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大马峯

   1参与
夏虫语冰

【羲峯/大马峯】他们说

【羲峯/大马峯】他们说

架空向2R同人,bl慎。

剧情来源于我一个无根无由的梦,原版预定这篇是前传性质的,无奈本传一直懒得没动笔。当不存在好了。



台前的show临近尾声,乐声结束后女主持人走上台报了压轴节目的名,在台下观众和粉丝的欢呼与热喊声中,后场进出更繁忙了。


今年冬天香港的天气格外多变,昨天还在伸展短袖两件套的人们也许隔日出门就不得不缩紧四肢。林峯难得没有在大冬天贪靓而是裹上厚厚一件,仲要绕圈围巾,堪堪遮住半张脸,露一双晶亮的眸子在外东张西望。


从台前传来熟悉的旋律,不自觉跟着哼歌词,然后大大的围巾掩盖了他的偷笑“个傻仔每次拿这首歌出live那句最后都要走音,纠正他...

【羲峯/大马峯】他们说

架空向2R同人,bl慎。

剧情来源于我一个无根无由的梦,原版预定这篇是前传性质的,无奈本传一直懒得没动笔。当不存在好了。





台前的show临近尾声,乐声结束后女主持人走上台报了压轴节目的名,在台下观众和粉丝的欢呼与热喊声中,后场进出更繁忙了。


今年冬天香港的天气格外多变,昨天还在伸展短袖两件套的人们也许隔日出门就不得不缩紧四肢。林峯难得没有在大冬天贪靓而是裹上厚厚一件,仲要绕圈围巾,堪堪遮住半张脸,露一双晶亮的眸子在外东张西望。


从台前传来熟悉的旋律,不自觉跟着哼歌词,然后大大的围巾掩盖了他的偷笑“个傻仔每次拿这首歌出live那句最后都要走音,纠正他那么多次怎么总改不掉……”


林峯故意挑了个人少点的角落,化妆镜正好照不到他。偶有走过身侧的工作人员,也只是奇怪撇两眼对着墙的这位又去忙于自己的工作。低头看了看胸前的牌子,林峯似乎才意识到挂着工作人员的名号不干事是有多不好,于是忙低头动手收拾起服装来。一抬眼对上服装组熟识的同事,以前自己出show都经常帮忙准备服装,成功拿微笑和工作牌堵住其呼口欲出的的名字,换来对方更惊奇的眼神。


听着歌曲似要接近尾声,林峯取下工作证估摸着该走了。还没跨出门口就听见有人喊他,“阿峯”。不知是一下被惊到还是什么,林峯愣了一下才转身回头,原来是大马哥啊,脸上不禁喜笑颜开“大马哥怎么知道我在这儿?”马德钟望着林峯那双在偏暗灯光下越发皎净的眼,眯起眼睛笑着说“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林峯侧着脑袋像是在思考,黑亮的珠子在眼眶里滚了一圈,又笑了起来“好像是哦~~”马德钟看着他故作沉思的可爱样子,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毛,“收拾好了去旁边等我会儿,陪我去basement喝两杯。”无视了林峯突然纠结起来的神情和欲言又止的样,又补了句“就当为你饯行。”这下林峯就算原本再急着离开也找不到什么借口了,只好挫败的点了点头。马德钟看他这个样子于是笑得更加温和,或者说更加腹黑,一边想着欺负阿峯果然比跟三哥打赌赢了还有趣啊一遍自顾自走开……


换完衫走出来,远远就看见独自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的林峯正百无聊赖地把玩手上的伞。不过二十多分钟,原本挤满人的体育馆差不多都已清空,只有零星忙着捣鼓器材的工作人员和收拾垃圾的清洁工。再次隔着段距离就喊了句阿峯,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该听的人听见。得到对面人的反应后,马德钟抬头探了探天色,然后什么也没说朝前排走去。


已至深夜,可天空却吝得给自己点缀上几颗亮星,兴许是云朵作祟吧,叫太阳月亮都难觅踪迹。


和马德钟同为这场show演出嘉宾的吴卓羲同陈键锋刚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却因为吴卓羲想起似乎忘带了什么而折返。听见有人喊阿峯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身边的陈键锋在超过他两步后转身回望他。


“演出嘉宾名单里,好像没有阿峯吧?”
“……”
“他自己来的?”
吴卓羲没理会陈键锋的疑惑和询问,一言不发脸上也没露出什么奇怪的神色。陈键锋看了看远处的两人再看了看吴卓羲,也不再询问。


