酒,...

写在前面。

本章有车,脏话play有。强制有。ooc有。前文戳仓安的合集。

肖老师更了黑粉,我就也得更小海盗,毕竟我其实还是有良心的。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撕逼,靴靴。


————分割线————

安田到底也不知道,事情从哪里开始变得奇怪。

他心里虽然并不想和丸山结成伴侣,但是现在看来,其实那样也许也不坏。至少比面前这个臭名昭著的海盗强了不知多少。

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强烈的朗姆酒的味道,安田摇了摇脑袋试图从烈酒的后劲里清醒过来,刚才那个男人捏着他的下巴硬生生灌下了一大杯巴塞洛,然后靠在一旁饶有兴致的观看着安田被纯度高达60%的浓度酒精痛苦折磨的样子。

将将成年的孩子还不被允许饮酒,就连美味的葡萄酒或是香槟也不能轻易的喝上一杯。从没有接触过酒精的安田底子干净,第一次接触到烈酒的他只觉得四肢已经不再属于自己,脑袋昏昏沉沉的抬不起来如同绑着千斤巨石一般。

大仓身长腿长地靠在床边的矮桌旁,从桌子上的一堆空酒瓶里摸出一瓶没有开封的酒,拔开软木塞,擦了擦瓶口的灰尘,把在他床上扭曲挣扎的安田作为下酒菜,一边欣赏一边眯着眼睛享受着恶魔的液体。

大仓厌恶任何一个贵族,尽管他们拥有着华丽的服装和优雅的举止。但这些在大仓看起来无一不是道貌岸然的表现,都是他们用来隐藏肮脏内心的表象而已。

尽管他会选择性的忘记,他曾经也是穿着华丽服装用优雅的举止伪装的贵族之一。

没有人生来就要变成海盗,大仓也不是。

十多年前那个莫须有的罪名至今都被他背在身上,让他的家族带着可耻的痕迹苟延残喘。而他,也只能终日与他最不喜欢的大海为伍,远离陆地,远离一切。

大仓不会忘记这一切,也不会忘记当年那些人里面,有一个落井下石的家族姓安田。

尽管那个有着虎牙的男人浑身淤青,被从头到脚的淋下一整桶冰凉咸腥的海水,身上的伤口疼痛到让他的额头冒出豆大得汗水,这样狼狈的姿态,他也没有说出任何一句关于安田的信息。

“yasu和他们不一样,你不能这么对待他!”

不,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大仓这么想。安田只不过是有着美丽外表的幼苗而已,他生长的土壤就是带着罪恶与欺骗的,他从土壤里汲取的养分同样也是带着谎言的。

我并非正义的使者,但是这个世界的确欠了我一个正义。

村上还在挣扎着,甚至放低了姿态乞求这个面无表情的海盗先生放过无辜的安田,但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海盗的字典里没有归还两个字,而他们今天会落在大仓手里也并不是偶然。

早在之前,沿海而生的小酒馆里,大仓对面坐着一个有着狸猫脸的男人,笑盈盈地晃动着手里的酒杯,一脸幸福的告诉大仓,他最爱的那个人再过不久就要变成他的伴侣,会随着他的姓氏与他缠绵一生。丸山发誓会让他所爱之人永远平安喜乐,只不过说话的样子在大仓看来不过愚蠢至极。

不会的,maru。他不会平安喜乐的,至少,他已经不会属于你了。

酒精会麻痹人的神经,就算是一个聪明绝顶的男人也会因为这样而暴露很多东西。大仓只用了几瓶酒就套出了安田家送亲船只的信息和路线,而那个喝到满脸通红只会傻笑的男人,还在做着世界上最愚蠢的美梦。

回忆就此变得现实起来,大仓已经灌下了一整瓶朗姆酒。喉咙依旧干渴,酒精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舔了舔嘴角,想着如何折磨眼前的少年才能让他早就不在跳动的心脏得到一丝安慰。

