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涯明月刀ol

28.6万浏览    13140参与
元岫

【少侠中心】咋回事啊,啥情况啊

我好像20多天没更新了(。)

我鹿某人从来不鸽!我根本就不会给自己鸽的机会!(理不直气也壮)

日常迫害npc,依然要提一句:有错别字也不改

有明显的all少侠倾向,慎点!

ooc

ooc

ooc

1

唐青枫找到小师弟,问:我想去侠客岛找你师兄,有什么项目可以玩随便增加感情吗?

小师弟兴奋的说:唐师兄你给我一百金我带你去打海盗!

小师弟解释了怎么游泳半个小时找个孤岛蹲哨。

唐青枫:有没有什么可以和你师兄一起?打海盗多不安全啊。

小师弟沉思:这样吧唐师兄,我带你去找傅大侠切磋,师兄平时就喜欢和傅大侠他们一起切磋,虽然容易受伤躺床上下不来。

唐青枫想了想:...

我好像20多天没更新了(。)

我鹿某人从来不鸽!我根本就不会给自己鸽的机会!(理不直气也壮)

日常迫害npc,依然要提一句:有错别字也不改

有明显的all少侠倾向,慎点!

ooc

ooc

ooc



1

唐青枫找到小师弟,问:我想去侠客岛找你师兄,有什么项目可以玩随便增加感情吗?

小师弟兴奋的说:唐师兄你给我一百金我带你去打海盗!

小师弟解释了怎么游泳半个小时找个孤岛蹲哨。

唐青枫:有没有什么可以和你师兄一起?打海盗多不安全啊。

小师弟沉思:这样吧唐师兄,我带你去找傅大侠切磋,师兄平时就喜欢和傅大侠他们一起切磋,虽然容易受伤躺床上下不来。

唐青枫想了想:我想要能和你师兄一起两个人做一点有趣的事情。

小师弟恍然大悟:唐师兄你早说啊!你多给我一百金我带你去给燕南飞燕大侠上坟!

唐青枫:……

唐青枫:???

小师弟极力推销:燕大侠的墓在侠客岛风景最好的地方而且师兄可喜欢去找燕大侠聊天了唉唐师兄你别走啊!!

2

一天众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在聚在侠客岛,因为太闲所以决定玩猜成语。

嬷嬷负责举成语牌。

【风流倜傥】

唐青枫自信的指了指自己。

少侠:不务正业?

唐青枫:形容我气质形象的!

少侠恍然大悟,语气笃定:满腹黑水!

唐青枫:你这个笨蛋在说什么啊?

【循循善诱】

沈孤鸿:为了大局,我对你师兄。

小师弟:坑蒙拐骗!

少侠顶着额头一个包兴奋的鼓掌就差喊个好了。

【生死之交】

蓝铮:我和你师兄在嘲天宫之后的关系。

小师弟:相看两厌。

【物是人非】

苏小白:曾经的侠客岛和现在不同样子。

小师弟:物是人非?

【道貌岸然】

少侠:薛无泪此人。

小师弟:贼眉鼠眼?

少侠:……师弟你想清楚点再说…

小师弟:风流倜傥?

唐青枫:那是我!我!

小师弟:卧薪尝胆?

少侠摇头。

小师弟:师兄你这范围也太广泛了吧!

少侠:那…沈老板此人。

沈孤鸿:?

小师弟:道貌岸然!!!

最后少侠和小师弟两个人都顶着一头的包,热泪盈眶,并表示下次还敢。

3

最近朱小月带回一个游戏,两个人分别咬住长饼干的一端,看看那两个人咬的距离最短,最短的可以赢得比赛,至于叫饼干的物事由朱小月产下特供,一时风靡。

少侠也很感兴趣,于是叫上众人在侠客岛玩起了游戏。

本来打算抽签决定分组,但是唐青枫突然提议让众人同传一根,谁咬断了谁输。

少侠:唐师兄不愧是你!

