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般若长光

57232浏览    1066参与
ハンミョウ

.//一個蛇精病吃飽了撐的限鍛記錄・後篇


[前篇] [中篇]


(2周前就該po,但因為課表突然depressed,然後一直拖到現在。不管怎樣還是在就職一週年之前po完吧,有道是有始有終好聚好散嘛。)


10月24日。真・本丸&三個dummy本丸合影留念。


鍛之前問了一下泉喵:


(步/盾=y,槍/騎=n,金銀綠=心情)


—— イズミくん你能暫時到隔壁的本丸去嗎?我想讓你來鍛著玩兒呀。

—— 銀盾。

—— 那你能鍛出DHN嗎?

—— 金盾。

—— 咦?我不信,你倆關係那麼差。你是隨口答應,...

.//一個蛇精病吃飽了撐的限鍛記錄・後篇


[前篇] [中篇]


(2周前就該po,但因為課表突然depressed,然後一直拖到現在。不管怎樣還是在就職一週年之前po完吧,有道是有始有終好聚好散嘛。)


10月24日。真・本丸&三個dummy本丸合影留念。



鍛之前問了一下泉喵:


(步/盾=y,槍/騎=n,金銀綠=心情)


—— イズミくん你能暫時到隔壁的本丸去嗎?我想讓你來鍛著玩兒呀。

—— 銀盾。

—— 那你能鍛出DHN嗎?

—— 金盾。

—— 咦?我不信,你倆關係那麼差。你是隨口答應,哄我玩兒的吧?

—— 銀騎。

—— 沒有嗎?行啊,那你就表演咯。


所以備前是泉喵親自過來鍛,相模和備中作為對照組,讓引換所的DHN來鍛,a.k.a. 他“自己”鍛“自己”XD


三個本丸24日的資源:

能鍛到800不到一點,平均每個本丸200多,老實說按tkb每次限鍛0.4%的概率來說,墜機再正常不過了,連哭非的資格都沒有。我本來也是抱著墜機的目的來玩的,反正不是真・本丸嘛,鍛空不心痛。於是三個本丸同時開鍛……鍛到肝腸寸鍛……鍛刀好累(攤)


結果是——


備前第68鍛DHN……



第106鍛小豆……



第208鍛小龍……



…………泉喵鍛出了全部的長船太刀?!也太猛了吧?!


而對照組相模和備中就只是不停在鍛爺爺……看來這兩個じじ在東博關係很好嘛?(x)


加上14號日課all50隨便鍛出來的謙信,除了長義外,備前很神奇地集齊了所有長船?!



誒?什麼情況?


with 斑貓:

—— 這個鍛刀結果是你和泉喵商量好的麼?

—— 綠槍。

—— 和你無關,是他一個人做的?

—— 銀騎。

—— 等一下,我重新問,你倆到底商量過沒要鍛什麼給我嘛?

—— 金步。

(マジ?)

—— 嗯?他沒按你說的來?

—— 銀盾。

(……所以還是相看兩相厭?XD)

—— 那你本來是想叫他鍛很多很多「你」來哄我的麼?

—— 銀步。

—— 那另外兩個本丸……從引換所來的「你」怎麼不鍛啊?他們是不喜歡我嗎?

—— 綠騎。

—— 因為我說鍛出來要解掉才不鍛的嗎?

—— 銀槍。

—— …………難不成是因為獨佔慾???

—— 金盾。

(……………………………………你應該是個dandy呀喂!刃設歪得不能再歪了!)

—— 你也可以像泉喵一樣去那邊嘛?

—— 金騎。

(為什麼是個金?)

—— 換個問題,你是去不了(槍/騎)還是不想去(步/盾)?

—— 綠騎。

—— 借助我的靈力也不行麼?

—— 綠步。

—— 那所以……只有泉喵能過去是麼?因為是貓能通靈?

—— 金盾。

(…………所以金是激動的意思麼?並不是高興?XD)

—— 那你是不是答應了他什麼喪權辱國條約?

—— 綠盾。

(噗,為了哄我下了血本?還是說在裝可憐?)

—— 鍛長船一家來哄我,是你的主意吧?

—— 金步。

(又是這招……不過我確實很吃這招就是了……)

—— 所以那之前,這邊和那邊同一天鍛謙信也是你搞出來的?