“等这么久饿不饿?”马德钟找了林峯身侧的位置坐下来,“刚有粉丝找我签名顺便送给我包零食要不要?”“当然要~~”林峯抢过零食立马撕开了袋子开始往嘴里塞,眉开眼笑的样子分外讨喜,也不去戳穿怎么会有粉丝给你零食啊大马哥这种事,只一个劲咀嚼食物。马德钟看着像抱着松果不松手的松鼠一样的林峯,他其实认了只小动物当弟弟的宽慰感?第多少次在心里升起……


午夜时分的体育场格外寂静,诺大的坐席与跑道都空旷如野,所以林峯嚼零食的咕滋咕滋声就越发响亮。也许是不忍心打扰这只欢喜吃着食物的小动物,马德钟只是坐在旁边静静等他吃完,顺便等主演都到位,等戏开场。


余光里斜后方阿羲同三苗特意绕到到距离他们几排的地方坐下。马德钟收起笑,转头去看吃的心无旁骛的林峯,忍不住就想,这么容易满足的人怎么总被现实伤害呢……眼看着他们一步步发展到今天,马德钟也不觉得自己能够去劝说什么,只是大约人年龄越长,反而更加喜欢感慨吧。


“好吃吗?”
“好好味~~谢谢大马哥!”
刚添完姆指的林峯转头,迎上一张纸巾,马德钟指指自己嘴角,林峯不好意思的接过抹干净嘴边的碎屑。


那张纸巾被他轻轻折叠,在黑暗中反射出莹白的光。有时候马德钟觉得阿峯真就像他亲弟弟。其实后来拍戏相识又老同阿峯腻在一起的阿羲也都算。只不过就算亲生都难免有亲疏远近,他会不自觉更宠阿峯,这点三哥都一样。也许是那双星光般的眼睛望着你的时候太过真诚了吧,就像年前那单嘢,自己倒是也不甚在意,别人怎么想他也都管不着,可就难得有阿峯会站出来说相信他,而阿羲那个百厌仔面对媒体就嗤之以鼻。


终归都还后生啊,想到这里马德钟都有点想笑。然而下一刻却选择远望,其实夜色浑浊什么也望不分明。很久以前的人们想知晴雨就抬头望天,现在的人们想知时间就低头看表,而他,既不抬头望天也不低头看表,他看旁边的阿峯。


“吃饱没?吃饱了陪我聊会儿吧。”
得到对方从鼻子里哼出的一声算是回应。
“确定要离开了?”即使是明知却也是要问。
“恩,决定了。”
“想好去新去处没?
“还没有。”
“还是会在香港吧。”
“当然,这里是我的根基,何况…何况我的音乐团队不都也在这里。”
“亲口告诉阿羲了没?”
林峯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一句。
他不自觉眨了眨眼睛,优美的睫毛滑动带起的气流微不可闻。
“没,不过他肯定知道了吧。”


安静坐在后面的吴卓羲把两人的对话尽受耳底。近年来本就越发深色的皮肤几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他确乎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盯着林峯的背影像是在发呆。陈键锋忍不住在心里浅浅叹息。


马德钟状似无意地向后瞥了眼,然后难得换上无奈的真实表情望着林峯:有时候我希望你面对感情是像你全情投入演唱一首歌时那样的纯然,而不是像你揣摩你剧中人物的多面性格一样的顾虑。


听到这话林峯只是抿着嘴唇苦笑了下,一时间两人无话。


记忆抽剥到最初认识阿峯的时候,是一起拍《再生缘》。那时候阿峯算是新人里肯努力运气又不错的一个,已经演男一,马德钟虽然和他在戏中两条线的交集不多,但却对这个乖巧的后辈很有好感。似乎是从那时就有印象有个靓仔经常跑到剧组来探班,或者说探阿峯,彼时两人的感情都算是很好了。阿羲爱动阿峯喜静,两人和谐又互补。等拍完《酒店风云》,他也已经把阿羲当成了弟弟。《岁月风云》的时候阿峯同Ron戏中两条线几乎全无交集,可戏外两人只要一埋在一起准能搞得片场鸡犬不宁,笑料不断。还记得有天,Ron揣着一堆零食,两个人都没戏分的时候就在旁边提着袋子伺候阿峯吃,见到阿峯只顾挑零食不理自己就故意地问“阿峯,你说吃嘢重要还是你老死我重要?”“当然吃嘢啦。”刚拍完场戏的马德钟听到这句几乎要笑出声来,看看阿峯仍旧一脸喜滋滋吃东西的样,再看看阿羲黑着面却仍忙不迭伺候阿峯吃东西的样,难得自己都有点羡慕。认识了他们多久,他们似乎就好了多久,这圈子里不缺感情,却缺长久的感情,都希望能该这样一直好下去。不过作为一个前辈,他担忧地看着林峯和吴卓羲亲密到暧昧却还不自觉的样子,不由得有点担心。果然,后来真等到一切出了轨,就像承重过多的货车车头,向最深最险的地方栽去……


