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使×恶魔

104浏览    6参与
韵絮_YX

拾光

你是唯一的光,照亮了我的肮脏,而我却心怀恶意,折断你圣洁的羽翼,推向黑暗。

天使的圣光普照大地,恶魔的黑暗将侵蚀天使洁白的羽翼。

当天使无法普照大地之时,你无需怀疑,世人的谩骂将会把天使推向万丈深渊,届时天使的圣光将会仅仅只为恶魔一人而亮。

常堕与黑暗的恶魔,渴望光明,所以他渴望天使的圣光。

是人们的欲望,恶意;人性的邪恶给了无从下手的恶魔得手的机会。

恶魔成功地侵蚀了天使洁白的羽翼,他满意地看着他的作品,那双沾染了黑色的羽翼……

待人类想要寻回光芒的时候,光已经离他们而去。

愤怒的人们开始咒骂着,天使和恶魔。

看啊,这就是人心,这就是你要守护的人类。恶魔对天使这样说道。

天...

你是唯一的光,照亮了我的肮脏,而我却心怀恶意,折断你圣洁的羽翼,推向黑暗。

天使的圣光普照大地,恶魔的黑暗将侵蚀天使洁白的羽翼。

当天使无法普照大地之时,你无需怀疑,世人的谩骂将会把天使推向万丈深渊,届时天使的圣光将会仅仅只为恶魔一人而亮。

常堕与黑暗的恶魔,渴望光明,所以他渴望天使的圣光。

是人们的欲望,恶意;人性的邪恶给了无从下手的恶魔得手的机会。

恶魔成功地侵蚀了天使洁白的羽翼,他满意地看着他的作品,那双沾染了黑色的羽翼……

待人类想要寻回光芒的时候,光已经离他们而去。

愤怒的人们开始咒骂着,天使和恶魔。

看啊,这就是人心,这就是你要守护的人类。恶魔对天使这样说道。

天使,不会再发光了……

他的光,被恶魔,被他亲爱的子子民,他一心想要守护的人类给吞噬了……

天使被恶魔囚禁起来,而人类也终将自食恶果,在黑暗中度过……

自闭蓝莩華

【雷安】你是唯一的救赎(下)

设定:天使雷×恶魔安


①严重ooc(这是重点)这次特别严重啊...


②雷的勿进


③偏离主题有的


④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所以你们凑合凑合看看就好,真的(文内废话巨多,不喜勿喷谢谢/鞠躬)


完结撒花ヾ(●´∇`●)ノ


注:正文里依旧和以前一样废话连篇/趴,所以小可爱们还是能提建议提建议有虫抓就抓虫,谢谢你们辽~ヾ(●´∇`●)ノ


我昨晚码着码着睡过去了然后就忘了发了´_>`,是我的错请小可爱们原谅我/跪,我真的没想到我睡过去了我的天(´;ω;`)


我本来想写刀的说,就是不知道这个结尾写的...

设定:天使雷×恶魔安


①严重ooc(这是重点)这次特别严重啊...


②雷的勿进


③偏离主题有的


④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所以你们凑合凑合看看就好,真的(文内废话巨多,不喜勿喷谢谢/鞠躬)


完结撒花ヾ(●´∇`●)ノ


注:正文里依旧和以前一样废话连篇/趴,所以小可爱们还是能提建议提建议有虫抓就抓虫,谢谢你们辽~ヾ(●´∇`●)ノ


我昨晚码着码着睡过去了然后就忘了发了´_>`,是我的错请小可爱们原谅我/跪,我真的没想到我睡过去了我的天(´;ω;`)


我本来想写刀的说,就是不知道这个结尾写的行不行...感觉一点也不像刀啊/哭死,所以小可爱你们自行理解为糖好了/强行解释


感谢其他成员友情出演~


依旧感谢点赞评论关注的小可爱~爱死你们这些小天使了嘿嘿(●´∇`●)


