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英雄时代

14769浏览    233参与
K.
占tag致歉,搬宿舍书带不走,...

占tag致歉,搬宿舍书带不走,希望把他们出给能好好爱护他们的姐妹吧
               
默读                90
残次品             ...

占tag致歉,搬宿舍书带不走,希望把他们出给能好好爱护他们的姐妹吧
               
默读                90
残次品              90
六爻五本            170
大哥                40
镇魂                60
脱轨                30
大英雄时代          50
默读一带签          160
山河表里带签        200

以上都是包邮价格,爽快的姑娘还会送小礼物^_^有需要可私信
主页还有p的绝版繁体,想要无删减版本的也可以看看繁体

Rein蕾恩

海外党表示能找到这些算幸运了不过我觉得如果全买了我会破产……
嗯?为什么不拍魔道和破云?因为我早买了啊😎

海外党表示能找到这些算幸运了不过我觉得如果全买了我会破产……
嗯?为什么不拍魔道和破云?因为我早买了啊😎

雨落千川
冷门小说555,大英好好康的

冷门小说555,大英好好康的

冷门小说555,大英好好康的

倚阑

【priest】夏

突然很想念夏天。


春末夏初,燕城应季当开的是槐花。从犄角旮旯算起,似有还无地弥漫开,从汽车尾气的重围中自顾自地冒出头来,满城淡香缭绕。


到了夏天,昆仑山巅就不再是白雪映金光,而是从冰层之下长出很小的一层细草,还有各种不知名的小花——“凡是那样的小花,都叫格桑花”。


初夏的京城,按道理说天还没来得及热起来。可惜“大地之心”紫流金一烧,热流绵延数十里,一瞬间京城堪比南疆火炉,逆着东风飘来的味道,似乎是松香杂着一点草木。

哪怕是夏天真的热了起来,“将军的手也没有温暖到哪去,只有手心处一点火力,全给了长庚”。


对于特别爱...

突然很想念夏天。

 


春末夏初,燕城应季当开的是槐花。从犄角旮旯算起,似有还无地弥漫开,从汽车尾气的重围中自顾自地冒出头来,满城淡香缭绕。

 

到了夏天,昆仑山巅就不再是白雪映金光,而是从冰层之下长出很小的一层细草,还有各种不知名的小花——“凡是那样的小花,都叫格桑花”。

 


初夏的京城,按道理说天还没来得及热起来。可惜“大地之心”紫流金一烧,热流绵延数十里,一瞬间京城堪比南疆火炉,逆着东风飘来的味道,似乎是松香杂着一点草木。

哪怕是夏天真的热了起来,“将军的手也没有温暖到哪去,只有手心处一点火力,全给了长庚”。

 

对于特别爱甜食的柳蓉,初夏的傍晚还应该有冰凉而甜蜜的雪糕味道,抹茶红豆的。

“有人号称亿万千万身家,恨不得从头到尾镶层金以显示自己很有钱,可是有可能嘴上说着甜言蜜语,却一分钱也不肯为所谓爱的人花。”

“然而那年初夏,却有一个少年,兜里只有二十块钱,执意要给女孩子买一杯冰激凌,并且为她肯要小杯给自己剩下三块钱,而暗暗感激涕零。”

 


夏天虽然热,但昼夜依旧有温差。等夕阳熄灭,微末的凉风寻隙钻出,窦寻他俩翻上学校单杠聊要不要提前高考那档子事,有一下没一下地来回荡腿,教学楼角落上的灯逐一亮起。

到正式入夏,徐西临屋里的空调又开启一点都不省电的“永远十六度”模式。倒也不是因为那么怕热,毕竟他自己见天地穿着长袖裹着棉被,企图在夏天里修炼成企鹅。

“要是时光永远停留在他十六岁的夏天就好了。”

 

情况在卡洛斯这里就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看似潇洒如风,可是他始终是想要藏起来的。

“也许他觉得,弗拉瑞特家天赋出众的小儿子,就应该死在十六岁那年的夏天。”

“那之后离开圣殿的,只是一个藏头露尾的残骸。”

 


等到夏天热得没边的时候,连空气都是湿漉漉的。夏至前后收虫草,于是魏谦就跟着老熊进藏去了,倒腾虫草倒腾红花倒腾锅,正儿八经要钱不要命的作死之旅。

还是夏天,一条又一条脏乱差的小胡同里,小崽子满地跑,自行车到处乱停,非法凉棚随处可见,还有没完没了地掉绿油油的“吊死鬼”的老槐树......魏谦背着麻子妈一一走过。

