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官赐福

661.2万浏览    61941参与
欲锁

【风情】习惯

很久以前,有一条名为慕情的鱼。

此刻它是蒙蔽的。

不是,我有点跟不上你的脑回路了啊风信!

之前说好的炖鱼汤去了哪儿哦,突然表白是怎的一出啊啊啊啊啊!!!

慕.内心抓狂.暗中窃喜.表面淡定.情正式上线


让我们把时间回退至鸡都没叫的清晨。


风信在完成任务后很开心,它觉得找个人能一起分享它的快乐。

然后,它就出现在了那条慕情之前栖息的河。

事实证明风信身体速度比大脑行动快多了。

此刻它是懵逼的。

啊,这种习惯得改呢。

明明慕情已经不在这里了。

风信看着空荡荡的小河,心里不知为何难受。

本来,这里应该有个叫慕情的家伙啊。

风信就这样发了很久的呆,直到被鸡用它洪亮的声...

很久以前,有一条名为慕情的鱼。

此刻它是蒙蔽的。

不是,我有点跟不上你的脑回路了啊风信!

之前说好的炖鱼汤去了哪儿哦,突然表白是怎的一出啊啊啊啊啊!!!

慕.内心抓狂.暗中窃喜.表面淡定.情正式上线


让我们把时间回退至鸡都没叫的清晨。


风信在完成任务后很开心,它觉得找个人能一起分享它的快乐。

然后,它就出现在了那条慕情之前栖息的河。

事实证明风信身体速度比大脑行动快多了。

此刻它是懵逼的。

啊,这种习惯得改呢。

明明慕情已经不在这里了。

风信看着空荡荡的小河,心里不知为何难受。

本来,这里应该有个叫慕情的家伙啊。

风信就这样发了很久的呆,直到被鸡用它洪亮的声音叫醒。

风信确实常常说话做事不过脑,可这不代表它是个傻了。

它突然想起它主人谢怜和花城。

谢怜总是习惯每天尝试做一道新菜给花城,花城总是笑眯眯地解决掉盘中所有生化武器。有次花城回了一次鬼市,可谢怜那天照样做了一道菜,放在桌上也不吃,就像往常一样坐在花城的对面,只是坐着。

风信觉得这种行为纯属浪费时间,只听闻谢怜幽幽的叹了口气:“习惯比深爱更可怕啊!”

当时风信被这句话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现在却是感同身受。

也许,它喜欢上了慕情。

在不知不觉间,就被这个爱翻白眼的小气鬼征服了。

真可笑,原来狩猎者和猎物的身份早在不经意间替换了。

好,现在就去表白吧!

风.一不做二不休.信闪亮登场

yukitocafe

好了,辣鸡流画完_(:з」∠)_

花城主满脸诚恳笑容在线砍人

好了,辣鸡流画完_(:з」∠)_

花城主满脸诚恳笑容在线砍人

白家少年

emmm

实不相瞒,我想飙一辆老父亲老母亲的车。?【不我不想!!】

快阻止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实不相瞒,我想飙一辆老父亲老母亲的车。?【不我不想!!】

快阻止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泠君素心锦繁轩
旧图混更对不起我画画太菜被关起...

旧图混更
对不起我画画太菜被关起来了
可是我爱他们!!!!!!

旧图混更
对不起我画画太菜被关起来了
可是我爱他们!!!!!!

嗣音♭

【花怜】反情行之②

我又来更新啦~希望你们能喜欢@

文笔不好,多多见谅

喜欢点个关注吧(*๓´╰╯`๓)♡

————————   正 文  —————————

  谢怜赶到的时候,只有一个浑身焦黑,奄奄一息的勉强能看出是男子的“不明物体”匍匐在地上,寥寥无几的衣衫勉强能起到一点遮蔽作用

  谢怜并未觉得什么,八百年来,比这还要凄惨恶心的死法他都见过,但心中依旧有这那么一丝不忍

  又有一个生命在他眼前逝去,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等等!他....

  谢怜走近了才发现,这不是一具将死的人,而是...早就已经死了不知多少年的尸体

  只因是因为收到了祈愿而断然认为他还活着...

我又来更新啦~希望你们能喜欢@

文笔不好,多多见谅

喜欢点个关注吧(*๓´╰╯`๓)♡

————————   正 文  —————————

  谢怜赶到的时候,只有一个浑身焦黑,奄奄一息的勉强能看出是男子的“不明物体”匍匐在地上,寥寥无几的衣衫勉强能起到一点遮蔽作用



  谢怜并未觉得什么,八百年来,比这还要凄惨恶心的死法他都见过,但心中依旧有这那么一丝不忍



  又有一个生命在他眼前逝去,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等等!他....



  谢怜走近了才发现,这不是一具将死的人,而是...早就已经死了不知多少年的尸体



  只因是因为收到了祈愿而断然认为他还活着,但....死了好几年的尸体在这个时候发出祈愿,未免也太诡异了些



  那“男子”干瘪的皮肤裹在骨架上,勾勒出骨骼的形状,脸朝下没入地中,一只手深深抓入沙中,另一只半曲着,紧握着手中东西



  那个东西,谢怜再熟悉不过了,是自己的祈愿符....



