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师

5939浏览    2505参与
即刻英语FlashEnglish
Picasso’s self-...

Picasso’s self-portraits at age 18, 25, and 90

毕加索在18岁,25岁和90岁的自画像 ​​​

Picasso’s self-portraits at age 18, 25, and 90

毕加索在18岁,25岁和90岁的自画像 ​​​

小菲嚯呀
三次绘。像日本浮世绘和梵高致敬

三次绘。像日本浮世绘和梵高致敬

三次绘。像日本浮世绘和梵高致敬

Lyra✨

关于他与眼泪的瞬间。


*占tag致歉

*自截自拼自调,望勿二改二传。

关于他与眼泪的瞬间。


*占tag致歉

*自截自拼自调,望勿二改二传。

鹿杖鹤
★Onisa

*剑三,佛秀(大师x秀⋯⋯秀太也能长成秀爷的!

*看过活得秀爷吗?没有的话没关系,你现在看过了。

*万圣节快乐!


「和尚,我要吃糖!」


「还请施主先放开贫僧的头发⋯⋯。」


少年坐在和尚的肩上,一手揪着头发一手指着前面的糖葫芦,带发修行的大师都觉得自己头快秃了。


仿佛看穿他的心思,秀太嘻嘻一声,垂在他胸前的脚晃啊晃的。


「哎呀没事!你秃了我也不会嫌弃你啊!」


「快快快,那个鬼脸造型好特别的啊!再不买就被抢完了!」


「好好好。」终究是拗不过肩上的小孩,被人潮挤得寸步难行的和尚只得缓缓穿过这片人海,跟小贩买了只糖。


「给我!」


和尚难得坏...

*剑三,佛秀(大师x秀⋯⋯秀太也能长成秀爷的!

*看过活得秀爷吗?没有的话没关系,你现在看过了。

*万圣节快乐!



「和尚,我要吃糖!」


「还请施主先放开贫僧的头发⋯⋯。」


少年坐在和尚的肩上,一手揪着头发一手指着前面的糖葫芦,带发修行的大师都觉得自己头快秃了。


仿佛看穿他的心思,秀太嘻嘻一声,垂在他胸前的脚晃啊晃的。


「哎呀没事!你秃了我也不会嫌弃你啊!」


「快快快,那个鬼脸造型好特别的啊!再不买就被抢完了!」


「好好好。」终究是拗不过肩上的小孩,被人潮挤得寸步难行的和尚只得缓缓穿过这片人海,跟小贩买了只糖。


「给我!」


和尚难得坏心了一回,拿着糖葫芦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就是不给他。


「等你哪时候稳重了点再给。」


「和尚你学坏了,我要跟佛祖说⋯⋯」


「阿弥陀佛,没有这回事。」


过往种种恍若昨日,可岁月如梭,那个成天黏着自己的少年早已回了秀坊,如今再见,只怕是认不出了。


与糖葫芦小贩擦肩而过,和尚突然停下脚步,摸出怀中几枚铜板、回头道:「劳烦施主给贫僧一根糖。」


买了糖,和尚坐在较远离人潮的阶梯上,细细打量着那孩子曾嚷着要吃的糖--这一串红透的果实披上透亮的糖衣,在阳光照射下犹如湖水那般波光粼粼,怪不得会讨孩子欢心。


他尝了一口--


太甜了。


终归是小孩子喜欢吃的⋯⋯。


可这么多年过去,那孩子也长大了,兴许他早已不吃这种甜食了?


他想的出神,一时没发觉有个身影遮住了冬日暖阳,长长的影子将自己笼罩。


「大师。」


和尚闻言一愣,下意识回道:「不敢当,贫僧只是--」


一抬眼,他却是没能把话说完。


「和尚,我来拿我的糖了。」


面前的青年微微一笑,似还留有几分当年的稚气。他就着和尚的手咬在缺了一口的糖上,酸甜的滋味在嘴里化开,秀坊弟子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


「看来我够稳重了?」


--「给我!」


--「等你哪时候稳重了点再给。」


拉过他的衣领,和尚抬袖遮去不远处的喧嚣,在这一小片宁静中吻上他的唇。


「看来不够稳重的,是我。」

金阳1965
穆一傲
【大师x丐太】摸摸可怜的丐儿子...