唐青枫:承让承让。

唐青枫想回到一柱香前让提议的自己闭嘴。

顺序如此:唐青枫—蓝铮—苏小白—小师弟—少侠—沈孤鸿

沈孤鸿向唐青枫投去一个多谢的眼神。

唐青枫:呵。

蓝铮冷着脸瞪着他,唐青枫维持自己的笑脸,两人互视一眼,安稳的传过。

蓝铮和苏小白也无惊无险的传过饼干。

小师弟眨眼,从苏小白那接过只余一半的饼干,传给少侠后嚼着口中饼干突然觉得味道不错。

少侠咬着饼干,看着面无表情的沈孤鸿有点压力。

一旁的唐青枫摇起了扇子,蓝铮开始摸着自己的刀,苏小白也开始把玩笛坠。只有小师弟状况外的像仓鼠似的往嘴里送饼干。

沈孤鸿扳着少侠的肩膀让他直面自己,稍稍低头咬住然后在少侠未反应过来之前快速咬着饼干拉进两人的距离。

状况外的少侠回神时他已经和沈孤鸿快碰鼻尖了,吓的少侠一口咬断饼干然后后退举双手投降。

小师弟:沈老板也觉得味道不错是吧?

沈孤鸿充满深意的看了少侠一眼:对,味道不错。

唐青枫:师弟你怎么养孩子的?

蓝铮: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被你养傻了?

少侠欲哭无泪: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莫明其妙的小师弟:啥情况啊?咋回事啊?怎么开始说我来了?

-tbc-


陈默
没忍住买了一朵朵配空明真的可爱...


没忍住买了一朵朵
配空明真的可爱到爆
致力于成为一名花里胡哨的唐门!
✨🧚‍♀️


没忍住买了一朵朵
配空明真的可爱到爆
致力于成为一名花里胡哨的唐门!
✨🧚‍♀️

寒霁

【唐我】殊途

*七夕晚上的激情码字,然后修改了十来天……

*不知道算不算刀

*微博搬运……忽然发现在乐乎备份的好处,决定还是备份吧

——


少侠牵着马儿,走在开封城门下。

今日开封城张灯又结彩,倒是与往日不同,多了几分节日的喜庆。

她是与不知道第几对举止亲密的男男女女擦肩而过时,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少侠,少侠!七夕到了,这可是七夕啊!”

耳边响起飞剑童咋咋呼呼的声音,少侠无奈又好笑地摇摇头。

在她看来,这个年轻的江湖后辈有时也会显出几分与他年龄相符的跳脱,偶尔会说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来。

这没什么不好的,只是每到这时,少侠总会有些恍惚。

好像去年这个时候,站在这里的人还是叶开。好像几年之前,飞剑童还是...

*七夕晚上的激情码字,然后修改了十来天……

*不知道算不算刀

*微博搬运……忽然发现在乐乎备份的好处,决定还是备份吧

——


少侠牵着马儿,走在开封城门下。

今日开封城张灯又结彩,倒是与往日不同,多了几分节日的喜庆。

她是与不知道第几对举止亲密的男男女女擦肩而过时,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少侠,少侠!七夕到了,这可是七夕啊!”

耳边响起飞剑童咋咋呼呼的声音,少侠无奈又好笑地摇摇头。

在她看来,这个年轻的江湖后辈有时也会显出几分与他年龄相符的跳脱,偶尔会说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来。

这没什么不好的,只是每到这时,少侠总会有些恍惚。

好像去年这个时候,站在这里的人还是叶开。好像几年之前,飞剑童还是她在九华郊外见到的那个孔雀山庄的小剑童。

一眨眼,时间过得真快啊……仿佛好多事,好多人,都变了。


少侠将马匹寄放在驿站,独自一个人在开封的大街上漫步而行。

嗅着食物的香味,听着节日的喧闹,看那遍地的花灯,看乞巧的少女,看手牵着手从桥上一同走过的情侣爱人,无名指间系着红绳。

她还见到了几个熟人,路过向她打了个招呼。少侠只是笑笑,聊了几句便识趣地退下,不打扰别人的二人世界。

直到夜色渐沉,她在灯火阑珊处忽然见到了一抹熟悉的白色衣角。

人群之外,唐青枫凭栏而望,仍是那张俊俏得招尽桃花的面容,身上属于移花宫的服饰却无端勾勒出了几分遗世独立的气质。

唯有手里握着的那把绘着红叶的折扇轻摇,才让人找回了昔日些许熟悉的风流不羁。

少侠见了他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踏出脚步上前,“唐师兄。”

他闻声抬首望向她,不知为何却让她不由将口中的话一吞,也没有拍他的肩,而是扬起一个微笑,与以往并无不同。

“好久不见……七夕快乐。”

或者其中有什么不同,她却不知道。


“师妹,七夕快乐。”

唐青枫合上折扇,看向她时的那一刻,像是久违了一般,眉眼也舒缓开来,泛起真心的笑意。

许是因为今日七夕的缘故,让她见到他时就忍不住与他开了个玩笑,“不知唐师兄在等谁?可是先前与人有约?”

