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唐

2880浏览    201参与
紫色的鱼

我心里的长安,是迤逦了一地的繁华,是长长的城墙斑驳风雅,是闹市街头熙攘春风得意的马蹄,是掩不尽的一纸青史,是书不完的泱泱风华。重重楼宇容得下几世几年的帝王心术,容不下一颗桀骜潇洒的心。然又如何,且吟且啸,且歌且狂,本是楚狂人,凤歌笑孔丘。这方是我恣意纵马过的谪仙人。

我心里的长安,是迤逦了一地的繁华,是长长的城墙斑驳风雅,是闹市街头熙攘春风得意的马蹄,是掩不尽的一纸青史,是书不完的泱泱风华。重重楼宇容得下几世几年的帝王心术,容不下一颗桀骜潇洒的心。然又如何,且吟且啸,且歌且狂,本是楚狂人,凤歌笑孔丘。这方是我恣意纵马过的谪仙人。

人可可可可
谁弹的琴弦想送 送走青春迎深秋...

谁弹的琴弦想送  送走青春迎深秋
抱金槽羽调悠悠  忘了几岁入宫楼
忽来地动急鼓声  踏破夜夜笙歌梦
先怪红颜祸水  再问山河在不在
—《人间乐》
古代妇女命运身不由己,却要背上亡国的骂名。

谁弹的琴弦想送  送走青春迎深秋
抱金槽羽调悠悠  忘了几岁入宫楼
忽来地动急鼓声  踏破夜夜笙歌梦
先怪红颜祸水  再问山河在不在
—《人间乐》
古代妇女命运身不由己,却要背上亡国的骂名。

燕处

《人间错》

  


             

        [一]

  突厥的春天来了。

  犹自料峭的春风拂化尺深的积雪,嫩芽儿一片一片冒出头来,雄鹰盘旋,牛羊成群,大有万物苏醒,生机勃勃之美。

  杨羡捧着手炉,伫立在帐篷外。

  这已是她被封义成公主远嫁到突厥的第十个年头,这般的景象也已看了十年。

她仍然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大兴城的春天。

 ...

  


             

        [一]

  突厥的春天来了。

  犹自料峭的春风拂化尺深的积雪,嫩芽儿一片一片冒出头来,雄鹰盘旋,牛羊成群,大有万物苏醒,生机勃勃之美。

  杨羡捧着手炉,伫立在帐篷外。

  这已是她被封义成公主远嫁到突厥的第十个年头,这般的景象也已看了十年。

她仍然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大兴城的春天。

  此时曲江的薄冰应早就化去,渠旁落英缤纷,薄柳堆烟,流水挟着娇艳的花瓣推着酒杯往前流去。

  漂流在曲江渠里的酒杯,就仿佛大兴城春日的开始。每每停下,便惹出前来踏青的小郎君和小娘子们一阵笑声。

  甘露殿后的桃花也该谢了,挂上一树青青小小的果儿。花期如同她十六岁的闺中年华一般短暂,几乎转瞬即逝。

  时间愈久,记忆便愈发清晰。

  她还记得当年的自己,最喜欢的是春日的曲江,那里有她心仪的少年。

  彼时她还不是义成公主杨羡,只是天子从弟承平王的嫡女,是大兴城中金尊玉贵养大的宛平县主杨羡。

  “某已禀明父母,不日便往承平王府提亲。”

  “阿羡,某必不教你久待。”

  他低头盯着手里的柳枝,语气分外认真。

  杨羡却将他通红的耳朵看得分明,举起团扇掩面而笑,故意拉长了声音,与他道:

  “阿靖如此,真是令儿欣喜万分——”

  说罢,自己亦红了脸。

  她的少年是永康公府嫡子李靖,被赞少有才略,与她更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

女儿心思,总是甜蜜。

  自那日后,杨羡便不肯再见李靖了,只想等永康公府上门提亲。

  谁曾想,佳音未传,噩耗先至。

  安义公主仙逝的消息传回大兴,天子为保边境安稳,要在宗室女中封公主再嫁启民可汗。

  杨羡还没有等到李靖,便先等来了封她为公主,和亲突厥的圣旨。

  “宛平县主杨氏,知书识理,贵而能俭,无怠遵循,克佐壸仪,轨度端和,敦睦嘉仁。着即册封义成公主,代天子施恩突厥……”

