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使与恶魔

2711浏览    80参与
꧁無言淚傷꧂

圣战

天使与恶魔爆发了第三次圣战,这一次的战争比前两次更长,却又更残酷,神圣的国土上满是鲜血,有天使的,也有恶魔的。两种血液交织在一起,显得有些鬼魅。

  远离战争的一处地域,天空上分别站着两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无比强大的气息。“魔,今天你会死于我的刀下。”一个全身散发神圣光辉的人说到,他身后的白色羽翼逐渐展开露出锋利之势。“鹤,你杀不死我的。”全身散发魔气的人说,黑色羽翼带着一股煞气扰乱四周磁场。“试试不就知道了。”鹤低吼一声就冲过去了。“那没办法了。”魔摆摆手无所谓的说,全身气息爆发也冲了过去。两个人在空中交手,一白一黑两种光芒在空中激烈的碰撞在一起,一时之间难分胜负。

  不同于两位皇大战的激烈。战...

天使与恶魔爆发了第三次圣战,这一次的战争比前两次更长,却又更残酷,神圣的国土上满是鲜血,有天使的,也有恶魔的。两种血液交织在一起,显得有些鬼魅。

  远离战争的一处地域,天空上分别站着两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无比强大的气息。“魔,今天你会死于我的刀下。”一个全身散发神圣光辉的人说到,他身后的白色羽翼逐渐展开露出锋利之势。“鹤,你杀不死我的。”全身散发魔气的人说,黑色羽翼带着一股煞气扰乱四周磁场。“试试不就知道了。”鹤低吼一声就冲过去了。“那没办法了。”魔摆摆手无所谓的说,全身气息爆发也冲了过去。两个人在空中交手,一白一黑两种光芒在空中激烈的碰撞在一起,一时之间难分胜负。

  不同于两位皇大战的激烈。战场的另一处地域也平静不堪,两位皇子在处于对峙阶段,“冰,我不想伤害你,即使我们现在是敌人。”黑发男孩说道。“我也不想,但这是战争。”同样是黑发,但却散发着不可亵渎的气势。“你想跟我打?”黑发男孩说,双眼微眯露出危险的气息。他体内来之魔人好战的血脉又开始蠢蠢欲动,几乎要喷涌而出,他想杀人!杀成千上百人来平复自己内心。“对!”冰点头没有言语,手中的天使之刃微微举起。“不,你打不过我。你会被我打死的,”强压下嗜血的念头,黑发男孩摇头。“那也要打!打不打的过那要打了才知道。”冰摇头,手中的天使之刃剑身爆发出浓厚的气势。“你有点不听话。”黑发男孩再也压不下嗜血的念头,双眼开始变的赤红。身影消失在原地,转眼来到冰的身后。“不听话就去死吧。”那声音仿佛来自地狱,恶魔的声音总能让他感到恐惧。冰反手横批过去,黑发男孩更快一步消失出现在他面前不到百米的地方。双眼充斥着血红,气息十分的危险,他像是只野豹一样,看着猎物一步一步的走近绝望。他突然有些享受那种过程了,只是他不知道眼前这个敌人能不能让自己更加尽兴点。他更他父亲一样嗜血好战更享受战斗过程,黑发男孩嘴里不听念着咒语手中的火元素越发的恐怖。“あ卐!…龍!”只见那恐怖的火元素在空中形成一条巨龙,向着冰扑来,那炙热的火焰焚烧路径上的一切。冰唉叹一声嘴里也开始念着咒语。“をʊ!冰封!”冰元素形成一道道冰墙挡在冰的面前。冰继续念着咒语,有了冰墙的阻挡火龙的速度变的极为缓慢,在撞破最后一道冰墙时。冰动了,那双洁白的手在空中挥舞着,顿时周围的冰元素汇聚而来。“ㄉ巳!千里冰封!”混乱的冰火两元素在虚空中炸裂开来,巨大的冲击力将方圆百里给夷为平地。

  另一边的两个皇看着这个阵仗。“看来你儿子不比我的儿子差。”魔说。“哼!”鹤冷哼一声,不再管他。他心中虽然担心自己的儿子,但他同样他也担心天使国度的未来,他必须将眼前这个恶魔给击溃!

  “想不到人们口中常说的废材天使冰居然有如此能力。”黑发男孩擦拭嘴角的鲜血,笑着说。“を€!冰爆!”冰没有理他念出咒语,周围的冰元素直接爆炸开来。“呵呵!这点程度的攻击可伤不了我。”黑发男孩像是随手打发苍蝇一样将周围恐怖的冰元素打散,而后一脸愚昧的看着已经无力支撑的冰。“噗呲!”利器穿过胸膛的声音响起,黑发男孩看着自己胸口的天使之刃有些解脱。“下次,我不会再跟你打了,无论什么时候。”黑发男孩充满伤感的说,“再见吧冰。用我的死结束这场战争。”“为什么?”冰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黑发男孩有些不解问。他明明是自己了断的。远处正在大战的魔感受到自己儿子的气息正在不断变弱,“吾儿!”他仰天长啸,“你们都要为吾儿陪葬!”魔再也抑制不了体内嗜血的念头,他完全的被血脉中的魔性控制保留丁点的理智只是看向自己儿子的方向。魔全身魔气爆发,瞬间覆盖整个界域,魔气冲天!“你们!都要为吾儿陪葬!”魔的双眼充满着嗜血。“父亲!”一道熟悉的声音将魔唤醒。“儿!”“父亲,这是我的决定,放过他们吧。战争可以停止了。回到魔土吧…”“好!吾什么都答应你。”魔激动的点头。撤回那冲天的魔气,“撤回魔土!”“是!吾皇!”魔人们恭敬的说,说完后开始有规模有纪律的离开一时间整个虚空只剩下魔和黑发男孩。“父亲,收手吧,我知道当年是天使一族害了母亲,但终归是他们天使内部的恩怨,这几百年来我们造成的杀孽太多了。母亲在世时是个善良的人,她也不希望你手上沾满太多人的鲜血。父亲,小银在这里跟父亲说声道别,以及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几年的任性让父亲难堪……我走了…”黑发男孩朝虚空魔的方向恭敬的一拜随后化作光点消失在天际。