正文很短小


——以下正文

【恶魔族资料塔:底层】

"大哥,找到了。""拿来。"接过卡米尔递过来的一沓资料,雷狮快速的翻阅着,直到翻见自己感兴趣的那页才减缓了速度。



"怎么了大哥?"发现雷狮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卡米尔出声询问。"没事,把这些毁掉。"将资料扔回桌子上,起身弹了弹不存在的灰尘,向暗室外走去。"老大,该走了。"帕洛斯出现在门口,手拽着佩利说道。



"老大老大,我可以去打架吗!"佩利犹意未尽地挥舞拳头,在一旁躲避的帕洛斯一把扯着他脸旁的小辫将其拖走"蠢狗给我安静点,刚刚打那么多还不够吗?!"雷狮看着打闹的两人无言,过了一会转头道"卡米尔,走了。""好。"



刚刚还有些吵闹的暗室一时间只剩碎纸机的运作声,当纸张上棕发男人的图片消失在刀锋之间后,一切又陷入了沉寂。



【神谕塔客房】

现在是早晨八点,窗外的阳光直射在窗台上,却似乎被什么阻拦了,阳光没有降落在房间里,房内依旧是昏暗的。



在大厅锻炼回来的安迷修一下躺在床上,侧过头淡淡的看了一眼窗台上沐浴阳光的植物,眼里染上满满的羡慕和向往。"真美好啊..."两手出力撑起身子,在简单的洗漱后换上了自己喜爱的白衬衫和黑领带。镜中白衣与背后黑翼形成对比,头顶的独角时刻提醒着他的血统不正。



"安哥!安哥你在吗!"门外金的声音唤醒了看着自己镜像发呆的安迷修。甩了甩头走去开门"金,有什么事吗?""我姐姐找你,好像有急事。"


当安迷修赶到时,看到的是皱紧眉头的秋和一旁在汇报什么的丹尼尔。"秋姐,你找在下?""你来了。"秋抬眼看了安迷修一下,示意他坐下"丹尼尔,你来和他说。""是。"在安迷修疑惑的眼神里丹尼尔开口汇报"特使今天去恶魔族资料塔要求调出安迷修的资料,却被告知资料被人恶意销毁...""雷狮?!"闻言联想起三天前雷狮走的方向,安迷修立马脱口而出。



"啊,抱歉,在下不是故意打断您的,请继续。"后知后觉地安迷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朝丹尼尔尬笑说道,丹尼尔微微摇头表示无碍"既然您已经猜出来了,那我也不用再多说什么。"转头看向秋,询问意思。



"果然是他们...."秋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安迷修,你知不知道他们这样做的理由和目的?"看着对方同样不解的眼神秋只能叹气。



"恶党抽什么风了,莫名其妙把我资料删了..."黑夜里安迷修坐在神谕塔的顶端,默默思考着。"七天不见不想我,现在三天不见而已,怎么就想起来了?"欠揍的语气从后面传过来,安迷修猛地回头,看着微扇翅膀浮在后面的雷狮,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喂?傻了?"看着一动不动的安迷修,雷狮感到有些好笑,落下后坐在安迷修身边,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却被一把抓住。



"你这是什么意思。"看着近在眼前的凝晶,刺骨的寒气直逼脸面,雷狮平静的说道。"你又是什么意思?"安迷修眼里的警惕和语气里的淡漠让雷狮有点不适,另一只手轻轻移开剑锋,挣脱对方的控制。"我能有什么意思?你难道不应该感谢我吗没马骑士。"



安迷修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雷狮默默思考。"这对你有什么好处?""找乐子就是我得到的好处。或者..."猛地将人压倒在屋顶,满意的捕捉对方一闪而过的惊慌表情,继续道"你以身相许,如何?"


