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豆

16099浏览    279参与
滇池海小龙王
蹲冷坑 一直蹲一直爽(*ˉ︶ˉ...

蹲冷坑 一直蹲一直爽(*ˉ︶ˉ*)

蹲冷坑 一直蹲一直爽(*ˉ︶ˉ*)

滇池海小龙王

听说大佐是犬派(我偏不)

听说大佐是犬派(我偏不)

枯夜-日常太太吹

【鋼の錬金術師】[idea/世菜りん][大豆]Promised Land(樂土)④


这里的樱花,特别美。


点爆 世菜太太虎穴通贩页->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怎么没买她的巨人。

【鋼の錬金術師】[idea/世菜りん][大豆]Promised Land(樂土)④


这里的樱花,特别美。


点爆 世菜太太虎穴通贩页->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怎么没买她的巨人。

枯夜-日常太太吹

【鋼の錬金術師】[idea/世菜りん][大豆]Promised Land(樂土)⑥End


这里的樱花,特别美。


世菜太太的每一本,在我心目中都是难得的经典。


最后一张是当初翻译时想解释给观众的话。

ps:准将全名马斯·休斯(マース·ヒューズ)

点爆 世菜太太虎穴通贩页->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怎么没买她的巨人。


【鋼の錬金術師】[idea/世菜りん][大豆]Promised Land(樂土)⑥End


这里的樱花,特别美。


世菜太太的每一本,在我心目中都是难得的经典。


最后一张是当初翻译时想解释给观众的话。

ps:准将全名马斯·休斯(マース·ヒューズ)

点爆 世菜太太虎穴通贩页->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怎么没买她的巨人。


枯夜-日常太太吹

【鋼の錬金術師】[idea/世菜りん][大豆]Promised Land(樂土)⑤


这里的樱花,特别美。


点爆 世菜太太虎穴通贩页->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怎么没买她的巨人。

【鋼の錬金術師】[idea/世菜りん][大豆]Promised Land(樂土)⑤


这里的樱花,特别美。


点爆 世菜太太虎穴通贩页->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怎么没买她的巨人。

枯夜-日常太太吹

【鋼の錬金術師】[idea/世菜りん][大豆]Promised Land(樂土)③


这里的樱花,特别美。


点爆 世菜太太虎穴通贩页->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怎么没买她的巨人。

【鋼の錬金術師】[idea/世菜りん][大豆]Promised Land(樂土)③


这里的樱花,特别美。


点爆 世菜太太虎穴通贩页->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怎么没买她的巨人。

枯夜-日常太太吹

【鋼の錬金術師】[idea/世菜りん][大豆]Promised Land(樂土)②


这里的樱花,特别美。


点爆 世菜太太虎穴通贩页->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怎么没买她的巨人。

【鋼の錬金術師】[idea/世菜りん][大豆]Promised Land(樂土)②


这里的樱花,特别美。


点爆 世菜太太虎穴通贩页->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怎么没买她的巨人。

枯夜-日常太太吹

【鋼の錬金術師】[idea/世菜りん][大豆]Promised Land(樂土)①

我又想来安利我的女神以及初恋cp了。(这本可能是我的巅峰了(இwஇ)x

悄悄开个合集坑。(然后就坑了…)

今天看新买的赤黑爱情故事里的樱花比较emmm…

想起这本的樱花,特别美。

2 3 4 5 6End


点爆 世菜太太虎穴通贩页->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怎么没买她的巨人。

【鋼の錬金術師】[idea/世菜りん][大豆]Promised Land(樂土)①

我又想来安利我的女神以及初恋cp了。(这本可能是我的巅峰了(இwஇ)x

悄悄开个合集坑。(然后就坑了…)

今天看新买的赤黑爱情故事里的樱花比较emmm…

想起这本的樱花,特别美。

2 3 4 5 6End


点爆 世菜太太虎穴通贩页->我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怎么没买她的巨人。

安靜就好

Passion

(抱歉這只是一篇胡言亂語)


熊光的passion這首歌

最後一段

”ずっと前に好きだった人
冬に子供が生まれるそうだ
昔からの決まり事を
たまに疑いたくなるよ
ずっと忘れられなかったの
年賀状は写真付きかな
わたしたちに出来なかったことを
とても懐かしく思うよ ”


我以前愛過的人
(小孩似乎會在冬天出生)
以前決定的事
(現在有時會想想到底對不對)
我一直忘不了
(寄來的賀年卡會不會附照片呢)
我真的十分懷念
我們沒有做到的事


多麼地大豆............

光光10幾歲寫的歌

也都很符合我想像的豆子的心境(掩面)

(抱歉這只是一篇胡言亂語)


熊光的passion這首歌

最後一段

”ずっと前に好きだった人
冬に子供が生まれるそうだ
昔からの決まり事を
たまに疑いたくなるよ
ずっと忘れられなかったの
年賀状は写真付きかな
わたしたちに出来なかったことを
とても懐かしく思うよ ”


我以前愛過的人
(小孩似乎會在冬天出生)
以前決定的事
(現在有時會想想到底對不對)
我一直忘不了
(寄來的賀年卡會不會附照片呢)
我真的十分懷念
我們沒有做到的事


多麼地大豆............

