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津大学

4652浏览    1070参与
檩音苁幻

占tag致歉
cp25 d2去玩(只去第二天),买买买周边和本子
然后之前做的亚克力剩了不少,海小棠的剩的多海大棠剩的少。想要的可以面交亚克力。(挂饰看拍照的图片)
要是有想要纸片的就印个小卡当无料发了(很小的那种银行卡大小的,要是想要透卡也可以考虑做)
想要挂饰的和领无料的可以加个群(指右下角,我考虑一下印多少小无料纸片)
当天我的行踪在群里会发。

占tag致歉
cp25 d2去玩(只去第二天),买买买周边和本子
然后之前做的亚克力剩了不少,海小棠的剩的多海大棠剩的少。想要的可以面交亚克力。(挂饰看拍照的图片)
要是有想要纸片的就印个小卡当无料发了(很小的那种银行卡大小的,要是想要透卡也可以考虑做)
想要挂饰的和领无料的可以加个群(指右下角,我考虑一下印多少小无料纸片)
当天我的行踪在群里会发。

平芜尽处春山外

糖豆儿一号:听见(三)

北洋抿了抿唇,在鼻中轻轻叹了一声。

她是天资异禀的才女,是阿中选定的华夏君子之一,迟早要承担这些痛苦的真相,

可是为什么,他那么不愿把残酷加诸于她呢……

心中不住地翻腾了半晌,北洋终还是抽走了小开手里的报纸:“坐下。”

声音都是打颤的。

与其说是温柔不如说是无力的声音。

小开懵懵地,乖乖地坐下了。

“我讲给你听……”

他亲眼看着她的眼圈一点点泛红,眼神一点点变得恐惧,拳头慢慢地握紧。

他心如刀割。

“啪嗒。”

她的泪珠落在他手心里。

“我明白张先生为什么要教给我那些了。”小开哽咽着,微微地战栗,“你不想让我听见的,我都听见了。”

看得北洋好心疼。

“不要怕。”他蹲下身擦掉她的泪珠,“有我呢。”

“嗯。”南开红着眼点点头,“...

北洋抿了抿唇,在鼻中轻轻叹了一声。

她是天资异禀的才女,是阿中选定的华夏君子之一,迟早要承担这些痛苦的真相,

可是为什么,他那么不愿把残酷加诸于她呢……

心中不住地翻腾了半晌,北洋终还是抽走了小开手里的报纸:“坐下。”

声音都是打颤的。

与其说是温柔不如说是无力的声音。

小开懵懵地,乖乖地坐下了。

“我讲给你听……”

他亲眼看着她的眼圈一点点泛红,眼神一点点变得恐惧,拳头慢慢地握紧。

他心如刀割。

“啪嗒。”

她的泪珠落在他手心里。

“我明白张先生为什么要教给我那些了。”小开哽咽着,微微地战栗,“你不想让我听见的,我都听见了。”

看得北洋好心疼。

“不要怕。”他蹲下身擦掉她的泪珠,“有我呢。”

“嗯。”南开红着眼点点头,“从今天起,我得和你一道战斗,是吗?”

就像小时候那样。他把她楼进了怀里。

丫头,我知道你还没准备好呢。

我不会让他们伤你,永远不会。


平芜尽处春山外

糖豆儿一号:听见(二)

【糖里有刀,大刀】

趁着北洋出去做炸糕的当儿,小开机灵灵地拉开了那个神秘的抽屉。小心翼翼地顺着折痕展开了报纸……

黑色的报头大字是再“正常”不过的新闻——出了人命。

乱世之中长大的小开知道,众生性命不过蝼蚁。哪怕是仅仅十岁,她也迫不得已地提醒自己不要沉浸在悲伤里。这样的定力,张先生教了她十几次。

但旁边北洋批注的一行字吸引了她的注意——白色恐怖。

这是什么?

就是它让北洋眉头紧锁吗?

她好想好想问问北洋。

正沉思着,身后“咔哒”的一声门响。

南开小小的身子一悚,惊得近乎僵直。

“小开。”

鬼使神差似的,她心里忽然有了一股勇气,挺着胸脯仰头问北洋:

“哥哥,什么是‘白色恐怖’?”

“把报放回去。小孩子别多问。”

“什么是白...