低浅的歌吟混着某人声线里特有的软糯,在一片薄凉中断续。林峯提着伞柄有意无意地转动着,永夜般暗蓝的底衬上点缀着无数烁星,随着旋转的角度变化,与他眼中的光芒一同明灭。


马德钟几乎听不清他状似呢喃的吟唱,只觉得不断重复出现的每句开头的国语好像是他们说……


似乎是一段旋律结束,林峯停下手中的动作,仰起脸望住马德钟,“大马哥,我唱的好听吗?”干净的面庞半侧过来,长睫微闪,那样子在夜色中纯净到不行。被问到的人笑,“我对媒体都是这么说,阿峯唱的歌都是好歌。”于是他也笑,带着些许感激的情绪,继续让歌声灌注柔美与回忆。


直到用手拂过面颊,陈键锋才发现这夜竟已如此发寒。眼角的水汽几乎要静待凝结成露,却在未成之时就被驱散。


吴卓羲却丝毫不觉得冷,或是早已结成了冰。四肢都钉在座位上动不起,只一个劲睁大眼盯着前面仿佛能透过那人的发旋透见他的表情。


又一段低吟轻颤着结束时,林峯缓慢站了起来。眼睛里一如既往水的滢亮。他用郑重的口吻说“谢谢你,大马哥,谢谢……”然后转身向上走去。


坐在原地未动的马德钟呼出一口气,等待着液化的小水滴组成的雾气迷蒙了转身的人的背影。他想起多年前年拍的一部电影,片方特意找来和他搭戏的是个混血美女,有双蓝色的漂亮眼睛。那次合作的不错,私下里那女仔似乎对他挺有意,而自己对她也都有好感,只是当对方暗示他能否进一步发展下去时他却走了神,眼前总有双盈盈水水的黑色眼睛在暗光下摇曳……后来自然是没什么结果了,陈年旧事现在想来不过也只得一笑。世上有多少事是只有开始没有结局,可没到达那尘埃落定的一刻,人还是会抱着各种幻想去追求。就像阿峯总是带着崇敬的目光同自己说多谢,却只肯把最真实的喜怒哀乐展现给阿羲。


下意识的就从怀里摸出根烟点燃,本身不嗜烟草,他只有在极少数的情绪下才会想抽,而这个习惯也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连阿峯也不曾发觉。烟火与雾霭中,他靠上椅背,并不舒服,甚至硌得脊背发疼,只是这样它才能以稍微舒适的角度,去直视一片混沌中香港尚未来临的黎明。



吴卓羲看着林峯一步步向自己走过来然后停住。


阿Ron,你的伞。他说。

吴卓羲循着声音的来源抬头去望他,对方的眼睛似乎还是那么水润,可是他竟然觉得隐隐看不分明。没有伸手去接林峯递过来的伞,而是向上想去握他抓着伞的手腕,恍惚被对方避过,自己的食指顺着他的手腕至指尖缓缓滑过,手心锐利也痒,外表上却看不出有任何痕迹。

伞柄的金属跌撞在冰冷的地面,只得咚的一声闷响。

陈键锋确定自己没错过林峯眼底的那一刻悲戚。

吴卓羲带着张皇失措去寻林峯的脸,却因为对方表情的淡然突觉哑口无言。

“阿峯……”

林峯收回空着的手,不自觉扯出一个苦笑,他同旁边的陈键锋挥挥手说“再见,三苗,记得有空打电话给我啊。”陈键锋看着他永远水光恣意的眼,以一个旁观者了然的态度,也回了一个理解与祝福的笑,说“好。”

闪进体育场出口之前,阿峯不由得回头去看仍坐在椅子上的吴卓羲。只是距离太远,灯光太暗,一整片连贯的相似中反而辨不分明。不过他知道他还坐在那里,在自己位置的正后方几排,就在那里。而他头顶上方,群星隐没在云后,翌日的黎明仍未显露。

林峯离去后不久,马德钟也起身走到吴卓羲身旁,拍了两下他的肩膀似是安慰似是鼓励,然后循着林峯的轨迹走出体育场。

吴卓羲在马德钟侧身渐远时终于站起,深呼吸进入肺部的气体沾染冬季的干冷,呛得人痛苦喘息。而天边驱散寒意的黎明,始终是没能升起。
最终,空无一人的体育馆再又归于沉寂。

隔天林峯宣布说合约到期决定不再续约。

吴卓羲在电视上看到这条对他来说不算新闻的新闻时房间里只有他一人。他本来想学着电视中的那个人去展露一个得体的微笑的,只是最终还是作罢。
他垂眼,突然觉得有点困。曾经他觉得当年林峯突然约他饮茶是多么其妙的机缘,而现在,要他去香港七百万的人群里寻一个擦肩而过,不知道积未积攒够运气。