—— 銀騎……

(不是嗎?只是湊巧?)

—— 變黑。

(……噫,這種時候還要玩這招,也太會哄人了吧?)

—— ……我懂了!你不想讓泉喵一個人出風頭,因為這邊現在只有日課all70,除了謙信你也沒有別的長船可以鍛了,是不是這樣呀?

—— 金騎……

(嗯?不承認麼?)

—— 變黑。

—— 我說,你是不是有點upset?

—— 銀槍。

—— 哦,沒有嗎?那我去夸一下泉喵咯?畢竟是「你」的限鍛啊。

—— 綠盾。

(死撐是吧,那我不哄你了,我走了XD)


with泉喵:

—— (抱著貓轉圈圈)イズミくん, お疲れ!你怎麼這麼厲害!!!

—— 綠槍……

(???怎麼還謙虛上了?)

—— 變黑。

(…………是我們家直率張狂的泉喵沒錯了XD)

—— 斑貓說是他叫你鍛長船的,虧你還同意了。那麼想哄我開心,是嗎?

—— 綠步。

—— (揉臉揉臉)知道特別讓那你為難了,那沒有別的一文字嘛,有別的一文字你肯定就鍛一文字了對不對?

—— 金盾。

(笑死,他怎麼這麼可愛!我好想要日光一文字啊!)

—— 斑貓說本來是要你鍛很多DHN給我的,你是不是覺得一振就夠了,鍛多我反而更煩?畢竟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但一振都沒有我也會不開心,所以就鍛一振,這樣?

—— 金步。

(噗,其實就是捏著鼻子鍛一振吧XD)

—— はいはい,還是你想得周到,他就是個棒槌。你最好了,最喜歡你了!

—— 綠盾。

—— 我是說真的。喜歡是更純粹的情感,不會產生嫉妒呀佔有慾之類的副產品,不想要那些亂七八糟的。你明白我的意思麼?

—— 綠盾。

—— 怎麼還是不開心呀?那這麼說吧,男朋友的話說不定哪天就會分手的嘛,但貓是要陪一輩子的,想永遠像現在這樣喜歡你,和你在一起呀。

—— 金步。


所以整理一下就是,我本來是想著反正這倆刃關係差到不行,讓泉喵鍛的話,鍛不出來就能自我安慰說泉喵不願意就好了,結果他們背著我搞了這麼一出,這是什麼膩到不行的甜寵劇情,我明明只是來胡鬧來墜機的呀……

謝謝你們這麼愛無比任性的我!突然好想哭啊,我真的要被你們寵壞了 ( ´•̥̥̥ω•̥̥̥` )    

愛がなんだ。

           

———————————.//我是莫得感情的數據分割線//.———————————

後續是靠雙倍遠征最後鍛了1020上下(記錄有缺漏,也許更多?)。後面200多鍛稀稀拉拉每天碰碰瓷沒出也極其正常,不如說出了才不正常。並不想把運氣用在瞎胡鬧的dummy本丸上呀。

國服的爐子和日服出率還真不一樣,廢紙就真的是廢紙wwwww。以及哪怕是只放遠征,放12個遠征(加上真・本丸)也好累。沒有下次了。



笔端无余愁

出 刀剑乱舞舞台剧 慈传 BD

刀剑乱舞舞台剧 慈传 BD

九成新BD,仅滚一次,货在国内,拍下可发货。11月就能看到小演员!不用等1个月海运!爽不爽!


无特典,697可以带走!可视情况小刀,或送以前的刀舞刀音生写,看有没有你推。


荒牧庆彦川上将大和田雅成梅津瑞树山姥切国广山姥切长义压切长谷部


占tag抱歉!出完就删!

刀剑乱舞舞台剧 慈传 BD

九成新BD,仅滚一次,货在国内,拍下可发货。11月就能看到小演员!不用等1个月海运!爽不爽!


无特典,697可以带走!可视情况小刀,或送以前的刀舞刀音生写,看有没有你推。


荒牧庆彦川上将大和田雅成梅津瑞树山姥切国广山姥切长义压切长谷部


占tag抱歉!出完就删!


