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然呆

1792浏览    85参与
月🌙

(超不认真的更人设( ̄ε(# ̄))

♡桃安安♡————回忆✘✘“我一直都活着。”
(可以猜猜剧情?)

(超不认真的更人设( ̄ε(# ̄))

♡桃安安♡————回忆✘✘“我一直都活着。”
(可以猜猜剧情?)

Serina

是课上的摸鱼呢

大家好,我来丢脸了

p1-p2 是少主呢

p3 是天然呆

p4
被不明蝴蝶结绑住地小菊:???
路过的少主:……小菊你
小菊:不是的,耀桑在想什么啊?

p5 为了补偿你们看到这里的,看着英sir那么期待的眼神,你们忍心拒绝嘛?

是课上的摸鱼呢

大家好,我来丢脸了

p1-p2 是少主呢

p3 是天然呆

p4
被不明蝴蝶结绑住地小菊:???
路过的少主:……小菊你
小菊:不是的,耀桑在想什么啊?

p5 为了补偿你们看到这里的,看着英sir那么期待的眼神,你们忍心拒绝嘛?

桃灼喵儿
送给专卢@西的天然呆~(画渣爆...

送给专卢@西的天然呆~(画渣爆风哭泣)

送给专卢@西的天然呆~(画渣爆风哭泣)

王家桂系·白羽

【APH天然呆组】等着我

#ooc预警,王耀×爱丽丝

#给cp写的

   手里紧攥着刀,吃力地一步一步迈向前方。被鲜血濡湿的衣服黏在身上,脚步也越发沉重起来。每迈出一步,都会牵动伤口,伴之而来的是钻心的疼痛。

   我要找到他,和他在一起。

   突如其来的动乱打破了平静。慌乱却又不断涌动的人群将我们冲散,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群拥着,挤着,一点点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爱丽丝,当心!别走散……”这是我在和他分离之前,听到的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当然,我相信他一定会平安无事。他现在一定是在某个安全的地方等着我...

#ooc预警,王耀×爱丽丝

#给cp写的

   手里紧攥着刀,吃力地一步一步迈向前方。被鲜血濡湿的衣服黏在身上,脚步也越发沉重起来。每迈出一步,都会牵动伤口,伴之而来的是钻心的疼痛。

   我要找到他,和他在一起。

   突如其来的动乱打破了平静。慌乱却又不断涌动的人群将我们冲散,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群拥着,挤着,一点点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爱丽丝,当心!别走散……”这是我在和他分离之前,听到的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当然,我相信他一定会平安无事。他现在一定是在某个安全的地方等着我,等我一起回家。

  “嘿嘿,这位美丽的小姐,不如留下吧……”又是一个充满恶意的声音。

  “给我滚开!”长刀狠狠地挥向声音的主人。随后,伴着一声惨叫,那个趁机作乱的无赖倒下了。呵,血溅在脸上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右脚踩在他的脊椎上,一点点加重力道。“呵呵,你要是还敢乱动,我会立刻踩碎你的脊椎。”

    嘶,伤口好疼啊。要是他在的话,就好了。

    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我真的好累好累。好困。不行,我要找到他。

    我终于远远地看见了他。他焦急地奔过来,一把抱住了我。他那如琥珀般澄澈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担忧。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可是,他的怀抱,真的好温暖,让人安心。

    “耀,我找到你了。我好高兴……我们回家吧。”


taker茶茶栗
无草稿速摸流是我六女儿不是别的...

无草稿速摸流
是我六女儿不是别的角色

无草稿速摸流
是我六女儿不是别的角色

绾黎睡不醒

【天然呆/bg】作者与书中人

*里面有两对:费里西安诺×王春燕,王耀×爱丽丝

*费里西安诺视角,男女体都是兄妹设。

*放进一个历史环境里的随笔短记,都是普通人设。

*已经不考虑质量了,写的也快,丢上来就完了。


二十年来生者多已成尘成土,死者在生人记忆中亦淡如烟雾,唯书中人与个人生命成一稀奇结合,俨若可以不死。其实作品能不死,当为其中有几个人在个人生命中影响,和几种印象在个人生命中影响。


——沈从文《边城》


        北平有一条与外隔绝的巷,青苔砖墙里伸出粉红色的丁...

