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庆

82089浏览    10527参与
freakguanfangshouquan
新板子的摸鱼!我果然是最菜的

新板子的摸鱼!我果然是最菜的

新板子的摸鱼!我果然是最菜的

琪琪琪琪琪吖~

[龄龙]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二)

b站:可爱小琪爱萝卜

一天一更

高产小琪了解一下

请勿上升正主!!

正文开始


在张九龄二十四岁生日那天,他又没接到客,又挨了一顿打之后被关进了自己的房间,张九龄望着窗外的蝴蝶放空,渴望能如蝴蝶一般自由自在


"呀!龙爷来了,什么风把您吹来了"这龟公一件王九龙来了,马上收起自己无赖,对王九龙点头哈腰


"把你们这里所有的公子都给我叫出来,爷要瞧瞧!"


"得嘞龙爷,您请好吧!"


不一会百翠楼里所有的人都出来了,每个人都摆出自己自认为最性感的一面展露出来,可是王九龙就注意到了角落里一个黑黑的小孩,也不抬头,就是低头盯着自己...

b站:可爱小琪爱萝卜

一天一更

高产小琪了解一下

请勿上升正主!!

正文开始


在张九龄二十四岁生日那天,他又没接到客,又挨了一顿打之后被关进了自己的房间,张九龄望着窗外的蝴蝶放空,渴望能如蝴蝶一般自由自在


"呀!龙爷来了,什么风把您吹来了"这龟公一件王九龙来了,马上收起自己无赖,对王九龙点头哈腰


"把你们这里所有的公子都给我叫出来,爷要瞧瞧!"


"得嘞龙爷,您请好吧!"


不一会百翠楼里所有的人都出来了,每个人都摆出自己自认为最性感的一面展露出来,可是王九龙就注意到了角落里一个黑黑的小孩,也不抬头,就是低头盯着自己的鞋面瞧,玩着手指


"就这个吧!"王九龙看似随意的一指,大家的目光都锁定在了张九龄的身上,有嫉妒,有羡慕…


张九龄本来想着赶快选完赶快回去了,没想到突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自己的身上


"什么?龙爷,这个?"


"就这个,怎么了,爷怎么选还要你来指挥了?"


"不敢不敢,龙爷说笑了。九龄,好好伺候龙爷,那龙爷,小的先下去了?"


王九龙嗯了一声,不顾其他人嫉妒的眼光搂着张九龄上了楼


"龙…龙爷…您想听点什么?"


张九龄实在不敢对面前这个人不尊重,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三爷在临走前威胁的眼光,如果这个人伺候不好,那这整个百翠楼都要完


"你会什么?"


"我…我…"


"你什么你,会唱曲儿么?"


摇头


"会弹琴么"


摇头


"会跳舞么"


摇头


"那你会什么?"


摇头


"什么都不会,这孙子怎么可能买你,该不会就看上你这张脸了吧"说着抬手摸了摸张九龄的脸,软软的


"嗯…我姐姐没钱出嫁妆,爹娘就把我卖了,三爷也说买我是因为我好看…"


"什么都不会长得好看顶屁用!"


"龙爷!龙爷!你想看什么我可以学,您千万别走,您走了,我今天又要挨打了"


张九龄似乎有点着急,一张嘴把所有话都说出来了


"什么?他打你?"


"对,您可以看看"


说罢挽起了袖子露出了手臂


就算是王九龙见多识广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群号:131361254


借我

记得第一次见你,我还小,九十岁的光景。你也还小,三两岁的样子。记得那天是清明节,我从舅舅家回来心情就特别不好,因为他家有条小狗,但它的妈妈护子心切不肯让我抱走。晚上和邻居在门前坐着聊天,你突然出现了,起初没有在意你,因为你那会有点丑,身上脏兮兮的可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好感。可能是因为你的眼睛太美了吧,好像在和我说些什么。我回家的路上你就一直跟着我,我想留下你,但我妈不太喜欢动物因为收拾麻烦。我无奈的应了一声。第二天早上出门买饭,一推门你就趴在那个角落里,听见开门声,抬头看了我哀怨的看了我一眼。又跟着我去买饭,因为你一直不肯走,我爸把你送到二十公里外的一户人家,可下午你又跑回来了。
最后经过我的撒泼吵...

记得第一次见你,我还小,九十岁的光景。你也还小,三两岁的样子。记得那天是清明节,我从舅舅家回来心情就特别不好,因为他家有条小狗,但它的妈妈护子心切不肯让我抱走。晚上和邻居在门前坐着聊天,你突然出现了,起初没有在意你,因为你那会有点丑,身上脏兮兮的可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好感。可能是因为你的眼睛太美了吧,好像在和我说些什么。我回家的路上你就一直跟着我,我想留下你,但我妈不太喜欢动物因为收拾麻烦。我无奈的应了一声。第二天早上出门买饭,一推门你就趴在那个角落里,听见开门声,抬头看了我哀怨的看了我一眼。又跟着我去买饭,因为你一直不肯走,我爸把你送到二十公里外的一户人家,可下午你又跑回来了。
最后经过我的撒泼吵闹,你还是留下来了。我总感觉你是我逝去的姥爷送给我最后一份礼物。你陪了我九年,这九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可是我印象最深的是你走的时候。那是我正在高考,高考前回家你就不见了,妈妈说你出去玩了,可我心里有种莫名的恐慌感。我有所预料,却不敢相信,欺骗自己说高考完就能见到它了,可是我再也没有见过它。高考结束当天晚上,我不经意间提起它,我妈顿了片刻,“你高考前几天,它出去不知道吃了什么,口吐白沫,去医院也没有救回来”那一刻,我没有说话,机械的嚼着菜,不知不觉眼泪落下来了。
毛毛,对不起这几年没能给你什么。下辈子去一户好人家。

琪琪琪琪琪吖~

你听说过一见钟情吗(一)

b站账号可爱小琪爱萝卜

大概八九章

一天一更

更完还有其他小短文

高产小琪不了解一下?

