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官赐福

497.1万浏览    52874参与
Binny北柠°

【TG某班班委工作手册】㈠

现pa 体育老师风×数学老师情

无脑ooc段子,极短高糖


㈠:居然今天是体育课占了数学课??


11月27日   AM 11:16   上午第三节

『课题』数学·相似三角形的性质与证明


『具体记录』


当慕老师拿着三角板从教室里走出来,后腰一软直愣愣地脸朝天往下倒的时候,上来让我们班集合的风老师整个人都僵住了。


好在我们帅气潇洒不爱让学生跑累成狗的风老师(求您了)伸手接住了慕老师,同时下意识为了空出一只手扔掉了手里握着的秒表——那个被主人抛弃的小物件先在栏杆上磕了一下,正好碰到了开始计时的按键——随后完成...

现pa 体育老师风×数学老师情

无脑ooc段子,极短高糖


㈠:居然今天是体育课占了数学课??


11月27日   AM 11:16   上午第三节

『课题』数学·相似三角形的性质与证明


『具体记录』


当慕老师拿着三角板从教室里走出来,后腰一软直愣愣地脸朝天往下倒的时候,上来让我们班集合的风老师整个人都僵住了。


好在我们帅气潇洒不爱让学生跑累成狗的风老师(求您了)伸手接住了慕老师,同时下意识为了空出一只手扔掉了手里握着的秒表——那个被主人抛弃的小物件先在栏杆上磕了一下,正好碰到了开始计时的按键——随后完成使命一样地沿着美丽的抛物线坠下了五楼。


这意味着我们下节课不会练长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每天跑断气的垃圾体育生活终于要在今天划上句号了!!!


——『记录人』物理课代表:不应当,黑水沉舟不符合阿基米德定律!


.


『具体记录』


0.18秒。这是风老师看到慕老师倒下所做出的反应消耗的时间。


咱体育老师强壮年轻精力旺盛我懂。他体格强健异于常人我懂。但这~么~迅速熟练的公主抱style,怕不是第一次哟~~~


慕老师脸红得呀,羞得眼睛闭着就待在风老师怀里了!!!


瞬间,我脑子里什么别的声都没了,只听得见一句话:“这是历史性的时刻!!体育和数学完成了一次伟大的传♂承和交♂融!!!”



我相信此举将会对我班影响深远,对本班学习环境氛围产生积极影响,如数学课吞并体育课的情况减少等问题或将相继得到改善。


——『记录人』 政治课代表:我们应当坚持花怜主义,坚定不移走借法力路线,共建和谐天官一班!


.


『具体内容』


……你们,想什么龌龊的事呢。


我是你们风老师。你们慕老师高烧感冒,今天挂着针给你们上的课,结果靠窗坐的那一群人连个窗帘都不拉,彻底病倒了。


明后两天的数学课暂时调为体育,那几位靠窗坐的同学明天上体育课请自备8kg的负重,如果忘记拿我会帮你们准备10kg的。


——『记录人』 体育老师:明天我们测试长跑1000米,我买了新的秒表。


.

.

.


※我回归沙雕本性,果然还是无脑ooc段子适合我。


素挽晴川

 『渣反/魔道/天官』–每个人对孤独一词的含义



  大概ooc,日常打不下风情tag

  

  –

  

–  【冰秋】

  

  洛冰河:没有师尊的日子吧。可我也不全算是孤单一人,毕竟师尊的尸体还在,只是他听不见我说话了而已。对,这是这样而已。

  

  沈清秋:在现实中。还有的话,说起来我自己都不太信……那小畜生被我踹下无间深渊的时候吧,我想到那之后他或许会被很多人围着,但独独少了我的话,会觉得很不是滋味。

  

–  【漠尚】

  

  漠北君:他来之前我就是一个人,没有觉得孤独。他来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他走了我才明白“孤独”。

  

  尚清华:流落在外的时候我是真的很想大王,不只是因为我不想回原本的世界这样简单的理由而已,我想要留在他身边。

  

–  【忘羡】...