  “太子殿下~你来了啊”一阵细腻而又妖娆的声音回荡在谢怜耳边,那声音亦是期待与激动



  谢怜紧张的环顾四周,“谁在那?”



  那声音真让谢怜受不了,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太子殿下”完完全全变了味儿,似是在嘲讽般,直教人毛骨悚然



  那个声音继续说“殿下,我可是你的信徒,我信仰你很久了啊...”



  谢怜愕然失色,自仙乐国灭国,金像被推倒,自己被贬两次,除了花城,怕是没再有人对着自己说“太子殿下,我是你的信徒”这句话了



  这八百年来,人界早就不再会有人记得有那么一位太子殿下,曾是人间的正道,是世界的中心



  谢怜在心中不知感叹了多少遍了“我想这点你还是省省吧”若邪紧紧束在谢怜的手臂上,蓄势待发



  “你不相信?对了,我怎么给忘了,太子殿下,你只需要有一位信徒就够了呀”



  谢怜捏紧了拳头,若邪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是安抚般扭了扭,然后更加警戒起来



  “殿下......”



  一身影出现在谢怜不远处,男子一头暗红色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



  “太子殿下....”他似笑非笑地望着谢怜,似是喃喃自语般“殿下,我好想看你成魔的样子啊”



  谢怜身感一阵寒意,“你到底要干什么”



  “殿下真想知道?”他突然靠了过来,一脸邪笑“殿下,我们来打个赌吧”



  谢怜向后退了一步,道“什么?”



  见谢怜后退,圳木目光暗淡了下来,道“就赌...血雨探花!”



  “??!”



  “我赢了,我就告诉你我想干什么,你赢了,我便随你处置”少年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似是虔诚,又是不屑



  “当然,这由不得你决定,殿下,你只需好好在一旁看着就行”



  忽的,谢怜手臂,肩膀各受了重重一击,整个人向后退了几步,谢怜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眼前这位,感情变化阴晴不定根本猜不出他下一步会干什么



  “殿下,我不会伤你太重的,只是让你乖一点,看一场好戏罢了”



  谢怜的瞳孔急剧收缩......



  随后,花城果真立马出现在了这里



  一步一步,都在照着他的剧本来走



  乒乒乓乓,传来利器撞击的声音,战况激烈,从地下冒出来的刺,丝毫不比厄命逊色,即便,对方连脸都没露,可想而知,他的实力...绝不止这般简单



  花城紧握着厄命,手臂止不住的有些颤抖,身上各处,已经开始有了些大大小小的伤痕



  谢怜颤抖着,眼泪夺眶而出



  不要啊!三郎!



  他在心里喊着,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恐惧蔓延全身,他害怕极了,就算是人免疫,都没有这般令他痛苦



  隐在暗处的他,不禁握紧了拳头,眼底闪过一丝犹豫,随即出现在了谢怜面前



  “殿下,这就心疼了?”



  谢怜连忙抬头,死死的盯着他



  “哎!本来还想再玩玩的,但你这样,可让我怎么办呢?”深紫色眼瞳露出无奈,他蹲下,伸手正要捋去谢怜脸上的灰尘,却被谢怜毫不犹豫的拍开



  “滚!”嘶哑的喉咙里只吐露出一个字



  他顿了一下,随即一抹邪魅的笑容敛在嘴角,“那就,开始游戏吧”便将攻击停下



  在失去意识前,谢怜只能模糊的看到花城焦急地向自己奔来,耳边回荡着他朦胧的呼喊



  “哥哥!”


(不定期更新)


冰羽
过忘川番外(明月落我怀)私信看...

过忘川番外(明月落我怀)
私信看后半段三轮破烂车

过忘川番外(明月落我怀)
私信看后半段三轮破烂车

风事绵然

【天官】乌雷扇骨 一

※花怜、玄崖不拆

※贺玄x原创女主赵清崖,不吃乙女请右拐出门→

※文笔不好请见谅,勿打勿喷

※不定时更新


  仙京里来了个大人物。


  


  仙乐国太子,谢怜。


  


  何谓大人物呢,就是说他十七岁飞升,有言“身在无间,心在桃源”,而且还得了帝君“此子将来,不可估量”的评价的这么一个人物。


  


  雷师清崖想了想,嗯,这是个得去交的朋友。


  


  事实上,不用她去,太子殿下自己就来了。


  


  大概是飞升了太激动,她能理解。


  


  两人自我介绍完呢,就成了朋友。太子殿下不懂的东西很多,得靠雷师大人介...