这就是一个故事的结束了。
而许多年后他们在黎明降临之后的那个再遇,又是另一个故事的开端了。
 

End



后记

这是我的一个梦,只有开头的梦。

我几乎从未做梦到关于他,甚至都甚少做梦,罕有之下醒来也几乎忘尽。

那晚凌晨时分,我梦到他和他,我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听对话,潜意识里我以为那是乌龟的小说,下个场景转换我捂着脸泪流满面。

然后我惊醒,去回忆梦里的细节,竟还记得,发现并没有看过乌龟有写过这样的故事,于是自己扩充了故事的情节,两晚一夜,把它完整下来。

故事里出现的四个人梦里都有出现,关系基本也差不多,只是印象中还有两个人模模糊糊不知是记不起还是看不清。有两个情节是梦里原有的,那对话竟然还隐约记得,于是写在文里。那首歌是真的存在的,就是题目,有兴趣的人可以去听听,歌手是安旭。三苗其实只是来打酱油的,或者其实这篇文看成all 峯也可以……

我曾经带着无数渴望去读那些故事,并期盼或不舍去看到那样一个结局。使徒看到10集时,我突然很希望就在这里结局吧,在温馨的时候结尾,不管未来的痛苦或幸福,就像4月4号谁的纵身一跃,成就了太多惋惜,却也停住最盛然的芳华,永不凋零。

可我明明只梦到了一个开端,却仍要亲手打上end,去让一些事尘埃落定。

中秋那晚天阴有雨看不到月亮,有人自我安慰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到十六的时候,却又忘记去赏月。每逢佳节倍思亲,那是身在外求不得的人的感慨,所以我也只不过怀念了这几年,欢欣的时候是不想以后的,当然不觉珍贵,即使觉得,也不深刻。

一场show精彩落幕的时候,很少有人会去想台后的人付出的是怎样的努力。

一种痛苦我们都知道他是痛苦,却永远没法切肤。

多少次宁愿长梦不醒,不过是挣扎在别离前的一缕幻觉。

如果分开后是痛苦的话,那就痛苦的熬着。

如不能夜夜梦见,也要日日记住。

就是别忘记。


2014年9月9日 22点12分




弥补遗憾的欢乐小剧场

羲:(黑面)作者,你题目上明明标的羲峯才是主cp点解我戏份这么少只得一句加心理活动而且那句台词还是阿峯的名字?!(#‵′)凸
冰:(讨好笑)这部是剧情需要嘛哈哈哈哈……而且阿峯从头到尾中意的只有你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羲:(面色稍缓)那也不行,(突然想到什么,怒)我戏份这么少你却把大马哥和阿峯那段写那么多,你什么意思??!(╰_╯)# 
冰:您想多了哈哈哈,都说了剧情需要哈哈哈……(蹲)
羲:(刚想发火)(突然跑到阿峯身边)阿峯~~个无良作者75我~~(黏阿峯身上装委屈)快帮我说几句……
峯:一心一意舔棒棒糖~~(无视某人)~~(作者给的)
羲:(无语)(一把抢过棒棒糖扔了)阿峯你不能无视你LG!
峯:(怒)吴卓羲你竟然敢抢我的棒棒糖!(╰_╯)#
羲:(泪目)(讨好)棒棒糖有咩好吃回家你想吃咩我整俾你吃啊~~
峯:(犹豫)那好吧~~
冰:阿峯我这里还有棒棒糖你要不要啊~~~(*^__^*) 
峯:(眼睛一亮)要!(奔到作者身边……)
羲:(内心:可恶!)(瞪作者)(再看阿峯,各种无奈orz)
冰:(HC中……眼睛好亮啊啊啊)阿峯要什么味道的?
峯:恩~~(星星眼)能不能不只要一个?(¯﹃¯)
冰:没问题没问题~~
峯:(欢呼)那除了草莓味的都要~\(≧▽≦)/~
冰&羲:……
峯:那个,冰你好好哦,所以下次能能够帮阿羲加点戏啊我都好想同阿羲演对手戏的~~
羲:(感动)……
冰:(激动啊激动,受用啊受用)阿峯说的当然没问题~~
羲:作者我错了请一定记得加我和阿峯的爱情动作片!
峯:……
冰:……
羲:……
冰:哈哈哈哈哈哈……
峯:阿羲我饿了,快回家煮东西给我吃~~~
羲:(⊙﹏⊙b汗,你刚刚才吃的是什么)好啊我们快点回家~~


于是小剧场也结束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