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和守安定x女审神者

2041浏览    87参与
羽洵_安定沼民

【本丸日常】睡前刀装问答(二)



我:安定,今天和我一起睡吧?


安定:绿(不要)


我:那你想一个人睡隔壁咯?


安定:金(嗯)


我:可是,我想和你一起睡。


安定:绿(不行)


我:是不是已经厌倦了呢……


安定:绿(不是)


我:那,是不是担心我对你动手动脚?


安定:绿(不是)


我:……(所以到底是因为啥你不想和我一起睡?又在闹什么别扭啊……)


我:……(可我还是想和安定一起睡怎么办……但我应该尊重他的意愿吧……)


我:……(算了,不管他愿不愿意,我都想……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够心甘情愿地……)


我:(纠结了半天,最后鼓起勇气)……我、我命令你陪我睡觉!不管...



我:安定,今天和我一起睡吧?


安定:绿(不要)


我:那你想一个人睡隔壁咯?


安定:金(嗯)


我:可是,我想和你一起睡。


安定:绿(不行)


我:是不是已经厌倦了呢……


安定:绿(不是)


我:那,是不是担心我对你动手动脚?


安定:绿(不是)


我:……(所以到底是因为啥你不想和我一起睡?又在闹什么别扭啊……)


我:……(可我还是想和安定一起睡怎么办……但我应该尊重他的意愿吧……)


我:……(算了,不管他愿不愿意,我都想……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够心甘情愿地……)


我:(纠结了半天,最后鼓起勇气)……我、我命令你陪我睡觉!不管你愿不愿意,但我希望你可以答应……


安定:金(当然可以)


我:(用被子捂住脸)……羞、羞死人了啊啊啊!


(切回本丸界面)


我:(傻笑)那么,安定,一起睡吧。


安定:(宠溺)真是,拿你没办法呢。


——————————


大家好,我又来撒狗粮了x


感觉又被自家安定套路了,这把心机刀其实就等着我说出这么羞耻的话吧……


问完了以后切回本丸界面,猝不及防听到他超级宠溺的连戳语音……


啊,我死了(⁄ ⁄•⁄ω⁄•⁄ ⁄)


不管了,我家安定还是这么可爱,我要吹爆他!

羽洵_安定沼民

(安婶)粘着系女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

*梗源自同名?歌曲

*参考了部分歌词

*现paro

*安婶be

*小学生文笔


------------------------------


1.


安定不在的第一年,想他。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信。

每一封信写好之后,我都会把它轻轻地放进信封里,然后小心地贴上邮票。

不知道他收到这些信之后,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惊讶,喜悦,也许还有羞涩呢……

光是想想就兴奋不已,真期待他收到信之后的表情啊。

一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


2.


安定不在的第二年...

*梗源自同名?歌曲

*参考了部分歌词

*现paro

*安婶be

*小学生文笔

 

------------------------------

 

1.

 

安定不在的第一年,想他。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信。

每一封信写好之后,我都会把它轻轻地放进信封里,然后小心地贴上邮票。

不知道他收到这些信之后,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惊讶,喜悦,也许还有羞涩呢……

光是想想就兴奋不已,真期待他收到信之后的表情啊。

一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

 

 

2.

 

安定不在的第二年,想他。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信。

有一次家里着火了,我都没注意到。

直到火从桌脚一直烧到桌面,差点烧到信纸时,我才发觉。

那一次真是太惊险了!我现在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如果他在的话,肯定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两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是为什么呢?

 

 

3.

 

安定不在的第三年,想他。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信。

对于写信这件事,我已经得心应手了。

有一次把信的内容发布到个人博客上,竟获得了不错的反响。

找我扩列的人不计其数,很快便达到了好友人数上限。

这种情况是我意想不到的,他如果知道了,应该也会十分诧异吧。

三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是为什么呢?

也许他太忙了,没空仔细看信的内容吧。

 

 

4.

 

安定不在的第四年,想他。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信。

某天,我尝试着向一家杂志投了稿。

万万没想到,我的作品获得了强烈反响,甚至登上了报纸的头版头条。

因此我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辞掉上班族的工作,在家里专心写诗。

如果他知道了,应该也会表示理解的吧。

四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是为什么呢?

也许他正在仔细察看信里所写的内容呢。

 

 

5.

 

安定不在的第五年,想他。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信。

现在的我已经成为一名职业诗人了。

似乎在年轻男子中人气出乎意料的很高。

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年轻男子向我示爱,追求的手段层出不穷。

但是我的心里早就已经装满了他,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五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是为什么呢?

也许他太忙了,没空给我写回信吧。

 

 

6.

 

安定不在的第六年,想他。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信。

有一天,我的身体坏掉了,不得已住进了医院。

不知道自己生了什么病,感觉全身的骨头都断掉了,全身的内脏也都坏掉了。

好难受啊,如果这时候他陪在我身边,那该有多好啊。

六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是为什么呢?

也许他正苦恼着怎样给我写回信呢。

 

 

7.

 

安定不在的第七年,想他。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信。

有一天,我的身体终于康复了,总算可以出院了。

让我想想,今天要把他比喻成什么呢?

是夏日万里无云的晴空呢?

还是深不见底的蔚蓝大海呢?

七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是为什么呢?

也许他正在给我写回信呢。

 

 

8.

 

安定不在的第八年,想他。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信。

让我想想,今天要把他比喻成什么呢?

是晶莹剔透的蓝宝石呢?

还是圆润光滑的珍珠呢?

八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是为什么呢?

也许他才写好了一半给我的回信呢。

 

 

9.

 

安定不在的第九年,想他。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信。

某天,我的脑袋不小心被狠狠的撞到了。

嘶!感觉好疼啊!还好没有出血,也没有受到其他什么严重的伤。

只不过有点后遗症,那就是我失忆了。

忘记了很多事情,就连我自己叫什么都忘记了。

但是没关系的,我还清清楚楚的记得我喜欢他这件事。

九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是为什么呢?

也许他刚刚写好给我的回信呢。

 

 

10.

 

安定不在的第十年和第十一年,想他。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信。

遗憾的是,我的记忆没有恢复。

因为忘记了很多事,给生活带来了很多不便。

但就算如此,我还是依然很喜欢他。

十一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是为什么呢?