"啧,恶党你别太过分了,是你自己要去做的又不是我提的。"有些不满雷狮的"提议",但发红的耳朵却是暴露了他的情绪。"嗯?我做的不就是你做的吗?我觉得没什么不对。"雷狮挑眉反驳道。



"....后天晚上别出来浪,不然小心你的性命。"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将那人推开,意外的没有反驳对方的话,而是给了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提醒。"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雷狮坐回自己的位置,笑道。"恶党你爱听不听!!!"恼羞成怒的吼了一句后飞回了自己的房间,听着后面放肆的笑声安迷修恨不得两剑刺过去。



【三天后】

"神使,特使来报,今晚有一恶魔会潜入我族进行猎杀,目标不明。""猎杀地点。""花阁。"



"紫堂,你说姐姐为什么要我们来这里啊。"看着面前吵闹的花阁,金揉了揉被香水熏得难受的鼻子,询问道。"秋姐要我们来监视,好像是有恶魔要来屠人。"紫堂幻小心的避开那些出来拉客的浓妆艳抹的女人,一边拉着金找了个合适的地方继续监察花阁。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地方,吵,乌烟瘴气的。"啊...好想回去啊.."金趴在紫堂幻背后拉长音说道。"好了金,再等等吧,毕竟是任务,等作完了我们就可以休息了。"紫堂幻好笑的拉了拉身后的金,安慰道。



"咦?那是安哥吗?安哥!"一抹熟悉的身影引起金的注意,一时的兴奋让金大叫出声,却被喧闹的环境淹没。"金,别叫了,安哥应该也是来做任务的,我们不能暴露他。"紫堂幻慌忙的拉住想再次叫唤的金,提醒道。"啊啊,好的好的。"


"刚刚好像听到金的声音了..."穿梭在人群中的安迷修有些迟疑的回头望了望后,摇摇头打消了自己的想法"金怎么可能来这里,被秋姐发现了那可是‘重罪’啊...."



"安迷修进去了没有?""进去了,神使大人。""记住,没我命令谁也不准单独行动,除非情况有变。""是!"



"呦~这位小帅哥,进来坐坐呗~"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一摇一摇的走过来,一把拉住安迷修的手臂,妖媚的说道。"这位小姐,在下只是来找人,还请您放开。"安迷修微笑着抽出自己的手臂,毫不遮掩的扫了扫被抓住的部分。女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转身离开"切,装什么清高,来着的人哪个不是为了寻乐子。"安迷修没有在意对方的话,直径走向一个房屋。



在门口站定,听着里面那不可描述的声音,安迷修只觉得头疼,脑里最深处的记忆全部被勾出来,绿眸慢慢的染为血红。



"亲爱的,如果我有孩子了,要怎么办?""当然是打掉啊,不然会影响我们的游戏的。""可是如果已经打不掉了呢~""生下来喂狗。""讨厌~就喜欢你这种做事不拖泥带水的男人~"房间的对话和那熟悉的女声成功的激起安迷修的怒火。



木门被粗暴的踢开,屋里的两人受惊的看向来人,还未反应过来,男人就被两道剑光切为四瓣。看着直喷的鲜血和一地的肉块,女人吓愣在床上,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惊恐的看着面前这个和她相似容貌的男人,以及和当年那个男人一模一样的眼神。嗜血。



"你...你怎么还活着...我明明把你掐死了扔去喂狗了啊!!!"女人颤抖的抬手指着安迷修,有些精神崩溃的嘶吼道。"很惊讶吗。我不仅没死,还活得好好的,现在,"安迷修歪了歪头,咧嘴冷笑"还来看望你呢~我的母亲大人~"


女人的瞳孔猛缩,惊恐的大叫着"我不认识你!!你找错了人了我不是她!不是我杀的!不是!""呵,吓到语无伦次吗。您欺软怕硬的毛病真是一定也没有变。"目光犀利的扫了一眼女人裸着的身体"脸皮也是。"