次年,永康公李端兵败突厥,天子问责,百姓埋怨,李家迁回雍州,从此一蹶不振

  她的等待,最终毫无结果。

  “是阿耶阿娘无用,教我儿受这般苦楚。”母亲哀哀的泣声犹回荡在耳。

直至登上了华丽的凤辇,在万千百姓的目送下离开大兴城,杨羡才恍然回过神来,想起父亲的教导来。

  “我儿虽是远嫁苦寒之地,亦须知你乃大隋公主,国体为重。”

仪仗越行越远,途经的大兴风物也仿佛凝固在了原地,慢慢褪去鲜活的颜色,被她紧紧压在心底。

  “殿下,外头这般冷,快些回来罢。”使女在后头唤她,殷切又焦灼,生怕她着了风。

杨羡微微低头进了帐子。

  父王啊父王,你千叮万嘱国体为重,儿亦自重自爱,以全大隋脸面。

但是你可看见,庙堂上的天子是何等作为?

  儿因此陷入泥沼,可值得?




          [二]

  仁寿四年七月,太子杨广继位。

  其一改尚为晋王之时的不好声色,谦恭谨慎,开始大兴土木,迁都巡幸,荒淫无度。百姓苦不堪言,怨声载道。

  他做下的荒唐事,连远在突厥的杨羡都有所耳闻。

君主昏聩,皇朝动荡,渐成乱世之象。

  正所谓隋失其鹿,天下共逐。四方英雄揭竿而起,欲涤荡腐朽,成就大业。

连深得重用的唐国公李渊亦暗中招兵买马,伺机而动,并将太原经营得铁桶一般水泼不进。太原之外兵荒马乱,而太原之内,只闻歌颂李阀之声。

  李靖途经太原,心道正是如此,才更显异常。

  没有过多犹豫,李靖立即快马驰往江都,欲告发此事。

  然关中大乱,道路难行,李靖只能困守大兴城中,看着薄雪慢慢笼罩曲江,天地俱寂。心中的绝望一点一点漫上来,冻得李靖浑身发冷。

阿羡是大隋的公主,如今大隋将倾,阿羡又该如何自处?

今冬的大兴城冷得出奇,仿佛要将这一年的破败和丑陋通通掩藏起来,期盼来年回到过往的繁华和安定。

  次年,李渊自太原起兵,攻占长安,俘获李靖。

  “公起义兵,本为天下除暴乱,不欲就大事,而以私怨斩壮士乎!”

李靖降李,活了下来。

  倘若就此死去,就再也见不到阿羡了。

  大业十四年,恭帝禅位,李渊建唐。

  消息传到突厥时已经八月,杨羡怔了怔,满心复杂。

  压在背上的万均重担一朝卸去,却又从此无枝可依。

一时间,杨羡竟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记忆里的巍峨宫殿被草原上的朔风一年年吹拂,直至此刻,终于轰然倒塌。

仍然活在她心底的,只有曲江渠畔的少年郎。


          [三]

  重逢总是来的措不及防,令人狼狈不堪。

  阴山上余火未熄,尸首烧焦的味道与血腥混到一起,是东突厥留在世间最后的印迹。

  杨羡站在阴山下,挺了挺腰背。

  回首是突厥被焚烧的祖庭,往前是明火执仗的大唐雄军。

  阴山一战,大唐大获全胜,把东突厥彻底扫入了历史的垃圾堆。

  “阿羡……”

  李靖已然老了。

  他牵着马向杨羡走来,鬓边已有霜白,腰也有些许佝偻了。

  东边有朝阳升起,熹微的晨光落在他身上,让他眉目舒展了些许。

  “自开皇十九年起,至今日,已然三十又一年矣。”杨羡露出解脱的笑容,满心酸涩:“阿靖,别来无恙?”

  如今杨羡不过一亡国公主,而李靖却已是大唐将领了。

  两者之别,仿若云泥。

  李靖停下脚步,抓着缰绳的手紧了紧,声音嘶哑:

  “阿羡,我未娶妻。”

  李靖在泥沼中苦苦挣扎,忍辱负重这样多年,也不过是为了今日。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将杨羡打的溃不成军,再也维持不住最后的体面骄傲,扶着使女的手痛哭出声。

  “这世间,总是阴差阳错。”

  倘若安义公主没有去世,倘若天子未曾挑中她,倘若李端没有兵败——她便可以与李靖喜结连理,为他生儿育女,富贵安稳地度过一生。

一别三十一年,再见已是两鬓斑白。

  “可某还在。”李靖微微笑了笑,认真与她道:“是某让你久等了。”

  他的容颜早已衰老,而这认真的语气却仍同少年时一般无二。

  “能再见你,已是侥天之幸,儿又怎能……”

  杨羡咀嚼着自己的未尽之语,只觉像是服了黄连一般,苦涩与绝望蔓延而开。

  我曾四度委身突厥可汗,而你却至今未娶。我又如何配得上你?