【糖里有刀,大刀】

趁着北洋出去做炸糕的当儿,小开机灵灵地拉开了那个神秘的抽屉。小心翼翼地顺着折痕展开了报纸……

黑色的报头大字是再“正常”不过的新闻——出了人命。

乱世之中长大的小开知道,众生性命不过蝼蚁。哪怕是仅仅十岁,她也迫不得已地提醒自己不要沉浸在悲伤里。这样的定力,张先生教了她十几次。

但旁边北洋批注的一行字吸引了她的注意——白色恐怖。

这是什么?

就是它让北洋眉头紧锁吗?

她好想好想问问北洋。

正沉思着,身后“咔哒”的一声门响。

南开小小的身子一悚,惊得近乎僵直。

“小开。”

鬼使神差似的,她心里忽然有了一股勇气,挺着胸脯仰头问北洋:

“哥哥,什么是‘白色恐怖’?”

“把报放回去。小孩子别多问。”

“什么是白色恐怖?”还未长开的眉眼里忽就萦了一股英气和倔犟,直直地盯着北洋,“你告诉我家国,告诉我大义,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个?”


喋喋喃喃
图书馆伴随你的每个日夜

图书馆伴随你的每个日夜

图书馆伴随你的每个日夜

喋喋喃喃
九楼旁边的一棵树不知品种讲解队...

九楼旁边的一棵树
不知品种
讲解队新老校区交流讲解时拍的
当时还被宣传部长做了一段时间头像
如今我也做了部长
翻到这张照片
回忆一下当时的自己💝

九楼旁边的一棵树
不知品种
讲解队新老校区交流讲解时拍的
当时还被宣传部长做了一段时间头像
如今我也做了部长
翻到这张照片
回忆一下当时的自己💝

WitherKing老凋
营造学社90周年海报2小时

营造学社90周年海报
2小时

营造学社90周年海报
2小时

hongcaixuexi
平芜尽处春山外

天南不得不说的10件事

9.1

除却偶尔星星点点稀稀落落的甜,天南的更多日子不过平淡如水。

更多时候,南开不过是在北洋熬夜肝ddl的时候打趣两句,为他斟上一杯热茶,翻开一本书坐在他身边慢慢读,慢慢等。

岁月蹉跎,再也不复当年总角垂髫,他牵着她的小手把每一朵棠花的梦讲给她听;更不复战火纷飞,生死一瞬,惊心动魄的思念和惴惴不安的期待。青春的回忆淡化成了绯红的光影,只剩下两个年岁愈发增长的人,一直守着,直到不记得守的是什么,直到爱成了和吃饭睡觉一样理所应当而又稀松平常的事。

“这样的日子你过腻了吗?”南开有一天忽然问北洋。

北洋想了想,很认真地回答:“没有。”

“怎会不腻?”南开打开手机微博,里面赫然写着“天兰”的消息,“那你倒是说说...

9.1

除却偶尔星星点点稀稀落落的甜,天南的更多日子不过平淡如水。

更多时候,南开不过是在北洋熬夜肝ddl的时候打趣两句,为他斟上一杯热茶,翻开一本书坐在他身边慢慢读,慢慢等。

岁月蹉跎,再也不复当年总角垂髫,他牵着她的小手把每一朵棠花的梦讲给她听;更不复战火纷飞,生死一瞬,惊心动魄的思念和惴惴不安的期待。青春的回忆淡化成了绯红的光影,只剩下两个年岁愈发增长的人,一直守着,直到不记得守的是什么,直到爱成了和吃饭睡觉一样理所应当而又稀松平常的事。

“这样的日子你过腻了吗?”南开有一天忽然问北洋。

北洋想了想,很认真地回答:“没有。”

“怎会不腻?”南开打开手机微博,里面赫然写着“天兰”的消息,“那你倒是说说,这是什么?”

