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官赐福

454.4万浏览    51244参与
沧笙踏歌

天官赐福【溯流】五

第五章

       剧情发展,看到谢怜说自己平常露宿街头的时候花城皱了皱眉,似是在思考些什么。谢母心疼的想要抱住谢怜,但看了看旁边的花城,便收回了动作。            
      “暴。。发户?”风信艰难的重复出这三个字。谢怜尴尬的揉了揉鼻子,他承认当时是吐槽的有点猛,但是,他也没想到会有一天翻出这些事来啊。“嗯。”旁边的贺玄赞同的点点头。就神官那刺眼的...

第五章

       剧情发展,看到谢怜说自己平常露宿街头的时候花城皱了皱眉,似是在思考些什么。谢母心疼的想要抱住谢怜,但看了看旁边的花城,便收回了动作。            
      “暴。。发户?”风信艰难的重复出这三个字。谢怜尴尬的揉了揉鼻子,他承认当时是吐槽的有点猛,但是,他也没想到会有一天翻出这些事来啊。“嗯。”旁边的贺玄赞同的点点头。就神官那刺眼的光芒,他研究了好长时间才伪装出来。“眼睛。。累不累?”慕情险些将自己的剑握碎。“额,慕情啊,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所以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谢怜擦汗。
       “哈哈,这神像长得真别致,别说,和风信还真有那么几分像。”冲着笑声,不用看,众人都知道是戚容。风信撇了撇嘴,没有理他。
       看到一个姑娘来祭拜他,众人的视线突然变得诡异,甚至有几个神官偷笑了出来。风信脸上由红变青,忍着怒火。
       “哎,慕情你说说,怎么能说女孩子丑呢?”谢怜转移话题。“哼。我说的是实话。”慕情抱臂转身。
       “啪。”响亮的一声巴掌。花城的脸黑了,隐隐的散发出了杀气。“淡定,三郎,毕竟人家一个姑娘家,突然被一个男子袭击,难免嘛。”谢怜连忙安慰。花城的脸色这才好点。没等花城脸色恢复正常,看到屏幕上谢怜身上的伤痕,便又阴了下去。谢怜扶额,想着这次该怎么安慰。
       “壮阳。。送子。。。。。”没听过的谢母一愣一愣的。谢父也不由异样的瞥了风信一眼。风信捂脸。随着扫地梗的出现,不少人都开始盯着屏幕上谢怜的表情。可惜的是,谢怜依旧是挂着温和的一丝笑意,并没有出现他们所期待的尴尬,愁伤。
       看着风信一而再的拍掉谢怜手中的馒头是,花城难得对这两个人产生了一丝丝的好感。同时开始考虑要不要回去给谢怜加餐。
       “当傻子。。。太子殿下你猜的真准。”由于之前有说过店家的心理,师青玄忍不住道。“那是。”谢怜自信一笑。“。。。他在炫耀什么。”慕情不由开口。“不清楚。”风信回。
       “我的天,这帮人咋想的。”被轿子里木偶吓了一跳的戚容道。“就这样,能把宣姬引出来,我戚容就跪着走楼梯!”此时的戚容通过文案已经知道了这是哪,自然也知道所谓的鬼新郎是宣姬。

嗖嗖嗖——
摸鱼【顺手盖上了棺材板】

摸鱼【顺手盖上了棺材板】

摸鱼【顺手盖上了棺材板】

舞梦之音

【天官赐福】仙乐太子传-12

幼儿园文笔
ooc预警
都ok?→

————分界线————

15、
【郎英道:“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要。我什么也不需要。我唯一想要的,就是世界上再也没有仙乐国。”
谢怜道:“……你要带人打过来,我是没办法袖手旁观的。就算追随你的永安人会死,你也要这么做吗?”
郎英道:“是的。”
“……”
郎英一字一句、语音森寒地道:“我知道你是神,没关系。就算是神,也别想让我停止。”】
  
“胆大妄为!”
  
人群中有“人”喊道。
  
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他,然而那人浑然不觉,继续说了下去。
  
“神可比这群凡人强大了不知道有多少,竟然敢说出这种话,真是胆大妄为。”
  
舞梦默默地看了一眼这个全然不知危险为何物的傻子,随即移开了视...