“我等的人是你。”唐青枫说。

可惜他的下一句却是,“趁此良辰美景,不如我们来谈谈正事吧。”

正事?少侠一怔,下意识“嗯”了一声,不知为何有些意兴阑珊了起来。

她在失落什么?

没功夫细究,还是正事要紧。

“是……上回关于公子羽的事吗?”

“不急。”他们并肩行在街道上,唐青枫下意识地上前半步,依旧和从前一样,用手中折扇为她隔开拥挤的人群。

少侠看着不远处的花灯正有些出神,却忽然听他开口说话,状似无意,又似是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对了,上次……那处剑伤之痕彻底消退了吗?”

她顿时停住脚步,转过头来看向唐青枫。

她终于知道有哪里不妥了。

不对,哪里都不对,这些对话都不对……不,不该是这样的。少侠心想。

不知何时起,也许是在唐青枫从移花宫回到中原之后,也许是他接任了天峰盟盟主之位后,少侠觉得两人之间,竟是开始变得疏离了起来。

譬如眼下,唐青枫对待她像是对待易碎的琉璃瓶,那样的小心,还透着几分谨慎的……试探?

可他们之间本不该这样。


移花的醉心花是止痛良药,唐门的素手膏祛疤不留痕迹。或许这对于唐青枫来说都不算难得,但少侠从中能感受到了他为自己的一片心意。

事实上,他奉上这些也不过为了舒缓她的伤痛,若非一心为她着想,也不会体贴入微至此。只是……

或许她该觉得感动,但在那一瞬间在心头升腾而起的感觉却如此复杂。

唐师兄……或许这样的关怀,不是我最想要的。

少侠想要什么呢?

她想和唐师兄像以往一样轻松地聊天。不聊天也可以,哪怕只是静静站着也好,或者被他捉弄,被他指使着跑腿都可以。

没有那么多江湖风浪,没有不得不去奔赴的责任,没有濒死之局。也没有欲言又止,没有刻意的关怀。

没有……不能谈起的,那些横跨在他们之间的心结。


少侠很清楚地明白,他们之间的相处或许出了什么问题。

追根究底,或许还与当日嘲天宫前唐青枫为保护少侠受的那一剑有关。

是那一剑让少侠看清了她有多弱小,无力保护身边的人。那也成了她无数次此后午夜梦回时,辗转难消的心魔。

而后苏霜华大总管为救唐青枫以命换命。少侠再度见到唐青枫的时候,见他穿着属于移花宫的一袭白衣。

也是从那时起,她就明白了他所下的决心,明白了他决定背负起的所有。

这是她的罪过。少侠当时或许是这样想的。

若不是她如此软弱又无能,以至于牵累到唐师兄,或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所有人都不会觉得少侠有何错,所有人都看得分明,这明明是公子羽、明月心造下的孽。没有人会为此谴责她,苛求她,唐青枫也不会。

他甚至会在对话中避开这个话题,避开讨论嘲天宫的那一剑。或许心思细腻如他,早已看出了少侠的心结,一直宽慰于她。


不在意吗?哪能真不在意呢?

就连唐青枫也未能完全释怀苏霜华之死,少侠如何能释怀?

无非是粉饰太平罢了。

他们依旧可以像过去一样交心,却谁也不敢去触碰那根刺。

当彼此的交谈,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微笑只剩下小心翼翼地维系感情,竭力让它像看上去那样无缺时,或许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这层关系是否已如薄冰一般脆弱?

但可笑的是,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如此大费周章地遮掩,追根究底,原因也不过仅仅只是为了这根刺不要暴露出来,不要扎伤对方,仅此而已。