  便是你不嫌,我亦觉自己肮脏无比。

  “莫要如此。”

  李靖双目通红,心中有千言万语欲一吐为快,却只能说出干巴巴的四个字。

  “亡国公主,不该再活下去。”

  杨羡后退了几步,含泪摇头。

  她抽出匕首,毫不犹豫地插进了自己的心口,自绝于李靖身前。

  她面色迅速苍白下来,仿佛被抽空了最后的生机。

  “得以再见阿靖,儿心甚…喜。”

  李靖只来得及揽住她缓缓往下倒的身体,重重瘫坐在原地,浑然不知目光该往哪里望去。

  浑浑噩噩之间,便想起了多年前的初见。

  “你便是永康公家的二郎?”

  “我名阿羡,阿娘说,阿羡会是大兴城中最开怀的小女郎,也会是最不需羡慕他人的小女郎!”

  怀中尸首渐冷,李靖抬头望了望天光。

  倘若甘露殿桃花犹在,应已开得繁盛热闹,灿然生辉。















有思想的芦苇

现在有多少人已经忘了,我们曾经的荣耀?

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 UP主: 冰蓝小风暴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440887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BC47F539-6FAD-4759-83C1-BFBFF49EDAFC16826infoc&ts=1569248653137

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 UP主: 冰蓝小风暴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440887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BC47F539-6FAD-4759-83C1-BFBFF49EDAFC16826infoc&ts=1569248653137


落曦

愤青

愤青

愤青一词,而今,有了些许贬义,但确实最真实的情感。国破山河,血战连天,尸骨重重,血勇奋起。国也好,家也罢,恩仇种种,不求你感同身受,能否请你别忘记!

和平与纷争是永远的主题,你顾忌你的享受,旁人无话可说,但当别人为这个国家奋战,为这个民族存续之际,能否请你停下!

华夏近代,国土沦丧,装备悬殊,家破无数,尸骨成山。明末清初,汉土沦陷,剃发留辫,血染山河,血勇皆失。元初宋末,强敌肆虐,崖山海战,修罗血海,华夏沦陷。晋初皇族,意乱天下,五胡乱华,血战漫天,南立衣冢。

愤慨,仇视,戒备,人之存,不能只为生活、享受。你喜欢异族、仇敌之后,无有不可,能否请你喜欢仇敌之时,放过与你先祖一同奋战...

愤青

愤青一词,而今,有了些许贬义,但确实最真实的情感。国破山河,血战连天,尸骨重重,血勇奋起。国也好,家也罢,恩仇种种,不求你感同身受,能否请你别忘记!

和平与纷争是永远的主题,你顾忌你的享受,旁人无话可说,但当别人为这个国家奋战,为这个民族存续之际,能否请你停下!

华夏近代,国土沦丧,装备悬殊,家破无数,尸骨成山。明末清初,汉土沦陷,剃发留辫,血染山河,血勇皆失。元初宋末,强敌肆虐,崖山海战,修罗血海,华夏沦陷。晋初皇族,意乱天下,五胡乱华,血战漫天,南立衣冢。

愤慨,仇视,戒备,人之存,不能只为生活、享受。你喜欢异族、仇敌之后,无有不可,能否请你喜欢仇敌之时,放过与你先祖一同奋战的后人,别去嘲讽、去蔑视。

盛世一统,江河所至,皆为汉民。而今,仇敌在侧,远敌在望,狼心潜伏,能否别去嘲讽、蔑视于视敌依仇,尚有悲伤的弱小。当群敌来临,他可能成为这个国家守护者中的一员,唯系民族存亡的一员。或许你无所谓,异族疆土,你亦可封王拜将,员外逍遥。请别去嘲讽视敌依仇,可能为这个国家奋战的弱小。

但若一天,所去何往,皆为同族,嘲讽蔑视,亦当兄友,家室同处,何结仇怨。炎黄泣血,流离难转,苦难太平,盛世回眸。

大风狂飙,席卷万里,马蹄踏处,即为大唐,唐骑最具气势话语。

叁骑

我从头哭到尾,你告诉我这是广告?