光光10幾歲寫的歌

也都很符合我想像的豆子的心境(掩面)

猪瓜戒吃西八

是最近涂的

p1的豆姿势有参考,那个焰钢条漫是很早以前就想画的脑洞,很水很垃圾小心辣眼睛👀,博人我估计是之前安哥画多了,发型画的神似安迷修...

是最近涂的

p1的豆姿势有参考,那个焰钢条漫是很早以前就想画的脑洞,很水很垃圾小心辣眼睛👀,博人我估计是之前安哥画多了,发型画的神似安迷修...

安靜就好

為什麼香巴拉的愛德要走

到標題的正文之前,先交代為什麼突然要寫這個。

研一的第一個暑假,重新面對了小時候的黑歷史Shaman King後,

也面對了03的鋼鍊。因為我真的好喜歡大川透的上校(相信大家都喜歡)

所以我就重看了03,包括香巴拉。這是國中的回憶,那時候好愛,偷買了一些本本,還有香巴拉的DVD,還帶姊姊去電影院一起看,鄉下地方,只有兩個人,包場了哈哈哈。


但其實已經想不起來小時候怎麼想這部作品的了,只記得很好看好喜歡。


重看之後簡直是地獄。水島會川你們怎麼可以把好好的少年成長漫畫變成這麼痛苦的穿越劇!!!!!!!!!!!!!!!!!!

你們的血是什麼顏色啊!!!!!!!!


還有,之前...

到標題的正文之前,先交代為什麼突然要寫這個。

研一的第一個暑假,重新面對了小時候的黑歷史Shaman King後,

也面對了03的鋼鍊。因為我真的好喜歡大川透的上校(相信大家都喜歡)

所以我就重看了03,包括香巴拉。這是國中的回憶,那時候好愛,偷買了一些本本,還有香巴拉的DVD,還帶姊姊去電影院一起看,鄉下地方,只有兩個人,包場了哈哈哈。


但其實已經想不起來小時候怎麼想這部作品的了,只記得很好看好喜歡。


重看之後簡直是地獄。水島會川你們怎麼可以把好好的少年成長漫畫變成這麼痛苦的穿越劇!!!!!!!!!!!!!!!!!!

你們的血是什麼顏色啊!!!!!!!!


還有,之前重看原作漫畫時,對大豆派的自己產生了懷疑。原作實在太直了,彎的都會被掰回來。

不過不用擔心,回去看03,又會被掰彎了。大豆最大手就是03。連朴姐都站大豆。


先聊聊,我認為03就是個平行世界。FA(09)我記得當初沒有看完,忘了什麼原因。但我是個聲優粉,其實是很不能接受換角的。

但我現在重看03後我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要換角。

因為03跟原作對角色的解釋「完全不一樣」。

這點我傾向於「水島對聲優放太多感情,進而影響到對角色的解釋」

水島導完通靈王後就是鋼鍊03,不用說,CAST有極大的重複。

例如通靈王主役的佐藤ゆうこ,在03是Lust。Lust是03和原作中相差很大的角色之一。

這些對角色詮釋不同的比較就不一一舉例了,只要當成平行世界看我覺得就沒問題。

至於03的世界觀設定,其實我覺得相當優秀。

更重要的是他對抗了牛姐在鋼鍊裡的中心思想「等價交換」。

事實上,這個世界真的是「等價交換」的嗎?我想,經歷過一些人情冷暖,差別不公的人,都可以理解。

或許「等價交換」可以視作是一個理想。


好了,終於要進入正題。以下都以03無印水島會川版鋼鍊為文本討論。

如果我們假設,03的鋼鍊大豆是成立的,

那為什麼最後愛德飛離開不可呢?

到另一個陌生的世界

要和以前記憶中的人事物都道別

永遠只能在回憶中看見他們

這到底有多痛苦?我覺得,比死還要痛苦。

(幸好,還有阿爾)


但是,大家也知道,不管是原作還是03,大豆都是不可能會有happy ending的(當然,這也是一種假說)。不然怎麼會有一堆(真的是非常多)的愛德子、什麼軍豆、立場逆轉.....總之就是各種的平行設定,目的就是想成全大豆。


回到香巴拉(03的最後),

如果留在原本的世界

也就成全了他跟溫莉

羅伊和莉莎

世界和平(可能)

但是,

誰來成全他和羅伊?

也就是,看似和平的世界,他們兩個還是要隱藏著無法被成全的痛苦

然後看著自己的另一半,這一分鐘覺得幸福,下一秒又覺得好痛


竟然都是痛,不如就離去

說是逃走也可以,但豆子不喜歡

離開了的話,每個人都痛苦

但至少,不用面對無法被成全的痛苦

因為世界徹底消滅了這個可能性

雖然被留下的人,愛自己的人,還有自己都痛苦

但是至少再也看不見了。


我是會在原作中找尋可能性的那種人,所以

不管豆子是不是會在這邊的世界找到另一個羅伊

不論這樣的可能性的確是很美好

我還是傾向在原本的設定上去理解CP


另外我也思考過,大豆是不是屬於「硬湊」的CP

先不論03的意圖,的確原作就是那麼直

女角們我也很喜歡

所以是不是因為我很喜歡豆子也喜歡上校,所以硬把他們湊做對?