  黑发男孩消失后,魔陷入短暂的痛苦之中,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看着鹤说,“鹤,这次吾儿用他的性命结束这场战争,那么下次又要用什么呢?汝儿?”魔指着将自己儿子尸体抱着的冰说,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我来陪你了。”冰轻柔的抚摸着黑发男孩的碎发,将那柄被鲜血染红剑身的天使之刃刺入身体。冰嘴角溢出鲜红的血液,两人的血液交织在一起散发着黑白的光芒。这回换鹤伤心,他永远都想不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这样选择,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

  圣战在各自的孩子死后结束了,天使与恶魔共同举办丧礼。远处空间里的两道黑白光芒交织在一起,飘向远方


安漫

第2章 逃离天使国

  冥锦看着冥小白离开,很快就带着慕容心离开了这个地方……


  慕容思雪不停地跑离原来的地方,因为慕容思雪一定要完成慕容心托付给自己最后的希望,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次失误,而被恶魔国的人抓住。


  慕容思雪看了一眼身后,见没有人,就跑到了天使国城堡,慕容思雪摸了摸自己的头,脸上已经流出了极其多的汗水,不知道自己现在赶到地下室还来得及吗?


  不过慕容思雪刚休息的时候,突然要慕容思雪发现,身后竟然有人,而且还是恶魔国的人,慕容思雪看见了,非常的惊讶,怎么这个时候,还有人跟着自己。


  慕容思雪看了看附近,现在必须要想办法把身后的那个人给甩开才可以,不能那么快去地下室,不然的话...

  冥锦看着冥小白离开,很快就带着慕容心离开了这个地方……


  慕容思雪不停地跑离原来的地方,因为慕容思雪一定要完成慕容心托付给自己最后的希望,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次失误,而被恶魔国的人抓住。


  慕容思雪看了一眼身后,见没有人,就跑到了天使国城堡,慕容思雪摸了摸自己的头,脸上已经流出了极其多的汗水,不知道自己现在赶到地下室还来得及吗?


  不过慕容思雪刚休息的时候,突然要慕容思雪发现,身后竟然有人,而且还是恶魔国的人,慕容思雪看见了,非常的惊讶,怎么这个时候,还有人跟着自己。


  慕容思雪看了看附近,现在必须要想办法把身后的那个人给甩开才可以,不能那么快去地下室,不然的话,身后的那个人一定会知道通道的。


  不过慕容思雪刚打算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身后的冥小白快速跑了过来,冥小白指着慕容思雪,对慕容思雪说道:“你赶紧给我站住,听我的,不要去拿那个六个手镯了,如果你敢去拿的话,我毫不客气对付你了。”


  慕容思雪看着刚刚跑过来的冥小白,咬紧牙关,对冥小白说道:“冥小白,不管如何,我也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去寻找继承者的,然后想办法解除你们这帮人,世界在这样下去,谁还能受得了呢。”


  “世界可是时时刻刻都会产生所谓的黑暗啊,你倒是给我想一想,如果我们不被人抛弃,会变成这样吗,还不都是那些所谓的人类呢,你去了地球,也不可能找到像你要的人的,所以你还是放弃吧。”冥小白看着慕容思雪,打算要慕容思雪放弃。


  慕容思雪看着冥小白,身体正在慢慢的移动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线索,慕容思雪难受的露出了笑容,对冥小白说道:“放弃?那么我都告诉你,在我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放弃两个字。”


  冥小白看着现在的慕容思雪,实在是受不了了,不过下一秒,冥小白发现的是,慕容思雪已经按到了什么按钮,只见突然在慕容思雪身边,突然出现了一天地下通道,如果要他们猜的没错的话,那么这条通道就是慕容心所说的天使国地下室了。


  冥小白看见了,急忙对慕容思雪说道:“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冥小白说完,快速跟着慕容思雪过去了,慕容思雪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赶紧走了进去,在慕容思雪进去的时候,冥小白也走了进去,两人都进去后,这条通道突然消息不见了,像是根本就没有这条通道一样。


  慕容思雪看了一眼身后,没想到冥小白竟然跟着那么紧,竟然还在后面,早知道的话,就不要那么快下来了,反正都已经下来了,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快一点找到手镯了。


  慕容思雪来到地下室后,目光直射眼前的一切,现在在慕容思雪面前的,就是六个石柱,这些石柱上有着不同颜色的光芒,散发的很强烈的气息,而他们就是天使国中的六大手镯,每一种手镯,都拥有的不同的继承者,只是他们都在地球罢了。


  慕容思雪看了看身后,打算去拿的时候,突然身后有人对慕容思雪说道:“想带走这些手镯,问问我答不答应再说吧。”


  慕容思雪转过身去看,冥小白已经快速跑到了这个地方,慕容思雪急忙摇摇头,不管如何,自己是天使国唯一的希望,必须要拿着手镯离开这个地方才可以。


  慕容思雪以最快的速度快速的跑着,拿了这些手镯后,看了看附近,打算拿着手镯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冥小白拦住了慕容思雪,冥小白咳嗽了一会儿后,就慕容思雪说道:“放下你手中的手镯,和我一起去恶魔国吧。”


  慕容思雪咬紧牙关,对冥小白说道:“不,这是不可能的,我一定要拿着手镯,离开这个地方。”


  慕容思雪的坚定,足以证明,自己一定要拿着手镯离开这个地方,冥小白听到慕容思雪的话,摇了摇头:“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只能硬抢了。”


