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涯客

36.8万浏览    2239参与
复道行空🍰

【普瑞斯特男团】普瑞斯特的周末都在干什么

♡我的!五岁!蟹宝贝! @一瓶海货。 生日快乐!!!!亲我宝!该上幼儿园大班了!有些私房话(?)在信里叭叭叭了这里就不说了哈哈哈。

※一个本来想写全员但是没写成的伪全员,出镜最高的大概是南山和褚桓。

男团设定文字版(内含图版

-

  自从严争鸣在微博po了一张和程潜在练舞室的合照后,#普瑞斯特的周末都在干什么#被顶上了热搜前三,引发了一波激烈讨论,正巧周末休息日来临,官博就突发来了一次直播。

  画面上首先出现的是南山的侧脸,低垂的眼睫很长,颊边垂下的一缕长发柔和了些脸部线条,纸页翻动的声音传来,镜头里能照得出他在看一本什么书。画面外传来褚桓的声音:“南山,看我...

♡我的!五岁!蟹宝贝! @一瓶海货。 生日快乐!!!!亲我宝!该上幼儿园大班了!有些私房话(?)在信里叭叭叭了这里就不说了哈哈哈。

※一个本来想写全员但是没写成的伪全员,出镜最高的大概是南山和褚桓。

男团设定文字版(内含图版

-

  自从严争鸣在微博po了一张和程潜在练舞室的合照后,#普瑞斯特的周末都在干什么#被顶上了热搜前三,引发了一波激烈讨论,正巧周末休息日来临,官博就突发来了一次直播。

  画面上首先出现的是南山的侧脸,低垂的眼睫很长,颊边垂下的一缕长发柔和了些脸部线条,纸页翻动的声音传来,镜头里能照得出他在看一本什么书。画面外传来褚桓的声音:“南山,看我。”

  南山抬头看过来的时候眼里映着晨间的阳光,衬地很亮,他听到褚桓声音时下意识便笑了一下,这才看到对着自己的手机:“已经开始啦?”

  “嗯,”褚桓在镜头外拉起他的手,让他借力站起来,“走吧,带大家逛逛家里。”

  南山自觉背起了准备好的开场白:“早上好,今天就由我们两个来带大家看一看'普瑞斯特的周末都在干什么'。”

  南山的好视力也不太能看得清飞速划过的弹幕,褚桓伸手定下几个,挑着回答了:“好久不见。对,前阵子我们两个跑了不少地方,最近回家休息一阵子。拍的景比较多,这几天我们挑挑放官博吧。先去看谁……”他想了想,“马上就揭秘。”

  此时地点位于一楼小书房。这个小书房是公用的,地处正好也方便,各种类型的书摆了满满当当,漫画书也占了不少一部分,都属于谁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这次直播突发到什么程度,就是除了他们两个,就只有皮总知道了。

  美名美曰:保持神秘才有刺激。

  当然为了防止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被看到,褚桓还会先探头看上一眼,只是动作极度好笑,被身后南山悄悄拍了下来就是了。

  从小书房出去转个弯就是客厅。于是直播间的观众们猝不及防地看到客厅里围坐一圈喝茶的养生一族们。李筠用非常熟练的手法沏了茶,刚端起来还没来得及品上一口,就正对上面前举着手机的褚桓,旁边还有一个跟往常没什么不一样、可他愣是从那很乖的笑里看出一点“不怀好意”来的南山。

  李筠:“……”

  直播间观众: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筠、沈易、陶然、肖征,普瑞斯特四巨头全数在场,一个不缺。

  不过如今可能要改个名,改成“普瑞斯特养生四巨头”也毫无违和感,热搜估计又要安排。

  四巨头每人前面都摆了杯还冒着热气的茶,李筠放下茶杯:“干嘛呢?拍照怎么不拿相机?”

  “没有,”南山诚实地说,“我们在直播。”

  四巨头:“……”

  然后动作一致地低头看看各自身上穿的T恤大裤衩,表情一度非常刺激。

  后来这一幕被粉丝们截成了动图表情包,赵云澜顾昀那几个爱搞事的也存了不少,没少在团群里发,被李筠接连禁言,差点就被踢出了群。

  褚桓忍着笑,拉着南山走为上策,还给四巨头留了句鼓励的话:“还是帅的!真没有毁形象!”

  但走了两步,他们又退了回来:“沈哥陶哥,你们两个怎么不跟对象出去约会啊?”