這就違背了我前面提到的思想。

這方面目前我沒有一個詳細的說明

我只能想到最簡單的就是「兩個人很像」。


最後再畫蛇添足一下

1. 在我的妄想之中,原作的大豆,就是繼續搞W不倫(滾)。

2. 一邊看文or本的時候我會一邊吶喊:羅伊你這樣真的不行!!!!!!!因為我暑假除了看ACG還有看美劇Law&order:SVU,裡面整天在抓強X犯跟戀童癖。我說你對under-16的男孩這樣真的不行。這是犯罪!!!!我要叫憲兵隊了啊!!!!什麼?你說結婚的話就不犯法了。好吧,那就結吧。

DEARU
【焰钢/23:00】DEARU...

【焰钢/23:00】DEARU:画一张我的心上人。

一心一意,如烟花盛开夜空,最美一瞬,一生难忘——瞬间即是永远。

---------------------------------

今夜我在想你,想诚实地告诉你,不能再一直隐瞒下去了。

你总是在我的视线中出现,对所有人炫耀你所拥有的一切,使得我无法呼吸,即使如此,对我而言已心满意足。

我是如此无用,终日重复无止境的错误——直到令你失望,直到让你说出我不尊重你,直到你认为你和我并不适合。所以,我们只能告别,已经无法回头的两个人只能继续前进。

如何才能使我自己变得足够强大?不再让任何人受伤。

倘若是你的话,我想要永远在一起,无论变成...

【焰钢/23:00】DEARU:画一张我的心上人。

一心一意,如烟花盛开夜空,最美一瞬,一生难忘——瞬间即是永远。

---------------------------------

今夜我在想你,想诚实地告诉你,不能再一直隐瞒下去了。

你总是在我的视线中出现,对所有人炫耀你所拥有的一切,使得我无法呼吸,即使如此,对我而言已心满意足。

我是如此无用,终日重复无止境的错误——直到令你失望,直到让你说出我不尊重你,直到你认为你和我并不适合。所以,我们只能告别,已经无法回头的两个人只能继续前进。

如何才能使我自己变得足够强大?不再让任何人受伤。

倘若是你的话,我想要永远在一起,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我也必然会用双手一直守护着你。

 

一即是我,世界即是你。守护你的世界,是我最初也是最后的心愿。

 

我选择重新开始,不断等待。

那天我笑着你对说再见,虽然比谁都清楚,我和你再也不会重逢,最后的谎言,是最温柔的谎言。

我们两个人,背向迈出步伐。

 

+fin+

(注:文字绝大部分来源于钢炼动画歌词的混摘,顺便写了些亲身经历的一个故事的感言。)

咎由

贵安,是我音效啦!!
在lofter上面消失了很久,因为要专心学习!!(虽然也没人会看我的lof)
七夕发刀组)?欸有点遗憾,因为补课任务比较重所以没能有很高的完成度....
但是这个真的是!我画过最池的roy(害羞)
放假的话可能有几率掉落摸鱼)?
欸无论怎样的生离死别......这两个人都会坚定不移地相信对方“还活着”
是烙印一样抹不去的思念吧(语废)

我永远喜欢!!焰钢!!我爱他们!

——————

以上原话,原po因生活原因不便按时发布,了解正主请移步(音效啊)这就是原po昵称,原谅在下电脑太渣x




贵安,是我音效啦!!
在lofter上面消失了很久,因为要专心学习!!(虽然也没人会看我的lof)
七夕发刀组)?欸有点遗憾,因为补课任务比较重所以没能有很高的完成度....
但是这个真的是!我画过最池的roy(害羞)
放假的话可能有几率掉落摸鱼)?
欸无论怎样的生离死别......这两个人都会坚定不移地相信对方“还活着”
是烙印一样抹不去的思念吧(语废)


我永远喜欢!!焰钢!!我爱他们!

——————

以上原话,原po因生活原因不便按时发布,了解正主请移步(音效啊)这就是原po昵称,原谅在下电脑太渣x

绿领时代

定了!玉米大豆水稻补贴,提前半月发放

作者:绿领时代

好消息!千呼万唤的玉米、大豆生产者补贴发放日期终于确定了,预计在9月15日前发放到位,比以前至少早了半个月!

猪瓜戒吃西八

憋了好几天终于忍不住发出来了……

p1大佐的蹄子有参考,我怎么就不会画涩图呢?!

后面是上次中太学pa短漫的后续,但还是未完成...指绘画条漫累耗时又长..【薅自己头发

憋了好几天终于忍不住发出来了……

p1大佐的蹄子有参考,我怎么就不会画涩图呢?!

后面是上次中太学pa短漫的后续,但还是未完成...指绘画条漫累耗时又长..【薅自己头发

killua氵言离

赤鸟【伪】

     传说,如果谁对谁有了爱慕之心,那么会有一只红色的鸟从心脏孵化,带着说不出的爱意飞向对方,若是得不到回应,这只鸟就会消散,心脏也会停止跳动。


     爱德华从来不会相信什么传说,那只不过是人们编制的一个梦,过于深究就会消散的彻彻底底。但不得不说,他现在无比希望这个传说真实存在。


     马斯坦大佐依然被霍克艾中尉的枪口胁迫着,每当他想找些理由跑出去,霍克艾的手枪总能教会他什么是对工作的负责,虽然她的官职不允许她这么做,但对付马斯坦大佐这种人,手段还是狠...