也许他太忙了,没空寄回信给我吧。

 

 

11.

 

安定不在的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想他。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信。

遗憾的是,我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

但就算如此,我还是依然很喜欢很喜欢他。

除此之外,我一无所有了。

十三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是为什么呢?

也许他正准备寄回信给我呢。

 

 

12.

 

安定不在的第十四年,想他。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信。

遗憾的是,我的记忆依然没有恢复。

每一天都处在惶恐、害怕和不安中。

如果他在我身边就好了,至少我就不会这么不安了。

我真的好想念他呀,就算只能看他一眼也可以。

就算只能和他说一句话也可以。

十四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是为什么呢?

也许他的回信已经在路上了。

 

 

13.

 

这是安定不在的第十五年。

现在,我的记忆已经全部恢复了。

想起了一切之后,我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想起来了,在十五年前他就已经死去。

我已经再也见不到他了。

但是每一天,我仍然在不停地写着信。

对他的这份思念和爱意,是否有一天会传达给他呢?

十五年来寄了很多信给他,但一直没有收到回信。

已经不会有回信了。

 

 

Fin.

 

------------------------------

 

写着写着把自己写哭了


羽洵_安定沼民

(安婶)今晚月色真美

*迟到的中秋贺文

*自家本丸赏月实况

*自家安定x自家婶,婶有名字

*小学生文笔,私设有,ooc属于我


------------------------------


羽珣今天也是同往常一样,忙碌了一整天,当她处理完最后几份文件,做好今天的收尾工作之后,天色已是将近黄昏时分。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凌乱的桌面,长舒了一口气,随后起身走到窗边,抬头望向窗外茜色的天空。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满整座本丸,此时,这座古香古色的大型和式建筑全然笼罩在柔和的暮光中,营造出一种静谧而美好的氛围。


“主人,今天的工作全都...

*迟到的中秋贺文

*自家本丸赏月实况

*自家安定x自家婶,婶有名字

*小学生文笔,私设有,ooc属于我

 

------------------------------

 

羽珣今天也是同往常一样,忙碌了一整天,当她处理完最后几份文件,做好今天的收尾工作之后,天色已是将近黄昏时分。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凌乱的桌面,长舒了一口气,随后起身走到窗边,抬头望向窗外茜色的天空。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满整座本丸,此时,这座古香古色的大型和式建筑全然笼罩在柔和的暮光中,营造出一种静谧而美好的氛围。

 

“主人,今天的工作全都完成了?”

 

一旁的大和守安定细致地把各种文件分门别类放好,顺便检查了一下自家主人的工作进度。

 

羽珣闻言,便转过身笑着朝他打趣道,“做完了,有你在旁边监督着,我哪里还有闲心做别的事情呢……”

 

“原来主人是这样想的啊,那我以后也会一直好好看着主人的。”

 

大和守安定歪了歪头,朝她露出一个温和友善的微笑。

 

“.…..”

 

怎么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啊。羽珣在心里扶额叹息。

 

“啊,对了,说起来今天是中秋节呢,今晚可以举办一个赏月活动,前段时间的战扩任务让本丸的大家都挺疲惫的,现在正好可以让他们放松一下。”

 

“哎呀,现在都这么晚了,都怪我没有及时想起来今天过节……本来想和光忠他们一起做月饼的,现在开始做也来不及了,眼下只能派几个人去万屋购买一些月饼了。”

 

羽珣有些懊恼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不断摇头。

 

“没关系的,主人工作这么繁忙,他们会理解的,”大和守安定看向她,眼神既透着无奈,又带着几许温柔,“话说主人想好今天晚上要在哪里赏月了吗?”

 

“嗯……就在本丸的那棵万叶樱树底下吧,那里地势处于高处,视角挺好的。”

 

羽珣停下脚步,摸着下巴想了想,初步选择了万叶樱树下作为今晚的赏月地点。

 

“万叶樱的树下么?听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提议呢。”

 

“安定觉得没问题的话,那么就这样定下了,麻烦你现在去通知一下大家今晚要举办赏月活动这件事,还有安排几个力气大的马上去万屋购置一些月饼。”

 

“好的,主人,我这就去做。”

 

大和守安定离开后,羽珣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出了神。

 

说起来,这是和他在一起之后,两个人一起过的第一个中秋节呢……

 

那么在一起之前呢?自己却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由于自己之前因为现世的事情比较忙,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本丸了,所以对于任职后到离开本丸前的那段时间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不清了。

 

而本丸的大家在自己离开本丸以后,因为缺乏灵力供应,陆陆续续陷入了漫长时间的沉睡,直到自己回到这里,再次将他们唤醒……

 

“总之,我现在已经重新回到我的本丸了,重新回到他们身边了,这样就足够了。”

 

“中秋节是团圆的节日呢,今日要好好庆祝一番,希望以后也能和他们一直一直在一起。”

 

“那样长久的别离,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房间内回荡着她的喃喃自语,间或夹杂着几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

 

一传十,十传百,本丸的全体刀剑接到通知后,除了当天有内番安排的人员,其他人纷纷开始了热火朝天的准备工作。

 

厨房里的烛台切光忠等刀剑表示,除了万屋购买的月饼,他们还会尽快准备一些茶点以备今晚的赏月活动。

 

陆奥守吉行拿出了相机,笑着说又可以记录下本丸新的生活片段了。

 

粟田口刀派计划在今晚的活动中举办一场AWT48歌会,正凑在一起商量着具体节目。

 

蜻蛉切、山伏国广和同田贯正国,这几个平日里的肌肉兄贵,十分爽快地接下了去万屋购买月饼的任务。

 

其他的刀剑也有条不紊地做着自己的工作,胁差和打刀们把野餐布提前在万叶樱树底下铺好,高个子的太刀和大太刀们在庭院里挂满了灯笼和各种装饰彩带,整个本丸的节日气氛顿时变得愈加浓厚了。

 

转眼到了晚上,这时外出购买月饼的三人满载而归,而赏月活动的前期准备工作也基本安排妥当了。

 

迎着皎洁的月光,本丸的刀剑们拿着茶点和月饼,陆陆续续来到万叶樱树底下,按照自己和同伴的喜好,或者按照刀派的分类,随意坐在喜欢的位置上,一边观赏着天上的那轮明月,一边吃着茶点或是月饼,时不时与身边的同伴聊着天。

 

羽珣被大和守安定拉着走过来时,看到的便是以上其乐融融的情景。

 

“主人!这里,到这里来!”