正文开始


娘,求求你,我会干好多活,能不能别把我卖了,求求你了娘"张九龄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龄儿啊,娘这也是没办法,你妹妹马上要出嫁了,可是这嫁妆家里实在是凑不齐了,你妹妹可是要嫁给白大公子的,那可是体面人家,你可别怪娘"说着,张九龄这继母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装作很痛心的样子


"爹,爹,我好歹也是您亲生的儿子,我什么都会做,求求你救救儿子吧"张九龄看继母毫不动摇又去求这二十三年来对自己不闻不问的父亲


"把你卖到百翠楼已经是对你很好了...

b站账号可爱小琪爱萝卜

大概八九章

一天一更

更完还有其他小短文

高产小琪不了解一下?

正文开始


娘,求求你,我会干好多活,能不能别把我卖了,求求你了娘"张九龄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龄儿啊,娘这也是没办法,你妹妹马上要出嫁了,可是这嫁妆家里实在是凑不齐了,你妹妹可是要嫁给白大公子的,那可是体面人家,你可别怪娘"说着,张九龄这继母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装作很痛心的样子


"爹,爹,我好歹也是您亲生的儿子,我什么都会做,求求你救救儿子吧"张九龄看继母毫不动摇又去求这二十三年来对自己不闻不问的父亲


"把你卖到百翠楼已经是对你很好了,那可是这一带最豪华的妓院,你就死了这条心,赚钱给你妹妹凑嫁妆吧!"张九龄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当张九龄被卖进百翠楼是身上已经多了几处淤青,那是他试图反抗却反而受到的惩罚


当他被带到龟公面前时,这龟公眼睛一亮,虽然张九龄平时呗继母亏待,可是这模样确是生的极好的,虽然黑但却不过分,圆溜溜的眼睛好像能滴出水来,还有婴儿肥,是属于那种可爱的清秀


"三爷,您看这小子能买个什么价钱,这小子生的可是不错,而且…还是个雏"张九龄的父亲搓搓手露出了贪婪的表情


"我看,这小子少说值个二十两,我给你二十两我绝不亏待他,你看如何”


"好好好,三爷如此看钟这小子,也是他的福气,九龄,你可要好好报答三爷啊"说完,张九龄的父亲拿着二十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张九龄望着父亲这决绝的背影,不禁留下了眼泪,"或许,这是我最好的归宿"


起初这龟公还挺看重张九龄,可是张九龄毕竟才二十三岁,有什么都不懂,父亲母亲又亏待他,导致张九龄什么都不会,所以一个月了了张九龄一个客人都没接到


"我买你这赔钱的东西干什么!什么都不会,就生了一副好样貌,白白糟蹋了,废物"嘴上说着,手下的鞭子狠狠的抽在他的身上,而地上的张九龄仿佛没有感觉,眼神空洞


他之前还试图逃跑,可是每次被抓回来换回来的是更重的打骂,慢慢的,也就麻木了…


他想着,也许我活不过今年吧…


可是一切都在他二十四的生日那天改变了…


可以下面评论加群

一起快落呀


借我

我在等

听了一首歌,突然明白,有些事情是可以分享的,比如我的零食。但有些东西却不同,比如我们是闺蜜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我或许会和你分享趣事心情, 会和你分享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这些东西我愿意分享因为我们是朋友。但有一些东西无法分享。比如歌曲书籍电影。倒不是因为自私,不愿分享,而是因为分享了也不会懂。不喜欢那种满腔欣喜去和别人安利分享,那个人并不在意,不是不在意你只是不懂。所以呀,那些东西我不会分享,只会私自珍藏。我把它藏在我的小宝库里,等到有懂我的那个人出现,我要把我所有珍藏的东西,一一陈列出来,一一和他分享。他会听着我说的话,静静地看着我。如此便可算岁月静好

听了一首歌,突然明白,有些事情是可以分享的,比如我的零食。但有些东西却不同,比如我们是闺蜜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我或许会和你分享趣事心情, 会和你分享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这些东西我愿意分享因为我们是朋友。但有一些东西无法分享。比如歌曲书籍电影。倒不是因为自私,不愿分享,而是因为分享了也不会懂。不喜欢那种满腔欣喜去和别人安利分享,那个人并不在意,不是不在意你只是不懂。所以呀,那些东西我不会分享,只会私自珍藏。我把它藏在我的小宝库里,等到有懂我的那个人出现,我要把我所有珍藏的东西,一一陈列出来,一一和他分享。他会听着我说的话,静静地看着我。如此便可算岁月静好


借我

最近经历了挺多的,可能是我大学以来经历最多的一个月了。
十月八日竞职演讲,十月九日经过一个关系挺好的学长知道,自己被刷下来了。那时,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有委屈有不安有自责有不甘心。那一刻我没有顾着伤心,先去安慰,那个学长,他挺自责的,我只有先安慰他,故作轻松的发着各种表情包和哈哈哈哈哈的文字,但那一刻我早已泣不成声。可能是觉得辛辛苦苦待了一年,自己还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老师早有打算并且还不喜欢我,不知道那些表面和善的学长学姐都是伪善,好像蒙在鼓里的只有我,像一个傻瓜一样,自以为是。我还发现,我好像一直是那个自卑的我,竞职演讲的时候会不停的发抖,得知落选的时候好像觉得这个做法没什么的,本来自己也配...