     传说,如果谁对谁有了爱慕之心,那么会有一只红色的鸟从心脏孵化,带着说不出的爱意飞向对方,若是得不到回应,这只鸟就会消散,心脏也会停止跳动。


     爱德华从来不会相信什么传说,那只不过是人们编制的一个梦,过于深究就会消散的彻彻底底。但不得不说,他现在无比希望这个传说真实存在。


     马斯坦大佐依然被霍克艾中尉的枪口胁迫着,每当他想找些理由跑出去,霍克艾的手枪总能教会他什么是对工作的负责,虽然她的官职不允许她这么做,但对付马斯坦大佐这种人,手段还是狠一点比较好。


     “大佐,这是今日份的文件”霍克艾冷着脸抱着一摞文件,把它放在桌子上。“额...那个”马斯坦看着桌上厚厚的一叠纸,他真的不确定这是不是上级在开玩笑。还没等马斯坦说完,霍克艾又接连抱来了两摞。“现在工作开始,大佐。”马斯坦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工作了。老天,晚上他肯定回不去了。


——————————————————————————————


     火车上,爱德华绞尽脑汁的写着报告书,不是他文笔太差,这次任务确实没什么好写的,马斯坦大佐看到报告书后又会被说教吧。想着马斯坦大佐的反应,爱德不自知的笑出了声。“哥哥?怎么了吗?”阿尔看着自家哥哥对着报告书莫名其妙就笑了起来感到不大对劲。反应过来的爱德随便敷衍了一下阿尔,就又埋头写起了报告书。阿尔虽然还是有疑问,不过他也没再问什么。


     可恶,为什么会想着那个无能,而且还笑出了声?奇耻大辱,自己会想着那个好色,爱说教,雨天无能还老喜欢拿自己身高说事.....等等,这...爱德的脸变得通红起来,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跃动,罪魁祸首就是那个被他贬低到极致的无能大佐。为什么?为什么一想到大佐就会变得这么奇怪?爱德不清楚,真是奇怪,我自己搞不懂自己的思想。他决定先放着不管


——————————————————————————————


     一声巨响,伴随着阵阵的烟尘,马斯坦大佐办公室的门又一次被破坏,唯一敢这么做的恐怕就只有这位钢之炼金术师了。用炼金术修好了门,爱德把报告书丢到了马斯坦的办公桌上。


     大概是习惯了,马斯坦也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报告书。“重写。”大佐冷冷的说这两个字终究还是出现了,尽管自己写的确实很糟糕。爱德忍不住出声反驳“为什么!我已经好好写过了”马斯坦大佐把他的报告书翻过来给他看,上边标注了各种记号“你的字我看的很糟心,而且错别字很多,叙事也很‘简洁’,我有什么理由给你通过?”被这番话堵的哑口无言的爱德涨红了脸,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仿佛鬼迷心窍一般,他小声嘟囔了一句“为了我通过不行吗”


     马斯坦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又好像是幻听。那个孩子会说出这种话吗?不,他确实听的清清楚楚,但他还是忍不住想确认“你说什么?”


    爱德突然清醒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当着上司的面说这种...暧昧的话,他待不下去了“我...我走了!”说着,爱德拿起报告书红着脸就要离开“阿尔,我们走。”马斯坦大佐叫他停下,他头也没回,留下一句“我会重写的!”像逃似的离开了。阿尔没搞清楚什么情况,不过跟着走就对了。


     这个孩子什么时候才能不让人操心。马斯坦大佐皱着眉头,按压着太阳穴。不过...他那句话倒是很...怎么说呢,很吸引人。大佐被自己这个想法惊到了。这怎么可以,他只是个15岁的孩子。将这个想法抛到脑后。接下来,还是要处理剩下的工作。马斯坦生无可恋的在中尉的枪口下工作。


     中尉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不过作为一个女人,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个人的关系可能会变了。



???感觉自己莫名开了个长篇?我连后边写啥剧情都没想,随缘更新吧。果然粮不能多吃一吃就脑子发热想产粮了。依旧是菜鸡文笔不要介意。


国破山河在

黄豆有营养,丰胸还防癌

黄豆有营养,丰胸还防癌

shuaiqidexiaoyubiu

I’M ON FIRE 殷志源solo祝贺

殷志源,怎么这么帅气又可爱!

【殷志源&宋旻浩】逻辑不谨慎又有点奇怪的mv思想剧情

一切为作者自己ooc

请勿上升真人

殷志源叔叔冲啊啊啊啊啊

 

 

    酒吧里的气息纷杂,强烈的音乐声冲击着耳膜,人们任由灯光变幻掩住放纵和迷离。

    

    我在台上调试麦克风,听乐队新来的弹吉他的小子嘟囔着爱情,说他好像被那个追了他三个月的狐狸眼男生有点打动。爱情?我抬眼看了看嘈杂的人群冷笑,在这里来玩和放纵的不过都是各取所需,我从来...

殷志源,怎么这么帅气又可爱!