 

侦查力高的短刀和胁差首先发现了他们,并朝他们挥了挥手,大声呼喊道。

 

“来啦!”

 

羽珣笑着回应道,随后回握住大和守安定的手,与他相视而笑后,牵着手一起走上山坡,来到万叶樱树下。

 

本丸的刀剑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有些刀眼神揶揄地看着他们,有些刀的神情里写满了祝福,有些刀甚至投来了欣慰的目光。

 

还有一些刀的视线带着复杂难明的情绪,但很快便消失在其主人眼底,快得一丝痕迹也不留,除了本人,没有被任何人发觉。

 

“大家继续赏月吧,今晚可以尽情享受和放松,毕竟是节日嘛。”

 

羽珣环顾了一圈坐的满满当当的刀剑们,清了清嗓子朗声宣布道。

 

“好的,主人/主公大人/大将/主上/主殿/姬君。”

 

刀剑们齐声答道,随后继续着他们独具一格的赏月活动,羽珣跟着大和守安定来到新选组的坐席上,挨着他坐了下来。

 

酒鬼们和往常一样兴高采烈地喝着酒,不同的是这回加上了叉烧月饼作为下酒菜。

 

喝茶老人组也和往常一样悠哉悠哉地喝着茶,吃着点心,在尝试了五仁月饼之后,对其赞不绝口。

 

短刀和胁差们大多数比较喜欢水果月饼、豆沙月饼和莲蓉月饼,当然也有几个例外。

 

片刻后,粟田口刀派开始了他们的歌会表演,AWT48在十五夜的圆月下再次闪亮登场,一首月光下的《恋与净土的八重樱》回荡在众人的耳畔,现场的气氛变得热烈了起来。

 

陆奥守吉行不时举着应援棒喝彩,不时举着相机咔嚓咔嚓拍下一张张具有纪念意义的相片。

 

羽珣一边吃着钟爱的蜜瓜馅月饼,一边津津有味地欣赏着粟田口刀派的歌会表演,一边举着手中的应援棒有节奏地挥舞着。

 

身边的大和守安定趁旁边的人不注意,光速地在她脸上mua了一口。

 

羽珣吃月饼的动作和挥舞应援棒的动作瞬间停住了,她转过头看了大和守安定一眼,随后微笑着凑近过来给了他一个回mua,不小心沾了一些月饼屑在他的脸上。

 

这一幕正好被旁边的新选组其他刀和附近的刀剑们看到了。

 

顿时,大和守安定收获了无数双羡慕、嫉妒、哀怨、不甘的眼神,但他仍挂着一副温和乖巧的笑容,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得意,周身还顺势飘起了樱花。

 

其他的刀的内心: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安定,刚才不小心把一些月饼屑沾到你脸上了,我现在帮你擦掉。”

 

羽珣从旁边的纸巾盒里拿出一张纸巾,细细地擦拭着身旁人脸上沾了月饼屑的地方。

 

“没关系的,倒是完全没想到主人会……”

 

“没想到我会这么主动吧?哈哈,我也不总是害羞的,有时也会做出很大胆的举动呢。”

 

“总觉得,有时越是认为自己了解主人,越是会发现主人更不为人知的一面……看来我还是不够了解主人。”

 

大和守安定有些不安地看着她,语气听起来有些失落。

 

“这很正常,你所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冰山藏在水面下的部分,谁也说不清楚是怎样的。”

 

“但不论主人是怎样的人,我都是您的刀,始终会待在您身边,守护着您。”

 

大和守安定凝视着她,眼神既温柔又坚定,月光下的他给人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比平时看上去更令人心动。

 

“.…..呐,安定,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嗯,主人想要我做什么?”

 

“可以称呼我的名字吗?”

 

“诶?!可是……”

 

“你看我都叫你安定了,况且我们都交往三个月左右了,恋人之间的称呼亲密一点也…也…也没什么吧……”

 

说到最后,羽珣的害羞属性被激活了,她感觉自己脸上发烫得厉害,所幸在月光下似乎不是特别明显,至少旁边的人没发现。

 

“嗯……羽。”

 

大和守安定有些不自在,一触及到她的视线就立刻看向别处。

 

他这副疑似害羞的模样在羽珣看来显得他更可爱了,她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主…不是,羽,对不起。”

 

大和守安定习惯性地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才反应过来叫错了。

 

“没关系,一时半会你可能不太习惯这样,但久而久之就会习惯了。”

 

羽珣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此时,粟田口刀派的歌会表演正好进入尾声,他们一个个作了谢幕,尽兴的众人纷纷向他们致以热烈的掌声。

 

热闹的歌会结束后,刀剑们继续吃着茶点,聊着天,现场的气氛重新恢复了平和。

 

望着夜空中那一轮皎洁的明月,羽珣靠着身旁人的肩膀,轻轻地说道——

 

“呐,安定,今晚月色真美。”

 

“嗯,羽,不仅月色很美,风也温柔。”

 

 

 

Fin.

 

羽洵_安定沼民

【本丸日常】睡前刀装问答



我:安定,你困不困?


安定:金(很困)


我:那你要一个人睡吗?


安定:绿(不要)


我:那,你想和我一起睡吗?


安定:金(非常想)


我:Σ(|||▽||| )


——————————


我我…我要吹爆自家安定!


他真的超级好,每天苏得不要不要的~


平时在本丸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爱撒娇,不喜欢长时间被冷落,偶尔会吃醋,很会撩婶,也很会宠婶……


到了战场上极其勇猛,几乎每次全场半数以上的誉都被他抢到了(有时甚至抢了全场的誉23333)


在我家本丸,只要和他说清楚暂时要换近侍的前因后果,他就会同意换。


但是,不能换下他太长时间,...



我:安定,你困不困?


