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学生

14278浏览    4027参与
长春爱尔眼科阿蕊
抖蓝
herbaland

近5成大学生不吃早饭:这个问题很严重,需要重视

最近,一项调查上了微博热搜:近5成大学生不能坚持每天吃早饭,原因是时间紧、睡懒觉、没胃口。


这看似简单的一个小调查,反映的问题却很大。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早餐意味着什么。经过一夜的休息,身体已经很缺乏能量,需要补充食物,来给身体供能,而早餐就是承担着这样的重任。一顿好的早餐能够彻底唤醒人的身体,让整个身体从睡眠中彻底清醒过来,精力满满的开始新的一天。

而不吃早餐的话,人虽然已经醒来,但是,身体那种缺乏能量的状态并没有解决,身体还是很低沉,无法被彻底唤醒。同时,因为缺乏食物,体内的能量消耗过多,血液中的血糖也不足,无法给大脑提供充足能量,大脑就会反映迟钝,效率低下。

大学生不吃早餐...

最近,一项调查上了微博热搜:近5成大学生不能坚持每天吃早饭,原因是时间紧、睡懒觉、没胃口。

这看似简单的一个小调查,反映的问题却很大。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早餐意味着什么。经过一夜的休息,身体已经很缺乏能量,需要补充食物,来给身体供能,而早餐就是承担着这样的重任。一顿好的早餐能够彻底唤醒人的身体,让整个身体从睡眠中彻底清醒过来,精力满满的开始新的一天。

而不吃早餐的话,人虽然已经醒来,但是,身体那种缺乏能量的状态并没有解决,身体还是很低沉,无法被彻底唤醒。同时,因为缺乏食物,体内的能量消耗过多,血液中的血糖也不足,无法给大脑提供充足能量,大脑就会反映迟钝,效率低下。

大学生不吃早餐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上课的时候,大脑反应迟钝,效率低下,注意力不集中,头脑昏昏沉沉,身体疲累,没有精神,影响学习效率和成绩。

其次,不吃早餐会导致肠胃饥饿过度,增加对食物的需求感。不吃早餐,中午的时候就会特别饥饿,就很容易导致吃午餐的时候摄入过多能力,甚至出现暴饮暴食,增加肠胃负担,也增加肥胖风险。

还有,长期不吃早餐,会影响整个身体健康和精神状态。长期不吃早餐,午餐又摄入过多,长期下去,身体就处于一种不健康的饮食状态,身体机能也会受到影响,肥胖,精神不振,效率低下,身体抵抗力也会下降,导致体弱多病,失去学习兴趣。

从学生不吃早餐的原因也能看出,现在一些大学生的生活习惯也出现问题。按照目前学校的学习强度,总体上还没有达到那种需要学生废寝忘食才能完成的程度,那么,时间紧的说法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学生晚上熬夜太多,早上起不来,来不及吃早餐。

熬夜学习的很少,大部分都是玩手机、打游戏、卧谈会,这些有都是非常不好的习惯。晚上不睡觉,白天睡不醒,上课打瞌睡,学习不积极,这就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浑浑噩噩,浪费了几年大学时间。

所以,近5成学生不吃早餐的问题,绝对不仅仅是吃不吃早餐的问题,它反映了是这些学生整体的精神状态和学习状态,而且,5成也是一个很高的比例,这需要学校、社会、学生都重视起来,赶紧扭转这种的局面。

禾宝熊也提醒广大学生,既然付出了那么多努力终于走进大学的校门,就一定不要辜负了这段时光,要努力学习,充实自己,掌握谋生技能,不给自己最宝贵的年华留下遗憾。

匠小豆

大学生想创业应该从哪方面做起?

早在2015年,国家就提出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李克强总理指出,大学生是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生力军,既要认真扎实学习、掌握更多知识,也要投身创新创业、提高实践能力。各地政府更是紧跟国家发展战略,积极鼓励并支持大学生创业。那么问题来了,大学生创业应该从哪方面做起呢?匠小豆特意为大家整理出以下几条,希望对有意创业的大学生有所帮助。



一、创业初期需要做哪些必要的准备?

1、要具备创业素质,才能投资。

在创业初期,创业者个人的能力非常重要,事无巨细,都要自己亲自动手。比如识人能力、管理技能、独立作业的能力、追求利润的方法、具备行业专业知识、综合应变能力等等都十分重要,创...

早在2015年,国家就提出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李克强总理指出,大学生是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生力军,既要认真扎实学习、掌握更多知识,也要投身创新创业、提高实践能力。各地政府更是紧跟国家发展战略,积极鼓励并支持大学生创业。那么问题来了,大学生创业应该从哪方面做起呢?匠小豆特意为大家整理出以下几条,希望对有意创业的大学生有所帮助。


一、创业初期需要做哪些必要的准备?