  沈易:“……”

  陶然:“……”

  多扎心啊。

  今天一大早,常宁就挽着陈轻絮的胳膊、又跟了几个团里的小姑娘,一群人出门逛街去了。

  因为人多,客厅占了一楼的不少面积,有几面大大的落地窗,挨着的池塘闪出了斑斓的色彩。两个人带着一直播间的观众出了厅门,先去了小花园。弹幕里隐隐飘过几句“情侣约会圣地”“想到了学校小树林”或者“让我们猜猜能在里面逮到谁”之类的。

  现在是早上九点五十八分,看到弹幕里有猜赵云澜的,南山持续老实地说:“不会的,云哥这会儿一般还没起。”

  “沈老师不在,我估计他昨天可能打游戏到两三点的。”褚桓补充道。

  弹幕:“孤寡云哥,惨。” “我突然想起来,大帅和将军也还在组里,云哥的好兄弟们陪他一起孤寡(x”……

  绕过树影浓密的荫凉小路,褚桓远远看见了什么:“啊,絮哥他们今天都在家。”

  镜头这才移过去,周絮和景北渊每人脸上都戴着不符合此情此景的墨镜,肩挨肩坐在花园秋千上沐浴阳光,温客行和乌溪坐在他们脚边的草地上下棋。

  景北渊先看见了他们,抬手打了个招呼。

  “七爷早。”

  “早。”景北渊懒洋洋地打个哈欠,随手把墨镜摘了挂在白T恤的领口,眼睛眯成一条浓墨重彩的线,勾勒出一点痕迹来,“你们这是干嘛呢?”

  “微博上那个'普瑞斯特的周末都在干什么',正在直播。”

  周絮也跟着打了个哈欠,拿脚尖踢踢紧挨着他小腿的温客行的后背:“完了没?”

  温客行正被乌溪的棋杀得片甲不留,闻言面色不改:“快了快了。”

  打哈欠永远都是个会传染的东西,景北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T恤下摆露出一截腰窝来,身旁乌溪头也没抬,只是伸手将那点衣摆拽平。景北渊放下胳膊:“出来晒晒太阳,等他们下完这局还要回去睡。”

  周絮随口道:“很真实的周末。”

  褚桓刚把目标放在棋局上,就见乌溪已经结束了战局:“承让。”

  温客行:“彼此彼此。”

  这点一定要解释,温客行平日里下棋技艺是真的很不赖,算得上一等一的好,但乌溪也同样如此,于是就导致了只要他们俩一起开局至少要几个小时结束不了战局,后来就有了个约定成俗的方法,一人一次轮班输,节省时间回去偷懒。

  周絮和景北渊也是真的以为这俩喜欢下棋,也不知道是搞什么。

  “时长缘故,就一层给大家看一个地方吧。”褚桓说,“其实好多人都出去了,家里没剩多少人,晚上才更热闹一点,我们打算吃火锅。”

  褚桓和南山又拎着手机从花园绕回来,经过客厅的时候四巨头早已经重归喝茶姿态,看见他们又进来也好歹是摆了个面不改色。

  褚桓又举着手机对着四巨头拍了一通,才上了楼梯。

  “现在是在二楼,我们都住这里。”褚桓想了想,“每个人的卧室都挺隐私的,就不带大家看了。”

  “不过我们可以带你们去看看湛卢的宠物,它也住这里。”南山补充道。

  他们沿着走廊向里走,去找湛卢的爆米花。

  镜头离得最近的那个房间,有一闪而过的门牌。

  “林将军和工程师001的家”,属于谁不言而喻,弹幕里发现了这点的粉丝尖叫刷了满屏,气氛又蓦地热烈起来。

  一只机械手从墙壁里伸了出来,四指弯曲朝他们示意。

  爆米花的房间紧挨着肖征的隔壁,粉丝们发现这点的时候又是一波猛烈的“哈哈哈”。这条黄金蟒它很喜欢南山,有事没事总爱往他腿上缠,南山就只好支着一条腿给直播间的观众看看爆米花的全貌,姿势还蛮可爱的,不过只有褚桓一个人能看得到。

  三楼是各种练习室,褚桓听见某间隐隐有声音传出,悄悄退开个门缝,又飞快把脑袋收回来。

  “严哥和小潜在琴房,”褚桓用气音说,“不打扰他们了,我悄悄给你们看一下。”

  满满直播间的观众就从那个门缝里看到,严争鸣和程潜并肩坐在钢琴间的背影,音符似乎从他们指尖相继跃出,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再打着转飘向这小小的缝隙。

