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津

83717浏览    14.3万参与
写文自闭薄某人

【裘杰】自卑的下一个词

  【杰裘】自卑的下一个词

  *杰裘向,私设ooc一大堆

  1.

  杰克手里拿着一封邀请函,伴随着雾气,哼着小曲走进了庄园的大门。

  根据邀请函上的附的地图,杰克轻松的找到了屠夫的房间,那是一栋破破烂烂的别墅,勉强还能住人。

  推开破旧的大门,不,应该说木板,因为它真的只剩几块儿木板了。

  里面只有寥寥数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似乎没人注意到杰克。他正打算去找人带他熟悉一下这里,他的眼睛却捕捉到了一抹红,对,喜庆的红色。这抹红让他不禁被吸引过去。

  走进一看,原来也是个屠夫,只不过头发是红色而已。看他那样子,不仅矮还很瘦小,杰克敢打赌他肯定没自己重。还独自蹲到一旁,不...

  【杰裘】自卑的下一个词



  *杰裘向,私设ooc一大堆



  1.



  杰克手里拿着一封邀请函,伴随着雾气,哼着小曲走进了庄园的大门。



  根据邀请函上的附的地图,杰克轻松的找到了屠夫的房间,那是一栋破破烂烂的别墅,勉强还能住人。



  推开破旧的大门,不,应该说木板,因为它真的只剩几块儿木板了。



  里面只有寥寥数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似乎没人注意到杰克。他正打算去找人带他熟悉一下这里,他的眼睛却捕捉到了一抹红,对,喜庆的红色。这抹红让他不禁被吸引过去。



  走进一看,原来也是个屠夫,只不过头发是红色而已。看他那样子,不仅矮还很瘦小,杰克敢打赌他肯定没自己重。还独自蹲到一旁,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大型娃娃。



  “喂,你在那儿干什么呢?难不成你认为自己颜色很喜庆,想蹲在这做吉祥物?”



  听到这句带有讽刺的话,红发男生抬起头,张开嘴用有些生涩的英国腔回答---因为这里几乎都是英国人,听不大懂美国腔。



  “我在这儿自然有我自己的理由。您何必管我那么多呢?对吧,先生?而且我在这里不是当吉祥物,请注意您的用词。您这样的语气,让我认为您在诋毁我。”



  虽然有着美国腔,但杰克还是听懂了。但是他竟然没有看到自己是陌生人而惊讶,真奇怪。杰克想,但这种行为却让同样奇怪的杰克来了兴趣。



  “It's…”



  杰克张口想回答男生,可不料刚说了一个单词,突然就有人拍了拍杰克的肩。回头一看,是一个脸上缠满绷带手上拿着镰刀的男人。也许是他和裘克交谈声过大,吵到他了,才发现了杰克的存在吧。



  “灰烬,里奥·贝克。您是新来的吧?跟我来,我带您认一下您的房间。”



  说着就杰克被贝克带走了,虽然想把话说完,但杰克还是认为找到自己的房间更重要一点。



  随着贝克找到房间的杰克也未能清闲,他被告知下一场游戏的屠夫是他,渴望杀戮的灵魂沸腾着,压过了他对那个红发男生的兴趣,于是他很快就忘记了他。



  2.



  后来,杰克在这里度过了一年的时光。他整日沉迷欧利蒂丝庄园的游戏,虽然不能自己动手只能把求生者放到处刑架上,但白色的雾气和刺入求生者腹部的美妙感觉仍然让他陶醉。以至于后来大部分屠夫都找到能和谈笑打闹的朋友,杰克却没有



  他和少很其他屠夫来往,甚至很多人的名子都不知道。唯一有印象的就是里奥·贝克和一个红发男孩---他后来知道他叫小丑裘克。他只和他说过几次话,还都以裘克的结结巴巴的告终。还或许勉勉强强可以算朋友吧。