※花怜、玄崖不拆

※贺玄x原创女主赵清崖,不吃乙女请右拐出门→

※文笔不好请见谅,勿打勿喷

※不定时更新


  仙京里来了个大人物。


  


  仙乐国太子,谢怜。


  


  何谓大人物呢,就是说他十七岁飞升,有言“身在无间,心在桃源”,而且还得了帝君“此子将来,不可估量”的评价的这么一个人物。


  


  雷师清崖想了想,嗯,这是个得去交的朋友。


  


  事实上,不用她去,太子殿下自己就来了。


  


  大概是飞升了太激动,她能理解。


  


  两人自我介绍完呢,就成了朋友。太子殿下不懂的东西很多,得靠雷师大人介绍;雷师大人呢,又觉得跟谢怜说话挺有趣的。


  


  这一来二去,两人便成了能说的上话的朋友。


  


  忘年之交倒说不上,毕竟雷师清崖,她其实也是刚接了这个位子没几年。


  


  岔子就在三年后出现了。


  


  仙乐国国主暴政,人民起义。谢怜义无反顾地下界去了。


  


  然后,仙乐肆虐起一场瘟疫,最终亡了国。




  而谢怜也从此被打落凡间,封印法力。


    


  赵清崖一直在仙京里看着谢怜每天的动向,结果都是一声声哀叹。


  


  何苦呢,太子殿下。


  


  


  


  


  


  


  


  直到许多年以后,某日,天空一声巨响。那位太子殿下,第二次飞升了。




  如果说第一次飞升是一桩美谈,那第二次飞升,就是一桩闹剧。


  


  原因无他,谢怜上来之后,竟然拳打四方。


  


  然后,第二次被贬下去了。


  


  那日赵清崖正和风师青玄一起降狂风暴雨,听到这事后嘴角不由一抽。


  


  可以猜想到,这大概是谢怜唯一的那点怨气了。


  


  发泄完,他可能就真的不会再上仙京了。


  


  


  


  


  


  


  


  又过了许多年。这次被贬下界的,是雷师清崖。


  


  原因没有人知道。


  


  不过帝君说什么自然都是对的,雷师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


  


  只不过这些年间,却一直没能有下一位雷师接任。


  




  


  


  


  


  


  


  又过了九年。


  


  人间第二位绝境鬼王,就此出世,名唤乌雷扇骨。


  


  但是这位鬼王比较特别,她不像之前的白无相那样,喜欢看人间毁灭。


  


  没怎么听说过她作恶。


  


  她自从出了铜炉山之后,就只划了一片自己的地界,安安分分地自己待着。


  


  偶尔还帮着除个害什么的。


  


  结果众百姓都对她无比感恩戴德,这么一来,乌雷扇骨就成了第一个有人供奉的鬼王。


  


  香火还挺旺的。


  


  是以仙京里的众神官们,虽不知这乌雷扇骨是个什么来头,却也乐得放任自由。


  


  谁愿意没事闲的总收拾别人。


  


  


  


  


  


  


  


  几年后,陆续又有两位绝境鬼王出世。


  


  一个名为血雨探花,一个则是黑水沉舟。


  


  这三位绝境鬼王不知有没有交往,不过相处得好像挺好,至少目前为止还没听说过谁和谁打起来。


  


  偏偏就有例外。


  


  四大害中,白衣祸世、黑水沉舟、血雨探花都赫然在榜,既然另外一绝乌雷扇骨不在,那么另一个……


  


  就是“近绝”,青灯夜游。


  


  什么叫近绝……就是还没到绝,但是实力还高于凶,称之为“近绝”。


  


  不过说实话,不是绝就是不是绝,来个“近绝”是几个意思。


  


  何况这位近绝的鬼手段还乏味透顶,其他三位鬼王对他的口风基本统一:


  


  蔑视。


  


  于是乎,青鬼很不服气。所以他越发拼命地折腾。


  


  是以他成了四大害之一。


  


  


  



       又过了许多年。


  


  谢怜又飞升了。


  


  满天神佛很是无奈。

Da鸭梨
【花怜】 lof也发一下cp儿...

【花怜】

lof也发一下cp儿童画

【花怜】

lof也发一下cp儿童画

银何s
断断续续画了好长时间啊,先这样...

断断续续画了好长时间啊,先这样吧,还有很多未完善的地方。
忘记画眼罩,有空改呃

断断续续画了好长时间啊,先这样吧,还有很多未完善的地方。
忘记画眼罩,有空改呃

RED WINE

【占tag致歉】一个预告

题目:【花怜】红袖添香


关于我的个人说明在置顶


对不起咕了这篇文这么久,忘羡的端午贺文后面我才提到要写这篇……


第一次写花怜,迷迷糊糊脑子空荡荡,手速奇慢无比,写的还差。

为了这篇文我二刷天官,发现我写了一堆bug(手稿划了一大片)。

抱歉因为这次咕了太久,所以我中途还发了两个1000+的短篇,链接不放了,大家想看直接到我主页找(不过写的同样差就是了)。


全文5000+,我真的感觉很不容易自己能憋出这个字数。

明晚零点发正文。

题目:【花怜】红袖添香


关于我的个人说明在置顶


对不起咕了这篇文这么久,忘羡的端午贺文后面我才提到要写这篇……


第一次写花怜,迷迷糊糊脑子空荡荡,手速奇慢无比,写的还差。

为了这篇文我二刷天官,发现我写了一堆bug(手稿划了一大片)。

抱歉因为这次咕了太久,所以我中途还发了两个1000+的短篇,链接不放了,大家想看直接到我主页找(不过写的同样差就是了)。


全文5000+,我真的感觉很不容易自己能憋出这个字数。

明晚零点发正文。


简慕源

我的一个同学画的,呜呜呜我吹爆她,神仙画画!

