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光

18383浏览    262参与
一只胖虎妹妹
我死了,你们品品。姐姐和小狼狗...

我死了,你们品品。
姐姐和小狼狗的甜蜜爱情
他在32岁还是个孩子

我死了,你们品品。
姐姐和小狼狗的甜蜜爱情
他在32岁还是个孩子

焦糖啾

【天光】如何喂养兔子

我真的很喜欢兔兔(´ڡ`  )……总之就是,光光变成兔兔的脑洞!

❗假孕、筑巢提及


高天佐不许看。



点击就看佐哥欺负翘屁嫩兔


我真的很喜欢兔兔(´ڡ`  )……总之就是,光光变成兔兔的脑洞!

❗假孕、筑巢提及


高天佐不许看。



点击就看佐哥欺负翘屁嫩兔


焦糖啾

【天光】困兽(终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

高天佐不要看。


焦糖红茶拿铁加奶霜去冰三分糖


今天!佐哥!微博回复我了!!我寻思着今天是必须把完结章给发了!

妈妈,我上网冲浪被帅哥回复了………………

总之想在正文里写的剧情都写完啦。番外要不要安排一下孕期/带崽日常?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

高天佐不要看。


 


焦糖红茶拿铁加奶霜去冰三分糖




今天!佐哥!微博回复我了!!我寻思着今天是必须把完结章给发了!

妈妈,我上网冲浪被帅哥回复了………………

总之想在正文里写的剧情都写完啦。番外要不要安排一下孕期/带崽日常?


焦糖啾

【天光】困兽1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蜜茶加冰淇淋加波霸少冰三分糖


谁能想到这个最终标记我居然写了6千多字……明天发完结章!

再不完结我奶茶都要列不出种类了,哭哭。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蜜茶加冰淇淋加波霸少冰三分糖



谁能想到这个最终标记我居然写了6千多字……明天发完结章!

再不完结我奶茶都要列不出种类了,哭哭。


焦糖啾

【天光】困兽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有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铁观音茶加奶霜加布丁三分糖温热


接下来周末两天都会有更新,九+十+完结章˶⚈Ɛ⚈˵上周玩太嗨了()

陪你做个爱&陪你生个崽

不喜欢看千万不要勉强自己,也不要分享到粉丝群,不要举报……虚弱.jpg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有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铁观音茶加奶霜加布丁三分糖温热



接下来周末两天都会有更新,九+十+完结章˶⚈Ɛ⚈˵上周玩太嗨了()

陪你做个爱&陪你生个崽

不喜欢看千万不要勉强自己,也不要分享到粉丝群,不要举报……虚弱.jpg


爱蔻

【天光】甜甜

脑内产物罢辽,ooc

天光,   微芽光,豆鬼


郑光捡到了了个男生。

就像那部日剧《宠物情人》一样,打开门的盒子装着一个人,只是不是momo,而是一个叫高天佐的男生。

他的脸上头上湿漉漉的,抬起头看着你,会发现连眼睛都是湿漉漉的,像讨人怜的小狗,让人心生爱意。

他说:“呐,你捡到了我很lucky,就一起生活吧。”

暂且别说这个狗屁lucky他到底想不想要,单是出现一个陌生人对自己说一起生活。

bullshit,黑色幽默吗?

但郑光看到高天佐满脸的倦色和强行挤出来的难看笑容,突然心软了一下。

老好人去房间拿了跟干毛巾,甩在高天佐的头上,“擦干净,记得换拖鞋。”...

脑内产物罢辽,ooc

天光,   微芽光,豆鬼



郑光捡到了了个男生。

就像那部日剧《宠物情人》一样,打开门的盒子装着一个人,只是不是momo,而是一个叫高天佐的男生。

他的脸上头上湿漉漉的,抬起头看着你,会发现连眼睛都是湿漉漉的,像讨人怜的小狗,让人心生爱意。

他说:“呐,你捡到了我很lucky,就一起生活吧。”

暂且别说这个狗屁lucky他到底想不想要,单是出现一个陌生人对自己说一起生活。

bullshit,黑色幽默吗?