“和兰州的战略联谊而已,怎么连西北那么远的飞醋都吃……”北洋扶额无奈地笑了。

这么多年,给她写了多少封公开的情书,竟都废弃不看,单单拿出这一篇来讲……


平芜尽处春山外

天南不得不说的10件事

接下来就要痛饮苦艾酒啦,所以先发一包儿天南牌小糖豆儿(*/∇\*)不甜不要钱~

【糖豆儿一号:听见】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前后是小开美好的童年时光。天津卫在危机下的中国里仿佛一片安宁祥和的桃花源,大街小巷里重新焕发了快活的生气。

小开已经长到十来岁,正是最欢最闹的年纪,喜欢留在自己的小窝里听张先生讲“大义”,也喜欢跑到桃花堤去听北洋哥哥讲“兴学强国”。

从那时起,南开眸子里就不仅仅有繁花了。

当然,那时候的小开个子还小,眼中的世界尚且一片澄明,看不到高处有白色的阴郁笼罩。

那时候的国民弓着腰,蒙着眼,堵着耳朵,也对此一无所知。

一日,小开偷偷地潜入北洋的书房,悄悄地推开门,看到伏案读报的北洋,心中一喜,倚着门框...

接下来就要痛饮苦艾酒啦,所以先发一包儿天南牌小糖豆儿(*/∇\*)不甜不要钱~

【糖豆儿一号:听见】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前后是小开美好的童年时光。天津卫在危机下的中国里仿佛一片安宁祥和的桃花源,大街小巷里重新焕发了快活的生气。

小开已经长到十来岁,正是最欢最闹的年纪,喜欢留在自己的小窝里听张先生讲“大义”,也喜欢跑到桃花堤去听北洋哥哥讲“兴学强国”。

从那时起,南开眸子里就不仅仅有繁花了。

当然,那时候的小开个子还小,眼中的世界尚且一片澄明,看不到高处有白色的阴郁笼罩。

那时候的国民弓着腰,蒙着眼,堵着耳朵,也对此一无所知。

一日,小开偷偷地潜入北洋的书房,悄悄地推开门,看到伏案读报的北洋,心中一喜,倚着门框兀自得意:

“嘻嘻,找到你啦!”

北洋转过身见是小开,紧锁的眉心好歹松了松,把报纸认真地折了几折放回抽屉里,对小开温柔地笑了:“过来吧。”

小开乐颠颠地跑过去,熟门熟路地往北洋腿上一坐,哪承想扑了个空。

“你大了,不能再这样了。”北洋一脸正色。

嘁,脸上凶巴巴的。不就是心情不好嘛,还要找借口。小开一撇嘴,没大没小地指着北洋:

“我就要坐这里!”

“啧……”北洋却托住了小开伸过来的的手腕,像研究机器构造似的盯着,“你个子倒是见长,怎么这么瘦伶伶的?”

小开脸红了,吞吞吐吐道:“沉耽……学海,无心……无心问茶饭……”

“哦。”北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来我这里还问不问茶饭了?”

“问!”回答得不假思索。

北洋“嗤”地一笑,果然是饭堂的饭菜合不上她刁钻的口。

“想吃什么?”

“嗯……炸糕!”

“好。”北洋挽起袖子,“坐在这儿等着。”

北洋自己做的耳朵眼炸糕用料更足,外酥里嫩的糯米皮裹着满满的红豆沙,金黄滚烫圆滚滚煞是馋人。小开第一次吃的时候吞咽太快,一声惊呼急嗽连连把北洋吓得不轻。结果烫得咽喉痛了好几天只能喝温粥,被张先生知道以后狠狠地找茅先生告了一状。