  杰克听说裘克也没什么朋友,倒不是像杰克那样沉迷什么无暇交友,而是他本人太自卑,总认为自己不如人家,害怕别人看不起自己。过去的经历害了他,血洗游乐场的疯子再加上自卑,怎么可能有人会和他交朋友。而且据说贝克有一次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去和裘克说说话,希望他别再这样。可这非但没让裘克自信一些,倒是让裘克更胆怯自卑了点---自卑的人听什么都像是在诋毁自己,他误认为贝克所说的话是在讽刺挖苦自己。



  这样一来,真的没什么人再来跟裘克说话了,谁愿意背着个“欺负弱小”的罪名呢。



  看着大家都有供谈笑打闹的朋友,让裘克很是羡慕。于是为了自己不再羡慕同事,也为了让自己别再是柠檬精,他越来越勤奋地参加游戏,最后变成了可怕的狂热,甚至和其他屠夫抢游戏来参加,这与平常自卑的他完全不一样,于是他们就把他称为“疯子”。即使是屠杀者,也不想被传染上疯病,即使他们原本就有。所以只要看到他在坐在屠夫的等待椅上其他屠夫就远远走开,或者看到他走向这里时就把位置让给他。于是被这样对待的裘克,最后成为了屠榜第一---孤独的First。



  当然,躲避他的人并不包括杰克。杀戮是他想要的,他并不想把位置让出去,那不就等于割断了他唯一的乐趣?虽然裘克不经常来打扰他,但时刻要提防他仍然很烦。杰克记得他原来不是这样的,他只是一个独自蹲在角落的男生。于是杰克决定给他一次警告,比如说骂他两句让他长长记性什么的。他不打算用他的爪刃教训,这不是什么多大的事,他只想要警告他别来打扰自己罢了。



  但,如果杰克早知道那次警告过后会被裘克的样子迷住,到后来居然奇迹般的演变成爱情,他绝对不会去那么做。



  3.



  哼着已经变了调的小曲,杰克打算去餐厅吃午饭。正当他的视线被美智子小姐房间门口几只蝴蝶画吸引时,突然感觉腰部传来一阵剧痛,似乎被什么撞上了。



  扭头一看,原来是裘克,他似乎打算冲刺去餐厅。刚好杰克想杰克想警告他,本来想要就地解决,可是仔细一想想,当众警告似乎更有震撼性,于是他收起了他的爪刃。改为狠瞪他一眼,随后揉了揉被撞的剧痛的腰,缓慢地往前走着。



  裘克自然知道他撞了人。他好害怕,害怕杰克给他报复什么的。他跟着在杰克后面,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的脸红扑扑的,但隐藏在红发他的红发下,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可偏偏杰克就注意到了。



  “喂,你怎么还脸红了?难道你怕撞坏我打算以身相许?”



  “先生,注意你的用词!我…我没有!”裘克背过脸去,被这么一说他感到很难堪。



  杰克不禁感到好笑,明明只是一个玩笑,他的表现却显得这么害羞。



  好可爱,他想。



  自己又有多久没看见过可爱的人了呢。



  他一时忘了他本来是想警告他的,说出来的话也从略带嘲讽变成调侃,从去餐厅的路上到吃午饭,再到吃完午饭回来的路上,他一直在和他说话。就像他们真的是朋友一样。

  裘克又何尝不想交个朋友,但他没说出来,万一又遭到攻击怎么办呢。



  当杰克再想起要警告他的时候,午饭时间早就过了。算了算了,本来也不是多大的事。他想和裘克交个朋友,或许成为朋友后他就不来烦他了呢那他不就又体会到杀戮的乐趣了吗?

