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天狗

122.3万浏览    29015参与
狗崽后援会
【授权转载】 狗崽三周年贺图!...

【授权转载】

狗崽三周年贺图!👺❤️🦊

一开始只是想画食物,

最后还是把整张图磨完了

差点又忘记说,

狗崽三周年快乐!! ​​​

微博:昊的黏答答的地獄

画手:昊的黏答答的地獄

微博入口:https://m.weibo.cn/5094980543/4429509602294095

【授权转载】

狗崽三周年贺图!👺❤️🦊

一开始只是想画食物,

最后还是把整张图磨完了

差点又忘记说,

狗崽三周年快乐!! ​​​

微博:昊的黏答答的地獄

画手:昊的黏答答的地獄

微博入口:https://m.weibo.cn/5094980543/4429509602294095

_Bloodnight

食用顺序从右往左,ooc滔天,这次阴阳师活动有端联想乱涂,偶尔想看黑阿爸勾引狗子(啥)
狗子:危,总觉得不对
呃啊啊啊这次活动狗黑晴的糖啊啊太甜了我好了啊啊啊

其实我一开始真的以为狗子要这么多的糖肯定是专门给黑阿爸带的,竟然,一个人,吃掉了……看错你了……不过也有可能是故意都吃掉等黑阿爸亲上来(醒醒,不存在的)

我没带扫描仪!照片处理的细节全无啊啊啊杀了我

食用顺序从右往左,ooc滔天,这次阴阳师活动有端联想乱涂,偶尔想看黑阿爸勾引狗子(啥)
狗子:危,总觉得不对
呃啊啊啊这次活动狗黑晴的糖啊啊太甜了我好了啊啊啊

其实我一开始真的以为狗子要这么多的糖肯定是专门给黑阿爸带的,竟然,一个人,吃掉了……看错你了……不过也有可能是故意都吃掉等黑阿爸亲上来(醒醒,不存在的)

我没带扫描仪!照片处理的细节全无啊啊啊杀了我

在方块里喵喵叫

我养我自己(阴阳师+我英)四十一

“——安祭君!要一起组队么?”小姑娘在挨挨挤挤的学生间艰难的举臂高呼到,随后她便看到她那看不出什么表情的幼染驯眼睛一亮,冲着自己迅速的嗯了一声,便伸手拨开人群拽起自己,朝着孤苦伶仃形单影只的第一名走去,唯留下一群抱大腿失败的学生面面相觑。

“哎?安祭君是想和绿谷君组队么?”小姑娘跟在好友身后好奇的问道。

“唔。”少年微微点了点头,似乎没有解释的意图。

“……丽日同学!安祭同学!你、你们……?!”绿谷惊疑不定的瞪大眼睛看着站定在自己面前的两人,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一群视自己为空气的参赛者的对比下,现在在绿谷的角度看来,这站在自己面前的俩人身上简直闪耀着天使的光辉。

“绿谷君...

“——安祭君!要一起组队么?”小姑娘在挨挨挤挤的学生间艰难的举臂高呼到,随后她便看到她那看不出什么表情的幼染驯眼睛一亮,冲着自己迅速的嗯了一声,便伸手拨开人群拽起自己,朝着孤苦伶仃形单影只的第一名走去,唯留下一群抱大腿失败的学生面面相觑。

“哎?安祭君是想和绿谷君组队么?”小姑娘跟在好友身后好奇的问道。

“唔。”少年微微点了点头,似乎没有解释的意图。

“……丽日同学!安祭同学!你、你们……?!”绿谷惊疑不定的瞪大眼睛看着站定在自己面前的两人,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一群视自己为空气的参赛者的对比下,现在在绿谷的角度看来,这站在自己面前的俩人身上简直闪耀着天使的光辉。

“绿谷君,请和我们组队。”身负双翼的少年如此说道。虽说用的字眼是“请”,可就那人冷冷淡淡的态度,看起来完全像是某种威胁。

被“威胁”了的绿谷眼泪汪汪的看着唯二不对自己避犹不及的俩人,差点汪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那、那个!和我组队的话压力会很大的吧?毕竟现在我应该是在场大部分队伍的目标……”下意识的偷偷瞄了一眼自家幼染驯的方向,却正正的对上了一双写满了势在必得的血色瞳孔。明明那双看过来的眼睛里没有以往的暴虐和厌烦,绿谷还是忍不住身体一颤,顶着那道冷酷而炙热的目光僵硬的收回了眼神,捏着手指干巴巴的问。

“这不是很有意思么。”少年平静的说出了很不得了的话:“看着那群家伙费尽心思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种有趣的事我是不会错过的。”

“我也没关系的啊,我还是比较想和熟悉的人组队啦。”这是一脸状态外的丽日御茶子。

绿谷:“……”

虽然很感动但还是好想吐槽啊怎么办!

