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地

61730浏览    872参与
阿银

吐槽,占TAG致歉

天地人法的日常:

玉逍遥:哈哈哈哈哈

无神论:哼哼哼哼哼

君奉天:嗯嗯嗯嗯嗯

非常君:唉唉唉唉唉

我们通常称呼他们为:仙门合唱团,励志与阿卡贝拉和b-box的优秀男团。


而且天地的CP组合可以换个名字叫做哼哈二将

天地人法的日常:

玉逍遥:哈哈哈哈哈

无神论:哼哼哼哼哼

君奉天:嗯嗯嗯嗯嗯

非常君:唉唉唉唉唉

我们通常称呼他们为:仙门合唱团,励志与阿卡贝拉和b-box的优秀男团。


而且天地的CP组合可以换个名字叫做哼哈二将


阔耳狐

【天地法】冥冥(现设/ooc严重/3p)

没什么好说的…目测是放寒假前的最后一更?元旦如果有机会我就更新吧。

敲黑板:现设,3p,ooc,落地窗。

没问题就上车,有问题请关掉界面。

没什么好说的…目测是放寒假前的最后一更?元旦如果有机会我就更新吧。

敲黑板:现设,3p,ooc,落地窗。

没问题就上车,有问题请关掉界面。

Leviathan
No.12 七月上海复旦附中培...

No.12 七月上海复旦附中培训时偶然抬头天地异变云中谁在向我咆哮

No.12 七月上海复旦附中培训时偶然抬头天地异变云中谁在向我咆哮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⑻番外【冯天的自述】

我叫冯天。

冯天,逢天,相逢余顺天。

这是我老爹给我的解释,不过我老爸有偷偷告诉我,是因为老爹嫌他当年取的名字太难听,就随便起了一个。

嗯?名字可以这么随便嘛??我可能不是亲生的emmmm

老爸和老爹以前是好兄弟,后来因为一些误会而分道扬镳。

这一分,就是15年。

在15年里,老爸做了很多让老爹讨厌的事,老爹也娶了自己的老婆。

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分分合合了这么些年,他们俩居然还能走到一起。

我不清楚他们当年究竟经历了什么。以前他们总嫌我还小,不肯对我说。不过小时候常来家里做客的林叔叔总会背着他们偷偷告诉我,当年的枪战有多惊险,死了有多少人,他们有多不容易。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容易,我也知道他们很爱我。

老爸...

我叫冯天。

冯天,逢天,相逢余顺天。

这是我老爹给我的解释,不过我老爸有偷偷告诉我,是因为老爹嫌他当年取的名字太难听,就随便起了一个。

嗯?名字可以这么随便嘛??我可能不是亲生的emmmm

老爸和老爹以前是好兄弟,后来因为一些误会而分道扬镳。

这一分,就是15年。

在15年里,老爸做了很多让老爹讨厌的事,老爹也娶了自己的老婆。

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分分合合了这么些年,他们俩居然还能走到一起。

我不清楚他们当年究竟经历了什么。以前他们总嫌我还小,不肯对我说。不过小时候常来家里做客的林叔叔总会背着他们偷偷告诉我,当年的枪战有多惊险,死了有多少人,他们有多不容易。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容易,我也知道他们很爱我。

老爸总爱和老爹吵架,每每吵完架,老爸都会把他的金属假肢扔出房间,顺便把老爹一起赶出来。

老爹每次都会在我的房间里坐很久,然后捡起假肢回房,关上门。

第二天,老爸就不起床了。

老爹喝酒特容易上头,可每次又都要喝得满脸通红才回家。

到家之后,他总喜欢先拍着我的脑袋,大着舌头说他有多对不起我老爸,然后语重心长的告诉我大段一定要对我老爸好之类的话。

每次在他说完一大堆话之后,他又会去拉我老爸的手,把他拖去厨房,要拿刀让老爸也砍他三根手指头。

他心里对我老爸还是愧疚的。

每到这种时候,老爸都会先好言好语地哄着,然后给老爹灌下一碗醒酒汤,把他拖回房间睡觉。

等老爹睡着之后,老爸就会来到我房间,也不管我想不想听,听没听过,他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伸着自己的三根断指,说老爹当年有多对不起他,害他受了多少年的苦,他有多委屈。

说着说着就会哭,哭的双眼通红。

可每每说到最后,老爸总会揉揉我的头发,擦擦眼角,笑言:“不过我已经原谅他啦!如果没有这些,我们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说完,他就回房照顾老爹去了。

现在想想,当年年幼的我,给他们当了多久的感情倾诉机。

老爸其实是很爱老爹的,当然,老爹对老爸也一样。

不管多晚,春夏秋冬,老爸都会在客厅等老爹回家,一等可能就是大半夜。没办法,老爹忙嘛……

不过老爹呢,也是那种无论工作到多晚,都坚持回家过夜的男人。逢年过节或者是我和老爸的生日,他一定会推掉所有的工作,回来陪我们,很赞啊!!

老爹总爱对我说,老爸当年生我有多不容易,在产房疼了多久,让我一定要对老爸好,孝顺他。

老爸也常跟我讲,老爹在公司每天有多辛苦,有多累,要我一定要乖,不要总惹他生气。

哎?我在中间好难哦!!!

老爸身边的迪奇哥哥和老爹身边的阿明叔叔,以前好像总互相看我老爹,老爸不顺眼,这些年倒是好多了,可能是因为他们也在一起了吧。

不对!这些人里只有我一只单身狗了吗?不会吧?!!

好了,先说这么多吧,我老爹喊我吃饭了,我先去咯!我跟你说,我老爹烧菜可好吃了,你下次来我让老爹烧给你吃啊!!

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吧,我好爱我老爹和老爸的,真的,好爱好爱♡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⑺番外【关于外遇】

“爸,我老爹今天又去学校了,你不管管?”冯天捧着西瓜对地藏说。

地藏把玩着手中的戒指,“你少给他找些麻烦,他不就不用去了?”

“喂!”冯天扔下西瓜站起来,“爸,我最近可真没给他找麻烦!”

“所以?”地藏挑眉看了他一眼。

“爸,你难道不想知道老师为什么总叫他去学校?”冯天眯起眼睛,一脸坏笑。

“为什么?"地藏咬了口西瓜,“除了你又做错事,还能为什么?”

“不是啊!是我女老师喜欢他啦!最近她总问我到底有没有妈。"

“哦。”

冯天跳起脚来,“爸,你不管管我老爹?!!”

“他手上有戒指。”地藏满不在乎。

“我老师根本看不见。”

“他手机屏保是我裸*照。”

“老爹一进学校,为了不...

“爸,我老爹今天又去学校了,你不管管?”冯天捧着西瓜对地藏说。

地藏把玩着手中的戒指,“你少给他找些麻烦,他不就不用去了?”

“喂!”冯天扔下西瓜站起来,“爸,我最近可真没给他找麻烦!”