想要看他那双眼睛噙着眼泪哭着尖叫的样子,想要看他的嘴唇颤抖着开口求饶的样子。想要看他那张过分好看的脸绝望挣扎的样子。那一定会很美。

大仓的幻想让他兴奋起来,信息素也开始变得无法抑制。朗姆酒的味道开始更加浓郁,直到充斥了整个房间,让安田无处遁形,想一条搁浅在海滩的鱼一样,呼吸困难。刺鼻的的朗姆酒中突然开始混合了白桃的香气,两股信息素开始纠缠,排斥,最后竟然混合在了一起。

过于强大的alpha信息素的气味和浓烈的酒精,让安田的发情期提前到来。分化不久的omega根本不懂得如何控制自己,体内灼人的燥热已经不再是酒精带给他的,后面分泌出的液体濡湿了他身下的床单,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嚷着渴求着alpha。

手里的酒瓶是如何滚落在地的,身上的衣服又是何时脱了下来的。这些,大仓都已经想不起来了。

等到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标记了安田。

身体里原始的欲望比他自己想象的更加诚实,虽然这部分并没有算在他的计划之内,但也不会打乱他的计划。反正安田只是他用来复仇的工具而已,而这次标记,也不过是让他把对安田的身体折磨变成精神的折磨而已。安田之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个没有温度的筹码,他并不在意。

推开船舱的门,大仓卷了一只烟燃起,抬头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挑着嘴角笑了出来。平静的海浪摇晃着船,大仓想,再过不久,他终于可以离开这片让人厌恶的海洋回到陆地,回到他应该回到的地方了。


*

https://m.weibo.cn/6169417258/4444364010583990

Xxxx肖恩

【仓安】所以说黑粉真的最讨厌了 下

和安田章大的染发剂一样准时,大卡车来到了各位面前

请保持秩序,不要鸡叫,不要脱裤子

谢谢配合,祝小年糕未来一帆风顺,小宅男身体健康。


安田靠在软软的沙发上听着卧室传来的叮叮当当,垂下眼笑出了声。他不讨厌天真的有点傻的小宅男,也不讨厌这个到处乱糟糟的家。
掏出手机给马内甲打了电话,合约到月底就到期了,这次可能不会再续约了吧。

他想过很多次解约,但是真的放弃做主播,恐怕也很难养活自己。
安田一直想做个歌手,无论是与生俱来的音感还是那副好嗓子,都证明他适合这个职业。也曾经写过几首不错的歌,但总是距离出道差着些距离。

“你对生活没有热爱。”制作人不客气地评价他,“有向往却没有体验,你的情感很空虚...

和安田章大的染发剂一样准时,大卡车来到了各位面前

请保持秩序,不要鸡叫,不要脱裤子

谢谢配合,祝小年糕未来一帆风顺,小宅男身体健康。


安田靠在软软的沙发上听着卧室传来的叮叮当当,垂下眼笑出了声。他不讨厌天真的有点傻的小宅男,也不讨厌这个到处乱糟糟的家。
掏出手机给马内甲打了电话,合约到月底就到期了,这次可能不会再续约了吧。

他想过很多次解约,但是真的放弃做主播,恐怕也很难养活自己。
安田一直想做个歌手,无论是与生俱来的音感还是那副好嗓子,都证明他适合这个职业。也曾经写过几首不错的歌,但总是距离出道差着些距离。

“你对生活没有热爱。”制作人不客气地评价他,“有向往却没有体验,你的情感很空虚,你该试着去爱上点什么。”
他尝试做过很多事,新的乐器、绘画、潜水,他总是做的很好,也体会到很多快乐。可是当他回到公寓,空虚感又再次涌来,冲淡了满足, 又回到一潭死水的情绪里


Xxxx肖恩
Lawful lawful l...