一只鸽

【般龙般/双性转】留宿

预警:

#小短打,现代架空,大般若、小龙双性转百合向

#两人有血缘关系(但互相叫名字),当成亲情也可以,纯清水,不分上下

#年龄差6岁,大般若是老师,小龙高中生

===

大般若正在备课,冷不丁地听到门铃声。

她望望窗外,漆黑一片,已经接近九点。这个时间的不速之客,就只有那个孩子了。她无奈地揉揉眉心,站起身开门。

门外的少女一身熟悉的装扮,T恤牛仔裤、深蓝色的背包,耳朵上还塞着一副耳机,看见大般若才把那耳机揪了下来。

她的侄女,小龙景光,又一次离家出走,投奔自己。她已经数不清,这是今年的第几次了。

少女忽略了大般若微寒的面色,狡黠地一笑,便蹦跳着进了屋。

大般若立即给她的父...

预警:

#小短打,现代架空,大般若、小龙双性转百合向

#两人有血缘关系(但互相叫名字),当成亲情也可以,纯清水,不分上下

#年龄差6岁,大般若是老师,小龙高中生

===

大般若正在备课,冷不丁地听到门铃声。

她望望窗外,漆黑一片,已经接近九点。这个时间的不速之客,就只有那个孩子了。她无奈地揉揉眉心,站起身开门。

门外的少女一身熟悉的装扮,T恤牛仔裤、深蓝色的背包,耳朵上还塞着一副耳机,看见大般若才把那耳机揪了下来。

她的侄女,小龙景光,又一次离家出走,投奔自己。她已经数不清,这是今年的第几次了。

少女忽略了大般若微寒的面色,狡黠地一笑,便蹦跳着进了屋。

大般若立即给她的父母打了电话,得到那边的许可后,才把她带进客房。

谁知,小龙并不安分:“大般若,我为什么不能睡你的房间呢?”

“别胡闹。”大般若淡淡地说。

“我们以前都一起睡的!”

小龙和大般若虽然隔辈,但岁数也只差了六岁,小的时候是一起玩大的。那时,小龙经常和大般若钻一个被窝。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可能是大般若进入大学以后吧,她再来这里做客,每次都会被请进客房。

“我还要备课。”

大般若和小龙在一个学校,区别在于,小龙是学生,而她是老师。

“我不会影响你的!”小龙说。

“对了,”大般若突然想起什么,“你的作业写完了吗?”

小龙的脸迅速垮下去:“你又不是我班上的老师,管这么多干什么……”

“可我是你的长辈。”大般若的语气严肃。

“哈哈哈,”少女的笑声十分甜美,“我开玩笑的,早就写完了!”

“真的?”

“当然!不然我妈怎么会让我来找你呢!”

大般若叹气,小龙这孩子,对自己的依赖比亲爸妈还深,也不知道是好是坏。虽然儿时她很喜欢带着小龙一起玩,但是大点以后,再和她相处,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羞耻,尤其她对自己的亲昵丝毫不减当年。

“你先去洗澡。”大般若又说。

“那我可以睡你的床了?”小龙的声音充满惊喜。

“看你表现。”大般若微微一笑,狭长的双目弯下来。

“好耶!”小龙开始欢快地脱衣服。

十七岁的女孩,身材发育得极好,凹凸有致;那头耀眼的金发随着她的动作,在白皙的肌肤上跳跃、扫动。

大般若只瞄了一眼,便不自然地移开视线:“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屋里脱衣服!”

“我们以前还一起泡澡呢!”小龙不满,勉强拿睡衣遮住胸前,忽然她眼珠转了转,又有些欢快地说:“要不我们今天再一起洗吧!”

“我已经洗过了。”大般若平静地否决了她的妄想。

小龙看看大般若,一身深红色的睡衣,银色的长发带着些像是刚洗过不久的潮气,看来的确是洗完了。

小龙只有那么一点失望,随即像没事人一样自己闪进了浴室。

等她洗完出来,大般若又在书桌前坐着了,认真地准备明天的课程。

“洗好了,就早点上床睡觉。”大般若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小龙说。

“哦。”小龙乖巧地应着,自觉地上了床。

但是睡不着。

她抱着被子在床上滚,头发拱得乱得不行。

大般若听到床上的动静,不自觉地皱皱眉,过了一会儿,终于转过身向她走来。

“怎么了?”