“咳,那么言归正传。”绿谷的神情严肃了起来,这个平日里结结巴巴的羞涩少年沉静下来后,看起来竟然意外的可靠了起来。

“按照我的计划,在全场参赛者的围攻下,我们还是不要正面交锋比较好,毕竟只要坚持到了比赛结束,按照我们的分数我们就是最大的赢家。”

“安祭君你怎么看?”绿谷询问着看向了面无表情的少羽。毕竟以这家伙的性格来看,绿谷并不觉得他会是一个愿意听从别人命令的人。

“以躲避退让为主的作战方针么?这个思路可行,但是要一直避让到比赛结束的话,难度会很大。”

“所以还是得靠大家啊,我们这匹马还是差了一个人,一个能够拥有绝佳的体力而且可以加强我们正面防御的人……额,话说回来,安祭君……”绿谷的神情突然有些尴尬了起来,他磕巴了几次,终于压低了声音不安的试探道:“那个,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你不能当骑手的话……?”

“……”少年微微挑高了眉毛,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局促不安的绿谷,没有说话。

“那个、额,你知道的,我的能力……”啊啊啊啊怎么办!刚才就应该考虑到的,以这个人的性格和能力,让他去当马腿什么的……不行不行就连自己都觉得违和感好强啊!

“……可以。”就在绿谷在对方打量的眼神下僵硬到了极点,甚至连小队分道扬镳后的各种退路都考虑了一遍后,这人终于降尊纡贵的吐出了两个字,语气中好像还带了一点微妙的……恨铁不成钢?

绿谷的感觉没有出错,虽然不能担任处于主导地位的骑手这一点让小妖怪感觉有些不爽,但是小妖怪对这个疑似后辈的家伙容忍度还是比较高的。

后辈不争气的话,不就得前辈顶上么?

终于有机会当别人的前辈——虽然是自封的——的小妖怪默默看了一眼不争气的绿谷,无声的叹了口气。

绿谷:……虽说结果是好的,但是为什么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那么,现在就差最后一个人了,我预想的人选是——”

“常暗踏阴。”

“你们——!还差一个人么?让我加入怎么样?”高昂的女声从一旁横插了进来,一个陌生的女生灵巧的钻过了人群,兴奋的猛地凑近了三人。

“哇唔!靠、靠太近了!”绿谷手忙脚乱的后退了几步,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我是发目明!支援科的学生!”古怪的女生如此自我介绍道。她风风火火的掏出了几件精巧的装备,迷恋的小心抚摸着:“你们这只小队已经有了第一名和第四名,一定会有很高的关注度吧!请让我借助这一点!这样的话我的baby就能走到各大公司的视野里——!”

“喏,这个是模仿某个英雄的喷气背包,可以让你上天哦~这个是……”

“原来是仿喷射英雄,Air Jet么?我超喜欢他——咳、咳咳……那个,机动性的话,我们已经有了安祭同学和丽日同学……所以很抱歉……?”绿谷无奈的干咳了一声,想要和这个热情过度的陌生异性拉开点距离。

“走吧,丽日。不是说要找常暗踏阴么。”站在一旁的少羽看都不看这边的突发情况一眼,拉起丽日御茶子便率先朝着独自一人的常暗踏阴走去。

绿谷只好抱歉的冲着发目明笑了笑,跟在二人的身后追了过去。

“唉,第一次安利失败……”发目明看着远去的三人身影撇了撇嘴, 不过很快她就振作了起来,迅速的拉住了另一组小队。

“同学!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我的baby啊?”

“——时间到!”

“在经过15分钟的组队交涉兼战前讨论后,场地中央,已经有十二匹马在严阵以待啦!”

“来吧!欢呼吧!”

“——同室操戈的雄英骑马战!马上就要打响了!”

“丽日同学!安祭同学!常暗同学!”绿谷坐在常暗踏阴肩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拜托各位了!”

“啊。”少羽站在左侧扶稳了绿谷的腿,闻言淡淡的应了一声:“……请不要碰我的翅膀,否则小心我把你丢出去。”

“……好的大佬,明白了大佬。”

——噫,好凶!

“要开始了,绿谷。居然一开场就被全场围攻,这就是注定被追赶的第一名的宿命么?”常暗踏阴俯下了身体,绿谷能感觉到他迅速绷紧的肌肉,庞大的鸟型黑影警惕而不安的在他身旁缓慢的游走。

“嗯。”绿谷紧了紧带在头上的头巾,看着直冲自己队伍而来的众人,不禁握紧了放在常暗踏阴肩上的手。

“诸位,就像我们所商量的那样——!”

脚下突然一软,简直就像是踏进了粘稠的沼泽。少羽看了一眼那个疑似发动个性的B班学生,伸手扶住了自己的队友。

“抓紧了。丽日桑!”