Lawful lawful lawful 说三遍


您有三次机会可以拒绝这篇文 

1现在关闭


2点开链接后关闭


3看到400字关闭


如果您三次还没走,那我不接受辱骂

喜欢不喜欢都可以留言,但是骂我就没必要



我有什么办法,我莫得办法 


老规矩ao3



下面的围脖瓶轮可以试一下,能看就看,毕竟小安真的可爱

Lawful lawful lawful 说三遍

 


您有三次机会可以拒绝这篇文 

1现在关闭

 

2点开链接后关闭

 

3看到400字关闭

 

如果您三次还没走,那我不接受辱骂

喜欢不喜欢都可以留言,但是骂我就没必要

 


 


我有什么办法,我莫得办法 

 

老规矩ao3

 
 
 

下面的围脖瓶轮可以试一下,能看就看,毕竟小安真的可爱

拔兔🐦

【仓安】About us

写在前面。

兄弟设定,大概是骨科?

有甜有虐也有车。

HE?BE?决定权在你们。

(小海盗最近更新。)


——————分割线——————

*

"Maybe I'm afraid I'm not as tender guy as you think,looking your eyes and I say "love you" with fake smile,I don't know what to do,please tell me what should I do,just feel so sad inside, but I kiss you.ごめ...

写在前面。

兄弟设定,大概是骨科?

有甜有虐也有车。

HE?BE?决定权在你们。

(小海盗最近更新。)


——————分割线——————

*

"Maybe I'm afraid I'm not as tender guy as you think,looking your eyes and I say "love you" with fake smile,I don't know what to do,please tell me what should I do,just feel so sad inside, but I kiss you.ごめん、ヤス。"

(我只害怕自己并不想你想的那么温柔,看着你的眼睛,带着虚假的笑容说着我爱你,我不知道还要怎么做,请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因为吻了你,所以我变得更加悲伤。)

"My hands can't take back that the time I passed with you,Some doubts broke me down, broke me down,If you are still love me,I wanted to say it's not your fault,But it's too late for us.大丈夫、たっちょん。"

(我无法忘记和你一起度过的时光,虽然猜忌也曾将我击垮,如果你还在继续爱着我,我想说,那些都不是你的错。可是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太晚了。)

 

*

“这是你的哥哥。虽然你们不同姓,但是身体里流淌着一半相同的血液。他会是今后安田家的继承人,而你,如果想让你和你的母亲名字写进族谱,就要好好辅佐他。”

大仓站在雕刻着繁复花纹的木门前,再次想起族长在车上和他说的话。

虽然除了这些,组长或许还说了些别的,比如一些他并不喜欢的复杂规矩或者是一些关于他素未谋面的哥哥的信息。

但是小心翼翼打量着高级轿车内饰的大仓,并没有听进去多少。从被那个男人带出家门之后,大仓看到的很多东西都是他之前从未见过的,那些金光闪闪的东西,永远没有可能出现在他和他母亲居住的那个小小的和室里。

从来嫡庶尊卑有别,而大仓正好就是那个连姓氏也不能随着本家,只能随了母亲的那个可怜的庶出。

之前被佣人引导着来的路上,大仓透过巨大的窗子看着阳光从树形的缝隙中照射进来,印在地板上变成黑白的斑驳。天花板很高,上面吊着精美却毫无生气的水晶灯,挂在墙上的历届族长的画像也清一色都是留着花白胡子或者两鬓斑白的老人。

死气沉沉。这里的一切都仿佛没有生命一样。

“这里的人,都不会觉得孤独吗?”大仓忍不住小声念叨着。

“您说什么?”走在前面的佣人回过头看着大仓。

“没…没什么。”

“一会儿见到安田少爷希望您不要乱说话。大仓先生。”

面无表情的佣人从开始就没有给过他一个正眼,连敬语也说的随心所欲,大仓有些好笑,就算是庶出,身家也比他高出不知多少,怎么反而有种身份对调的感觉。

大仓摇了摇头,把这些从脑子里甩了出去,现在并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他需要调整出一个最合适的表情和态度去和他今后要傍身在侧的哥哥打个招呼。