  大概ooc,日常打不下风情tag

  

  –

  

–  【冰秋】

  

  洛冰河:没有师尊的日子吧。可我也不全算是孤单一人,毕竟师尊的尸体还在,只是他听不见我说话了而已。对,这是这样而已。

  

  沈清秋:在现实中。还有的话,说起来我自己都不太信……那小畜生被我踹下无间深渊的时候吧,我想到那之后他或许会被很多人围着,但独独少了我的话,会觉得很不是滋味。

  

–  【漠尚】

  

  漠北君:他来之前我就是一个人,没有觉得孤独。他来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他走了我才明白“孤独”。

  

  尚清华:流落在外的时候我是真的很想大王,不只是因为我不想回原本的世界这样简单的理由而已,我想要留在他身边。

  

–  【忘羡】

  

  蓝忘机:十三载。此外,再无其他,只想望他归。

  

  魏无羡:哈?我这个人怎么可能感到孤独呢,哪有什么事情可以困扰到我。哪怕是在乱葬岗的时日,我也……

  

  (哽咽)

  

  温家的那些人离开后,我身边当真一个活人也没有了。

  

–  【薛晓】

  

  薛洋:你想听我说什么?七岁?八年?断臂?都不是?

  

  ……

  

  你问道长?他就在那儿,棺材里,只是睡着了,我不孤独。

  

  晓星尘:只有仿佛天塌了的时候,孤独是真的谈不上,但以前也有经历过,具体是什么我忘了。为什么会觉得经历过?不是只有经历过,才能明白体会这一词语吗?就好像“死亡”一样。

  

–  【曦瑶】

  

  蓝曦臣:或许和忘机不同,我不知道能不能等到阿瑶。这期间真的是噩耗,是噩梦,比孤独要远远高出好多。我有时在想,我要是相信他,哪怕一丝都不会像现如今这般。是我咎由自取。

  

  金光瑶:在棺材里又冷又黑,身体好像被撕成一块一块,好像还被撕下了皮,我很害怕。可我更害怕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了,如今面对这份痛苦和没有二哥的孤独时日,我大概没有任何资格去哭。

  

–  【花怜】

  

  花城:在遇到哥哥之前,被人打压欺负,被骂怪物,我就是孤独的。但之后见不到哥哥的任何时候都是孤独的,与其说我孤独,倒不如说哥哥眼中的孤独感染了我,才让我有更加深刻的体会。

  

  谢怜:慕情和风信离开我之后的时间,不只孤独,还有绝望围绕着我。我想过栽在墙上了结自己,可不止我身边的人不容许,白无相更不容许,我就只能咽着孤独。

  

–  【双玄】

  

  贺玄:不会觉得孤独。就算我想他了,我随时都可以去找他。死后那段时间不是孤独,或许迷茫更多,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糟的这幅下场。

  

  师青玄:没有特地的孤独的感觉。只是很想明兄,很想很想。对不起……我叫错了,是贺兄。

  

–  【风情】

  

  风信:千百年来,孤独只有遇到太子殿下前。其实我还是很感谢太子殿下他,才让我们三人相识,否则这一辈子我恐怕只能沉浸于孤独之中。

  

  慕情:我不喜欢自己一个人,讨厌这种感觉。在去天庭之前,我打滚摸爬,没有任何人支撑着我,孤独至极。因为太子殿下其实并帮不了我什么。可我只希望,太子殿下明白那日洞中我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更害怕的就是他丢下我时,哪怕是我主动离开他的。

  

  –


浮雲飄啊飄
「如果不知道要怎样活下去,那就...

「如果不知道要怎样活下去,那就为了我而活下去吧。」

「我不会忘的,我永远也不会忘了你的!!!」

因彼此而活的他們

「如果不知道要怎样活下去,那就为了我而活下去吧。」

「我不会忘的,我永远也不会忘了你的!!!」

因彼此而活的他們

吟卅卅卅卅

双玄x和纸胶。我是废人

断网痛苦,想要同好,能信里一起磕粮那种……

双玄x和纸胶。我是废人

断网痛苦,想要同好,能信里一起磕粮那种……

风一吹就跑


正式:★、哥哥,我想看你穿红衣裳(2).

  直接放图片的话会不会有不一样的阅读感受? 感觉好像更方便一点。XD

  对不起,原本想写3k的,最后还是1k左右。

  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orz。
 
  越写越感觉自己积累的匮乏,真的很涨姿势了OVO。

  欢迎前来主页访问第一节啦啦啦啦啦啦蟹蟹!!

  日常求夸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之前几分钟有发相同内容的一条,但是删掉重新编辑了,因为我自己看了下,然而在发的时候不觉得,感觉字体大小引起极度不适!!!】


正式:★、哥哥,我想看你穿红衣裳(2).