  还看到了是四手联弹没有错。

  “很甜吧,”南山笑了一下,笑容似乎快赶上这歌曲,“是我们过阵子会当做福利发的歌,敬请期待哦。”

  “大庆好像带着骆一锅去天台晒太阳了,我们就不上去了。”

  褚桓和南山并肩站在三楼的楼梯口,从这里正好可以看到一楼大厅的情景。

  “今天给大家看了看休闲期的普瑞斯特。”

  “其实我们很少有周末的,基本都在工作嘛,像沈老师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组里拍摄,休息时间还是挺少的。”

  “所以今天的懒散并不是常态,每个人都在努力。”

  “等晚上吃火锅的时候再给大家继续直播啦,拜拜。”

  

  -END-

  

  ·一个悲惨孤寡云哥的额外彩蛋:

  赵云澜:[截图.jpg]

  赵云澜:宝贝儿快看,团里直播我都没出镜,还是又一次上热搜了。

  赵云澜:#赵云澜 惨# 我真的,怎么又是这个!!!

  赵云澜:[截图.jpg]

  赵云澜:弹幕还嘲笑我。

  ……

  赵云澜随意拢了把头发,翻身下床,打算去楼上练练舞。等他洗漱完毕,方一打开浴室的门,就见着床上坐着个熟悉的人。

  看见他出来,沈巍朝他笑了一下:“现在不惨了。”

  -

  ·在组里拍摄的顾昀的彩蛋:

  顾昀今天最后一场戏结束就已经是后半夜了,又卸了妆才回了剧组里住的地方,整个人身上都冠着一层乏,懒懒的提不起劲儿。他按按肩膀,打着哈欠往回走。

  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是特别设定的电话铃声,长庚打来的。他拿出手机来接了,听筒里传来长庚的声音:“子熹。今天结束了吗?”

  “结束了,”顾昀伸了个懒腰,“就是这个剧本演着真爽啊。”

  “毕竟是温导的剧组。子熹,我想你了。”

  顾昀愣了一下,眼里也染上了一抹分明的笑意,脸颊也柔和了起来:“我也想你了。”

  “你回头。”

  顾昀笑了一下,抓着手机转身向前几步,给了站在那里的长庚一个拥抱:“我就知道。”

  -

  ·普瑞斯特的粉丝:

  普瑞斯特的粉丝团是个很神奇的存在。

  名字叫甜甜圈,每天做着一些并不甜的事,却会在关键时刻给人心头一击,酸甜苦辣咸只剩下第二个的暴击。

  粉丝团长是团成员的男朋友,虽然大多时候极度偏心,但是偏心只能自家粉丝来,外人说团里什么都不行。

  粉丝们平时都拿团里当崽子看,全都自称妈妈粉,一个个全都拿宝贝看。

  但真到了自己面朝着团里各种活动的时候,真的是只剩下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赵云澜好惨!”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举报!今天沈易爸爸眼角有眼屎!”

  “哈哈哈哈哈哈哈zmgg的暖宝宝掉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zmgg的暖宝宝是被小潜硬塞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种画风。

  -

_拨云寻古道

priest九图
前排大喇叭感谢绝美底图  @⚡GENIUS  !风芜老师 !!

*残次品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有匪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天涯客
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大哥
我希望突然来一场大地震,砖土框架都倒了,把整个城市都埋了,我就可以用一身的骨肉给你撑开一个缝隙,让你看着我粉身碎骨在你怀里。

*镇魂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默读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不好意思了。

*六爻
千丈深渊,未及心上一捧桃花潭。

*杀破狼
附一掌送抵江北,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烈火浇愁
我等了三千年,你说殊途就殊途?

priest九图
前排大喇叭感谢绝美底图  @⚡GENIUS  !风芜老师 !!

*残次品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有匪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天涯客
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大哥
我希望突然来一场大地震,砖土框架都倒了,把整个城市都埋了,我就可以用一身的骨肉给你撑开一个缝隙,让你看着我粉身碎骨在你怀里。

*镇魂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默读
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不好意思了。

*六爻
千丈深渊,未及心上一捧桃花潭。

*杀破狼
附一掌送抵江北,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烈火浇愁
我等了三千年,你说殊途就殊途?

