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美在民间

1404浏览    3531参与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灯下和诗冯亦同读俞公《杨大姐》...

灯下和诗
冯亦同读俞公《杨大姐》

我也熟悉那盞灯
如同熟悉那棵石榴树
花开在火红的五月
与灯光一起朗照
长长的人生路
长过九十载
长过一百岁
从城南到城北
从青丝到白头

大姐是一本书
大哥也是一本书
岁月因他们增色
诗文因他们添彩
石榴花是最美的插图
灯光不熄
阳光接班

如果有黑的印记
一定是他们的墨迹
仍然是灯光与阳光
永远的光明行
永远的光明吟

(亦同敬奉俞律诗翁和杨苡先生,问候冬安。)
 

灯下和诗
冯亦同读俞公《杨大姐》

我也熟悉那盞灯
如同熟悉那棵石榴树
花开在火红的五月
与灯光一起朗照
长长的人生路
长过九十载
长过一百岁
从城南到城北
从青丝到白头

大姐是一本书
大哥也是一本书
岁月因他们增色
诗文因他们添彩
石榴花是最美的插图
灯光不熄
阳光接班

如果有黑的印记
一定是他们的墨迹
仍然是灯光与阳光
永远的光明行
永远的光明吟

(亦同敬奉俞律诗翁和杨苡先生,问候冬安。)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杨大姐》有一...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杨大姐》

有一位南京文讲所的学员问我
杨苡老师出过许多书
能向她要一本么

我说杨苡老师家在南京中心
告诉你她家地址
你去
她喜欢爱书的青年

我有经验
走进杨苡老师家
眼睛会发亮

进门左边就是书橱
我从来不推开橱门
只是静坐在旁边
听她讲里面的故事

只要她身边有新书
她总会送一本给我
写上惠赠例语
每一个字都和书一样重

小园里那棵石榴树认识我
成熟的石榴裂开来
像一本翻开的书

有一次走进她大门时
她说
你们都这么高
我想说
您比我们高大一百倍
不过我知道她不爱恭维

告别了
我说再见杨大姐
我知道
称她杨老师
或者杨先生
不会比称她杨大姐使她高兴

我抱着杨大姐的书回家
天已经很晩了
但黑暗不进门
(兼应德安兄《有您在,灯亮着》)
(图片摄影/冯亦同)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杨大姐》

有一位南京文讲所的学员问我
杨苡老师出过许多书
能向她要一本么

我说杨苡老师家在南京中心
告诉你她家地址
你去
她喜欢爱书的青年

我有经验
走进杨苡老师家
眼睛会发亮

进门左边就是书橱
我从来不推开橱门
只是静坐在旁边
听她讲里面的故事

只要她身边有新书
她总会送一本给我
写上惠赠例语
每一个字都和书一样重

小园里那棵石榴树认识我
成熟的石榴裂开来
像一本翻开的书

有一次走进她大门时
她说
你们都这么高
我想说
您比我们高大一百倍
不过我知道她不爱恭维

告别了
我说再见杨大姐
我知道
称她杨老师
或者杨先生
不会比称她杨大姐使她高兴

我抱着杨大姐的书回家
天已经很晩了
但黑暗不进门
(兼应德安兄《有您在,灯亮着》)
(图片摄影/冯亦同)

我从乡间走过

路邊的小樹林

原野上的紅葉

村裏的老屋和羅漢松

路邊的小樹林

原野上的紅葉

村裏的老屋和羅漢松

我从乡间走过
鄉間電網,屹立在風雲變幻的天光...

鄉間電網,屹立在風雲變幻的天光之下,那年到皖北,光禿禿的石山頭上屹立著風車。

鄉間電網,屹立在風雲變幻的天光之下,那年到皖北,光禿禿的石山頭上屹立著風車。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和平》


如果没有蟋蟀

秋天太沉闷了


如果没有秋天

蟋蟀还有机会成名么


蟋蟀是最有人性的虫

我买苏州精制的盆儿给它安家


盆儿有盖作门关闭

我在它门上写横批


蟀蟀为秋而鸣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秋声”


蟀蟀为表现本领而斗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勇士”


我封了一个勇士

它的牙齿像两把大刀

大声吼着找决斗的对象

我又封了一个勇士满足它决斗欲


两位勇士斗出了残酷的结局

一个被咬断了腿

一个被打掉了牙


这个血的场面使我震惊

这个悲剧是我制造的

我忏悔...