  他和裘克想到一起了,只不过,他比裘克更主动一些。



  



  这两天求生者们并没有看到杰克,他们很诧异,不禁议论纷纷。



  是的,杰克这两天没有去参加游戏,参加他的杀戮。



  因为这两天他一直和裘克呆在一起。毕竟是人是鬼遇到新东西都会放弃老东西的,即使老的东西是自己曾经挚爱的或对自己来说的命根。杰克这样对自己说。



  他尝试着与裘克友好交流。他毕竟有点疯,又很自卑,还是不好交流。作为一个最会伪装的“绅士”,这还真是技术活儿,他可从来没有那么大的耐心。



  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关心裘克。其他屠夫都排斥裘克,唯独杰克想和他交朋友,他看出来了。但裘克还是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真心的。所以在确定杰克是不是真的要和他交朋友前,最好不要和他敞开心扉的聊天,不然你永远不知道对方有没有不怀好意。



  那是瑟吉给他的教训。



  大约过了一星期左右,裘克也看到,不感受到杰克是真心想和他交朋友的了。逐渐了解裘克的杰克不得不承认---他不仅不疯,而且很正常。对杰克大谈特谈自己对其他人不曾提起的过去,从中杰克得知,他原本是一个一流马戏团的悲伤小丑,可是却因为微笑小丑瑟吉和舞女娜塔莎的闯入,让他的生活变得一团糟。他对娜塔莎有好感,可是她是瑟吉的,裘克只能远远看着。瑟吉又对他冷嘲热讽,他受不了了就血洗马戏团,变成现在这样。



  不知为什么,杰克听到裘克喜欢娜塔莎时,心里居然酸酸的。他以为这是友谊,可未想到这是恋爱的开头。

  

  …To be continued

  


青山不厌三杯酒

同去同归番外篇

彦佑篇二

直至一日,葡萄突然召唤他至水镜,看着日渐消瘦,容颜憔悴的葡萄,他心头一酸,曾几何时懵懂天真的小葡萄也带上了面具,甜美的笑容也带着苦涩

“美人儿”

“彦佑君,我是锦觅”

“我当然知道你是锦觅啊!”

“我是锦觅,唤你噗呲君的是我妹妹安宁,也就是你最早见到的葡萄”

“那你们……”当时的我脑海里闪过曾经在干娘禁书上看到的一体双魂

“想来彦佑君知道了,锦觅和安宁是一母同胎的双生姐妹,因个别原因我一直待在安宁身上”

“那和润玉……”

“是我,从一开始都是我”

“锦觅”这是我第一次正式的喊她锦觅

“彦佑君,长话短说,自下凡历劫归来后的不是我也不是安宁,而是安宁自小服用陨丹被封印的情魄,我们都不知这情魄竟然能生灵,还能夺...

彦佑篇二

直至一日,葡萄突然召唤他至水镜,看着日渐消瘦,容颜憔悴的葡萄,他心头一酸,曾几何时懵懂天真的小葡萄也带上了面具,甜美的笑容也带着苦涩

“美人儿”

“彦佑君,我是锦觅”

“我当然知道你是锦觅啊!”

“我是锦觅,唤你噗呲君的是我妹妹安宁,也就是你最早见到的葡萄”

“那你们……”当时的我脑海里闪过曾经在干娘禁书上看到的一体双魂

“想来彦佑君知道了,锦觅和安宁是一母同胎的双生姐妹,因个别原因我一直待在安宁身上”

“那和润玉……”

“是我,从一开始都是我”

“锦觅”这是我第一次正式的喊她锦觅

“彦佑君,长话短说,自下凡历劫归来后的不是我也不是安宁,而是安宁自小服用陨丹被封印的情魄,我们都不知这情魄竟然能生灵,还能夺了安宁的身体为非作歹,虽非我们本意到底伤害了许多人”

“你想让我如何”

“我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和安宁希望彦佑君可以做个旁观者,不要插手我的事情。如果以后这幅身体被情魄所占领,我希望彦佑君可以帮锦觅一个忙”

“虽然你我的交情比不上葡萄,但你亦是彦佑的知己好友”

“如果真有那天,希望彦佑君出手助情魄一臂之力,让小鱼仙官彻底忘记锦觅,锦觅只愿小鱼仙官一生平安喜乐,这仙途漫漫,锦觅不希望小鱼仙官再独自一人用膳、一人修炼、一人看书、一人就寝,一身清寒”

“好”

“谢谢你,彦佑君”锦觅说完,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的便是葡萄了

“你来了,噗呲君”

“葡萄”

“看来你都知道了”

“葡萄”

“好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在这里吗?”