1、要具备创业素质,才能投资。

在创业初期,创业者个人的能力非常重要,事无巨细,都要自己亲自动手。比如识人能力、管理技能、独立作业的能力、追求利润的方法、具备行业专业知识、综合应变能力等等都十分重要,创业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很多人在初次创业的时候,都是资源十分欠缺的。资源不足,使企业创业成功的概率降低。创业者如有足够的财务资源,其他资源欠缺也可以弥补;如果有足够的客户资源,其他资源的欠缺也容易改变。

2、创业前要慎思,要认真思考、反复评估、考虑成熟再行动。

  对创业计划做出可行性评估:

         (1) 你真正了解自己所从事的行业吗?你需要调查管理费用、行业标准、竞争优势等等因素。

(2)你的方法被证实过吗?有经验的企业家中流行这样一句名言:还没有被实施的好主意往往可能实施不了。

(3)你的想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吗?过了一个星期、一个月之后,你的创意还那么令人兴奋吗?或已经有了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想法来代替它?

(4)你有没有一个好的网络?开始办企业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组织诸如供应商、承包商、咨询专家、雇员的过程。为了找到合适的人选,你应该有一个服务于你的个人关系网。

(5)潜在的回报是什么?创业,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赚钱,但其中隐含的决不仅仅是金钱。你还要考虑成就感、爱、价值感等潜在回报。如果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那就必须重新考虑你的计划。

许多创业者的失败,都是与创业前心理准备不够,匆匆忙忙进行创业,最后失败得一塌糊涂,假如准备不足,条件不具备,晚一点创业也不迟。



二、 先有业务,再创业

很多人创业是迫于生存的压力,希望赚多点钱,过上较好的生活。因此,在创业之初,是无所谓事业的,创业选择极具盲目性,为创业而创业,在刚开始创之前,进入什么行业,以什么为盈利模式,都是一片茫然。

创业者在创业之前,一定要有明确的创业方向,再决定创业。假如,选择了某一个行业,创业前一定要积累一些该行业的经验,收集相关的资讯,如果有可能,可以先考虑进入该行业为别人打工,通过打工的经历来积累经验与资源。那么“学费”自然由别的老板给你付了,也就用不着自己创业时间交学费,行业知识、客户资源渠道,盈利模式都有了,再创业,成功就指日可待了。


 、经营能力最重要

很多年轻人在创业时,过多强调资金因素影响力,其实不然。创业条件中资金虽然很重要,但最最重要的是创业者个人的经营能力,特别是业务能力。

经营赚钱的能力是最重要的,只要有非常出色的经营能力,自然会找到投资者,很多投资家天天都在找好项目投资。


创业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成功的创业者往往都是能力、资源、思路和创业激情都具备的人。由于没资源、没经验、没人脉、没资金,所以,草根创业在很多人眼里,往往都是非常困难的。作为大学生身边的成长管家,匠小豆一直致力于大学生一站式人才发掘、培养和输出,以研学实践为切入点,提升大学生的各项能力,形成校园到社会的无缝对接,扶持创业,助力转型,走向成功!加入匠小豆,实现你的创业梦!!

文章来源:https://www.jxd007.cn/h-nd-59.html#_np=105_404

落花美人一笑✨

人啊,总是要改变的,只有当你比别人更优秀了,你才有选择的权利

人啊,总是要改变的,只有当你比别人更优秀了,你才有选择的权利

AiSS_FiKX

还是很实验,还是不知道啥风格
就听呗,虽然可能不太合胃口
感谢支持

还是很实验,还是不知道啥风格
就听呗,虽然可能不太合胃口
感谢支持

AiSS_FiKX

没啥好说的了……就还是很实验,还是不知道什么风格。

听呗。感谢支持。

没啥好说的了……就还是很实验,还是不知道什么风格。

听呗。感谢支持。

抖蓝
LeeyvTing
iphone原相机下大学校园夕...

iphone原相机下大学校园夕阳

iphone原相机下大学校园夕阳

Zora zzzz

我觉得做大事情搞大研究的人都是气定神闲的

没有数据或者数据不对,就慢慢分析,找到错误,重新再来

真正的成果,对研究对象与过程的明白,了解

和在规定时间内赶工而成的“成果”完全就是两回事

是应试让大家都变焦虑了

手里掐着秒表,每个时间段有要完成的东西

一点点的延误意味着后面的一系列安排全盘推倒重来

时针滴滴答答,每过一秒,神经就多绷紧一分

随着规定时间的接近,我们坐立难安

像不能在规定时间内答完卷子的高考生

不管写在卷子上的是什么,只要填满就安心了。

对啊

怎么就说到高考了

12年的应试教育给我们的后遗症太深

直到上了大学,也还是背负着沉甸甸的负担

说着自主开放,说着探究精神,钻研实事

也还是有着期中期末考,绩点,保研等扼住咽...

我觉得做大事情搞大研究的人都是气定神闲的

没有数据或者数据不对,就慢慢分析,找到错误,重新再来

真正的成果,对研究对象与过程的明白,了解

和在规定时间内赶工而成的“成果”完全就是两回事

是应试让大家都变焦虑了

手里掐着秒表,每个时间段有要完成的东西

一点点的延误意味着后面的一系列安排全盘推倒重来

时针滴滴答答,每过一秒,神经就多绷紧一分

随着规定时间的接近,我们坐立难安

像不能在规定时间内答完卷子的高考生

不管写在卷子上的是什么,只要填满就安心了。

对啊

怎么就说到高考了

12年的应试教育给我们的后遗症太深

直到上了大学,也还是背负着沉甸甸的负担

说着自主开放,说着探究精神,钻研实事

也还是有着期中期末考,绩点,保研等扼住咽喉

焦虑不断延续,没有尽头。


我实在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但我还是想在这个焦虑聒噪的时代里,

努力做一个气定神闲的人。


脑子

她听见室友在背后议论了。

“也太那个了吧,谁愿意看她似的。”