但郑光看到高天佐满脸的倦色和强行挤出来的难看笑容,突然心软了一下。

老好人去房间拿了跟干毛巾,甩在高天佐的头上,“擦干净,记得换拖鞋。”

高天佐突然愣了一下,只是温顺地慢慢地擦掉身上的水汽。

郑光的房子倒是出乎意料的整洁,相较于其他单身的男生而言。只有茶几上胡乱地堆着的几桶泡面,暴露出一点主人的作息。

“你随便坐吧,哦对了我叫郑光。”

我知道的,你叫郑光。

高天佐想到昨晚上跟兄弟一起喝完酒唱k的时候,絮絮叨叨地拉着发小说,自己有个喜欢的人但不知道要不要去告白。

发小不知道是酒精上头还是感同身受,重重地一拍桌子,“去啊,一定得去!”

“那他也不认识我。”

“你不向他介绍自己她哪知道你谁啊,你就去她家死缠着她。”

“这行吗?”

“肯定行,现在就走。”

高天佐就这么跌跌撞撞地冲到郑光家门口,在手即将按响门铃的那一刻,一团浆糊的脑子突然想到郑光可能在休息不好打扰他。

于是身一歪,头一歪,就在门口睡过去了。

再然后就睡到郑光起床开门,再然后就进了郑光的家。

顺利得如有神助。

当郑光已经下意识地在早上做双份早餐,洗手间的牙刷会买两只,原本不算挤的衣柜塞满了两人的衣服,迟钝的他才恍然意识到一种叫高天佐的因素已经霸道地遍布自己的生活,更可怕的是自己却毫不反感,甚至是欢喜的时候,离第一次彼此见面已经过了三个月。




“诶,郑老师,你知不知道教思修的肖老师他今年可能要从我们学校调走。”

郑光正整理好教案打算去上课,突然听到有人叫他,便停下了脚步,“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他走得慢些,还听到后面老师们压低了声音在讨论,“郑老师真是的,明明跟肖老师关系这么好,都不透露一点。”

这事他还真不知道,关系好也是去年的事了。

郑光自嘲地笑了笑,加紧了步伐。

因为刚才那些闲聊倒挨得预备铃响过,郑光心里有点急了,偏偏前面又好死不死地碰见肖佳,本来就有点窄的拐角是容不下两个成年男子并肩走过。

算了算了。

郑光只能微微侧过身让出了更大的空隙,肖佳目不斜视地走过明显更宽阔的空间,还是故意抬了抬手肘撞歪了郑光怀里的教案后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走过。

什么狗脾气,郑光心里淬道。

郑光这人上起课来不好不坏,所幸脾气温和待学生还算不错,即使大家无心学习也没人讲话聊天,大不了把书一摊安安静静地睡上一觉,也不干出有损课堂纪律的事。

夏末还是炎热的,郑光背过身写板书的时候掠了下刘海的汗水,余光透过最前排的窗户看见肖佳和胡雪松在楼下的花坛边勾肩搭背,不知道肖佳说了句什么引得胡雪松狂笑不止,然后肖佳就低下头一琢一琢地去亲他雪白的脖子,宛如交颈的鹅。

郑光微微扬了扬眉,惊叹于肖佳的大胆,当年大家在一起倒是刻意控制着不见面除了一起去食堂吃饭,排队打菜时慌慌张张的牵个手,汗津津,甜蜜蜜。

所以学校老师们只以为他们私交尚好,到没人想到会有这一层关系。

现在看来倒是对的,反正不长久何必落下话柄子给别人,太不值得。

他这么想着走到那面窗户前,“唰拉”拉上了窗帘,惊醒了正在熟睡的同学。

郑光看着睡眼惺忪地的少年,“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反光后面同学看不见。”

他想了想又软下了语调:“睡了20分钟该起来上课了。”

放学后,郑光开始整理东西边想着今天给高天佐做什么晚餐吃。

现在夏暑未消,回家路上买两杯薄荷绿豆汤去一起尝尝。

“郑老师,想什么这么开心。”旁边是女老师揶揄着,“脸上都笑开了花。”

郑光摸了摸自己的两腮,倒有点不好意思,“真的吗?”

“是不是有对象?”