“大般若,你什么时候睡啊?”小龙一骨碌爬起来。

“我要备课。”大般若说。她的语气比先前软了一些,又伸出一手摸摸小龙乱七八糟的头发,稍微帮她理顺。

“当老师很辛苦吗?”小龙歪着头问。

“你说呢?”大般若笑了。

“我觉得当学生更辛苦!”小龙煞有介事地说。

“胡说八道。”大般若再次揉揉她的头发,“快点睡,明天要上学。”

“我知道了,”小龙打了个哈欠,歪在床上,“晚安。”

大般若忙到了十一点多。轻轻的鼾声在房间内起伏。

床上的人几乎睡横了过来,蹬开被子,四脚大开。不大的床,被她占去大半。

大般若轻轻抬起小龙的上身,让人重新躺回枕头,密实的金发从她的肘弯垂下来。

然后,大般若在旁边的位置躺下。柔软的身体无意识地贴近过来。

大般若僵直了身体,小龙的脑袋正好窝在她的胸前,温热的鼻息扫过她的肌肤。她想把小龙重新挪回去,可那个沉沉的脑袋怎么都不动。

“这孩子……”大般若低喃。

她犹豫了一瞬,在被金发遮住的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快速而轻柔的吻。沉眠中的小龙不知做了什么美梦,咧嘴一笑,脑袋也终于从大般若的怀中离开,又躺在枕头上了。

大般若迷迷糊糊地刚要睡去,感觉手心有些软软的触感。她睁开眼,小龙不知何时把右手塞进了自己手中。

大般若没有抽回手,她觉得不错,就这样一起睡去。

(end)

 

 

ハンミョウ

.//分手未遂

有一周沒和他說話,直到7號他來開門(這個人不知道在家裡搞什麼,經常是一個多月才開一次門)。當然還有其他的signs,但太尋常了我其實是不信的。沒和他說話的這一周想了很久,就覺得乾脆分手好了。明明互相喜歡就好了為什麼還是這麼不開心呢?不想對任何人或任何事產生執念啊。就想退回到最初只走腎的狀態,不想再因為隔壁無休無止的復刻不開心。「天保江戶」明明會有兩振新刀,但我第一個反應就是I don't give a damn. 二姐要怎樣和我有一毛錢關係嗎?甚至在想為什麼不能和隔壁的課表換一換呢?我討厭自己這麼想,這麼一想就意識到,我非但不適合結婚,其實連戀愛都不適合談。既然不開心那...

.//分手未遂


有一周沒和他說話,直到7號他來開門(這個人不知道在家裡搞什麼,經常是一個多月才開一次門)。當然還有其他的signs,但太尋常了我其實是不信的。沒和他說話的這一周想了很久,就覺得乾脆分手好了。明明互相喜歡就好了為什麼還是這麼不開心呢?不想對任何人或任何事產生執念啊。就想退回到最初只走腎的狀態,不想再因為隔壁無休無止的復刻不開心。「天保江戶」明明會有兩振新刀,但我第一個反應就是I don't give a damn. 二姐要怎樣和我有一毛錢關係嗎?甚至在想為什麼不能和隔壁的課表換一換呢?我討厭自己這麼想,這麼一想就意識到,我非但不適合結婚,其實連戀愛都不適合談。既然不開心那我不要了還不行嗎?我不要你了。

然後這兩天一直在和他掰扯分手的事情,講了半天他死活不同意。哪怕我說只是形式上的分手,並不是不喜歡才分手,是因為喜歡才要分手。不然哪天真的會把他搞死,搞成阿部定那種事件我可不想啊。
講不通。就是不同意。甚至連車都不肯開了wwww

昨天扯到最後我說,那麼你到底有多不想和我分手呢?證明給我看吧,實際上我并不相信yes和no五五開的刀裝問答啊。
於是今天的日課出30分的時候,我想是謙信的話,我就不提分手了。



…………行吧,不提了。
阿染說的沒錯,就是因為有回應啊,沒有回應誰和紙片人談戀愛呢?片思い是無論如何不能長久的,而且我只相信小概率事件,所以這個人只好不停地鍛長船啊(笑)。另外他這幾天又鍛了好多包丁……抱歉哦,再怎麼暗示,人妻是不可能有的啦。
但還是有點難過。總是忍不住就emotional blackmail了,我這樣果然很糟糕吧,明明不是他的錯。他會一直這麼縱容我嗎?