最近经历了挺多的,可能是我大学以来经历最多的一个月了。
十月八日竞职演讲,十月九日经过一个关系挺好的学长知道,自己被刷下来了。那时,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有委屈有不安有自责有不甘心。那一刻我没有顾着伤心,先去安慰,那个学长,他挺自责的,我只有先安慰他,故作轻松的发着各种表情包和哈哈哈哈哈的文字,但那一刻我早已泣不成声。可能是觉得辛辛苦苦待了一年,自己还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老师早有打算并且还不喜欢我,不知道那些表面和善的学长学姐都是伪善,好像蒙在鼓里的只有我,像一个傻瓜一样,自以为是。我还发现,我好像一直是那个自卑的我,竞职演讲的时候会不停的发抖,得知落选的时候好像觉得这个做法没什么的,本来自己也配不上。哈哈哈哈哈哈
十三号的时候,帮帮酱的一个学妹找我说话,我突然意识到,帮帮酱变了,其实我一直知道,但不愿意亲自去把那个遮盖真相的布揭开,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一直知道有些东西会变,会变得不是刚开始认识它的样子。但我没想到会这样。最初的帮帮酱,只有三个人,其实那会挺忙的。课多到不行,每天都有晚自习,仅剩的空课和放假期间还要登帮帮酱,整个人像陀螺一样,停不下来。可是那时的我是享受的,非常喜欢那份工作。暑假的时候,有人用各种理由推脱说没空,我和另外一个小姑娘两个人轮班一人一天。那时候约同学玩还要错开时间,那时的我也是非常热爱这个工作。因为我一直记得我加入帮帮酱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就想不求回报的为一些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可是后来呀,有些人有些东西就变了变得有些令人恶心,让人无法想象。最初的简单纯粹,不求回报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后来的拉帮结派,拉拢人心。和她观念不合的,就用各种理由踢出去,扶持经常请她吃饭的,听她话的人。想来也是讽刺,一个为同学服务的公众号,在某些自私自利的人的带领下,变成这般模样。现在回想整个的过程,好像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变的。也只有我会为现在的帮帮酱感到不值。
我一直相信只要做好你自己的工作,会有人看到的。可是好像不是这样的。记得我闺蜜说过一句话,我好希望你一直那样单纯一直是我最初见到那个温暖眼睛里满是笑意的孩子,但我好心疼你呀,因为你这样总会吃苦总会受伤。我没告诉她的是,那些弯弯绕绕的事,我见过太多,但我总不愿意去做,我知道,那样我会轻松一些,会少很多烦心事,因为不屑于做那些事我受过很多委屈,也哭过很多次。但我还是不会像她们一样,那样就不是我了,是那种我最讨厌的人。无论世事多么无常人心多么复杂。我永远希望我能成为那种,洞悉世事依旧如初的自己。
                                                                       蔓桔梦

梦柔
说实话,我很懵

说实话,我很懵

说实话,我很懵

语落
“我当然有过站在顶峰的时候“但...

“我当然有过站在顶峰的时候
“但那只是为了让我的低谷更加痛苦罢了”
——艾琳

“我当然有过站在顶峰的时候
“但那只是为了让我的低谷更加痛苦罢了”
——艾琳

筱爷我乐意

幸福的一家三口,最后结尾有彩蛋x


脑洞源于剧中满屏刷的“一家三口”

幸福的一家三口,最后结尾有彩蛋x


脑洞源于剧中满屏刷的“一家三口”

溯月散人

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我不想给自己找什么借口,想你本来也不需要什么理由。

你的名字,我写在纸条上,放在了文具盒里,

它不仅是回忆是过去,更是明天的想念和前行的动力。

你,让一切不在遥不可及,谢谢。

我们很像,都有些怯懦,却向往疯狂,可时间带走了我们牵手的勇气。

很抱歉曾经离开过你,我只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勇敢,

为朋友战斗,为亲人努力,可我想守护的不过只有一个你。

我不住的回头,却发现大家已经渐行渐远,只有你是光,照着过去也照亮未来。

我知道你曾在放学的路上等我,别担心,以后,以后的以后,就算什么都忘记了,我也始终记得我们的约定,为了你,哪怕第99次重逢,也是繁花似锦。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回的了过去,回不了当初。

我不想给自己找什么借口,想你本来也不需要什么理由。

你的名字,我写在纸条上,放在了文具盒里,

它不仅是回忆是过去,更是明天的想念和前行的动力。

你,让一切不在遥不可及,谢谢。

我们很像,都有些怯懦,却向往疯狂,可时间带走了我们牵手的勇气。

很抱歉曾经离开过你,我只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勇敢,

为朋友战斗,为亲人努力,可我想守护的不过只有一个你。

我不住的回头,却发现大家已经渐行渐远,只有你是光,照着过去也照亮未来。

我知道你曾在放学的路上等我,别担心,以后,以后的以后,就算什么都忘记了,我也始终记得我们的约定,为了你,哪怕第99次重逢,也是繁花似锦。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回的了过去,回不了当初。


昔往

【夜尊&原创女主】唯

2.


       亚兽族向来避世,鸦族想改变现状,才会听命于夜尊。自他已那样的方式见过她之后,于她的身边便时不时会出现那鸦族。


        她该是知道的,却丝毫不避开,直到一日,她见着那鸦族的人于祝红因什么事情动了手,才出手上前制止。


       那鸦族之人见着她帮着祝红,有些不解


       “你既提出要求,必有合作之意,那今天这事怎么算?”...




2.


       亚兽族向来避世,鸦族想改变现状,才会听命于夜尊。自他已那样的方式见过她之后,于她的身边便时不时会出现那鸦族。


        她该是知道的,却丝毫不避开,直到一日,她见着那鸦族的人于祝红因什么事情动了手,才出手上前制止。


       那鸦族之人见着她帮着祝红,有些不解


       “你既提出要求,必有合作之意,那今天这事怎么算?”