【殷志源&宋旻浩】逻辑不谨慎又有点奇怪的mv思想剧情

一切为作者自己ooc

请勿上升真人

殷志源叔叔冲啊啊啊啊啊

 

 

    酒吧里的气息纷杂,强烈的音乐声冲击着耳膜,人们任由灯光变幻掩住放纵和迷离。

    

    我在台上调试麦克风,听乐队新来的弹吉他的小子嘟囔着爱情,说他好像被那个追了他三个月的狐狸眼男生有点打动。爱情?我抬眼看了看嘈杂的人群冷笑,在这里来玩和放纵的不过都是各取所需,我从来不相信什么爱情。

 

    今天最后一首歌拖堂的有些晚,已经到了快一点半的时候,店里大多人已经相拥着离去,这个时候适合唱暧昧绵长的情歌,我异想天开的选了首低沉的说唱。

 

    从前奏开始,我和那个男人对视了。

 

    其实一开始我就有注意到他,坐在左面的沙发座,身边缠绕着许多女人,引着场子里男人们的注目,又有几个彪形大汉在周围默默存在,他就这样喝到现在。隔着绰约的人影,他一身黑西装陷在酒红的沙发里,手懒懒环绕着一个纤细腰肢,没有拒绝另一面递上的酒杯,抿了口酒眼神却落过来像野兽一样冷漠和凶狠。看来今晚没有挑到喜欢的女人,舞台结束,我坐在台边整理乐器,心里想着不知这是哪个大佬。

 

    脚步声在我身前停下,我抬起头,和穿黑西装的男人对视,近处打量的长相看起来不像什么大佬的年纪,眉眼确实傲慢,左脸有一道明显的伤疤,不然一定光凭借长相就足以让诸多人拜倒在西装裤下。慢慢从脚到头打量我,然后我听到他问,我叫什么名字。

 

    Rose和她的小女友在门口喊我过去聚餐,我走了老远回头,看那个男人还站在那里,那帮彪形大汉已经清走了别人围了过去,他的手指慢慢划过我的贝斯,我被人拉走了,没看清他对着我的方向说了什么。

 

    “呀!宋旻浩你想什么发呆呢。”Rose撞了撞我的肩膀,我看她揽着小女友一幅大爷样莫名对于秀恩爱感到不爽“在想你下回再到自己班跑路让我顶你,我该怎么含蓄的暗示主管。”她就讪笑着抱紧小女朋友,像我保证不会有下次还要随时帮我追看好的妹子。

 

    我最近确实空期了很久,上一个认识的小姑娘还在上大学,单纯又黏人的有些讨厌,甩脸也要纠缠到酒吧门口,好不容易甩脱了还是想自己享受一段单人时光。我又想起那个男人越过人群看向我的眼神,赶忙低头喝了几大口酒,压下我心头这点不安。

 

    第二天刚上班,主管便找到我,告诉我有人花了大价钱点了一个月唱昨晚的一首歌。在酒吧点歌讨人欢心是常有的事,可是点了一个月,还花了大价钱,我在记忆里搜索我和那个男人之间的短暂交流。Rose已经捂嘴尖叫“莫不是昨晚那个看起来很有钱的大叔?!”这下乐队一群人都亮起了眼睛等着我的八卦。

 

    “真的,是个看起来,有钱又帅气的大佬,特别帅。”Rose的小女友在旁边跟着回忆,我想捏死她俩的心越来越重了。所有人都期待着今晚结束的时候亲眼看一看他长什么样子,但是并没有,确切的说,接下来的一个月,虽然每晚唱着那首歌,左面那个男人坐过的沙发也一直空置着。

 

    再见面是在三个月后,酒吧老板说拉了个大客户找了我们陪着,打算饭局KTV酒吧一条龙谈下来这个大户。那天我看着别人恭恭敬敬的叫他殷先生,才知道原来他就是我们市传说的那个黑社会老大。

 

    他好像不记得我了,敬酒时也是淡淡的点头,今天穿的白色绸衫,打扮的看起来就像是个掩藏气息的大恶人。然后酒吧老板找了我说殷先生对我特别欣赏,约我去打高尔夫。

 

    看老板堆起的尴尬笑容我便知道应该也就是对方随口一说,我的老板寄希望与我讨得他的欣赏然后拉到这个大户,而我却对于对方捉摸不透的态度恼羞也失落。

 

    我真不会打什么高尔夫,穿着花T茫然跟着大佬们走来走去,随着人群鼓掌。看来双方玩的很满意,另一个肥头大耳的人连连哈腰送走了我们,我瞅着他好像还是上过报纸的人物呢。

 

    来的时候是被他的手下接过来的,回去的当口我瞅着纷纷关上的别的车的门和车里闭目养神的他发了愁,他睁开眼,被我丧的模样逗笑,招手让我上来。

 

    我坐在车的边边,余光是殷先生闭着眼睛休息的模样,幽幽的想起了《色戒》里的片段,怎么看今晚我的屁股大概是保不住了。他就这个时候凑了过来。

 

    “想吃什么?”