中国银联的广告#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拍的很不错 UP主: 逆火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459677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5C1415247B6C592CBDCBA9EB51A93608827&ts=1567702096848

中国银联的广告#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拍的很不错 UP主: 逆火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459677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5C1415247B6C592CBDCBA9EB51A93608827&ts=1567702096848


脑洞星系

#长安十二时辰# X#妖猫传#
【剧情群像】历史之河•乱世长安——假如长安十二时辰的故事不曾发生


标题虽然一股科普feel其实不过是一个把两个作品联合在一起的脑洞罢了,《长安十二时辰》的故事算是安史之乱之前的小烟花,那我干脆就直接剪了安史之乱的故事了。
特别说明:本视频里面的角色名字用回历史人物原本的名字,和剧中略有不同。

(p.s.比较快落的是还原了《安禄山事迹》里张小敬的描写)


B站:→O【剧情群像】历史之河•乱世长安——假如长安十...
人物
张小敬:雷佳音  
李泌:易烊千玺
太子:周陆拉
圣人(玄宗):张鲁一
杨贵妃:张榕容
杨国忠:刘奕君
白龙:刘昊然
丹龙:欧豪  

#长安十二时辰# X#妖猫传#
【剧情群像】历史之河•乱世长安——假如长安十二时辰的故事不曾发生


标题虽然一股科普feel其实不过是一个把两个作品联合在一起的脑洞罢了,《长安十二时辰》的故事算是安史之乱之前的小烟花,那我干脆就直接剪了安史之乱的故事了。
特别说明:本视频里面的角色名字用回历史人物原本的名字,和剧中略有不同。

(p.s.比较快落的是还原了《安禄山事迹》里张小敬的描写)


B站:→O【剧情群像】历史之河•乱世长安——假如长安十...
人物
张小敬:雷佳音  
李泌:易烊千玺
太子:周陆拉
圣人(玄宗):张鲁一
杨贵妃:张榕容
杨国忠:刘奕君
白龙:刘昊然
丹龙:欧豪  

阿荣的麦架

薛绍与太平的婚后日常(二)

9012年了还在嗑这对儿

开篇写了半天的长安城是怎么回事……大唐永远是我的一个梦啊……

长安的夏日总是漫长又炎热,太阳似乎升得格外早,才巳时而已,路旁的柳树叶已被晒得打了卷儿,朱雀大街一改尘土飞扬的形象,静悄悄的,不时有几辆奚车经过。

高门大户的贵人们还好,能倚赖自家冰窖的存冰、婢女轻扑的罗扇和各色冰饮降暑,有的甚至直接去京郊南五台小住,山里清溪翠盖,好不惬意!

百姓可就没这么幸运了,要吃饭就要做活,杀人的酷暑也只得苦挨。

平日热闹的各坊市现在安静了不少:礼泉坊当垆的胡姬,懒得和食客嘲笑,没好气地打酒;崇仁坊里来自波斯、回纥的客商们不再锱铢必较地议价,计划着货物早些发卖了好休歇。连平...

9012年了还在嗑这对儿

开篇写了半天的长安城是怎么回事……大唐永远是我的一个梦啊……

长安的夏日总是漫长又炎热,太阳似乎升得格外早,才巳时而已,路旁的柳树叶已被晒得打了卷儿,朱雀大街一改尘土飞扬的形象,静悄悄的,不时有几辆奚车经过。

高门大户的贵人们还好,能倚赖自家冰窖的存冰、婢女轻扑的罗扇和各色冰饮降暑,有的甚至直接去京郊南五台小住,山里清溪翠盖,好不惬意!

百姓可就没这么幸运了,要吃饭就要做活,杀人的酷暑也只得苦挨。

平日热闹的各坊市现在安静了不少:礼泉坊当垆的胡姬,懒得和食客嘲笑,没好气地打酒;崇仁坊里来自波斯、回纥的客商们不再锱铢必较地议价,计划着货物早些发卖了好休歇。连平康坊的姑娘招徕客人都有一搭没一搭的,担心香汗污了脂粉,连连扇着团扇,倚着栏强作媚态。

此刻公主府的厨房却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太平换却华服,一身胡装,窄袖紧腰甚是便利,身后是众疱役厨娘,个个严阵以待,如临大敌——知道的说是公主在为驸马准备午餐,不知道的还以为公主要去和突厥火拼。

倒不是太平接受“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等理论,而是单纯觉得,她家公子,每天的饭食实在是太寡淡了:晨起匆匆吃一碗馎饦,中午是公家派的廊下食——她见过,简薄也算了,端过来都冷了,更别提用餐过程中得坐得笔直,时刻注意各种礼节规程。晚上归家总能歇歇了吧,可累了一天,常常连葵菜汤也喝不下一碗。

这怎么行呢?