我没有说话,只听着葡萄在我耳边说着

“……噗呲君要偶尔来花界看看,还有就是,噗呲君,如果最后我和锦觅都不在了,我希望你能把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告诉润玉仙上”

我有些激动的握住葡萄的双手

“噗呲君,你听我说,我虽然讨厌润玉仙上吸引走锦觅的注意力,但我知道锦觅是不想润玉仙上忘记她的,所以,你觉得时候到了的时候再告诉润玉仙上,告诉润玉仙上,他没有爱错人,锦觅一直心系于他,从未改变,更未背叛。可好”

“那你呢?”

“我,我怎么啦!”葡萄不解的问

“你不会以为我喜欢润玉仙上吧!”

“不是吗?”

“当然不是”葡萄义正言辞说道“对我小葡萄而言,锦觅,爹爹,临秀娘亲,还有花神娘亲,噗呲君,连翘,肉肉,老胡他们……都是一样重要的,是我的家人”

“润玉仙上算起来只不过是锦觅喜欢的人,将来也许还有唤一声姐夫”葡萄不情不愿的说着

后来,润玉大婚兵变,清君侧,登基为帝,我都未踏足天界半步,直到葡萄醒来要为旭凤平反的消息传来,我知道不一样了,我去见了葡萄。

我喊道“锦觅”

“噗呲君”

听到她这么喊,我就知道眼前的人不是葡萄,也不是锦觅,而是情魄

锦觅不会喊我“噗呲君”,而葡萄亦不会直接喊我“噗呲君”。我不知道葡萄和锦觅现在的状况,不敢轻举妄动,便一直跟着情魄,上蛇山,承玄穹,融真身,看着情魄一点一点糟蹋着葡萄的身体,却没有办法,等我知道润玉为了救葡萄的身体,居然修禁术,舍半身仙寿元灵,我想把真相告诉他,但看着润玉那双疯狂的眼睛,我停住了,为了锦觅润玉连命都不要,要是知道真相,是不是就不想活了,他不能也不可以说。

天元二十一万两千八百一十五年三月初八水神锦觅逃婚至魔界,与魔尊旭凤拜堂成亲,随后天帝润玉陈兵至忘川,水神锦觅以身止战,香消玉殒。

魔尊旭凤因痛失所爱,让位鎏英,独居耶罗山,三年后,至上清天,示玄灵斗姆元君,后行至六界,寻昔日佳人。

天帝润玉因水神之死,自囚于璇玑宫,后

下罪己诏:因一己之私,修炼禁术,发动天魔大战,德不配位,著老君率百官请旭凤,匡扶正道。

我没想到最后是以这样一场方式落幕,后来有时从洞庭湖抬头望月,我便会想起那皎皎如月,一袭白衣的润玉;单纯善良的锦觅;天真懵懂的葡萄。

物是人非事事休。

自润玉登基以来,日以继夜,勤勉政务,短短千年,不仅将天界梳理的井井有条,更是太微在位期间遗留下的一股股旧时势力剔除干净,天界一片清明,万象更新,政通人和。

我想着也过去五百年了,是该找润玉摊牌了,没想到润玉那个不按牌理出牌,居然下凡历红尘劫去了

天元二十一万三千三百一十年春

帝归

言:

大梦三生,太上忘情,化天地,见众生

我知道后立马从洞庭湖赶到天界,我想太上忘情了也好,我终不负锦觅和葡萄所托,既忘记又得知真相,双全其美。

哪里想到润玉听完我的话,一口血喷了出来,昏迷了还不忘记喊着“觅儿”