  冥小白说完,快速冲向了慕容思雪,慕容思雪看见了,急忙把手镯往空中一丢,快速躲开了冥小白的攻击,随后,慕容思雪以最快的速度抓住了空中的六个手镯后,离开了这个地方。


  当冥小白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慕容思雪已经拿着六个手镯离开了这个地方,冥小白握紧拳头,愤怒的说道:“可恶,慕容思雪,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抓到你的。”


  慕容思雪正在不停的跑着,冥小白也来到了慕容思雪身后,慕容思雪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后,没想到冥小白竟然跟着那么紧,自己怎么可能能躲过冥小白的追捕呢。


  慕容思雪正在快速跑着的时候,突然跑得太快,没有看路,被地上的一颗小石子,摔倒在了地上,慕容思雪想站起来,可是自己已经不行了,慕容思雪紧紧的抱着手中的六个手镯,自己绝对不能把这六个手镯丢了。


  冥小白不停的追着慕容思雪,冥小白已经看见,现在的慕容思雪已经摔倒在地上了,这正是一个所谓的好机会呢。


  冥小白来到了慕容思雪身边,冷冷的对慕容思雪说道:“慕容思雪啊,慕容思雪,看看现在的你,起多么的狼狈呀,为何一定要与我们恶魔国的人缠个你死我活呢,好好的生活你不去享受,却一定要变成这个样子,真是浪费了这所谓的生活呢。”


  冥小白望着空中,心中正在想着,自己所说的那个生活。


  慕容思雪看了看天使国城堡附近,慕容思雪记得,这个地方应该可以去地球的,只是这个通道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冥小白正在慢慢的靠近慕容思雪,慕容思雪紧紧的抓着手中的手镯,很快就对冥小白说道:“站住,别过来!”


  慕容思雪说的时候,手已经不停的抚摸着身后的东西,因为慕容思雪已经找到了,找到可以离开天使国的方法,前往地球了。


  冥小白并没有听慕容思雪的话,还是慢慢的靠近了慕容思雪,慕容思雪看着冥小白,大叫道:“如果你嫁敢继续走过来的话,信不信我按下我身后的按钮,到那个时候,可不要怪我没有说。”


  冥小白冷笑道:“呵,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你还是给我乖乖束手就擒吧。”


  冥小白还是慢慢的靠近慕容思雪,慕容思雪看着冥小白还是过来,很快就对冥小白说道:“冥小白,既然你一定要这样的话,那么我也对你不客气了。”


  慕容思雪说完,很快就按下身后的一颗按钮后,突然就要冥小白发现,慕容思雪突然消失不见了,冥小白急忙去看,可是不管如何,也找不到慕容思雪了。


  冥小白很快就敲打墙壁,愤怒的说道:“可恶!没想到竟然还是让你逃跑了,真的好不甘心啊。”


  冥小白看了看附近,现在的冥小白,也只能带着这消息,去恶魔国,把这消息告诉冥锦了。


安漫

第1章 天使国PK恶魔国

  在这么一个美丽的世界里,分为黑白两大国家,白色的那一边是天使国;黑色的那一边是恶魔国。


  天使国的人善良,和谐,不喜欢随意发动战争;恶魔国的人自私,邪恶,喜欢夺取别人的美好。


  在天使国里,有六大手镯,分别是:爱心手镯,勇气手镯,自信手镯,美丽手镯,智慧手镯和善良手镯。如果谁能获得这些手镯的承认,就能帮助天使国,战胜黑暗。


  而恶魔国里,比天使国少一个手镯,共五大手镯,分别是:绝望手镯,自私手镯,悲伤手镯,痛苦手镯和仇恨手镯。如果谁能获得这些手镯的认可,帮助恶魔国的人,占领天使国。


  但恶魔国的手镯是最可怕的,如果这些手镯的拥有者意志力不够坚强,那么会被手镯...

  在这么一个美丽的世界里,分为黑白两大国家,白色的那一边是天使国;黑色的那一边是恶魔国。


  天使国的人善良,和谐,不喜欢随意发动战争;恶魔国的人自私,邪恶,喜欢夺取别人的美好。


  在天使国里,有六大手镯,分别是:爱心手镯,勇气手镯,自信手镯,美丽手镯,智慧手镯和善良手镯。如果谁能获得这些手镯的承认,就能帮助天使国,战胜黑暗。


  而恶魔国里,比天使国少一个手镯,共五大手镯,分别是:绝望手镯,自私手镯,悲伤手镯,痛苦手镯和仇恨手镯。如果谁能获得这些手镯的认可,帮助恶魔国的人,占领天使国。


  但恶魔国的手镯是最可怕的,如果这些手镯的拥有者意志力不够坚强,那么会被手镯控制。


  这些手镯,都有他们属于自己的继承者,而这些继承者们都在地球。


  天使国与恶魔国不知发生了多少战争,而这一次,恶魔国又对天使国的人发动战争了……


  天使国里,一位少女慢慢的走到了城堡里,目光直射眼前的人:“母后,没想到那么美好的世界,又被破坏了呢,就不能与恶魔国的人和好吗?”


  他是多么希望可以与恶魔国的人和好呢,只是这个世界根本就不会给他想要的答案,她把目光看着眼前刚刚与自己对话的人:“思雪公主,这种恶魔国与天使国决斗的事情,也算得上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吧,所以我们并没有无法选择的权利。”


  “母后,我们可以往好的方面想呀,或许将来有一天就真的可以成为邻居什么的了呢。”名叫慕容思雪的女孩对自己的母后慕容心说道。


  慕容心站了起来,摇了摇头,对慕容思雪说道:“我要跟你说多少遍,你才会听呢,所以思雪公主,你也赶紧准备一下吧,我们又要面对恶魔国的人了。”


  慕容思雪低下头,对慕容心说道:“我,我知道了,母后。”


  慕容思雪真的非常希望,有和平的日子啊,只可惜的是,这种只是想象而已,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呢。


  在天使国与恶魔国交界处,两边的人都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看着彼此,随时可能都会发起战争。


  慕容思雪看着这个地方,没想到前几天战斗过,又要战斗了,不知道这些日子还要熬到什么时候呢?