幼儿园文笔
ooc预警
都ok?→

————分界线————

15、
【郎英道:“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要。我什么也不需要。我唯一想要的,就是世界上再也没有仙乐国。”
谢怜道:“……你要带人打过来,我是没办法袖手旁观的。就算追随你的永安人会死,你也要这么做吗?”
郎英道:“是的。”
“……”
郎英一字一句、语音森寒地道:“我知道你是神,没关系。就算是神,也别想让我停止。”】
  
“胆大妄为!”
  
人群中有“人”喊道。
  
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他,然而那人浑然不觉,继续说了下去。
  
“神可比这群凡人强大了不知道有多少,竟然敢说出这种话,真是胆大妄为。”
  
舞梦默默地看了一眼这个全然不知危险为何物的傻子,随即移开了视线。
  
“唔?!唔!”
  
然后,这个傻子就被禁言了。
  
舞梦不去看这个在一旁挣扎的蠢货,继续读了下去。
  
【那是一个一身白丧服的人。脸上带着一张惨白的面具,半边脸哭,半边脸笑,怪异至极。坐在两棵大树之间垂下的一条树藤上,那“嘎吱嘎吱”的声音,就是他在树藤上来回摇晃时发出来的,看起来仿佛在荡秋千。他见谢怜回头看到自己,举起双手,一边慢慢鼓掌,一边从口里发出冷笑。谢怜莫名其妙一阵毛骨悚然,厉声道:“你是什么东西?”】
  
“白无相!”
  
人群一片躁动。
  
“天哪!是白无相!”
  
“白无相现在就出来了吗?!”
  
国师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对君吾说道。
  
“太子殿下,不要吓小殿下啊。”
  
君吾笑着说,
  
“仙乐他很像我,我当然知道他会害怕什么。”
  
我也知道怎么毁掉他。
  
【谢怜摇了摇头,想了想,忽然,微微一笑,道:“不过,你,比较适合用刀。”】
  
“然后,我们的花城主就因为太子殿下的这句话用了一辈子的刀。”
  
梦灵神采飞扬地比划着,最后用一个美丽的微笑回应众神鬼。
  
众神鬼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一点想娶她。
  
真实情况:
  
“啊啊啊!这姑娘好美啊!”
  
“姑娘你有婚配了吗?!没有的话考虑我一下好不好!”
  
“舞梦姑娘,令妹可有婚配?我很乐意当姑娘的妹夫。”
  
………
  
舞梦一如既往地以笑容应对着众神鬼。
  
“不好意思,家妹已有婚配。”
  
“我不介意的!!”
  
狂热的粉丝依旧叫喊着。
  
“吵死了!”
  
赤灵一鞭子抽下去,吵闹的声音立刻停止。
  
“继续!”
  
【此温柔乡非彼温柔乡。温柔乡,乃是一种喜爱聚居的花妖,以吸食男子精|气精|血为生。它们的香味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谢怜立即道:“把你口鼻遮严实了,别吸气!”】
  
“咳,咳咳!”
  
谢怜突然咳了几声。
  
废话,那天他虽然已经不太记得了,但一定不会发生什么好事,虽说十分想让那位舞梦姑娘跳过这段,但是……
  
“怜儿,怎么了?没事吧?”
  
谢怜的脸瞬间又红了几分。
  
“没,没事。”
  
“没事就好。”
  
“嗯……”
  
这时,舞梦突然发声。
  
“因为下面这段涉及到私人信息,所以这段先跳过,我们直接到下一段,太子殿下没意见吧?”
  
“没有,请继续吧。”
  
“好的。”
  
【………】
  
众神鬼看着舞梦一页页翻过去,笑容也逐渐增大。
  
众神鬼: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啊!好好奇啊!
  
(我过你们看看她看到了什么)
  
【那少年应声伸手。然而,黑暗中视物不清,谢怜长发又都整整齐齐地束在身后,他没能一下摸准谢怜的头发,却是不小心碰到了谢怜胸口一片肌肤,滑腻柔韧,一层薄汗,一沾即滑。谢怜原本就忍得难受,这少年碰的也太不是地方,胸口登时仿佛有一阵电流蹿过,酥麻之感波及全身,低低一声呻|吟。】
【对方哑声道:“是。”可是,似乎也心慌了,半天也没碰到该碰的地方,碰一下发现错了就缩手,最后只好顺着谢怜胸口一路胡乱向上摸去,只酥得谢怜苦不堪言,恨不得后脑往洞壁上狠狠一撞,晕过去算了。】
【这一波酥迷的快意席卷了他从头顶到足尖的每一寸角落,轻而易举地打破了他方才苦苦抵御多时建立起的壁垒,待谢怜意识到时,他已经轻吟出声了。】

舞梦:要不是我定力好我的鼻血就出来了。
  
赤灵:这少年也太纯情了。
  
梦灵:天哪好刺激哦⊙∀⊙!
  