“没有没有,只是家里来了个小朋友。”他摇了摇手。

“不像哦,这个小朋友不简单。”

郑光“唰”地一声站了起来,夺了东西就跑,“王老师我先走了。”

走出办公室,郑光觉得耳根的炽热感慢慢散去,觉得刚才那反应过激得好笑,捂住了脸。

“滴”冰凉的湿意钻入了领口。

下雨了吗?

眼见得这晴朗的天慢慢变得阴沉,瞬间下起了瓢泼大雨。

郑光狼狈的躲在校门口的廊下,天气预报没有说就自然的完全没带伞具。

只能老老实实等雨小点再淋回去。

雨真的越下越大完全没有变小的趋势,眼看着班上的同学三三两两路过。

“郑老师再见。”

“再见。”

王老师走过吃惊地说:“郑老师还没走吗?”

“等雨小点再走。”

“要不我载一下。”

郑光摇了摇头,“不了,两个人撑太小了,你会淋到的。”

“打电话叫你家小朋友来接啊。”

“没事,等小点我就走。”

“那明天见。”

天已经很暗了,保安大叔已经开了路灯,朦朦胧胧也看不太清楚。

郑光盯着水洼里的那一点倒影的橙色的光,心里有点恍惚,他想给高天佐打个电话,告诉他雨太大要晚点回来,告诉他今天晚上点外卖吧。

但是他之间们都没有互相交换电话呢。

好像高天佐会突然间走掉一样,那么彼此留了电话就是牵挂。

他有点气馁地看着脚尖,心情更是乱成一团。

“光哥。”

郑光吓了跳,眯着眼看着高天佐撑着一把可笑的粉红色的伞走了过来。

“诶,你怎么来了。”郑光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

“我看你出门的时候都没带伞,雨下这么大我就来接你了。”

郑光心想:完了被感动了,还不是一点点。

他故意岔开话题,笑着说,“怎么打了一把娘兮兮的粉伞。”

“我在你家没找到伞,楼下便利店只有粉色的,我也不想啊。”高天佐露出一种你不夸我,我好委屈的表情。

郑光咳了一声,帮他擦了擦衣袖上的水。

“这伞太小了,两人怎么撑。”他举起伞看了一眼啧舌道。

“光哥我背你,或者我抱你,不就ok了。”高天佐说着伸出了手去揽郑光的腰,笑着看着郑光跃出三四米远。

“别,挤挤就行。”

两人撑着这把伞,肩并着肩,说说笑笑,倒是比情侣更像情侣。

“光哥,刚刚你有没有想到我来接你。”

“没有啊。”

“哇,我在你心里是这种人吗?”

“你是我的小朋友啊。”

脱口而出,郑光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感觉心突然跳得好快。

“什么啊,我早就成年了。”高天佐不满地嚷道,“哪里小了,哪里都大。”

“行行行,你说的都ok。”

“光哥,交换下手机号吗?”高天佐一脸真诚地看着他,“这事我想了很久就一直没敢提。”

郑光低着头在高天佐的手机里输下一串长长的数字。

“哈哈哈,现在我们就是互相拥有号码的人了。”高天佐给郑光修改了个备注,还硬不给他看。

“天佐。”

“嗯?”

“下次下雨天你还会来接我吗。”说完郑光先红了脸,唾弃自己这话说的嗲。

高天佐愣了一下,傻傻地笑着一搂郑光的肩膀,“你不嫌弃我,每天都来接你。”

“行啊。”

高天佐突然伸手牵住了郑光的手,很蹩脚的动作,更不要说是用右手勾左手这种奇怪的姿势。

两人对于这个动作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开口,就这样一直牵着走到了家门口。

“今天这雨下得真好。”高天佐乘郑光开门的时候喃喃道。

“你说什么?”郑光没听清楚,疑惑地看着他。

“没什么光哥。”

