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哥&怂包

10浏览    5参与
碎玉琼花落

【拥雪】同人文 大哥×怂包05

灵感来自剧情歌《寻欢》35350 (玩过的小伙伴们懂的😏 )以及EDQ北星和飞得鱼唱的歌曲《拥雪》(真的是很好听啊!)


故事背景与《寻欢》相同,部分情节来自剧情歌《寻欢》


架空历史(跟《寻欢》相同),莫要吐槽历史情节😂


可以接受的话,开始咯!


-------------------


从前在驾云山上时,二人常听师父提起,江湖远比你们想象的凶险得多。行走江湖,身怀技艺便难以低调,为有处事八面玲珑,方能相安无事。现如今亲身体会后,二人方知这话的分量。


“这...”叶秉瑾有些犯难,第一次别人的委托就是杀人这么大的事,他还是有些怕的。“郑兄啊,这事情吧,...

灵感来自剧情歌《寻欢》35350 (玩过的小伙伴们懂的😏 )以及EDQ北星和飞得鱼唱的歌曲《拥雪》(真的是很好听啊!)


故事背景与《寻欢》相同,部分情节来自剧情歌《寻欢》


架空历史(跟《寻欢》相同),莫要吐槽历史情节😂


可以接受的话,开始咯!


-------------------






从前在驾云山上时,二人常听师父提起,江湖远比你们想象的凶险得多。行走江湖,身怀技艺便难以低调,为有处事八面玲珑,方能相安无事。现如今亲身体会后,二人方知这话的分量。


“这...”叶秉瑾有些犯难,第一次别人的委托就是杀人这么大的事,他还是有些怕的。“郑兄啊,这事情吧,我二人有点...”郑子安见二人面露难色,心下也明白了几分:“我也知道此时确实有些难为二位,这样吧秉瑾兄,我给你二人一晚的时间,你和寻冯兄考虑一下再答复我也不迟。”“多谢郑兄理解。”“谢了子安兄。”“你二人不必多礼,天色渐晚,我们先用饭吧。”说罢便让小丫鬟传饭。


二人下山后,全部的盘缠和卖艺的钱几乎全用到房租,因此饥一顿饱一顿是常有的事。这一顿饭,二人自然是饿坏了,吃了不少。一旁的郑子安看着二人,又好笑又心疼。身为清官,他深知百姓疾苦,奈何朝中多宦官,仅凭他一人之力难以解百姓苦。想到这里,郑子安就食难下咽。


叶氏师兄弟也没闲着,用饭时二人一直在思索,根据郑子安的衣着和马车来看,他绝非等闲之辈。但他待下人又是极好,加上百姓对他多是恭敬有礼,提起他也无惧色和厌恶之情,可见此人乃是善者。因此,当郑子安再次问他们愿不愿意时,二人应了下来。


郑子安将有着此次任务目标的纸条交给他,叮嘱他务必看后销毁。随后派人安排他们的住处。


二人进屋后,便屏退了所有下人。借着微弱的烛光,他们看到了这次的任务。


陶荣陶大人,当朝一大宦官,同样因商贾发家得以捐官。虽有富贵有余,但暗地里仍在大肆敛财,盘剥百姓。官场上与郑子安乃是宿敌,二人政见从不相和。


“原来如此。”叶寻冯小声说道,“怪不得子安兄看不惯他,这也太过分了!”“怂包,怎么样?敢不敢接这任务?”叶寻冯挑挑眉:“为什么不敢?多刺激的事啊?”叶秉瑾皱了皱眉,拍了一下他:“你还觉得刺激?搞不好被发现可是要送命的!”叶寻冯见大哥生气了,赶紧乖乖闭上了嘴。


月亮很圆很亮,两兄弟却怎么也睡不着。师父的死如同一块大石头般压在胸口上,明天的行动有可能令他们两兄弟有去无回。


“师兄,你睡了吗?”黑暗里传来寻冯的声音。“你怎么还没睡?怎么,想到明天的事,怕了?”叶秉瑾故作轻松地调侃他,但他知道,他远不像表面那般镇定。“才没有!”叶寻冯怎么会不怕呢,但他不想让师兄担心,如今师父已去,唯有师兄,是他最亲的人,他要保护好他。“睡吧。”对面的人传来两个字,随即没了声音。“嗯。”他回了个字后也躺下了。


月明星稀,清风寂寥,一夜无眠...