谁知,此后小开对炸糕的热情不降反升,每次跑来都要讨炸糕吃,张先生无奈只好作罢。

北洋也学乖了,每个炸糕端上桌前必得晾到只剩下四五分余温,虽不及刚出锅的喷香,到底温温热热出不了岔子。


平芜尽处春山外

天南不得不说的10件事

【小兰事件重修版】

『为什么要重修呢?』

1.天南都经历过最艰难的时期,战火洗礼过的学校,抗压能力没有那么差,所以我的设定有很大的逻辑bug。

2.百年风骨的老校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会因为一条官微出现嫌隙。

3.人设衔接有很大问题……

总之,小兰那句话绝对不是北洋的本意。

和南开“分手”也绝对不是北洋的本意。

但在今年年初,天南的确是有很明显的分手迹象……

『想想就虐得肝疼』

泰勒公式学得头痛……先把重修声明放在这里吧,有空再写令人恸倒的第九章。

1-5章配乐:《岁月静好》

6-7章配乐:《heartbeats》

8章配乐:《醉美人》

【小兰事件重修版】

『为什么要重修呢?』

1.天南都经历过最艰难的时期,战火洗礼过的学校,抗压能力没有那么差,所以我的设定有很大的逻辑bug。

2.百年风骨的老校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会因为一条官微出现嫌隙。

3.人设衔接有很大问题……

总之,小兰那句话绝对不是北洋的本意。

和南开“分手”也绝对不是北洋的本意。

但在今年年初,天南的确是有很明显的分手迹象……

『想想就虐得肝疼』

泰勒公式学得头痛……先把重修声明放在这里吧,有空再写令人恸倒的第九章。

1-5章配乐:《岁月静好》

6-7章配乐:《heartbeats》

8章配乐:《醉美人》


平芜尽处春山外

天南不得不说的10件事

8.2

北洋不懂浪漫吗?那天南舞会哪里来的啊。

北洋不会照顾人吗?那小开为什么最爱吃北洋做的饭啊。

北洋对南开没有占有欲吗?那为什么新老校区全都紧紧挨着,合办专业全都打上天南tag,就连高速口都要被命名为“天南”啊。

细水长流,朝朝暮暮的感情,天南彼此都懂的。

又是一年舞会,南开提了一个“奇怪”的要求。

“北洋先生,你背着我绕青年湖走吧。”

学生们马上调出了《猪八戒背媳妇》的背景音乐——北洋脾气好,没有和国家命运相关的原则性错误是不会生气的。

“真不怕学生们说你幼稚。”北洋笑笑,还是从命了,在两校学生的注视中背起小开,慢慢踱步。一圈,两圈,三圈……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吗?”

“?”

“九十年了。”南开贪恋地闭上...

8.2

北洋不懂浪漫吗?那天南舞会哪里来的啊。

北洋不会照顾人吗?那小开为什么最爱吃北洋做的饭啊。

北洋对南开没有占有欲吗?那为什么新老校区全都紧紧挨着,合办专业全都打上天南tag,就连高速口都要被命名为“天南”啊。

细水长流,朝朝暮暮的感情,天南彼此都懂的。

又是一年舞会,南开提了一个“奇怪”的要求。

“北洋先生,你背着我绕青年湖走吧。”

学生们马上调出了《猪八戒背媳妇》的背景音乐——北洋脾气好,没有和国家命运相关的原则性错误是不会生气的。

“真不怕学生们说你幼稚。”北洋笑笑,还是从命了,在两校学生的注视中背起小开,慢慢踱步。一圈,两圈,三圈……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吗?”

“?”

“九十年了。”南开贪恋地闭上眼,“从我第一次骑在你颈上摘海棠花,已经九十年了。”

『为你洒下诗句三百年,

转身与你若如初见。』


平芜尽处春山外

天南不得不说的10件事

【总觉得之前的第8篇唐突了天南,清灵美好的感觉没有了,所以删掉了……】

8.1

相遇相伴,此去经年。

南开业已不是当年梳着麻花辫的小女子,曾经的姑娘已挽妇人妆,独立聪慧可以独当一面。

北洋也不再是危亡之中艰难求生的飘摇客,多年为国家建设添砖加瓦,半生风雪吹没了少年心绪,行色匆匆却又感念太平年月。

只是无论二人相隔多远,手腕上的一串明珠都会远隔千山万水发出莹莹星光。

“天南楼”。

人皆道北洋是不懂爱的工科生,更有甚者紧盯着分数叫嚣北洋配不上南开。

他们不知道北洋当年毅然奔赴五四运动遭受重创,在天津卫孤独地舔舐伤口。

他们不知道北洋是南开最坚实的港湾。

他们不知道北洋成为阿中第一座顶梁柱的时候,背负着多么大的压力。

他...