"来人!来人啊!!!杀人了!!"女人看着抬剑的安迷修疯了一般死命往门口跑去大声求救,声音却被插入身体的武器硬生生打断。



早已闻声上来查看的小二目睹了一切,吓到瘫坐在地上,待反应过来时连滚带爬的下楼喊人。安迷修看着楼下乱成一团,笑着拍翼飞到下方的最中央,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他!!他是那个被掐死的野种!!"不知是谁嘴欠喊了这么一句,随之而来的是四面八方的议论和尖叫"不是说已经掐死喂狗了吗,怎么还活着。""一半恶魔一半天使的杂种居然还有勇气在这活着,换我早一头撞死了。""和他妈一样穿那么清高装给谁看,迟早被人上了。"



笑容凝固在脸上,眼里的血红又浓了几分,耳朵细细捕捉着这些话都出处,接着将手中的双剑一毁,人群里顿时出现了十几道人血喷泉。尖叫声响彻云霄,被惊动的金和紫堂幻两人立刻冲进花阁,一眼看见在半空中杀红眼的安迷修。



"安哥!"金着急地喊着,见安迷修没有理会他,立刻飞上去阻拦安迷修的杀戮。"金!小心点!"紫堂一边通知秋一边提醒金注意安全,然后立刻疏散人群。"你们别拦着在下。"安迷修慢慢找回理智,试图把两人劝走。"不行!安哥你不能再杀人了!你是骑士啊!不能乱杀无辜的!""无辜?呵。"冷笑的看着下面逃跑的人,安迷修觉得自己最后一丝理智快要崩塌了。


"喂,你和紫堂家那小子先走,这家伙我来搞定。"雷狮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只见他降落到两人之间,平视着安迷修。"可是..""让你走就走哪来这么多废话!"不耐烦地打断金的话,示意紫堂幻将金带走。"走吧,金。"紫堂幻不顾金的不解将他拉走,他相信比起金,让雷狮来胜算更大。



"恶党,这事和你无关,现在走还来得及。"安迷修平静的说着,试图绕开雷狮继续自己的游戏。"喂,我们很久没有打架了,打一架吧。"伸手拦着那人,雷狮淡淡的说道。"...我是认真的..""我也是认真的。"



安迷修看着雷狮的眼睛,那双含有浩瀚星空的紫眸此时没有往常的戏谑和不正经,有的只是平静和势在必得。他清楚自己不会拒绝他。



"好。"



"秋,要行动吗。""找准机会,别再金明天实现。""明白。"结束了通讯,丹尼尔对着身后的两人说道"金,紫堂幻,你们俩先回去,剩下的由特使来完成。""我不回去,安哥还在这!"金不满的反抗"安迷修已经违反了规则,现在必须对他实行惩罚,我保证会减轻的。"丹尼尔缓缓解释道。"真的?""真的。先回去吧,你姐姐在等你。"



"安迷修,你刚刚不是挺能打的吗?现在怎么打不起来了?!"看着面前狼狈躲避攻击的人,雷狮嘲讽道。"啧。"安迷修本压制住的怒气有一次提起,提剑冲了上去。"哈哈哈哈,这样才对嘛安迷修!"雷狮狂笑着与他对击着,眼里的疯狂不小于安迷修。



"..哈..哈.."打了许久,两人体力也慢慢下降,停留在半空中。


"安迷修。""丹尼尔大人。"丹尼尔来到两人面前,看着恢复理智的安迷修,开口道"你应该知道要做什么了吧。""嗯,知道。"垂眸低声回答,握着双剑的手慢慢收紧,又松开。



"喂,丹尼尔!"雷狮突然出声,丹尼尔望了过去。不知何时雷狮手上多了一个男人,安迷修认出那是说杂话里的一人。"你要做什么?"丹尼尔淡淡的问道。只见雷狮笑了笑,在安迷修震惊的注视下将男人甩上天,未等他发声,一道雷电就直射而下,男人在空中化为灰烬。