 

    看我闭上了眼睛又茫然地睁开,笑出了声,“我看西餐不是很合你的胃口,想问问你吃点什么。”

 

    “不要害怕。”他说。

 

    哇,看来我今晚的屁股是真的保不住了,我悲怆的想。

 

    大概黑道大佬的心思是真琢磨不明白,他清场陪了我吃了顿麻辣烫,把大碗里的菜都堆到我这边还顺走了我碗里的那根宝宝肠。看我恨又不敢瞪他的样子不知道刺激了什么笑点,干脆坐在那里盯着我吃完。

 

    我又被送回了自己的家,等待下一次不知道何时和他再见面。意外的做了关于他的梦,梦里像是什么祭祀场,他坐在火场中心的顶端,血红色的衣袍在空中飞舞,用我们第一次见到时的眼神看向我,我就仿佛被火灼烧掉衣服,赤裸裸的站在他的面前,等着乞讨着下一秒他的怜悯。

 

    我不知道这是对于权力的敬仰和渴求还是什么感情或者别的半推半就,只能在日复一日中紧张地等待。

 

    在几次简短的车上和吃饭的交流,以及跟随他出入许多场合中,我知道他的全名叫殷志源。是个从街头一路混上来杀人不眨眼的冷血人物,脸上的伤疤是十多年前的同性爱人背叛和别人火拼时留下的,这之后身边虽然也会有男人和女人,但基本一夜之后都被妥善处置,直到我的出现。他不会让我看到他的生意的细节,却会在所有不谈生意的饭局带我出入;让几个经常合作的大商也注意到我,但会让我站在跟他秘书们同样的位置;留着我这么长时间,又还没有对我有什么亲密行为,除了一次喝的似乎有点多在车上抓住了我的手,紧紧捏着闭眼嘴里念着谁的名字。

 

    负责接我的小助理推测是要把我当未来老板娘来,我却觉得这是个什么考验,我都不知道他是否记得我的名字。

 

    这次是在国外聚会,邀请的人应该是个大庄园主,有一大片土地酿酒养马和捕猎。今天是骑马,殷志源和庄园主换上中世纪那种贵族的马术服,这个人真的是越看越帅气,成熟美和野性勾勒着他的形体。

 

    中午休息的时候他把我拽上他的马教我怎么驾驭,两个大男人光天化日的挤在一起有些难为情,我扭一扭身子身下的马就会撂蹄子,不敢动的被殷志源锢在怀里,听他嘲笑我,听策马奔驰耳边的风。

 

    庄园主的女儿是个很性感好看的女人,坐飞机晚点来的时候和殷志源调笑亲吻面颊也变成印在了嘴角。

 

    我看着搂着女人笑得绅士的男人,觉得憋气,上一秒还搂着我的腰让我小心骑马可能会大腿疼,下一秒任由女人的手在他胸口流连。

 

    想起手机里看到过的讯息,我叹了口气,在小助理的注视下转身去自己骑马。

 

    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感受着摔在地上胳膊腿的疼痛,捂着眼睛觉得眼睛发热。烟按在烟灰缸里的澌灭声才让我后知后觉这个屋子里还有别人。

 

 

    殷志源打开灯,看到的就是宋旻浩红着眼睛惊慌又委屈的看着他的模样。他看着他露出被子的纤细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绑带,被子里腰上应该也同样缠着很多。中午医生把骑马摔倒昏迷的宋旻浩救治的时候,殷志源才看过宋旻浩衣服下瘦削的腰肢,虽然也曾经心猿意马的触碰过时想象过,真的看到上面因伤带着青紫痕印时,殷志源心里的火气又上了起来。觉得不听话的小鸟应该处理好,又不想这样就此折了这不一样的兴致。看见这个比他小快二十的小孩红着眼睛就要哭了还想在他面前撑着骄傲又软下来,决定让小孩好好睡觉休息。

 

    转身被人拽住了手,带着凉意的手紧紧攥着他,宋旻浩闭上眼睛眼角却露着湿气“不要走。”

 

    他撑着受伤的手肘起来焦急的寻着殷志源的嘴唇,用着手肘想让男人更靠近他一点,吮吸男人的嘴唇把自己所有的技巧带点笨拙的想要打开男人的嘴巴。舌尖感受到带着烟草气息的另一个舌尖时满足的叹谓睁开眼留下一滴泪,和殷志源近距离的看着彼此。

 

    “想好了么?”殷志源的下身已经硬了,把宋旻浩按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已经像狼一样在扒开他宋旻浩的灵魂,却还要虚伪的问他想没想好。

 

    得到小孩的点头,他俯下身去勾他的魂魄,手顺着脸庞从后脑勺到脆弱的脖子再到胸口要扒掉宋旻浩的衣服。被宋旻浩按住了手,他喘着气抓着殷志源的手认真的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我叫宋旻浩。”

 

    我知道。

 

    不再温柔,两个人像两头野兽撕扯在一起,在彼此的领土留下自己的痕迹,连腿间骑马磨出的一点点瘀紫也要舔舐的听到宋旻浩的痛呼和脏话。他挺身进入宋旻浩的体内,听他的呜咽和呢喃“志源、志源、殷志源。”

 

    志源、志源、殷志源。

 

    年少的殷志源还是街头的打手,常年带着伤回到破旧的住处,在嘎吱嘎吱的铁床声响中,那个人温柔的抚摸他的头发,一遍遍怜爱的亲吻他受伤又没钱包扎的伤口,喊着他的名字。

 

    就连殷志源终于熬出头成了一区的头头,他却泄露了殷志源最重要的一笔交易,在双方火拼殷志源愤怒不解的闯过来抓着他的手要问清楚时,在他手里的匕首划伤殷志源的脸时,在警察赶过来把殷志源按在尘土里他要上车离去时,都还温柔的念着殷志源的名字。

 

    殷志源在人生后来的二十年里无可自抑的从各种男人女人的容貌和语气中去寻找那个人的影子,又在一夜欢爱后厌恶所有的一切。

 