留个红心蓝手呗(・ิϖ・ิ)


碎玉琼花落

【拥雪】同人文 大哥×怂包 04

灵感来自剧情歌《寻欢》35350 (玩过的小伙伴们懂的😏 )以及EDQ北星和飞得鱼唱的歌曲《拥雪》(真的是很好听啊!)


故事背景与《寻欢》相同,部分情节来自剧情歌《寻欢》


架空历史(跟《寻欢》相同),莫要吐槽历史情节😂


可以接受的话,开始咯!


-------------------


两人离开时本就匆忙,身上并无多少银两,仅要了一间人字房住三晚。这三日,他们需尽快找到谋生之道。他二人第一次下山,本该好好在街上逛一逛,可是师父尸骨未寒,加之又有家人师父的仇要报,也就无心去注意这熙攘了。但作为叶孤的关门弟子,若是报上师父的名号,这工作势必不难找。可他们并不...

灵感来自剧情歌《寻欢》35350 (玩过的小伙伴们懂的😏 )以及EDQ北星和飞得鱼唱的歌曲《拥雪》(真的是很好听啊!)


故事背景与《寻欢》相同,部分情节来自剧情歌《寻欢》


架空历史(跟《寻欢》相同),莫要吐槽历史情节😂


可以接受的话,开始咯!


-------------------





两人离开时本就匆忙,身上并无多少银两,仅要了一间人字房住三晚。这三日,他们需尽快找到谋生之道。他二人第一次下山,本该好好在街上逛一逛,可是师父尸骨未寒,加之又有家人师父的仇要报,也就无心去注意这熙攘了。但作为叶孤的关门弟子,若是报上师父的名号,这工作势必不难找。可他们并不提起,因此不得不以街头卖艺的方式赚钱。


十日后...


这天二人依旧在街边卖艺,二人武功精湛,自是吸引许多过路人驻足。此时一辆马车停下,从里面走出一名男子,穿着并不十分朴素。面上一副奴相向马车内伸出一只手,一面说着“大人小心。”继而从马车上又走下一人,此人一身墨绿色绸衣,腰间玉佩显示出这人身份不凡。人群中有人认出来这是蒲国商贾大家郑商人郑子安。他早先以纺织出名,若是提起郑家衣铺,这花蓥城内可是无人不识。他也因此捐官。不过在百姓的口碑却不错,是个难得的清官。


“大人,这几日我都见了,这二人身手不凡,可以为我们所用。”郑子安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噤声。自己却是一开折扇,幽幽开口:“我见你二人功夫了得,街头卖艺实在屈才。现在有个机会,不知二位到我手下做事,如何?”“大人相邀,二人自是感激。”叶秉瑾回答,“只是,我们做事也是有原则的,不知大人明白?”“自然”郑商人回答,“江湖人士,以‘侠’为道。这点你们大可放心。”“既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叶秉瑾施了一礼,又转头道,“怂包,回客栈收拾东西。”“请。”不多时,二人便上了马车,直奔郑府。


车内... “郑某行事匆忙,还曾未请教二位名姓。”“哪里的话,吾名叶秉瑾,这是师弟叶寻冯。”“叶姓吗...倒是与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叶孤同姓,在下冒昧问一句,您二位的师父是?”“大人恕罪,此事叶某不能透露。”“是的,师父的姓名,恕我们不能告知。”小寻冯也赶忙接口。“罢了,是郑某逾距了。”车内又陷入了沉默。


“大人,我们到了。”车夫在郑府前停下了马车。叶氏师兄弟一进郑府便被眼前的景象震慑住了,宅院宽阔,门前有一扇巨大的影壁,上面画着山水画,四周檐牙高啄,雕梁画栋,实在气派。走进正室,上好的檀木家具被擦得油亮,墙上挂满了水墨画,大多是写意画。郑子安招呼他们坐下,随即让丫鬟们上茶。 叶寻冯一嗅到茶香,便知这茶不简单:“这是...六安茶?”“寻冯兄识茶的本事了得。”郑子安笑了笑,“不错,正是六安,而且还是上品。”“大人过誉了。”“也别叫我大人了,唤我郑兄就好。” “那...郑兄,此次你让我二人来所为何事?”郑子安悠悠喝了口茶:“不瞒二位,这次是有一件要紧事要二位帮忙。只是会很危险,搞不好还会丧命。”“郑兄但说无妨。”叶秉瑾听言,也换上严肃的神情看着郑子安。