那把小花伞果然只是一个形式,两人奔到家时,浑身都湿透了趟下来的水几乎可了金山寺。

“哎,快擦擦。”郑光几乎是边跑边脱鞋进了房子。

等高天佐进门的时候一块干毛巾就甩在他的头上。

当郑光换完一身干爽的衣服出来时,高天佐还穿着湿透了的衣服在那跟谁聊天,笑得一脸灿烂。

“快去换衣服啊,别感冒了”郑光皱了皱眉。

“好的,光哥。”高天佐把手机塞在裤子里。

刚刚跟发小汇报了一下自己离喜欢的人越来越近,心情好得异常。



当然这个好心情持续到了第二天,就不由得开始低落。

看着拿着一杯姜茶过来的郑光,高天佐瓮声瓮气地说,“光哥,不要忙啦。”

郑光开始数落他,诸如明明年纪比自己小抵抗力却不好,又或者淋雨后不换干衣服。

絮絮叨叨,胡七扯八。

高天佐却觉得他说得对极了,甘之如饴,恨不得拘了他二十四个小时来数落自己。

辛辣的姜茶喝下去都是极甜。

“光哥,你亲亲我我就好了。”他笑着说,眼神却认真极了。

郑光搂住高天佐的头,“吧唧”亲了一大口在额头。

“可以了吧……”

郑光还没说完,高天佐就拉住了他的手腕,探起身子亲了上去。

既缠绵也霸道。

真奇怪,明明没有喝酒却带着一股醉意。

郑光晕晕地想。

“光哥可以吗。”高天佐就坐在床上抬头看着郑光,眼睛里是少年的无畏和坚定。

郑光轻轻地点了下头。

他搂住了郑光,纠缠着他,满脸的喜意,指尖连着心尖轻轻地颤,酥酥麻麻。

高天佐沿着郑光的脖子一寸一寸的亲下去,虔诚又温柔,温热的触感让郑光激起了一阵颤栗,他有些害羞地用手背挡住了眼睛,世界恢复于黑暗。

高天佐看见了,舔了舔郑光的手心,“呐,光哥是不想看见我吗。”

有点委屈的声音。

郑光只好移开了手,突然被强光刺痛了眼。

“天佐,能不能把灯关了。”

高天佐俯下身亲了亲郑光的眼睛,“不行,我想好好看清光哥。”

说完含住了郑光的耳垂,手指顺着脊椎慢慢往下,探到那一处缓缓地做了扩/张。

然后的那一切,郑光记不大清了。他看着天花板上细细碎碎的光晕,然后被高天佐细细碎碎地亲,仿佛是被加热化了的巧克力融入了牛奶,合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开。莫名地他想起了黄霑的一首歌“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

高天佐哄着他骗着他,叫他加大声点,叫他的名字。

“天……佐,高天佐。”破碎的不成语调的声音。

是他的光哥,是他的郑光。

拥在怀里的温暖肉/体是他最爱的那个人。

这个认知让高天佐兴奋得太阳穴突突地跳。

再然后是灭顶的快/感,像有烟花在大脑中绽放,痒酥酥,巍颤颤结束后。两人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只是靠在一起共抽着一根烟。

“光哥。”

“嗯”

“我们算在一起吧。”

“嗯。”

“你可别赖。”

“放心。不会啦。”


焦糖啾

【天光】困兽08

01  02  03  04  05  06  07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有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法式奶霜铁观音微糖加鲜芋

啊,权真的好难写…。每一个剧情都,都好难。

下周要去看干一票,不知道有没有更新了……不过也差不多把想写的剧情都走完了,大概还有两章左右吧。

01  02  03  04  05  06  07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有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法式奶霜铁观音微糖加鲜芋

啊,权真的好难写…。每一个剧情都,都好难。

下周要去看干一票,不知道有没有更新了……不过也差不多把想写的剧情都走完了,大概还有两章左右吧。

焦糖啾

【天光】困兽07

01  02  03  04  05  06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好像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四季奶青三分糖加百香果


……这么扯的剧情居然也能拖一章。……

其实这个文完全没有硬拉嚼的意思,主要是剧情绕不开,反正芽光tag我一次都没加过( `д´ )


01  02  03  04  05  06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好像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四季奶青三分糖加百香果



……这么扯的剧情居然也能拖一章。……

其实这个文完全没有硬拉嚼的意思,主要是剧情绕不开,反正芽光tag我一次都没加过( `д´ )


焦糖啾

【天光】困兽06

01  02  03  04  05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乌龙拿铁半糖加冰淇淋球


又写到小佳吃瘪了,好高兴哦


01  02  03  04  05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乌龙拿铁半糖加冰淇淋球



又写到小佳吃瘪了,好高兴哦


焦糖啾

【天光】困兽05

01  02  03  04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焦糖玛奇朵奶茶三分糖加脏丸


写小佳吃瘪好开心要看对小佳很友好的剧情,你们干脆就,就去看豆踢嘛!