【那几人惊骇至极,刚好谢怜上来,他们一见是太子殿下,如蒙大赦,忙冲到他身后。谢怜不假思索,抬腿便是一脚,把那疯汉踹得空中翻了个筋斗,摔了个温和的狗啃泥。几人指着地上道:“太子殿下!这个人……这个人……他有……他有!!!”
不用他们说,谢怜也看到了——这个人,竟然有两张脸!】
  
人面疫!

————分界线————
我知道评论区一定是一片
夭寿啦!
舞梦之音诈尸啦!
对,我终于更新了。
晚安

一墨枫澜一

求文,文荒了QAQ

最近痴迷阅读体,求长篇文笔较好的阅读体,要墨香家的,道友都懂,知者不具。

最近痴迷阅读体,求长篇文笔较好的阅读体,要墨香家的,道友都懂,知者不具。

怪盜基德的小可愛🦄

今日份的太子殿下

我太子殿下真好看🌝🌚

頭繩又沒上色🌝🌚

馬克筆讓我扔學校了🌝🌚

發現了一件神奇的事

從左往右看

越看越小

但其實濾鏡用的都一樣

猛吸一口我憐🌝🌚

今日份的太子殿下

我太子殿下真好看🌝🌚

頭繩又沒上色🌝🌚

馬克筆讓我扔學校了🌝🌚

發現了一件神奇的事

從左往右看

越看越小

但其實濾鏡用的都一樣

猛吸一口我憐🌝🌚

佛系盐烤糯米团

突然的脑洞,记录个
就是妹妹想到的
羡羡和谢怜如果某天突然灵魂互换了的话
很好玩的感觉呀(滑稽脸
有空来码码文,只是下下星期又要模拟考了我滴妈……(爬行

突然的脑洞,记录个
就是妹妹想到的
羡羡和谢怜如果某天突然灵魂互换了的话
很好玩的感觉呀(滑稽脸
有空来码码文,只是下下星期又要模拟考了我滴妈……(爬行

猫蓓

嗨!!十分感谢看到这条的小可爱(●'◡'●)ノ❤
大家好呀!我来宣个群哈哈哈哈 日常天官语C群 群里的大家都非常有热情 就是上学时期有点小冷 欢迎大家入群一起玩!!嗨起来! 嗨起来! 嗨起来!重要的事说三遍 嘿嘿!

嗨!!十分感谢看到这条的小可爱(●'◡'●)ノ❤
大家好呀!我来宣个群哈哈哈哈 日常天官语C群 群里的大家都非常有热情 就是上学时期有点小冷 欢迎大家入群一起玩!!嗨起来! 嗨起来! 嗨起来!重要的事说三遍 嘿嘿!

漱月倾涟

文/漱月倾涟(wb:凤彧疏涟)
【说明一下,这篇文是我之前在微博上发的】

花怜中秋同人文《梦转经年,花月人间》

中间穿越回八百年前,然后往事发生了点变化……

花川深许,泅渡归路,皎皎圆月,氤氲酒盏,轻诉一声岁月安好。

文/漱月倾涟(wb:凤彧疏涟)
【说明一下,这篇文是我之前在微博上发的】

花怜中秋同人文《梦转经年,花月人间》

中间穿越回八百年前,然后往事发生了点变化……

花川深许,泅渡归路,皎皎圆月,氤氲酒盏,轻诉一声岁月安好。

漱月倾涟

文/漱月倾涟(wb:凤彧疏涟)

花怜同人文《桃花碎,旧曲新词灼心扉》

花怜外出一日游,赏风景,品情趣。

人物墨香的

ooc我设定的

因为时代架空,中间插入一点点古风歌词

文/漱月倾涟(wb:凤彧疏涟)

花怜同人文《桃花碎,旧曲新词灼心扉》

花怜外出一日游,赏风景,品情趣。

人物墨香的

ooc我设定的

因为时代架空,中间插入一点点古风歌词

嘎嘣脆神明

天宫幼儿园【二】

   【接着上次的】
     不知不觉,别扭的小朋友竟红了耳朵……

     噗嗤~

    “你笑什么啊!”贺玄有些气鼓鼓的问。

    “因为我超喜欢你呀!”师青玄腼腆的笑了笑,“我哥哥一会就来接我了,我…我就先回去了,再见。”

    “那就明天见。”贺玄卖力的挥着自己的小手,完全没有了平时小霸王的样子。

    “哥哥,我今天交到了好多朋友,还有一个小朋友特别...