“杀人。”郑子安缓缓吐出两个字。




喜欢的话点个红心蓝手吧(^V^)


碎玉琼花落

【拥雪】同人文 大哥×怂包 03

灵感来自剧情歌《寻欢》35350 (玩过的小伙伴们懂的😏 )以及EDQ北星和飞得鱼唱的歌曲《拥雪》(真的是很好听啊!)


故事背景与《寻欢》相同,部分情节来自剧情歌《寻欢》


架空历史(跟《寻欢》相同),莫要吐槽历史情节😂


可以接受的话,开始咯!


----------------


几日已过,今日是叶寻冯的十八生辰。想到过了今日就可以下山了,他就说不出地兴奋。叶寻冯暗暗发誓:下山之后,他要找到当年杀害爹娘的仇人,为他们报仇。


师父叶孤倒是起了个大早下山去了,毕竟今日是那二小子的生辰,总归是要庆祝一下的,一大早便去集市上买了二两好酒,又买了些熟牛肉和炸花生米。他...

灵感来自剧情歌《寻欢》35350 (玩过的小伙伴们懂的😏 )以及EDQ北星和飞得鱼唱的歌曲《拥雪》(真的是很好听啊!)


故事背景与《寻欢》相同,部分情节来自剧情歌《寻欢》


架空历史(跟《寻欢》相同),莫要吐槽历史情节😂


可以接受的话,开始咯!


----------------


几日已过,今日是叶寻冯的十八生辰。想到过了今日就可以下山了,他就说不出地兴奋。叶寻冯暗暗发誓:下山之后,他要找到当年杀害爹娘的仇人,为他们报仇。


师父叶孤倒是起了个大早下山去了,毕竟今日是那二小子的生辰,总归是要庆祝一下的,一大早便去集市上买了二两好酒,又买了些熟牛肉和炸花生米。他很欣慰,自己的两个徒弟终于可以下山了,他这个师父也可以放心的退隐江湖了,回山的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可惜生活并不是他想的那么平静,叶孤走得急,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他回山的时候,有一伙人悄悄地跟着他,找到了他的住处。


晌午时分,师徒三人对坐在前院中,共同庆祝叶寻冯的生日。几杯酒下肚,平时严肃寡言的叶孤打开了话匣子:“十多年前,我收养了你们两个并且让你俩拜入我门下做关门弟子。这十几年,你们二人吃了不少苦,总归是有所学成了。如今寻冯也已经十八,你们二人已经可以下山闯荡,我这个老头子也算是安心了。”“多谢师父的教诲。”二人回答


见自家师弟今日如此开心,叶秉瑾便问了一句:“师弟可有什么愿望?”寻冯闻言眼睛都亮了:“既然这样,那...我想要拥雪可以吗?”“这...”叶秉瑾犯了难,当初本是为了哄他随口说说而已,没成想这小子至今还没忘了这事。但他又不能告诉他自己只是哄他而已,想来想去,他想到了办法:“现在拥雪还不能给你。”“为什么?”小寻冯有些生气。“还记得我当初说过,等你出师了,我就把拥雪给你吗?你现在尚未出师,自然不能给你了。”“可我已经十八了,可以下山了!”叶寻冯不服。“可以下山不代表你出师啊,你现在面对事情还不能独当一面,再等等吧。”叶寻冯闻言只好作罢。


看着面前互相争论的二人,叶孤有些难过,他们已经长大了,有些事也该让他们知道才行。他叹了口气:“秉瑾,寻冯,我有话要跟你们二人说。当年你们两家的事,我是知道一点的。”