"这样,我是不是也得受惩罚了?丹尼尔大人~"雷狮挑衅的说道。"雷狮你干什么!!"安迷修冲上去抓住对方的衣领大吼道。"吼什么吼,我说过了,我做的就是你做的,那你做的就是我做的。本来我这次就是抱着必死的心来找你打架的,你以为我堂堂海盗真愿意这样不明不白死了?!"雷狮任由他拽着自己,看着对方的眼睛平静的解释着。"你!那卡米尔他们怎么办?!""卡米尔已经安排好了,你不用操心。"



"那么二位,我开始了。"丹尼尔无奈的看着两人,开口道。"代行神旨!""雷狮!"在攻击将近之时,安迷修叫住雷狮,在最后几秒做了个口型后,两人消失在空中。



"那个恶魔最后说了什么呀?"女孩双手托着下巴问着男人。"他啊...."男人抬头看了看逐渐昏暗的天空,微微勾起嘴角,"谁知道呢?"



"莉雅!回家吃饭了!""来了!"女孩听到叫唤应了一声,站起身拍了拍土尘,朝男人笑了笑"先生,我先回去吃饭了,明天再来找您听故事!""乐意至极,我的小公主。"男人微笑着应下约定,看着女孩远去后,起身回到自己的屋里。



"黑夜降临,该休息了。"男人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上了床,在男人闭上眼的同时,墙上的挂钟整点报时:晚上八点。



"又是这件白衬衫。"本该躺在床上的男人此时站在落地镜前,面带嫌弃的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在烛光下男人的眼睛泛着淡淡的紫光,早晨被阴影染黑的棕发此时变得真实。那桀骜不驯的语气与早晨判若两人。



不适房内的黑暗,几下将蜡烛全部点亮,此时小屋里犹如白昼,亮的刺眼。这是放在角落的白纸映入眼帘"谢谢。有什么好谢的,你的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有些好笑的看着纸上的两字,拿起笔回应道。



"他们就只能这样吗..."屋子不远处的几人默默注视着屋里的一切,其中的金发男子开口问着同伴。"神说...这是对他们,最好的救赎.."身旁的蓝发女子回应道。"可是两人都不记得对方,只能靠纸笔传达消息。而且..."一旁的紫发男子开口争辩,却被黑发女子打断"而且恶魔只能在白天出现,天使只能在夜晚出现,这也太折磨了吧。"



"但他们依旧乐在其中,不是吗。至少还有彼此。"另一个声音传出来,一个金发女子在他们身后出现。"姐姐..""这已经是最大的宽容,若不是丹尼尔压着,现在他们早就不在这世上。"秋看着屋内兴致勃勃写字的雷狮,平静的说道。四人沉默。"或许,永不相见才是最好的决策。"





【白天的恶魔,夜晚的天使,这一世永不相见,只因你是我,我是你。我们,或许是一体。】


自闭蓝莩華

请假条

这里莩華呀


雷安的【你是唯一的救赎】(下)会在今晚半夜三更发,小可爱们明天就可以看到啦~´∀`


咕咕是我不对我给小可爱们道歉/鞠躬


因为下个星期要期末所以要请假一个星期,请大家见谅/二鞠躬


再次感谢点赞评论关注的小可爱~ヾ(●´∇`●)ノ

这里莩華呀


雷安的【你是唯一的救赎】(下)会在今晚半夜三更发,小可爱们明天就可以看到啦~´∀`


咕咕是我不对我给小可爱们道歉/鞠躬


因为下个星期要期末所以要请假一个星期,请大家见谅/二鞠躬


再次感谢点赞评论关注的小可爱~ヾ(●´∇`●)ノ


自闭蓝莩華

【雷安】你是唯一的救赎(中)

设定:天使雷×恶魔安


①严重ooc(这是重点)