为此他们情愿独自忍受,任由这刺将自己扎得遍体鳞伤,也不愿意伤害到对方。

那就必须吞下苦果,日渐疏远。


宴是好宴,这一桌丰盛的鸳鸯宴,足以弥补了当日桑楚山庄那场未尽的宴席。酒也是好酒,唐青枫珍藏的佳酿,少侠亲手取来,在凉水中冰镇了一小会儿,入口很是舒爽。

可惜心境却不一样,酒入口时,也失了几分滋味。

少侠一杯一杯地喝着,也不怕醉。

如今的她早已不再是当年初出江湖被三杯两杯放倒的她了。自从经历过一些不愉快的事之后,她没有再因为喝酒误事,却也很少与人痛快畅饮了。

但唐师兄总是例外的。

他们也很少像这样一边喝酒一边谈事,谈的还是正事。

当唐青枫提及那日少侠在奴隶营见到的公子羽时,少侠下意识就是一句“要看唐盟主有何打算”。

她说完了才后悔。

唐盟主,天峰盟的唐盟主……虽仍是信赖,可这个称呼似乎一说出口便自带立场,话中的生疏之意,竟是远不如初。

这本非少侠心中所愿,只是一开口却不由自主。

或许也像极了他们此刻的关系,亲近而疏远,不过如此。

唐青枫却好似浑然不觉般,他没有对少侠的那句“唐盟主”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告诉了少侠他过会儿约了沈孤鸿,要少侠替他见对方。

无需多言,两人自心有灵犀。

唐青枫一开口,少侠就明白了他言下之意。有些话,身为天峰盟盟主的唐青枫不能去质问,身为苦主的少侠却可以。

她喝下这杯酒的时候便已答应了下来,无需问缘由,无需论条件。唐青枫开口的时候便笃定少侠会答应,他们彼此间的信任与默契从来没有改过。

少侠从不怀疑唐青枫会欺骗她利用她,也从不怀疑在关键时刻他愿以命护她。事实上,他已经救过少侠不止一次。

她也同样坚信,她一如既往地信任着唐师兄,哪怕是以生命为代价的信任。便以当日桑楚山庄一行为证。

即使是在外人眼中,他们也仍是患难之交,相互扶持,彼此能以性命交托的挚友。

但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他们因江湖上的风浪结识,曾经无话不谈。而到了最后,他们在一起交谈时,彼此之间最为自然的话题竟也只剩下了江湖风浪。

少侠依旧会因为唐青枫高兴而感到高兴,为他难过而难过,依旧会在见到他时觉得安心,不由心生欢喜,依旧愿意为他做任何事,见任何人。

却已经找不到当初那份激情。


或许世间事总是公平的,你想得到什么,就势必会失去什么。

你想守护重要之人的安危,想要在江湖风浪之中将他们护在羽翼之下,就必须抛下那些清净闲暇的日子,从此殚精竭虑,再难逍遥。

你想跟上他的脚步,想要和他站在同样的高度,与他并肩而战,也许就会失去像和他从前一样轻松的对话。

你想武林安宁,你想四海靖平,你想要为追求理想奋不顾身实现自我,你又希望心上人能平安喜乐一生无忧……

那些亲密无间的时光终究渐行渐远。

她,或者说他们都渴求太多。

而太贪心的人总会不明白,世事难两全。

最后只能期盼对方安好无虞。哪怕最后结局终归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

也甘之若饴。


半醉半醒,少侠已经快不记得自己趁着酒意说了什么,却能听见唐青枫好似在轻声问她,“……你后悔吗?”

正值佳节七夕,开封城甚是喧闹,头顶是繁星点点的夜空,忽而划过绚烂的烟花,转瞬即逝。

他的声音极轻,仿佛化在风声里。

少侠顿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此刻她倚在栏杆上,手里还拿着一只精致的酒杯,吹了一会儿凉风,那点微醺的酒意都被吹散了。

风声中传来路边行人嬉笑打闹的声音,或是有情人之间甜蜜的窃窃私语。到了这一日,百姓都可尽情享受节日带来的欢愉。

没有阴谋与算计,没有灾难与风波,宁静祥和。

说到底,他们守护的也不过是这样一片宁静祥和。

而见过这样风景的人,又怎么会疑惑自己所做的一切,值是不值?


少侠举起那只酒杯,将里头的酒一口饮尽,然后拭去唇边的些许残余。

她站起身,看着唐青枫的眼睛对他说,“唐师兄,无论是从前,今时今刻,亦或是往后,我都不会后悔。”

晚风浮动着她的额发,眸中倒映着空中的烟花,以及远处的万家灯火。

这样的风景,大概是很美的吧。

于是唐青枫也笑了起来。

他说,“好,你既不后悔,那我也不会后悔。”

无论前方是刀山火海,还是荆棘满地,哪怕你我今后走向了各自的道路,渐行渐远……至少不会后悔此刻的相聚,不会后悔所有相逢的时光。

不后悔你我曾经相遇。


药君。
我家小师妹超————————可...