       “我只是来劝架的,什么时候成了你说的样子?”


       “我不与你争论。 ”


        那鸦族变成了乌鸦飞走了。


        祝红突然抓住她的肩膀


        “你什么目的?”


        瞧见祝红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她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现在祝红的身后


       “我都这么帮你了,你是不是不该对我有敌意呢?”


       “你是谁?”祝红一下子僵在那里动不了“你,是不是偷跑出来的地星人?”


       她笑了笑


       “我可不需要偷跑。对了,我叫晚晚。”见祝红不说话她接着说着,“我放了你,你可不要和我打架。”


      “你先放开我。”


      “你先答应我。”


      “好。”


      这刚将祝红放开,她便转身走了,晚晚却跟了上去


      “你还没谢谢我呢,怎么就走了,别走啊。”


       就这样,晚晚一路跟着祝红到了特调处附近,远远瞧见大庆的身影,她便不再跟在她。


         大庆走到祝红面前


         “刚才那跟着你的人呢?”


         “什么时候走的?”祝红也好奇,这突然便明白了什么“该不会她就是那个人吧,我去把她找回来。”


        “你确定找的到?”


         祝红想到刚才好像有些被她捉弄,接着说到


         “下次再见到她,我绑都要给她绑回来。”


         虽说她本不便出手,可在上次见到祝红时,听见她说话的声音,像极了她的姐姐。


        那声音她也许久未听见,记忆中姐姐是晚晚见过最好的人,只要有她在,晚晚每天都是无忧无虑的。可当她死后,晚晚慢慢的变了,虽还会笑,这笑里藏着的到底是个什么,让人看不透。


        于地星,经上次一别,夜尊是对晚晚说过的话上了心。可她要的东西有些奇怪,他好像从来没有见过那样东西,也不知她要这做些什么。


       摄政官活了许久,这大概听闻过什么


       “这万年前的创世主蓬莱,拥有着那初代原始的黑能量,这黑能量始于圣器,或是那链子与圣器的制造有何关系。”


       “若如此,她要做的事情可比我想象的复杂。”夜尊望着那地君殿的外面“上次让你查看那地君册,可有查到些什么?”


       “这地星万年来叫晚晚的不少,却并无与那位有相似之处的人,若时间再向前,到是有一人。只是小老儿觉得有些不可能。”他接着说着“那万年前创世主早已身死。”


      “她也叫这个名字?”


      “这主好像有个姐姐,她那姐姐应是这样叫过她。若不是主,这便会是另一种可能。”


      “她想借着那创世主的名义做些什么?”夜尊的眼神有些变了“那就看看,她想做些什么,她要那链子,找给她便是。”


        鸦族的消息本就灵通,这晚晚为祝红出手的事情,夜尊是很快便知道了。当鸦青问他需不需要做什么之时,他却说着


       “由着她去吧。”


       鸦青虽然不解,但却回着


       “是。”


       那地星发生的事情,到是传的很快,各种说法都有,这其中流传最广的便是这创世主要回来拿回自己的东西。


       傀听闻这事,似有些不解便问着晚晚


       “大人这明目张胆的回去是为何?”


       “这地星早就暗潮汹涌,若不是有人压着,怕是早就乱了。镇魂灯未现,此时要是多出第三方势力,你想他们要怎么做?”


       “大人是在拖延时间?”


       她沉默了片刻,只是笑了笑,并未回答,转而问着


       “上次时间出现虫洞为何事?”


       “大概是昆仑君消失的时候,那是大人身死后的半月。”


       “身死……”她有些恍惚“对啊,我已经死了。”

姜糖不吃姜

君不归

凌云渡——碧野朱桥

这里很静,时不时听得见木棉花啪的一声自高空坠落,满地落红,触目惊心。

君不归靠在树上,阖目浅眠,一袭白衣不染纤尘,上面零碎的红让人觉得仿佛在欣赏一幅画。

“少主,少主你慢点,公子在睡觉!”一个略带慌乱的女音传入君不归的耳中。

君不归睁开一双颜色极浅的凤眸,眼角上扬的弧度令人畏缩,凌厉且冰冷。

他缓缓站起身,宽大衣袍上的花瓣飘然落下。

下一瞬,一个玄色身影便冲进了他的怀里,双手抓着他的衣袖,闷闷的不说话。

“可温这是怎么了?”君不归抬头问匆匆赶来的黛烟。

一袭青色侍女装的黛烟冲他行了一礼:“公子。”她顿了顿,道:“飞花苑的竹音长老方才来了,还带了一大堆东西,说是来……来…”

“什么?”君不归...

凌云渡——碧野朱桥

这里很静,时不时听得见木棉花啪的一声自高空坠落,满地落红,触目惊心。

君不归靠在树上,阖目浅眠,一袭白衣不染纤尘,上面零碎的红让人觉得仿佛在欣赏一幅画。

“少主,少主你慢点,公子在睡觉!”一个略带慌乱的女音传入君不归的耳中。

君不归睁开一双颜色极浅的凤眸,眼角上扬的弧度令人畏缩,凌厉且冰冷。

他缓缓站起身,宽大衣袍上的花瓣飘然落下。

下一瞬,一个玄色身影便冲进了他的怀里,双手抓着他的衣袖,闷闷的不说话。

“可温这是怎么了?”君不归抬头问匆匆赶来的黛烟。

一袭青色侍女装的黛烟冲他行了一礼:“公子。”她顿了顿,道:“飞花苑的竹音长老方才来了,还带了一大堆东西,说是来……来…”

“什么?”君不归皱眉。

“是替她们那个女少主花凉来提亲的。”君可温终于抬起了头,“不归哥哥,你不要娶她好不好?”