【大师x丐太】摸摸可怜的丐儿子 并抱紧家秃 因为昨晚jg枯萎了快一天 难过 :-(

【大师x丐太】摸摸可怜的丐儿子 并抱紧家秃 因为昨晚jg枯萎了快一天 难过 :-(

陈长安呀呀呀

热寂

        这是我第十一次回忆这个片段。

        她从被窝里探出头,手“啪”地拍上我的脸,然后伏身在     我耳边,吹出暖乎乎,痒嘘嘘的热气。

        “热力学第二定律告诉我们”大物老师在说未来的宇宙图景,“如果宇宙是个孤立且封闭的系统,那它最终将会变成死气沉沉的一团匀质,宇宙中所有有效能量已转换为……”

  ...

        这是我第十一次回忆这个片段。

        她从被窝里探出头,手“啪”地拍上我的脸,然后伏身在     我耳边,吹出暖乎乎,痒嘘嘘的热气。

        “热力学第二定律告诉我们”大物老师在说未来的宇宙图景,“如果宇宙是个孤立且封闭的系统,那它最终将会变成死气沉沉的一团匀质,宇宙中所有有效能量已转换为……”

        我腾出手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把毛茸茸的一团按回被窝里。

         “所以说宇宙的终极状态就是热寂。”教室里安静了,除去瞌睡的几个,大家都一本正经地皱着眉头。
这是我第十二次回忆这个片段。

        她从被窝里探出头,“啪”地把双手拍在我的脸颊上,像一只小狗贴近,用鼻子嗅探我,附在我耳边说话,耳根暖乎乎,痒嘘嘘的:“你到底爱不爱我?”

        我在她双手按压下挤出了个滑稽的笑容,然后腾出手吧把她的头按回被窝里,按到我的胸膛上。我们两个人同时都感受到了心跳:“扑通,扑通……”

         “那位同学,别哭啊,这只是一种假说,我们还有涨落说没讲呢……”

        “爱。”我在心里默念一遍又一遍。

        可是当时,我什么也没说。

如花
电影《百鸟朝凤》。 吴天明遗作...

电影《百鸟朝凤》。


吴天明遗作,艰难上映。若大师泉下有知,定是一声叹息……

电影《百鸟朝凤》。


吴天明遗作,艰难上映。若大师泉下有知,定是一声叹息……

姜狱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Tifa
【是魔】 _(:з」∠)_这是...

【是魔】

_(:з」∠)_这是之前我自己修的_(:з」∠)_

_(:з」∠)_很奇怪,说不出哪里奇怪,就是烦_(:з」∠)_

【是魔】

_(:з」∠)_这是之前我自己修的_(:з」∠)_

_(:з」∠)_很奇怪,说不出哪里奇怪,就是烦_(:з」∠)_

Tifa
【命途】 @辣鸡天策 大佬帮忙...

【命途】

 @辣鸡天策 大佬帮忙后期的这张QWQ

太有质感了QWQ,这帅的想推倒!

【命途】

 @辣鸡天策 大佬帮忙后期的这张QWQ

太有质感了QWQ,这帅的想推倒!

俞越
妖僧。一下午的摸鱼产物。修修改...

妖僧。
一下午的摸鱼产物。
修修改改还算能入眼?

妖僧。
一下午的摸鱼产物。
修修改改还算能入眼?

筠庭涂个小人头儿
从别的地方找来了以前给隔壁宿舍...

从别的地方找来了以前给隔壁宿舍妖大师的贺卡。这真是我的绘画巅峰(?)官逼同死

从别的地方找来了以前给隔壁宿舍妖大师的贺卡。这真是我的绘画巅峰(?)官逼同死

小肥羊XIAOFEIYANG
将上一张的临摹画作,用PS调整...

将上一张的临摹画作,用PS调整一下,更加深沉
(PS牛逼)

将上一张的临摹画作,用PS调整一下,更加深沉
(PS牛逼)

钟离昕
头像摸鱼 二 大师

头像摸鱼 二 

大师

头像摸鱼 二 

大师

无用良品

没有深刻的价值观很难顶住压力,多少优秀的大师都趴下了

提问者一:刚才讲,50年代的知识分子为什么思想一下子就被改造了,是因为他们没有独立的世界观。其实,他们是有世界观的,他们是很爱国的,很有民族主义感的。但当时的一个弊病是没把国家、民族跟治正者的权力分开,对吗?他之所以那么自觉改造,是把对家国的忠心变成了对治正者的忠心,对当时的正策没有采取批判性的态度。

知识分子没有自身独立的价值观,这是不是跟国家的体制和知识分子的历史有一定的联系?因为历史上的知识分子,受了教育之后自然就是为皇家服务,本身并没有独立的体系。即便知识分子有自己的价值观,在今天的社会,他凭什么去支持那套价值观?唯一的支撑,可能是自己一个人的道德感,因为我们没有一套保障体系帮助我们...