【总觉得之前的第8篇唐突了天南,清灵美好的感觉没有了,所以删掉了……】

8.1

相遇相伴,此去经年。

南开业已不是当年梳着麻花辫的小女子,曾经的姑娘已挽妇人妆,独立聪慧可以独当一面。

北洋也不再是危亡之中艰难求生的飘摇客,多年为国家建设添砖加瓦,半生风雪吹没了少年心绪,行色匆匆却又感念太平年月。

只是无论二人相隔多远,手腕上的一串明珠都会远隔千山万水发出莹莹星光。

“天南楼”。

人皆道北洋是不懂爱的工科生,更有甚者紧盯着分数叫嚣北洋配不上南开。

他们不知道北洋当年毅然奔赴五四运动遭受重创,在天津卫孤独地舔舐伤口。

他们不知道北洋是南开最坚实的港湾。

他们不知道北洋成为阿中第一座顶梁柱的时候,背负着多么大的压力。

他们淡忘了那个时代。

南开听到这些流言蜚语只会莞尔一笑,轻轻地说:哎呀,你们不知道他多好的。

他是海棠树下的少年呀。


平芜尽处春山外

天南不得不说的10件事

7【历史ooc】

“一定要我放弃‘北洋’二字吗?”

往日本着为国为民原则,对阿中言听计从的北洋,却在名字的问题上较起真来。

阿中的态度很强硬:“你的身份太特殊,‘北洋’的历史渊源也太敏感太复杂,必须改。”

“如果我不呢?”

北洋暗暗地攥紧了拳头。

“那……那就只好把南开迁到北京了。”

“你——”


日暮,北洋回到卫津路,望着正在动工的“天南大”新址兀自沉思。

这已经是阿中对于高校之间产生爱恋的极度宽宏。就连清北的校门都被南北道路隔开,错开了几百米,他与南开却是像梁间双燕,紧紧依偎,永不分离。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长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小开在结发那...

7【历史ooc】

“一定要我放弃‘北洋’二字吗?”

往日本着为国为民原则,对阿中言听计从的北洋,却在名字的问题上较起真来。

阿中的态度很强硬:“你的身份太特殊,‘北洋’的历史渊源也太敏感太复杂,必须改。”

“如果我不呢?”

北洋暗暗地攥紧了拳头。

“那……那就只好把南开迁到北京了。”

“你——”


日暮,北洋回到卫津路,望着正在动工的“天南大”新址兀自沉思。

这已经是阿中对于高校之间产生爱恋的极度宽宏。就连清北的校门都被南北道路隔开,错开了几百米,他与南开却是像梁间双燕,紧紧依偎,永不分离。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长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小开在结发那日许下的心愿,已经实现了大半。

他在心里承诺过的,要一直守着她。

那,改了就改了吧。

“只可惜北南的cp感没有了。”他摇摇头叹息。

南开却并不难过:“我最近读书,偶得一句。你要不要听?”

“?”

“苍山负雪,明烛天南。”

『天南。』


平芜尽处春山外

天南不得不说的10件事

6.3

一切爆发得都太突然。

正在清北闲下来想如何为北洋筹划告白宣言的时候,平津战役吹响了最后的冲锋号。

第一架飞机飞过的时候,北洋下意识地握紧了南开的手。

守护她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即便从西南方归来的南开已经与他实力相当,甚至超过他。

她是阿中的养女*,最缺的就是安全感。

“北洋……”南开的声线颤抖起来。

“我在。”

迟来的拥抱。

在昆明近十年,每一次战火纷飞,她都在怀疑自己还能否活着回到天津卫。血色的天空如同一张巨口,要将被侵略被奴役的土地和她一同吞没。

她太怕了,瑟缩在通铺的一角,面朝北方哭了无数次。

北大笑叹她淡红色的眼角楚楚动人。

清华提醒她不要熬夜不要落泪。...

6.3

一切爆发得都太突然。

正在清北闲下来想如何为北洋筹划告白宣言的时候,平津战役吹响了最后的冲锋号。

第一架飞机飞过的时候,北洋下意识地握紧了南开的手。

守护她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即便从西南方归来的南开已经与他实力相当,甚至超过他。

她是阿中的养女*,最缺的就是安全感。

“北洋……”南开的声线颤抖起来。

“我在。”

迟来的拥抱。

在昆明近十年,每一次战火纷飞,她都在怀疑自己还能否活着回到天津卫。血色的天空如同一张巨口,要将被侵略被奴役的土地和她一同吞没。

她太怕了,瑟缩在通铺的一角,面朝北方哭了无数次。

北大笑叹她淡红色的眼角楚楚动人。

清华提醒她不要熬夜不要落泪。

昆明姐姐贴心地送给她一条药膏。

没用的,都没用的。唯有那个远走高飞的北洋,远在天边的北洋,是她的解药。

他是她生命之初所有的温柔和安定。

*:【私立】南开大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