我的一个同学画的,呜呜呜我吹爆她,神仙画画!

麦l子y7x

【我疯了系列之我看过的耽美看耽美】天官篇 第一章

本人刚考完试,还没有作业,可以多更一些


被看的小说有时间设定,其他的为故事结束的状态


为了精彩程度,死去的人会复活,渣反带冰哥


具体时间设定请看公告2,没看完一本,公告2会增加时间设定


私设系统已告诉古代的众人现代的基本用品


如果有小可爱想看到什么小说,评论区回我,我没有看过的,等我看完会自动把人物加上


伪渣我之前写的那些,如果有人希望其他小说里的人物出现在哪一章,记得和我说,我会加上的


根据投票顺序:第一伪渣,第二名默读与破云平票,但由于默读先回复,所以先更默读,然后是awm,接着是天官,魔道和全球高考,渣反,其他的我慢慢来


天官时间设定:众人...

本人刚考完试,还没有作业,可以多更一些


被看的小说有时间设定,其他的为故事结束的状态


为了精彩程度,死去的人会复活,渣反带冰哥


具体时间设定请看公告2,没看完一本,公告2会增加时间设定


私设系统已告诉古代的众人现代的基本用品


如果有小可爱想看到什么小说,评论区回我,我没有看过的,等我看完会自动把人物加上


伪渣我之前写的那些,如果有人希望其他小说里的人物出现在哪一章,记得和我说,我会加上的


根据投票顺序:第一伪渣,第二名默读与破云平票,但由于默读先回复,所以先更默读,然后是awm,接着是天官,魔道和全球高考,渣反,其他的我慢慢来


天官时间设定:众人知道谢怜是芳心国师


文笔极差,严重occ,请见谅


————————————————————


【为你,所向披靡!

C天R地小妖精攻(花城)×仙风道骨收破烂受(谢怜)

"听说了没,天界那个收破烂的公务员,

跟鬼界第一大佬有一腿!!!"】


谢怜:“……这……这……”


花城表面冷静,内心却已经兴奋得不行了。


风信暴跳如雷:“我操了,我真的是操了,太子殿下怎么可能和血雨探花在一起。”


慕情翻了个白眼:“呵呵。”


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梅念卿痛心疾首:“太子殿下咋就……咋就……”


天官众人一脸茫然:这什么情况,三界笑柄和血雨探花?


除天官众人的其他人:(⊙o⊙)!真的神啊!真的鬼啊!


【在这满天神佛中,有位著名的三界笑柄。】


花城的脸瞬间黑了。


魏无羡:“……额……虽然我没听说过你们,但这会不会有点没礼貌。”


其他人拼命点头。


 【 相传八百年前,中原之地有一古国,名叫仙乐国。


    仙乐古国,地大物博,民风和乐。国有四宝:美人如云,彩乐华章,黄金珠宝。以及一位大名鼎鼎的太子殿下。


    这位太子殿下,怎么说呢,是一位奇男子。


    王与后将他视为掌上明珠,宠爱有加,常骄傲道:“我儿将来必为明君,万世流芳。”


    然而,对于俗世的王权富贵,太子完全没有兴趣。


    他有兴趣的,用他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讲,就是——


    “我要拯救苍生!”】


沈清秋内心:有点中二啊。


虽然沈清秋没说出来,但奈何有位坑队友的。


贺朝:“有点中二是怎么回事?”


谢怜:“中二是什么意思?”


贺朝:“……”


如何向古代的众人解释中二这个词,在线等,急!


【太子少时一心修行,修行途中,有两个广为流传的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他十七岁时。


    那一年,仙乐国举行了一场盛大的上元祭天游。


    虽然这一项传统神事已荒废了数百年,但依然可以从残存古籍和前人口述中,遥想那是怎样一桩普天同庆的盛事。


    上元佳节,神武大街。


    大街两侧人山人海,王公贵族在高楼上谈笑风生,皇家武士们雄风飒飒披甲开道,少女们雪白的双手挥洒漫天落英缤纷,不知人与花孰更娇美,金车中传出悠扬的乐声,在整座皇城的上空飘荡。仪仗队的最后,十六匹金辔白马并行拉动着一座华台。


