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冰

4009浏览    344参与
苏允檀

小孩

有一天你会明白,人生底色是悲凉。

有一天你会明白,悲凉之上,有自修自证的温暖。

所以,如果可以,去试着当个小孩。

有一天你会明白,人生底色是悲凉。

有一天你会明白,悲凉之上,有自修自证的温暖。

所以,如果可以,去试着当个小孩。


右在

世事难料

故事完,心未歇,独惆怅。

叹小镇,失了魂,惹人殇。

回忆如潮水层层涌来,却也仅有她孤身一人。

故事完,心未歇,独惆怅。

叹小镇,失了魂,惹人殇。

回忆如潮水层层涌来,却也仅有她孤身一人。


苏允檀

小孩

  阿江——有的人喜欢把他的不幸放大,但是又有人宁愿死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

  阿江——有的人喜欢把他的不幸放大,但是又有人宁愿死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


thirty-three

再奇妙的遇见,一个转身就淡了

再奇妙的遇见,一个转身就淡了


Mercury-Luvian

书名:《小孩》【1】
作者:大冰
摘抄:​【送你一棵树】
●就是因为遥远才要说呀。就是因为陌生才不说不行。为什么还要?着瘴气未起,趁着戾气未生,趁着尚未固化尚未封闭,趁着尚有尚可平视的眼睛。
●​无法再用母语去和父辈诉说与倾听。
●​一个异族人立本生根在他乡,那些艰辛与寂寞无法与人言,只能在酒后一遍一遍地自言自语,用祖先的语言说给自己听。
●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被扔掉,明明还可以玩,那么好玩。
●​人和人不同,不同的起点左右着不同的际遇人生,亘古以来这世间罕有平等。有些人幸运,成年之后才遭遇和看清,而有些人遭遇时尚是孩童。
●​建敏的骨灰后来撒在南汀河的源头,瓶罐去看过他,带着那把蓝色的吉他。
●​瓶罐,有的人喜欢...

书名:《小孩》【1】
作者:大冰
摘抄:​【送你一棵树】
●就是因为遥远才要说呀。就是因为陌生才不说不行。为什么还要?着瘴气未起,趁着戾气未生,趁着尚未固化尚未封闭,趁着尚有尚可平视的眼睛。
●​无法再用母语去和父辈诉说与倾听。
●​一个异族人立本生根在他乡,那些艰辛与寂寞无法与人言,只能在酒后一遍一遍地自言自语,用祖先的语言说给自己听。
●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被扔掉,明明还可以玩,那么好玩。
●​人和人不同,不同的起点左右着不同的际遇人生,亘古以来这世间罕有平等。有些人幸运,成年之后才遭遇和看清,而有些人遭遇时尚是孩童。
●​建敏的骨灰后来撒在南汀河的源头,瓶罐去看过他,带着那把蓝色的吉他。
●​瓶罐,有的人喜欢把自己的弱点放大,暴露给别人,去获得同情,而有的人死也不会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弱点是什么。
●雾气里看茶树看得久了,就像是在看烟火人间一般,直的直来曲的曲,各有各的不易,各有各的长势......都在雾里头。
【兄弟】
●他像个孩子一样,很慷慨地和其他小朋友分享他的玩具。
●当兄弟就必须要互相做点什么吗?
当兄弟就当兄弟,干吗非要有什么用?
●他的心情貌似一直都很好,顺境逆境,热爱全世界。
●他有照顾人的癖好,老爱把我当个小朋友。
●见了硌硬得不行,不见思念得不行,莫名其妙就当了这么多年的兄弟,砣不离秤。
【天津往事】
●再没那样专心喝过酒了,不在乎有谁陪伴有没有陪伴,那时候年轻,喝酒就是喝酒,心下罕有杂念。
●好像有种默契,总是没逾越那一米半的距离,于是记住的都是轮廓,没有特写。
●很多年过去,这始终是让我很费解的事情,再嘈杂的环境里总能听到她,仿佛一个特殊的调频,拥有着唯一的波段。
●那是我年轻时错过的城。
在那里我曾经喜欢过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
●什么也没开始过,什么也没留下来,自始至终的一米半。
●当初只差一点点就可以不再瞻前顾后不再自惭形秽不管不顾地从此为了你这个安安分分的好小孩留下来你知道吗?
●没关系的,忘了就忘了吧。
【台北儿子】
●我绞尽了脑汁才勉强当完了这个爸爸。
我并没有信心去当好一个模范爷爷。
●我已经当了这么多年的鬼马爸爸,我将来只想继续当个鬼马爷爷。所以,请一定给我一块钱。
●永远不要低估了一个老烟民对香烟的无耻渴求。
●所以你这个小孩现在必须听我这个大人的话。
【客家姑娘】
●儿化音太柔,小子太弱,都不适合她,像她这种气场沉静且独特的人,铿锵的单音节喊起来才最熨帖。
●只管去自勤,并不去在意天道是否酬勤的那种勤。
●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用说,她能给我的,都是我需要的。
●孩子有孩子的敏锐,危险来临时每一只幼兽都会有它的直觉。
●年幼的她沉默地坐在地上,沉默地像个椅子凳子,沉默地不像个活的。是的,她早早地习惯了面无表情,也习惯了静坐。
●她筋疲力尽地颠沛在那些想象中,生生死死了不知多少遍,仿佛经历了一场完整的环球历险。
●人生在世,无法选择的东西太多,出生就定好了的原生家庭,终其一生也洗不褪的灰白底色。
●这个年纪的人总是奇迹的宿主,自由采撷着全世界,上天貌似也总是偏心年轻人,胆子越大的越受青睐,你伸手了他就为你劈开红海。
●从那一年起,她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关心并拥抱这个世界,蒲公英般漂泊过一个个天涯和乡野,去追寻那些独特的价值和意义。
●一生中最年轻美丽的那几年,她是个国际义工,游走在那片古老大陆的洗漱草原。寂寥而充实,孤独而热烈。在那里,她曾爱与被爱。
●别人没有的,她有了许多,别人有的,她依旧没有。
●真正能征服一个人的总不是给予,而是依赖,每个人都需要被别人需要的感觉。