“明白!”小姑娘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随即便感到了一阵突如其来的无形力量在与脚下的吸力角力,将自己的身体缓缓托起。她赶忙发动了个性,消除了其他队友身上的重力,以减轻好友的负担。

“礼尚往来。”

B班的骨拔柔造带着小队猛地躲闪过了直冲自己面门而来的无形之刃,徒留下数根柔软的碎发在空中缓缓的飘落。

“好险——!虽说早就见识过了,但是直面这个家伙……还真是可怕啊。”

拉扯感陡然消失了,强劲的狂风托举着四人组成的“马匹”迅速的腾空而起,刚好错开了来自地面的数道攻击。

“啧,飞起来了,这群家伙!”

“安祭君!你估算一下可以在空中停留多久?”呼呼的风声中,绿谷扯着嗓子大声问道。

“有丽日桑的帮助的话,我完全可以一直带着你们飞,直到比赛结束。但是因为有高度的限制,长时间在空中进行防卫的意义不大,只能用来做暂时的躲闪,而且——!”

自众人身后而来的暴烈火焰彰显了来者的身份,下一秒火便借着风式膨胀了数倍,朝着攻击者的方向猛地反扑了过去。在这绚丽而奇瑰的赤红风浪间,少羽顶着观众的惊呼淡定的说完了自己的结论:“看,这不是还有会飞的家伙么?”

…………………………………………………

目前有压轰总的也有压大狗子的,也有全都要的无cp番外搞事情的……

算了蠢作者先写着,顺其自然吧(喂)

反正绝对是1vs1,世界上除了爱情还有亲情友情嘛~

是未凉阿

【狗崽/短篇】关于吵架2.0

又名《老婆任性怎么办》

你懂的,点我看文

【瞎逼逼】

关于上一条帖子,因为理我的人没多少没法判断

_(:з」∠)_大家都想黑箱,所以应该不考虑《模范》出本子的问题了,毕竟大家都不太想要,然后也不可能送那么多人

然后关于催更/更新提醒的群,也没人理我,你们不想的话就算了,反正就算第一时间看不到也能刷的到更新....

最后是千fo福利,既然你们没想法我就随便搞或者不搞花样了√

写完这一篇我已经立地成仙了👋👋👋

 

又名《老婆任性怎么办》

你懂的,点我看文

【瞎逼逼】

关于上一条帖子,因为理我的人没多少没法判断

_(:з」∠)_大家都想黑箱,所以应该不考虑《模范》出本子的问题了,毕竟大家都不太想要,然后也不可能送那么多人

然后关于催更/更新提醒的群,也没人理我,你们不想的话就算了,反正就算第一时间看不到也能刷的到更新....

最后是千fo福利,既然你们没想法我就随便搞或者不搞花样了√

写完这一篇我已经立地成仙了👋👋👋

 

贾B今天也很闲

望江楼 壹

望江楼这歌还挺好听的,今天翻歌单的贾某小声哔哔。

写个老夫老妻,√狗狗和崽崽๛ก(ー̀ωー́ก) 

私设警告☢

不知道几章完,尽量短小一点。猴猴!

(麒麟臂:你说什么?你想短小?不,你不想)T_T


——分———(/ω\)———割———Σ(`‐ェ‐´)———线——


望江楼上望江人。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纸照进屋内,靠窗的桌子上放着一瓶刚刚从岸边摘下的野荷,叶瓣儿上还带着摇摇欲滴的露水。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看来是要醒了。

望江楼,城中最有名的青楼。每晚都是笙歌不停,要说原因,那可多了去了。靠江的地理优势,楼内的精心布置,以及每晚装扮都有不同的姑娘们。

而这一切的策划都是这青楼的主人,...

望江楼这歌还挺好听的,今天翻歌单的贾某小声哔哔。

写个老夫老妻,√狗狗和崽崽๛ก(ー̀ωー́ก) 

私设警告☢

不知道几章完,尽量短小一点。猴猴!

(麒麟臂:你说什么?你想短小?不,你不想)T_T


——分———(/ω\)———割———Σ(`‐ェ‐´)———线——


望江楼上望江人。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纸照进屋内,靠窗的桌子上放着一瓶刚刚从岸边摘下的野荷,叶瓣儿上还带着摇摇欲滴的露水。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看来是要醒了。

望江楼,城中最有名的青楼。每晚都是笙歌不停,要说原因,那可多了去了。靠江的地理优势,楼内的精心布置,以及每晚装扮都有不同的姑娘们。

而这一切的策划都是这青楼的主人,就是这位刚刚从床上坐起来,睡脸惺忪的大天狗。

对,几乎没人能想到如此旖旎的仙境,是一个男人亲手打造的。

没有青楼是在上午开始营业的,望江楼也不例外。但是大天狗却有早起的习惯。

天气热了。


“前面就是平安京了。书生,到了。”

掌舵人朝船内喊到。

“知道啦。”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船头传过来,看不见人,只见一个书筐从船舱里钻出来。

靠了岸,那人下了船。

“祝金榜题名啊!”