  在慕容心和慕容思雪对面的就是恶魔国的人,在恶魔国的头,也就是恶魔国女王对慕容心说道:“慕容心女王,我觉得你们还是放弃吧,你们这些所谓的抵抗,真的是可笑至极呢,还不如给我乖乖的放弃挣扎呢,免得惹出多余的事情呢。”


  “冥锦女王,不要以为你说这些话有用,我得告诉你,你说这些话对我可没有用,我可是会想办法解决你的。”慕容心说完,很快就拿着自己的武器圣光法杖,发动攻击:圣光照射!


  慕容心一下子就使用了技能,来阻止冥锦发动攻击,冥锦见慕容心的攻击,一下子就闭上眼睛,用心去聆听慕容心的攻击。


  “慕容心女王,这些老掉牙的攻击你觉得有用吗?我得告诉你,这些攻击对我可没用哦。”冥锦说完 急忙冲到了前面,拿着自己的武器独弦锦瑟沧海明月发动攻击:琴意!


  冥锦的攻击一下子就打向了慕容心,慕容思雪看见冥锦的攻击,急忙对慕容心说道:“母后,当心啊!”


  慕容思雪打算去帮助慕容心的时候,突然在慕容思雪身边出现了一人,慕容思雪去看的时候,发现竟然是恶魔国公主冥小白。


  慕容思雪看了一眼冥小白,就对冥小白说道:“你赶紧给我让开,我要过去。”


  “你以为你说过去就可以过去的吗?我都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你还是乖乖的与我决斗吧。”冥小白毫不客气的说道。


  慕容思雪看了一眼慕容心,叹了一口气,就对冥小白说道:“真是麻烦呢,我和你决斗应该已经不止一次了吧,你也应该知道最后是谁可以获胜吧,所以就免了攻击了吧,到时候丢人现眼可不要怪我。”


  慕容思雪所说的意思就是,曾经与冥小白决斗过,但每次都是慕容思雪他们赢了,那么这一次,也很有可能也是赢了。


  “我们这一次可是有备而来的,可不会再像上几次一样,落慌而逃了。”冥小白并没有否认,曾经与天使国决斗的时候,失败的结局,正因为失败,就需要想尽办法,获得更有效的方法,来解决天使国的人。


  慕容思雪看着冥小白,就对冥小白说道:“有备而来吗?那么我倒是要看看你说的有备而来的事情呢。”


  慕容思雪并不怕冥小白所说的这句话,因为慕容思雪也不是好惹的。


  不过两位公主聊天的时候,在一旁的两位女王已经展开了激烈了决斗,慕容心快速来到了空中,拿着自己的武器圣光法杖,发动攻击:光神坠落箭!


  慕容心的攻击一下子就打向了冥锦,冥锦看见了,冷冷的对慕容心说道:“你以为你的这招攻击对付得了我吗?那么我得告诉你,根本就不可能的。”


  冥锦说完,打算利用自己的能力,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在冥锦身上突然发出了冰雪的力量,快速射向了慕容心,慕容心根本就不知道,冥锦竟然会使用冰雪的力量。


  慕容思雪看见了,立刻对慕容心说道:“母后!”


  慕容心看见了,急忙躲开冥锦的攻击,不过还是自己的大腿被冥锦的冰雪力量冻住了,慕容心看见了,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很快就对慕容思雪说道:“思雪公主,你现在一定要给我听清楚了,赶紧去天使国城堡的地下室,去拿六个手镯,并前往地球,寻找这些手镯的命定之人,并把他们带到这个世界里!”


  慕容思雪听见了,着急的对慕容心说道:“不,我不会抛下你的!”


  慕容心试着逃离这个地方,可是根本就不行,慕容心对慕容思雪说道:“思雪公主,你一定要听话,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得救,相信找到他们,再来救我也不迟啊!”


  冥锦看着现在的他们,冷冷的说道:“别挣扎了,你们这所谓的挣扎,都是没有用的。”


  慕容思雪打算过去的时候,慕容心急忙对慕容心说道:“思雪公主,一定要听我的话,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得……救。”


  慕容心说完,整个冰都冰柱了慕容心,慕容思雪看见了,惊讶道:“不,不要啊!这不是我想看见的啊!”


  慕容思雪看着现在的慕容心,不得已赶紧逃离这个地方,去天使国城堡的地下室,去拿那六个手镯,去地球。


  慕容思雪快速离开了这个地方,冥小白看见了,就对冥锦说道:“母后,我现在就去追慕容思雪。”


  “很好,快去吧,千万不要让她得逞了。”冥锦冷冷的对冥小白说道。


  冥小白点点头,很快就去追慕容思雪了。


蝶恋梦曦

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在,昔人已非

帮 @归海离然 发


  这一天,天使国举行了登基大殿,一个金色长发的女子,头上戴着王冠显示了她的高贵,一身金色的王袍,手里拿着象征权利的权杖,一双银色的眸子更加体现了这位女子的高贵和冷漠。这位女子就是天使国的新一任女帝——芊凤眠。


  她是人人口中最冷漠无情的一位女帝,却无人知晓她的过去。


  午后的花园里,芊凤眠坐在椅子上,从她的对面飞过来一只红色的神鸟名叫“昼”,是一年前芊凤眠在森林里无意间救下的一只神鸟。


  “昼,你说他还会回来吗?”芊凤眠摸着“昼”的头说,“昼”只是看着她,“这样吧,我和你讲一个故事吧。”


  ...