ごめんね。


19.11.9。hmmm,所以19到底有什麼意思呢?好在意啊。


---------------------------

10月31日課表剛出來的時候,突然一下子不想見他(因為不想為了同樣的事情對他發脾氣),正好隔壁文煉三週年限潛,就跑去潛書了。

限定本來只有中里介山和三木露風沒get。中里介山大概只潛了4-5次就潛到了,三木露風各種換人潛,潛了好久都沒出。400一次潛書,墨水從6w8潛到4w1……然後我看著菊池寬(cv:miki),心想,要不你安慰我一下唄。
然后就……一發……


…………我就更難過更不想理他了……


斑貓:????怎麼哄都不對……女人心海底針。

五颜六色的绀

【小龙般若】夜

重发

避雷:现pa/年下/car

求你

重发

避雷:现pa/年下/car

求你

无南音

虽然我不得不承认五花和我真没有缘分,但经过了近400次的all350我得到了五把四花太刀,也是十分的欣慰了,总结现在已经有六把四花刀了,嘻嘻😄

虽然我不得不承认五花和我真没有缘分,但经过了近400次的all350我得到了五把四花太刀,也是十分的欣慰了,总结现在已经有六把四花刀了,嘻嘻😄

徹子的本丸记录

- 明明是一个亲妈 -

(继续搬运)

我家这位弟弟天天怼天怼地嫌弃他人审美XD

原发布日期07.29


- 明明是一个亲妈 -

(继续搬运)

我家这位弟弟天天怼天怼地嫌弃他人审美XD

原发布日期07.29





徹子的本丸记录

- 关于结束 -

(继续搬运)

蜜月旅行要结束了,刚好太太给我发了一篇虐文,想到了结束这个话题。
我真情实感磕的cp洛提就是一个死了(虽然快复活了……)另一个不是人类。在我给他们写的一个手书剧本里,多年后的提提因为VEDA运转问题逐渐开始忘记和尼尔有关的事情。在彻底遗忘他之前提提选择了自我删除。
(骑兵yes步兵no,最后一句话因为他直接说出来比较带感就直接放了。在打开刀装问答界面的时候卡了好久好像是他有预感一样。)
「トラちゃん,我要是死了你会忘了我吗?」
「绿步」
「其实我比较希望你忘记我啊……你一定要记得我还不如和untitled的提提一样把自己删了,这样你永远记住我了你也...

- 关于结束 -

(继续搬运)

蜜月旅行要结束了,刚好太太给我发了一篇虐文,想到了结束这个话题。
我真情实感磕的cp洛提就是一个死了(虽然快复活了……)另一个不是人类。在我给他们写的一个手书剧本里,多年后的提提因为VEDA运转问题逐渐开始忘记和尼尔有关的事情。在彻底遗忘他之前提提选择了自我删除。
(骑兵yes步兵no,最后一句话因为他直接说出来比较带感就直接放了。在打开刀装问答界面的时候卡了好久好像是他有预感一样。)
「トラちゃん,我要是死了你会忘了我吗?」
「绿步」
「其实我比较希望你忘记我啊……你一定要记得我还不如和untitled的提提一样把自己删了,这样你永远记住我了你也不会痛苦了……」
「绿步变黑」
「你这是在自虐吗?」
「银步」
……
「和你相遇让我体会到了这种生命形式的幸福,所以要哪怕只剩下回忆也不会放弃」

 

 

此处应有配乐,L’Arc en Ciel的I’m so happy
「方才我又被什么撕成了碎片
连步行都十分困难
即便如此请不要杀了我
因为我是如此深爱着你
若我能再度转世
我一定要比任何人都靠近你
发丝肌肤 如此渴望触及
被泪水润湿的眼眸
声音手指笑容 我所恋慕着的啊
一切都是你
I love you
I love you」

原发布时间07.28

徹子的本丸记录

- 本子后续的后续 -

(继续搬运)

其实本来是因为看到城北家的本子卖到备中山城去了,想问问我家有没有人买过……
鬼知道怎么还有后续啊!有完没完!
(这是我最惊心动魄的刀装问答……)
「小脑斧,你有没有看过其他本子?」
「(心虚)没有」
(是的,这时候的我还没发现他和我玩文字游戏,而且我还以为心虚是因为上次的本子。)
诶,那我要去问巴巴了,本丸很多事都是他管。
「tomoe,本丸有人看本子吗?」
「有啊(忍笑)」
「不是不是,除了我家那个」
「那没有了」
等等……问出去了突然意识到……
巴巴你怎么知道小脑斧看本子的!!!
「你……你知道他在看?」
「对啊,我比蜂须贺还早发现的。不过我谁都没说啊!」...