“所以?”地藏挑眉看了他一眼。

“爸,你难道不想知道老师为什么总叫他去学校?”冯天眯起眼睛,一脸坏笑。

“为什么?"地藏咬了口西瓜,“除了你又做错事,还能为什么?”

“不是啊!是我女老师喜欢他啦!最近她总问我到底有没有妈。"

“哦。”

冯天跳起脚来,“爸,你不管管我老爹?!!”

“他手上有戒指。”地藏满不在乎。

“我老师根本看不见。”

“他手机屏保是我裸*照。”

“老爹一进学校,为了不谈公事,手机关机。”

“他脖子上有我昨天的吻*痕。”

“爸,你是不是忘了他今天穿的是高领?”冯天用一种关心傻子的目光看着地藏。

地藏沉思了一会儿,从沙发上跳起来,“丢!给我打电话,问他现在在哪?!!”

冯天拨通号码,挂断,面无表情地看着地藏,“关机了。”

---半小时后---

“我回来啦!”余顺天推开家门,就看见地藏同冯天并排坐在沙发上,阴森森地盯着他。

“怎…怎么了?”余顺天打了个寒颤,走过去。

“老爹呀,我老师今天找你聊什么了啊?”冯天先开口。

余顺天愣了一下,“哦,对!你说你上课,认真一点不行啊?你……阿国,你怎么了?”

余顺天正发着牢骚,忽然看到地藏也盯着自己,不禁开口问道。

地藏挥挥手让冯天回房,走过去,一把拉过余顺天,也回了房间。

---主卧---

“你今天到底去学校干嘛了?”地藏把余顺天压*在*床*上,玩弄着他的纽扣,问。

余顺天摸摸他的脸,“聊天儿的学习啊,怎么了?”

地上蹭了蹭他的手,“天儿说他老师钟意你啊?”

“啊?哈哈”余顺天笑了两声,“你吃味啦?我只中意你的,放心……”

“真假?”

“我让你看看是不是真的……”余顺天翻了个身,表示。

【拉灯】

(不会写车,请见谅)

---第二天早---

“我走啦,今天还要去趟学校。”

“唔……”地藏翻了个身,懒洋洋开口,“等我,我也去。”

“好,快点。”

地藏伸出手指了指衣柜,“你去把那件低领毛衣穿上,戒指戴好,手机不准关机,听到没?”

“好好好”余顺天亲了亲他的额头,“都依你的,快起来吧……”

---房门外---

冯天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表示: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天儿太可怜了,来,阿姨抱抱╮(﹀_﹀)╭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⑹

冯天是谁?

其乃香港财术天王余顺天及其“夫人”,香港最大猪肉商--地藏的独生子。

据传言,冯少爷刚出生那会儿,地藏先生看着儿子白白净净的小脸,自认为取名叫"天赐"也不为过,余主席为此头疼了很久,最后,果断取名--"冯天",获得一致赞赏。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头仔:虽然我真的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的确比我大佬起的好听……

某林姓阿Sir:余主席真有文化!

邹姓女士:这名字……唉……

一个小助理明:老板就是强!!!】

其实私下,地藏也问过余顺天,为什么不让儿子姓“余”,余主席想了很久,表示'我实在不知道在“余”后面加你名字里哪一个字好听',地藏先生深以为然,并大方表示,余主席可以去睡...

冯天是谁?

其乃香港财术天王余顺天及其“夫人”,香港最大猪肉商--地藏的独生子。

据传言,冯少爷刚出生那会儿,地藏先生看着儿子白白净净的小脸,自认为取名叫"天赐"也不为过,余主席为此头疼了很久,最后,果断取名--"冯天",获得一致赞赏。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头仔:虽然我真的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的确比我大佬起的好听……

某林姓阿Sir:余主席真有文化!

邹姓女士:这名字……唉……

一个小助理明:老板就是强!!!】

其实私下,地藏也问过余顺天,为什么不让儿子姓“余”,余主席想了很久,表示'我实在不知道在“余”后面加你名字里哪一个字好听',地藏先生深以为然,并大方表示,余主席可以去睡一个月的书房……

【余顺天:我太难了!!!】

“Pa…Pa”

“诶?你怎么又醒了?”

地藏面对自己这个吃得少睡得少的儿子可谓是又爱又恨,把一切都怪在了正在书房工作的余顺天头上。

他把冯天抱起来,朝书房走去,“去找你爸玩啊……”

打开书房门。

“嗯?怎么了?”余顺天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

地藏把冯天塞进他怀里,“带你儿子出去玩去!”

“啊?行。”余顺天站起身,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拉过地藏,“一起吗?”

“好。”

---小区花园---

“啊啊啊!!!余主席!我…我好喜欢您的!”一个白净的小姑娘跑过来,把一盒饼干塞进余顺天手里,“这个,请您收下。”

地藏斜着眼睛盯着余顺天笑,还不忘把儿子塞进嘴里的手拿出来。

余主席平静(僵硬)地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啊,我已经结婚了。”把饼干塞回姑娘手里,顺便(刻意)朝姑娘亮了亮手上的戒指。

“啊,你真的结婚啦?”

“对”余顺天牵过地藏的手,“这位是我太太…”

“地…地藏?”姑娘结巴,“你,你们,真……真在一起了?”

“对啊,他手上是我们的儿子……”

冯小公子顶着同地藏一模一样的小脸,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似的冲余顺天喊:“Pa…Pa!”

姑娘抽了抽嘴角,掩去眼中的腐光,慢慢(划掉)光速飘走。

“你每天出门都会碰到这些?”地藏把奶嘴塞进儿子口中,看着余顺天,问。

“没有!一般都是些叔叔阿姨……”

【妤琋友情提醒您:话不能多说哦!】

“呀!小伙子今天又来散步啊?我上次跟你说的那姑娘你考虑的怎么样啦?那囡可好看了,做金融工作的,和你很配啊!”

地藏:……

余顺天:阿国!我没有!你听我解释!!

地藏摸摸胡子,把儿子塞进余顺天手里,冲大妈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阿姨,您说的那姑娘他已经找到了。”

“哦?哪家的阿囡呀?”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地藏回头冲余顺天眨了眨眼睛,见他会心一笑,又回过头指了指自己,“我呀!”

“ma…ma…”

“嘿!你臭小子又瞎喊什么呢?!!!”

夕阳下,一家三口如花般地笑脸,印在了不远处,邹文凤的眼中。

END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写完啦!(´。✪ω✪。`)邹文凤就是回来恭喜天地夫夫的,别多想啊!!!冯天崽太可爱了!阿伟又死了……

明天……写番外啊(我努力(〃ノωノ)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⑸

地藏最近很烦,烦就烦在他怀了个崽子。

自从怀了这个小崽子,每日的晨吐和每晚的抽筋他已经不想再提了,谁知那余顺天竟然收走了他手边所有的雪茄和红酒,一滴都不许他碰。

丢!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地藏暗想,不就是因为这小崽子是他余家的独苗苗吗?切!