01  02  03  04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焦糖玛奇朵奶茶三分糖加脏丸


写小佳吃瘪好开心要看对小佳很友好的剧情,你们干脆就,就去看豆踢嘛!





喻山rz
——搞到真的了。 他们太rio...

——搞到真的了。

他们太rio了

——搞到真的了。

他们太rio了

焦糖啾

【天光】困兽04

01  02  03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有一点约等于冇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红茶拿铁去冰无糖加混珠


这文里面小佳是不是很像反派?没错,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01  02  03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有一点约等于冇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红茶拿铁去冰无糖加混珠



这文里面小佳是不是很像反派?没错,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焦糖啾

【天光】困兽03

01  02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有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炭烧乌龙珍奶三分糖加黑糖珍珠


①明天更第四章

我真的不敢搞豆奎

③我强迫自己忘记佐哥烫的那个头


01  02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有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炭烧乌龙珍奶三分糖加黑糖珍珠



①明天更第四章

我真的不敢搞豆奎

③我强迫自己忘记佐哥烫的那个头


焦糖啾

【天光】困兽02

01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有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热阿华田无糖混珠加冰淇淋


日更是不可能的,刚好一周写了两章而已嘛。

01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本章有法光提及。

高天佐不要看。


热阿华田无糖混珠加冰淇淋


日更是不可能的,刚好一周写了两章而已嘛。

焦糖啾

【天光】困兽01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后续有法光提及。

反正当凹光看也是一样的(

高天佐不要看。

明天应该可以更02(●'◡'●)ノ❤

蛋糕奶茶半糖去冰加一颗布丁

*abo/A佐O光

*是[芽光]前提下的天光,后续有法光提及。

反正当凹光看也是一样的(

高天佐不要看。

明天应该可以更02(●'◡'●)ノ❤

蛋糕奶茶半糖去冰加一颗布丁

禅是禅非并不是

【天光】感冒

ooc,姓高的男生不准看

“光哥,咚咚咚。”

眼看着有越敲越激烈的趋势,带着势必把屋内的人叫醒的决心,郑光再也不能装睡熟没听到,只能长叹一口气,赤着脚走了出来。

“吱”门开了个小缝,只看得到郑光乱乱的头发。

很明显刚从床上起来啊,高天佐小声在心里嘟囔了一句。

“你也太早了吧,你先进来坐。”郑光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头发。

“不是你昨天说要晨跑锻炼减肥吗?”高天佐笑着埋怨道。
目光四下扫了一眼,在看到电视机下疯狂肆意生长的一大盆绿萝笑了。

这还是他给郑光挑的,好养活,不会死,还能净化空气,简直太适合了郑光这种生活颠来倒去的人了,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郑光也没怎么打理过,但它也凭着自己本...

ooc,姓高的男生不准看




“光哥,咚咚咚。”

眼看着有越敲越激烈的趋势,带着势必把屋内的人叫醒的决心,郑光再也不能装睡熟没听到,只能长叹一口气,赤着脚走了出来。

“吱”门开了个小缝,只看得到郑光乱乱的头发。

很明显刚从床上起来啊,高天佐小声在心里嘟囔了一句。

“你也太早了吧,你先进来坐。”郑光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头发。

“不是你昨天说要晨跑锻炼减肥吗?”高天佐笑着埋怨道。
目光四下扫了一眼,在看到电视机下疯狂肆意生长的一大盆绿萝笑了。

这还是他给郑光挑的,好养活,不会死,还能净化空气,简直太适合了郑光这种生活颠来倒去的人了,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郑光也没怎么打理过,但它也凭着自己本事凭空变得买来时候三倍大。