船夫喊到。

“谢谢!”

那人回头,面容清秀,朴实的笑脸印在那人脸上。由于寒窗苦读,皮肤有些病态的白。大大的书筐显得他的身形有些瘦弱。

妖狐这是第一次来平安京,这个他从小就向往着的地方。

这次来,是要赶考。数月前一纸黄召传到自己所在的小乡村。就是这次了,等了好几年的,特招。

离招考还有一周的时间,当务之急是找到一处住的地方。

妖狐从码头朝主街走着,平安京还这是大啊,圣都果然名不虚传。一边想着,一边打量着街道两边的店铺。

这明明是白天怎么开门的商铺这么少?

肩膀有些酸,肚子还有些饿,要不还是先去吃个饭吧,早起赶路实在是有些消耗体力。

总算是有一家开着门店铺了,妖狐走进去。一股酒味就直扑过来。

“咳咳咳”

“来人了?客官里面走。”

掌柜从一旁的屋子里探出头,就看见一个背着书筐的少年,一边咳嗽一边手在空中扇来扇去。

“不好意思客官,今天这店儿还没整理,见笑了。您是住店还是打尖?”

书筐被人接过,伙计领着他来到一张桌子坐好,倒上了酒。

“额,不好意思,我,我不喝酒。”

伙计一愣,但是马上就又笑盈盈的送上了茶水。

“客官您是第一次来平安京吧。”

“是啊,你怎么看出来的?”

喝水的少年呛了一下。

“这还不好猜,平安京的人没有不喝酒的。我们店的特色就是酒,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的。像您这样的实属少数。”

妖狐尴尬地笑了笑,点了一碗素面,伙计下去做事了。

告别故乡,来到没有亲人的他乡,说心里话还是有些紧张的。

面上来了,热气腾腾看着十分有食欲。

吃完饭,妖狐感觉这家店还不错,刚刚吃饭的时候伙计还与自聊了一会。就在这住下也不错,离考试的地方也不算远,价格差不多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

伙计笑嘻嘻地带着他来到二楼,没有一楼那种有些刺鼻的酒味儿,倒是十分清雅。

草草收拾了一下,本来就没有带很多东西。妖狐想四处看一下,毕竟这可是平安京啊。

顺着楼梯还没走几阶,就听到一个有点抱怨的男人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今天没有?!”

“哎呀,女儿红这两天本来就缺,你又没和我提前说。”

走到一楼大厅,就看见一个身穿金色外衫的男人上半身趴在柜台上与掌柜说话。开起来关系还不错。

妖狐瞄了一眼那个人,

长的,真好看。

看到妖狐从楼上下来,掌柜冲他笑了笑

“客官,出去转转?”

“嗯。”

被发现了,妖狐心跳了一下,好尴尬。

那个男人也回头看过来,妖狐赶紧扭过头走出了店里。

看着那个快速移动出去的红团子,男人轻笑一声,转头对掌柜说道

“今天来的?长的还不错。”

“你可别打他主意,这样的孩子少见了,好像是来应考的。”

掌柜给两人到了酒。

“难说,还挺和我胃口的。”

“唉,你也别太过了,大天狗。”

把玩着酒盅,男人嘴角勾了勾。

“所以,我要的酒怎么办?”

“……没有。”


LaOShAn墨
终于过了审核!!喜欢狗崽的可以...

终于过了审核!!
喜欢狗崽的可以来体验下载!
搜狗电脑版输入法皮肤!!
搜狗皮肤官网搜索狗崽!就出来了!

终于过了审核!!
喜欢狗崽的可以来体验下载!
搜狗电脑版输入法皮肤!!
搜狗皮肤官网搜索狗崽!就出来了!

狗崽后援会

【授权转载】

来啊,许愿啊,双速十八招财猫,命中十八招财猫,爆伤十八狂骨骨,我不能没有你们啊d=(´▽`)=b

自用√,不开放其他权利。

微博:兔之夭刀

画手:赞牙芨

微博入口:https://m.weibo.cn/3120041033/4440783467521301


【授权转载】

来啊,许愿啊,双速十八招财猫,命中十八招财猫,爆伤十八狂骨骨,我不能没有你们啊d=(´▽`)=b

自用√,不开放其他权利。

微博:兔之夭刀

画手:赞牙芨

微博入口:https://m.weibo.cn/3120041033/4440783467521301


知非Cheryl

【少羽大天狗×你】

《看你输的那么惨就勉强借你扇子玩好了》

△ooc&无逻辑

★我永远爱大小天狗!!!