 

闷热的夏夜,甘卿在泥塘后巷里捏着小龙虾的一对爪给孟老板作揖,烤串滋滋冒油,星星渐次升起,辣椒孜然十三香,烟火气“和气生财”。

而一百一院又不同,一进门就是两排遮阳的大槐树,盛夏阳光被层层叠叠的枝叶一拦,只剩几颗零星光斑能落在喻兰川身上,平静惬意、红尘不扰。

 


盛夏里,兽人的武器房里依旧一片阴森森,挂着的都是比爪牙更利的真家伙,泛着腥气。

长安那时候还没有一把最细最短的刀长,钻个武器房还得吭哧吭哧顺着窗户爬。铁柄厚背的大马刀小一丈长,唯我独尊地横在武器房中央,刀背上凝着一点没擦干净的血迹,像个面目狰狞的猛兽——谁能想到先天不足的小亚兽以后会用起一把这样的马刀呢?

 

不过仲夏里真正凉快的地方还要数程潜的冰潭洞府,何止是没有一点暑气,简直是冰天雪地,桌子椅子实打实地“冷若冰霜”,字面意义上的。

“仲夏夜里蝉声四起,越发显得四下安宁,唯有夜空上一把银河如练,掬一捧光华万点,皎皎万岁春秋。”

“寒来暑往,枯荣明灭。”

 


夏末秋初,涅槃石尚在的宣玑刚拿到驾照,租车磕磕绊绊地玩,在天南海北的风土人情里五味俱全地游。穿过平原乡村的国道,放眼两旁是辽阔麦田,抬头远望是漫天云霞。

“那些云霞仿佛是投射了当年南明谷的海市蜃楼,里头有成群的朱雀迎风而起,熠熠生辉。”

 


太空中倒是无谓春夏秋冬,有几粒夏天的味道全靠“事在人为”。

比如陆必行喝完“偷”来的酒,往里头装植物营养液泡荧光草,挂在那儿等着林静恒回来看。这玩意好养活,随手一泡三年五载都不死。

“小小的叶片在瓶中均匀地舒展着,碧绿的荧光随着悬挂的瓶身轻轻摇晃,仿佛暮夏之夜、腐草为萤。”

 

比如作为军需官的董嘉陵的情调,即便感觉不到时光流逝、四季更迭,入夏以来,指挥舰的走廊上也总是花团锦簇。

“她把经纬度调到了中国北京,一切植物都取材于当地的时令植物,显出了一片短暂而弥足珍贵的郁郁葱葱。”

 


夏天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很多事。

 

莫匆和安捷对坐吃饭,挂在墙上的钟一步一步往前走,午后特有的慵懒气息蔓延。

姜湖背靠着沈夜熙,看傍晚最后的余晖一寸一寸透过窗户照进来,流连忘返。

谢一放学后跑去书店帮忙,手捧书卷倚坐在小书店门前,穿白衬衫的少年无端让人感觉清凉。

 


夏天。

真讨人喜欢呀。




=


太久没时间写东西了,我仿佛变成了一个早安机器。


ps 恭喜双无预售~期待小火重修版~

青岩作枕

《大英雄时代》●叶维

      地球上,安全部长王岩笙飞快地整理着自己的领带,对角落里的人说:“你这样不行, 一个人撑不了多久, 要么我找技术人员,把你大脑皮层里的信号导出,所有信息让我的内参们去过滤……”

      轮椅上的男人正是付小馨遇到过的那个人,他消瘦焦悴得仿佛随时要去蹬腿见阎王,头软绵绵地靠在一边,手背上插着针管,他的皮肤白得近乎透明,青紫色的血管脉络分明极了。听了王岩笙的话,男人半死不活地抬了抬眼皮,用一种舒缓而温柔的口吻说:“你知道你的内参里有几个内奸吗?”

      王岩笙的手陡然一顿。

 ...

      地球上,安全部长王岩笙飞快地整理着自己的领带,对角落里的人说:“你这样不行, 一个人撑不了多久, 要么我找技术人员,把你大脑皮层里的信号导出,所有信息让我的内参们去过滤……”

      轮椅上的男人正是付小馨遇到过的那个人,他消瘦焦悴得仿佛随时要去蹬腿见阎王,头软绵绵地靠在一边,手背上插着针管,他的皮肤白得近乎透明,青紫色的血管脉络分明极了。听了王岩笙的话,男人半死不活地抬了抬眼皮,用一种舒缓而温柔的口吻说:“你知道你的内参里有几个内奸吗?”