君不归抬手摸摸他,他才十四岁,抬手就摸得到。他笑问:“为什么啊,飞花苑的那位女少主据说很漂亮,还有‘岭南芙蓉’的美称,娶她我岂不赚了?”

君可温伸手在他肩上轻轻锤了一下,故作生气的说:“就是不可以,凌云渡只可以有兮知哥哥和不归哥哥两个主人。”

兮知……君兮知……

君不归愣住了,大抵有十年没有听到别人提起这个名字了。

黛烟见状,急忙开口缓和:“少主他故意恶作剧赶走了竹音长老,公子,飞花苑那边怎么办……”

君不归急忙回过神来:“欺负的好,赶走了就赶走了,一个飞花苑,对我凌云渡来说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而后他把君可温送到黛烟怀里,说:“带他去洗洗,看出这一身汗,也不嫌脏。”

黛烟略微点了点头,带着君可温离开了,而在他们身后的君不归却出神了很久……


……………………………………………

“这是兮知捡回来的孩子吧?我想叫他可温,君可温。”

“为何不用公子取得‘辞镜’一名,君辞镜,取意‘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不是好听些吗?”

“不,就叫可温,君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

……………………………………………

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君兮知,你这一走,走了十年,何时能再归来?

你说人妖殊途,却是比我更先动情;你说命格迥异,却是最后逆天而行;你说等你回来,却是十年渺无音讯。

君兮知,你快回来啊,千万别让我再等你,我怕我没有足够的勇气一直等在原地,更怕我等着等着,就再也等不到你了。

————————————————


君不归是妖,一只猫妖,九命猫。他本是蓬莱山上土生土长的灵物,借着浓郁的仙气,不过一百年就修成了人形,等于人类十几岁就飞升了,可以称得上天赋异禀。

那一年,蓬莱山主得罪了东天帝,整个蓬莱山上天雷滚滚整整七天七夜,到处一片焦黑,死伤遍地。

君不归很幸运的躲过一劫,却还是收了重伤变回了原形,强撑着连夜逃出了蓬莱山。


遇见君兮知就是在这个时候,凌云渡是人界修真第一势力,君兮知身为凌云渡之主更是尊贵无比,一袭白衣,眉目温柔的不像话,唇角总掖着浅浅的笑意。

他路遇受伤的君不归,不仅力排众议把他救了,还带回了凌云渡——凌云渡中他有一个表妹,不喜欢猫,性子又刁蛮,所以凌云渡中几乎看不见一个猫影。

君不归被救回去的第一天就被这位刁蛮小姐拎着后脖子给丢了出去。

呵~想他唐唐九命猫爷,蓬莱一霸,居然被一个人类给欺负了,若不是他重伤未愈,一定要拔光那个黄毛丫头的头发!

他蜷缩在树下,不巧遇上了雨天,没地方躲的猫爷君不归被淋了个透心凉。

君兮知不在,不知何时回来,看来在他回来之前,君不归是进不了门了。


雨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君不归一下子想起了自己在蓬莱山上时,没修练成人形被一群阿猫阿狗欺负,捆在树上,任风吹任雨打。

君不归想,他怕雨的毛病大抵就是那个时候来的。

幸运的是君兮知提前回来了,孤身一人,一袭白衣,撑着一把油纸伞,自长街尽头而来,仿佛混沌天地间的第一抹光明,在他的身后,仿佛乌云散开,阳光毫不吝惜的撒下,彩虹悄然绽放。

君不归迷迷糊糊的看见一个白衣身影缓缓走来,不知为何就认出了那是带他回家的君兮知,晃晃悠悠的走了过去。

“小白?”君兮知很诧异,急忙快走几步把君不归捞进了怀里,也不嫌他身上的泥水,直接用洁白的衣袖为他擦拭。

“喵~”你怎么才回来?本座都快死了!

也不知君兮知是真的听懂了还是猜的,反正他回答的十分贴切:“对不起啊,回来的路上有事耽搁了,是在等我吗?”

“喵~”并没有。

可这一次似乎失灵了,君兮知说:“我就知道小白最好了!”

小白,小白你大爷小白?这么蠢的名字不要叫本座!

然鹅君兮知听不到后来这句话,他把原形还不到两个巴掌大的君不归揣进了自己的衣襟。

“喵~”你干什么?君不归炸毛。

君兮知展开一个颠倒众生的美貌,说道:“你看吧,这样不就暖和一点了?放心好了,不嫌弃你的。”

“喵~”本座嫌弃你。

不过……君不归在他怀里动了动,还挺暖和的。

“呵呵……”君兮知低声笑了笑,胸膛随着笑声轻轻震动,隔着轻薄的布料印在君不归心里,如果他是原形的话早就红了脸吧。

君兮知带他走进碧野朱桥时,君不归已经睡着了,听着他的心跳睡的一塌糊涂。


再醒来时早已不知晓今夕何夕了,君不归灵力未归,却可以四下走动了,趁着君兮知不在碧野朱桥,三两下越上墙头,在凌云渡里来来回回的逛着,倒也没人发现。

路过一个院子时,君不归浅色的眸子忽然一顿,跪在院中,双手举着戒尺的少女不正是那天把他丢出去的君兮知的小表妹吗!

“喵~”嘿!小丫头你怎么被罚了?

小表妹闻声,双眸一斜,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死猫都怪你,凭什么表哥为了你罚我?”

“喵~”这不是话,而是君不归仰着头对她的讽刺:你来啊,不服来打我啊!