“是啊,床上就算了,自己的桌子都围起来,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寝室是上床下桌,大学开学的第一个星期,她就把床和桌子都拉起了帘子。

室友们对此仿佛不太高兴。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又没有耽误别人,为什么会被孤立呢。

她和妈妈说了。

结果是被训斥。

“你这孩子从小就是这样,孤僻,不合群。在家和我藏着掖着就算了,换了环境了还这样,怪不得让人说。赶紧撤了。”

妈妈劈头盖脸地一顿说教,让她也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太对。或许,寝室生活就是要共享的吧。

所以哪怕没有完全明白别人的怒火都是从何而来,她还是撤掉了自己的帘子,试着融入室友...

她听见室友在背后议论了。

“也太那个了吧,谁愿意看她似的。”

“是啊,床上就算了,自己的桌子都围起来,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寝室是上床下桌,大学开学的第一个星期,她就把床和桌子都拉起了帘子。

室友们对此仿佛不太高兴。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又没有耽误别人,为什么会被孤立呢。

她和妈妈说了。

结果是被训斥。

“你这孩子从小就是这样,孤僻,不合群。在家和我藏着掖着就算了,换了环境了还这样,怪不得让人说。赶紧撤了。”

妈妈劈头盖脸地一顿说教,让她也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太对。或许,寝室生活就是要共享的吧。

所以哪怕没有完全明白别人的怒火都是从何而来,她还是撤掉了自己的帘子,试着融入室友们每晚的夜谈中去。

其实是有点不太舒服的。那种突然就能对上别人目光的感觉。她想,这是自以为是吧。其实,没什么人关注她的。

但,不关注,为什么还想让她撤掉帘子呢。

她陷入自己制造的悖论迷宫了。

开学三个月,半个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

她回了一趟家,妈妈说想她了。

“你这是怎么搞的?是不是每天熬夜玩手机,皮肤也差,还黑眼圈。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吗?”

她刚回家第一天,迎接她的就是妈妈这样的话。她有点后悔,不回来多好。不过,不回来也不好。

她没有想熬夜,也没有总玩手机,护肤品也好好地用了。但是她睡不好觉就是睡不好觉,这让她每天很焦虑。

她半夜一睁眼就能看见对面的室友。哪怕对方是睡着的,她也会觉得心里一惊。如果是她睡着了,室友睁眼这么看着她该多恐怖啊。

然后她就觉得自己无法闭上眼睛睡觉。

学习时也是,一旦在寝室看书,她总会忍不住看看别人有没有看她在做什么。

她快神经衰弱了。

有一天,她受不了想重新把帘子挂起来,刚拿出帘子,室友就回来了,还给她带了水果。

“你这是要干嘛啊。”

室友盯着她手里的帘子。她立刻就觉得很慌很心虚,她要干嘛?如果她挂上了,会不会很尴尬。

愣了一下,她还是笑了笑:“我收拾东西呢。”

那天晚上,她一直在刻意观察那个室友有没有对她冷漠或者和别人说什么。

她回到家终于躺到自己床上时,就在想这些。

那种从学校带回来的紧张感怎么也甩不掉。

她拼命地把自己的头拱进被窝里,想通过让自己沾上熟悉气味的方式忘掉这一切。

事实证明,还是很有效果的。这天晚上她睡得很安详。做了一个梦。梦里就是梦见自己在一张床上睡得很好,周围没有人。

在家的时间很短暂,两天,她就得回去上课了。

临走时,妈妈一边不舍,一边念叨着她:“一回家就知道呆在自己屋里,也不经常出来,感觉像没回来一样。”

她心里一边觉得愧疚,一边觉得委屈。

但还是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回来之后,莫名的,她觉得自己渐渐有些没那么焦虑了。好像可以好好睡觉了,甚至,睡眠变得更多了。她对疲惫变得敏感了。
而且,她找到了放松的好方法,那就是算好其他人不在的时间,自己一个人呆着。

“你也别总在寝室呆着,出去参加点活动多好啊。”

在一次和室友们聊天的时候,她附和了一句羡慕她们找到了男朋友。然后其中一个人就对她说了这样的话。

她不知道怎么回。其实只是附和而已,她觉得一个人呆在寝室里真的很舒服。不过看着其他人看着她的眼睛,她就很紧张,于是说道:“那下次你们去叫上我吧。”

她们都笑着答应了。于是就在这种融洽的气氛中,对话终于趋于结束了。她心里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可她没想到,她们是认真的。

这天,她正睡得昏天黑地时,其中一个人拉她去了联谊,还把她介绍给了一个男生。她从头到尾都是懵的,甚至觉得自己在做梦。

“果汁?”

联谊结束,他们俩被特意留了空间出来。男孩表现得格外体贴。

“不了,我喝水就好。”

女孩喝了一口水,紧张地摆了摆手。

“听你室友说,你不是很喜欢社交?”