安定:金(很困)


我:那你要一个人睡吗?


安定:绿(不要)


我:那,你想和我一起睡吗?


安定:金(非常想)


我:Σ(|||▽||| )


——————————


我我…我要吹爆自家安定!


他真的超级好,每天苏得不要不要的~


平时在本丸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爱撒娇,不喜欢长时间被冷落,偶尔会吃醋,很会撩婶,也很会宠婶……


到了战场上极其勇猛,几乎每次全场半数以上的誉都被他抢到了(有时甚至抢了全场的誉23333)


在我家本丸,只要和他说清楚暂时要换近侍的前因后果,他就会同意换。


但是,不能换下他太长时间,否则某人会有小情绪的(比如说疯狂掉落同体刀剑emmm……)


那么,就到这里吧。


晚安,祝好梦。


羽洵_安定沼民

(安婶)七夕快乐

*昨日份的狗粮真•甜到齁

*虽然迟到了但我还是要撒糖

*自家安定x自家婶,婶有名字

*文笔废,私设有,ooc我的

———————————————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羽珣拿出狐之助一周之前送来的一份“七夕夏日祭暨烟火大会”活动通知,无意识地念出了这一句。

 
 “主人刚才说了什么?”

 
 没有像往常那样乖乖坐在对面,而是坐在她旁边的大和守安定,原本为了瞄一眼通知的内容而稍稍朝她凑近了些,闻言立刻端正了坐姿,一副仿佛什么也没发生的乖巧模样。

 
 而用余光...

*昨日份的狗粮真•甜到齁

*虽然迟到了但我还是要撒糖

*自家安定x自家婶,婶有名字

*文笔废,私设有,ooc我的

———————————————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羽珣拿出狐之助一周之前送来的一份“七夕夏日祭暨烟火大会”活动通知,无意识地念出了这一句。

 
 “主人刚才说了什么?”

 
 没有像往常那样乖乖坐在对面,而是坐在她旁边的大和守安定,原本为了瞄一眼通知的内容而稍稍朝她凑近了些,闻言立刻端正了坐姿,一副仿佛什么也没发生的乖巧模样。

 
 而用余光瞧见这一切的羽珣,嘴角忍不住上扬了好几个弧度,却未点破他的小心思。

 
 她表示,自家近侍实在是太可爱了,还有忍住不笑真的很辛苦。

 
 “……没什么,就是我家乡的一首诗中的一句,正好今天是七夕,我就马上想到了这句诗。”

 
 “这样啊,那这句诗具体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大和守安定虽然能听懂诗中的每一个字,但它们一旦合在一起,他就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本丸里的其他刀剑也是如此,由于审神者来自唐国,接受了她的灵力被召唤而来的刀剑付丧神们,基本上也会讲一些唐国的日常用语,但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对于文言文、古诗词之类的比较苦手。

 
 “……要怎么描述呢,嗯,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荒淫误国的皇帝和一个恃宠而骄的妃子的悲剧爱情故事,这句诗的意思是,当年七月七日,也就是七夕那天半夜无人的时候,他们两人在一个名叫长生殿的地方立下了海誓山盟。”

 
 “原来如此啊,我明白了。”

 
 “那么,安定你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吗?”

 
 “不知道,我只是略微了解一些主人家乡的文化,但诗词之类的完全不懂,在这方面也没有做更深入的了解……”

 
 听到她突然这么问,大和守安定愣了几秒,摇了摇头,有些苦恼地挠了挠蓬松的头发。

 
 “没关系的啦,我也只是随便问一下……下一句是‘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就是他们立誓的内容。古代文人经常用比翼鸟和连理枝比喻恩爱夫妻,至于原因的话……是因为比翼鸟据说只有一目一翼,雌雄并在一起才能飞,而连理枝则指的是两棵树的枝干合生在一起。”

 
 羽珣一边悄悄打开手机搜索比翼鸟和连理枝这两个词条,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大和守安定解释着。

 
 殊不知,大和守安定早就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他湛蓝的双眼无奈而又宠溺地看着她,对于她的小动作视而不见。

 
 “嗯,我明白了。对了,主人要参加今晚的夏日祭吗?”

 
 大和守安定试探着问道,流露出些许期待的情绪。

 
 可这回他的期望注定要落空了。

 
 羽珣复杂地注视着他的双眼,良久,她叹了口气,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

 
 “……抱歉,安定。我今晚也是要很晚才能回来,像前几天那样,因为现世那边刚刚接触新工作,还很生手,需要学习很多东西,每天压力都很大……所以抱歉了,不能和你一起去看烟火大会了……”

 
 “像现在这样,也就只能在中午的时候回来一趟,然后下午又要过去……”

 
 说着说着,她垂下眼眸别过头去,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羽珣忽然感到腿上一重,她连忙转过头,低头一看,果然大和守安定这家伙又双叒叕十分我行我素地躺在了她的腿上,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算了,谁让他那么可爱呢,反正她早就习惯了腿上会时不时增加一些重量这回事。

 
 但是,果然还是很重啊。她在心里嘀咕道。

 
 抚摸着大和守安定蓬松而毛绒绒的头发,羽珣看他还是有些闷闷不乐,想到别人家的刀婶都在这一天甜甜蜜蜜、腻腻歪歪的秀恩爱,遍地撒狗粮。

 
 她又想到,自己虽然和他交往有两个月了,但大部分时候都是他主动,自己被动,而且自己太过于羞涩和拘谨了。

 
 现在两人的第一个七夕因为自己太忙,居然还不能好好的过个节……

 
 思来想去,羽珣心里充满了愧疚感,她决定给自家恋人一点补偿。

 
 “那个安定,你先起来,我有一件东西要给你看。”

 
 “主人要给我看什么呢?”