曲起手指,关节敲击在花纹的中心三下,不紧不慢地然后等着门那侧传出让他可以进去的命令。

手心的汗腻的大仓不舒服,他在裤子一侧蹭了蹭才觉得好了些,迟迟没有听到回应,他抬眼看了一眼门口的牌子。

安田章大。

这个名字和他之前听到的一样,应该就是这个房间没有错。大仓犹豫了一下,又不紧不慢地敲了三下,然后把手规矩的放在身体两侧,站的笔直,像一个等待检阅的士兵。

这次他还是没有得到回应,但是房间的主人却亲自为他开了门。

一个漂亮的男孩子。这是大仓忠义对安田章大的第一印象。

大仓原本以为今后安田家的继承人应该更加高大健硕一点,面容应该带着些高傲和冷漠。

可是他面前的男孩子,明显比他还要矮了一点,甚至比他更加瘦弱。明明还是夏末,小小的身体却裹在厚厚的毛毯里,有些长的金发一边垂下来,一边别在耳朵后面,露出他苍白的脸庞。鲜红的嘴唇抿在一起,一双好看的杏眼挑着上目线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

“请问您是谁?”男孩子还在变声期的嗓音听起来有些尖细。

大仓被对方的询问拉回思路,也觉得刚才盯着人看的眼神过于失礼,赶忙后撤一步然后鞠躬。

“您好,我是大仓忠义。从今天开始作为您的陪读,刚才盯着您看太过失礼,我今后会注意,请您不要介意。”

大仓摆出他最低的姿态,只希望对方不要因为这个而拒绝他,毕竟对他来说,能有机会把他的母亲接回本家的机会实在是不多,而他不想刚见面就搞砸。

“是你呀,我知道你的哦。管家伯伯早晨的时候跟我说过了,我还以为你会晚上才来。”安田伸出手,“你好,我是安田章大,今后很多事可能都要麻烦你了,还请你多多指教。”

大仓看见那只伸到自己面前的白嫩的小手,忙不迭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之后双手握了上去。

“今后,也请您多多指教,安田少爷。”

安田听到大仓的话有些不高兴,撤回了手拍在大仓的肩膀上,“我们不过差了一岁吧,为什么你要这么客套呢?这样的话,你和那些顽固的老头子有什么区别?”

大仓以为自己真的搞砸了,还没来得及懊恼就又听见安田说,“刚才的自我介绍不算,重新来过。”

大仓看见那只手伸到自己面前,“以后要多多指教啦,たっちょん。”

“…以后请多指教。ヤス?”

“这个称呼我很喜欢,比安田少爷听着亲近不少。”安田笑的眯起了眼睛。

那年,两个十几岁出头的孩子找到了人生中的唯一的光亮,两只交叠在一起的手,握住的正是彼此未来很多年间,能支撑着自己的支柱。

 

*

大仓在花园里给安田扎了个秋千,每次安田看书看累的时候,就会拉着大仓去秋千那边玩一会儿。安田喜欢站在秋千上,两只小手紧紧的握着麻绳,小脚丫兴奋的在木板上跺几下,催促着大仓再用力些,再推的高一些。

这个时候大仓已经长得比安田高大了许多,少年也已经出落出俊美的脸庞,比起没怎么长个子还依旧是一副娃娃脸的安田来说,大仓看上去更有了哥哥的模样。

玩的累了,安田就攀上大仓的背,嘟着嘴喊累要大仓背着他回去。大仓感受着身上人的温度里夹杂着桂花的香气,不禁挑起了嘴角。

“赶着第一茬酿的桂花蜜糖还有一些,一会儿给你做糖糕吃怎么样?”