“迪奇!迪奇!!”

“哎!大佬,怎么了?”迪奇从门外跑进来。

“有烟不?快点!有烟不?”地藏咬着棒棒糖,一脸期待。

“有是有,不过”迪奇顿了一下,“大佬,余主席说过了,不能给你。”

“丢!”地藏一脚踹在迪奇腿上,“你到底向着谁?”

“当然向着你啊!”迪奇顺手拿起一根棒棒糖,撕开,塞到地藏手里,“但是大佬,为了你肚子里的团子,你就再忍几个月...

地藏最近很烦,烦就烦在他怀了个崽子。

自从怀了这个小崽子,每日的晨吐和每晚的抽筋他已经不想再提了,谁知那余顺天竟然收走了他手边所有的雪茄和红酒,一滴都不许他碰。

丢!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地藏暗想,不就是因为这小崽子是他余家的独苗苗吗?切!

“迪奇!迪奇!!”

“哎!大佬,怎么了?”迪奇从门外跑进来。

“有烟不?快点!有烟不?”地藏咬着棒棒糖,一脸期待。

“有是有,不过”迪奇顿了一下,“大佬,余主席说过了,不能给你。”

“丢!”地藏一脚踹在迪奇腿上,“你到底向着谁?”

“当然向着你啊!”迪奇顺手拿起一根棒棒糖,撕开,塞到地藏手里,“但是大佬,为了你肚子里的团子,你就再忍几个月吧。”

地藏盯着手里的糖,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一股脑全塞进嘴里,“不能在家里抽,对吧?去,联系ca姐,我们去她那儿转转……”

“大佬……”迪奇犹豫。

“快去!”

“得嘞!”

---ca姐的场子---

“呦!”ca姐端着酒杯,拖着长裙迎出来,“地藏哥,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别烦我!”地藏挥挥手,“去把你场子里所有的美女都给我找来!”

“呃…行”ca姐开口

……结果

---晚上11:32---

当余顺天赶到场子的时候,就看见坐在女人堆里,喝的醉醺醺的地藏。

余顺天强忍着怒气把女人们赶走,和ca姐打了个招呼,带着地藏回家。

“天……天哥……”坐在副驾驶上的地藏突然哼哼。

“怎么了?”余顺天一手开着车,一手摁了摁突突跳动的太阳穴,没好气地开口。

“天哥,呜,别,不要,不要砍,原,原谅我……”

余顺天一脚踩下刹车,探身捏捏地藏的脸,“阿国?”

“呜,天,天哥,我错了,别,别离开我,别……”

余顺天轻叹了口气,心里的怒气一下子消了个干净,解下安全带,轻轻拍拍地藏的脑袋,“醒醒,阿国,醒醒。"

地藏在他的轻拍下悠悠转醒,“天,天哥……”他睁着水汪汪地大眼睛盯着余顺天,“难受……”

“哪难受?”余顺天揉着他的头发,柔声问。

没等回答了余顺天的问题,地藏便开下车门,蹲到路边,吐了个撕心裂肺。

余顺天赶忙拿了瓶水,下车,陪着他。

“呕_咳咳_”地藏握着余顺天的手,“天哥,我难受……”

余顺天用另一只手拍拍他的背,喂他喝了口水,“上车吧,睡一觉就不难受了。”说着,把地藏扶进车里。

扶着地藏在后座躺好,余顺天替他盖上毯子,揉揉他的头发,“睡吧……”

看着他闭上眼睛,余顺天上车,重又发动车子,平稳地开向回家的路。

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相信我。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⑷

“天…天哥……”

余顺天话音刚落,地藏便开口,哽咽。

“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啊?我,我等了你这么多年,呜呜呜,你砍了我的手,这么多年了,你才向我道歉,你,你还打了我一枪,你打了我一枪……”

地藏抓着余顺天的衣服,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嚎啕大哭,泪水浸进余顺天湿冷的衣服里,不见了踪影。

余顺间伸出手拍拍地藏的背,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哭乜啊?以前受多重的伤你都不哭的,好啦好啦,不哭了……"

地藏抽噎着抬起头,盯着他,“天哥……”

“乖啦”余顺天低头吻了吻地藏眼角的泪珠,“不哭了,有衣服没?很冷啊。”

---船仓---

余顺天洗完澡,裹上浴袍走出来,看到地藏坐在沙发上出神。

他走过去,在地...

“天…天哥……”

余顺天话音刚落,地藏便开口,哽咽。

“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啊?我,我等了你这么多年,呜呜呜,你砍了我的手,这么多年了,你才向我道歉,你,你还打了我一枪,你打了我一枪……”

地藏抓着余顺天的衣服,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嚎啕大哭,泪水浸进余顺天湿冷的衣服里,不见了踪影。

余顺间伸出手拍拍地藏的背,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哭乜啊?以前受多重的伤你都不哭的,好啦好啦,不哭了……"

地藏抽噎着抬起头,盯着他,“天哥……”

“乖啦”余顺天低头吻了吻地藏眼角的泪珠,“不哭了,有衣服没?很冷啊。”

---船仓---

余顺天洗完澡,裹上浴袍走出来,看到地藏坐在沙发上出神。

他走过去,在地藏面前蹲下,"你要不要也换件衣服?太冷了。"

地藏看着他,摇摇头。

余顺天把耳朵贴到地藏的肚子上,"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地藏绞了绞衣服,“我怎么知道你要不要,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马仔告诉我的啊……”

“哦……“

(远在甲板上的迪奇:阿啾!)

“你……”余顺天顿了一下,“阿国,如果我今天没来,你打算怎么办啊?“

地藏闻言,眼眶又红了,抽了抽鼻子,“我,我带着迪奇他们去加拿大啦,再也不回来!”说到最后,竟有一丝嗔娇。

余顺天看着他微微昂起的脑袋,仿佛又看见了那个多年前跟在他屁股后面软软糯糯喊自己"天哥"的小孩,不禁低头轻笑了一下,站起来抱住地藏,“好啦,反正我来了,换件衣服,睡觉吧,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加拿大,放松几天……”

“天哥,你,你说真的?”地藏略显惊讶地抬起头。

“嗯,去换衣服吧。”

---卧房---

待余顺天同阿明对接好这几天的事务后,地藏早已悄然入睡。

“孕夫怀孕初期会有嗜睡症状”余顺天想起医生的话。

他轻手轻脚走过去,替地藏把被子又往上拉了些,看到地藏双唇在微微开合。

余顺天把耳朵贴过去。

“天哥,我,我钟意你呀……”

余顺天无声地笑了一下,看看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又看了一眼地藏乖巧的睡颜,站起身走到阳台,盯着寂静无波的海面,咧了咧嘴角,摘下戒指,扔向大海。

至此,他与那个去往美国的女人,再无瓜葛了。

做完一切,余顺天重又走进房间,脱下外套,上床,轻柔地搂住地藏,感受到怀里人平稳的呼吸,余顺天慢慢躺下,吻了吻地藏的额头,“睡吧,阿国”