提问者一:刚才讲,50年代的知识分子为什么思想一下子就被改造了,是因为他们没有独立的世界观。其实,他们是有世界观的,他们是很爱国的,很有民族主义感的。但当时的一个弊病是没把国家、民族跟治正者的权力分开,对吗?他之所以那么自觉改造,是把对家国的忠心变成了对治正者的忠心,对当时的正策没有采取批判性的态度。

知识分子没有自身独立的价值观,这是不是跟国家的体制和知识分子的历史有一定的联系?因为历史上的知识分子,受了教育之后自然就是为皇家服务,本身并没有独立的体系。即便知识分子有自己的价值观,在今天的社会,他凭什么去支持那套价值观?唯一的支撑,可能是自己一个人的道德感,因为我们没有一套保障体系帮助我们维护自己的这套价值观。即使我们有一个独立的价值观,但是光靠道德感太薄弱了。我的想法就是这些,谢谢。

回答:我刚才说梁思成他们没有自己的世界观,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自己的价值。他们有自己的价值,有强烈的爱国心,民本的精神在梁思成身上也是特别明显的。但那只是一套蛮朴素的价值,虽然现代主义的追求与社会主义有某种亲和性(现代主义到了美国变成了一种建筑风格,现代主义在欧洲是更完整的左倾思潮),但是这些东西是不稳固的,为什么?它只是一种情感性的东西,没有化成一套系统的世界观,一套理性。

“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和梁思成的理解差异很大。这个差异我们今天好像看得出来,但在当时你很难看得出来。实际上可以说,那代知识分子对新正权、新的意识形态做了一个创造性的误读。

为什么有些人不会误读呢?比如说陈寅恪,1948年北平要和.平解.放的时候,几乎所有的知识分子,中间派知识分子,都纠结于一个问题:走还是留?很多人觉得该留下来,觉得“国民党这么烂,我跟他走干什么”,当时对新正权有各种传说,都是妖魔化的传说,连冯友兰都觉得,无论如何,学术自由总是有的吧?当时年轻人去劝陈寅恪老师不要走,最后陈寅恪和胡适坐了同一班飞机离开了北平。陈寅恪他倒不强调要什么正治自由,因为他不做公知。但他唯一的事业,他的生命是学术,如果这都没有的话,对他而言就失去了生活的意义,所以他决定走。最后他留在广州,那是另外一段故事,我不展开讲。这也成就了陈寅恪最后二十年的神话,只有他能够抗拒改造的神话。

我举这个例子是说,陈寅恪就是一个有世界观的学者,虽然他不谈正治,但是他比谁都懂正治。第一,他有现实感。第二,他在王国维碑上的题词,“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可以看到在这方面,他是有很深刻的东西在支撑着他的,所以到最后二十年硬得起来,撑得起来。

如果没有理性,没有成为你信仰的这套世界观在背后,你撑得起来吗?众人都投降了,就你一个人,虽千万人吾往矣,能做到吗?我相信今天在座的绝大部分人都不敢说你有这么大的勇气;对你所信仰的价值,有教徒般的虔诚,又不是盲从,有深刻的世界观支撑着你。如果没有,很难顶得住压力。压力一个是来自于所谓的正治,还有一个是来自于“同道”——人家都那样了,你怎么样?你非要与众不同吗?这很难。

所以在这一点上,有时候不要总是怪外在,用外在的元素原谅自己。风暴来了,都开始自我检讨,等到文哥结束,一个个站起来控诉,觉得当时都是受迫害的人,我们不要忘了自己内心有些东西是缺乏的。

当然,我们对梁先生依然怀着非常深刻的敬意。前两年样视拍了八集的《梁思成·林徽因》,片子拍得非常好,我觉得是这些年最唯美的一部片子,我非常欣赏。我给本科生讲知识分子历史,都把这个片子拿来给学生看,除了看《梁思成·林徽因》,还看上海电视台拍的《大师》系列。那一代是最优秀的知识分子。

但就是最优秀的,比我们这代人不知道优秀多少倍的人,还是趴下了,你想想,我们有什么资格说我们顶得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