      王岩笙的手陡然一顿。

      轮椅上的男人疲惫地笑了一下:“嗯, 等我排查完毕告诉你一那你再猜,这么多年了,当年的‘星尘’是就地倒戈的多,还是尽忠职守的多?”

      王岩笙面色沉郁,默然不语。

      “你猜猜看,我是骗你的?还是骗你的?还是骗你的?”男人苍白的嘴角露出一个有一点顽皮的笑容。

      王岩笙叹了口气:“叶老师……”

      男人平静地打断他:“叶维,不要叫我老师,一切称呼都是代号,不要赋予过多感情色彩……情报是一种非常让人不愉快的工作,搞情报的人都有被迫害妄想症,在这个旋涡里待的时间长了,谁都不免疑神疑鬼。”

      ……

      叶维缓缓地操纵着轮椅,转到了一个布满阴影的角落里,就好像他这个人也是阴影的一部分。

      ……

      角落里的叶维突然开口说:“我听说小林已经快三十岁了, 你教过他,小伙子帅吗?”

      王岩笙声气微弱:“你怎么不自己去见见? ”

      “有什么好见的。”叶维低笑一声,“我们这种人, 关键时刻都是过街老鼠,除了招人恨,还能干什么?”

      王岩笙在一片黑暗中闭上了嘴。

      “愿我将土奋武在前,战无不胜。”叶维伸出没有扎针的右手,轻轻地在自己的左胸上敲了两下,留下这么一句话。

      他轻缓地转动着轮椅,“嘎吱嘎吱” 地走远了。

      ……

      王岩笙沉吟良久,下一刻,这一代的安全局负责人的声音直接抵达叶维的听觉神经:“我一 直想知道,为什么当初这个计划被命名为‘星尘’,“尘埃’ 的‘尘’,而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那个‘星辰?”

叶维半垂着眼皮,目光似乎在盯着自己苍白的手,又似乎落在了无尽的虚空中。

他原本是这个国家……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那部分人。

      他记得自己风华正茂的少年时光,记得那从始至终的天才光环那时候,他实想过自己也许会成为悠长的诺奖历史上的一员,著作等身,抑或是彪炳千秋。

然而蹉跎半生,他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我没有问过。”良久,叶维回答说,“星辰是从地 上的人的角度说的,大概从星星的角度来说,那些恒星,虽然自以为能照亮光年之外的世界,其实也只是茫茫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吧。也许是老领导们告诫我们不要傲慢的意思?”

      从古至今,没有人会记得他毕生非人之苦痛与而今百年不世之功,他的档案将在战后永远被封存,就像无数湮灭在时光中的无名前辈一样。

      “叶维”这个名字,就是一粒无痕无迹的尘埃。

      ……

      王岩笙的鞋底沾着微微润湿的雨水,在寂静的病房中,沉默地拿着把小刀,用最原始的方法削一个苹果。

      他凝神静气,双手沉稳而有力,簌簌的刀声中,长长的果皮不间断地凝成线。

      坐着的人与躺着的人没有丝毫交流,直至王岩笙削完整个苹果,回过头去一递:“你想......”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

      叶维已经闭上了眼睛,嘴角兀自含笑,似乎只是睡着了——除了床头上的生命体征已经全部归零。

      王岩笙怔了片刻,收回递出去的手,默默地把苹果啃干净了。然后他擦干净手,提起被子,盖住了叶维的头。像来时样,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他总觉得叶维死得心满意足。

      一个人,如果能在晨曦中死去,那么他的一生纵然饱经忧患,想来也能别无所求了。

      星尘散尽,曙光乍现。

 

 

 

 

 

 

倚阑

那首歌大概是地面的新作,曲调柔和动听,让人过耳不忘,很久以后,傅落知道了那首歌的名字——《南园》。


“十里的魏塘纱,半丈的三林白,看不完的枫桥晚风屋角霞,听一耳三梁夜月的晓钟开……”


——《大英雄时代》


早安=w=


2019.10.12


那首歌大概是地面的新作,曲调柔和动听,让人过耳不忘,很久以后,傅落知道了那首歌的名字——《南园》。

 

“十里的魏塘纱,半丈的三林白,看不完的枫桥晚风屋角霞,听一耳三梁夜月的晓钟开……”

 

——《大英雄时代》

 

 

 

早安=w=

 

2019.10.12


顾雩

哪一段,让你记住了那本书(第六弹)

注;“题目来自某铁图书的视频呀!