②雷的勿进


③偏离主题有的


④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所以你们凑合凑合看看就好,真的(文内废话巨多,不喜勿喷谢谢/鞠躬)


注:正文里依旧和以前一样废话连篇/趴,所以小可爱们还是能提建议提建议有虫抓就抓虫,谢谢你们辽~ヾ(●´∇`●)ノ


我又半夜三更发文了hhhhh/不怕死,依旧没有进入主题_(´_`」 ∠)_


感谢呆毛姐弟,雷狮海盗团以及金等人的友情出演~(太多了不想打出来_(:з」∠)_)


依旧感谢点赞评论关注的小可爱~爱死你们这些小天使了嘿嘿嘿(●´∇`...

设定:天使雷×恶魔安


①严重ooc(这是重点)


②雷的勿进


③偏离主题有的


④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所以你们凑合凑合看看就好,真的(文内废话巨多,不喜勿喷谢谢/鞠躬)


注:正文里依旧和以前一样废话连篇/趴,所以小可爱们还是能提建议提建议有虫抓就抓虫,谢谢你们辽~ヾ(●´∇`●)ノ


我又半夜三更发文了hhhhh/不怕死,依旧没有进入主题_(´_`」 ∠)_


感谢呆毛姐弟,雷狮海盗团以及金等人的友情出演~(太多了不想打出来_(:з」∠)_)


依旧感谢点赞评论关注的小可爱~爱死你们这些小天使了嘿嘿嘿(●´∇`●)


正文很短小


——以下正文

"喂,没马骑士,你有没有觉得后面有人跟着啊。"飞在前头的艾比突然停下转头问道。"姐你也感觉到了吗?"埃米闻言抢答到。"再一段距离就到了,你们先走,我留下来守着。"安迷修看着自己身后的云层,对姐弟二说到。"好。"



目送两人离开后,安迷修两手虚抓,随即将两剑握在手中。"雷狮,跟了一路你到底想干什么?"对着空旷无人的天空,安迷修有些不满的说道。"怎么?七天不见,你一点都不想我吗?"一束闪电将云朵击碎,一个令安迷修头疼的身影慢慢显现,桀骜不驯的笑容映入眼眸。



"我干嘛要想念恶党?!"打了个恶寒的安迷修略有些不自在地答道。"哼。"雷狮冷哼一声,手握雷神之锤就冲上前去,挥向安迷修。感觉到迎面而来的压迫感,本能的举起双剑挡住攻击,身子随着冲击向后退了一段距离。



"在下今天不想和你打,你最好现在收手。"安迷修一边冷声警告一边不断挡下雷狮的雷电。"你说不打就不打,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无视对方警告的雷狮挑衅般的越逼越紧。



安迷修紧皱眉头,最后的耐心也被那无休止般的攻击磨灭,瞳孔染上了赤红。在挡下下一击后,借着恶魔行动敏捷的优势持剑砍向雷狮,一橙一篮两剑在空中不断划出漂亮的光线,配上攻击的雷电更是形成了不一样的光彩。


"嘶——"在右臂的旧伤被击中后安迷修停止了攻击,随着赤红色的下褪露出的是带着一丝痛苦情绪的绿眸。伤口的刺痛促使他的身体本能的发抖,额头早已覆上一层薄汗。此时的他显得有些衣衫不整。



"说!这七天又去哪里声张正义了?!"雷神之锤直指面前狼狈的恶魔,雷狮审问道。却不知这话里带上了连自己都未察觉到的不满和愤怒。安迷修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但还是回答道"师傅去世了,七天前。"



握着武器的手微微一震,盯了对方一会便将锤子收回"守头七?""嗯。"安迷修眼里慢慢溢出悲痛之情,未等雷狮完全读懂便迅速的抹去。"很晚了,金他们还在等我,如果没事了那在下就先走了。"