安田把大仓头顶粘着的一颗调皮的树叶轻轻摘下,笑着说好。

“前提是,ヤス要把今日份的书读完才可以。不然别说点心,主食也没得吃。”

身后的人小小的哎了一声,恶作剧一样的冲着大仓脆弱的脖颈吹了几口气,看着大仓痒得缩起了脖子,才笑着应了下来。

嘴上说着不给饭吃的大仓,内心其实一百万个不舍的。

他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安田皱着眉吃下那些看着精致,味道却并不怎么好的食物的时候的样子。大仓问安田,不喜欢的话就告诉厨娘,为什么要勉强自己。

安田捏着鼻子吃下一口纳豆,皱着脸说,如果自己说了不好吃,厨娘会被罚的。

那之后,大仓开始学做饭。

安田身体不好,并不是什么都适合吃,而他又挑食的过分,大仓又去学了如何搭配才能更有营养,能在安田喜欢的口味之上保证他的营养也能跟的上又不会伤了药性。

最后就连安田吃的点心都变成了大仓一手包办。有的时候是热乎乎的蜂蜜面包涂着草莓酱,有的时候是烤的火候正好的巧克力饼干,有的时候是软糯的年糕撒一点点白糖。

大仓变着花样的填饱安田,而安田也没有辜负大仓的心意,虽然依旧需要服用各种药物维持生命,但是却已经比初见大仓的那个时候好了很多。

吃过晚饭,安田喜欢趴在床上听着大仓给他弹吉他,他就合着吉他的调子唱歌。有的时候安田也会自己边弹边唱,大仓就用手鼓给他打拍子。

偶尔安田坏心的突然改变了曲调,大仓也能很快调整自己的节奏,继续伴奏。

这个时候,两个人已经有了一种相当高的默契。大仓把这种默契归咎于相同的血液。到安田却不这么认为。

唱的晚了就会引来生气的管家伯伯,插着腰气呼呼的要求两个人早点睡。安田和大仓就意犹未尽的放下乐器,钻进被窝里冲着管家伯伯吐吐舌头。而管家却也不是真的生气,关灯的时候也笑着说晚安。

大仓躺在床上听着安田逐渐平稳的呼吸声,知道安田已经进入了梦乡。这个时候他才从床上下来,替安田掖好被子,然后关上门走到书房。

他每天晚上都会先看一遍安田第二天需要学习的东西,以便于安田有疑惑的时候他可以准确地答疑。

最开始那些佶屈聱牙的文字他看的也头痛,但是后来慢慢的也就起了兴趣,除去安田要学的之外,他也看了很多其他方面的书籍。安田的书架,他已经读过了一多半。有时陪着安田去参加那些逃不掉的宴会,他也会带着一本书,不需要他出现的时候他就掏出来看。大仓看书快,记忆力也非常好,有的时候宴会还没结束,他就已经读完了一本。

安田经常会吐槽他,自己才像个陪读。

大仓觉得只觉得这得益于陪着安田这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却从来没有想过,他本身其实比安田更适合去做些什么。

或许说,大仓他希望他从来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無限大

冷冷冷冷

降温了很多
一周都在忍受
想到今天晚上要洗头发
更是一万个不情愿
连家都不想回了

我团首日销量还可以,初动15.9万
为了销量,各种宣传也是用尽了所有的努力
很好
昨天最最最喜欢的七个男人同台了
对杰尼斯来说是普通的一夜
对我还说还挺难忘的

今天烤鸟少爷开鉴赏会
我的盘还没有到,没办法同步参与
看看推上的直播帖得了

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还没有答案
希望尽快找到答案
别再过得迷迷糊糊

明天见

降温了很多
一周都在忍受
想到今天晚上要洗头发
更是一万个不情愿
连家都不想回了

我团首日销量还可以,初动15.9万
为了销量,各种宣传也是用尽了所有的努力
很好
昨天最最最喜欢的七个男人同台了
对杰尼斯来说是普通的一夜
对我还说还挺难忘的

今天烤鸟少爷开鉴赏会
我的盘还没有到,没办法同步参与
看看推上的直播帖得了

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还没有答案
希望尽快找到答案
别再过得迷迷糊糊

明天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