伍所事事

9102年了我为天涯客流泪


【不行了最近上色好丑我人没了

9102年了我为天涯客流泪


【不行了最近上色好丑我人没了

是人

今天的是人依旧不写作业_(:з」∠)_

tag不够打了,暴风哭泣

今天的是人依旧不写作业_(:з」∠)_

tag不够打了,暴风哭泣

是人

哥……你给我……杀了他呀……

辣么可爱的顾湘怎么就_(:з」∠)_
甜甜不甜啦,是苦苦

因为拍照有色差,所以我倒腾了好几种
图一是最接近原图的带字的
图二是最接近原图的不带字的
图三是手机拍出来就没调整过的
图四……我也不知道图四我是怎么倒腾的_(:з」∠)_

还有我会告诉你,我是穷人吗!我是用我紫色中性笔一点一点涂在量角器上,然后再沾水,拍在作业纸上的吗!

是的你们没看到刚刚那一段_(:з」∠)_

哥……你给我……杀了他呀……

辣么可爱的顾湘怎么就_(:з」∠)_
甜甜不甜啦,是苦苦

因为拍照有色差,所以我倒腾了好几种
图一是最接近原图的带字的
图二是最接近原图的不带字的
图三是手机拍出来就没调整过的
图四……我也不知道图四我是怎么倒腾的_(:з」∠)_

还有我会告诉你,我是穷人吗!我是用我紫色中性笔一点一点涂在量角器上,然后再沾水,拍在作业纸上的吗!

是的你们没看到刚刚那一段_(:з」∠)_

-&-
DAY 27 让我震撼的句子可...

DAY 27

让我震撼的句子可多了去了,《镇魂》《默读》《杀破狼》《烈火浇愁》《山河表里》《有匪》《天涯客》

众生,凡有灵,皆有立足之地。

人心存污,常忧思而多苦,固怒而生怨,尽可为不可为之事,唯不作恶三字,乃天下大善,可济世镇魂者,无他耳。

镇生者之心,安死者之魂,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
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
此道名为“临渊”。

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

DAY 27

让我震撼的句子可多了去了,《镇魂》《默读》《杀破狼》《烈火浇愁》《山河表里》《有匪》《天涯客》

众生,凡有灵,皆有立足之地。

人心存污,常忧思而多苦,固怒而生怨,尽可为不可为之事,唯不作恶三字,乃天下大善,可济世镇魂者,无他耳。

镇生者之心,安死者之魂,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
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
此道名为“临渊”。

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

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


“你可以教孩子防备陌生人,提高警惕,但是不能让她怕穿碎花裙子,不然要我们干什么用的?”


“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有我即不虚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๑黎漓๑
day 21❣️同好不够w《天...

day 21❣️
同好不够w
《天涯客》《坏道》《山河表里》
《游医》《大哥》《七爷》
这些是我感觉比较冷的
但是讨论的话…
我为什么没看懂《终极蓝印》呜呜呜💔

day 21❣️
同好不够w
《天涯客》《坏道》《山河表里》
《游医》《大哥》《七爷》
这些是我感觉比较冷的
但是讨论的话…
我为什么没看懂《终极蓝印》呜呜呜💔

雪月

你我本身天涯之间的过客,

却成了朝夕与共,执子之手的人。


那天,周子舒坐在路边一上午,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在静静的晒太阳,几分洒脱;

殊不知,温客行一上午在酒楼上凝视着他,一眼万年。

你我本身天涯之间的过客,

却成了朝夕与共,执子之手的人。


那天,周子舒坐在路边一上午,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在静静的晒太阳,几分洒脱;

殊不知,温客行一上午在酒楼上凝视着他,一眼万年。


莫及HEARTFELT
“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想不开居士
第n次写这首,我太爱了呜呜呜呜

第n次写这首,我太爱了呜呜呜呜

第n次写这首,我太爱了呜呜呜呜

顾雩

​哪一段,让你记住了那本书(第七弹)

注:“题目来自某铁图书的视频呀!

1.游惑背抵着铁质的栅栏,雾气穿过缝隙,带着暧昧的潮湿气。
之前的担心和怒气、心口间说不出的憋闷和烦躁,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宣泄口。
诅咒的效力在消散,秦究手腕的最后一块皮肉完全愈合。
安静多日的红色警告灯在此时疯狂闪烁,滴滴的提示穿插着呼吸声,响个不停。
遥远的前方,是人群和大火。
后方隔着雾的山上是监考小屋。
他们在警告声中接吻。
  ——《全球高考》

2.他曾是受万民供奉,享无尽香火的神像,经年日久,生了神与灵。
可是世间没有白享的香火,神龛是要代替造神的人,餍足群魔的。
他在血海中睁开眼,负贪与嗔、为灭地火而...