​1.“同性恋到底怎么你们了?”丁霁说,“林无隅有多优秀你们看不到也就算了,不肯承认也罢了,这么优秀的一个学神,只不过是喜欢男的,怎么就成变态了啊?你们到底对变态有什么别致的理解啊?还是你们理解不了的就是变态”

​ ——《嚣张》

2.“人的本性就是这样的,先是追求温饱,衣食无忧、感官上舒适了,那就必然要寻求更高的满足感,比如成就感,比如自我实现,仍然沉迷在低层次的挥霍,其实只是在自我麻痹,时间长了,其中隐形的焦虑会让人很痛苦的。今天迈巴赫、明天布加迪,你都买回来了,就能缓解这种与人性相冲突的、深层次的痛苦吗?”

​“不能。不过买都买不起的痛苦显然更表层...

注;“题目来自某铁图书的视频呀!

​1.“同性恋到底怎么你们了?”丁霁说,“林无隅有多优秀你们看不到也就算了,不肯承认也罢了,这么优秀的一个学神,只不过是喜欢男的,怎么就成变态了啊?你们到底对变态有什么别致的理解啊?还是你们理解不了的就是变态”

​ ——《嚣张》

2.“人的本性就是这样的,先是追求温饱,衣食无忧、感官上舒适了,那就必然要寻求更高的满足感,比如成就感,比如自我实现,仍然沉迷在低层次的挥霍,其实只是在自我麻痹,时间长了,其中隐形的焦虑会让人很痛苦的。今天迈巴赫、明天布加迪,你都买回来了,就能缓解这种与人性相冲突的、深层次的痛苦吗?”

​“不能。不过买都买不起的痛苦显然更表层一点”

​ ——《默读》

​3.心有一隅,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心有四方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 ——《杀破狼》

 ​4.“你知道吗?知书除了对他自己后事的安排别的什么遗愿都没有留下。这世界就像半点都不值得他去留恋 ,”艾子瑜苦笑,表情比哭还看:“那蒋老板知道知书最后留下了什么东西吗?”

 

​“只有他最初来到杭州时穿的一身衣服,还有一张卡,一张存了十五万的卡!”最后一个音突兀的提起来,尖锐到阴毒。艾子瑜去扯蒋文旭,两个人都踉跄着乱了脚步:“十五万!一块好点的墓地都买不起!蒋文旭…你好狠的!心”

​ ——《最爱你的那十年》

​5.那些冉冉升起的将星们,还没来得及成熟,而即将陨落的英雄们,也尚未完成最后的使命,而浩然军魂尚存。

​ ——《大英雄时代》

​6.北斗倒挂,天将破晓,再长的噩梦 ,也总有被晨曦撕碎的时候。

​ ——《有匪》

​7.有种关系叫做守护,它比爱情更纯粹,比友情更热烈,比亲情更伟大。不知道在我们的一生里,有没有机会拼尽全力,守护我们爱的那些人呢,与他们执手道短长,炉边唠夜话。

​ ——《镇魂》

​8.“我没有……我没有被人喜欢过。”

​ “有的,有的,晚宁,我喜欢你。”

​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9.哈登博士老态龙钟地站在阴影里,轻轻地问:“孩子,在你心里,就没有公义和人性吗?”

​“我就是人性,”林静姝说,“什么是人性?人性就是饿了要吃,渴了要喝,别人对你好,记住他,回报他,别人践踏你,不惜一切也要报复回去――”

​ ——《残次品》

​10.程潜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师兄,我不怕天劫,只怕你。” 

​ ——《?》

 

​你们的小鸽子精已上线。(老福特排版有毒!!!)

小企鹅想学飞

看完文后感受

撒野 :我要学习!啊啊啊我要好好学习啊


烈火浇愁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镇魂 :相信科学,不要迷信。


默读 :有困难,找警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大英雄时代 :军人们辛苦了♥

撒野 :我要学习!啊啊啊我要好好学习啊


烈火浇愁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镇魂 :相信科学,不要迷信。


默读 :有困难,找警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大英雄时代 :军人们辛苦了♥





ID啊

  避雷,含私设叶文林——周彦辰
        素材取自《安德的游戏#》

        过了一会,她却不知想起了什么,犹犹豫豫地走了回来,她抬起手正想敲门,又忽然放了下来——
         她听见里边传来嚎啕大哭的声音。

         哦,对了,原来……每一条他以“弟兄们”开...