她心里“咯噔”一下,原来大家都这么以为了吗?那为什么还要把她拉出来呢。

“嗯……其实也没有。就……还好。”

她语无伦次地,不知道是不是该反驳。

男孩突然抓住她的手。她有些惊恐地抬头看着他。

两个人对视着。

男孩突然笑了,她心里忍不住觉得,笑得真的是很好看的。

“实话实说,我对你很有好感。要不要试试?”

她害怕这种对视。

男孩的手摩挲着她的手背。

“我觉得……”

她把眼神别开,手也稍稍用了些力想挣脱开。

男孩突然把她拉进怀里。

“你觉得,可以,是吗?”

很强硬的语气。和他的怀抱很有反差感。

女孩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但她却莫名觉得,被抱着的感觉,真的,让她无法拒绝。

于是,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咽回了那句“我觉得还是算了吧。”

其实,女孩过不了那道坎。

关于,和第一次见面的人交往这件事。

她的心里,还是下意识拒绝的。

并且有些深深的不真实感和沉重感。

“怎么样,人很不错吧?”

下课,室友走在她身边,打趣着她。

“啊?啊,是啊。”

“所以呢,进展到哪一步啦?”

“我……那个……”

“他告没告白啊?”

“没有……那什么,其实……”

她觉得自己突然丧失语言功能了。怎么,那么简单的事,就是无法说出口呢。

“这个人,还和我说挺喜欢你的,不行,我去找他说说,一个男生,这么不主动怎么行。”

“别别别,不用了。”

她急忙想阻止时,室友已经走出去很远了。

她叹了口气,看来,她还是无法承认。承认和另一个人的亲密关系。

算了,如果因为这样分手的话,也没关系吧。

她重新提了口气,回了寝室。

“今天晚上出来?”

她刚换好睡衣,男孩就给她发了微信。

她第一反应是,糟了,会不会让他知道她没有承认两个人的关系呢。第二反应是,知道就知道吧。第三反应是,很烦,她不想出门。

但,她还是答应了。

至少,身为谁的女朋友,不该那么不称职。

“你今天……去打球了?”

女孩看着男孩还没换的球衣。

“看来你真的很不关心我诶,看那个。”

男孩指指路边布告栏。

前面是一张海报,海报上是篮球队的成员。男孩站在最中间那个人的右手边。算是很显眼的位置。

女孩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对不起,没看见。”

男孩把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算了。想好去吃什么了吗?”

女孩有点抗拒这样的姿势,背不自觉地挺得直直的:“没有。”

男孩大概是觉得有一种力量抵着他的胳膊,把胳膊放下:“那随便去一家吧。”

“好。”

女孩低着头,她看见地上有一只被踩死的蚂蚁。

一晚上,两个人都沉浸在尴尬的气氛里。

女孩总觉得自己应该和他说清楚。但是偶尔男孩突然主动地抱抱她,或者揉揉她的耳朵,她就有些无法开口。

于是,她欺骗自己,也许只是刚开始恋爱的不适应吧。

两个人终于走到女生宿舍楼下。

她看见周围有好几对情侣。每一对都在细语着什么,听不清,偶尔他们还会接吻。

男孩拉过她抱了一会。

两个人都没说话。

“回去吧。”最后他还是把她放开。

她觉得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嗯,再见。”

回去之后,寝室其他人好像在聊着什么,见她回来,连忙散开了。她心里一慌。

“我回来啦。”

她试着说了句话,其他人都附和了一声。

听到附和,她放下心来。

然后她又看了看白天和她说话的那个室友,那个女孩感受到她的眼光,朝她笑了笑,又转过头看书了。

她的心里升腾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一种好像被孤立,又没被孤立的感觉。

第二天,她清早一醒,就看见男孩和她说,他要出省打比赛,一周后才能回来。

她有种鱼终于回到水里的感觉。回复了他一句“好”之后,就再没有说什么又睡过去了。

一周过得很快。

她几乎没怎么和男孩联系。

只有偶尔几句“吃了吗”“睡了吗”。

男孩要回来的前一天晚上,她感觉很焦虑。

她隐隐觉得这样的关系不太正常。但是却又不明白该怎么办。

“诶,你们知道吗,学校门口新开了一家店。她们都说挺好吃的。”

她躺在床上。下面几个人突然聊起天。

“是嘛?有空去吃?”

“好啊好啊,这周五?正好没课。”

“好,周五下课我们去。”

屋子里又恢复寂静。

她从头到尾没发一言,也没有人问她。

她心里那种好像有猫在抓的感觉又来了。

她翻了个身,把手机塞进枕头下面。努力闭上眼睛想睡觉。

但是屋子里的光和其他人小小的声响,突然就变得尖刺起来,让她怎么也睡不着,反而愈发烦躁。

这种烦躁的持续,让她第二天,居然莫名地和回校的男孩吵架了。

“我才刚回来,你就多陪我一会怎么了?”

“我不太舒服,想回去躺着。”

“你每天睡那么多,当然不舒服了,出来走走不就好了。”

“我睡得不好。昨晚。”

“你要不要再找个好点的理由?”