  直接放图片的话会不会有不一样的阅读感受? 感觉好像更方便一点。XD

  对不起,原本想写3k的,最后还是1k左右。

  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orz。
 
  越写越感觉自己积累的匮乏,真的很涨姿势了OVO。

  欢迎前来主页访问第一节啦啦啦啦啦啦蟹蟹!!

  日常求夸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之前几分钟有发相同内容的一条,但是删掉重新编辑了,因为我自己看了下,然而在发的时候不觉得,感觉字体大小引起极度不适!!!】

冰清玉洁救心丸
被连续屏蔽三次,我ndiidn...

被连续屏蔽三次,我ndiidnfjvisjwbs,老子永不屈服!大家评论链接见

被连续屏蔽三次,我ndiidnfjvisjwbs,老子永不屈服!大家评论链接见

不疯魔

缘去缘来唯一人(十四)

双玄生子向/he/不定时开车/会有私设

第一次发文 还请多关照

文:不疯魔


正文

       师青玄还没看到孩子一眼,就因为浑身乏力虚脱昏睡了过去。贺玄双眼通红,头发也凌乱的垂着,手还是死死地握着师青玄的手不肯放下,此时贺玄心疼的要命,他从不想青玄那么难受的,可每次让师青玄难受的都是他。

      “青玄他怎么样了!!”

      “无须担心,这位公子身体虽弱,但有您法力护着页没大问题,就是生子损耗元气,日后需好生调养,老夫开得方子得...

双玄生子向/he/不定时开车/会有私设

第一次发文 还请多关照

文:不疯魔


正文

       师青玄还没看到孩子一眼,就因为浑身乏力虚脱昏睡了过去。贺玄双眼通红,头发也凌乱的垂着,手还是死死地握着师青玄的手不肯放下,此时贺玄心疼的要命,他从不想青玄那么难受的,可每次让师青玄难受的都是他。

      “青玄他怎么样了!!”

      “无须担心,这位公子身体虽弱,但有您法力护着页没大问题,就是生子损耗元气,日后需好生调养,老夫开得方子得按时吃。”老大夫也见惯了贺玄的作风,知他并不是传闻得那样,便招呼徒弟们清理了血污。另一个徒弟将包裹好的小宝宝递给贺玄,小家伙此时也不哭了,闭着眼睛睡得熟。随后师徒们便到大厅等贺玄送他们回家!

      贺玄将宝宝贴着师青玄放下,掖好一大一小两人的被子,这才腾出空化出一个分身将等在大厅老大夫师徒答谢送走。

     房里小襁褓里的小家伙正吧唧着嘴,师青玄脱力到脸色苍白,贺玄用温水细细擦着师青玄的脸和额头。然后又握着师青玄的手坐在床边看着这一大一小两张睡颜。贺玄似乎看的想将两张睡颜刻在自己脑海里,这是他此生最重要的俩人啊,他曾以为自己会孤独一人在这水府待着,直到师青玄回应了他,他以为俩人的生活已经很幸福了,结果‘意料之中’来了一个将他和师青玄彻底融合在一起的小家伙,妄想实现的让人幸福的眩晕。

      刚出生的宝宝皮肤红红皱皱的,贺玄将食指轻轻在小家伙鼻尖一蹭“你没有你爹爹好看!”嘴巴里虽然嫌弃,可是眼神里的宠溺满满的都快溢了出来。

      看着俩人睡得很安稳,贺玄轻轻退出去熬药,他记得要好好给师青玄调养身体,便又思忖着给师青玄做什么菜。在照顾师青玄抢贺玄从来都是亲力亲为,一个人忙活完了都到了晚上,端着饭和药进了房门,不知道师青玄什么时候醒了,伸出一条胳膊拍着哄着正在哭闹不停的小家伙。

      师青玄见贺玄来了,忙叫贺玄过来“贺玄,这孩子怎么老哭啊,哦,宝宝乖,不哭,爹爹在,不哭不哭。”

     贺玄大步过去,将师青玄伸在外面的胳膊掖回被子后,以十分标准的姿势将小家伙抱了起来。估计只有厨房的柴火知道我们的鬼王大人练习了多少次才能如此标准的像教科书。

     孩子被贺玄抱得很舒服,哭声小了下来,但是一直撮着嘴,看到这里贺玄忙让分身将小家伙带到乳母处喂奶。

     房里只剩两人了,贺玄坐下,轻轻抚了抚师青玄的脸“辛苦了,哪还不舒服么!”师青玄现在其实难受的要死,身下骨裂一样疼,腰背像断了一样,嗓子其实也哑哑的!可是一看到贺玄担心的眼神,师青玄也不想让贺玄自责便违心的摇了摇头“没事。”随后一个大大的明亮的灿烂笑容送给贺玄看!