不得不说,不作就不会死,下一瞬,一道莹蓝色的灵力夹杂着冰刺破空而来,吓的君不归急忙早一步跳脚离开。

小表妹站起身来追着他满园子跑,怕离他太近受刺激,也怕离他太远打不到,就这么僵持了半个时辰,这场人猫之间的战争以君兮知突然来查小表妹受罚的岗而结束。

彼时君不归在空中一扭身躯扑进了君兮知怀里,动作熟练的钻进了他的衣襟内。

君兮知:“……”

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在不知不觉中,君不归已经放弃了对君兮知的戒备,把他当成了可以避难的港湾。


君不归的恢复是在一个木棉花开的日子,少年一袭红衣出现在大片大片盛开的木棉花下,眸色浅淡,望向君兮知是却是盛满了温柔,令君兮知看呆了眼。

“小……小……小白”君兮知有些不敢认了,少年俊美的不似真人。

君不归也没反应过来,还如往常一般,在他回来时扑进他怀里,他比君兮知矮一些,翘着脚刚好可以把下巴垫在君兮知肩上,他笑道:“怎么样?我化形了好不好看?”

君兮知俊脸一红,:“好……好看。”

“嘿嘿……”君不归傻笑了两声,最后终于叫出了之前想叫了很久的名字:“兮知呀兮知,兮知……”

少年的声音尚显稚嫩,却算得上是温柔缱绻,在君兮知耳边悄悄响起,仿佛轻絮鸿毛掠过心头,痒痒的。


君兮知在忙着给来信问候的人写回信,君不归就把脑袋垫在桌案上,静静的看着他写字,半天忍不住赞叹:“兮知写字可真好看,要是也可以写写我的名字就好了。”

君兮知闻言停笔,又另找了一张纸:“那你到底叫什么?”

君不归猛然一怔,他自小在山里野生野长,谁给他取名字,是以他摇了摇头:“野猫一只,无名。”

“那不如,我送你一名,叫‘不归’,‘不羡明月当空照,只盼当初少年归’。”君兮知说。

“不归……不归……”君不归细细的品了一下这个名字,越发觉得喜欢,“好,就叫不归。”

“那,姓什么?”君兮知又问。

君不归蒙:“姓氏很重要吗?”

“当然!”

“那我姓……”君不归起身慢慢踱步,最后在他身后一拍手,自然的扑到了君兮知背上(我认为猫是喜欢往人身上扑的),“不如姓‘君’——随你姓如何?”

君兮知感觉到背上突如其来的重量,起初一愣,而后温热的呼吸声就喷洒在了裸露在外的脖颈处,瞬间烧红了一片。

“不归……”君兮知沉声道,“你可知随我姓有何意义?”

“有何意义?”君不归一脸无辜的问。

君兮知忽然开始为他的脑子堪忧,他咳了咳嗓子道:“无事,我写给你看。”

他写字极其飘逸,“君不归”三个字苍劲有力,跃然纸上仿若轻蝶。

君兮知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小无耻,就这么把君不归给忽悠了。

直到后来君不归才知道君兮知为何要那么问。

君兮知……不归,君不归……以我之名,冠你之姓,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君兮知喜欢君不归,在不知不觉中。

那君不归呢?他也喜欢君兮知吗?

答案是——喜欢


东天帝的人具体是怎么找到君不归这个所谓的蓬莱余孽,君不归不知道。反正在东天帝的人气势汹汹的来到凌云渡时,君不归暗道一声不好,几乎下意识不想连累凌云渡,抽身便跑,一个法决就已经略出百里之远。

故而他没有听到,君兮知在他身后叫他的声音。他说:“不归等一下,我……也想保护你的。”

君兮知知道,那是无用功,神与妖之间的战争,他一个凡人只会给君不归添麻烦。

可是他担心,君兮知甚至看到了———千里之外的大平原上君不归的业火和东天帝的天雷在阴沉的天空中交替闪烁,激烈的交战令凡间的天气阴晴不定。

君兮知抿着嘴唇,好看的眉毛皱的紧紧的,望着君不归的方向。


君不归有一点算错了,他低估了东天帝卑鄙无耻的程度———他拿整个凌云渡威胁他,要他交出玲珑心。

玲珑心,是君不归的心脏,是他那股与天帝抗衡的力量的来源,聆听天下万物的声音,借调天下万物的力量,化为己用。

这就是当年蓬莱山被屠尽的原因,也是他当年活下来的原因。

君不归令人忌惮,连天宫也不例外。但他只有一个人,斗不过整个天宫,何谈保护君兮知?

“放了他,我跟你走。”君不归丢下长剑,对东天帝说,“但倘若他收到任何伤害,我就自爆金丹,你永远得不到玲珑心。”

君兮知说:“不归,你不是最听我的话吗?听话,咱们不去,不和他走听到没有!”

君不归来到被捆仙索捆着、跪在地上的君兮知面前,浅色的眸中竟有水汽浮现:“兮知,我也不想,如果我想走,他们谁也拦不住我,换做是谁我都会转身就走,他们的死生与我无半点关系……可那人偏偏是你君兮知啊,我最在乎的兮知,怎么可以为我受伤,我会心疼死的。”

君兮知道:“可你死了……我就不心疼吗?你要我怎么办?”