  避雷,含私设叶文林——周彦辰
        素材取自《安德的游戏#》

        过了一会,她却不知想起了什么,犹犹豫豫地走了回来,她抬起手正想敲门,又忽然放了下来——
         她听见里边传来嚎啕大哭的声音。

         哦,对了,原来……每一条他以“弟兄们”开头的信息,真的只是在自言自语而已。
                               ——《大英雄时代》pries

ID啊

避雷,私设叶文林——周彦辰。

       “告我地球同胞,敌人没有无往不胜的锋锐,并非无可战胜之神,但有我浩然军魂一息尚存,必与这些数典忘祖之辈血战到底,以安我同胞生者之心,慰我同胞死者之灵。”
       “我等愿身化飞灰,扬于百万星河。”
       
       直到黎明前的最后一刻。

避雷,私设叶文林——周彦辰。

       “告我地球同胞,敌人没有无往不胜的锋锐,并非无可战胜之神,但有我浩然军魂一息尚存,必与这些数典忘祖之辈血战到底,以安我同胞生者之心,慰我同胞死者之灵。”
       “我等愿身化飞灰,扬于百万星河。”
       
       直到黎明前的最后一刻。

ID啊

刀山为兵,人海为盾。
向亿万星辰,向所有活着与死去的人汇报一声——我军虽曾一溃千里,仓皇逃窜,却始终不敢苟且。
昔日之耻,就此血洗了。
                                 ——《大英雄时代》

私设叶文林——周彦辰

刀山为兵,人海为盾。
向亿万星辰,向所有活着与死去的人汇报一声——我军虽曾一溃千里,仓皇逃窜,却始终不敢苟且。
昔日之耻,就此血洗了。
                                 ——《大英雄时代》

私设叶文林——周彦辰

倚阑

杨宁沉默了一会,目光落在傅落僵硬的肩上,突然放轻了声音:“我心里有一个重千钧的东西,每每被系在一根头发上,你懂吗?”


傅落抬起头,看进他的眼睛,忽然就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许多不曾宣诸于口的话,她一时间若有所感,情不自禁地轻轻点了点头。


杨宁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我下次会注意,不讲鸡蛋和小明的故事了。”


——《大英雄时代》


早安=w=


2019.9.19

杨宁沉默了一会,目光落在傅落僵硬的肩上,突然放轻了声音:“我心里有一个重千钧的东西,每每被系在一根头发上,你懂吗?”


傅落抬起头,看进他的眼睛,忽然就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许多不曾宣诸于口的话,她一时间若有所感,情不自禁地轻轻点了点头。


杨宁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我下次会注意,不讲鸡蛋和小明的故事了。”

 

——《大英雄时代》

 

 

 

早安=w=

 

2019.9.19

倚阑

中秋节。


“施无端怔了怔,突然想起,当年他受伤的时候初见兰若,竟因为她的眉眼有些像白离,而失神了很久,便忍不住看着白离笑起来。”


“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那是个中秋节的晚上,他奉命猎杀一个人。”

“那天其实没有月亮,是个阴天,然而他们一家人在一起,仍然很开心。”


“她坐在地上哭得如同魔音穿耳,搅合得所有人连月饼都没吃好。”

“他生得卑微,死得糊涂。”


“四次工业革命……甚至有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很可能已经步入了第五次工业革命,而这一次翻天覆地的起点,居然是古老农历的中秋节。”


“修行路漫漫,一年一度的年节好像一个又一...

中秋节。


“施无端怔了怔,突然想起,当年他受伤的时候初见兰若,竟因为她的眉眼有些像白离,而失神了很久,便忍不住看着白离笑起来。”

 

“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那是个中秋节的晚上,他奉命猎杀一个人。”

“那天其实没有月亮,是个阴天,然而他们一家人在一起,仍然很开心。”

 

“她坐在地上哭得如同魔音穿耳,搅合得所有人连月饼都没吃好。”

“他生得卑微,死得糊涂。”

 

“四次工业革命……甚至有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很可能已经步入了第五次工业革命,而这一次翻天覆地的起点,居然是古老农历的中秋节。”

 

“修行路漫漫,一年一度的年节好像一个又一个的点,过一次,就好像先前种种也能跟着翻篇似的。”

 

“中秋之夜,万家团圆,而堂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雁亲王居然孤苦伶仃地待在一个穷酸和尚青灯古佛之下。”

 


桂花浮玉,正月满天街,夜凉如洗。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Ow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