这哪是太上忘情了,分明就是死心眼,都说应龙一生只爱一人,为了不造成动荡,我不仅打发了邝露,硬生生的待在璇玑宫挺了一个月,除了照顾润玉,还有替他看着天界,累死蛇了。

后来旭凤找到情魄,我问过润玉为何不去找情魄,找回锦觅与葡萄,一体双魂并非不解之法。

“情魄身上气息颇杂,不止有觅儿和安宁仙子的气息,还有我的仙寿元灵灵,我怕出现意外,彻底失去锦觅”

我被润玉气的回到洞庭湖,过自己的小日子去。


青山不厌三杯酒

同去同归番外篇

彦佑篇一

我本是东海一条青蛇

一日天降灾祸,东海被漫天大火包围,整整烧了三个日夜,烧干了半个东海,浮尸遍地,无数生灵死于那场无情的大火里,包括他的父母亲人,兄弟姐妹,他因贪玩而躲过一劫。

我最后看了一眼东海便离开了,开始在凡间游走,说来也怪,一路未有半分危险。

一日,我游至一方破庙,见一老和尚,日日念佛讲经,不少山野精怪围坐一旁,我也没有什么目的地,便留下来。

渴了喝点露水,饿了啃老和尚给他的馒头,就这样他待在老和尚身边,日日听他念经讲佛,直到老和尚死了,我才离开游往下一个地方,没有地点,也没有目标,只是一直向前游走着。

沧海桑田,转瞬即逝

彼时的我已经是洞庭水君的义子,天界的蛇仙,十二生肖之一。

初至天界,...

彦佑篇一

我本是东海一条青蛇

一日天降灾祸,东海被漫天大火包围,整整烧了三个日夜,烧干了半个东海,浮尸遍地,无数生灵死于那场无情的大火里,包括他的父母亲人,兄弟姐妹,他因贪玩而躲过一劫。

我最后看了一眼东海便离开了,开始在凡间游走,说来也怪,一路未有半分危险。

一日,我游至一方破庙,见一老和尚,日日念佛讲经,不少山野精怪围坐一旁,我也没有什么目的地,便留下来。

渴了喝点露水,饿了啃老和尚给他的馒头,就这样他待在老和尚身边,日日听他念经讲佛,直到老和尚死了,我才离开游往下一个地方,没有地点,也没有目标,只是一直向前游走着。

沧海桑田,转瞬即逝

彼时的我已经是洞庭水君的义子,天界的蛇仙,十二生肖之一。

初至天界,我从九霄云殿退出后,便朝那

彩虹尽头、暗林之中的璇玑宫走去,在洞庭湖里的几千年时光里,我便对这个干娘口中的“鲤儿”司夜之神,天界大殿下,润玉,很感兴趣。

我承认我有时候很羡慕润玉,羡慕他轻而易举的就能得到干娘的关爱;有时候我也很妒忌润玉,妒忌他让我以及洞庭湖里那千千万万的“鲤儿”只是一个他的替身;但我也很庆幸,庆幸自己能够成为干娘的义子,虽然我没有像润玉那般得到干娘的全部母爱,但我知道干娘还是在乎我的,不然我又是如何在千万个“鲤儿”里脱颖而出,成为干娘的义子。

初次见到润玉,是在璇玑宫的一棵千年长青藤树下,看着润玉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品茗,一个人下棋,我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离开的,也不知道润玉有没有发现我。

第二次见到润玉,是在旭凤的寿辰之上,当时的旭凤已经是叱咤风云,晓谕六界的赤焰战神,而润玉呢?依旧是那个温润如玉,谨小慎微的夜神,太微长子,天后荼瑶欲除之而后快的大殿下。

我看着清清冷冷,独坐一偶的润玉,不顾鼠仙的阻挠,拿着一把折扇走上前

“彦佑见过夜神大殿”

我看见润玉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想来他也是很意外我为何会上前与他打招呼,要知道天界人人对他避之不及