 
 大和守安定听话地站起身,心情稍微变好了一些。

 
 “你先站着别动,闭上眼睛。”

 
 “主人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吗?我明白了。”

 
 大和守安定没有多想,闭上双眼,顿时眼前一片漆黑。

 
 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速度加快了许多,正忐忑而又期待着她会让自己看什么样的东西。

 
 “嗯唔……”

 
 唇上却突然触碰到一片柔软,同时自己也被紧紧抱住。

 
 大和守安定倏然睁开眼,看到羽珣放大的脸,她闭着眼,眼睫毛微微颤抖着。

 
 犹豫了几分钟后,她似乎下定了决心。

 
 大和守安定明显感觉到,一个更为柔软而灵活的物体伸了过来,试图撬开他的牙关,钻进口腔里面去。

 
 他又惊又喜,惊的是她竟然如此主动,喜的却也是她的主动。

 
 难得她这么主动,这次就积极配合一下吧。他心想。

 
 大和守安定配合的张开嘴,好让她的舌头顺利地钻进来,他闭上眼,感受着她青涩地扫过自己的口腔之内一圈,之后转为撩拨着自己的舌头。

 
 不过说实话,他们这样亲密地热吻,还是第一次,他自己也不敢说自己的接吻水平有多高。

 
 大和守安定也紧抱住她,主动与她的舌头缠绵在一起……

 
 ———————————————

 
 持续了几分钟之后,两人才分开。

 
 “哈啊……安定,下次七夕一起去看烟火吧。”

 
 “呼……嗯,约定好了哦,主人。”



Fin. 

羽洵_安定沼民

(安婶)太阳花田

*纪念🌻景趣get

*自家本丸日常

*安定婶,婶有名字

*文笔废,私设有,ooc我的

———————————————

 
 七月中旬,现世正是炎夏时分,持续的高温天气令人根本不想迈出房门一步。

 
 这座本丸也不例外,灼热的阳光和滚滚的热浪一并袭来,不管是人类还是付丧神,大部分都会选择待在较为凉爽的室内或者阴凉处避暑。

 
 虽然本丸的季节、天气的变化都由审神者控制,随审神者的想法或心情变化而变化,但这座本丸的审神者比较中规中矩,她更喜欢按照现世的季节变化和天气变化来布置整个本丸。

 
 最近,时政又推出...

*纪念🌻景趣get

*自家本丸日常

*安定婶,婶有名字

*文笔废,私设有,ooc我的

———————————————

 
 七月中旬,现世正是炎夏时分,持续的高温天气令人根本不想迈出房门一步。

 
 这座本丸也不例外,灼热的阳光和滚滚的热浪一并袭来,不管是人类还是付丧神,大部分都会选择待在较为凉爽的室内或者阴凉处避暑。

 
 虽然本丸的季节、天气的变化都由审神者控制,随审神者的想法或心情变化而变化,但这座本丸的审神者比较中规中矩,她更喜欢按照现世的季节变化和天气变化来布置整个本丸。

 
 最近,时政又推出了新的活动,通过收集四种季节性收获物来交换一个新的景趣。

 
 之前提到审神者可以改变本丸的季节和天气,但是,某些特殊的景趣则需要自掏腰包或者达到某些条件才能获取。

 
 所以,要想把自家本丸装饰得美美的,不是肝就是氪。

 
 这次新出的景趣是——二十四节气 立秋•向日葵。

 
 时限为三个月,通过收集一定数量的番茄、甜瓜、向日葵和太刀鱼四种季节性收获物,在交换所里交换获得。

 
 而当这座本丸的审神者得知这一消息后——

 
 “哇,是向日葵耶!期待已久的太阳花田啊……”

 
 羽珣拿着新的活动通知,粗略地浏览一遍之后,抬头冲坐在对面的近侍感慨道。

 
 “主人很喜欢向日葵吗?”

 
 大和守安定扫了一眼她手中的通知,表情有些疑惑。

 
 “也不是特别喜欢,只不过从来没看过大片大片的太阳花盛开的场景,想亲眼看看。”

 
 “如果是太阳花田的话,一定非常壮观吧。”

 
 羽珣放下纸张,起身走到门边,伸出手拨弄着悬挂在门框上的蓝色风铃。

 
 风铃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着,不断发出清脆的叮铃声。

 
 “既然主人这么希望,那我可要好好努力了。”

 
 大和守安定拿起桌上的活动通知,仔细阅读着上面的内容。

 
 “这上面说可以在各个时代的合战场拾取向日葵或太刀鱼,或者通过远征也可以获得……”

 
 “所以,出阵就靠你了,第一部队队长兼近侍,远征的话就由二、三、四部队负责。”

 
 羽珣转过头,对他笑了笑,接着她话锋一转。

 
 “至于内番的话……算了,还是按照以往安排的那样轮流做,只不过这段时间我会派长谷部督促他们,尤其重点关注畑当番,其他的我不管,但是一定要保证每天都能收获两个番茄和甜瓜,当然能收获得越多越好。”

 
 “难得主人这么认真地想要一件东西……那么,我会全力以赴的,为了实现你的愿望。”

 
 大和守安定凝视着她的双眼,无论是态度还是语气都无比坚定。

 
 “诶?!怎、怎么突然这样说,我会不好意思的啊……”

 
 听到这话之后,羽珣愣了片刻,腾的一下红了脸,然后她别扭地转过头去,看天花板看榻榻米,就是不看他。

 
 真是犯规啊,在我面前说这种话,而且还是喜欢的人。她在心里嘀咕道。

 
 隐约听到他清脆的低笑声,她更加手足无措了。

 
 “主人真是,一如既往地容易害羞呢……”

 
 “接下来,就静静等待着我为你带来的成果吧。”

 
 ———————————————

 
 经历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这座本丸的审神者终于集齐了交换新景趣所需的季节性收获物数量。

 
 于是,当天她便迫不及待地拉着自家近侍前往交换所,成功交换了期待已久的向日葵景趣。

 
 由于天色已晚,她打算明天一早再换上新景趣,给本丸的大家一个惊喜。

 
 第二天,审神者特意起得比平常早了一些,梳洗一番之后来到办公室。

 
 而近侍早就已经坐在那里,等候着她的到来。

 
 “主人今天起得比昨天早了,看来真的很期待向日葵景观呢。”

 
 大和守安定朝她微笑着,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温和乖巧。

 
 “话说安定你每次都起得好早啊……那么,现在就开始更换景趣吧。”

 
 “要改变房间的布置吗?我明白了。”

 
 顷刻间,四周的景观发生了极大变化,眼前的小池塘,远处的树木和房屋消失不见,映入眼前的,是大片大片的太阳花田。

 
 远处的青山直入云端,白色的云朵悠闲自在地缓慢飘过。

 
 “哇哦……”

 
 羽珣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惊叹,随即快步走到栏杆边,伸手抚摸着向日葵金黄色的花瓣。

 
 “真是……无比的壮观啊。”

 
 词穷如她,好半天才挤出这么一句话。

 
 “主人,喜欢这片向日葵吗?”