于是从上个月开始,太平每日照看厨房,做好了膳食送到京兆府去。她也一度想亲手造饭,可惜那一人多高的大灶实在吓人,燎了裙子事小,烧了公主府可就不好玩了。

一会儿工夫饭食已备,厨娘捧来食盒,许奴一层一层打开,太平仔细看过:

蒸波棱、炙羊肉、奶汤锅子鱼,一碟醋芹,还有两只刚出灶的、脆生生的胡麻饼。

太平又放进去择好的一盏樱桃,配上冰凉的糖蒸酥酪。

“那就送去吧。”

“喏。”许奴忙答应,带人出门。

太平笑眯眯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转眼日暮。

“公子!”薛绍刚一进门,太平就不知从哪冒出来,抓住他衣袖,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一副讨赏的样子。

薛绍看她戴着男子的纱帽,穿着浅绿色圆领缺胯袍,腰系蹀躞带,更显得身材矮小,倒像是谁家的小厮。朝她点点头,便转身去书房。

太平牵着他衣袖一路跟过来。

他腿长,迈的步子大,她在他身后跌跌绊绊的,嘴也不闲着:

“今天太阳可真大,后院的荷花都给晒蔫了。”

“等会儿去纳凉吧?”

“可喜欢今天的饭菜?”

“对了,你明日想吃什么?我和庖厨讲明白”

薛绍顿足,终于转过头来:“你很闲?”

太平楞了一下,缓缓道:

“说起来,家家已经几次召我,我都没去,韦姐姐也托人说想我了,还有旦哥哥,要我去鉴他新制的香……”

薛绍颇意外,“那你怎么不去?”

“许奴说,新娘归宁,是要夫君陪着的”太平盯着脚尖,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薛绍反应了片刻才明白。

他突然意识到,婚礼之后,太平根本没出过府门,更遑论回宫了。

这该是她第一次离家这么久。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每天叽叽喳喳地烦他,废话多的很,连喝了什么新茶都要和他品评一番,可是想要回宫一趟却不敢和他说吗?

看他迟迟不回答,太平头更低了,“不然我自己回去也可以……”

薛绍犹板着脸,眼睛望着院内远处的一架蔷薇,语气却不由自主地柔和下来,“你什么时候去,我知会姚主事一声。”

“啊?”太平猛抬头,不相信他这样爽快答应,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气。

“什么?不去?”薛绍看她这傻样子就来气。

“去!你都答应了!”活脱像是怕手里粽子糖被人抢走的小孩儿。

薛绍忍不住扬了扬嘴角,然后习惯性地凶她:“那今晚不许去书房打扰我。”

抽身离去。

太平站在原地,还在回想他刚刚的笑,就是初初见面,她慌不择揭开他面具时的那个笑,为了他的一笑,她义无反顾跳进了这幽深沉默、祸福无门的世界。

可真好看啊。

大秦武士

广告片《大唐的最后一次转账》背后的悲壮历史

755年,安史之乱爆发。为平叛,安西军精锐尽数前往中原,只留下万余兵士镇守。


安史之乱后,唐朝实力大减,再也无力控制西域。


766年,吐蕃趁机攻占河西走廊,切断西域同大唐的联系,至此安西孤悬西域。 驻守西域的安西军,甚至连唐朝改元都不知道。上世纪吐鲁番出土的文物有“广德四年”的字样,而真实的广德只有两年。


768年,安西军小队突破重围到达长安,所有人都以为西域早已丢失,他们却告之,安西将士依旧在苦苦坚守,为国尽忠!满朝文武皆怅然落泪。


又过了十三年,安西军使者借道回纥,长途跋涉再次来到长安,震惊不已的唐德宗,口述一道封赏:所有官兵将帅,连升七级!...