君不归一下子怔住了,他原以为,他对君兮知的爱是不堪的,所以从来不敢告诉他,只是借着原形是猫爱粘人的借口粘着他。

他从未奢望过君兮知也是在乎他的,他只想君兮知一辈子都好好的,好好的做他的凌云渡之主,平平安安,不染纤尘。

可如今君兮知的话却像锁链一般缠住了他的心,玲珑心也是会痛的,他宁愿君兮知从未遇见过君不归。

他说:“兮知,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啊,但是我马上就要离开你了,你以后一定要忘记君不归,他就是个爱粘人的死猫。”


君不归最终又低估了东天帝的无耻,上一瞬说要放过君兮知,背地里还是派人把他杀了,他感觉得到,君兮知不简单。


君不归不知情,糊里糊涂的和他们走了,没回天宫,就在千里之外的大平原之上,君不归将被剜心而死。

他再次抬眼望向了凌云渡的方向,目光温柔,仿佛看到了那时的少年,自长街尽头背光而来,手中撑着一把木棉花的油纸伞,笑着对他说:“不归,是在等我回家吗?”

君不归对着空气说了一声:“是啊,一起的哦!”

然后……他竟真的看到了君兮知——手执长剑,一袭白衣,踏着星蓝色的漫天灵力,自天边而来,霸气无比。

东天帝面色一凛,果真,君兮知不简单!他竟是北天帝的历劫转世之体,他大喝:“拦住他,斩杀者有赏!”

君兮知急急忙忙的苏醒了神魂,灵力是不稳定的,纵然之前是四方天帝中实力最强的,但如今也是因为匆忙而实力折半。


君兮知是死在君不归面前的,被东天帝一剑穿心,君不归被捆仙索捆着动一下都是折磨。

君兮知召来的海魂困的了东天帝一时,却没能争取来多一份的时间——君兮知斩断捆仙索的同时被东天帝一剑刺入了心脏,鲜血喷涌而出,君不归呆住了,只是本能的接住君兮知倒下的身子,然后下一秒抬手一挥,业火破空般逼退了东天帝,长剑从他胸中猛地拔出。

“不归……我不是……不让你和他们走吗?你怎么……怎么不听话呢?最后……还要我来救你吧?”君兮知将下巴垫在他肩上,一如当初的君不归。

他扯出一抹笑容,却吐出一大口鲜血,在君不归的红衣上晕开了一大片深色。

他灵魂尚不稳定,就强行调动天地之力,实属逆天而为。

但这是为了君不归!为了他,他愿意。

君不归哭了,是君兮知第一次见,狭长的凤眸迅速溢满了滚烫的泪水,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他说:“君兮知,你怎么这么傻?我就是一个不招人待见的死猫,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是,哪里值得你这个北天帝出手相救……再说了谁要你救了!”

君兮知耐心的听他说完,伸手微微推开君不归的肩膀,倾身吻住了君不归的唇。

这个吻和他的主人一样,温柔缱绻,耐人寻味,不过片刻,君兮知咳了两声,喉咙上涌上一股腥甜,他迅速放开了这个吻,却被君不归一把按住再次怎了上去,将他口中的淤血尽数吮吸到自己口中,然后咽了下去(手动羞涩),却仍有一些沾在了唇上,还有的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妖冶也温柔。

他说:“君兮知,我不喜欢你了,我觉得,我怕是爱上你了。”

君兮知的脸变得惨白,却还是笑了笑:“怎么了?爱……和喜欢有什么区别吗?”

君不归捧着他的脸,二人额头相抵,他笑了,说:“这次是我自己明白的,喜欢是发自心底的欣赏,而爱,是要刻进灵魂中,一同进入轮回的。”

君兮知听到前半句笑了笑:“这么久了,还记得名字的事的……小心眼儿。”

而后,他突然说:“不归,你……等等我好不好?就在凌云渡,你等我回来找你好不好?到时候我再写一遍你的名字,君不归……”

君不归的泪愈发汹涌:“好……”

他说这话时,声音颤抖的不像话,感觉比挖心还疼。

君不归说:“以我之名。”

君兮知说:“……冠我之姓。”

“一生一世。”

“……永不……分……离……”

“离”字落下,君兮知的头重重一歪,与君不归错开了脸。

“啊!!!!”君不归没有哭,他只是在撕心裂肺的哀痛过后,释放出心尖被划开以后流出的血罢了。


后来关于这场战争的描述,天庭的史记上是这么写的:“万界厉十四万九千九百年,东天帝率兵屠尽蓬莱山,天人之资惊天动地;后错杀东天帝,被九命猫以业火焚为红尘,散落人间,其随行之人亦如此……”

如此不过寥寥几笔,天宫之中也无人如揣度这场战争的真实性,因为自那以后,四方天帝之中换新两位。

新任北天帝名唤君悦枝,是上一任北天帝的……表妹,一个背后有九命猫撑腰却讨厌猫的女子。

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君悦枝虽然讨厌猫,但是对于那只九命猫却是实打实的尊重。

传闻还有人听到君悦枝唤那只九命猫为“嫂子”,但传闻仅仅是传闻,当个笑话听听也就罢了。

对于九命猫来说,不过是一场梦,醒了就又可以看见那个人了。

对,就是这样。

碧野朱桥当年事,又复一年君不归……


君不归从天宫回来的途中,偶然看见一处山林,火红的木棉花开了一片,就忍不住在林中小憩了一会儿。

然后,他做了个梦,梦到君兮知拿着狗尾巴草去骚弄他的鼻尖,待他醒来后想着问他:“不归,怎么还不回家?我都等你好久了。”

君不归猛地惊醒,发觉他认为很短的睡眠时间,竟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了。

来不及想那么多,君不归甚至去相信一个梦境,发了疯似的向凌云渡的方向赶去。


碧野朱桥———还是那座青墙黛瓦,还是那树火红如血,什么都没变,君兮知没回来。也是,为什么要去相信一个梦呢,人类说梦都是反的啊……

忽然,那一树火红间落下一张纸:君不归,不羡明月当空照,只盼当初少年归。

君兮知笔。

是君不归最熟悉的字体——字迹未干,顿时化为两滴水,一滴落到君不归身上,诡异的染红了他的白衣。

另一滴则悬浮在空中,木棉花的花瓣随它而动,归拢为一条线,向外伸展。

君不归脑中有什么东西“啪”的一声断了,再回过神来,他已经顺着花瓣,来到了凌云渡的大门外……

“不归,是在等我回家吗?”