    宋旻浩和那个人既不像也不会露出崇拜的眼神和温柔的语气,却有着相似的嗓音,都喜欢玩贝斯,那晚他本来兴致阑珊要回去,听到这样的嗓音又陷入恍惚留了许久,直到宋旻浩唱了那首,在他曾经的爱人要卖掉贝斯给他买伤药前一晚唱给他听的歌。殷志源越过人群,撞进了那双不羁又清冷的眼睛。

 

    床第间宋旻浩疼的骂出了脏话,也会在舒服后还要犟着气咬一口殷志源,不听到他嘶气不松嘴。“你可真是胆子大。”殷志源躺下来搂住他,却被人嫌热推开,身体还在舒服的打颤,人已经嫌弃的背对着睡觉了。被过后拆桥用后抛弃的殷志源咂么咂么嘴,强给人掰过来搂进怀里。

 

    休息了几天众人去草原捕猎,都好好打扮了一番。宋旻浩给殷志源戴好帽子嘲笑他像一个中世纪的牛仔。被人按在车里好好折腾了一顿,腿打着颤领到枪时气的想给这个谈笑风生的衣冠禽兽来上一个子弹。

 

    因为是私人的草场,没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大家干脆驱散了保镖几人一组开着驱动车。庄园主女儿问殷志源要不要和她同行,宋旻浩也不说话,巴巴的站在美女姐姐旁边就差没立个牌子意思要带顺便捎上他了。又不是前几天想起来就会吃醋把人从床上踹下去的模样了。殷志源气笑,摇摇头推脱掉把宋旻浩拎进车里。

 

    两个人又厮磨了许久,出发时周围已经没什么人了,殷志源扔给宋旻浩一把雷明顿M700备用,让他开车,自己拎了把鲁格77打算打点小玩意给宋旻浩解闷。两人开到草场茂盛处,殷志源耐着心教他开枪的方法,顺手在硝烟味中交换气息。

 

     亲饱餍足的宋旻浩干脆倚着座椅看殷志源举起长枪瞄准远方鹿的样子,小声啪啪鼓掌感叹今天的殷志源哥也很帅气呢。枪响过后殷志源捏了捏他的脸“按照年龄你得叫我叔叔。”看张嘴好像是真要叫叔叔的样子干脆啄了一口下去捡鹿尸体回来再慢慢收拾。

 

    低头那瞬间得危机感随着宋旻浩的惊呼抬头,一头巨大的狮子从远处草丛中埋伏出来张开血盆大口,手里的格鲁77不能一枪爆头,受伤却更加激怒了野兽。不对,殷志源再往后退的几步中感觉还有别的杀气,刚挪了身体子弹就擦着肩膀射进狮子身体里。转头射杀掉不知谁派来的杀手,背后狮子已经跑了过来躲不开。

 

    已经准备好挨一爪然后近距离爆头的殷志源上好枪膛,还要吼那个从刚才就慌张跑过来的孩子离远一点。

 

    “砰!”

 

    狮子的爪子力度小了太多,堪堪撕开了殷志源的衣服,晃了两下头倒地而亡。殷志源看着不远处举着枪一脸惊魂未定的宋旻浩,倒退两步,跌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和殷志源对望。

 

    这样求生后的片刻安宁,有人在祈祷时间再停顿的久一点。

 

    调查出来杀手是庄园主对头派来的,殷志源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坐在位子上摩挲着宋旻浩的虎口玩着十指交缠的游戏冷冷盯着满脸冷汗的庄园主。

 

    他一直是个比狮子还可怕的男人啊。美国的几大庄园很快悄无声息换了名字,至于地下掀起的惊涛骇浪,都是后话了。

 

    这次没有谈到生意,却意外拉近了殷志源和宋旻浩的距离,在酒吧的乐队活被殷志源替宋旻浩辞了。两个人忙着到处做爱,在城市顶层酒店,在宋旻浩喜欢的车上,在露天泳池边,大概是难得的重温了激烈的生死,殷志源心里那点热血都激发出来,带着宋旻浩大街小巷看他曾经流过血厮杀过的地方,工作也不让宋旻浩避开,大有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身份不一般的趋势。

 

    等到乐队的人们再有机会看到宋旻浩时,他的尖尖下巴都要变得钝起来。人们调侃着他的享受生活,宋旻浩瞅着门外被殷志源派来保护他的保镖乐的不说话只是傻笑。

 

    主张今天吃顿饭当庆祝订婚的乐队吉他手气的翻白眼,把人们都叫走点菜嚷嚷该让有钱人来付钱。饭桌上只留下了吉他手的未婚夫黄先生,就是那位追了吉他手好久的狐狸眼先生和宋旻浩。

 

 

    人群消失在门后后,一直害羞笑着的黄先生收起表情,盯着门外那个背着身的保镖问宋旻浩资料收集的如何。宋旻浩捏紧了手里的手链,那里藏着一个小小的SD卡,藏着殷志源为代表的黑帮和政府人员财阀们交易的证据。大概是看出了他的犹豫,黄先生敲了敲桌子“你埋伏这么久牺牲这么多幸苦了,你要前功尽弃么,这些年的努力?你要知道,所有事情不止有你的努力,还有很多人牺牲在了不为人知的地方,你不是都知道么。”

 

    酒局过后众人分别时,宋旻浩把手里被汗浸湿的手链交给了吉他手。吉他手借着拥抱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忘记你是个警察。”