755年,安史之乱爆发。为平叛,安西军精锐尽数前往中原,只留下万余兵士镇守。



安史之乱后,唐朝实力大减,再也无力控制西域。



766年,吐蕃趁机攻占河西走廊,切断西域同大唐的联系,至此安西孤悬西域。 驻守西域的安西军,甚至连唐朝改元都不知道。上世纪吐鲁番出土的文物有“广德四年”的字样,而真实的广德只有两年。



768年,安西军小队突破重围到达长安,所有人都以为西域早已丢失,他们却告之,安西将士依旧在苦苦坚守,为国尽忠!满朝文武皆怅然落泪。



又过了十三年,安西军使者借道回纥,长途跋涉再次来到长安,震惊不已的唐德宗,口述一道封赏:所有官兵将帅,连升七级! 然而,感动虽感动,大唐却没有派出一个援军。



远在安西的将士也无法享受这份殊荣,留给他们的,只有等不到援军的浴血奋战。 787年,安西北庭都护府遭吐蕃攻袭,大都护李元忠竭力死战,没于阵中,都护府7千唐军全部战死,自此西域只剩下安西都护府。



808年,安西四镇最后一处根据地,龟兹。城外,是满天黄沙,和望不到尽头的胡骑。



此时,距安史之乱已过去42年,从前威震西域的安西铁军早已白发苍苍。 最后一任大都护郭昕,率领一群须发皆白的将士,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全军壮烈殉国。也许,安西将士坚守西域42年的信念,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再看一眼长安。

洛羽华
一个原创的唐风语c,当你化身为...

一个原创的唐风语c,当你化身为唐朝名士,或者是一个,只存在于你的思想中的妖怪或是人。身处盛世大唐,百鬼夜行。人与妖怪,在这个共存的年代,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一个原创的唐风语c,当你化身为唐朝名士,或者是一个,只存在于你的思想中的妖怪或是人。身处盛世大唐,百鬼夜行。人与妖怪,在这个共存的年代,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社稷之本,庙堂之责

欢迎加入群大唐帝国语c
如想要的皮被占,可与群管内部商量。

欢迎加入群大唐帝国语c
如想要的皮被占,可与群管内部商量。

东村居士
洛羽华
语c招人了!有要考虑的吗?【盛...

语c招人了!有要考虑的吗?
【盛唐夜都】
大唐,一个包容万物的朝代,纵使是妖怪,也能光明正大的在这城中游走,自由生活。生活在神都洛阳,有时……甚至可以见到百鬼夜行这等奇景,妖与人的碰撞,成仇?结缘?还是缔结契约?是演绎一场跨越种族的爱情故事?还是要在这盛世,留下你的一笔?

语c招人了!有要考虑的吗?
【盛唐夜都】
大唐,一个包容万物的朝代,纵使是妖怪,也能光明正大的在这城中游走,自由生活。生活在神都洛阳,有时……甚至可以见到百鬼夜行这等奇景,妖与人的碰撞,成仇?结缘?还是缔结契约?是演绎一场跨越种族的爱情故事?还是要在这盛世,留下你的一笔?

翠竹法身碧波潭

感觉马跃还是清癯文气了些,更贴近谪仙人李太白。
太宗还是鲍老更威武霸气。

感觉马跃还是清癯文气了些,更贴近谪仙人李太白。
太宗还是鲍老更威武霸气。

Gauvin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盛北

前头人

(一)


郎君问奴?奴不是长安人。

奴是开元二十二年生人,出身丰阳县,并不是什么有名的地方,郎君或许未曾听过。

奴的父亲是田舍翁,开元二十八年,他听闻教坊采买女孩儿,姿色好的五两银子一口,便不顾母亲哭求,将奴卖给了教坊。

奴自此入教坊,学习歌舞乐器等。但奴愚笨,歌与乐器皆不工,唯独于舞蹈尚有些心得,故而天宝四载,奴便从光宅坊改搬去延政坊了。

郎君道奴的舞姿熟悉,许是因奴同李十二娘粗粗学过一部《河西剑器浑脱》,虽不得十二娘与公孙大娘之神韵,形还有个一二分。流落至此,也只有长安人认得些许。

郎君饮一盏罢。奴说了许多,也口渴了。


【注释:

1.丰阳县:今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

2.光宅坊,延政坊。唐代长安...