 
 大和守安定来到她的身旁,仿佛不经意地询问道。

 
 “喜欢啊,可喜欢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辽阔的太阳花田,心里就只剩下震惊了。”

 
 “为了能够让主人早日看到这样的美景,凡是有可能收集到向日葵和太刀鱼的地方,我一个都没有放过哦……”

 
 “只不过,尽管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还是让主人苦苦等待了半个月之久……”

 
 听着身旁的人说话声音越来越低沉,感觉到有点不对的羽珣猛地转过头,却发现自家近侍委屈巴巴地看着她。

 
 糟、糟糕,被喜欢的人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根本就无法抗拒啊……

 
 这比半个月之前的那番话还要犯规啊。她在心里疯狂呐喊道。

 
 “安定你这段时间确实辛苦了……说吧,想要什么奖励?”

 
 察觉到他的小心思,羽珣哭笑不得,干脆直接摊牌了。

 
 “奖励么?嗯……”

 
 大和守安定的目光移到她的大腿上,盯了几秒之后,又移到她的脸上。

 
 “我想要的是……”

 
 ———————————————

 
 后记

 
 据说,这座本丸的审神者刚换上向日葵景趣,之后的第二天大腿酸软无力,原因不明。

 
 虽然哪都暂时去不了,但她表示很愉快。

 
 据说,她的近侍当天一直在飘花,原因同样不明。

 
 
Fin. 

羽洵_安定沼民

(安婶)当你求职碰壁

*找工作期间的脑洞

*自家安定x自家婶,婶有名字

*结尾高能预警

*文笔废,私设有,ooc我的

-------------------------------------------------------

 
 羽珣一回到本丸,就一脸别扭地把小高跟脱了下来,顺便揉了揉脚脖子。

 
 一旁的大和守安定倒了杯温水,双手握着杯子递给她。

 
 “主人,辛苦了,喝杯水吧。”

 
 “啊,嗯,谢谢。”

 
 羽珣接过杯子小啜了一口,然后把杯子放在桌上,自己也坐了下来。...


*找工作期间的脑洞

*自家安定x自家婶,婶有名字

*结尾高能预警

*文笔废,私设有,ooc我的

-------------------------------------------------------

 
 羽珣一回到本丸,就一脸别扭地把小高跟脱了下来,顺便揉了揉脚脖子。

 
 一旁的大和守安定倒了杯温水,双手握着杯子递给她。

 
 “主人,辛苦了,喝杯水吧。”

 
 “啊,嗯,谢谢。”

 
 羽珣接过杯子小啜了一口,然后把杯子放在桌上,自己也坐了下来。

 
 她没有看坐在身旁的近侍,只是目光直愣愣地盯着杯子。

 
 “怎么了,主人?”

 
 大和守安定微微歪着头,温和地笑着,模样甚是可爱。

 
 羽珣侧过头瞥了他一眼,忍不住捏了捏他白皙细腻的脸蛋,瞬间感觉自己得到了治愈。

 
 “没什么......嗯,我今天又参加了一个面试,可感觉希望不大的样子……”

 
 她越说越小声,如果大和守安定不是坐在她的身旁,就几乎听不清话的末尾说的是什么。

 
 “为什么呢,是不是他们为难你了?”

 
 大和守安定虽然看上去笑容温和,但羽珣敏锐地察觉到此时他并不开心,而且笑容里也隐隐带着一丝丝危险的意味。

 
 这种感觉,要如何具体描述出来呢。

 
 就好像,一旦她开口说自己被面试官如何为难,眼前的人就会一言不合提着本体冲上去的样子……

 
 羽珣赶紧像个拨浪鼓似的摇头,中止了自己脑海中关于以上画面的想象。

 
 “没有没有,只不过是我表现得不够好,觉得自己应该会被刷下来而已,”她拿起杯子啜了一口,停顿了一会儿,放下水杯“感觉自己,还是不够优秀啊……”

 
 脑中不断循环着自己刚刚在面试时的表现:紧张到完全说不出话来,或者语无伦次,不知所云……

 
 啊啊啊,回想起来简直尬得不要不要的了,羽珣不禁抬手扶额,长叹一声。

 
 “才不是这样的!主人在我看来,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大和守安定站起来,走到她身后坐下,然后伸手从背后抱住了她,他把头埋在她的肩窝,“不管是安排出阵、内番,按时完成日课,还是处理文书、批阅战报,主人都尽职尽责,维持着本丸的正常运作。”

 
 “而且,主人对本丸的大家也很好,在这一点上,他们和我持相同的看法。”

 
 “主人,还记得我修行归来时对你说过的话么?”大和守安定蹭了蹭她的侧脸,“虽然我难以使用,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将我运用自如。”

 
 “啊,我记得清清楚楚,毕竟那时的你,让我很惊艳。”

 
 感受着蓬松柔软的毛发在自己颈部轻轻扫过,带来阵阵微痒感,羽珣的身体微不可察地颤抖了几下。

 
 “之后,主人确实也做到了,说实话我很高兴,”大和守安定在她的颈侧轻轻印下一吻,随后凑近她的耳边,“那么,我是否已经成为你的爱剑了呢?”