我心,亦然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我耳根子怎么就那么软呢?居然又更了?!!!对了,这篇文私设所有人在枪战中都没死,包括邹文凤,她只是去了美国,记清楚了啊。

还有两章估计就结尾了,这篇会很快,后面《拉郎》的那一篇我也尽快,好嘛(o´艸`)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⑶

晚上七点,当余顺天赶到码头时,地藏已经上船了。 “地藏!”余顺天站在岸上喊。

地藏闻言,背影顿了一下,回过头,冲余顺天一笑,"天哥,你,怎么来了……"

余顺天看到他的那一笑,不明放松了身子,“你要去哪里?“

“我?”地藏指了指自己,笑得灿烂,他裹紧身上的大衣,“我要走了……”他顿了一下,“天哥,我累了,15年了,我们都不年轻了,我不想再同你争了。从明天起,香港不会再有毒贩地藏,你那个禁毒委员会会长的职责也算是尽到了……”

地藏说着,挥手示意手下开船,“天哥,晚上江边风大,你早点回吧……”说着,回头朝船舱走去。

“地藏!你给我回来!”余顺天站在岸上,冲那艘渐行渐远地船大喊,“你给我停船,停船!!...

晚上七点,当余顺天赶到码头时,地藏已经上船了。 “地藏!”余顺天站在岸上喊。

地藏闻言,背影顿了一下,回过头,冲余顺天一笑,"天哥,你,怎么来了……"

余顺天看到他的那一笑,不明放松了身子,“你要去哪里?“

“我?”地藏指了指自己,笑得灿烂,他裹紧身上的大衣,“我要走了……”他顿了一下,“天哥,我累了,15年了,我们都不年轻了,我不想再同你争了。从明天起,香港不会再有毒贩地藏,你那个禁毒委员会会长的职责也算是尽到了……”

地藏说着,挥手示意手下开船,“天哥,晚上江边风大,你早点回吧……”说着,回头朝船舱走去。

“地藏!你给我回来!”余顺天站在岸上,冲那艘渐行渐远地船大喊,“你给我停船,停船!!”

地藏像没听见似得自顾自朝船舱里走。忽然,背后传来"扑通"一声。

余顺天从岸上跳了下来。

地藏急慌忙冲到船尾甲板上。天太黑,他看不真切,只看到江上有一个黑影沉沉浮浮地朝自己这边"漂"来,应该是余顺天。

地藏于是冲着那个黑影大喊,“余顺天!余顺天你TM疯了!你给我到岸上去!回岸上去!你听到没有?!!你TM想死啊?!!!!”

说江水不冷是假的。余顺天游着游着便觉着自己浑身使不上劲了,可他撑着,他不能放弃,他要把地藏拦下来,把他一辈子都不敢说爱的人拦下来。

地藏眼见着那个黑影起浮的速度越来越慢,不禁握紧栏杆,红了眼眶,回头冲一众小弟发了疯似的大吼:“去停船啊!都傻啦?!听不懂人话吗?!!去把船TM给我停下来!!!”

迪奇赶忙让小弟去停船,自己则带人驾着小艇去把余顺天给捞上来。

余顺天被迪奇带上船,远远地看见了地藏,摇摇发昏的脑袋,朝地藏的方向走去。 才走两步,便看到地藏朝自己冲过来,一把揪住他的领子“你系唔系傻嘅?不要命啦?!!"

余顺天晃晃脑袋,揽住地藏,伸出冰到让人发颤的手去摸地藏的脸,“怎么把胡子刮了?”

地藏瞪着通红的眼睛,把大衣脱下来,披到他身上,摇摇头,又握住他的手。

余顺天抽出手,一把抱住地藏,在他耳边喃喃,“阿国,不要走,好不好?我错了,这些年我错了,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

余顺天说着放开他,疼惜地抹去地藏眼角将落未落的泪迹,“怎么哭了?别哭了……”边说着,余顺天边把手放到地藏那尚能摸到肌理的腹部,十个月后,会有一个小家伙从这里面出来,那是他和地藏的孩子。

“阿国,留下来,带着他,我们一家,一起留下来……”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是不是很奇怪还有?好了,真的是最后一篇了,我们有缘再见……【告辞。】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⑵

迪奇站在财富大厦门外,点了一根香烟。

他拿着烟,抬头看了一眼那高入云霄的大楼,忽然有点心疼地藏。

迪奇看看手中的烟,深吸了一口,扔到地上,用脚碾灭,走进大厦。

前台的女人正在忙自己的事,看到他朝自己走来,只是随意问了一句,"你有什么事?"

"我要见余顺天,余主席。"

女人头也不抬,"你预约没有?没有的话,明天再来吧……"

迪奇捏了捏拳头,伸手扳过女人的脸,"我说,我要见余顺天,别让我说第三遍。"

---五分钟后---

“主席,有人找您。”女人带着迪奇到了顶楼的办公室。

“进。”

女人替迪奇打开门。

余顺天正坐在办公桌后看文件,看到迪奇进来,眯起眼睛,"你是……"

迪奇强...

迪奇站在财富大厦门外,点了一根香烟。

他拿着烟,抬头看了一眼那高入云霄的大楼,忽然有点心疼地藏。

迪奇看看手中的烟,深吸了一口,扔到地上,用脚碾灭,走进大厦。

前台的女人正在忙自己的事,看到他朝自己走来,只是随意问了一句,"你有什么事?"

"我要见余顺天,余主席。"

女人头也不抬,"你预约没有?没有的话,明天再来吧……"

迪奇捏了捏拳头,伸手扳过女人的脸,"我说,我要见余顺天,别让我说第三遍。"

---五分钟后---

“主席,有人找您。”女人带着迪奇到了顶楼的办公室。

“进。”

女人替迪奇打开门。

余顺天正坐在办公桌后看文件,看到迪奇进来,眯起眼睛,"你是……"

迪奇强忍住'把面前这个让他大佬每天吃不好睡不好,天天早上吐到昏天黑地的男人打一顿'的想法,咬了咬牙,走上前去,敲了敲桌子,"余主席不记得我没关系,但不知道您还认不认识地藏?"

余顺天盯着他沉思了一会儿,“你…是地藏的马仔?”

迪奇点点头,“余主席真是好记性……"

“你找我什么事?”

迪奇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倚在桌子上,“我大佬今晚离港,余主席要不要去送送他?”

余顺天愣了片刻,复又低头看着文件,“他走他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香港黑吃黑,待不下去了?帮我带句话,我祝他,一路顺风!”