女孩头一边疼着,一边面对男孩的怒气。她从来没向任何人发过脾气,但这个时候,她突然觉得控制不住自己,她的手甚至有些抖。

“你……有病吗。我说了我很困。”

她声音低低地。却让人觉得莫名有种威胁感。

女孩自己也有些愣住了。她没有这样说过话。

男孩低头看着她,眼神变了又变。动了动嘴唇刚想说什么,又没有说。

最后女孩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扔下一句:“我先回去了。”就赶紧逃跑了。

男孩站在那里直直地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是什么情绪。

回去后,她突然睡不着了,她握着手机,不知道怎么道歉才好。那种欲裂的头痛已经变成热热的昏沉了。

晚上,她发烧了。

这场发烧持续了接近一周。

是低烧,但却持续不退。所以她每天看起来都在正常地上课,却是觉得自己轻飘飘仿佛浮起来一样的。

在她第十次和男孩聊天没有得到回应时,她的漂浮感更厉害了。

她回到寝室时,寝室里的两个人在偷偷煮火锅,看见她,先是一慌,然后有点尴尬地问了问:“吃吗?”

香气扑进她的鼻子里。她隐隐觉得有些恶心。

她摇了摇头,然后问了一句另外一个人去哪了。

其中一人人吃着火锅里煮得烂烂的菜叶,含糊不清地回答:“去见男朋友了吧。”

女孩想,她都不知道她有男朋友了呢。

然后说话的人突然就呛到了,另一个人过去拍她的后背,一边拍,一边说:“小心点啊你倒是。”

两个人的表情都不太正常。

女孩想,大概是因为怕宿管发现,或者,因为她在吧。

于是,她就又出门了。

出门时,天已经黑很久了。她像平时一样,想找一个教室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呆一会,但教学楼的教室大多已经锁了。

她蹲在空旷的走廊,把头埋在臂弯里许久,突然又站起身,接近疯狂地挨个门试,看有没有没锁的教室。

终于,在尽头,被她找到了。

她走进去,小心翼翼地关上门,拉上了窗帘,去了教室最后一排。

她突然觉得落地了。呼吸变得顺畅起来。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嘁嘁喳喳的说话声。

“能行嘛……”

“没事,我特意留的门。”

女孩一惊,连忙躲进窗帘后面。

门开了,进来一男一女。

她偷偷拉开一条缝隙,借着薄弱的光看这两个人。

那个女孩倚着桌子,男孩站在她前面,两个人在细声细气地聊着。

“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啊?要分不分的。”

“我也没想到她这么不知趣。我都一周没和她说话了。”

“那你就提一下怎么了?”

“我觉得她这个人……有点不正常……再说了,才刚处几天就换人的话,他们得怎么说我啊?”

“怂包。那你就这么委屈我啊。”

男孩带着笑声,走进了一步,环住那女孩的腰,语气突然暧昧起来:“那我补偿你好了……”

那个女孩捶了捶他,也娇笑起来。

借着光,躲在窗帘后面的女孩看见,两个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两个人的唾液从上唇蔓延到下唇,拉着粘粘的丝。

她忘了后来是怎么出那间教室的了。

她想,这两个人她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她一边走在路上,一边想着两个人粘腻的舌头,她觉得,那像两个互相撕咬的恶心的蛇头。

终于,在宿舍门前的垃圾桶前,她吐了出来。

吐了很久,吐得从胃到嘴都是酸的。

当天晚上,她的发烧好了。

她回去时,宿舍里的其他三个人像平时一样,一见她回来就转换了话题。

她一反常态地没有打招呼。而是默默地拿出自己的窗帘挂起来。把桌子和床都围得严严实实。

三个人互相看着,谁也没有说话。

第二天起床的女孩,突然变得精力充沛起来。

至少每个看见她的人都是这么觉得的。

她变得和每个人都热络起来。不再呆在寝室睡很多觉了。

渐渐,女孩的每一天都变成这样了。

大家意外地发现她居然是个尤其好相处的人,而且很有趣。
而女孩的男朋友,也主动联系她了。两个人的关系渐渐变得缓和,然后异常顺利起来。

只有宿舍的三个人,和她的关系仍旧尴尬着。

特别是那个女孩。

女孩知道她总是会偷偷看她在床帘里做什么。

当然,她看不见。

看不见女孩每晚听着白天放在寝室的手机里的录音。

这几乎成了女孩每天最放松的时刻,听着白天,她不在时,其他三个人的聊天。

这天,女孩在床上坐着,默默地数着数。

数到第105时,突然,门开了,她“唰”地拉开了帘子,大声说道:“你回来啦!”

是那个女孩。

她吓了一大跳,惊恐地看着女孩。

女孩咯咯地笑起来。

“吓到你啦?对不起对不起。我有事想和你说来着。”

接着她噔噔噔地跑下床,一把拉住那个女孩。

“什么……什么事啊?”

那个女孩形色稍稍有点不自然。

“他今晚约我去天台来着。但我其实想和他分手了。我又不好意思说,当初不是你撮合我们俩的嘛,你去帮我说说。”

天台,这个学校里所有情侣间心照不宣的秘密地点。

那个女孩借着把包放下,轻轻挣开了她的手,然后背对着她,一边换衣服一边说:“可是,天台,不是……那种地方吗?万一被人看见。”

女孩又朝她走了几步。

“不会的不会的,再说,你们不就是说几句话吗?”