    在这高高的华台之上的,便是万众瞩目的悦神武者了。


    祭天游中,悦神武者将戴一张黄金面具,身着华服,手持宝剑,扮演伏魔降妖的千年第一武神——神武大帝君吾。一旦被选中,便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因此,挑选标准极为严格。这一年被选中的,就是太子殿下。举国上下都相信,他一定会完成一场有史以来最精彩的悦神武。


    可是,那一天,却发生了一件意外。


    在仪仗队绕城的第三圈时,经过了一面十几丈高的城墙。


    当时,华台上的武神正要将妖魔一剑击杀。


    这是最激动人心的一幕,大街两侧沸腾了,城墙上方也汹涌了,人们争先恐后探头,挣扎着,推搡着。


    这时,一名小儿从城楼上掉了下来。


    刹那尖叫连天。正当人们以为这名小儿即将血溅神武大街时,太子微微扬首,纵身一跃,接住了他。


    人们只来得及看见一道飞鸟般的白影逆空而上,太子便已抱着那名小儿安然落地。黄金面具坠落,露出了面具后那张年轻俊美的脸庞。


    下一刻,万众欢呼。】


“哇!”


“好厉害!”


“这真的是三界笑柄?”


秦究看了花城一眼,发现这位一直在假笑的鬼王的笑容竟真诚了几分。


【百姓们是兴高采烈了,可皇家道场的国师们就头疼了。


    万万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差错。


    不祥啊,太不祥了!


    华台绕皇城游|行的每一圈,都象征着为国家祈求了一年的国泰民安,如今中断了,那不是要招来灾祸吗!


    国师们愁得发如雨下,思前想后,请来太子,委婉地表示,殿下您能不能面壁一个月以示悔过?不用真的面壁,只要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太子微笑道:“不要。”


    他是这么说的:“救人又不是什么坏事。上天又怎么会因为我做了对的事情而降罪于我?”


    呃……万一上天就降罪了呢?


    “那么上天就错了,对的为什么要向错的道歉?”


    国师们无言以对。


    这位太子殿下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从没遇到过他做不到的事,也从未遇到过不爱他的人。他是人间正道,他是世界中心。


    所以,虽然国师们心里很痛苦:“你懂个屁!”


    但不好多说,也不敢多说。反正殿下也不会听的。】


谢怜尴尬地咳了两声:“年少轻狂。”


陶然拍了拍骆闻舟:“没事,这位在这一方面比你厉害。”


魏局指了指严峫:“还有这位。”


沈易用手怼了一下顾昀:“这位也是。”


游惑把手放在秦究肩上:“还有他。”


于闻:“这么多?可以组团出道了。”


【第二个故事,也发生在太子十七岁这年。


    传说,黄河之南有一座桥叫做一念桥,有一名鬼魂在这座桥上徘徊多年。


    这只鬼魂十分恐怖:身穿残甲,脚踏业火,遍身鲜血和刀枪利箭,每走一步就在身后留下血与火的足迹。每隔数年,它会在夜里忽然现身,游荡在桥头,拦住行人问三个问题:“此间何地?”“此身何人?”“为之奈何?”


    如果答得不对,就会被鬼魂一口吞噬。但是,谁也不知道正确的答案是什么,所以数年下来,这只鬼魂已经吞噬了无数行人。


    太子云游途中听说此事,找到了一念桥,夜夜守在桥头,终于,在一夜遇到了作祟的鬼魂。


    那鬼魂现身,果然如传闻中一般阴森可怖。它开口问了太子第一个问题,太子笑着回答:“此间人间。”


    鬼魂却道:“此间无间。”


    开门大吉,第一个问题就答错了。


    太子心想,反正三个问题都是要答错的,何必等你问完?于是便亮了兵器,开打了。】


骆闻舟:“赞同,没必要和这种人,哦不,鬼,浪费时间。”


严峫:“+1”


顾昀:“带我一个。”


秦究:“+1”


一个组合就要整整齐齐。


【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太子武艺高强,那鬼魂更是悍勇骇人。一人一鬼在桥上斗得是几乎日月翻转,最后,鬼魂终于败下阵来。


    鬼魂消失之后,太子在桥头种下了一颗花树。这时,一名道人路过,恰好看到他在此撒下一抔黄土,为它送行,问:“这是做什么?”


    太子就说了著名的八个字:“身在无间,心在桃源。”


    道人听了,微微一笑,化为一名身披白甲的神将,踏祥云,挽长风,乘天光而去。太子这才知道,竟是恰好遇上了亲身下凡来伏魔降妖的神武大帝。


    诸天仙神们在他上元祭天游那一跃时便留意到了这名十分出色的悦神武者。这次一念桥头一见后,有仙家问帝君:“您看这位太子殿下如何?”


    帝君也答了八个字:“此子将来,不可限量。”


    当晚,皇宫上方天生异象,风雨大作。


    在电闪雷鸣之中,太子殿下飞升了。】


沈清秋:“这么厉害!确定是三界笑柄?”


魏无羡表示赞同:“根本不像。”


于闻:“有黑幕!”