随便记:​
他有两个最羡慕的好朋友,金光灿灿的那个得了抑郁症,最有力量的那个患了狂躁症,最后,他们都走了。只有瓶罐,带着两个朋友的梦想,继续走下去。

所谓癖好,只要不涉及道德问题,不影响别人,都值得保留。也许还是一个人之所以是自己的表现。就像大松的小朋友特质,洗澡喜欢有橡皮小黄鸭和塑料小海豚🐬的浴缸,睡觉被窝里要撒满玩具还要搂着铁皮小火车,玩具占据了他家的角角落落,俨然一个长不大的小孩。挺招人烦的吧,为什么呢?为什么你会觉得大人玩玩具硌硬,觉得成年人整天乐乐呵呵的硌硬?其实你也不知道,就这么奇奇怪怪,迷迷糊糊地远离有癖好的人。很喜欢书里那句“到死之前我们都是需要发育的孩子,从未长大,也从未停止生长”。

​人家说越是缺什么就越对什么有执念,我很以为意。小时候因为读书的缘故,老在搬家,七八岁离开家和小伙伴去了县城,初中租的房子拆迁离开住了5年的小院子和院子里的兄弟,高中考上了重点高中离开了从小到大的县城,一直到大学去了另一个城市。现在想起来,我的友谊无一例外都续不起来,每次别人同学聚会我都去不了,因为只有学校宿舍和老家两个落脚点,一个都不挨着记忆中的老朋友。一直得不到,所以内心一直对friendship 有着莫名的执着和期待。好喜欢大松这样膈应人的朋友,欢脱也很好,但终究没有得偿所愿。

不知道是不是人性中隐秘的向黑性,大多数人越长大越不喜欢过于纯粹的东西。看剧的时候讨厌圣母女主角,看书的时候不再喜欢春春的校园小说。开始看一些涉黑的作品,喜欢悬疑,热爱暗黑多过于纯善的风格。崇尚“美丽的人格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阿宏就是有趣的灵魂,路子野,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却也隐藏着大多数人做不来的孝与爱。

放馬归森

造神时代加剧的信仰崩塌

以前只看过大冰的书,无意间在b站上看到关于他的视频,评论里有好多说他被扒皮的。

突然觉得这是一个造神的时代,大家喜欢看到凡人在神坛上起起落落,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会因为他业务以外的污点而遭到业务能力上的批判。

还是以前好,我们没见过人,只见过书,所以从来不会盲目的信仰和粉碎信仰。

以前只看过大冰的书,无意间在b站上看到关于他的视频,评论里有好多说他被扒皮的。

突然觉得这是一个造神的时代,大家喜欢看到凡人在神坛上起起落落,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会因为他业务以外的污点而遭到业务能力上的批判。

还是以前好,我们没见过人,只见过书,所以从来不会盲目的信仰和粉碎信仰。

浅谈辄止

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你终于遇到了那个你一直想要的人而已。人海茫茫,遇之是幸,不遇是命。


——大冰《乖,摸摸头》

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你终于遇到了那个你一直想要的人而已。人海茫茫,遇之是幸,不遇是命。


——大冰《乖,摸摸头》


浅谈辄止

看得懂的,都不是命运。说得清的,都不叫爱情。

忘得了的,都不是遗憾。听得见的,都不是伤心。

躲得开的,都不是缘分。猜得透的,都不叫人生。

——大冰《好吗好的》

看得懂的,都不是命运。说得清的,都不叫爱情。

忘得了的,都不是遗憾。听得见的,都不是伤心。

躲得开的,都不是缘分。猜得透的,都不叫人生。

——大冰《好吗好的》

浅谈辄止

人活一辈子,总会认识那么几个王八蛋:和你说话不耐烦,和你吃饭不买单,给你打电话不分时候,去你家里做客不换鞋,打开冰箱胡乱翻。在别人面前有素质有品位,唯独在你面前没脸没皮。但当你出事时,第一个冲上来维护你,往往是这种王八蛋。

——大冰《阿弥陀佛么么哒》

人活一辈子,总会认识那么几个王八蛋:和你说话不耐烦,和你吃饭不买单,给你打电话不分时候,去你家里做客不换鞋,打开冰箱胡乱翻。在别人面前有素质有品位,唯独在你面前没脸没皮。但当你出事时,第一个冲上来维护你,往往是这种王八蛋。

——大冰《阿弥陀佛么么哒》

浅谈辄止

没人告诉过我,很多人一辈子只能遇见一次,擦肩而过就是杳然一生。


——大冰《乖,摸摸头》

没人告诉过我,很多人一辈子只能遇见一次,擦肩而过就是杳然一生。


——大冰《乖,摸摸头》


欲蓚
出大冰系列书,书名看图大甩卖,...