注:“题目来自某铁图书的视频呀!



1.游惑背抵着铁质的栅栏,雾气穿过缝隙,带着暧昧的潮湿气。
之前的担心和怒气、心口间说不出的憋闷和烦躁,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宣泄口。
诅咒的效力在消散,秦究手腕的最后一块皮肉完全愈合。
安静多日的红色警告灯在此时疯狂闪烁,滴滴的提示穿插着呼吸声,响个不停。
遥远的前方,是人群和大火。
后方隔着雾的山上是监考小屋。
他们在警告声中接吻。
  ——《全球高考》

2.他曾是受万民供奉,享无尽香火的神像,经年日久,生了神与灵。
可是世间没有白享的香火,神龛是要代替造神的人,餍足群魔的。
他在血海中睁开眼,负贪与嗔、为灭地火而生,机关算尽,粉身碎骨。
就仿佛是个天下太平的吉兆。
——《烈火浇愁》

3.“你是我的人,你就算喘气,都跟我有关系,不管你干什么,我都撇不清,你给我记住了。”
——《默读》

4.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杀破狼》

5.“沈教授,把你那碍眼的玻璃片摘了,变个长发给老公看看。”
——《镇魂》

6.“人们生于信仰,毁于信仰,人们在信仰的灰烬里重生。”
——《残次品》

7.“凉雨知秋,青桐老死,一宿苦寒欺薄衾,几番世道蹉跎,也不过一声‘相见恨晚’。”
——《天涯客》

8.“所有的苦难和背负尽头,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
——《大哥》

9.“走过所有苍苍莽莽、鬼魅丛生,踽踽一人,而让我遇到你——才知道上苍其实也没有亏待我多少。”
——《坏道》

10.“你可以不让我抽烟不让我喝酒,但是你不能不让我喜欢一个人,除非打死我,打死我,时态就变了,那只能算生前喜欢过他了。”      
——《?》

晚安了,为了 @三月形州 这位小朋友更新的!








昼欢

我永远爱天涯客!

我永远爱天涯客!

料峭风起

|封面设计|
《天涯客》 作者Priest
独轮车【仅供甲方个人收藏使用】
要求:大气,有山河感,颜色偏暗
元素:梅,竹
阿絮此生萍水相逢的知己、挚友……心上人。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原来昨日已死,经年路过,也不过在等这样一个可以朝夕以对、执子之手的人。

|封面设计|
《天涯客》 作者Priest
独轮车【仅供甲方个人收藏使用】
要求:大气,有山河感,颜色偏暗
元素:梅,竹
阿絮此生萍水相逢的知己、挚友……心上人。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原来昨日已死,经年路过,也不过在等这样一个可以朝夕以对、执子之手的人。

想不开居士

今天写了我喜欢的几首同人歌~


《杀破狼·月若流金》《默读·以沫》《过门·飞光》《双无·高级金领给无低保女侠的养老保险》《天涯客·旧侣》《残次品·淤泥深处的星星》《有匪·捕风》《六爻·扶摇山音》《群像·你名》

今天写了我喜欢的几首同人歌~


《杀破狼·月若流金》《默读·以沫》《过门·飞光》《双无·高级金领给无低保女侠的养老保险》《天涯客·旧侣》《残次品·淤泥深处的星星》《有匪·捕风》《六爻·扶摇山音》《群像·你名》

黎禾luNa

我琢磨着p家受可能有个群聊:


一朝心软 为爱做零(8人)

周子舒:怪可怜的,让他一次。

程潜:娘娘开心,怎么都行。

顾昀:长庚太小,下不了手。

景七:乌溪太小,下不了手。

施无端:狐狸太小,下不了手。

魏谦:害,俺也一样。

林静恒:嗯。

盛灵渊:我就宠着,管的着么。


但也有群外的:

赵云澜:靠,我想下手啊!

费渡晃着红酒杯笑笑不说话,并向您发起群聊:安心做受,别想太多。

我琢磨着p家受可能有个群聊:


一朝心软 为爱做零(8人)

周子舒:怪可怜的,让他一次。

程潜:娘娘开心,怎么都行。

顾昀:长庚太小,下不了手。

景七:乌溪太小,下不了手。

施无端:狐狸太小,下不了手。

魏谦:害,俺也一样。

林静恒:嗯。

盛灵渊:我就宠着,管的着么。


但也有群外的:

赵云澜:靠,我想下手啊!

费渡晃着红酒杯笑笑不说话,并向您发起群聊:安心做受,别想太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