如果没有蟋蟀

秋天太沉闷了

 

如果没有秋天

蟋蟀还有机会成名么

 

蟋蟀是最有人性的虫

我买苏州精制的盆儿给它安家

 

盆儿有盖作门关闭

我在它门上写横批

 

蟀蟀为秋而鸣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秋声”

 

蟀蟀为表现本领而斗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勇士”

 

我封了一个勇士

它的牙齿像两把大刀

大声吼着找决斗的对象

我又封了一个勇士满足它决斗欲

 

两位勇士斗出了残酷的结局

一个被咬断了腿

一个被打掉了牙

 

这个血的场面使我震惊

这个悲剧是我制造的

我忏悔了

 

秋深了

蟋蟀还在鸣

鸣声里内含着悟

 

它们互相格斗了千千万万年

现在悟出了什么

 

如果它们为我的忏悔而悟

我愿终身忏悔

将它们大门上的横批改写为“和平” 

诗家冯亦同和俞公蟋蟀诗

《秋虫与小雪》

 

今年的秋天真长

东园的诗翁

为好斗的蟋蟀封号

将秋声赠歌者

以勇士称胜者

隔着楚河汉界

看那缺牙和断腿

仁慈的老人

又在思忖该横批

忏悔还是和平

 

上帝啊,我的老天

该怪你的懈怠

忘记掀小雪的盖头了

她在天路上跺脚呢

急得秋枫都涨红了脸

银杏叶一路撒传单

出来吧,小雪姑娘

惟你能化干戈为玉帛


玉帛呀,冬的姐妹

一个比一个漂亮

让她们统统出嫁

银装素裹的世界

就会宁静又安详

哈哈,象东园诗翁

那雪白的银须一样!

 

(丽锦聚后,秋意未散。

戏赠诗翁、胡子一粲:

小雪该上路了。)


剑明和恩师的蟋蟀诗

 

蟋蟀是最有人性的虫

又是最无人性的虫

它们总被一只大手点燃激情

从而生出勇士的冲动

 

蟀蟀总是寻找决斗的对象

英勇着,为秋战而终

蟀蟀不知道巴掌大的盆儿外

还有另外的天空

 

蟋蟀是要斗的秋虫

它们与同类战斗

它们与异类撕杀

在斜阳下成就了其乐无穷

 

多少无畏的撕鸣

让它们成为了真正的秋虫

多少无端的决斗

却没能使它们成为英雄

 

蟀蟀互相格斗了千万年

却不知道点拨它们拼命的是人

还是魔鬼,结局是一个笑话

所以,没有谁为此忏悔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和平》如果没...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和平》


如果没有蟋蟀
秋天太沉闷了

如果没有秋天
蟋蟀还有机会成名么

蟋蟀是最有人性的虫
我买苏州精制的盆儿给它安家

盆儿有盖作门关闭
我在它门上写横批

蟀蟀为秋而鸣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秋声”

蟀蟀为表现本领而斗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勇士”

我封了一个勇士
它的牙齿像两把大刀
大声吼着找决斗的对象
我又封了一个勇士满足它决斗欲

两位勇士斗出了残酷的结局
一个被咬断了腿
一个被打掉了牙

这个血的场面使我震惊
这个悲剧是我制造的
我忏悔了

秋深了
蟋蟀还在鸣
鸣声里内含着悟

它们互相格斗了千千万万年
现在悟出了什么

如果它们为我的忏悔而悟
我愿终身忏悔
将它们大门上的横批改写为“和平”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和平》


如果没有蟋蟀
秋天太沉闷了

如果没有秋天
蟋蟀还有机会成名么

蟋蟀是最有人性的虫
我买苏州精制的盆儿给它安家

盆儿有盖作门关闭
我在它门上写横批

蟀蟀为秋而鸣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秋声”

蟀蟀为表现本领而斗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勇士”

我封了一个勇士
它的牙齿像两把大刀
大声吼着找决斗的对象
我又封了一个勇士满足它决斗欲

两位勇士斗出了残酷的结局
一个被咬断了腿
一个被打掉了牙

这个血的场面使我震惊
这个悲剧是我制造的
我忏悔了

秋深了
蟋蟀还在鸣
鸣声里内含着悟

它们互相格斗了千千万万年
现在悟出了什么

如果它们为我的忏悔而悟
我愿终身忏悔
将它们大门上的横批改写为“和平”

青 雲 手 作 藝 術
双十一新品 欢迎前往淘宝青云手...

双十一新品

欢迎前往淘宝青云手作

微信号:tangxiaomimimi

青雲藝術 江蘇南通


双十一新品

欢迎前往淘宝青云手作

微信号:tangxiaomimimi

青雲藝術 江蘇南通


青 雲 手 作 藝 術
双十一新品 欢迎前往淘宝青云手...

双十一新品

欢迎前往淘宝青云手作

微信号:tangxiaomimimi

青雲藝術 江蘇南通

双十一新品

欢迎前往淘宝青云手作

微信号:tangxiaomimimi

青雲藝術 江蘇南通

青 雲 手 作 藝 術
双十一新品 欢迎前往淘宝青云手...

双十一新品

欢迎前往淘宝青云手作

微信号:tangxiaomimimi

青雲藝術 江蘇南通

双十一新品

欢迎前往淘宝青云手作

微信号:tangxiaomimimi

青雲藝術 江蘇南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