“师父,您是说,您知道我们的仇家是谁?”二人听闻大惊,双双跪地:“恳请师父告知,好让徒儿清楚仇家是何人!”“快起来快起来。”叶孤把两人扶起,继续说道,“说来也奇,你二人当年的仇家本是同一人。老夫虽不了解全部,但那人的相貌我还是见过的,时隔多年,老夫也记不大清了,但我记得那人生得异常妖艳,老夫从未见过那样艳丽的相貌。就好像...狐妖化形一般。”二人静静地听着,心里却已经记下了叶孤对那人的描述,思索着该如何报仇之事。见两人许久不语,眼底浮现仇恨之色,叶孤忙道:“你二人报仇之事切不可轻举妄动,若是意气用事...”正说话间,前院大门突然被踢开。一群黑衣人闯了进来,为首的人大声说:“奉我家大人之命,叶孤,还不快把拥雪交出来!”“来者何人!”叶孤也不畏惧,冷静地询问来人的身份。“自然是取走你宝贝的人,废话少说,交出拥雪,我们可饶你不死,否则,休怪刀剑无眼!”

“哈哈哈哈!”叶孤仰天大笑,“什么拥雪?我这里可没有这宝贝,我自己还求而不得,你倒来问我要剑?还不快走?别让我对你们不客气!”领头的黑衣人却是一声冷笑:“呵,叶孤老头,你真当我们是那好哄骗的三岁娃娃,我们得了情报,拥雪就在你这里。何况,刚才那小子可是亲口说了的要拿拥雪!”说罢,手便指着叶寻冯。叶孤暗道不妙,他们已有情报在手,可拥雪在自己这里的事,只有他们三人知道,除此之外,便是十多年前有一老翁曾看出这剑剑气不凡。两个徒儿定不会透露此事,看来...想到这里,他心下有了主意:“不错,拥雪就在我这里,但我绝不会交给你们!”说罢,又转头对两个徒弟说:“你们两个快走!去后院!”


“呵,既如此,我就只好取了你的命了!弟兄们,上!”“老大,那两个小子...”“不必理会,反正我们要的东西在叶孤手里。”“是!”黑衣人迅速动手,把叶孤围住。叶孤也不示弱,长剑出鞘,当即与几人缠斗起来。叶秉瑾和叶寻冯二人趁机往后院跑。曾经,师父跟他们说起过后院有门可以通向山下,但万不可轻易使用。现在,是动用这扇门的时候了。


两人跑了一路,叶寻冯有些担心:“我们这么走了,师父会不会有危险?不行,我要回去救师父!”说着就想往回跑。叶秉瑾一把抓住他:“怂包,不能去!你没听到吗?师父让我们走!你现在回去,岂不是给师父添麻烦?”“可是...”“没有可是!他们的目标是拥雪,现在拥雪在我手里,他们还以为在师父手上,若是我们现在回去,暴露了怎么办?快走吧,师父会没事的!”寻冯点点头,二人加快了向山脚跑的步伐。


他们跑了很久,终于到了山脚,二人决定停下来想想如何救回师父,此时却听得“轰”的一声,紧接着,他们便看到,院子的方向升起了一股黑烟。“惊天雷!”二人同时喊道。“惊天雷是师父的底牌,现在竟然用了,只怕是...”叶秉瑾说不下去了,眼里已是带着泪。他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吐出一句话:“师弟,走吧。师父他...已经...”二人相对无言,只是默默地流着泪。过了一会儿,他们双膝跪地,磕了三个头后,最后望了那座院子一眼,踏上了逃亡的旅程。二人发誓:他们一定不会忘记今日之事,来日定会给师父和各自的爹娘报仇。






啊...这一话我果然还是觉得自己是瞎特喵写的啊,叶孤的便当已经领了,只能说,心疼师父啊QAQ

喜欢的话点个红心蓝手吧


碎玉琼花落

【拥雪】同人文 大哥×怂包 02

灵感来自剧情歌《寻欢》35350 (玩过的小伙伴们懂的😏 )以及EDQ北星和飞得鱼唱的歌曲《拥雪》(真的是很好听啊!)


故事背景与《寻欢》相同,部分情节来自剧情歌《寻欢》


架空历史(跟《寻欢》相同),莫要吐槽历史情节😂


可以接受的话,开始咯!


----------------


转眼三年已过,二人中叶秉瑾已成年,寻冯也将至十八生辰。一日叶孤下山得了一坛好酒,但他不舍得喝,于是决定先藏起来,等过几日下山寻些好菜佐酒。好巧不巧,他藏酒时被叶秉瑾在窗外瞧见。叶秉瑾可是听说酒是个好东西,自他出生以来,半点没尝过。上山前,他总能在街市上闻到酒香,偶尔跟爹去酒楼时,也会看见...