“彦佑仙君”君子端方,温良如玉

我虽然已经和润玉保持距离,但还是难逃天后的算计,我彦佑就算喜欢上那颗傻葡萄,也不会对穗禾那只花枝招展的孔雀动情。

说起葡萄,她是我彦佑少有的好友,自千年以前我从穷奇口中救下她,她时常召唤我前往水镜,这小葡萄也有意思的紧,小葡萄亦有趣的很,时而“噗呲君”时而“彦佑君”的唤我,我并未在意,大约小葡萄心性未定,好玩罢了。

我知道干娘一直对天帝和天后有着深仇大恨,我也曾经劝过干娘,为何不带着润玉一起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过逍遥自在的生活,当时干娘只是摸着我的脑袋道“,傻孩子,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太微残暴无人道,手握精兵,又有火神开道,我们就算逃,又能逃到何处,逃多久”

天元二十一万两千六百一十二年

我没有想到火神旭凤涅槃失败,会跌落水镜,还把葡萄带上了天界,我知道葡萄一直想找大罗金仙救肉肉,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和旭凤扯上关系。

我一直都在暗中关注着润玉,看着他遇到葡萄,和葡萄相爱,我那时在想,润玉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陪伴着也好。

“美人儿你是真的喜欢那条白龙”

葡萄没有回答我,但我从她那躲避绯红的脸颊上看出,葡萄是喜欢润玉的。

我原以为事情会往好的方向发展,没想到我不仅没有劝解得了姑娘,还让葡萄陷入危险,原来葡萄是水神洛霖和先花神梓芬的女儿,那便是润玉的未婚妻,我想那条腹黑小气的白龙应该很高兴。

哪知事与愿违,旭凤居然也喜欢上了葡萄,葡萄对旭凤整日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样子,都被润玉尽收眼底,见润玉那双星眸一点点的黯淡下来,我忍不住的问道

“为何不告诉葡萄你为她做的”

“觅儿欢喜,我便欢喜”

润玉的话就像一道晴天霹雳劈得我眼冒金星,难以置信,原来润玉对葡萄的爱早已情根深种,深入骨髓。

在锦觅下凡历劫前,我拦住她问道

“美人儿,你是不是喜欢旭凤”

美人儿捧着肚子哈哈大笑“凤凰,怎么可能,我一直把凤凰当朋友”

“那润玉呢?”

葡萄轻咳一声,正色道“锦觅自然喜欢润玉的”

当时我不解,葡萄为何说的锦觅好像不是她自己一般。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变幻无常

只是一场历劫,于天界不过数日,葡萄为何变的那般快,和旭凤在天界出双入对,但那是的我哪里还有时间顾及的到这些,

当时润玉刚刚忆起对他既开心又痛苦的儿时记忆,在苦苦哀求天后放过干娘无果后,眼睁睁的看着生母死在眼前,而葡萄在此时又和旭凤走进,灭族、丧母、失妻

种种原因,让润玉逐渐走向偏执疯狂,开始步步为营的算计,以天地为局,众生为棋,他既是执棋之人,亦是棋子。

这样的润玉让他觉得陌生,陌生的可怕,哪怕他清楚明白的知道,润玉之所以会变成今时今日的模样,都是被逼出来的,有谁能想到温润如玉,性子温和淡泊,只愿逍遥自在的夜神,竟然被人硬生生的逼的不得不心机深沉,不得不狠下心肠。

他承认曾经真的很嫉妒润玉,不甘心,但也不代表他想看到润玉深陷这权利的中心再也无法自拔。

他问过润玉愿不愿意和他和鲤儿归隐,自在逍遥,没想到润玉和干娘曾经说的话,不谋而合,天地之大,何以为家。

罢了,他今后便守着洞庭湖,做他那逍遥的洞庭水君。


青山不厌三杯酒

同去同归(十一)

同去同归(十一)

“卿天,有什么事情吗?”姝灵不解的看着卿天,突然把她从小屋拉出来

“姝灵,你到底是谁”

“我自然是我,你以为我是谁”

“姝灵,我看到了”

“什么”

“那日,你随我回魔界的那日夜晚,我看到你去找了擎城王了”

“然后呢?”