帮 @归海离然 发








  这一天,天使国举行了登基大殿,一个金色长发的女子,头上戴着王冠显示了她的高贵,一身金色的王袍,手里拿着象征权利的权杖,一双银色的眸子更加体现了这位女子的高贵和冷漠。这位女子就是天使国的新一任女帝——芊凤眠。


  她是人人口中最冷漠无情的一位女帝,却无人知晓她的过去。


  午后的花园里,芊凤眠坐在椅子上,从她的对面飞过来一只红色的神鸟名叫“昼”,是一年前芊凤眠在森林里无意间救下的一只神鸟。


  “昼,你说他还会回来吗?”芊凤眠摸着“昼”的头说,“昼”只是看着她,“这样吧,我和你讲一个故事吧。”


  五年前,芊凤眠还是一位天真烂漫的公主,并不像现在这般冷漠。那天,她一个人在森林里游玩,碰到了一只野兽,她十分害怕"你,你别过来……我可是公主"她一边说一边害怕的往后退,那只野兽一下子向芊凤眠,芊凤眠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却没有想象的疼痛,睁开眼睛看见一位穿着暗红色衣服的男子,手里拿着剑,帮自己杀死了那只野兽,男子手里的剑变成了一把扇子,看着芊凤眠“小天使,你怎么自己在这里。”“你是谁啊?”“我是恶魔国的二王子——夜桀宸。”“我是芊凤眠。”夜桀宸笑了笑:“走吧,我送你回去。”芊凤眠点了点头,从那之后夜桀宸每天都会在森林里和芊凤眠汇合,带她去各个地方。


  他们就此相爱了,可是天使和恶魔的相爱是一开始就不被允许的。他们的恋情很快就被发现了。一段时间里,夜桀宸都没有找过芊凤眠,芊凤眠十分担心,想去找夜桀宸却不允许出去,只能默默地等着夜桀宸回来找她。


  一天芊凤眠听见外面有人喊道:“不好了!恶魔大军来袭!”芊凤眠冲了出去,看见了一片恶魔大军,而领头的正是她心心念念的恋人夜桀宸。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夜桀宸“宸……”她看见夜桀宸冷若冰霜的眼神,不禁心寒“好久不见啊,芊凤眠。”夜桀宸勾起嘴角看着芊凤眠,两大军团开始互相进攻,明显恶魔军队占上风。


  芊凤眠和夜桀宸互相看着对方“为什么……”芊凤眠不敢相信的看着夜桀宸,这个曾经说要一辈子和自己在一起的男人,如今却要和自己刀剑相向“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而今天我们就来结束这段错误的感情吧”夜桀宸举起手中的剑,对准芊凤眠“举起你手中的剑吧,公主。”芊凤眠手中出现一把圣剑,对准夜桀宸“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好,我就成全你。”他们都举起剑,向对方冲去,芊凤眠闭上眼睛,流下一滴眼泪,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她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剑刺进了夜桀宸的身体,而夜桀宸的剑刺进了自己身后偷袭自己的人。


  芊凤眠抽出剑,接住倒下的夜桀宸“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芊凤眠哭了,她第一次感觉如此绝望,看见面前自己最心爱的男人,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仿佛一眨眼他就不见了。夜桀宸勾起嘴角“因为我爱你啊……傻子。”夜桀宸伸出手拂去芊凤眠的眼泪“别哭了,以后我再也不能替你擦去眼泪了,所以……一定要学会坚强啊……”芊凤眠紧紧抓住夜桀宸的手“不……不会的,我一定会救好你,你不会死的!”芊凤眠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不停的往下掉。“咳咳……傻子……我们只能活一个啊……所以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如果有来世……我……我一定愿意……化作一直鸟儿……陪在……你的……身边……”夜桀宸缓慢的闭上眼睛,身体瞬间消失“不!”芊凤眠不停的抓着消失在空气中的魂魄,却什么都没有抓住。


  她绝望的坐在地上,回想着她和他在一起的生活。第一次的相遇,第一次过的生日,第一次的表白,第一次的脸红,第一次的亲吻,第一次的绝望都是因为他,而如今这个自己心爱的男人却永远离开了自己。芊凤眠绝望的哭着,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握住手中的剑,一步一步走进战场,身上的白衣被夜桀宸的鲜血染红一片,看着战场的战士们,疯了一般冲进战场,用剑杀死了所有人。


  等到国王和王后来到战场看见的人遍地的尸体,和站在中间的芊凤眠,浑身的血,凌乱的头发,脸上已经干了的泪痕和剑上不停往下流的鲜血。那双平日里充满感情的银色眸子,此刻什么都没有了……从那天开始,那个天真烂漫的公主变得冷漠,可世人皆不知为何她会变成这样。


  芊凤眠看着“昼”:“好了,我该走了,你想干嘛就干嘛去吧。”芊凤眠起身,慢慢的往前走。夜桀宸离开的几年里,她变得强大,坚不可摧。这几年什么都没变,变得只是身边少了一个人。芊凤眠忽然想到一句话:“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在,昔人已非。”


刀客特.D
一个被神和恶魔否定的女孩,只因...

一个被神和恶魔否定的女孩,只因拥有天使的翅膀和魔鬼的角。
她的身体在风中由人化为灰,再由灰化为无,我站在她面前,没有阻拦,只因她也不能归为人这一方。
我从未见过人神魔能如此团结,只因遇到了她。

深夜的脑洞,突然的脑抽😄

一个被神和恶魔否定的女孩,只因拥有天使的翅膀和魔鬼的角。
她的身体在风中由人化为灰,再由灰化为无,我站在她面前,没有阻拦,只因她也不能归为人这一方。
我从未见过人神魔能如此团结,只因遇到了她。

深夜的脑洞,突然的脑抽😄

或许~很帅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棒的题材天使与...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棒的题材
天使与恶魔
他们原本应该是对立的
可是两个确实是好友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棒的题材
天使与恶魔
他们原本应该是对立的
可是两个确实是好友

霖遥

哈哈哈嗝,最后一个是晋叔的头像,两个直男的互动让我想歪了

哈哈哈嗝,最后一个是晋叔的头像,两个直男的互动让我想歪了

如饮ruyin
今天下午总算是敢给她们勾线了。...