远处,一白衣之人背光而来,撑着木棉花的油纸伞,眉目精致,笑意浅浅,来到近前问他。

君不归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哭,可还是在伸手搂住面前之人的时候泪如雨下:“是啊,一起的哦,这一等,可是十年呢……”

对他们来说,十年不过弹指一挥间,但如果没有对方,十年,也仿佛千年万年。


二人紧紧相拥,远处君悦枝牵着君可温的手,低头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然后二人望向君兮知和君不归的身影,笑的一脸的明媚灿烂。

谁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呢……

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我也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纵然笑靥已故,纵然芳华落幕,我亦许你金风玉露,此生不负。

纵然荒冢枯骨,纵然黄泉陌路,我依等你奈何桥上,生死同路。

以后的路还很长很长,君兮知和君不归还可以更好更好……


姜糖语

愿天下所有和君兮知、君不归一样的各位,都可以和他们一样,守得云开见云明,拨开迷雾破万难。


气泡苏打冰
快乐摸鱼每一天用蓝笔的原因是因...

快乐摸鱼每一天
用蓝笔的原因是因为铅笔找不见了

快乐摸鱼每一天
用蓝笔的原因是因为铅笔找不见了

yuanmj163

五绝·男儿当自强(辘轳体)





男儿当自强,





学海满帆张。


逆水行舟苦,


凌寒梅自香。





起舞沐朝阳,


男儿当自强。


锋从磨砺出,


报国展锋芒。





久有凌云志,


鲲鹏初展翅。


男儿当自强,


早薄云天义。





疏梅有暗香,


看剑引杯长。


治国平天下,


男儿当自强。

五绝·男儿当自强(辘轳体)





男儿当自强,





学海满帆张。


逆水行舟苦,


凌寒梅自香。





起舞沐朝阳,


男儿当自强。


锋从磨砺出,


报国展锋芒。





久有凌云志,


鲲鹏初展翅。


男儿当自强,


早薄云天义。





疏梅有暗香,


看剑引杯长。


治国平天下,


男儿当自强。


yuanmj163

七绝·与君约好不悲秋(辘轳体)


与君约好不悲秋,


万木霜天放眼收。


园菊迎风金灿灿,


花香瑞气满闺楼。





凝目凭栏独倚楼,


与君约好不悲秋。


千山万水逍遥客,


云作帆来叶作舟。





风骤霜浓枫叶老,


南飞雁字遥逾小。


与君相约不悲秋,


夜半风停看月皎。





重阳赏菊野郊游,


瓣蕊长舒赛冕旒。


如梦鸦黄纤月影,


与君约好不悲秋。











七绝·与君约好不悲秋(辘轳体)





与君约好不悲秋,





万点星河挂玉钩。...

七绝·与君约好不悲秋(辘轳体)


与君约好不悲秋,


万木霜天放眼收。


园菊迎风金灿灿,


花香瑞气满闺楼。





凝目凭栏独倚楼,


与君约好不悲秋。


千山万水逍遥客,


云作帆来叶作舟。





风骤霜浓枫叶老,


南飞雁字遥逾小。


与君相约不悲秋,


夜半风停看月皎。





重阳赏菊野郊游,


瓣蕊长舒赛冕旒。


如梦鸦黄纤月影,


与君约好不悲秋。











七绝·与君约好不悲秋(辘轳体)





与君约好不悲秋,





万点星河挂玉钩。





塞北急风催木叶,





金黄稻谷满田畴。



群雁翩翩不北留,





与君约好不悲秋。





江南江北逍遥客,





飞去飞来自在游。



笑语欢歌迎国庆,





河清海晏民风正。





与君约好不悲秋,





祖国未来更昌盛。



浅吟低唱乐悠悠,





喜鹊喳喳叫枝头。





唱和随心风伴舞,





与君约好不悲秋。


yuanmj163




五绝·重阳


无山野望过重阳,


衰草无边青染黄


滴露菊花争怒放。


归来携得满襟香。




五绝·重阳


无山野望过重阳,


衰草无边青染黄


滴露菊花争怒放。


归来携得满襟香。


yuanmj163

五绝·咏“渔歌"图(新韵)


雁阵衘山沓,


苍茫秋水寒。


茅庐临岸坐。


江海寄余年。





七绝·牡丹


名花一绽动京城,


倾国王妃掩面惊。


何以娇颜靓如许?


教奴怎个帝前行!





咏“母爱"图(新韵)


悬巢乳燕叫嗷嗷,


念母奔波太辛劳。





顾我幼时伴汝老。


春晖反哺德音昭。

五绝·咏“渔歌"图(新韵)


雁阵衘山沓,


苍茫秋水寒。


茅庐临岸坐。


江海寄余年。





七绝·牡丹


名花一绽动京城,


倾国王妃掩面惊。


何以娇颜靓如许?


教奴怎个帝前行!





咏“母爱"图(新韵)


悬巢乳燕叫嗷嗷,


念母奔波太辛劳。





顾我幼时伴汝老。


春晖反哺德音昭。


yuanmj163

别友(新韵)


老友喜相聚,把酒尽言欢。


人分千里外,情在点滴间。


海量真豪杰,浅酌亦赛仙。


平生羞落泪,停杯涕潸然。







别友(新韵)


老友喜相聚,把酒尽言欢。


人分千里外,情在点滴间。


海量真豪杰,浅酌亦赛仙。


平生羞落泪,停杯涕潸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