迪奇气极反笑,站直了身子,又敲了敲红木办公桌,“放心,余主席,您的话我一定带到,今晚七点,××码头,您,爱来不来。"说着,转身离开办公室。

一张轻飘飘地怀孕诊断书,留在了财术天王的办公桌上……

【一个沙雕写手的碎碎念:应该还可以吧,学校组织研学,我没去,所以才有时间写的,明天就要上学了,可能只有这么多了,周六周天emmmmmm我们随缘吧!告辞!不送(●°u°●)​ 」

墨妤琋

天地交融⑴

地藏怀孕了,怀的非常不是时候

彼时,他刚刚和余顺天"重修旧好",像极了余顺天的马子。

地藏一想到每回做完事,余顺天总揉着他的肚子说:"地藏,给我生个孩子吧"就想狠踹他的那一张俊脸,生个屁生!!!

地藏抱着肚子,有些伤神地窝在沙发里。

"地藏先生,这孩子……"

"留着"没等医生把话说完,地藏便开口了,抬眼看了医生一眼,挥挥手,示意他出去。

医生是私人医生,跟在地藏身边多年,自然是了解他的性子的,他叹了口气,把药放在桌子上,又叮嘱了地藏几句,离开了房间。

待医生离开,迪奇走进房间,拿起药看了看,给地藏放到床头,回头看着地藏,"大佬,这事要告诉余顺天吗?"

地藏阴沉着脸,摇摇头,"不...

地藏怀孕了,怀的非常不是时候

彼时,他刚刚和余顺天"重修旧好",像极了余顺天的马子。

地藏一想到每回做完事,余顺天总揉着他的肚子说:"地藏,给我生个孩子吧"就想狠踹他的那一张俊脸,生个屁生!!!

地藏抱着肚子,有些伤神地窝在沙发里。

"地藏先生,这孩子……"

"留着"没等医生把话说完,地藏便开口了,抬眼看了医生一眼,挥挥手,示意他出去。

医生是私人医生,跟在地藏身边多年,自然是了解他的性子的,他叹了口气,把药放在桌子上,又叮嘱了地藏几句,离开了房间。

待医生离开,迪奇走进房间,拿起药看了看,给地藏放到床头,回头看着地藏,"大佬,这事要告诉余顺天吗?"

地藏阴沉着脸,摇摇头,"不用。"说着抽出一根雪茄点上。

"哎!大佬!"迪奇扑过去,劈手夺过那根雪茄,"你现在不能抽!"

"嘿!你小子!"地藏跳起来,想给迪奇一个暴栗,可胃中忽然涌上了酸水,让他不得不放下手,瘫回沙发上抚着胸口直喘气,摆摆手,让迪奇出去。

迪奇把雪茄扔进垃圾桶,走到门口,准备出去,却听到背后传来地藏冷冷地声音,"叫弟兄们收拾一下,我们今天晚上就走,从水路走,离开香港……"

迪奇站在门口顿了一下,低低应了一声,推门走了出去。

他站在门口安排晚上的行程,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去找余顺天。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哎呀妈呀,我又开了个什么沙雕脑洞????

期中考试考完啦!!《拉郎.藏伟》的手稿也写完啦!!!!以后就这两篇看时间跟,缓跟莫催,初三狗伤不起55555

梨花燏火

【扫毒2|天地】【刘德华x古天乐】厌弃

【扫毒2|天地】【刘德华x古天乐】厌弃

墨妤琋

占tang致歉「▼ . ▼」

这里是墨妤琋,叫阿琋,妤琋,琋仔,阿墨(๑•́ ₃ •̀๑)都可啦!

文风沙雕且崩皮,作者本人……比文风更沙雕

企鹅号:53367365(别看我!这是我哥的旧号!鹅才15!!)奈何桥上调戏鬼.

微博:emmmmm那就是个没有感情的转发机器(云次方女孩站龙嘎)

双鱼女,多愁善感久了,喜欢交朋友,唠嗑也好。欢迎来撩啊!(组CP一把手,如果你正好也喜欢尊龙,那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姐妹了!!!!)

站的CP:

古辉(加各种角色衍生)

蓝邵(这个要单独列出来!!!)

天地(余顺天×地藏╮(千▽千)╭这爱情该死的甜美)

藏伟(官配!!!!)

栋乐(林家栋x古天乐ヾ(◍ °...

这里是墨妤琋,叫阿琋,妤琋,琋仔,阿墨(๑•́ ₃ •̀๑)都可啦!

文风沙雕且崩皮,作者本人……比文风更沙雕

企鹅号:53367365(别看我!这是我哥的旧号!鹅才15!!)奈何桥上调戏鬼.

微博:emmmmm那就是个没有感情的转发机器(云次方女孩站龙嘎)

双鱼女,多愁善感久了,喜欢交朋友,唠嗑也好。欢迎来撩啊!(组CP一把手,如果你正好也喜欢尊龙,那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姐妹了!!!!)

站的CP:

古辉(加各种角色衍生)

蓝邵(这个要单独列出来!!!)

天地(余顺天×地藏╮(千▽千)╭这爱情该死的甜美)

藏伟(官配!!!!)

栋乐(林家栋x古天乐ヾ(◍ °千∇ 千 ◍)ノ゙康康崽崽吧!!)

地天(很带感啊!!)

曹陆(曹元元×陆志廉(`千ω千´)”妈妈我可以!!!)

峯古(林峯×古天乐(*千_千*)掩埋于心底的爱慕是最戳人的)

马仔文学(迪奇x地藏(ง 千_千)ง有没有太太康康他俩啊!绝美爱情!!!)

刘陆/程陆(刘保强/程德明×陆志廉 (๑千 ω 千๑) 搞古使我快乐!!)

吴黄(不对!!应该是黄秋生×吴镇宇)

还有德云社的各路角儿(最近在磕熙华【尚九熙×何九华】上头!!!)

最后就是《声入人心1》这个基佬窝!!搞声使我秃头!!!!

这里妤琋,坐等来撩(〃ノωノ)

【ps:刚考完期中!我秃了!!!让我缓两天,就更文☆最近没更新,请见谅,原谅我是一只初三狗】

欲将心事付瑶琴♡

假条 占tag致歉

各位姐妹们,你们的白被学校绑架了……最近快要中考了,时间有点紧,到寒假之前白我可能不能再更文了。但是寒假我一定会把之前漏的补回来,谢谢支持!

                                      ...

各位姐妹们,你们的白被学校绑架了……最近快要中考了,时间有点紧,到寒假之前白我可能不能再更文了。但是寒假我一定会把之前漏的补回来,谢谢支持!

                                                              爱你们的白♡

Ash-Oswald-Rustin

【余顺天X地藏】真相是假



地藏的腰身曲线很美,没有一丝的赘肉。


也许穿上旗袍会更好。


余顺天的指甲划过对方的腰身,后者转过头来看他。


“干嘛?”


“摸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余顺天悻悻的收回手,地藏枕在他的大腿上睡午觉,此时已经醒了。


地藏起身,没有理会他。但他知道余顺天一定心怀鬼胎,半眯起带着笑意的目光散落在他的身上,地藏感觉无由的有些惧怕。


“下次什么时候来?”,余顺天拉住地藏的手,后者匆匆逃跑的心思被洞穿有些不爽又带着些吃醋的意味。


“你不是要陪老婆吗?”