————————————————

你蹲在门口难过地看蚂蚁搬家。

大约是流年不利,今天斗技场上十局连跪,其中八局都是离鲸久,打的你落花流水风云变色。

好吧,你一向晓得自己菜,但老天也不能这么大大咧咧地把这个事实甩在你面前,这种程度的悲伤都相当于你男神直白地冲你喊道:“菜X!”

搁谁谁自尊心都受不了。

同行式神见你如此状态自知劝慰无用,毕竟他们挨个儿在你面前跳了《野狼disco》都没能引起你半分笑意,皆蹑手蹑脚回到寮里,又蹑手蹑脚给你送过来凳子、天妇罗以及和果子,白藏主未雨绸缪为你准备了一点...

《看你输的那么惨就勉强借你扇子玩好了》

△ooc&无逻辑

★我永远爱大小天狗!!!

————————————————

你蹲在门口难过地看蚂蚁搬家。

大约是流年不利,今天斗技场上十局连跪,其中八局都是离鲸久,打的你落花流水风云变色。

好吧,你一向晓得自己菜,但老天也不能这么大大咧咧地把这个事实甩在你面前,这种程度的悲伤都相当于你男神直白地冲你喊道:“菜X!”

搁谁谁自尊心都受不了。

同行式神见你如此状态自知劝慰无用,毕竟他们挨个儿在你面前跳了《野狼disco》都没能引起你半分笑意,皆蹑手蹑脚回到寮里,又蹑手蹑脚给你送过来凳子、天妇罗以及和果子,白藏主未雨绸缪为你准备了一点点清酒,以防待会儿你打算借酒消愁发现没酒可消变得更难过。

金鱼姬悄咪咪地同白藏主咬耳朵,“喂狐狸,你还不如直接变成柯基哄大人开心。”

白藏主眉心一跳,千百次练就的条件反射张口就要反驳:“小白不是狐狸是……!”嘴一瓢,被金鱼姬抓了个正着。

金鱼姬笑眯眯问他:“嗯?是什么?”

白藏主抗刀次数多了也练就了暴风骤雨欲来自是岿然不动的本领,镇定道:“是大人最喜爱的崽子。”

金鱼姬:“呕!”

你虽一心向蚂蚁,还是有注意到身后动静,接道:“没钱,不爱,无感情。”

金鱼姬:“哈哈哈哈哈?”

白藏主都要被气哭了,“哇大人你……”

左肩忽而被人敲了一下,在转头之前你其实是有些困惑的,你现在这么个鬼神难近的时刻说真的寮里基本没有人愿意站在你五步以内领略你暴躁的大好脾气。

是少羽大天狗。

见你回头,稚嫩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以及看似无懈可击的不耐烦,“不就是没有借你扇子玩嘛,干嘛蹲在这里当蘑菇?”

“???”你愣怔片刻,记起昨天心血来潮想试一试他和大天狗的扇子到底哪个更像强力吹风机,大天狗那端还好说,你稍微使了个小心机,他便看破不说破将团扇借与你,但……不知何故,一向乖巧的小奶狗却紧紧抱着扇柄死活不肯松手,你只得放弃这个念头,拎着大天狗的团扇呼呼啦啦捣乱,把庭院破坏的乱七八糟,被家里姑获鸟追着揍了十八条街。

往事何必再提,此时此刻纵然心中有千万黑暗念头,对着如此精致的小脸,你也说不出任何听着就让人想把你鲸骨开的话,你笑了笑,“不是因为……”

少羽大天狗当机立断截了你的话,“看在你斗技输的这么惨的份儿上,扇子借给你玩好了,”生怕再经历昨天那种熊孩子捣蛋现场似的,赶紧补充一句,“不过就一会儿喔,而且不能像昨天那样把庭院弄的乌烟瘴气啊!”

你枉顾他惊怒地眼神,揉了揉他的发顶,“嘿嘿,乖鸭!”

千牧蕾

【招募】冰城漫展阴阳师游场团

12月14日冰漫阴阳师游场团招募


(这应该是一个正经的招募贴)


目前已有:

不知火

蝴蝶精

青行灯

般若

玉藻前(原皮and觉醒)

彼岸花

桃花妖

鬼使黑

茨木(青竹白雪)

茨木(鬼骸之握)

大天狗 x N

妖狐(风雅之士and性转)

辉夜姬/面灵气双生

小天狗/萤草

八岐大蛇

一目连

犬神

神乐

山兔


这里是卑微不知火,反季节小战士,有一起来玩的小伙伴吗?我们还有安祭大天狗哦

12月14日冰漫阴阳师游场团招募


(这应该是一个正经的招募贴)


目前已有:

不知火

蝴蝶精

青行灯

般若

玉藻前(原皮and觉醒)

彼岸花

桃花妖

鬼使黑

茨木(青竹白雪)

茨木(鬼骸之握)

大天狗 x N

妖狐(风雅之士and性转)

辉夜姬/面灵气双生

小天狗/萤草

八岐大蛇

一目连

犬神

神乐

山兔


这里是卑微不知火,反季节小战士,有一起来玩的小伙伴吗?我们还有安祭大天狗哦


不言山海
大天狗真是可爱到让我昏古起了!