“喝牛奶吗?冰箱里有吐司。”郑光刚在刷牙,嘴边带着一点牙膏沫含糊不清地说。

刚刚睡醒的样子真的很软,宽大的背心倒是显出一大块雪白的肌肤,白得晃眼。
“都早起还吃这种东西干嘛,我们去吃小馄饨。”高天佐扫了一眼强行别开眼,顺手将茶几上空掉的啤酒罐扔到了垃圾桶里。

郑光听见这话,乐了。好久没吃早餐,一想到滚烫鲜香的小馄饨,倒也不瞌睡了。

“走,光哥带你去吃一家小馄饨。”郑光一扔毛巾,笑着对高天佐说。

“行呗。”

所谓的吃了十几年的店藏在七转八转的巷子里,倒是个名副其实的苍蝇馆子,生意却是特别的好。

老太太忙得团团转,只有在遇到面生的客人时才问一句,“阿要辣油。”

清爽的骨头汤底加上开洋紫菜榨菜香葱,上面漂浮着白生生的馄饨中间透着一点可人的红。

11月的南京已经恍如冬天了的,借着一碗下肚后倒是额头都沁出了细细的汗水。

“哇,太爽了。”高天佐喝着店里买的冰可乐,满足地眯着眼活像静姐。

“你不是感冒了吗,怎么还喝冰可乐。”郑光皱了皱眉。

流行性感冒真的过于厉害,freeout的小兄弟倒是一个个都中了招,上次就看见kc买了两大购物袋的餐巾纸来工作室结果两天就没了,这群人用得比烟还猛。

“你不说我还忘了。”高天佐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口罩,头一低赶紧带上,“我可得做好隔绝工作,可别传染给你你接下来可有巡演,对,工作室也得放几个口罩。”

他说话的时候声音瓮翁的,只露出好看的眉眼倒是平日里没有的柔和。

郑光愣了一下,颇不自然地揉了揉鼻子。

“没事,我身体好。”

“哇,你每天生活黑白颠倒的,又喝酒又抽烟的,35了啊。”

郑光被感动到了心里有点酸酸的,面上却不显只是不说话。

高天佐见他不搭话,怕郑光恼了他,又匆匆改了口,“行,我们光哥永远18。”

郑光噗嗤一声笑了,“你话真的很多啊。”

高天佐搂着郑光的肩,“我们freeout没你肯定不行啊。”
我没你也不行,他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

“行啦,南京城还是看你们。”

“光哥,我跟你说件事,很重要很重要,你仔细听。”

“你说。”

“我喜欢你。”高天佐直直地看着郑光,眼睛亮闪闪的,说不出的认真。

总有人说半开玩笑的说高天佐长得凶,可能养不熟,像狼崽子一样,才不呢!他明明是一只喜欢装凶的小狗。

“我不搞办公室恋情的。”郑光被他的直白吓了跳,摸了摸他的头,开玩笑地说道。

“我们搞hiphop的讲究freedom,不管这些虚的。”他反手抓住郑光的手握住了,十指相扣,“我喜欢你,你可以喜欢我吗?”

郑光一瞬间心软得一塌糊涂,就算再迟钝他也慢慢一点点窥见高天佐的心意。他那时候会有点得意,看,还是有人喜欢我,但又会害怕怕分手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他畏畏缩缩,止步不前即使告诉他前路平坦光明他也害怕荆棘满地。
但现在郑光好像没那么怕了,更坦然地面对自己的心意。
喜欢高天佐吗?当然,谁会不喜欢他,又直率又温柔,那爱呢?
是爱的!
郑光愣了愣,仿佛诧异于自己这么快这么笃定得出这个结论。

他看到高天佐假装毫不紧张,手还把玩着卫衣下摆的绳结。

“天佐,我愿意跟你试试。”

高天佐抬起头,露出了一个略带傻气的笑意。
“那光哥,我能亲你一下吗。”

郑光还没反应过来,高天佐已经在他唇瓣上轻轻吻了一下,稍纵即逝的吻。

纯情的就像买一杯奶茶用一根吸管一起喝的高中生笨蛋情侣。

“完蛋了,我感冒还跟你接吻会不会传染给你。”

“那个传说接吻可以治疗感冒。”

“那光哥愿不愿意再治疗我一次。”高天佐眼梢带着小小得意的狡诈。

“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