“嗯”,余顺天另一只手缠住他的腰,从背后抱住他,“吃醋?”


“我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女人吃什么醋”,地藏挣脱开...



地藏的腰身曲线很美,没有一丝的赘肉。


也许穿上旗袍会更好。


余顺天的指甲划过对方的腰身,后者转过头来看他。


“干嘛?”


“摸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余顺天悻悻的收回手,地藏枕在他的大腿上睡午觉,此时已经醒了。


地藏起身,没有理会他。但他知道余顺天一定心怀鬼胎,半眯起带着笑意的目光散落在他的身上,地藏感觉无由的有些惧怕。


“下次什么时候来?”,余顺天拉住地藏的手,后者匆匆逃跑的心思被洞穿有些不爽又带着些吃醋的意味。


“你不是要陪老婆吗?”


“嗯”,余顺天另一只手缠住他的腰,从背后抱住他,“吃醋?”


“我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女人吃什么醋”,地藏挣脱开他的怀抱,把残忍的真相说出,“我们之间充其量只是炮友关系罢了。”


“炮友?”,余顺天平静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是炮友?”


地藏夺门而出,没有再回头。


九期

【天地】鱼生

🐟一个人贩子和鱼档仔的故事

🐟ooc警告❗私设警告⚠

🐟随缘续集

冯振国自小熟识水性。

每每和同龄的孩子一起去玩水,大家都没有他在水中憋气的时间长。一个个浮上来面红耳赤时,唯有他泰然自若,鹤立鸡群似得赢得了大部分孩子的尊重。

彼时的少年身姿挺拔,纤瘦高挑,在一众黑如煤球的野孩子中格外显眼。这样引人注目,自然是会被人盯上的。

“国仔,帮阿叔个忙,把这袋鱼下水丢到那边巷子里给野猫食啦。”

老旧的风扇噪音极大,衬得隔壁鱼档阿叔直爽的声音格外怪异。

冯振国点点头,沉默地起身,手中的铅笔甩在作业本上,滚了两滚。他熟练地扭停了风扇,接过那散发着腥味的黑色塑料袋,外套没穿就出了门。...

🐟一个人贩子和鱼档仔的故事

🐟ooc警告❗私设警告⚠

🐟随缘续集

冯振国自小熟识水性。

每每和同龄的孩子一起去玩水,大家都没有他在水中憋气的时间长。一个个浮上来面红耳赤时,唯有他泰然自若,鹤立鸡群似得赢得了大部分孩子的尊重。

彼时的少年身姿挺拔,纤瘦高挑,在一众黑如煤球的野孩子中格外显眼。这样引人注目,自然是会被人盯上的。

“国仔,帮阿叔个忙,把这袋鱼下水丢到那边巷子里给野猫食啦。”

老旧的风扇噪音极大,衬得隔壁鱼档阿叔直爽的声音格外怪异。

冯振国点点头,沉默地起身,手中的铅笔甩在作业本上,滚了两滚。他熟练地扭停了风扇,接过那散发着腥味的黑色塑料袋,外套没穿就出了门。

在他身后,男人手里紧紧攥着的一个小袋子已经被汗浸湿。

步下台阶的冯振国并没有听见男人在他背后混合着歉疚和无奈的叹息。

他小心翼翼用手指勾住袋子,避免让身体沾到那些残留在袋子外,散发着腥臭的闪光鱼鳞。他就两件白衫。冯振国面无表情地想着。最近又多雨,要是脏了......

早知道把外套穿上了。

他正想着,就听“啪”一声,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弹珠滚到他脚边,吓了他一跳。低头望去,那珠子竟然如一只濒死的鱼眼睛,折射出的光线都透露着诡异。

他已经走到离巷子附近,但平日热闹的这里今天格外安静。不远处老是停着的巴士都开走了,空留两条空荡荡的钢铁长椅。

冯振国觉得气闷。也许是空气中的水汽太重,压得他本来就因为鱼腥味翻腾的胃如雪上加霜般抽搐起来。

他甩了甩头,踢开脚边的玻璃球,向前走去。

巷子并不长,一眼能望见最里面摆着的几个垃圾桶。大概是因为疏于管理,垃圾桶遍布污渍,散发着一阵阵恶臭。

冯振国尽力咬牙才遏制住自己那股反胃的冲动。

他在离垃圾桶几米的地方站住,四下环顾:

“小喵?”

少年的声音是那么干净,柔柔地,似一根羽毛刮过血管,带来一阵轻颤。

可他没有等来他的猫儿。

带着尿素气味的粗糙蛇皮袋套上他的脑袋,他没来得及惊呼,就被后脑勺骤然而来的一击失去了意识。

塑料袋落地了,流出的血水蜿蜒渗进地缝,悄然无息。

他是被凉水浇醒的。

冷硬的水泥地,硌得他头疼。眼睛乍见光明,撑着地板勉力支起上半身,却觉得天旋地转,一下又卧倒在地上,这才发现手腕亦被粗绳捆住。眼前的景物都在摇晃一般,令人从心底升起无力感。

溅起的灰尘呛得他咳了两声。鼻腔所嗅到的机油味,似乎是在一个仓库。

“呵。这次的货色倒是不错。”

他晕晕乎乎间听见一个冷漠的声音,话语间分明透露着不屑与轻蔑。

“天,这可是我们用三十包白粉换来的,你可不能说占就占!”

是个嘶哑的男人声音。

“我若就是占了呢?你能拿我怎么样?”

青年慢悠悠地道。口吻漫不经心却又嚣张至极。

“你!”

男人似是不忿,但又像是畏惧似的,只说了一个字后就再没有了声音。

两人对峙间,冯振国极力想站起来,但不知道是不是大脑缺氧的缘故,努力了几次都未能成功。

他心中的愤怒多过恐惧。

若不是相信了那人,他怎会落到如今这般田地!

如果,如果有水就好了。只要有河流,他马上就能逃走,谁也追不上他。

“三狼,以前的那几个我会把钱送到你那里,但是听好了,这次这个,必须归我。”

青年极其傲慢地向着男人道。

冯振国循声望去,只见被名唤“三狼”的那人挡住脸的青年露出的一双腿。

明明只是普通的长裤,却因为有那双笔直的长腿衬托,竟显出几分贵气。

他生来携着傲气降生。

冯振国不知为何,从心底泛起一阵奇异的感觉。这感觉有点熟悉,又令他的心微微疼痛。

他怔怔地趴在地上,连逃跑的念头都忘得一干二净。

“好,天,算你狠。只是下次,可就没有这样好的运气了。”

三狼最终妥协了。不过是个细皮嫩肉的货物,还没有必要与S先生的侄儿撕破脸。

他不着痕迹看了一眼正打量地上少年的余顺天,狠狠地啐了一口,转身离去。

顿时,偌大的仓库里,只剩下余顺天和冯振国两个人。

冯振国眼看那个青年一步一步走向自己。

终于,鞋尖抬起他下颌,那人用最恶劣的口吻道:

“怎么,这样看着我,是想挨操吗?”