   【接着上次的】
     不知不觉,别扭的小朋友竟红了耳朵……

     噗嗤~

    “你笑什么啊!”贺玄有些气鼓鼓的问。

    “因为我超喜欢你呀!”师青玄腼腆的笑了笑,“我哥哥一会就来接我了,我…我就先回去了,再见。”

    “那就明天见。”贺玄卖力的挥着自己的小手,完全没有了平时小霸王的样子。

    “哥哥,我今天交到了好多朋友,还有一个小朋友特别喜欢我,嘻嘻。”

    “是吗,阿玄真棒。”少年称赞似得将幼儿举到头顶,转了个圈。“那小朋友叫什么呀?”

    “哎呀!我好像忘了问了,他今天把我堵在教室里时可吓坏我了,不过还好他只是想和我做朋友。”师无度脸色变得有些微妙,“这样啊。”少年溺宠的揉了揉弟弟的头。

    另一边的贺玄自己百无聊赖的踢着路边的石子,想起来今天那个白嫩嫩的转校生就心情愉悦,连今天没人接他这件事也很快抛到了脑后,大不了今天就自己走回家嘛~

    他真是太可爱了!

毛毛球
一个暴力甜心小黏黏草稿(◍ &...

一个暴力甜心小黏黏草稿(◍ ´꒳` ◍)

【好怕细化后丑了qwqqq

一个暴力甜心小黏黏草稿(◍ ´꒳` ◍)

【好怕细化后丑了qwqqq

急月
即使变成了乞丐,在得到好东西的...

即使变成了乞丐,在得到好东西的时候也一定会和朋友分享的青玄和在收破烂的时候来串门的怜怜。

“太子殿下!你看这可是皇城最大的酒楼最好吃的早点馒头!我掐准了他们早市结束的点在后厨门口等到的没卖完的份——很干净哒你也来吃呀不要嫌弃!你帮我掰开吧我手不太方便——”

“好香呀~先喝点我带的茶吧,这是最近我做的竹节杯,给你~”

即使变成了乞丐,在得到好东西的时候也一定会和朋友分享的青玄和在收破烂的时候来串门的怜怜。

“太子殿下!你看这可是皇城最大的酒楼最好吃的早点馒头!我掐准了他们早市结束的点在后厨门口等到的没卖完的份——很干净哒你也来吃呀不要嫌弃!你帮我掰开吧我手不太方便——”

“好香呀~先喝点我带的茶吧,这是最近我做的竹节杯,给你~”

-渭涯-
“哥哥,我们来借个法力吧ww”

“哥哥,我们来借个法力吧ww”

“哥哥,我们来借个法力吧ww”

查理

【花怜】你看上去很好吃-3

01 02

03热情的大狼:要不我帮你洗澡吧


预警:狗血梗出没,很雷,非常雷……请做好心理准备。


这章我改得头疼,我尽力了,我还是适合开车叭_(:з」∠)_

01 02

03热情的大狼:要不我帮你洗澡吧


预警:狗血梗出没,很雷,非常雷……请做好心理准备。


这章我改得头疼,我尽力了,我还是适合开车叭_(:з」∠)_

顾子黛

【天官】厄命若邪二三事

一个连兵器都不放过的变态

隐形车,找到了脑补尺度无下限


花城侧躺在床上,半撑着脸,中衣从脖颈处开到小腹,垂下来的黑发有几支隐入衣内,肤白如玉,发黑如漆,这场面不可谓不香艳“哥哥,你站的离我好远。” 


谢怜:“...” 


“哥哥是在欣赏我的美貌么?”


 谢怜脸上闪过一丝窘迫,他好像还真是看呆了片刻...不待他窘迫完,花城的声音又传来“哥哥,你有两个选择,你过来,或者我过去。” 


谢怜噎了一下问到“...有区别吗?” 


花城歪了歪头,人畜无害的笑了笑“...

一个连兵器都不放过的变态

隐形车,找到了脑补尺度无下限


花城侧躺在床上,半撑着脸,中衣从脖颈处开到小腹,垂下来的黑发有几支隐入衣内,肤白如玉,发黑如漆,这场面不可谓不香艳“哥哥,你站的离我好远。” 

 

谢怜:“...” 

 

“哥哥是在欣赏我的美貌么?”