大天狗真是可爱到让我昏古起了!

大天狗真是可爱到让我昏古起了!

利威尔の夫人

【酒茨/狗茨】如果酒吞掉落到了狗茨的世界(3)

※ooc预警

※脑洞产物

※保护我方茨木小天使,本篇茨木为炼茨

※甜……吧

※答:大江山退治很久之前,红叶还未化形

——————————————————

“汝以前有和他打过交道么?”大天狗靠近茨木悄悄地说。

茨木皱着眉头仔细思考了一会,说:“没有”

大天狗感觉很不思议:“那么这个酒吞童子怎么直接叫出汝的名字?”

“可能是在罗生门看到过吾?”


酒吞看着前面大天狗和茨木窃窃私语,心里莫名一阵不爽。


爱宕山宫殿

“吾与茨木先去更衣,若汝不介意的话,可以先饮。”大天狗语罢,带着茨木离开了。

酒吞喝了一口,发现这儿的酒并没有曾经茨木带来的酒那么香,于是喝完一碟,直接拿下...

※ooc预警

※脑洞产物

※保护我方茨木小天使,本篇茨木为炼茨

※甜……吧

※答:大江山退治很久之前,红叶还未化形

——————————————————

“汝以前有和他打过交道么?”大天狗靠近茨木悄悄地说。

茨木皱着眉头仔细思考了一会,说:“没有”

大天狗感觉很不思议:“那么这个酒吞童子怎么直接叫出汝的名字?”

“可能是在罗生门看到过吾?”


酒吞看着前面大天狗和茨木窃窃私语,心里莫名一阵不爽。


爱宕山宫殿

“吾与茨木先去更衣,若汝不介意的话,可以先饮。”大天狗语罢,带着茨木离开了。

酒吞喝了一口,发现这儿的酒并没有曾经茨木带来的酒那么香,于是喝完一碟,直接拿下身后的鬼葫芦倒酒。

边喝边打量周围。他之前也来过大天狗的地盘,但是曾经大天狗是主,他和茨木为客。如今,茨木却……

酒吞不禁内心一阵烦躁,挠挠头,不想去思考。


本大爷都喝多久了,俩人衣服还未换完?


酒吞不想干等下去,直接出了接待厅,往更衣室寻去。


“唔……不,还有人在等着呢……”

“没事的。”

“哈……等等……嗯……”


酒吞听着更衣室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青筋暴起,直接拉开门闯进去,大吼了一声:“你们在干嘛呢!”


大天狗整理了下衣衫,拿过一边的衣服给茨木盖起来,冷静地看向酒吞说:“就同汝看到的那样。”


酒吞看向脸色潮红的茨木,内心的一坛酸水被踢翻。即使知道这可能不是原来自己那个茨木。但是他还是气。

结果正当他想对大天狗出手的时候,头突然一阵刺痛,晕了过去。


tbc————————————————

Boring易

狗崽乡村爱情系列ಥ_ಥ

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

狗崽乡村爱情系列ಥ_ಥ

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

狗崽后援会

【授权转载】

今天转载的是我们昊太的狗崽哦~哈哈哈哈安祭把书生搞到手的第一步,机智如崇天(˶‾᷄ ⁻̫ ‾᷅˵)

👺❤️🦊

微博:昊的黏答答地獄

画手:昊的黏答答地獄

微博入口:https://m.weibo.cn/5094980543/4333558632021054

【授权转载】

今天转载的是我们昊太的狗崽哦~哈哈哈哈安祭把书生搞到手的第一步,机智如崇天(˶‾᷄ ⁻̫ ‾᷅˵)

👺❤️🦊

微博:昊的黏答答地獄

画手:昊的黏答答地獄

微博入口:https://m.weibo.cn/5094980543/4333558632021054

黑羽天

啊啊啊啊啊阿伟死了!/我原地去世

啊啊啊啊啊阿伟死了!/我原地去世

利威尔の夫人

【酒茨/狗茨】如果酒吞掉落到了狗茨的世界(2)

※ooc预警

※脑洞产物

※保护我方茨木小天使,本篇茨木为炼茨

※甜……吧

※无奖问答:酒吞掉落的时间是什么时期?