“什么然后”卿天有些懵的看着姝灵,难道姝灵不该和她解释为什么要去找擎城王吗?

“卿天,你很在意我去找擎城王的原因”

“是”卿天,摇摇牙点头道

“我找擎城王是想确认一件事情”

“什么?”

“我想知道当年的先魔后,穗禾是否还活着”

“你找她干什么”

“借她几滴心头精血解毒”

“你中毒了”

“不是,是我的一个朋友中了尸解天蚕,原本只需要凤凰一族的一滴心头精血为药引,配以大上老君的九转金丹,再以施术人...

同去同归(十一)

“卿天,有什么事情吗?”姝灵不解的看着卿天,突然把她从小屋拉出来

“姝灵,你到底是谁”

“我自然是我,你以为我是谁”

“姝灵,我看到了”

“什么”

“那日,你随我回魔界的那日夜晚,我看到你去找了擎城王了”

“然后呢?”

“什么然后”卿天有些懵的看着姝灵,难道姝灵不该和她解释为什么要去找擎城王吗?

“卿天,你很在意我去找擎城王的原因”

“是”卿天,摇摇牙点头道

“我找擎城王是想确认一件事情”

“什么?”

“我想知道当年的先魔后,穗禾是否还活着”

“你找她干什么”

“借她几滴心头精血解毒”

“你中毒了”

“不是,是我的一个朋友中了尸解天蚕,原本只需要凤凰一族的一滴心头精血为药引,配以大上老君的九转金丹,再以施术人的半身修为替中毒者解毒即可”

“尸解天蚕不是无解吗?”

“怎会无解,下毒之人自然有解药,知道解法”

“你怎么会知道”

“我下凡前的那段时间一直待在太上老君的府邸”

“不知是何人中此毒”

“你也认识,是桃夭”

“昆仑山那株以修炼万年成精的蟠桃精”

“正是”

“那她现在”

“离开魔界前,我去拜访了魔尊,她亲自带我去寻的穗禾,取的心头血”

“母亲”

“是啊!我以为会看到一个狼狈不堪,爱而不得的疯婆子,没想到穗禾在你们魔界禁地生活的不错。”

“穗禾不是疯了吗?”

“当初应该是疯了,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先魔尊的表妹,又是曾经先魔尊唯一一个昭告六界的先魔后,不论其他如何,穗禾毕竟从小和先魔尊一同长大,情同兄妹”

“可是,舅舅当初不是说过不会在管她,让她好自为之吗?”

“你傻啊!这当然是做给外人看,给外界一个交代,之后,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该回去了”卿天知道姝灵是故意说给她听的,目的就是离间她和舅舅一家的感情,让她对舅舅心生隔阂。

“好啊!我们一起回去吧!我刚刚出来前,居然看到棠樾仙君向他父亲撒娇,让人看了好生羡慕呢?”

“轰”的一声,卿天脑子一片空白,抱着自己蹲在地上使劲的哭,理智告诉自己不要相信姝灵的话,可她的心却肯定的告诉她,姝灵所说的都是真,如果,如果真是那样?她不敢想下去,为什么,她看到的和以往知道的都不符合,为什么。

“棠樾仙君,你看卿天怎么啦!”

在卿天失声痛哭的时候,姝灵已暗中通知了棠樾。

客房

“你对卿天做了什么”棠樾开口质问姝灵

“呵,棠樾仙君觉得我会对卿天做什么”

“不然呢?你们两个一起出去,而卿天却哭晕过去”

“这我哪知道”姝灵没好气地说道,什么人呢?