不等雷狮回答就迅速的拍打双翼离开。雷狮也出人意料的没有阻拦,只是停在那里看着恶魔融入黑暗,直至卡米尔等人尾随而来才离开。



"大哥,不追吗?""没心情,我们走。"没有过多解释,自顾自的往他们要去的目的地驶去。



"抱歉。"



"我越来越看不透你了,安迷修。"


【神谕塔】

"抱歉各位,在下来晚了。"在半空收起双翼落在塔的窗台上,看着已到场的其他人安迷修不好意思的说道。"解决完了?"黑发少女嘴含棒棒糖问着,头顶的小黑角和暗粉色尾巴明示着她的身份。"嗯。多谢凯莉小姐关心。"标准的官方微笑再次出现在安迷修脸上,凯莉猛地搓了搓胳膊否定道"本小姐可不是关心你。"


"安哥!你来啦!"元气的少年音随着一个金色影子扑向安迷修。迅速接住男孩笑着回应道"金,小心点。""嘿嘿嘿~刚刚凯莉和艾比还在说用不用去支援你呢!""我没说!!"看着金犯花痴的艾比和看戏的凯莉听到着话竟异口同声的反驳。"是吗?在下真是感到荣幸~!""你倒是听人解释啊!!!"



"都到齐了?那都来吃饭吧。"秋从里室中探出头,温柔的对着大闹的几人说到。"吃饭喽吃饭喽!""金,你慢点...""你们快来啊,我姐姐做到菜超好吃的!!"金一边拉着紫堂幻一边招呼其他人。"来了来了,吃不死你!""诶...凯莉..."被拉走的安莉洁摇摇晃晃进入里室,却不时回头看安迷修。



"他...内心被黑暗遮掩了..."



"你嘀咕什么呢丑女?"凯莉回头询问,安莉洁迟疑了一下,摇摇头。"神说..现在不能泄露...""整天就知道神神秘秘的..."



"安迷修,快来吃饭吧,有什么事吃完在说。"秋一边解围裙一边朝站在窗口的安迷修叫到。"这就来!"礼貌的回应道,慢慢走向群体。





【黑暗已蒙蔽内心,神已无能为力,唯有命定星光能将他拉出污泥。】


自闭蓝莩華

【雷安】你是唯一的救赎(上)

设定:天使雷×恶魔安


①严重ooc(这是重点)


②雷的勿进


③偏离主题有的


④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所以你们凑合凑合看看就好,真的(文内废话巨多,不喜勿喷谢谢/鞠躬)


注:正文里依旧和以前一样废话连篇/趴,所以小可爱们还是能提建议提建议有虫抓就抓虫,谢谢你们辽~ヾ(●´∇`●)ノbug还是有的所以我还是会在完结后出"bug解说"。


感谢呆毛姐弟和雷狮海盗团里的成员友情出演~


依旧感谢点赞评论关注的小可爱~爱死你们这些小天使了嘿嘿嘿(●´∇`●)


正文很短小


——以下正文

天使和恶魔,在世人眼...

设定:天使雷×恶魔安


①严重ooc(这是重点)


②雷的勿进


③偏离主题有的


④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所以你们凑合凑合看看就好,真的(文内废话巨多,不喜勿喷谢谢/鞠躬)


注:正文里依旧和以前一样废话连篇/趴,所以小可爱们还是能提建议提建议有虫抓就抓虫,谢谢你们辽~ヾ(●´∇`●)ノbug还是有的所以我还是会在完结后出"bug解说"。


感谢呆毛姐弟和雷狮海盗团里的成员友情出演~


依旧感谢点赞评论关注的小可爱~爱死你们这些小天使了嘿嘿嘿(●´∇`●)


正文很短小


——以下正文

天使和恶魔,在世人眼里这是两个相对立的整体。


一个光明一个黑暗。


"先生,今天要讲什么啊?"稚嫩的声线在不大的小院里响起,随即又有不同声线的人在旁附和。"可爱的小姐,你想听什么呢?"温柔的话语从阴暗的树阴里传出,一身黑暗与其他人所沐浴的阳光形成鲜明对比。