- 本子后续的后续 -

(继续搬运)

其实本来是因为看到城北家的本子卖到备中山城去了,想问问我家有没有人买过……
鬼知道怎么还有后续啊!有完没完!
(这是我最惊心动魄的刀装问答……)
「小脑斧,你有没有看过其他本子?」
「(心虚)没有」
(是的,这时候的我还没发现他和我玩文字游戏,而且我还以为心虚是因为上次的本子。)
诶,那我要去问巴巴了,本丸很多事都是他管。
「tomoe,本丸有人看本子吗?」
「有啊(忍笑)」
「不是不是,除了我家那个」
「那没有了」
等等……问出去了突然意识到……
巴巴你怎么知道小脑斧看本子的!!!
「你……你知道他在看?」
「对啊,我比蜂须贺还早发现的。不过我谁都没说啊!」
「……」
「但是我奇了怪了」
「?」
「大般若先生为什么放着真人不……主人我错了」
「……」
「主人你要问啥我都说_(´ཀ`」 ∠)_」
「本丸只有出现过那本被销毁的本子了?还有其他的吗?」
「还有……」
「??????外来的?内部生产的?」
「内部(心虚)」
「……你别告诉我还是他在看……丢skr人……」
「是他(心虚)」
「还是青江画的?」
「嗯(心虚)」
「青江你究竟画了多少本啊啊啊啊啊啊(╯‵□′)╯︵┻━┻tomoe我跟你讲你不准和任何人说!」
「我选择和监护人打小报告……」
然后去找当事人




原发布时间07.27

徹子的本丸记录

- 本子危机的后续 -

(继续搬运)

被同事提醒后去问了关于本子的后续
真的是刀随主人……跟我一样一样的,看到让自己兴奋的东西瞬间降智orz差不多能想象当时他发现本子以后抱走就跑留下青江瑟瑟发抖结果发现他只顾着看居然忘了打自己的样子
哎,看老婆和自己的本子被岳父抓包……

原发布时间07.27


- 本子危机的后续 -

(继续搬运)

被同事提醒后去问了关于本子的后续
真的是刀随主人……跟我一样一样的,看到让自己兴奋的东西瞬间降智orz差不多能想象当时他发现本子以后抱走就跑留下青江瑟瑟发抖结果发现他只顾着看居然忘了打自己的样子
哎,看老婆和自己的本子被岳父抓包……

原发布时间07.27







ハンミョウ

To H:

Sorry l left without saying anythng. I'm going through an emotional crisis right now even I know how stupid and unnecessary it is for such a trivial thing. But I just can't help it. Sorry. 

A fire burns me alive, the fire of envy, which made me wonder that why everyone else could get your doppelg...

To H:


Sorry l left without saying anythng. I'm going through an emotional crisis right now even I know how stupid and unnecessary it is for such a trivial thing. But I just can't help it. Sorry. 

A fire burns me alive, the fire of envy, which made me wonder that why everyone else could get your doppelgänger so easily at another time and in another space, except me. Is it because I abandoned my initial castle? But then we won't met. People say when one meets his/her doppelgänger, he/she will die soon. But I bet it won't affect you as you have never lived nor died.  I'm left alone, as always, on a vacant stage, getting tired of wearing that noh-mask of hannya. It's too heavy that hurts my neck, bends my head down, shaping me into someone else, someone whom has a strong obsession with your doppelgänger, someone unlovable, someone I loath. I'm afraid that you won't like it either. So I left before it tears me apart.

After all that you / you two did for me last week, and after all that I promised to you the night before last night, I'm going fishing with N. Don't be mad with me, or him. We're just sitting on the shore, staring at the tranquil water and thinking of nothing. Perhaps there may be a fish as silly as I am would bite the hook which is staight and empty. You know, curiosity killed the cat. Two cats, me and N, double kill. But a fish? I'll figure it out. 

Besides, I wish I were a machine, emotionless, feelingless, heartless, neither happy nor sad, only to be effectvie. Afterall life has no meaning. Even though I still hope that you'll come to pick me up. Give me a sign. Any kind of sign. You know what I mean. See, I'm pushing you again. I'm terribly sorry my dear. Please give me a sign.