      两人都懂对方的心思,更何况贺玄怎么会不知师青玄的状况,这人明摆着就不想让自己担心自责,摇了摇头“你身上疼我知道,不用忍着,哪疼和我说。青玄,我……我再也不想要你疼了”,“来,喝药吧”。

     师青玄没有说话,眼里噙着泪笑眯眯的点了头!

     “不吃,苦死了”贺玄的药刚喂了一口师青玄死活都不吃了,怀孕时吃苦的药,现在小家伙都出来了,不吃了不吃了。

      “乖,吃药”贺玄又一勺子逼近,哪知师青玄死活不张嘴,“呵,不吃,是吧!”贺玄将药自己含着,低头死死稳住师青玄的唇,将药渡过去。

      “贺玄,你……唔”

      “还要我这样喂么”贺玄起身擦擦嘴巴,带着似有似无的威胁语气说。

      “我……我……我自己吃”。师青玄被吻的小脸憋红。嘴巴忙含住伸过来的勺子,好不容易吃完药。师青玄非得挣扎着坐起来,此时小家伙已经被喂完了奶送回来了,而且贺玄抱着好久了,虽然怀里抱着,但是眼睛倒是没离开过师青玄半分!

      师青玄这下沉不住气了,非挣扎着坐起来。

      “你别动,躺着”

      “我都没抱过他,我就抱抱,就抱一下!”师青玄嘟囔着撒娇道。

      实在拗不过,贺玄只好答应,抱着小家伙坐靠在床头,又揽着师青玄的背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口上,将小家伙送到前面让师青玄抱着,三人像套套娃一样一个抱一个。

       师青玄明显还不会婴儿,还是贺玄手把手教他摆弄姿势,时间没抱多久,贺玄怕累着师青玄,但又见师青玄抱着不撒手,便用手轻轻的在师青玄背上腰上按摩。

     “唉,贺玄 ,他鼻子嘴巴像你,一定很好看!对了,你给他起名字没有!?”师青玄扭头蹭蹭贺玄的胸口。

     “乳名,风儿可好。”师青玄的声音在耳边想起,“大名你来吧!叫贺什么好嘞!贺玄你快想啊!以前都没在乎着事啊!”

      “贺慕青”

      “唉!这个……”师青玄想也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不禁红了脸。风儿在师青玄的怀里睡得很熟,十分乖巧也没有打扰两位爹爹的浪漫时光。

     师青玄头靠着大宝贝,手里抱着小宝贝,世间唯此不放了吧!

    “可以了,你抱了太久对身体恢复不好,快躺下!”贺玄说着就接过新取名的小朋友放在床边的摇篮里,又扶着依依不舍的师青玄睡下,刚想起身就被师青玄一手给扯住了袖子“你今天能抱着我睡么?”

       贺玄一愣,随即脸上嘴角勾起,温柔的望着可怜兮兮的师青玄道“我哪天不是抱着你睡得!”这下师青玄的脸更红了!

     起身上榻,贺玄一手轻揽师青玄的腰一手挽着师青玄的脖子!闻着师青玄的清香沉沉睡去,师青玄也在贺玄我问得怀抱中做着美梦。

      愿这一家仨人一夜好梦


贺慕青小朋友,接下来你可以看你两位爹爹撒狗粮了!还有一章正文完,这段时间生病,拖了太久 所以下一章我会很快就更的!谢谢大家的支持和理解。这个系列会有番外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上下高速!我可不是什么清水文手,偶尔也想吃肉嘛!!爱你们!肥啾 晚安!


一嚇傾城
深夜繪老白,背景無能,線搞無能...