——————————————————

酒吞自然不会管山麓和山半腰的小怪的拦阻,径直往山顶上走。正好遇到了下来的大天狗和茨木。

酒吞惊意地看着茨木的右手,以及他在看到酒吞时不闻声色冷漠的表情。大天狗并没有错过这些眼神。

“早闻酒吞童子大妖之名,今日一见,却不知为何没有往日的风采?”大天狗上下扫视面前的“酒吞童子”,双手抱胸看道。

“呵,本大爷没空和你说这些,茨木,过来走了。”酒吞的视线未曾停留在大天狗身上,直视大天狗身后的茨木。

未等茨木想开口,大天狗接道:“鬼...

※ooc预警

※脑洞产物

※保护我方茨木小天使,本篇茨木为炼茨

※甜……吧

※无奖问答:酒吞掉落的时间是什么时期?

——————————————————

酒吞自然不会管山麓和山半腰的小怪的拦阻,径直往山顶上走。正好遇到了下来的大天狗和茨木。

酒吞惊意地看着茨木的右手,以及他在看到酒吞时不闻声色冷漠的表情。大天狗并没有错过这些眼神。

“早闻酒吞童子大妖之名,今日一见,却不知为何没有往日的风采?”大天狗上下扫视面前的“酒吞童子”,双手抱胸看道。

“呵,本大爷没空和你说这些,茨木,过来走了。”酒吞的视线未曾停留在大天狗身上,直视大天狗身后的茨木。

未等茨木想开口,大天狗接道:“鬼王刚到吾爱宕山边想带我们的人走,这不太符合大义吧。”

“少废话,你想怎么样?”酒吞不耐烦地说。

“不如,汝陪茨木打一架,若是汝赢了,吾便让汝带走他。”大天狗自信地开口。

茨木看向大天狗,张了张口,却也没说什么。


一刻后……

“汝输了。”茨木放下手,俯视着酒吞说。

“哈……哈……”酒吞呼了口气,勉强站了起来,不思议地看向茨木。茨木实力很强悍,却也没下狠手。

大天狗挑了挑眉:“说吧,汝到底是谁,为何要冒充酒吞童子。”

“本……本大爷就是酒吞童子。”酒吞直了直腰。


哦?有点意思。


大天狗挑了挑眉:“来便是客,不如同我们先去喝两杯,吾让小妖们去准备点下酒菜。”

酒吞没做声,当是同意了。


tbc——————————————

毛狐狸

【荒狗】残鸢(abo)残鸢 第三章

残鸢·三


——哐当。

主屋的木门毫无预兆的被人焦急狠戾地推开。

晴明吓了一跳。

他转过头去,想要看一看这个莽撞的来访者是何人,手中热茶袅袅飞升的那层薄雾却蒸映出大天狗泛红的面容来。


 ============================================


宽敞的大屋内一片漆黑,寂静之中,听得到成年男子平稳但却显得微微烦躁的呼吸声。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相当好闻但是略显诡异的熏香味。随着屋内人的动作,几记衣物摩擦的细碎声略过,火烛唰啦一下亮了起来。

荒从榻边起了身,随...

残鸢·三

 

——哐当。

主屋的木门毫无预兆的被人焦急狠戾地推开。

晴明吓了一跳。

他转过头去,想要看一看这个莽撞的来访者是何人,手中热茶袅袅飞升的那层薄雾却蒸映出大天狗泛红的面容来。

 

 ============================================

 

宽敞的大屋内一片漆黑,寂静之中,听得到成年男子平稳但却显得微微烦躁的呼吸声。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相当好闻但是略显诡异的熏香味。随着屋内人的动作,几记衣物摩擦的细碎声略过,火烛唰啦一下亮了起来。

荒从榻边起了身,随手将鬓侧略微凌乱的长发拢向肩后,像以往那样将屋内最大的那扇窗子打开。

 

夜已深,大天狗却迟迟未归来。

 

“……”

这熏香的足迹蔓延在房间里,似乎一天比一天浓烈。

之所以说这气味诡异,是因为它虽清浅但却似能深入人的心脾,味道好闻但却无法准确地形容出究竟是何物的香气,它虽不烈,但是却能像毒一样慢慢摄人心魂。他想起曾经有寮院阴阳师的友人前来拜访,他们送给阴阳师的伴手礼之中,似乎有一种产自西洋的蜡烛,色彩形态各异,每每焚烧点燃起来,不同的时段都会散发出不同的香味,气味沁人心脾,又着实新奇,惹得小妖们每次都争先恐后地围过来观赏。

 

他觉得现在入侵房间的气味与那香薰蜡烛勾人的气味有些相似,它像蛇一样逐渐缠绕扼杀了荒原本残留在这间屋子里冷清又透着寒意的檀香味,取而代之或是清甜的果香味,或是软腻的奶香味,或是馥郁芬芳的花香味……很是丰富。