出大冰系列书,书名看图
大甩卖,每本25元

出大冰系列书,书名看图
大甩卖,每本25元

Roe

        泪点低的人不该读大冰的文字

        跨度极大的职业赋予他更广的社会视野

        一句我想晒晒丽江的月亮,就可以为了兜兜和大树的故事泪如雨下

        泪点低的人不该读大冰的文字

        跨度极大的职业赋予他更广的社会视野

        一句我想晒晒丽江的月亮,就可以为了兜兜和大树的故事泪如雨下


大师兄

祝你有梦为马 随处可栖

祝你有梦为马 随处可栖

小鸡炖蘑菇

另一方世界的另一种族群

别问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来自四海八荒的家人都一样

可以为了一个约定跋涉千里去

同样可以为了另一个约定跋涉万里回

另一方世界的另一种族群

别问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来自四海八荒的家人都一样

可以为了一个约定跋涉千里去

同样可以为了另一个约定跋涉万里回

浅谈辄止

需求决定关系,没有需求保持友好。

如此这般,方能致远。

不想当你最好的朋友,也不会做你最差的朋友,

只想不远不近地保持距离,看看有没有可能不走散,

乃至,成为陪你走到最后的朋友。


——大冰《我不》

需求决定关系,没有需求保持友好。

如此这般,方能致远。

不想当你最好的朋友,也不会做你最差的朋友,

只想不远不近地保持距离,看看有没有可能不走散,

乃至,成为陪你走到最后的朋友。


——大冰《我不》


浅谈辄止

你我都明白,这从来就不是公平的世界。

人们起点不同,路径不同,乃至遭遇不同,命运不同。

有人认命,有人顺命,有人抗命,有人玩命,希望和失望交错而生,倏尔一生。


——大冰《乖,摸摸头》

你我都明白,这从来就不是公平的世界。

人们起点不同,路径不同,乃至遭遇不同,命运不同。

有人认命,有人顺命,有人抗命,有人玩命,希望和失望交错而生,倏尔一生。


——大冰《乖,摸摸头》


浅谈辄止

有些话,年轻的时候羞于启齿,等到张得开嘴时,已是人近中年,且远隔万重山水。


——大冰《乖,摸摸头》

有些话,年轻的时候羞于启齿,等到张得开嘴时,已是人近中年,且远隔万重山水。


——大冰《乖,摸摸头》


浅谈辄止

没有什么过不去,只是再也回不去,哭什么哭 乖,摸摸头。


——大冰《乖,摸摸头》

没有什么过不去,只是再也回不去,哭什么哭 乖,摸摸头。


——大冰《乖,摸摸头》


浅谈辄止

古人说 日暮酒醒人已远 满天风雨下西楼

古人说 从此无心爱良夜 任他明月下西楼

古人还说 无言独上西楼

古人说的不是西楼 而是离愁

情不深不生婆娑 愁不浓不上西楼 黯然销魂者 唯别而已矣

怨憎会 求不得 爱别离 每个人的每一世总要经历几回锥心断肠的别离

每个人都有一座西楼


——大冰《乖,摸摸头》

古人说 日暮酒醒人已远 满天风雨下西楼

古人说 从此无心爱良夜 任他明月下西楼

古人还说 无言独上西楼

古人说的不是西楼 而是离愁

情不深不生婆娑 愁不浓不上西楼 黯然销魂者 唯别而已矣

怨憎会 求不得 爱别离 每个人的每一世总要经历几回锥心断肠的别离

每个人都有一座西楼


——大冰《乖,摸摸头》


ksubmarine


什么  对不起   不许哭   唱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都是让人压不住眼睛的故事。真实又感人,谁都讨厌掉眼泪。又总会抑制不住。

不想加班,八点多就回来了。继续读着这大冰的书。也在回想着自己的小时候,回想着过去武术队的队友,过去的大学室友,工作上认识的一些朋友搭档。好多的人都是匆匆而过去了,再也没见,再也没联系。忘都安好。

这些故事,太真实,太动人。但愿谁都能认真的活着。


什么  对不起   不许哭   唱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都是让人压不住眼睛的故事。真实又感人,谁都讨厌掉眼泪。又总会抑制不住。


不想加班,八点多就回来了。继续读着这大冰的书。也在回想着自己的小时候,回想着过去武术队的队友,过去的大学室友,工作上认识的一些朋友搭档。好多的人都是匆匆而过去了,再也没见,再也没联系。忘都安好。

这些故事,太真实,太动人。但愿谁都能认真的活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