 

 谢怜脸上闪过一丝窘迫,他好像还真是看呆了片刻...不待他窘迫完,花城的声音又传来“哥哥,你有两个选择,你过来,或者我过去。” 

 

谢怜噎了一下问到“...有区别吗?” 

 

花城歪了歪头,人畜无害的笑了笑“好像是没什么区别呢。” 

 

谢怜“...”

 

犹疑片刻仍是磨磨蹭蹭蹭到了床边,花城笑开了点,坐起来搂住谢怜的腰肢,手不安分的动了起来,片刻谢怜便被褪去了外衫,静待了片刻却没感觉到花城的进一步动作,不禁微微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花城正笑吟吟的看着他,道“哥哥,等我一下,我先去解决两个胆大包天的。” 

 

谢怜听到那句等我一下,脸红了红,却十分疑惑,三郎要解决谁呀?

 

不出片刻,他就得到答案了,花城从叠的整齐的衣物间抖出了一刀一凌,看他们兴奋的微微颤抖的样子,谢怜不禁微微睁大了眼,脸上红晕又添一层。 

 

花城一只手扣住他们,见识了他们由兴奋的颤抖转变为惊吓的颤抖的过程,眯了眯眼“你们两个躲在这里干什么,嗯?”

 

厄命眼珠骨碌碌一转,拼命往谢怜那方挣扎起来,被花城重重拍了一掌,仍然上上下下折腾,花城又重重拍了一掌,厄命将眼睛弯成一个弧度,默默控诉的花城的行为。 

 

相比起厄命,若邪从被抓到开始就一条凌软软的垂着挺尸,果然花城没有过多责罚它,不禁得瑟的抖了抖末端,厄命见状刚想发作,就被花城拿着若邪裹了个严实一起被丢到了屋外。 

 

两只滚了一圈才停下。若邪:“厄命,你压死我了,你怎么这么重,是不是又长胖了?” 

 

厄命:“...我还没说你闷死我了呢,再说,我还能长的?成精了?” 

 

若邪:“没成精我们能交流???” 

 

厄命:“...” 

 

抱怨归抱怨,两只还是极为配合的自动解了开来,厄命立在地上看着同样立起来的若邪抱怨“都是你,要不是你偷看,我们也不会被丢出来。” 

 

厄命:“你刚刚明明也看得很开心。” 

 

若邪:“...” 

 

厄命:“我们被丢出了那是技术不够被发现了。” 

 

若邪:“...是你抖得太厉害了” 

 

若邪:“我都滚脏了,又要洗澡了。” 

 

厄命顺着献了个殷勤,道“我帮你洗。” 

 

若邪抖了抖身子:“你别给我切成几截了。” 

 

厄命:“...” 看着若邪往池塘飞过去,厄命也赶紧跟了过去,若邪在水里扑腾,想把自己身上的泥沙洗尽,奈何扑腾了半天都快给自己拧成麻花了还是有一片污迹。 

 

厄命自告奋勇凑了上去,刚对着缩成一小团的若邪砸了一下。“厄命,你要把我锤扁了!!!” 

 

厄命:“你本来就是扁的。” 

 

若邪:“...你轻点!!” 

 

厄命眯了眯眼,道“我经常听见太子殿下这样说。” 

 

若邪:“...这。” 

 

两只折腾了好一会,若邪才心满意足的抖了抖水,将自己挂在树枝上等待晾干厄命把自己卡在树枝空里,道“若邪,我们是不是很般配?” 

 

若邪:“...都是公的。” 

 

厄命:“兵器还分公母????” 

 

若邪:“...” 

 

厄命斟酌了下,想出了一个理由“太子殿下跟鬼王也都是公的。” 

 

若邪:“...” 

 

厄命看若邪一动不动,仿佛一条死凌,忍不住上去戳了戳它。 

 

“若邪,你说梨花带雨它是个什么样子。” 

 

若邪:“你问这个做什么?” 

 

厄命:“我听鬼王这么评价过太子殿下。” 

 

若邪沉默了片刻,突然一抖身子,甩了厄命一刀的水。 

 

厄命:“...真是太形象了。” 

 

见若邪不理会它,又开始胡言乱语“若邪,你说咱两要是有孩子,不会是九节鞭吧?” 

 

“...” 若邪忍无可忍,对着厄命用力一扑,两只齐刷刷从树上滚了下去,厄命也不恼,反而笑嘻嘻的“若邪,你又要洗澡啦!” 

 

若邪:“...”


by顾子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