……最重要的是,这些气味来自于Omega.任凭他再怎么显得冷淡清傲,高高在上,首先他生来是alpha,至始至终还是会受到本能的牵制。他能力强大,自制力当然也非同一般,但是这恼人的香味自它存在开始就不断撩 拨着这个强大的alpha的内心,提醒着他本能是如此地不可忽视。

 

对此荒仅仅表现得有些烦躁——长期受到这些不知来自于哪些Omega的气味的撩拨,就算是他也难免会产生焦躁的心情……嗬,这一切还要多谢他那个自恃清高的败类室友大天狗。

 

他几乎从来不将想法表现在脸上,但是心中早已默默地给大天狗贴上了败类的标签。

…他如此判断的原因很简单。自从那一次并肩作战过程中发生了小小插曲,扔下不服输的宣言之后,大天狗似乎加倍地早出晚归,他们交互的机会愈来愈少,而那诡异的香气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潜伏的…他去干什么了?他也是一个alpha,他要用什么方法证明自己是强大的?——…到处沾花惹草,和外面的那些Omega鬼混罢了?

 

荒知道他对他的理解里或多或少地带上了偏见,可对此他也束手无策,因为他们两个是一见面就无法避免地剑拔弩张的两个alpha.他向来对人冷淡,给人一种冷静而理智的安全感,但却在看见大天狗的那一刻拼命地克制自己想要撕碎他的欲望。

……现在得知大天狗可能还只是个表里不一的妖怪,表面上高傲冷清,背地里到处沾花惹草,是个alpha之中的败类,这让他感觉到无比的厌恶,他撕碎他的欲望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更加强烈了。

 

荒就这窗边灌入的夜风平缓自己烦躁的内心。他发觉自己从未如此失态过,对某些事情如此心烦意乱。

 

……他最好不要在他醒着的时候回来,否则打了照面后他们大概真的会打起来,然后把这片寮院都化为废墟。

 

却正在这时候,他听见了木门缓缓被推开的吱呀声。

 

……——像初见面那样,他们再一次对上彼此的目光。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彼此的目光不再向是冰一样冷淡。

门口那身披月光的白衣大妖见荒还醒着,清澈的眼中带上一丝讶异和警觉。而荒迎对着他的目光,深邃如海的眼底,藏进一抹无名之火。

大天狗迈入这个房间的第一步之际,他带入的那些熏香味瞬间浓烈了些许。

 

……果然。

 

你倒是还知道回这个寮院来啊。

不知是否被压抑许久的本能驱使,荒先开了口,冷淡低沉的语调里埋进了硝烟的气息。

他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窗边,扼着一身快要泄露溢出的、独属于强大alpha的威压。

 

大天狗笔直地站着,看着他缓缓接近自己。那张脸从被窗边的烛光所模糊,居高临下,到近在迟尺,每一条棱角和五官的线条都是如此分明,他的眼里好像有着狠戾的光在跳跃着,然而最分明的,却是荒身上刹那间汹涌地盖过了几乎所有气味的冷檀香味。

……荒觉得,这大概是第一次大天狗在面对他的时候表现出那么一瞬间的慌乱。

 

他狼狈地逃走之前抬手用劲召唤出一道风刃,它蹭着荒的侧脸呼啸而过,带着刀割一般短暂却清晰的痛感,接着透过那扇敞开的窗户钻了出去。

 

交混的威压与妖力随着荒的动作的停滞逐渐冲淡。

 

他居然逃走了。

 

门前空无一人,但那几枚在半空中飘飘扬扬地下落的鸦羽,夹杂的那不知名的甜美香气不依不饶地往他鼻腔里钻。

“…………”

他觉察到了自己的失态,却也没有料到后文。他觉得自己或许应该调息一下妖力冷静一下。

 

——哐当。

主屋的木门毫无预兆的被人焦急狠戾地推开。

晴明吓了一跳。

他转过头去,想要看一看这个莽撞的来访者是何人,手中热茶袅袅飞升的那层薄雾却蒸映出大天狗清秀但却满布红晕的面容来。

 

他一手撑着门框,一手紧紧地捉住自己的衣襟,异常沉重地喘着气。

汗珠堪堪略过他泛红的眼角。

 

他进屋那一瞬间,屋里充满了不知名的甜美熏香味。

 

“……抑制…药……”

 

晴明正想去搀他一把,大天狗却喘息着比了个手势制止了他,他听见他喉间断断续续挤出几个音节。

 

“……”

“……快藏不住了吗。”白发的男人闻言,垂下眼帘,转身去取他索要的物品去。

 

“……这是何必呢?一开始就——”

 ==========================================

tbc

无良文手俺x 因为是爽文所以随意卡文了quq【不你

下一章大概就是狗子的角度了叭

害,表面稳如老狗实则【。

啊我常用的发言防河蟹器貌似被禁了我现在慌得一批【发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