 

 

    从酒局回来后宋旻浩就倒在床上累的睡着,梦里有他参加警校的欣喜,有他成为特警的自豪,有他参加秘密培训为好友惨死的愤怒,还有他得知上级的计划以及见过殷志源那位曾经爱过又背叛了他的前男友在被警方抓捕后,申请减刑供出殷志源更多警方所不知的信息时,指着宋旻浩说让他去说不定会成功的沉默。

 

    宋旻浩比殷志源更了解他的爱情他的喜好,都亏于他曾经爱人的指点,从那时起他宋旻浩不相信什么爱情。

 

    可是原来人心真是太过柔软,他每天,都比等待着殷志源上钩时更为紧张,无力的等待时机到来,双方拔枪相见。

 

    殷志源回来时,看见的就是宋旻浩埋在他衣服里的模样。他有些好笑的拎起来情绪不高的人,搂着他问为什么这么不开心要拿自己的衣服出气。宋旻浩手脚并用的把人钩住“大概是因为有点想你,想闻到你的气息。”殷志源就用宋旻浩的手去扒自己的衣服暗示他整个人都在这里了任君采撷。

 

    “是因为看到你朋友结婚么?想结婚啦?”欢爱过后殷志源闭着眼睛揉着宋旻浩的肩膀询问。宋旻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是想,两个人走到后来会有成功厮守的,也会有不能在一起的,我们如果、会走到那一天嘛。”

 

    你会一直这样对我有兴趣么,我们会走多久呢,得知我的真实身份站在对立面那天你会怎样呢。一直摩梭着肩膀的手停顿了一下,殷志源缓缓睁开眼睛“怎么还伤春悲秋起来了?”他看着宋旻浩的眼睛又亲了亲“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们就会一直在一起。”

 

    “你知道么,你现在看我的眼神迷茫的仿佛我们初次见面,和第一次上床。看来还是我表现的不够,让你觉得我不够爱你。”殷志源又把宋旻浩拉入爱浪中,在两个人都达到高潮时紧紧抱住彼此“所以,不要离开我。”

 

    这个月末有一场毒品的大交易,对方怕不安全约了和殷志源在棒球场亲自见面。这个月的警察抓的很紧,殷志源临出门把宋旻浩留在了家里让他等他回来。

 

 

    等会见面他会什么表情,宋旻浩套上几年不曾穿过的警服,就在棒球场不远的地方和装备齐全的特警们听抓捕计划的最后收网。

 

    如果对方拒不投降,当场击毙。

 

    对方以为是殷志源下的套,点起了棒球场周边的草垛,火光中枪林弹雨中宋旻浩和殷志源再次对视。

 

    火光在殷志源脸上摇曳,风衣随着风飒飒作响。宋旻浩看不清对方的神情,只能靠想象第一次见面是对方冰冷的瞳孔。这样似曾相识的场景,他会很心痛吧,压着心里的苦涩,宋旻浩举起手里的手枪。

 

    “殷志源,现在主动投降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投降吧,就算恨着他,为了活下去,为了在监狱里一墙之隔两个人永远厮守下去。

 

    他终于抬头,脸上的伤疤闪着红光。殷志源抬起头也抬起手,指着自己的心脏轻蔑地笑让宋旻浩开枪。

 

    火势汹涌,时空仿佛专门开拓了区域为他们回想过去的一点一滴,宋旻浩眼眶变红,看着对方同样变红的眼眶,手颤抖的要握不住手枪。终于他扔掉了手枪,闭上眼等着对方的审判,能死在所爱之人的手下,大概是对于他们结局的最好交代。

 

    子弹射入身体的感受失重感大于疼痛,宋旻浩倒下去的最后一秒还紧紧盯着殷志源的脸,想要多记住一点,想要奢想下辈子能好好的遇见。

 

 

 

 

 

    他没想过自己会醒,睁开眼处在一片酒红的世界中,肋骨吸气时还有些疼痛,心脏却没事,宋旻浩才后知后觉对方没有瞄准他的心脏。再好好打量周围时,他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大笼子中,酒红色是层层叠叠的床幔。他睁大了眼睛,看殷志源掀开一层层纱帐走到被铐在床上的自己身边。

 

    “为什么”许久不说话的嗓音沙哑。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你没有被警察抓到,为什么我们会这样在这里。

 

    殷志源的唇从宋旻浩胸膛间的伤口开始,吻过喉结到嘴唇再到他的眼睛。“这里是m国,上次我们来后我让人准备的地方。”

 

    从那次枪击事件过后,殷志源看着所谓第一次射击就爆头,端枪也没有因为不会使力而受伤的宋旻浩的手,沉思这个人是哪面派来的人。在后面赶来的手下回忆说射击时端枪也很平稳呢。

 

    他有想过一了百了解决掉宋旻浩避免更多信息的泄露,又对于这个人看到危险时脸上那份紧张而好奇,他大可以不救他,也可以在殷志源多次的试探时尽早的完成任务。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们就会一直在一起。

 

    殷志源早早的准备好退路,等着他的小鸟自投罗网,看他的表现。

 

    “放下枪做得很好,当然欺骗我也要受到惩罚。”没有做前戏,他直直的挺进宋旻浩的身体里,在这间他为他量身打造的囚笼里,对这个人实施永久监禁。

 

    “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