深夜繪老白,背景無能,線搞無能塗色也無能,各位就當走馬看花吧(然後略掉手不看謝謝)🌚🌚🌚


老白真的太討我歡心了(凡是反派我都喜歡(長得帥的(不我被盜

超級心疼他😭😭😭好一個可憐的太子殿下😞😞😞


愛老父親forever💗

深夜繪老白,背景無能,線搞無能塗色也無能,各位就當走馬看花吧(然後略掉手不看謝謝)🌚🌚🌚


老白真的太討我歡心了(凡是反派我都喜歡(長得帥的(不我被盜

超級心疼他😭😭😭好一個可憐的太子殿下😞😞😞


愛老父親forever💗

废柴羽毛飘呀飘✩

【双水】我想许你余生共渡(一)

老贺变娃娃脑洞来自群友,前期有哥哥单恋青玄,雷者慎入。_(:з」∠)_


不会很长,会尽快填完的……吧(?)

—————————————————————


“地师失踪了?”师无渡摇着扇子,有些漫不经心。

“是啊!我都好几日没见到明兄了!他不在地师殿,通灵也不回!”师青玄在兄长身边来回踱步,显得很焦急。

师无渡眯起眼,确实有几日没看到那一袭皂黑的阴沉男人在青玄身边晃悠了。不过也好,他本就不喜欢地师一直缠着自家弟弟。说来奇怪,他每每见到明仪便觉得寒意横生,许是明仪注视着他时的眼神太过古怪,像是猎人端详觊觎已久的猎物时的眼神,又像是……在看一个死人。师无渡心烦意乱地闷了口茶,只是个不起...

老贺变娃娃脑洞来自群友,前期有哥哥单恋青玄,雷者慎入。_(:з」∠)_


不会很长,会尽快填完的……吧(?)

—————————————————————


“地师失踪了?”师无渡摇着扇子,有些漫不经心。

“是啊!我都好几日没见到明兄了!他不在地师殿,通灵也不回!”师青玄在兄长身边来回踱步,显得很焦急。

师无渡眯起眼,确实有几日没看到那一袭皂黑的阴沉男人在青玄身边晃悠了。不过也好,他本就不喜欢地师一直缠着自家弟弟。说来奇怪,他每每见到明仪便觉得寒意横生,许是明仪注视着他时的眼神太过古怪,像是猎人端详觊觎已久的猎物时的眼神,又像是……在看一个死人。师无渡心烦意乱地闷了口茶,只是个不起眼的小神官罢了,自己究竟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哥,我先走了。哎,你说明兄到底会去哪呢……”师青玄一拍扇子,一溜烟儿没了影。师无渡无奈地把跑到嘴边的疑惑咽了下去,到底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下次再问好了。

而此时,引起这场小风波的主角正坐在水师殿的一角思考鬼生。

贺玄近乎苍白的脸上阴沉不减,看起来与平日并没有什么差别,当然,前提是忽略他现在大小与一纸卷轴无异的身体。


几日前,他像往常一样在地师殿歇下,同样的寝殿、同样的床、同样的被褥,一切都在正常不过了。然而第二日他醒来时,呈现在眼前的却不是前一夜所处的地师殿。雅致的陈设因无数次的踏足而变得稔熟,他很快便反应过来,这里是水师殿。更令他费解的是,自己不仅出现在了死对头的寝宫里,身体竟也缩得和木偶一般,甚至无法动弹!

天刚蒙蒙亮,师无渡显然还沉浸在梦乡之中,丝绸般的墨色长发迤逦地铺在床上,额前几缕蓄在嫩白的颈窝,他的唇微张着,呼吸均匀而平稳。贺玄下意识地盯着他,师无渡睡着时没了白日里挂在眼角眉梢的傲气,反而多了些许脆弱的安静。

突然,师无渡迷迷糊糊地闷哼一声,缓缓睁开眼来,他起身拢好衣襟,蹬鞋下床。贺玄目睹了他洗漱的全过程,当看到师无渡对着铜镜整理自己的发冠时,他心里忍不住发笑,想不到这人如此在意自己的仪表。不过也是,师无渡这人虽然心思狠毒,手段残忍,但确实的老天偏爱,一副皮囊生得极好,又自诩清高,自然不能像他那不拘小节的毒瘤朋友裴茗一样,必得整日端着个高高在上一尘不染的架子。

待梳洗完毕,师无渡终于注意到了被搁在桌上的贺玄。他皱起眉头,握着贺玄的腰将他提到眼前。

“什么玩意儿?好丑。”师无渡嫌弃地把贺玄拿在手里颠来倒去地研究了好一会儿。

贺玄如果还是正常大小,现在绝对当场对水师行凶,才不管是不是在上天庭。可如今他也只能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任由师无渡拿捏,心里默默记下了这一笔,反正师无渡以后都得还清。