谢怜笑了笑,内心十分温暖。


 【 但凡有人飞升,天界都会震一震。这位太子殿下一飞升,直接让整个天界抖了三抖。


    修成正果,太难太难。


    天赋、修炼、机缘,缺一不可。一尊神的诞生,往往是漫漫百年路。


    少年时便羽化登仙的天之骄子并不是没有;穷尽一生苦修百年都盼不来一道天劫也大有人在;即便是等来了天劫,过不了这一关也要死了,不死也废了;如恒河沙数般的,却是终其一生都庸庸碌碌、找不到自己道路的懵懂凡人。


    而这位太子殿下,无疑是上天的宠儿。


    他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他想做的,没有做不成的;他想飞升成神,就当真就在十七岁那年飞升成神了。


    他原本就是民心所向,加上王与后思念爱子,下令为他在各地大力兴修宫观庙宇,开窟立像,万民朝奉。信徒越多宫观越多,寿元越长法力越强。于是,仙乐宫太子殿在短短几年之内风光无两,鼎盛一时,达到了巅峰。


    ——直到三年之后,仙乐大乱。】


江停皱了皱眉,谢怜的经历和他有相似的地方。


众人的气氛也变了。


沈清秋内心:要虐了,要虐了。


【大乱的起因是国主暴|政,叛军起|义。可是,虽然人间已战火四起,天界的神官们,也是不能插手的。


    除非妖魔鬼怪越界侵犯,否则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试想,人间处处是纷争,人人均觉自己有理,要是谁都上去插一脚,今天你帮你故国撑腰,明天他帮他后裔报仇,岂非动不动就要神仙打架、日月无光?像太子这种情况,就更必须避嫌了。


    但他才不管。他对帝君道:“我要拯救苍生。”


    帝君坐拥千年神力,尚且不敢整天把这几个字挂嘴上,听到他这么说,心情可想而知。但又拿他没办法,道:“你救不了所有人的。”


    太子道:“我能。”


    于是,他就义无反顾地下凡了。


    仙乐人民自然是举国欢庆。


    然而,古往今来的民间故事早就竭力地向人们阐述了一个真理:


    神仙私自下凡,肯定没好结果。


    战火非但没有平息,反而烧得更加疯狂。


    也不是说太子殿下没努力,可他还不如不努力。他越努力,战况越是一塌糊涂,仙乐人被打得头破血流,伤亡惨重,最后,一场瘟疫席卷了整座皇城,叛军打入王宫,战乱结束。


    如果说仙乐本来还在苟延残喘,那么太子殿下就直接让它断了气。


    灭国后,人们终于突然发现了一件事:


    原来,他们奉为天神的太子,根本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完美强大。


    说难听点,可不就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么?!


    失去家园和家人的痛苦无处宣泄,满身伤痛的百姓愤怒地涌|入太子殿中,推倒了神像,烧毁了神殿。


    八千宫观,烧了七天七夜,烧得一干二净。


    从那以后,一位守护平安的武神便消失了,而一位招来灾祸的瘟神诞生了。


    人们说你是神你就是神,说你是屎你就是屎,说你是什么你就得是什么。本来如此。】


气氛凝重。


师青玄:“太子殿下也是好心,怎得如此……”


话还没说完,便被祁醉打断了:“这挺正常的,不止你们,我们也是。一次没做好,足以让众人忘记所有的好。”


谢怜疑惑道:“你们也会?”


江停:“家常便饭罢了。”


【太子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他更不能接受的,是他要接受的惩罚:贬谪。


    封禁法力,打落人间。


    他从小就在万千娇宠中长大,从未受过人间疾苦。这个惩罚,等于让他从云端坠落到了烂泥地。


    在这摊烂泥里,他第一次体会到了饥饿、贫穷、肮脏的滋味。也是第一次,做了此生从没想过会由他去做的事:偷窃、打劫、破口大骂、自暴自弃。


    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颜面尽失,自尊尽失。连最忠心的侍从都没法亲眼看着他这种变化,选择离去。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这八个字,在仙乐各种石碑牌匾上刻得到处都是,若不是在战乱后几乎都被烧光了,让太子殿下再看见,估计他第一个冲上去砸了。


    说这句话的人已经亲身证明了,当他自己身处无间时,也并不能心在桃源。】


风信慕情的脸色也变得难看。


花城转向谢怜:“哥哥,你很厉害的。”


谢怜自嘲地笑了笑:“是吗?”


随着剧情的发展,众人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这位太子殿下登天快,坠地更快。神武道惊鸿一瞥,一念桥逢魔遇仙,仿佛还是昨天的事。但天界唏嘘一阵,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谁知,过了许多年,某日,突然天空一声巨响。


    这位太子殿下,居然又飞升了!