“你和卿天都说了什么”棠樾看着昏迷中还伤心难过的卿天,对自顾吃喝的姝灵很没有好脸色。

“没什么,卿天就是问我和家父日常是如何相处的,可会如棠樾仙君,这般大,还对自己父亲撒娇。”

“你,你胡说”棠樾憋红脸

“我是不是胡说,棠樾仙君你自己没数”

“你别五十步笑百步”

姝灵停下剥瓜子的手,失神的看着棠樾道

“没有”

“什么”看着突然陷入难过的姝灵,棠樾局促不安的坐在原地

“我父亲从来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想来也是不在乎的”姝灵失落的说着

“对不起”

“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让我和卿天伤心的,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你了”

棠樾看着强颜欢笑反过来安慰他的姝灵,不知道说什么,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一根红线缠在他脚跟,顺着红线望去,身体僵硬的尴尬立在哪里

“姝灵仙子,叔祖一向小孩心性,他只是开了一个小玩笑,无伤大雅”

“无妨”姝灵不在意的摇摇头,施法拔剑斩断了缠在脚上的的红线,顺便解下那半截红线。

姝灵弯腰解红线,眼神阴沉,一抹狠戾自心底浮现,月下仙人丹朱,今日之辱,他日必以十倍报之。


(该怎么惩戒这只狐狸好呢?)


dududu李度
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没更新?。。...

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没更新?
。。。昨天和朋友两个人唱了四个小时歌回家就睡死了。
阿伟错了。
阿伟真的错了QAQ。

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没更新?
。。。昨天和朋友两个人唱了四个小时歌回家就睡死了。
阿伟错了。
阿伟真的错了QAQ。

孟瑶

恨生

                         (一)幼时


我出生在二月下旬,在我出生时已是将近早春却下起了翩翩飞雪。我生在一个歌舞升平香烟缭绕的小楼中,这里的人对我们母子很好,似乎对母亲很是尊敬(那时孟诗的人气很好,是青楼的摇钱树)这里每天都有很多人来来往往,母亲不喜我和他们说话,青楼的其他女子总爱同那些客人提起我,他们总是挥手招我过去,然后笑着抚...

                         (一)幼时


我出生在二月下旬,在我出生时已是将近早春却下起了翩翩飞雪。我生在一个歌舞升平香烟缭绕的小楼中,这里的人对我们母子很好,似乎对母亲很是尊敬(那时孟诗的人气很好,是青楼的摇钱树)这里每天都有很多人来来往往,母亲不喜我和他们说话,青楼的其他女子总爱同那些客人提起我,他们总是挥手招我过去,然后笑着抚摸我的头,那神情像是抚摸一只小猫小狗,那时小小的我从他们的笑容中读出了怜悯和嘲讽。


我没有父亲,便随母姓叫孟瑶,母亲给我取了个瑶字是希望我有朝一日能认祖归宗,登上金麟台。那是年幼的我每每提起父亲总能看到母亲眼中的温柔笑意,她总是抱起我,让我坐在她腿上,给我讲她与父亲的相遇,相知,相恋。告诉我父亲会接我们母子离开,带我们住漂亮的大房子。那时的我经常去街上玩耍,看到一家三口牵着手走在一起时,心中很是羡慕,晚上经常梦见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带着我和母亲在一个漂亮的大房子里玩耍……


骚鸡

新人报道。耶
以前是在bcy可是里面小睿智太多了所以就xxx欢迎加我扣扣来聊明日方舟和黑塔鸭。3487313713来撩。
杜芬女孩快乐。等我咕咕几天我就来写杜芬十八禁

新人报道。耶
以前是在bcy可是里面小睿智太多了所以就xxx欢迎加我扣扣来聊明日方舟和黑塔鸭。3487313713来撩。
杜芬女孩快乐。等我咕咕几天我就来写杜芬十八禁

Marginer
才送走两个同学, 就像是做梦一...

才送走两个同学,

就像是做梦一样真tm难受。

才送走两个同学,

就像是做梦一样真tm难受。

anran280

一生唯医7

一生唯医车  良堂
黑帮老大周九良,娇俏小医生孟鹤堂
链接评论。

一生唯医车  良堂
黑帮老大周九良,娇俏小医生孟鹤堂
链接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