“青玄的?”奶白的玉佩摊在手心,师无渡记得似乎是师青玄前些日子下凡时搞来的。既然是青玄的木偶那便先放着好了,等有空了问问他。他这样想着,把木偶放到床边,出门去了。


贺玄尝试着想动动手指,果不其然失败了。他现在心里乱成一团麻,对于突然变成木偶的原因毫无头绪,也没有办法联系花城,只能在这儿干坐着。

这莫不是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贺玄不悦地用意念啧了一声,开始再一次尝试强行催动灵力。

就在这时,殿门被踢开了。师无渡跌跌撞撞地晃进来,清俊的脸上飘着淡淡的霞云,他似乎喝了不少酒,时不时还打两个酒嗝。

他挪到床边,直勾勾地盯着贺玄。贺玄心里一咯噔,心想师无渡不会看出什么来了吧。一人一木偶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大半天,贺玄才发现,那双笼着薄薄水雾的眸子压根没有焦距,师无渡只是站在原地发呆而已。

正当他想松口气,师无渡的身体忽然直挺挺地朝床铺里栽下,不偏不倚压在了贺玄身上。贺玄险些被他压得背过一口气去,命运多舛的鬼王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赶紧变回原样然后宰了师无渡。

师无渡嘟囔着抱起贺玄翻身侧躺在床上,他把脸埋在贺玄身上,深深地吸了口气。贺玄蓦地瞪大了眼睛,他听清了师无渡的呢喃,破碎的拼凑使一个可怕的猜想在他脑海里慢慢成型。

他听见师无渡唤的,是师青玄。

他窥见了水师无渡最难堪的秘密:他爱上了自己的亲弟弟。

tbc

莫问沉舟
画了个Q想做亚克力挂牌! 可是...

画了个Q想做亚克力挂牌!

可是我好菜5555

画了个Q想做亚克力挂牌!

可是我好菜5555

致死量

两小时乱画

太傻吊了

无技术含量

英语甚至可能是错的

两小时乱画

太傻吊了

无技术含量

英语甚至可能是错的

风光无限跌落尘埃

“三郎,圣诞节快到啦~给你!”
“嗯,哥哥真好~”

“三郎,圣诞节快到啦~给你!”
“嗯,哥哥真好~”

吟卅卅卅卅

在学校画的双玄的明信片

(想和同好互相寄信或者明信片……)

在学校画的双玄的明信片

(想和同好互相寄信或者明信片……)

紈絝麻花條

都是因为我太懒了[明示]
没事
问题不大(ni)

都是因为我太懒了[明示]
没事
问题不大(ni)

幽幽鸭

《我非此间人》.壹

预警:

*含原创女主,原创男主注意。不过男主是在中期登场的。

*女主的cp只有原创男主请放心,绝对不是乙女向。

*cp只有花怜与原女x原男

*剧情会在原著的基础上做一些修改和私设

*更新极其慢


正文:


隔壁闹了我几百年的傻钟终于是在前两日停下了它聒噪的声音,不过,估计以后它都响不了。真是可喜可贺。这得归功于某位太子殿下的第三次飞升。


嗯?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名为林惊莲,因刚出生时正逢夏日,刚好莲花便开了,便有了“惊莲”此名。名号青莲元君,是个能打的文神。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我家境不错,人也从小就很灵光,儿时便被称为才女,莫名其妙的就穿越来了我最喜欢的小说《天官赐福》的世界,...

预警:

*含原创女主,原创男主注意。不过男主是在中期登场的。

*女主的cp只有原创男主请放心,绝对不是乙女向。

*cp只有花怜与原女x原男

*剧情会在原著的基础上做一些修改和私设

*更新极其慢


正文:


隔壁闹了我几百年的傻钟终于是在前两日停下了它聒噪的声音,不过,估计以后它都响不了。真是可喜可贺。这得归功于某位太子殿下的第三次飞升。


嗯?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名为林惊莲,因刚出生时正逢夏日,刚好莲花便开了,便有了“惊莲”此名。名号青莲元君,是个能打的文神。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我家境不错,人也从小就很灵光,儿时便被称为才女,莫名其妙的就穿越来了我最喜欢的小说《天官赐福》的世界,还莫名其妙飞升了。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假如我想回去我原来的世界,我必须得在不改变故事原结局的情况下掺合进去。