冯振国猛得一挣,一口咬住他鞋尖。

他背着双手,死死盯着他不松口,眼里倔强要溢出来般浓烈。

冯振国忘记了他只穿了一件白色背心。也忘了在挣扎的时候已经被磨得破破烂烂。

此时他仰着头,背心里的风光一览无余。雪白的肌肤还沾着几滴汗,胸口起伏,那两粒红点也若隐若现。

他忘了他是砧板上的鱼。

余顺天没想到会得到如此激烈的反抗。

他微勾嘴角,把脚扭了几下,直接把鞋脱了。

那只脚就这样带着袜子踩在冯振国的肩上,狠狠往下一压——

冯振国只听到下颌骨传来的“咔嚓”一声。

他尝到自己嘴里的血腥味。应该是舌头破了。

他如同被刮了鳞的鱼,任人宰割。

他听到余顺天的声音在他耳边不紧不慢地响起。

“看来你真是急不可耐地要和我玩啊。”

“屁股这么痒?”

鱼贩子贴心地帮顾客切好了姜,划开了鱼的肚子。

只有砧板承载了鱼所有的恐惧。

🚬🔪

天地】喧譁上等。(1.)

*地點為日本。ABO設定,私设成堆,完全自爽产物。
*冯振国为不良高中生。
餘順天即某集团上司。
雙A。

兄弟萌,來看老套戀愛。
告別BE,從我做起。

熟悉了冷風無情戕残,抬臂轉腕食指草草抹去嘴角血跡,雙臂無力垂下時還倔強著拽住衣角扯著染上污血的制服。儘管眼眸被頭頂流下的血弄的模糊不清,左眼不自然的垂著。也懶得去擦,口腔里充斥著鐵銹,正確的說應該是血腥味。就算連呼吸都會牽引著全身的疼痛,還是依舊拿出口袋裏的劣質香菸。無神盯著打火機火舌在深夜中突兀的跳動點燃菸草,長抽一口不慎被嗆到也只是皺眉吐了句髒話。手臂上嶄新的淤青混雜著泌著血的刀痕,指骨節間的指虎隨之脫落。口中煙早已不知是被...

*地點為日本。ABO設定,私设成堆,完全自爽产物。
*冯振国为不良高中生。
餘順天即某集团上司。
雙A。

兄弟萌,來看老套戀愛。
告別BE,從我做起。




熟悉了冷風無情戕残,抬臂轉腕食指草草抹去嘴角血跡,雙臂無力垂下時還倔強著拽住衣角扯著染上污血的制服。儘管眼眸被頭頂流下的血弄的模糊不清,左眼不自然的垂著。也懶得去擦,口腔里充斥著鐵銹,正確的說應該是血腥味。就算連呼吸都會牽引著全身的疼痛,還是依舊拿出口袋裏的劣質香菸。無神盯著打火機火舌在深夜中突兀的跳動點燃菸草,長抽一口不慎被嗆到也只是皺眉吐了句髒話。手臂上嶄新的淤青混雜著泌著血的刀痕,指骨節間的指虎隨之脫落。口中煙早已不知是被嚥下還是呼出。腿發顫許些站不穩,搖搖晃晃隨時倒下,意志支撐著。身體各處似乎都在無差別被毒蟲啃噬,眼前地上的血一瞬竟看成了殘陽。腹部插著的小刀在馮振國眼裏像是創可貼止血。

孤身一人跟比自己高一個頭的地方頭兒撕打,為了可以說是年少輕狂的衝動為了自己稱霸得到所有人的認可。

他做到了,也可以理所當然的倒下。

踉蹌退後幾步背貼近牆面順勢滑下,試圖大口喘氣延續著生命。依稀可以聞到自己獨特的信息素。

於身份不符的草莓汽水。

谈不上厌恶,也足够让冯振国羞耻。

信息素跟常人不同,意外的香甜清爽。别人眼中万恶不赦的他,竟然是这副样子。岂不是闹笑话。

愤愤攥拳,受伤的野兽苟延残喘。被莫名黑影笼罩都浑然不知,耳边响起话语才抬首努力眯着眸去看。居高临下另冯振国暗生不爽。

猛地被拎起被迫仰视着面前陌生人,浓烈的酒香扑面而来足以让人迷醉。凭借信息素镇压算什么,冯振国撇头咬唇抵舌轻啧一声包含了无奈轻蔑。

嗓音嘶哑一顿一字,不屈示威。

“混账放我下来。”

还未等到回应意欲再次启唇。

卻被人先行扛走,待馮振國反抗掙扎回眸想看清面貌,轉瞬即逝的對視。使他立刻認出,不等瞳孔震驚驟縮。嘴唇不由自主翕动,

“餘順天...?”

手指不斷垂落下的血滴喚醒內心深處隐埋已久的记忆,疼痛难忍。冯振国没了动作,只是大脑空白如电视乱码,嗡嗡作响。他沒有預料到,也曾沒想過。下輩子還會遇見他。準確的說,這不是個好時候。疲憊心酸掺杂着恨意湧上心頭。

“怎么,你认识我?”

唤神而归。

“不,只是在广告牌上看见过罢了。”

说不出口,堵塞一通。失望蔓延,冯振国本以为余顺天能记起他来,结果可想而知。是自己自作多情,何妨现在自嘲。泼了冷水也不会期待下一次的热情款待。

冯振国分不清流的是血是泪,无家可归。矛盾心理,欲逃又不想错失这次机会,害怕重蹈覆辙。又想向心中想象踏出一步,可笑又幼稚。

失血过多,不甘沉沉睡去。

“但愿你不是他。”

良久短暂的话语才吐露,余顺天也不知为何。

风停了。

热爱诈尸的某人

爱是相互驯服

假如余顺天没有砍下地藏的手,而是自己的,带着他离开你的正兴,我确信事情会有不一样的发展。

【余顺天:A,地藏:O,余南:B,邹文凤:O】

【相信我正文和标题么得什么关系】


:)

接受就继续了


“顺天,对地藏执行家法。”余顺天听到这句话终于从失去女友的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他诧异得看了一眼余南后又很快低下头颅注视着跪在地上看着他的地藏。他简直不敢相信一直对他和地藏十分宽厚的南叔要让自己这个地藏最信任的人动手。“南叔,我觉得……”他试探性地想要说什么但还没说完就被余南打断。他重重敲了敲拐杖,阴沉的看向余顺天,“顺天,你不听我了吗?”他威胁道。余顺天皱了皱眉,他实在无法下手,于是他狠了狠心,抬起...