今天下午总算是敢给她们勾线了。。虽然我的线条又抖又飘啊哈哈(   :∇:)

希望之后上色能不毁画

今天下午总算是敢给她们勾线了。。虽然我的线条又抖又飘啊哈哈(   :∇:)

希望之后上色能不毁画

Riors_七玄

天使与恶魔 1

私设。现代都市,微狗血。bl。


“沈安风,放学去哪儿玩啊。”他把手搭在我肩上。

这是我的青梅竹马顾言。我貌似有点儿喜欢上他了...。可他的母亲一直让我离他远点儿。

“不去了。”我甩开他的手,快速整理好书包离开了教室。

“什么嘛。”他抓了抓脑袋。

......

为什么你要接近我啊。种族之间最起码的提防要有啊。你是精灵,而我是恶魔啊。我抱头痛哭这。万一我......万一我伤害你了怎么办啊!

前言完——。

“什么?!你要转学?”电话另一端吼道。

“嘛,祁郝小声点啦!”我超级小声的说着。

“那家伙知道吗。”

“我不想让他知道...他的父母不希望我跟他靠的太近。”我小心的解释这...

私设。现代都市,微狗血。bl。


“沈安风,放学去哪儿玩啊。”他把手搭在我肩上。

这是我的青梅竹马顾言。我貌似有点儿喜欢上他了...。可他的母亲一直让我离他远点儿。

“不去了。”我甩开他的手,快速整理好书包离开了教室。

“什么嘛。”他抓了抓脑袋。

......

为什么你要接近我啊。种族之间最起码的提防要有啊。你是精灵,而我是恶魔啊。我抱头痛哭这。万一我......万一我伤害你了怎么办啊!

前言完——。

“什么?!你要转学?”电话另一端吼道。

“嘛,祁郝小声点啦!”我超级小声的说着。

“那家伙知道吗。”

“我不想让他知道...他的父母不希望我跟他靠的太近。”我小心的解释这。

“你傻子吗!?”

......就这样挂了电话。

这一消失就是五年。

呼。“他应该也已经开始工作了吧。”我仰头看着天。


“妈妈!看是恶魔!”兽人孩子指这我。

“别用手指!快走!”他的母亲向我鞠一躬,示意抱歉。

“等久了?”祁郝那这冰可乐靠近我脸庞。

“好冰。”

“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

“没想好......”

“真是服了你。”


他拉着我进了“xx房”

“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你不没房子嚒,买。”

也对,他家有的是钱。“你掏钱?”

“不是我掏钱你掏钱啊?还有你有钱吗?”他嘲笑这我。

“......”



入住了新公寓,公寓里一股新装修的味儿。我有些嫌弃。

“新住户?”一个声音传到我耳边。

“啊?您是?”我有些慌张

“我住你隔壁。我叫维斯诺”

“诶,您好,我是沈安风”外国人啊......


整理好房间已经深夜了。好饿啊。

 -祁郝,你那儿有吃的吗

 -大半夜叫外卖啊?


 -啧,你饿这吧。

 -无情。


关闭手机。好久都没有那么孤单了呢......

泑叶
班里一位大佬帮我画的天使与魔鬼...

班里一位大佬帮我画的
天使与魔鬼
嘿嘿嘿^V^
好涩情啊^﹃^

班里一位大佬帮我画的
天使与魔鬼
嘿嘿嘿^V^
好涩情啊^﹃^

往生客

【喻黄】金色星芒·终

有那么一颗不知好歹的星星,他竟愿沉于黑暗,说要救我出去。

——————————————————

快啊,再快一点。

黄少天咬着牙为自己愈伤,伤口处散发的巧克力味对任何一个alpha来说,都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冲入敌营时,他已双腿痉挛,没有了意识】

【被玷污的天使无法再融入那个并不排斥他的家】

【他弹开了朝夕相处的战友,化为了牢笼的烈火】

黄少天不由得想到那个伟大却不得善终的先辈,额头汗液涔涔,他无法忍受作为OMEGA只能雌伏于alpha身下的命运。

淡雅的兰香变得浓郁,好像是要安抚那只巧克力味的炸毛小猫。

“少天?”

刹那间,黄少天瞳孔骤然放大,停止灵力输出,似乎觉得有这个...

有那么一颗不知好歹的星星,他竟愿沉于黑暗,说要救我出去。

——————————————————

快啊,再快一点。

黄少天咬着牙为自己愈伤,伤口处散发的巧克力味对任何一个alpha来说,都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冲入敌营时,他已双腿痉挛,没有了意识】

【被玷污的天使无法再融入那个并不排斥他的家】

【他弹开了朝夕相处的战友,化为了牢笼的烈火】

黄少天不由得想到那个伟大却不得善终的先辈,额头汗液涔涔,他无法忍受作为OMEGA只能雌伏于alpha身下的命运。

淡雅的兰香变得浓郁,好像是要安抚那只巧克力味的炸毛小猫。

“少天?”

刹那间,黄少天瞳孔骤然放大,停止灵力输出,似乎觉得有这个人在,他已经用不着疗伤来掩盖自己的信息素了。

黄少天从黑暗中勉强站起,金色的眼睛有些浑浊,星河的流转溶在情欲中。

是一个最高等的恶魔,甚至没有恶魔的犄角,一头银发如月华,血色的瞳中只倒映着他的天使。

“喻……喻总……你真的是……恶魔啊。”黄少天快软得站不下去了。

“少天一定要亲眼见到了才相信吗?”