(一)


郎君问奴?奴不是长安人。

奴是开元二十二年生人,出身丰阳县,并不是什么有名的地方,郎君或许未曾听过。

奴的父亲是田舍翁,开元二十八年,他听闻教坊采买女孩儿,姿色好的五两银子一口,便不顾母亲哭求,将奴卖给了教坊。

奴自此入教坊,学习歌舞乐器等。但奴愚笨,歌与乐器皆不工,唯独于舞蹈尚有些心得,故而天宝四载,奴便从光宅坊改搬去延政坊了。

郎君道奴的舞姿熟悉,许是因奴同李十二娘粗粗学过一部《河西剑器浑脱》,虽不得十二娘与公孙大娘之神韵,形还有个一二分。流落至此,也只有长安人认得些许。

郎君饮一盏罢。奴说了许多,也口渴了。


【注释:

1.丰阳县:今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

2.光宅坊,延政坊。唐代长安有左右教坊,左教坊在延政坊,多工舞蹈,右教坊在光宅坊,多工歌唱。延政坊原名长乐坊,大明宫修建后因正对延政门而改名。

3.《河西剑器浑脱》:公孙大娘所跳剑器舞之一】


(二)


郎君道酒味也熟悉?也不错,这酒的确是长安的旧味。原是延政坊一家酒家的秘方,不外传的。偏竿木家的徐五娘爱这滋味,舍了身价陪了酒家主人十来日,将这方子哄到手,想等年老了回原籍了开酒肆为生。没曾想战乱起来,她先成了胡兵刀下亡魂,这寄托在我这儿的酒方子,就成了我安身立命的东西。

战乱起来,谁还顾得上谁呢。奴有些私攒的金银,求了四五日才求到能带奴离开长安的车夫,旁的人,实在顾不上。就连这车夫,半路遇上叛军,也自顾自逃命去了。奴在叛军营里苟且偷生,伤了腿脚,舞姿也不如从前。郎君赞奴舞有公孙大娘形状,奴真是高兴的不知如何应答。

逃是逃过。走不出半里路便被抓回去,抓回去了就被毒打,被……奴实在无法,后来只得装死,被叛军扔进乱葬岗。偷听扔奴的叛军说,若不是粮草充足,奴怕是要被剥皮拆骨充作军粮的。

奴在乱葬岗里躲了两天,乱扒了死人衣物,披星戴月南逃。佛祖保佑,奴在路上遇到博陵崔家的郎君。崔郎心善,言看过永新与奴的歌舞,给了奴些许钱粮,奴才能逃到钱塘来。南边不好北音,奴歌喉也不甜润,只靠卖长安的酒和舞,赚点铜钱,聊作生计。

奴听闻永新落脚在了广陵。郎君从广陵来,许是见过了她吧。


【注释

1.延政坊的酒:延政坊以产酒闻名。

2.竿木家:这个称法出自崔令钦的《教坊记》,推测应是教坊“同十家”这一户口管理单位不同的名字。类似亦有箸斗家等。

3.博陵崔氏:唐代五姓七望之一博陵崔氏。五姓分别为博陵崔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陇西李氏,赵郡李氏,荥阳郑氏,太原王氏。

4.永新:唐代著名女歌唱家许合子,江西吉安永新人,开元末年入宜春院后更名永新,安史之乱后流落到扬州,嫁给了一个士人。后来士人病死,许合子又重返京师,沦落风尘,成为一名歌妓,最后潦倒病死。

5.广陵,钱塘:扬州,杭州。】


(三)


郎君请进酒。

永新兄入宜春院早。奴是后来入宜春院的,约摸是天宝九载冬。入了宜春院,兄弟们就笑称要改了称呼叫我“内人”。只是永新兄本姓许,旁人叫她“许内人”合宜,奴本姓杨,她们为避贵妃讳,不便唤奴“杨内人”,也为了亲热,故而还是管奴叫“陶儿”。其实奴当年被卖时,名册上只叫做“杨氏女”,叫陶儿,还是崖公赐名。

天宝九载六月初十,崖公在梨园谱乐,叫左教坊使带些舞姬来依乐编舞。左教坊使带了连奴在内共二十个舞姬来,供崖公一一拣选。拣选到奴时,崖公让奴跳了一曲《柘枝》,笑称奴腰肢窈窕,折旋如风卷彤云,当依奴舞蹈状烧造一陶俑。陶儿之名也由此而来。

郎君若觉得陶儿不庄重,便唤奴陶娘吧。来往饮酒的人多叫奴“酒家”,奴都快忘了奴叫什么了。

奴入宜春院后,酒宴伺候的便不再是从五品下的官员了。多是高官,中书令也有的。奴舞的尚可,天宝十载崖公千秋,进《圣寿乐》时便是奴领头。说来还有桩趣事。这舞姬进舞,按例应以前头人做首尾。怎奈即便是前头人里,也有懈怠懒惰者。既懈怠,又想在崖公面前留名,故而每到这时,便争先恐后的将些值钱的钗环首饰私下授受给副使,以求能册上有名。只可惜是那首尾若是好做,还要我等辛苦练习作甚。九月便有个舞姬,奴记得是叫做芸娘的,圣人宴上跳错了舞步,被从宜春院贬回左教坊,没过半年便病终。因不是好病,尸首被火化了,亦未曾交还家人,不过被随手填了坊南的枯井。