假如余顺天没有砍下地藏的手,而是自己的,带着他离开你的正兴,我确信事情会有不一样的发展。

【余顺天:A,地藏:O,余南:B,邹文凤:O】

【相信我正文和标题么得什么关系】


:)

接受就继续了


“顺天,对地藏执行家法。”余顺天听到这句话终于从失去女友的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他诧异得看了一眼余南后又很快低下头颅注视着跪在地上看着他的地藏。他简直不敢相信一直对他和地藏十分宽厚的南叔要让自己这个地藏最信任的人动手。“南叔,我觉得……”他试探性地想要说什么但还没说完就被余南打断。他重重敲了敲拐杖,阴沉的看向余顺天,“顺天,你不听我了吗?”他威胁道。余顺天皱了皱眉,他实在无法下手,于是他狠了狠心,抬起自己的左手拿刀砍下了三根手指,然后惨白着脸捡起手指放到桌上,对余南说道,“南叔,我实在下不去这个手,这三跟我的手指就当做是地藏的吧。”一时间,这间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对他投以诧异的眼神,而地藏的眼神里还有心疼。“天哥,你不用这样的。”他也皱了皱眉,正了正脸对余南郑重地磕下三个响头,“南叔,你放心以后我的场子里绝对不会再出现du【球球你不要屏蔽了】品了,否则我冯振国自断一手。”余南看到桌子上属于他侄子的血淋淋的三根手指,又听到地藏的毒誓,自是不能再发作什么了,只得冷哼一声,表示此事就此作罢。余顺天和地藏又是连声称谢,一个说现在就去整顿自己的场子,一个说现在就去看他整顿场子。余南自然让他们赶快走,地藏走时还不忘拿走了那三根手指。


他们退出正兴后从前关于黑道的一切就都不用了,两人现下又都是创业初期,日子当然难过,只是可能是感情很好的缘故吧。一个白天去各种地方听课,一个去各种地方考察赚干净钱坐在去往医院的车上,地藏拎着包着三根手指的冰袋对余顺天说道:“去把你的手指接上去吧。时间不长,应该还能用。”余顺天靠在座位上淡淡应了声,“嗯,我们现在不是在去医院接手指的路上吗?”地藏笑了,带着些微的感动说道:“天哥,你今天这样做我很感动,但是太冒险了,万一你叔父不同意呢?你手指不是白砍了?”余顺天睁开眼,看着地藏笃定地说:“把,只要你不觉得我抛弃了你它们就没有被白砍。我们不应当只是情人,更应当是夫妻。”冯振国笑了。


距砍手指又过了几个月,余顺天强拉着地藏跑到余南面前说他们要退出正兴搞正道。余南看着他们,叹了声气,算是应允了。他们就欣喜地朝余南磕了三个重重的响头算是退出黑道了。


他们退出正兴后,从前关于黑道的是一概不用了。两人现在又都是创业初期,日子确实不好过,只是感情很好,一切就都还过得去 。


他们又陆续过了好几年这样的生活,直到余顺天成为金融巨头,地藏成为猪肉商人,才结束了这样的日子。


因为地藏的事业有他以前混黑时就跟着他的头号马仔迪奇管理,而余顺天没有人可以这么用,因此他闲了不少。白天不是宅在他们共同的爱巢里看电视打电玩就是闲的没事去余顺天公司里探班。这还让当时还没有被媒体称为“财术天王”的余顺天上了一段时间的报纸八卦头条。不过这在他的公司上市后结束了。他公开宣称之前纸媒拍到的疑似暧昧对象其实是他马上要求婚的对象。一时间媒体轰动:年轻的财术天王已经要有夫人了!而另一个报纸八卦头条上当事人当场惊掉了薯片。“我靠,天哥是认真的。”他说的很大声,空荡荡的别墅里充满了他的声音。


视线一转,在余顺天的办公室里他正在和他的欧米伽女秘书邹文凤女士探讨那款戒指适合作为他和冯振国的婚戒。“你觉得钻戒怎么样?我觉得那种鸽子蛋大小的我就很中意。”传统男士余顺天提出了意见,新新女性邹文凤反驳了余顺天的意见并提出了新想法,“不,虽然鸽子蛋大小的钻戒的确是所有女性的梦想。但冯先生不是女性虽然是个欧米伽。我觉得用欧珀吧。上等的欧珀会随着光线的变化而变换人眼看的颜色。而且价格很符合老板你这种金融新贵能承受的范围。”

传统男士余顺天想了想觉得新新女性说的对。


时间又过了两个月,和冯振国在拍卖会拍下的极品欧珀到了。余顺天马上找了他万能的秘书按照他的意思去定制戒指。于是时间一到,余顺天就神神秘秘地拉着冯振国先生跑到了天台,然后对他单膝下跪掏出戒指诚恳地说道“亲爱的,你愿意嫁给我,成为余太太吗?”早就知道他打算的冯振国先生配合地表现出了惊讶和欣喜。


……


后续


“这张婚礼请柬是谁的啊?”


“是邹文凤,我秘书。她和我保卫部部长结婚了。听说他对她挺好的”


“哦这样啊。带多少礼你觉得合适。一套房子怎么样。”


“我觉得不错。”


“行。”


露从今夜白

【马仔/天地】永江

迪奇开门进屋,发现老板躺在沙发上,一个人。

也难怪,老板最钟意的女仔刚被他当做猪肉处理掉了。

“老大?”迪奇走近,继续喊他,“地藏哥?”

醉梦中的地藏听出这声音耳熟,翻转身体换成个更舒服的躺姿。好在沙发够大,并无摔落的风险。

奇怪,分明是熟到无需戒备的人,名字滚在舌尖却讲不出了。

一件外套盖在了地藏身上。

“天哥,”地藏终于想起了那个名字,赶在再次遗忘之前讲出,“你搵我?”

地藏极用力地抓住了对方胳膊,隔着衬衫袖子。

没有被推开。

不够。

唔可以抱下我?

………………………………

地藏阴着脸拿勺子在艇仔粥里搅动,昨夜是他喝多发酒癫,余顺天很早以前就不再为他披衣了。在他俩...

迪奇开门进屋,发现老板躺在沙发上,一个人。

也难怪,老板最钟意的女仔刚被他当做猪肉处理掉了。

“老大?”迪奇走近,继续喊他,“地藏哥?”

醉梦中的地藏听出这声音耳熟,翻转身体换成个更舒服的躺姿。好在沙发够大,并无摔落的风险。

奇怪,分明是熟到无需戒备的人,名字滚在舌尖却讲不出了。

一件外套盖在了地藏身上。

“天哥,”地藏终于想起了那个名字,赶在再次遗忘之前讲出,“你搵我?”

地藏极用力地抓住了对方胳膊,隔着衬衫袖子。

没有被推开。

不够。

唔可以抱下我?

………………………………

地藏阴着脸拿勺子在艇仔粥里搅动,昨夜是他喝多发酒癫,余顺天很早以前就不再为他披衣了。在他俩正式决裂之前,在他表白强吻之后。

余顺天好有礼貌地跟他说,对唔住。

“迪奇,”地藏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同我试下?”

迪奇沉默了好一会工夫,直到地藏开始不耐烦地用那只半是金属构成的手轻叩膝盖。

“老大,对唔住。”迪奇说。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