“不……我一直都相信喻总。而且,喻总你一定是个好人。”黄少天笑了,露出尖尖的小虎牙。

“小家伙,说一个恶魔是好人,这……”喻文州真的快疯了,他忍受着心上人浓烈的信息素,忍受着心上人如水的眼神,听着他软糯的声音。

他真的快疯了。

“那么,喻总,我先走啦。”黄少天笑得勉强。

“是吗?少天是不是有些困难需要我帮忙呢?”不再隐忍,这个孩子是他的星辰,永远都是。

“喻……喻文州……你放开我。”黄少天想要推开突然瞬移过来,揽住他的腰的喻文州。

“少天,你才来公司一天吧,就这么直接叫你上司名字了?”喻文州压低了声音,低音炮快把黄少天给打晕了。

体内的燥热让黄少天不再反抗,只是用尽力气转过身,问道:“喻文州,你是不是因为喜欢我才这么关心我的,而不是因为我是OMEGA,也不是因为我在发情期。”

喻文州呆愣地看着怀中的小家伙,他那么急切地询问是否能给他真心,纯情得让人自然生出一种保护欲。他的星辰,是夜空中千百万星辰中,他仅凭一眼就能定位的存在。

“我喜欢你,黄少天,你听,我的心因你跳动。你不要推开我,让我标记你,让我拥有你,好吗?我的少天。”喻文州的语气近乎是恳求,一双冰冷惯了的,看透浮世万千的眼中,现在只装得下一个人了。

接着,便虔诚地单膝下跪,划破手指,将自己的血抹在黄少天受伤的大腿上,伤口快速愈合了。接着,他牵起黄少天的手,轻轻吻了上去。

黄少天小朋友很好捕获,仅需一句我真的动了心,一个手背上虔诚的吻,就让他彻底沦陷在名为喻文州的情海里。

这颗遥不可及的金色星辰,我终于得到了它。沉湎于黑暗的我竟有些不知所措,我要带着他走出黑暗,因为我对他说:

他是个恶魔,可是我喜欢他。他说黑暗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但是我想带走他,所以我说:

【你本不属于这里。】

——END——♡——

往生客

【喻黄】金色星芒.5

这颗星辰太干净,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

“嗯,然后呢?你就去淋雨?”喻文州双手交叠在腿上,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是他的心里已经欣喜到快无法伪装,淡漠疏离惯了的深色眼睛,面对着心上人很难抑制住不同以往的光彩。

“不……不是,那个喻总,你听过守护者吗?”黄少天试探着问。

喻文州身形一滞,眼神变得古怪,看得黄少天心里发毛。

喻总的眼睛里,真的好深啊,看不到底。

“没……没什么,我曾经呢,被一个守护者救过,但是……后来他……”这该死的依赖,喻总再怎么优秀,终究也是个人类,我和他讲什么啊,引起恐慌吗?

黄少天摇摇头,抬头再看喻文...

这颗星辰太干净,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

“嗯,然后呢?你就去淋雨?”喻文州双手交叠在腿上,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是他的心里已经欣喜到快无法伪装,淡漠疏离惯了的深色眼睛,面对着心上人很难抑制住不同以往的光彩。

“不……不是,那个喻总,你听过守护者吗?”黄少天试探着问。

喻文州身形一滞,眼神变得古怪,看得黄少天心里发毛。

喻总的眼睛里,真的好深啊,看不到底。

“没……没什么,我曾经呢,被一个守护者救过,但是……后来他……”这该死的依赖,喻总再怎么优秀,终究也是个人类,我和他讲什么啊,引起恐慌吗?

黄少天摇摇头,抬头再看喻文州的表情,喻文州露出一个让黄少天此生难忘的笑,是不是有那么一瞬间,喻文州的眼中折射着血与刀光,嘴角上扬到恰当角度,像魅惑人心的魔鬼,邀你来跳一曲死亡圆舞曲。

黄少天感觉自己被一眼望到了底,一切谎言与伪装都是徒劳。

“是吗?那我真的要感谢那位守护者,保护了少天。”少天两个字做结尾,语调微微上扬,致命的性感和诱惑让黄少天的身体紧绷到极致。

黄少天站起来,感觉再坐下去他要双腿残废。

“那么我也告诉少天一个秘密,等价交换,好吗?”

“好……”

喻文州也站起来,慢慢地踱着步,逼近了黄少天,在黄少天的耳旁道:“少天,那么你知道恶魔吗?”

温热的气息拍打着黄少天的耳廓,他脑中一阵晕眩,很想逃离,好好地淋雨。

“……”

“我就是哦。”还是致命的性感声线,像毒蛇缠绕而上。

“喻总……您说什么呢……”黄少天手脚无力,无法推开喻文州。只能强颜欢笑道。

“少天不信?”突然靠近,深渊一般都眼睛对上黄少天金色透亮的眼睛。

黄少天的双唇不点自红,很是水嫩,喻文州真的很想就这么吻上去,然后在办公室里标记他,看纯洁的天使在欲望里沉沦的样子。

“好了,随便你信不信吧,外面雨很大,等司机把车开过来,我送你回家吧。”喻文州低眸笑了笑,放开了黄少天。“OMEGA要小心一点,别被alpha盯上了,在遇到你的真命之前。”

天使的真命怎么会是恶魔呢,真是,滑稽透了。

但是,恶魔的真命却是天使,也真是,滑稽透了。

车来了,喻文州招招手,示意黄少天跟上。

意味不明的眼神和刚刚的笑容,惊魂未定的黄少天决定说实话,伪装得那么好,毫不畏惧自己身上的圣灵之力,甚至还调戏自己诶不对,卧槽调戏?!喻总他不会看上我了吧,卧槽黄少天你内心戏那么优秀的吗?得了得了,还是说实话吧,这个喻文州要真是恶魔,那也实力不薄,也没见他犯过事,还是说实话的好。

“谢谢喻总,其实那个……其实我……我就是这个城市的守护者。”

落落君
[多么漂亮的颜色啊]他这么说道...

[多么漂亮的颜色啊]他这么说道。

[多么漂亮的颜色啊]他这么说道。

落落君

参加微博企划摸的自家孩子!

参加微博企划摸的自家孩子!