……根据几百年前系统跟我说的,大概意思就是这个平行空间的《天官》中间的剧情与原作发生了严重偏差,我必须得更正过来才能回家。辣鸡系统还逼着我背完了《天官》正文四大卷,在这之后几百年就没找过。现在你把我灌醉了我都可以把天官倒着背出来,靠。


尴尬的是,我穿越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谢怜第二次飞升后才穿越来的,再加上我穿越来时灵魂是附身在西方一个国家刚出生的公主身上。无论如何,过去很多事情我都无法改变,也无法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好愤愤修仙求道,只求早日飞升蹲在上上天庭等待谢怜的三次飞升。


中间也发生了很多闹心事,这些暂且不提。眼前最紧要的是,赶紧跟男主认个眼熟呀!现在不认个眼熟,后面他身边人可就多起来了,可就没我戏份了。


掐指一算,这约莫是谢怜找到通灵阵的日子了。我进了通灵阵,刚好听见一个听起来温柔却冷淡的声音道:“太子殿下这是又回来了。”


我心想,嗯,是慕情没得跑了。


接着有一个声音很快的,很明显带了点小开心的回答道:“是啊!大家好,我又回来了!”


噢,是谢怜没得跑了。


于是我诚恳的在通灵阵道:“太子殿下欢迎回来呀!”


虽然这话是真的带着诚恳去说的,但是通灵阵里那么多神官大部分都默不作声旁观,唯我一人去说这话,难免会有些突兀。


我平日里在天界人缘就算是不错了。一语落毕,就有几个神官悄悄跟我通灵说:“你理一个三界笑柄做甚?”我只当没听见。


他对我回答道:“谢谢呀!”


这个人经历那么多还能对世界温柔以待,让他被这个世界稍微善待一下,就一下,就好。


“太子殿下这次飞升,真是好大的阵仗啊。”


那个冷淡的声音又响起来。这声“太子殿下”固然不是叫我的,但我着实被他喊的惊了下。


通灵阵内又是寂静一片。根据原著发展,这会儿谢怜还愣着没认出声音是慕情呢。


得给他提个醒,我想。于是我在通灵阵里道“玄真将军好闲啊,不像我,我的金殿金顶都被你间接劈掉一半。”


我说这话可不是因为我讨厌慕情,只是给谢怜提醒下而已。我可喜欢慕情了,当年跑去他的宫观,不是为祈福,而是为了看看他那跟其他武神截然不同的小白脸气质了。


谢怜没有像原著那样回了句“还好。”一时间通灵阵没了声响,我估计着他被灵文提醒了下应该是认出来了。


我正想歇口气,通灵阵传来一阵怒吼把我吓了一遭——“谁她妈拆了我的金殿?!滚出来!!!”


我操了,我真的是操了——我怎么会一时没想起风信今儿从凡间晃悠回来了?!这一吓,还把我给吓串词了。


只听慕情一声“呵呵”还给风信惹毛了,他冷冷道,“你拆的?行,等着。”


我赶紧出来打圆场,“南阳真君,不是玄真拆的啊。是有人不小心间接造成的。”


慕情冷哼一声道,“那可真是'不小心'”。


“各位的金殿与损失我会想办法补偿的,还望各位给我点时间。真的很抱歉。”


一句完毕,慕情便走了,谢怜也就隐去了。通灵阵里没热闹可看,大家也纷纷下了。


我拍了拍胸口,这次怎么说也能在谢怜那里留下点印象,估计以后帮他做点事儿也能有正当理由了。


谢怜第三次飞升,意味着我踏上了回家的路,但我并没有开启了金手指的感觉,反而,我感到了一丝恐惧——


万一,我是说万一。


万一因为我的一时选择错误,这个故事,走向了我完全不想看到的结局怎么办?!


我在这个世界上待了几百年,却唯独没想过这个问题。


或许我是真的很不想承认,


我不属于这个世界,


但是我的每一个抉择要为这个陌生的世界付出代价的感觉吧。


罂渝

超喜欢这段啊!!怜怜太好了

第一次开始尝试画全人体。

我好辣鸡!!!

超喜欢这段啊!!怜怜太好了

第一次开始尝试画全人体。

我好辣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