那个女孩换好衣服沉吟了一会,说了声“好。”

女孩静静地笑着。

晚上,女孩站在教学楼下,眼睛死死地盯着天台的方向。过了一会,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

学校里警车救护车的声音接连不断,把她吵醒。她默默起床,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教学楼前拉起了一圈警戒线。

一个和她同班的女生站在最前面,愣愣地。她走过去拉住她:“怎么了?是谁啊?”

那个女生看见她之后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臂,嘴里念叨着那个女孩的名字。

她挣开那个女生的手,从警戒线下穿进去。一个警察拦住她。

她开口说到:

“我是……死者的室友。这……是怎么回事啊。”

两滴眼泪直直地从她的眼睛里滴落下来。

警察把手收回去,拍了拍她:“天台维修,栏杆不稳,你们学校可能以为不能有人上去就没锁,不小心摔下来了。别太难过了啊。”

她突然控制不住地,抽泣起来,用手紧紧地捂着脸。

太平间里。

女孩看着脸上蒙着白布的室友的尸体。站了很久。

终于,她把白布掀开,那个女孩的头已经碎得不成形状了,她轻轻用食指摸了摸那滩碎肉里隐隐像是嘴唇的部分。

然后把白布重新盖回去。嘴角隐约地带着笑,嘟囔着“多好看的帘子啊,好好躲起来吧。”

而在留了一条缝的门外。

男孩呆呆地站着那里看着她,手微微颤抖着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唇边渐渐划出一种异样的弧度。

无用良品

嬉皮士时代的大学女生

她自己的房间,她自己的钥匙和信箱,她自己的书籍。所有东西都是她的,只有卫生间除外。费伊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宿舍那间洋溢着医院怪味的公用卫生间。死水,肮脏的地面,水槽里漂着头发,垃圾桶里全是纸巾、卫生巾和团成球的棕色厕纸。缓慢腐烂的气味,让她想起森林。就在地面之下,费伊想象着,存在无数蚯蚓和蘑菇。卫生间竟然承载着这么多不顾后果的使用的证据:肥皂碎块与托盘结在了一起,仿佛化石;一个马桶永远堵塞;墙上的黏液就像大脑,记忆着每一个女孩的清洁过程。她心想,假如你仔细查看地面,说不定能在粉红色瓷砖上找到铭刻其中的地球历史:细菌,真菌,线虫,三叶虫。学生宿舍是个糟糕透顶的点子。谁能想到把两百个姑娘关进一个混凝...

她自己的房间,她自己的钥匙和信箱,她自己的书籍。所有东西都是她的,只有卫生间除外。费伊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宿舍那间洋溢着医院怪味的公用卫生间。死水,肮脏的地面,水槽里漂着头发,垃圾桶里全是纸巾、卫生巾和团成球的棕色厕纸。缓慢腐烂的气味,让她想起森林。就在地面之下,费伊想象着,存在无数蚯蚓和蘑菇。卫生间竟然承载着这么多不顾后果的使用的证据:肥皂碎块与托盘结在了一起,仿佛化石;一个马桶永远堵塞;墙上的黏液就像大脑,记忆着每一个女孩的清洁过程。她心想,假如你仔细查看地面,说不定能在粉红色瓷砖上找到铭刻其中的地球历史:细菌,真菌,线虫,三叶虫。学生宿舍是个糟糕透顶的点子。谁能想到把两百个姑娘关进一个混凝土笼子呢?狭小的房间,公用的卫生间,巨大的食堂——无可避免地让人想到监狱。她们的宿舍,就像一座令人毛骨悚然的黑暗碉堡。混凝土结构裸露在外的建筑物就像殉道者被剥皮后的胸膛——肋骨历历在目。圈大校园内的所有新楼都是这个样子:横平竖直,内外颠倒,袒露构造。她去上课时偶尔会用手指摸过墙壁,涂漆的混凝土仿佛青春痘。她为这些建筑物感到尴尬,疯癫的设计师挖出其内脏挂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宿舍生活来说,她心想,倒是个绝妙的暗喻。

比方说这个卫生间,许多女孩的体液在此处混合。淋浴大开间的地上,腐臭的积水仿佛灰色的胶质。一种蔬菜的气味。费伊穿着拖鞋,假如邻居醒着,她们会从啪嗒啪嗒的声音听出来是费伊在走廊里,但她们都还在睡觉。此刻是清晨六点,卫生间只属于费伊一个人。她可以单独洗澡。她更喜欢这样。

因为她不想和其他女孩一起洗澡,她那些邻居们夜复一夜地聚在狭小的房间里,嘻嘻哈哈,嗑abcd药,谈论抗议和警abcd察,她们来回传递抽大abcd麻的烟管,她们用来拓展心灵的药物,她们跟着号叫的电音歌曲——“就好像这整个世界上的所有人/他们都看不起我!”——她们对着唱机哭泣,仿佛它放了她们的血。费伊隔着墙听见她们的哭号,仿佛是在向某个恐怖神灵做着例行祷告。真是难以想象,这些姑娘居然是她的邻居。怪异的披头族,嗑abcd迷幻ancd药的革命者,按照费伊的看法,她们应该先学一学用过卫生间后该怎么清理干净,她望着墙脚下一团几乎变成纸浆的面巾纸。她脱掉睡袍,打开花洒,等水变热。