    古往今来,被贬谪的神官不是一蹶不振就是堕入鬼界,根本没有几位被打下去后还能有翻身之日的。第二次飞升,这可以说是一件轰轰烈烈的奇观了。


    更轰轰烈烈的是,他飞升之后,一路冲进天界,拳打脚踢,大杀四方。于是,他只飞升了一炷香就又被打了下去。


    一炷香,可以说是史上最迅猛也最短暂的飞升了。


    如果说他第一次飞升是一桩美谈,那这第二次飞升就是一场闹剧。】


魏无羡疑惑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谢怜没回答,只是笑了笑。


知道事情内幕的人很少。


沈清秋断定:根据套路,这绝对有问题。


【两回下来,诸天仙神们对这位太子满满的都是嫌弃之情。嫌弃之余还有几分警惕。毕竟被贬一次就要死要活了,被贬两次,岂不是要心魔大发报复苍生?


    于是,大家纷纷暗中观察。可没想到的是……


    不不不,这次被贬之后他倒是没入魔,也挺老实地在适应贬谪生活,只是……未免也太认真了!


    有时他街头卖艺,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连胸口碎大石都不在话下,虽然早听说这位太子殿下能歌善舞多才多艺,但居然是用这样的方式见识到的,真是令人心情复杂。有时他则勤勤恳恳地收破烂。


    ……收……破……烂……


    好歹也曾是位金枝玉叶的太子殿下,位列仙班的神官,混到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


    虽然很值得同情,但也觉得……


    很好笑!


    因为实在越想越好笑,火速传遍三界。所谓的三界笑柄,就是这么来的。】


狄黎不满道:“这怎么就好笑了呢?这充分地说明了太子殿下的心态好。”


于闻:“就是。”


“接受能力强。”


“就是。”


“多才多艺。”


“就是。”


这两一唱一和,瞬间缓和了气氛。


【须知,要是骂谁“你生个儿子是仙乐太子”,那可比骂对方断子绝孙要恶毒多了!


    笑过以后,忍不住要叹:当初那位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真的彻底消失了。


    神像倒塌,故国覆灭,一个信徒都没有留下,逐渐被世人遗忘。


    被贬一次已是奇耻大辱。被贬两次,没有任何人能再爬起来。


    又过了许多年,突然有一天,天空又是一声巨响。


    天崩地裂,地动山摇。


    长明灯的火光战栗狂舞,阖眸的神官们统统从宝殿中惊醒了过来,神色骤变。


    这是哪位新贵飞升了?真是好大的阵仗!


    谁知,前脚才叹了了不得啊了不得,后脚大家一看。满天神佛都被劈了个遍。


    你有完没完!


    那位著名奇葩、三界笑柄,传说中的太子殿下,他他他——又飞升了!】


众人:“……”厉害!佩服!不服不行!


花城冷笑道:“怎么,哥哥飞升你们意见挺大的?”


众神官瞬间怂了。


tbc.



南宫蝶影

怜怜黑化短篇

*时间线是怜怜被万剑穿心后


     白无相静静地看着谢怜无力地倒在供台上,似乎只是在看一场事不关己的戏。


     许久,白无相把谢怜轻轻地扶起,用一种称得上是温柔的声音道:“你看,人性都是贪婪的。在这些人之中,有不少还曾经是你的信徒。而现在,还不是照样……”


    “闭嘴!”


    “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明白这个道理的。”


    “什……什么?”


   ...

*时间线是怜怜被万剑穿心后


     白无相静静地看着谢怜无力地倒在供台上,似乎只是在看一场事不关己的戏。


     许久,白无相把谢怜轻轻地扶起,用一种称得上是温柔的声音道:“你看,人性都是贪婪的。在这些人之中,有不少还曾经是你的信徒。而现在,还不是照样……”


    “闭嘴!”


    “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明白这个道理的。”


    “什……什么?”


     白无相站起身,向外走去,边走边扔下一句“世间不值得。”



     第二天,第三天,白无相都在重复这相同的一幕:他每天都会让一些人染上人面疫,然后让那些人“杀死”谢怜。


     随着那一剑剑消散的,不只是一团团的怨灵,还有谢怜心中那一点点仅存的善念和希望。


    你们这样对我,我又凭什么要护着你们!


    白无相敏锐地捕捉到了谢怜对那些人态度的变化,笑着问:“想明白了?”


     “……”


      白无相并不在意谢怜的沉默,把手点在谢怜的眉间,一道流光从指尖窜入眉心。


      谢怜身上的伤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长好。


      白无相把诛心塞到了谢怜怀里,“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第二日,白衣祸事再出,永安国国灭,死于人面疫。


――――――――――


蝶儿期末考完啦,开心。


原著中的怜怜就是太善良了,蝶儿还是更喜欢这种黑化版的怜怜。


最后,千山万水总是情,给个关注行不行。


噢对了(蝶儿废话好多),这是蝶儿考完试给粉丝的福利,和正文无关。


     

     


    


墨客
师青玄呀,临摹的,原图。。。原...

师青玄呀,临摹的,原图。。。原图是一张贴画,不知道作者>_<

师青玄呀,临摹的,原图。。。原图是一张贴画,不知道作者>_<

不咸の全体桑

※沙雕改图
久    等    了!
(停止迫害戚容从我做起

※沙雕改图
久    等    了!
(停止迫害戚容从我做起

雪玊
太子殿下,咱们终于存在在同一张...