灵感来自剧情歌《寻欢》35350 (玩过的小伙伴们懂的😏 )以及EDQ北星和飞得鱼唱的歌曲《拥雪》(真的是很好听啊!)


故事背景与《寻欢》相同,部分情节来自剧情歌《寻欢》


架空历史(跟《寻欢》相同),莫要吐槽历史情节😂


可以接受的话,开始咯!


----------------


转眼三年已过,二人中叶秉瑾已成年,寻冯也将至十八生辰。一日叶孤下山得了一坛好酒,但他不舍得喝,于是决定先藏起来,等过几日下山寻些好菜佐酒。好巧不巧,他藏酒时被叶秉瑾在窗外瞧见。叶秉瑾可是听说酒是个好东西,自他出生以来,半点没尝过。上山前,他总能在街市上闻到酒香,偶尔跟爹去酒楼时,也会看见很多人喝酒,越好的酒,酒香越是浓郁。可惜年少时爹和师父都以他还小为由不允许他碰酒。如今他已成年,却又难得见到酒,这次,他可不会再错过机会了。


三日后,叶孤又要下山。临出门前特意嘱咐两名弟子莫要出门,毕竟他二人在驾云山习武的事,只有他们的父母和叶孤所知。如今两家均被他们的仇人灭门,作为两家的遗孤,若是被人发现,必会引来杀身之祸。叶孤交代完后,便下山去了。


叶秉瑾暗道机会来了:“怂包,想不想喝酒?”而小寻冯却有些怀疑:“有这样的好事你会找上我?”“真的,我现在知道有个地方有好酒。”“我也知道,莫不是师父那里?”“你如何知晓?”叶秉瑾很奇怪。师父藏酒时只他一人看见了,这怂包是怎么发现的?“我闻到师父的房间里有酒香,你忘了,还是你告诉我这是酒香的。”叶秉瑾想起来了,曾经他向寻冯描述过酒的香气。“既然你知道,怎么样,敢不敢偷师父的酒?”“我可不敢,被师父知道了,会挨鞭子的。”“说你是怂包还真是没错,那我可去了。”叶秉瑾没再多说,朝师父的屋子走去。


此时叶寻冯在自己的屋子里有些担心,师兄就这么去偷酒了?这样拿师父的酒不合适吧,早知道自己就该劝劝他了。他正在苦恼一会儿师兄进来一定要劝他放回去的时候,叶秉瑾回来了。手上拿着一个酒壶,得意地看着他的小师弟:“看,这是什么?”一面说一面把手里的酒壶晃了两晃。叶寻冯自是惊讶:“我靠,你真的去偷师父的酒了?不好吧?还是还回去吧。”


听了这话,叶秉瑾轻笑一声,语气里是满满地嘲弄:“我就偷了怎么样?就知道你这怂包啊,不!敢!喝!”这下原本想劝师兄把酒还回去的寻冯不服气了,自己才不是怂包!想到这里,他一把夺过酒壶:“拿来吧!谁说我不敢喝,喝就喝!”随即开了瓶塞,把酒倒入口。一旁的叶秉瑾急了,作势去抢酒壶:“喂!你别喝完啊!多少给我留点啊!”二人就这样挣来抢去喝完了一壶酒。


待到晚上叶孤回来,发现自己的酒坛被人开了。里面的酒少了一酒壶的量。当即气得不行,本想着带回了两个好菜喝上一壶,没成想酒被人偷了去。这山里没有别人,定是两个小兔崽子干的。这样想着,他拎着鞭子就出了屋。


“说,是谁偷喝我的酒啦?说!”叶孤握着手里的鞭子抽打两人,试图找出谁偷了他的酒。“是他!”两人同时开口,不得不说,平时互相练习,打闹的两人在嫁祸对方的时候竟出奇地默契。这下叶孤气得胡子都快歪了,偷了我的酒还互相抵赖。但他又不能惩罚他们太过分,最后只能半生气半无奈地说:“都去给我蹲桩,晚上不许吃饭!”然后就气呼呼地回房了。


“怂包,后悔吗?”两人一边蹲桩一边聊天。“后悔什么?咱俩这么久了,哪一次有好东西不是一起分的。”寻冯看着师兄:“你说等我到了十八岁的生辰,我是不是就可以下山了?”“你下山想干什么?”“我想去找到当年杀我全家的人,为我爹我娘报仇。”寻冯说着,眼神已经变得冷冽。“不急,等那天,大哥陪你一起。”叶秉瑾想着,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二人望着满天星辰,一时无言。


夜,深了。




喜欢的话点个红心蓝手呀O(∩_∩)O


碎玉琼花落

【拥雪】同人文 大哥×怂包 01

我又双叒叕开坑啦!