每天夜里,姑娘们都在嘻嘻哈哈,费伊听得清清楚楚。真不知道这些姑娘怎么能唱得如此无拘无束。费伊不和她们交谈,她们经过时她总是盯着地面。她们在课堂上咬铅笔头,抱怨老师只教过时的狗屁玩意儿。她们说,柏拉图、奥维德和但丁都是死了几千年的混球男人,对今天的年轻一代来说毫无意义

她们用的就是这个词——今天的年轻一代,就好像如今的大学生是个新物种,与过去和生下他们的文明世界切断了所有联系。不过在费伊看来,文明世界的其他人也同意这个看法。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频道每晚讨论“代沟”的节目里,年长的成年人没完没了地抱怨他们。

费伊走进热水底下,让水打湿身体。花洒头上有一个洞眼堵住了,喷出来的水柱更细也更有力,她感觉到水柱像刀锋似的落在胸口。

刚进大学的这段时间,费伊几乎不和其他人来往。每天夜里,她单独坐在房间里做作业,画出关键段落,在页边上写笔记,听着隔壁房间的姑娘们嘻嘻哈哈。大学的宣传册可没提过这些——圈大出名的难道不是出类拔萃的学风、严格的学术纪律和现代化的校园吗?事实证明,这些承诺没一样是真的。尤其是校园,校园是个钢筋水泥、缺乏人性的恐怖场所:水泥建筑物、水泥步行道和水泥墙壁使得这里并不比停车场更加舒适和有魅力。到处都没有草坪。遍布坑洞和罗纹的水泥大楼让人想起灯芯绒,或者鲸鱼的体内。有些地方的水泥被敲掉,锈迹斑斑的钢筋袒露在外。窗户的宽度绝不超过二十厘米。笨重的建筑物像肉食动物似的俯视学生。

能在原子弹爆炸中幸免于难的就是这种建筑物。

校园里难以确定方向,每一幢建筑物都和其他建筑物一模一样,因此方向变得混乱而毫无意义。二楼高度的步行道覆盖整个校园,在宣传册里听起来很酷——空中步行高速公路——在现实中却是圈大最恶心的地方。宣传册里说,这里是学生聚在一起共享友谊的地方,但通常发生的情况却是你在步道上看见底下有个朋友,你朝朋友嚷嚷挥手,却找不到办法好好聊天。费伊每天都会看到朋友之间互相招手,但接下来又不得不彼此抛弃。另外,无论你从哪儿去哪儿,这条步道都不是最短路径,上下步道的位置隔得很远,你在上面走的路程比在底下走多一倍,而8月中午的阳光会把水泥地烤得能摊煎饼。因此,绝大多数学生只走它底下的人行道,所有学生都在挤来挤去,因为支撑步道的水泥巨柱使得狭窄的走廊人满为患,充满幽闭恐惧的气氛,步道遮住了阳光,底下永远黑乎乎、阴森森的。

有个不能完全斥之为无稽之谈的传闻说,圈大校园是五角大楼设计的,为的是在学生中散播恐惧和绝望的情绪。

宣传册承诺的是适合太空时代的校园,她得到的却是每一幢表面都让她想起老家砾石小路的建筑物。宣传册承诺的是勤奋好学的学生群体,她得到的却是隔壁那些姑娘。她们对学业毫无兴趣,更感兴趣的是如何搞到毒abcd品,如何溜进酒吧、混到免费的酒水和如何性abcd交,她们谈起这个就没完没了,这是她们最喜欢的两个话题之一,另一个是抗议。对民主党全国大会的抗议即将开始,再过几个星期就是。芝加哥将发生一场伟大的战争,情况越来越明朗,这是今年最重要的时刻。她们兴奋地讨论她们的计划:全女性的游行队伍,从湖岸公路开始,用音乐和爱的形式去抗议,整整四天的革命,公园里的狂欢,银铃般的完美人声唱歌,我们要爱抚白鬼子的年轻人,破坏国际圆形剧场的表演,把一根长钉插进美国的眼睛,我们要夺回街道,还有看电视的那些人?我们要在他们眼前进行反美活动。凭借全部能量,我们将阻止战争。

费伊觉得这些烦恼离她很远。她给身上打肥皂,胸部,手臂,腿部,打上厚厚的肥皂。泡沫让她觉得自己是幽灵或木乃伊或通体白色的其他什么吓人东西。芝加哥的水和家里的水不一样,无论怎么冲洗都冲不干净。薄薄的一层肥皂像清漆似的粘在皮肤上。双手摸过臀部、小腿和大腿时感觉多么毫不费力和光滑。她闭上眼睛,想到了亨利。

她回想她在艾奥瓦的最后一个晚上,亨利用双手抚摩她的身体。他的手冰冷而坚硬,伸进她的上衣,贴在她的腹部,感觉像是从河底下捞上来的石头。她倒吸一口气。他停下了。她不希望他停下,但她无法用符合淑女的方式告诉他,而他不喜欢她不像个淑女的时候。那天晚上,他给了费伊一个信封,叮嘱她说到了大学再打开。里面是一封信,她担心又会是一首诗,但实际上只有短短的两行短诗,一下子击中了她:回家来/嫁给我。