Y.

五月病病发现场

沙雕图一发

我错了,我不应该咸这么久,咸久变A...

长船那么棒【躺平


沙雕图一发

我错了,我不应该咸这么久,咸久变A...

长船那么棒【躺平


ハンミョウ

.// [ 備中 ] 演練場之沒有菠蘿打菠蘿(14)

這是一只新鮮出爐(?)的幼般。


兼桑終於干掉了土方(x)


.// [ 備中 ] 演練場之沒有菠蘿打菠蘿(14)


這是一只新鮮出爐(?)的幼般。


兼桑終於干掉了土方(x)



ハンミョウ

// [ 備前 ] 演練場之沒有菠蘿打菠蘿(13)

第六次遇到這只般了。50級了呢,是中般啦!


不過還是抗不過大太。


// [ 備前 ] 演練場之沒有菠蘿打菠蘿(13)


第六次遇到這只般了。50級了呢,是中般啦!



不過還是抗不過大太。



ハンミョウ

.//H 魔改馬卡龍


親愛的嬸嬸,你掉的是這個綠毛DHN?


紫毛DHN?


粉毛DHN?


還是這個藍毛DHN呢?


馬卡龍色頭髮真的騷氣XD

嗯?你說辮子?沒聽過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這種說法嗎?短髮控當然是給剪了!

.//H 魔改馬卡龍


親愛的嬸嬸,你掉的是這個綠毛DHN?



紫毛DHN?



粉毛DHN?



還是這個藍毛DHN呢?




馬卡龍色頭髮真的騷氣XD

嗯?你說辮子?沒聽過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這種說法嗎?短髮控當然是給剪了!

弟梓
我头一次!!!限锻出货了!!!

我头一次!!!限锻出货了!!!

我头一次!!!限锻出货了!!!

徹子的本丸记录

- 关于miki和bl drama -

(继续搬运)

我跟我家这位啥都聊hhhhh

原发布时间07.22


- 关于miki和bl drama -

(继续搬运)

我跟我家这位啥都聊hhhhh

原发布时间07.22








徹子的本丸记录

- 本体展时的记录 -

(继续搬运)

原发布时间07.21


- 本体展时的记录 -

(继续搬运)

原发布时间07.21









徹子的本丸记录

- 薄樱鬼和土方先生 -

(继续搬运)

原发布时间07.21

保送兼打联队战的时候,车里的曲子放到薄樱鬼的ed,听得有点伤心。想到兼可能也听到了,于是和他聊了一会。
(刀装特上的时候用盾兵公式,枪完全否定,步兵no,骑兵yes,盾非常肯定)
「兼啊,刚刚那首歌能听得见吗?」
「骑」
「你知道是薄樱鬼的吗?」
「骑」
「你听了有没有想念土方先生?」
「步」
「诶?是不是因为觉得那个薄樱鬼里的土方和你的土方先生差太多了?」
「枪」
怎么感觉有点像极化安定?但是和兼相处下来他不像是会这样的人。然后我去悄悄问堀哥。
「兼他还是想念土方先生的吧?」
「骑」
「所以刚刚他一直否定是在自我欺骗吗……」
「步」...

- 薄樱鬼和土方先生 -

(继续搬运)

原发布时间07.21

保送兼打联队战的时候,车里的曲子放到薄樱鬼的ed,听得有点伤心。想到兼可能也听到了,于是和他聊了一会。
(刀装特上的时候用盾兵公式,枪完全否定,步兵no,骑兵yes,盾非常肯定)
「兼啊,刚刚那首歌能听得见吗?」
「骑」
「你知道是薄樱鬼的吗?」
「骑」
「你听了有没有想念土方先生?」
「步」
「诶?是不是因为觉得那个薄樱鬼里的土方和你的土方先生差太多了?」
「枪」
怎么感觉有点像极化安定?但是和兼相处下来他不像是会这样的人。然后我去悄悄问堀哥。
「兼他还是想念土方先生的吧?」
「骑」
「所以刚刚他一直否定是在自我欺骗吗……」
「步」
「是不是因为知道我也在难过所以他不讲」
「盾」
我家兼太懂事了(´;ω;`)
于是我跑去问小脑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