奴与永新兄皆得崖公蚬斗,亦算得前头人里难得的荣耀。奴逃出长安的时候,身上还带着入宫用的金鱼儿,只可惜几经辗转,那金鱼儿已经遗失了。


【注释:

1.宜春院:太极宫内官妓的住所。宜春院内官妓被称为“内人”或“前头人。

2.兄弟:官妓间的习俗。“坊中诸女,以气类相似,约为香火兄弟。每多至十四五人,少不下八九辈,有儿郎聘之者,辄被以妇人名号。即所聘者,兄见呼为新妇。弟见呼为嫂也。”(崔令钦《教坊记》

3.崖公:官妓称呼皇帝,文中指唐玄宗。

4.《柘枝》:唐代健舞舞曲。

5.《圣寿乐》:开元四年初制。崔令钦《教坊记》中有详细记载。内人行贿之事亦出自其中。

6.蚬斗:喜欢。

7.金鱼儿:宜春院内人皆佩鱼。】


(四)

思慕?奴思慕过崖公,此刻亦思慕郎君。郎君若是非要听实话,那么奴或许是未曾思慕过谁的。仅是在宜春院留下便已是艰辛。若有何人使奴心向往之,大抵是李公——并非讳龟年的那位,而是他的兄弟李彭年。

李公善舞,犹工《青海波》与《破阵乐》,于奴有一面之缘,指点过奴。李公疏朗,亦善歌。曾歌《踏摇娘》与奴伴舞。李公舞姿美甚,奴难得公神韵,连形貌都学不出一二。

郎君要看,奴便为郎君舞。


【注释:

1.李彭年:李龟年之弟,以舞闻名。

2.《青海波》,《破阵乐》:唐代燕乐,后传至日本。

3.《踏摇娘》:唐代的一种歌舞。或有别名为《谈容娘》。崔令钦《教坊记》中有其来源。】


(五)


恐不多时便宵禁。郎君请回罢。若是惦念陶儿,隔三五日,便来尝盏酒。奴在钱塘无亲无故,无依无靠,也不知能留到几时。幸蒙郎君垂爱,奴甚为感激。十五日之后新酒开坛,郎君可要来饮头盏。

还请郎君莫言“娶”字。奴未脱籍,莫带累了郎君。郎君来日是要回京师做官的,若得一日红袍加身,说不定五姓七望的女儿也能娶得。切莫为了奴耽误前程。

郎君若是还想同忆昔日的长安,那么只管来。

奴自开元二十八年入长安,至天宝十四年逃出。奴在长安过了十五年光景。奴见过盛世奇景,亦见过大厦倾颓。如今是永泰元年,奴已整岁三十。

二十五年已过去了。

奴又想起桩趣事,要告诉郎君。

如今的圣人,是昔日的皇孙俶。皇孙是开元十四年生,比奴整大了十岁。奴开元二十八年入教坊时,皇孙十三岁。某日同玩伴到光宅坊游玩,闻卢娘子善歌《何满子》,便来赏闻。奴那时六岁,端送茶水时不仔细污了皇孙的袍角。本以为至少要挨一回责骂,没曾想皇孙仁慈,不以为意。反倒哄快被吓哭了的奴,从面前的食盘上拈了块巨胜奴放到奴手心里。

皇孙道:“莫怕,慢些个就是了。”

那是奴对长安所有记忆的开始。


【注释:

1.皇孙俶:唐代宗李豫原名李俶。

2.《何满子》:唐代歌曲名。

3.巨胜奴:一名蜜酥寒具,唐代点心。是面以蜜调和后炸成。】





(这篇是我今年上半年写的自己最喜欢的一篇了,喜欢到恨不得昭告天下拦一个人安利一次。姬友说读起来有种《琵琶行》的感觉,呜呜呜呜呜呜这个评价真的很高了。我特别喜欢的一个作家太太评价我说挺有味道的,高兴到原地飞升!

文中部分故事以及所以歌曲名舞蹈名皆出自唐代崔令钦所著《教坊记》。文中的博陵崔郎就是他的映射。

呜呜呜呜呜呜求求你们了看看这篇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