我家小师妹超————————可爱!

我家小师妹超————————可爱!

咸鱼复健
随手 心王.遛狗…这名字wtm...

随手

心王.遛狗…这名字wtmxs

随手

心王.遛狗…这名字wtmxs

万生花谢

【天涯明月刀ol】沈孤鸿·如初见 中

①第一人称,“我”是个七岁的小盆友。

②cp为少侠(师父)x沈孤鸿。

③无论是少侠还是小盆友全都是团宠。


·我开始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所有人都觉得我像是沈孤鸿。

然而沈孤鸿觉得我像那个“她”。

……不会吧,难道我师父当年还干过拐带人口的事儿,拐走了沈孤鸿和他夫人的孩子?

“想什么呢,对面沈龙首至今还未娶妻。”唐青枫并上折扇敲了敲我的头,失笑道,“倒是你,怎么这么想你师父?”

也对。

所以我依然不知道那个“她”是谁。


·因为这个问题,我很久很久没出门。

万一摊上事了呢?毕竟我已经不是一个无牵无挂的蔷薇小朋友了,要是被人抓...

①第一人称,“我”是个七岁的小盆友。

②cp为少侠(师父)x沈孤鸿。

③无论是少侠还是小盆友全都是团宠。



·我开始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所有人都觉得我像是沈孤鸿。

然而沈孤鸿觉得我像那个“她”。

……不会吧,难道我师父当年还干过拐带人口的事儿,拐走了沈孤鸿和他夫人的孩子?

“想什么呢,对面沈龙首至今还未娶妻。”唐青枫并上折扇敲了敲我的头,失笑道,“倒是你,怎么这么想你师父?”

也对。

所以我依然不知道那个“她”是谁。

 

·因为这个问题,我很久很久没出门。

万一摊上事了呢?毕竟我已经不是一个无牵无挂的蔷薇小朋友了,要是被人抓走逼着当对方的孩子那可不得了。

唐青枫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我出去随便认人这件事情。

“都说你和你师父像,要知道当年她自滔天波澜里独自走来,即便做错了决断也不曾言悔。”他笑的十分洒脱,“所以,我对你很放心。”

你太瞧得起我了,唐师叔。

“我师父做错了什么决断?”

“她当年做错了两件事,一是青龙会覆灭前夕误信燕南飞——不过,这件事情你师父无怨无悔,从没怪过任何人。”

“燕南飞是谁?”

“你师父的朋友,蔷薇剑燕南飞,也曾是一代豪侠。你侠客岛上的墓碑是他的,花也是为他种的。”

“那另一件事情呢?”

“当然是受了对面沈孤鸿的骗,和他互许心意后又一刀两断站了天峰盟咯。”唐青枫皱着眉头,用扇子敲击自己的手心,嫌弃道,“怎么眼光这么差,偏偏看上了对面青龙会的头头。”

“……哦。”

没错,那个“她”就是我师父。

 

·听了唐师叔的一番好心鬼话,我再次放心的跟着天峰盟的人出去了。

这一回是苏小白带我出去。

照旧还是开封御街。

时已入夜,月轮升空,满天星辰在绽放的烟火之后黯然失色。他牵着我,寻了处僻静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人来人往的人潮。

我寻思着他不是在发呆就是在等人,就站在一边看天上的烟花,没一会儿就看见一个腰上纹身的男人走了过来。

“苏师叔,有流氓。”我扯了扯苏小白的袖口,小声说道,“朝我们来了。”

苏小白还没说什么,对面的野男人就开口了。

“这就是师妹的小徒弟?”

 

·野男人自称蓝铮,我听过这个名字,是天峰盟的黑名单之一……其实不是。

得,又是我师父的师兄。

我毕竟是见过沈孤鸿的小孩子,完全不怂,虽然他看起来骚骚的。

蓝铮其实是来找苏小白商量正事儿的,顺带着找机会瞅我一眼,从他眼神里我能看出他估计也想说我长得像沈孤鸿。

一个个眼睛怎么长得?我明明像我师父。

都没救了都没救了。

 

·很快我就再会沈孤鸿了,因为他来了一趟浩然峰。

可能是因为师父的原因,沈孤鸿对我非常的温柔,半点没有对唐青枫时的凌厉。

我毕竟是天峰盟的人,我必然不怎么理会沈孤鸿。

“我当年送了你师父鸿鹄心,你想要什么礼物?”