"天使和恶魔!上次先生还没讲完。""天使和恶魔啊..."绿眸男人不着痕迹的收紧拳头,微笑道"可是其他人还没有听到前面的呢。""先生再讲一次不就好了吗?"面对孩子疑惑的表情和天真的回答,暗暗叹了口气。"好的美丽的小姐,愿意为您效劳。"


"安迷修。""师傅。"被叫唤的青年闻声转过身,回应对方。"十九年了,该回去了。毕竟那才是你的....""师傅。"男人话还未说完便被青年打断,随之而来的是双方沉默的。


"安迷修,是时候让你出去试炼了。师傅不能困着你一辈子。有些事,是你不得不去面对的。"


七日后走在昏暗的林间,如童话般的黑色荆棘不停的扯住他的裤腿和衣角,就好似在挽留他一般,却被他一一折断。躲在黑暗里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随着他移动,有不屑,有嘲讽,有鄙视。


若换做以前,安迷修定会一边微笑着回应那些目光,一边轻柔的将荆棘拨开。但垂在身后不断打折荆棘的尾巴,显示出此时安迷修的不快。既然要离开了那也不需要再搭理这些东西,反正没什么好留恋的。


"安迷修。"走出林间后,一个声音从附近传来。安迷修疑惑的看过去,只见同为恶魔的埃米站在不远处看着他。"埃米?你怎么在这?""我姐让我来接你,她在下面等着。"闻言皱了皱眉。埃米口中的姐姐艾比是天使,虽是姐弟但身份确不同,但也因为如此姐弟二人对于天使恶魔之间分歧不大。


"你给她设好阵了吗?""没有,她不肯。但我在她附近设了咒,不会出事的。"两人拍着翼快速前往艾比所在之地。之间红发女孩做在地上把玩着附近的野花。


"衰仔怎么去那么久,安迷修怎么和个女人似的拖拖拉拉的..."艾比一边用手指拨动野花一边托腮抱怨着,随即站起身大喊道"啊啊啊啊啊老娘受不了了这两人怎么这么慢啊!!!!"


"....安哥,我突然不想下去了..""..啊哈哈哈..艾比小姐还是老样子啊."安迷修护着身后的埃米缓缓降落在艾比面前,略尴尬的说到。"哦?知道回来了?"艾比抱臂看着两人,赤红的眼睛微眯起来。


"姐我错了!"见状埃米连忙自觉道歉,一边示意安迷修帮忙。"抱歉艾比小姐,让您久等是在下失职了。"安迷修上前鞠躬,并变戏法的从身后拿出一束薰衣草,递给艾比表示歉意。


"嗯~下不为例!"艾比拿过薰衣草转过身说到,在两人看不到的地方勾唇微笑着。两人都双双松了口气。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抬头看了看微暗的天,安迷修开口道。"嗯,金他们已经在他姐姐那等我们了。"埃米回应着,讲附近设下的陷阱解除。"快走快走,我都快饿死了。"艾比摸了摸咕咕叫都肚子,率先展开翅膀飞上天空。安迷修和埃米无奈的相视一笑,跟上了红发女孩。


"喂老大,天上那三个,好像是安迷修吧!"在悬崖边蹲着的佩利看着天上飞过去的三人,说道。旁边的帕洛斯闻言抬头看过去"哟,安迷修这是要去神谕塔?"


"管他去哪,被我雷狮遇到,不找点乐子怎么行?!"从树荫中走出一个紫眸男人,身后的翅膀上围绕着丝丝电流。"大哥。还要回城里。"跟在他身旁的卡米尔开口提醒道。"不碍事,七天没活动活动了,今天得闹个痛快!"展翅跟上那三人,眼里的疯狂和兴奋不加掩饰的泄露出来。


"终于让我等到你了,安迷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