 
 “嗯,是的,大和守安定是我的爱剑,也是我最喜欢的刃。”

 
 不知是否本体为冷兵器的缘故,从刀剑中诞生的付丧神的体温比起普通人类要偏低很多,就连吻都是冰凉的,羽珣感觉被接触的那片皮肤传来丝丝微凉。

 
 “其实,我当上审神者纯属偶然,初来的时候也不懂刀剑的历史,多亏了本丸的大家从旁辅助和照顾,才使我一步步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审神者,顺利地完成各项工作。”

 
 “我曾经以为,来到这里之后不会喜欢上任何人,无论是谁,我都从心里升不起特殊的感觉,对你也是一样。”

 
 “但是,好奇怪啊,为什么当时没有这种感觉,现在却有了呢?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来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不是很明白……”

 
 “唯一知晓的,只有自己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

 
 羽珣自顾自地说着,身后的人不发一语。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苦笑一声。

 
 “呐,如果真的有审神者这个职业就好了。”

 
 话音刚落,像是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眼前的景象迅速消失着,不论是障子门、榻榻米,还是矮桌和水杯,亦或是身后的近侍。

 
 全都消失不见了,四周陷入了一片漆黑,徒留她一人坐在原地。

 
 羽珣摸了摸颈侧被他吻过的地方,那里仍然残留着微凉的触感,像是在证明他曾经存在过一样。

 
 两行滚烫的液体划过脸颊,她胡乱擦拭着,想要止住却怎么也止不住。

 
 尽管心里充满着不舍和留恋,但她知道,梦终究是要醒来的。

 

 

Fin.

 

 

写在后面:

 

接触刀剑乱舞一段时间后,就幻想过假如有一天,一只奇怪的狐狸突然出现,然后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真正的审神者,生活在真正的本丸里,接触着各式各样的刀剑男子,每天过着或平淡如水,或跌宕起伏的生活。

 
 这段时间一直在面试不同的岗位,为了找工作四处奔波,求职却屡屡碰壁。

 
 闲暇时打开本丸,戳了戳近侍安定,忍不住感叹假如我是真的婶婶就好了,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

 
 最后,祝愿自己找到心仪的工作,能够过上想要的生活。

羽洵_安定沼民

(安婶)午睡

*记一次午睡

*恋人设定,非常短小的小甜饼

*自家安定x自家婶,婶有名字

*文笔废,私设有,ooc我的

--------------------------------------

 
 在不知打了第几个哈欠之后,羽珣丢下笔,把面前的一堆公文推得离自己远远的,单手撑着头,闭眼小憩片刻。

 
 当大和守安定出阵归来,进门时看到的是这么一副景象:当她的头往下滑的时候,整个人像是突然被惊醒似的,然后继续闭上眼,再次用手撑住头。整个过程中她的头一点一点的,活像一只小鸡在啄米。

 
 真是让人觉得,既十分滑稽可爱,又稍稍有些心疼。...


*记一次午睡

*恋人设定,非常短小的小甜饼

*自家安定x自家婶,婶有名字

*文笔废,私设有,ooc我的

--------------------------------------

 
 在不知打了第几个哈欠之后,羽珣丢下笔,把面前的一堆公文推得离自己远远的,单手撑着头,闭眼小憩片刻。

 
 当大和守安定出阵归来,进门时看到的是这么一副景象:当她的头往下滑的时候,整个人像是突然被惊醒似的,然后继续闭上眼,再次用手撑住头。整个过程中她的头一点一点的,活像一只小鸡在啄米。

 
 真是让人觉得,既十分滑稽可爱,又稍稍有些心疼。

 
 大和守安定放缓了脚步,尽量不发出声音地悄悄靠近她,但羽珣似是有所察觉,他刚走到办公桌前,她就突然被惊醒似的抬起头,睡眼惺忪地看过来。

 
 “谁?哦,是安定啊……”说着,她又打了一个哈欠。

 
 “主人别太勉强自己了,实在想睡就去睡一会儿吧。”大和守安定走到羽珣旁边,弯下腰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后脑勺上,让她的头慢慢靠在自己肩上。

 
 “说的也是,啊好困……”羽珣双手环住自家恋人的腰身,顺便蹭了蹭恋人那蓬松而柔软的头发,“那,安定要不要……和我一起睡?只是单纯地睡觉啦……”

 
 片刻后,她听到耳旁传来一声轻笑,随后感觉拥抱着自己的那人稍微加大了拥抱的力度。

 
 “好啊,主人,放心吧,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

 
 刀剑付丧神的体温相较于普通人类要偏低一些,此时正值炎炎夏日,这微凉的温度却是刚刚好。

 
 至少抱起来很舒服。羽珣这样想着,往自家恋人怀里钻了钻。

 
 “午安,安定……”

 
 说完这句后,她又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在恋人的怀里蹭来蹭去,直到找了个舒适的角度和姿势才停下来,几分钟后便沉沉睡去。

 
 “......真是,没办法啊。”

 
 经过某人刚才无意识的举动,大和守安定感觉自己的内心有些躁动,可想起之前自己对她许诺的话语,看着她疲惫的面容,他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低下头凑近羽珣,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个吻。

 
 “午安,我的主人。”

 

 
Fin.

羽洵_安定沼民

【本丸日常】某个本丸的安定和某咸鱼婶

昨晚做的真实刀装问答

已经告白成功的背景

大和守安定 


你喜欢我吗?绿 

对我是恋人之间的感情吗?银 

在一起的今后也请多多指教。绿 

啥?你不想和我在一起?金 

……真的不想和我在一起?金 

……我给你带来困扰了吗?绿 

(大哭)……那我们就…分开吧,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绿 

诶?你不会是故意想看到我伤心难过的样子吧?金 

……你这么喜欢欺负我吗?金 

你不嫌弃我哭起来的样子很丑啊?银 

以后你可不可以对我温柔一点啊?银 ...

昨晚做的真实刀装问答

已经告白成功的背景



大和守安定 


你喜欢我吗?绿 

对我是恋人之间的感情吗?银 

在一起的今后也请多多指教。绿 

啥?你不想和我在一起?金 

……真的不想和我在一起?金 

……我给你带来困扰了吗?绿 

(大哭)……那我们就…分开吧,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绿 

诶?你不会是故意想看到我伤心难过的样子吧?金 

……你这么喜欢欺负我吗?金 

你不嫌弃我哭起来的样子很丑啊?银 

以后你可不可以对我温柔一点啊?银 

…… 

你想让我只属于你一个人吗?银 

如果我喜欢其他人你会生气吗?绿 

是因为知道我不会喜欢其他人吧?银 

…… 

就到这里吧,因为刀装位置不够用了。 

我家的安定切开来是黑的,黑的,黑的! 