我想要钱,你把钱都给我,可以吗?

——等等,鸿鹄心?

“鸿鹄心是什么?”我装傻。

他微微惊愕,转瞬又有些黯然。

“……不,没什么,你想要什么?”

“不用,谢谢,再见。”

 

我的猜测获得了证实。

师父至今都将他藏在心底,但因种种原因不能不愿同他再续前缘。

或许大人就是这么事多吧。

但我必然不怎么给沈孤鸿好脸色。

别问,问就是嫌弃。

 

·在侠客岛上整整七年,自我记事起大约五年,我从未听见过“沈孤鸿”这个名字。即便是那具有象征意义的鸿鹄心,师父也从未在无人时露出过温柔怀念的神色。

她一定是还记得过往种种,所以才选择隐退侠客岛,所以才会不提前尘。

倘若心中所念,必然有痕迹遗留,但她确实已经完全放下。

我想师父已经断了所有羁绊,不必再有人劝她重顾过往了。

她自然是比谁都要清楚自己的抉择的。

 

·“为什么要回去?”

唐青枫有些惊讶地将笔搁下。

“中原不好玩。”

“你师父把你卖给我了。”

“你可以把我卖回给我师父。”

“……”

“别想了,我就是想回去见见我师父。”我说,“天涯无尽,前途茫茫,有些事情不是你这种糙老爷们儿可以明白的。”



万生花谢

【天涯明月刀ol】沈孤鸿·如初见 上

①第一人称,“我”是个七岁的小盆友。

②cp为少侠(师父)x沈孤鸿。其实这个故事真的好土好狗血但是我好想写嘛……

③无论是少侠还是小盆友全都是团宠。


·来到中原之后,我意识到人都是有父亲的。


·我自幼在侠客岛上长大,自记事起便由师父照顾抚养。

侠客岛中一方天地终日不见外人,有的只是师父、我以及教养嬷嬷等寥寥几人。大约是下了禁令,我在岛上的七年光阴里,从来没见过外人踏足此处。

那天真而短暂的岁月之中,我因始终仰望师父的背影而倍感寂寞。


师父曾同我讲过一个故事。

这故事同岛上常年盛开的艳红蔷薇有关,讲的是一位惜...

①第一人称,“我”是个七岁的小盆友。

②cp为少侠(师父)x沈孤鸿。其实这个故事真的好土好狗血但是我好想写嘛……

③无论是少侠还是小盆友全都是团宠。




·来到中原之后,我意识到人都是有父亲的。

 

·我自幼在侠客岛上长大,自记事起便由师父照顾抚养。

侠客岛中一方天地终日不见外人,有的只是师父、我以及教养嬷嬷等寥寥几人。大约是下了禁令,我在岛上的七年光阴里,从来没见过外人踏足此处。

那天真而短暂的岁月之中,我因始终仰望师父的背影而倍感寂寞。

 

师父曾同我讲过一个故事。

这故事同岛上常年盛开的艳红蔷薇有关,讲的是一位惜花少年满腔豪气踏足江湖,满庭芳尽栽蔷薇。

短短数年,唯见松林修竹,绿琅红玉,漫布海外小岛。

后来岛上落碑,少年阅过千帆,归来踏浪。

彼时飞花满天,松下碑前,只见花作容骨,一目三千日。

 

这当然是她搪塞我身世的小故事,只是蔷薇不假,少年依旧在。

她说时,淡淡地微笑着。

 

师父微笑的模样,如星夜中隐月的云翳,耀着淡淡的光,若即若离,似远忽近。

我私心觉得,她大约也不是尘世中人。

说不定在我睡觉时,师父就乘风自云端漫步,摘星踏月,一旦天明就披着一身的霜露于雾中漂浮而来。

师父同“尘世烟火”是沾不上关系的。

她惜花,她食花,她以花为华容,她凭花添神采。

师父不爱花,只是因某些往事而格外怜惜脆弱的蔷薇花。

后来我知道,她对珍禽异兽也毫无兴趣,只是独独对鸿鹄要宽容一些。

有时候我甚至困惑,她是不是真喜欢这种侠客岛上根本不曾出现的动物。

只要想,没有什么是师父不能做到的。

 

师父的腰间永远佩着鸿鹄心,至少人前她从不摘下。

我猜想,大抵也是某一位可念不可说的故人。

我才七岁,我不知道这位故人意味着什么。

 

·“你要好好跟着你唐师叔,在天峰盟莫要添乱。”

师父披了件外衣,时不时轻咳两声,哑着嗓子叮嘱我。

我看看面前这个自称唐青枫的青年,又看看眉目柔和的师父,迟疑着喊了声:“唐师叔?”