另一方面,他说到做到,主动加入了军队。他发誓要去越南,最后却去了内布拉斯加。他参加镇abc暴演练,准备应付接下来不可避免的国abc内骚乱。他练习用刺刀戳假人,假人的身体里灌满黄沙,穿着嬉皮士的衣服。他练习使用催泪abc弹。他练习站方阵。他们会在感恩节再次见面,费伊感到害怕。因为她不知道届时如何答复他的求婚。她读了一遍他的信,像对待违禁品似的藏了起来。但她也盼望河岸上的那种时刻,两人单独相处,他可以再次爱抚她。清晨单独洗澡的时候,她总是不自觉地想到这些。假装她的手属于另一个人,或许是亨利。更确切地说,是一个抽象的男人——在想象中,费伊看不见他,只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一团坚实温暖的男性气息贴在她的身上。她想象着这些,感觉着身上的肥皂、滑溜溜的水、她揉进头发的香波的气味。她转身冲掉肥皂水,睁开眼睛,见到一个姑娘站在卫生间另一头的水槽前望着自己。

“对不起!”费伊惊叫道,因为这是那些姑娘中的一个,她叫艾丽丝。费伊的邻居。长发,面容刻薄,银丝框的太阳镜卡在鼻梁中央,她的视线越过太阳镜,好奇而令人恐惧地打量着费伊。

“对不起什么?”艾丽丝问。

费伊关掉热水,用浴袍裹住身体。

“朋友,”艾丽丝皱眉道,“你这就太过了。”

艾丽丝,她们当中最疯狂的一个。嬉皮士,嗑迷abc幻abc药,绿色迷彩服,黑色皮靴,狂放不羁的黑发姑娘,信奉佛教,经常盘腿坐在餐厅的桌子上呜里哇啦地吟诵。费伊听说过艾丽丝的传奇——周末晚上搭车去海德公园,见男孩,搞du-品,走进陌生人的卧室,出来时变得更加一言难尽。

“你总是这么安静,”艾丽丝说,“总是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到底都在干些什么?”

“我说不准。读书?”

“读书。读什么书?”

“很多书。”

“你读布置给你的作业?

“应该吧。”

“老师叫你读什么你就读什么,然后拿一个好成绩。”

费伊现在能看清她了,她双眼充血,头发蓬乱,皱巴巴的衣服散发怪味,烟草、大麻和汗水混合在一起的刺鼻气味。费伊意识到艾丽丝没有睡过觉。清晨六点,艾丽丝刚过完那些女孩追求自由性爱的奥德赛之夜。

“我读诗。”费伊说。

“是吗?什么样的诗?”

“各种各样的。”

“好的,念一首给我听听。”

“什么意思?”

“念一首给我听听。背一首。既然你读了那么多诗,应该很容易吧。来。”

艾丽丝的面颊上有一块费伊以前没见过的色斑:聚集在表皮下的红色与紫色。一块瘀伤。

“你没事吧?”费伊说,“你的脸。”

“我没事。我好得很。关你什么事?”

“没什么……有人打你了吗?”

“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

“好的,”费伊说,“当我没说。我得走了。”

“你不是很友好,”艾丽丝说,“你看不起我们还是怎么着?”

又是那句歌词。《看不起我》。她们每天晚上都放这首该死的歌。整个世界上的所有人!她们会一连唱上四五遍,而且还跑调。他们看不起我!就好像这些姑娘需要他们——全世界除她们外的所有人,需要被他们看不起,于是就有理由唱这首歌了

“不,我没有看不起你们,”费伊说,“但我不会向你道歉。”

“为什么道歉?”

“因为我做了我的功课。因为我认真学习。我受够了因此感到内疚。祝你今天过得好。”

费伊走出卫生间,踢踢踏踏地回到宿舍里,她穿上衣服,内心充满了怨毒、悔恨和抽象的恐惧。她坐在床上,抱住膝盖,前后摇晃。她变成了钟摆,摇晃得缓慢而小心。她的头在痛。她把头发向后梳,戴上难看的圆眼镜,她忽然觉得这副眼镜像个精心制作的威尼斯狂欢节面具。她皱着眉头照镜子。艾丽丝敲门的时候,她正在把教科书收进背包里。

“对不起,”她说,“刚才我很没有姐妹精神,请接受我的道歉。”

“没关系。”费伊用最轻的声音说。

“允许我弥补一下吧。今晚我带你出去。有个集会。希望你能去看一看。”

“我看就没这个必要了。”

“算是个秘密。别告诉其他人。”

“说真的,没关系。”

“我晚上八点来找你,”艾丽丝说,“到时候见。”

费伊关上门,在床边坐下。不知道艾丽丝有没有看见她在浴室里做的事情,费伊在想到亨利时做的事情:想象他用双手抚摩她。肉体是多么可怕的叛徒,公然泄露头脑的秘密。

亨利的信藏在床头柜最底下一个抽屉的最里面。她把信夹在一本书里。《失乐园》。

小可乐妈妈
AiSS_FiKX

年初EP《FM》的第三支单曲《Flickering MUSIC》重制版,替换音源,修正后期工程。希望大家喜欢。

年初EP《FM》的第三支单曲《Flickering MUSIC》重制版,替换音源,修正后期工程。希望大家喜欢。

小可乐妈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