太子殿下,咱们终于存在在同一张纸里了(拭泪

//太久没动笔了,毕业后当了一个月会呼吸的肉,当然要继续当下去。
一切都要贯彻沙雕。

太子殿下,咱们终于存在在同一张纸里了(拭泪

//太久没动笔了,毕业后当了一个月会呼吸的肉,当然要继续当下去。
一切都要贯彻沙雕。

三岭八荒

收拾草稿纸找出来一大堆摸鱼……存个档hhhh
p1p2两个时期的戚容
p3死生之巅三人组,少年薛蒙初登场那段
p4不知道什么paro的双杰
p5师姐♡
p6洞仙歌paro的人鱼叽,暑假有时间继续画画这个梗

收拾草稿纸找出来一大堆摸鱼……存个档hhhh
p1p2两个时期的戚容
p3死生之巅三人组,少年薛蒙初登场那段
p4不知道什么paro的双杰
p5师姐♡
p6洞仙歌paro的人鱼叽,暑假有时间继续画画这个梗

MX.金如兰

畫了個情妹
畫丑啦
一畫情妹,就想到女装。
哦,吼吼。
嘴角不断上扬。
嘻嘻。
我会把那个女装情画完的。

畫了個情妹
畫丑啦
一畫情妹,就想到女装。
哦,吼吼。
嘴角不断上扬。
嘻嘻。
我会把那个女装情画完的。

冰羽

过忘川,(完结篇)

  “贺玄,你到底有没有心”

     爆发后的师青玄像一片落叶般萧瑟,

     沉默了许久,他说走吧,

     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我爱的反目成仇,爱我的死无全尸

     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

  “贺玄,你到底有没有心”

     爆发后的师青玄像一片落叶般萧瑟,

     沉默了许久,他说走吧,

     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我爱的反目成仇,爱我的死无全尸

     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


    那抹气息愈发浓重,贺玄贪婪的追溯着,那与他昔日虚与委蛇的那段时光息息相关的气息,他突然发觉,这抹气息有让他寻得安慰的能力,只是他以前从来未曾承认过。

    就像他从未承认他爱他。

    

    忘川河出乎意料的很安静,孟婆安安静静的卖着汤,她有张慈祥的面孔,带着跟地狱不搭的悲天怜人。

    “你可以不喝。”无常对师青玄说。

      “是哥哥的意思吗”

        “不,每个人都可以不喝”

        “我听说那汤很苦”

          “不 很甜,”

          “……”

           “每个喝过的人都这么说。”

     

        师青玄颔首,笑出了声,他又是那个风师大人了,笑的风流又耀眼。

       “既然这样那也就算了  ”他说

         “记住,才能让我不会重蹈覆辙吧”

        

        他登上了那一叶小舟,无常在岸上看着这个奇怪的人,那人一身白衣,身量清瘦,他且歌且舞,就要消失在雾气中一样。

         突然,他一窒,身后一个男人一闪而至。

      “师青玄!”贺玄吼道,冥河的水泛起涟漪,却没有帮这个绝望的男人挽留河上的佳人。

         喊完,贺玄突然愣住了,

        他又要质问什么呢?

       他能质问什么呢?

         师青玄在舟上,此刻他的灵魂仿佛得到救赎,他起舞,舞的是当年他在宴会上化成女相舞给他的明兄看的那一支。

        少年清瘦的身体不似丰满美丽的女形,却落入了贺玄的眼底,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师青玄在某个繁杂的宴会结束时,与他一同回府。

    他们到了风师殿,都喝了酒,他就着明月起舞,白衣飘然,宛若惊鸿。

      他大醉,脚步不稳,从高处跌落,他接了下来,他反手抱他的腰,向他诉说相思难抑。

        他只觉得,是明月落怀。

     


        忘川水滚烫,贺玄无法成行,他定定的看着那伊人消失在雾气中,才宛若大梦初醒。

          “死亡是所有人都无法抗拒的”无常说

           “你的福运很好,你会长命百岁的”

             “不是吗?黑水玄鬼?”




      “青玄小少爷呀你慢点哎呦喂……”

         一个粉雕玉砌的男孩子追逐着草丛里的野兔,一个不留神就翻到在花园里。

       一双穿着黑色劲袖的手将他扶起,男孩抬头一看,一个顶俊顶俊的人正低头看他,

        男孩刚要问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那人一言不发转头就走。

        男孩拉住他,那人回头,没等男孩开口,那人先声夺人道:“你不认识我。”

       男孩语塞,半晌,才点头说是。

        这个人怎么肥似哦?

         “不要随便理奇怪的人,说不定那人是想打断你腿让你去要饭的坏人呢。”男人毫无波澜的棒读。

        男孩:???

        男孩再想发问,那人已经走开一尺多外了,闪进拐角,消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