他爽朗地笑着点头,向师父告别。

随唐青枫登船后,我忽然地,在发船的最后一刻回头望了一眼。

师父今日没有佩戴鸿鹄心。

难道是忘记了?

 

·我身体弱,年纪小,又不爱热闹,所以待在天峰盟里的时间很多。

就像是在侠客岛一样,天地只有那么大,只不过中原确实要好些。

至少我知道大家都是爹妈生下来而不是蔷薇花变成的了。

“你倒也确实有点儿像蔷薇花成了精,”唐青枫听闻我转述的这个故事,打开折扇调侃道,“只不过修炼不到家,才会是这个样子。”

我叹了口气,并不想同他计较。

“只不过……”他若有所思道,“你的眉眼,总觉得有些熟悉。”

……不要在这里说这些废话了,唐师叔。

我默默地走开,坐到了李红渠前辈身边,指了指唐青枫。

“唐青枫你又逃会!”

深藏功与名。

 

·作为一个低调的小孩子,显然我是从来不会随便出去见人的。

都是大人物来见我,还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

比如说那个扎着双马尾的姐姐。

听唐师叔说,她叫曲无忆,曾是四盟之一寒江城的盟主,武林第一智者百晓生的徒弟,笑道人至今都没娶到的女人。

咦,笑道人是谁?

曲前辈对我师父的评价很高,所以她对我也很好,只不过初次见面时,她发出了和唐师叔一样的感叹。

只不过这回她的指向非常明确。

“你的眉目,竟有些像青龙会的沈龙首。”

 

·除了曲无忆以外,另外也有人陆续想来见我。

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唐青枫也没遮着掩着我的存在,一来二去那一圈人总是会知道的。

当然,对于对面青龙会要看看我的要求,唐青枫一概拒绝。

“师妹都把你交给我照顾了,怎么还能便宜对面?不行,看一眼都不行。”

说这话的时候,苏小白前辈就在一边,听得欲言又止,终是点了点头。

我私底下偷偷问过他,得知那天被拒绝的人叫做蓝铮。

也算是我的师叔。

某种意义上好像理解了。

不过还是不太明白。

我师父为什么这么多师兄?

她就没有师弟嘛?

 

·过节的时候,唐师叔带我上街玩。

开封御街很热闹,到处是人和摊贩。他本想给我买一串糖葫芦,不过出于不爱吃甜的心理我拒绝了。

我吃粽子都只吃咸的。

我简直不配待在天峰盟啊,我忍不住深刻地自我检讨。

“我要吃咸粽子,”我说,“香鱼馅儿的那种。”

“……没有这种粽子。”卖粽子的摊主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

这个小事件以唐师叔嫌弃脸为我买了一份肉粽为结尾,但经过这件事情以后,我突然发现了自己的口味偏好。

香茶、香鱼。

我似乎对“香”字有点儿执着,仅限于口腹之欲。

 

·唐青枫用笛子,我猜他用扇子应该也是好手,没准儿牵丝拉线也很灵活。

没什么根据,就是猜的。

我身体弱,学什么都吃力,说实话还是挺羡慕他们说拔剑就拔剑说动手就动手的气魄的。

要是我有这本事我就用不着上街有人陪了。

 

·结果红渠前辈难得一次带我去集市玩,我们俩就失散了。

机智的我要去找天峰盟弟子,然后就在没什么人的地方遇见了一个老男人。

说老男人其实不妥当,因为他怎么看都和唐师叔差不多年纪,但是那种隐城藏府的气息总让人觉得他不年轻。

他没有唐师叔那般向阳而生的朝气。

这个老男人遇见我时看起来没那么冷漠,反倒有些温柔。他告诉我他叫做沈孤鸿,在得知我走失之后亲自带着我去找了天峰盟弟子,然后又陪我等到红渠前辈来。

等两位大人交谈的时候,我才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其实比我想象的要更深一些。

告别时,他说了一句十分耐人寻味的话。

“你同她,很像。”

……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