等不到正主的剧情歌只好自己割腿肉了QAQ

灵感来自剧情歌《寻欢》35350 (玩过的小伙伴们懂的😏 )以及EDQ北星和飞得鱼唱的歌曲《拥雪》(真的是很好听啊!)

故事背景与《寻欢》相同,部分情节来自剧情歌《寻欢》

架空历史(跟《寻欢》相同),莫要吐槽历史情节😂

可以接受的话,开始咯!

----------------

蒲国这个国家,作为当今这片大陆上国力最强者,民风却是人们最向往的。在这片大陆,男女平等的观念贯彻得很深,女子一样可以读书,科考,也可经商,参军。甚至可以称帝,你问为什么?因为这个国家现在就是女子称帝。

蒲国都城西北处有一座山称作驾云山,山中...

我又双叒叕开坑啦!

等不到正主的剧情歌只好自己割腿肉了QAQ

灵感来自剧情歌《寻欢》35350 (玩过的小伙伴们懂的😏 )以及EDQ北星和飞得鱼唱的歌曲《拥雪》(真的是很好听啊!)

故事背景与《寻欢》相同,部分情节来自剧情歌《寻欢》

架空历史(跟《寻欢》相同),莫要吐槽历史情节😂

可以接受的话,开始咯!

----------------

蒲国这个国家,作为当今这片大陆上国力最强者,民风却是人们最向往的。在这片大陆,男女平等的观念贯彻得很深,女子一样可以读书,科考,也可经商,参军。甚至可以称帝,你问为什么?因为这个国家现在就是女子称帝。

蒲国都城西北处有一座山称作驾云山,山中有一老者名唤叶孤,人如其名,膝下无儿女,常年在此习武。他有两名关门弟子,大弟子唤作叶秉瑾,二弟子唤作叶寻冯(此处读ping)二弟子平日爱哭,故叶秉瑾平日里便叫他怂包。

这一日,叶秉瑾被师父找去,回来的时候却不见师弟的影子,四处找了半天,最后在后山坡那里看到了师弟,彼时,叶寻冯已经哭了半天。

“喂,怂包,你怎么又哭了?可是师父又罚你了?”叶寻冯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作声。又继续哭。叶秉瑾被他哭的实在心烦,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别哭了!你这个爱哭鬼,将来还想当杀手?”

寻冯一边哭 一边抽抽搭搭地从嘴里蹦出一句话:“呜...师...师父把...把拥雪...送你了呜呜呜...”

世人皆知江湖上有四大名剑,御风,挽花,拥雪,怀月。而拥雪又是四剑之首。江湖人士无一不觊觎这四把剑,可惜挽花,怀月二剑在三十年前与他们的主人一起剑毁人亡,留下的两把剑一把在叶孤手里,另一把仍流落江湖不知所踪。但叶孤常年居住与深山,因此,拥雪在他手里这件事只有他本人和两名弟子知道。

叶秉瑾知道他的师弟竟是因为这件事而哭,不由得生了欺负他一下的念头。故而故作严肃问他:“怂包,不如你叫我一声大哥,我就把拥雪送给你怎样?”

听了这话,刚才还在哭的小小少年立刻停止了哭泣,话里透着急切:“真的?那,大...大哥?”

“哈哈哈哈!”小寻冯没等到递来的拥雪,反而等到了叶秉瑾的笑声:“你还真相信啊!”这下,刚止住哭泣的小哭包又哭了:“啊!骗子!你这个大骗子呜呜呜!”

后来,叶寻冯整整三天没理他的师兄,直到最后师兄答应他等他出师的时候把拥雪给他这才作罢。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大哥”和“怂包”成为了他们私下对对方的称呼。

喜欢的话红心蓝手点一下呀(>^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