表面是乖巧的小天使,内里是腹黑的大魔王,而且很有心机。 

他就喜欢欺负我,喜欢看到我被他弄哭,仿佛料定我拿他没办法。 

......我确实拿他没办法,谁让我喜欢他呢,已经被他吃的死死的了。 

哼,大坏蛋!(超小声) 


【今天的婶也被自家安定欺负得惨兮兮】

卿涟

@加州澄野 的耳饰!左边是婶婶款,右边是清光款!由于澄野没有耳洞,就只能用耳夹啦!给澄野的婶婶款我真的超喜欢!搞得我都想给自己做一对儿了。不过可惜没有金色的带环耳针托,所以清光这款只有耳夹的!

@加州澄野 的耳饰!左边是婶婶款,右边是清光款!由于澄野没有耳洞,就只能用耳夹啦!给澄野的婶婶款我真的超喜欢!搞得我都想给自己做一对儿了。不过可惜没有金色的带环耳针托,所以清光这款只有耳夹的!

卿涟

没粮,只有截图, @Elekter 拜托阿芥陪我上线截图的QAQ。估计七夕还是如此吧,占tag致歉!

没粮,只有截图, @Elekter 拜托阿芥陪我上线截图的QAQ。估计七夕还是如此吧,占tag致歉!

卿涟
谨贺新春,福到啦!!!!找 @...

谨贺新春,福到啦!!!!
@volCANo 约的春节稿子!!画的太可爱啦!!
春节前夕婶婶因不明原因变小啦,贴福字只能让安定抱着贴啦!

谨贺新春,福到啦!!!!
@volCANo 约的春节稿子!!画的太可爱啦!!
春节前夕婶婶因不明原因变小啦,贴福字只能让安定抱着贴啦!

壬生狼桃
【乙女向注意】失眠 *今日份的...

【乙女向注意】失眠


*今日份的日常条漫,来源于最近失眠的我

碎碎念,在失眠的时候就在构思一些漫画分镜和脚本之类的,结果就更睡不着了

【乙女向注意】失眠


*今日份的日常条漫,来源于最近失眠的我

碎碎念,在失眠的时候就在构思一些漫画分镜和脚本之类的,结果就更睡不着了

卿涟
找 @Elekter 约的第二...

找 @Elekter 约的第二张稿子~,是自家安定婶婶和 @玄夜 家的清光婶婶真白联动的温泉稿子~

先在这里再吹一波阿芥!前期和真白白在纠结约哪个脑洞的时候,阿芥不厌其烦的给我们起了好几个草稿供我们参考(大家快去找她约稿子呀!!),感觉以后约稿子都不用再去现想脑洞了,辛苦啦~!感觉阿芥每次的画都能给我一种惊艳感!阿芥的画在我看来就是那种越看越耐看的那种画!简直有魔力一样!从第一次约稿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而且半夜交稿,简直是给我这个在上夜班的人打了鸡血一样,瞬间困意全无!)

然后是真白白~,距离现在已经认识一周年啦~,同时也是距离第一次面基已经有一年...

找 @Elekter 约的第二张稿子~,是自家安定婶婶和 @玄夜 家的清光婶婶真白联动的温泉稿子~

先在这里再吹一波阿芥!前期和真白白在纠结约哪个脑洞的时候,阿芥不厌其烦的给我们起了好几个草稿供我们参考(大家快去找她约稿子呀!!),感觉以后约稿子都不用再去现想脑洞了,辛苦啦~!感觉阿芥每次的画都能给我一种惊艳感!阿芥的画在我看来就是那种越看越耐看的那种画!简直有魔力一样!从第一次约稿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而且半夜交稿,简直是给我这个在上夜班的人打了鸡血一样,瞬间困意全无!)

然后是真白白~,距离现在已经认识一周年啦~,同时也是距离第一次面基已经有一年的时间啦,所以想来个贺图!谢谢真白陪我想脑洞,真白白想的这几个脑洞都很好玩,虽然有时候感觉会有点恶趣味(噗x)。下次面基就是第四次面基啦~期待!

卿涟
找 @加州澄野 约的自家安婶同...

找 @加州澄野 约的自家安婶同床共枕的稿子~!澄野我吹爆啊啊啊!这个色调太好看了!周围放满了安定的谷子~!!!满足!!!!!!

找 @加州澄野 约的自家安婶同床共枕的稿子~!澄野我吹爆啊啊啊!这个色调太好看了!周围放满了安定的谷子~!!!满足!!!!!!

壬生狼桃

【乙女向注意】肩膀


*把5月画的老图重新修改了上色了,p2是对比

用以前的线稿上色真是很有趣的事情,可以看到以前的很多不足

【乙女向注意】肩膀


*把5月画的老图重新修改了上色了,p2是对比

用以前的线稿上色真是很有趣的事情,可以看到以前的很多不足

壬生狼桃

【乙女向注意】“别躲了,我知道你在下面”

*P2是灵感来源——大概是狐狸的天性?

(最近闭关一下,我要趁舍友放假都回家画刀婶本子嘿嘿嘿嘿)

【乙女向注意】“别躲了,我知道你在下面”

*P2是灵感来源——大概是狐狸的天性?

(最近闭关一下,我要趁舍友放假都回家画刀婶本子嘿嘿嘿嘿)

壬生狼桃
【乙女向注意】玩偶大战! *安...

【乙女向注意】玩偶大战!

*安定抱着的小鲨鱼是宜家的布罗艾!是看起来很崩溃但很可爱的小鲨鱼

【乙女向注意】玩偶大战!

*安定抱着的小鲨鱼是宜家的布罗艾!是看起来很崩溃但很可爱的小鲨鱼

壬生狼桃
【乙女向注意】纯白 *提问箱有...

【乙女向注意】纯白

*提问箱有小伙伴说要看婚纱~之前其实画过,就拿之前的衣服设计换个姿势再画一次~

(调色重传)

【乙女向注意】纯白

*提问箱有小伙伴说要看婚纱~之前其实画过,就拿之前的衣服设计换个姿势再画一次~

(调色重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