白夜零

天使于恶魔【1】

一个来自【天使可以为天下而放弃你。恶魔可以未你放弃天下】的灵感。

人设…咕咕咕…

原创文。文笔渣,不过可以申明没有车。

慎入。

——

“夜,你干嘛去。”坐在座椅上,散漫又随意地坐着的那个男人微微皱眉,脸色有些难看。修长的手指轻敲桌面,另一只手支起脑袋,语气不悦。

“嗯?噗嗤。啊我去办点事儿。大概很快就回来了。”那个被叫做夜的人前脚已经跨出门,也不管那个坐着的男人脸色多难看,也只是挥挥手,说那么一句话【我很快就回来】,头也不愿意回。

门,悄然关上了。男人气急,头疼犯作,怒气和疼痛在人的脸上显现,使得他的表情有些扭曲。他闭上眼,眉头紧锁,还是单手支首。“咚咚”两声敲门声,男人睁眼,刚想起身看看是不是夜回来了,忽...

一个来自【天使可以为天下而放弃你。恶魔可以未你放弃天下】的灵感。

人设…咕咕咕…

原创文。文笔渣,不过可以申明没有车。

慎入。

——

“夜,你干嘛去。”坐在座椅上,散漫又随意地坐着的那个男人微微皱眉,脸色有些难看。修长的手指轻敲桌面,另一只手支起脑袋,语气不悦。

“嗯?噗嗤。啊我去办点事儿。大概很快就回来了。”那个被叫做夜的人前脚已经跨出门,也不管那个坐着的男人脸色多难看,也只是挥挥手,说那么一句话【我很快就回来】,头也不愿意回。

门,悄然关上了。男人气急,头疼犯作,怒气和疼痛在人的脸上显现,使得他的表情有些扭曲。他闭上眼,眉头紧锁,还是单手支首。“咚咚”两声敲门声,男人睁眼,刚想起身看看是不是夜回来了,忽然反应过来——急促的两声敲门声——是下人有事罢了。

“进来吧。”很显然,他已经习惯这种由各种原因导致的随时会发作的头疼。男人的声线平稳,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令他痛苦万分的事,只是低沉的嗓音伴着些许沙哑。他端正了坐姿,举起面前的乘着有些微凉茶水的茶杯,轻抿一口。浓重的苦涩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不清楚为什么,男人只觉得这茶水苦到心底。

门开了,一个身穿燕尾服的男人走了进来,看面相有些老成,从容不迫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就是这地方的管家。他清了清嗓子:“咳咳,慕言少爷,我们找到夜零少爷的行踪了。”

“嗯。”男人的反应异常冷淡。“还是老地方么?”

“是的…而且还是那个女人。”管家开始微微发抖,别人不清楚,但他身为管家,服侍面前这个慕言少爷多年,很清楚,现在面前这个人的心情很差,差到一种极点。——没有人猜得到这个人下一步会做什么。

“还有别的事吗?”慕言不悦地问道。“这里还有一叠文件,请过目。”老管家把手中的文件放到慕言的右手侧。把已经完全冷却的茶水换成刚热好的牛奶。他知道,夜零不在的深夜,如果不给慕言喝点热牛奶,他或许几天几夜都不会闭眼安睡。


“夜…”

“我在”

“你在哪……”

慕言嘴中喃喃地说着梦话,在窗边坐着的夜零,本来水蓝的瞳孔渐渐变得猩红。


——未完——


普通人顾念尘

【凹凸世界】天使与恶魔(呆毛姐弟)



【凹凸世界】天使与恶魔(呆毛姐弟)

是的这是上一篇的另一版本

————分割线————

  天使轻轻拥住恶魔,在恶魔脸上留下了个吻

  “衰仔,还记得姐说过什么吗”

  恶魔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微笑,他似是满不在乎的看着玩笑道:“老姐,不要这么严肃嘛,也不一定……”

  “衰仔,我们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天使比恶魔娇小了好多的身体此时却异常的高大,恶魔吸了吸鼻子,一股重未有过的感觉从他心底油然而出。

  天使的羽箭被扔到了一旁,她紧紧抱着恶魔,温柔的抚摸着恶魔的头发,同时用自己的羽箭刺入自己的心脏

  “嘶……还挺疼的,诶,衰仔,你别哭啊...



【凹凸世界】天使与恶魔(呆毛姐弟)

是的这是上一篇的另一版本

————分割线————

  天使轻轻拥住恶魔,在恶魔脸上留下了个吻

  “衰仔,还记得姐说过什么吗”

  恶魔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微笑,他似是满不在乎的看着玩笑道:“老姐,不要这么严肃嘛,也不一定……”

  “衰仔,我们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天使比恶魔娇小了好多的身体此时却异常的高大,恶魔吸了吸鼻子,一股重未有过的感觉从他心底油然而出。

  天使的羽箭被扔到了一旁,她紧紧抱着恶魔,温柔的抚摸着恶魔的头发,同时用自己的羽箭刺入自己的心脏

  “嘶……还挺疼的,诶,衰仔,你别哭啊”

  鲜血染红了少女的衣裳,恶魔错愕的看着面色发白的少女,捂住了嘴,他是恶魔啊,他什么都给不了他姐姐,他从小就被姐姐护着,只有姐姐才是真心爱过他的人。

  “老姐……”

  “停,衰仔你别说话,听我好好说完”

  天使被恶魔揽入怀里,微微阖了阖眼睛,开口道:“衰仔,你要记住,只有姐才能欺负你,所以!姐不在你身边了,你要好好的活下来知道吗,姐可不想让你过来陪我……我更想,更想让我们在一起……埃米,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独自抛下你一个人的……”

  天使的声音越来越弱,呼吸也越发艰难了起来,恶魔抱紧了她,眼泪划过恶魔稚嫩的脸颊

  “没事的,没事的,老姐,如果真的有下一次机会,我还是想,还是想做你的弟弟,但是,下一次,换我来保护你,我的姐姐,艾比”

  “获胜者,埃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