*里面有两对:费里西安诺×王春燕,王耀×爱丽丝

*费里西安诺视角,男女体都是兄妹设。

*放进一个历史环境里的随笔短记,都是普通人设。

*已经不考虑质量了,写的也快,丢上来就完了。



 


 

二十年来生者多已成尘成土,死者在生人记忆中亦淡如烟雾,唯书中人与个人生命成一稀奇结合,俨若可以不死。其实作品能不死,当为其中有几个人在个人生命中影响,和几种印象在个人生命中影响。

 

——沈从文《边城》






        北平有一条与外隔绝的巷,青苔砖墙里伸出粉红色的丁香花,花下坐了小小神仙一样灵巧又可爱的姑娘。

 

        姑娘是我在中国见过最美的姑娘,红彤彤的腮上印着一对酒窝,像番茄果一样让人喜欢。姑娘用红线绳绑着头发,手里剪裁的也是红线红绸缎,伶伶俐俐,针线反复琢饰着许许多多花样子,鲜红的嘴角自豪一笑,应证我所听的传闻一点儿不假。用这里人的话说:中国的女孩子,各个手艺绝顶好。

 

        姑娘陪着我等一人,另一个传闻中的人。六年里我以为他叫王黯,是地位尊贵人家的绅士,Alice藏进梦里的东方仙客,她的情愫与信笺的受赠者。他在枫叶铺满华盛顿大街的季节里与她相恋,与她度过短暂又美好的大学时光。而后Alice换了好几任的男友,不会时常谈起他,甚至我不问,她从不说,只是睡意缱绻在威尼斯红顶屋檐的窗外风景边,留声机总是放着异国婉转动听的京剧戏腔。

 

        “霞衣巷去美国留学的,几家我都认得,没有哪个叫王黯,姓王的又只有我大哥不学无术,风流成性不本分。”姑娘端着奶酪果挞糕一样的小甜点,影影绰绰走过来,两块名字叫红糖糍粑的点心哄走围着我看新奇的小孩子,一对酒窝笑得比糍粑馅还甜腻。“娃娃没见过洋人,逢新鲜事儿就爱乱凑热闹,其实是看你生得好看呢。”

 

        “谢谢,孩子们是多么可爱的小天使啊——”

 

        姑娘没嫁过人,但聪明干练,夏天采着丁香做香料,加上自己会点手工活,就这样撑下一家开销。家里有父母,有侄子侄女,哥哥携妻子远行在外,行踪总不定。她的丁香一年比一年开得盛,她就说日子一年过得比一年好,每年三个季,十日三次集,这一星期也带了孩子带了我去集市上逛,热热闹闹的市井里,专属她一家手工香袋愈久弥香,大街小巷远近闻名。

 

        胡同口有人唱着小曲儿,反复是些:“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一九六〇年的夏天,她说:“不会让再您久等的,耀哥儿就快回来啦。”但那是王耀走过的第六年,她笑着谈一些他们儿时的过往,领我看过他曾生活中的细微小事。耀哥儿常夜灯疾书的是这间书房;耀哥儿说这四合院儿里比他老十岁的花树学名称丁香;耀哥儿爱吃东家糖葫芦,西家糖人儿,几支铜铃铛从我那儿骗走了几块甜枣桂花糕,有一段儿害得他牙疼的病闹得全家几天没安生。


        王耀那没人再用的厢房收拾得一尘不染,几日来主人安排我在这里暂住。我不认识几个方块字,从他走时留下的报纸上,对照一套外皮起皱的老旧本《中华新字典》,勉强译识出“肃反”一类墨糊的加大标题。屋里其他摆设也像他走时的样子,什么都没动过,檀香木桌纸砚笔墨,好像一分一毫里还都是他曾经的影子。然后的然后一季树叶又凋落,北平的秋季相较威尼斯更是冷得令人思家心切,巷里的孩子把中国风格的水墨丹青留到我的手提箱里,其中很多是出自姑娘的手笔,几幅人物肖像有照着回忆描下兄长的样子,也有按照西方油画式,对镜绘下的自己。

 

        “Felici一定很爱您的妹妹,如果燕儿也有像您一样的哥哥,该有多幸福啊……”

  

        一九六〇年,来自东方古国的神秘男子,Alice执笔的书中人王黯,曾经缥缈的一个幻影,确确实实也是只是中国来的普通学生,遗憾是我跨过千万里的山河旅途,却终是未能替她了却相见的心愿。但看过了北平深巷的丁香姑娘,我大概也就明白了威尼斯水城的逝者为何跨越两片大陆所思的执念,一爱便是好多年。


        她道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之子于归,远送于野。

 

        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End.



        

。

【ALL燕】天之娇女

有的人生来便该当万千宠爱

千金大小姐燕和各种男友的故事

万人迷OOC注意避雷

我永远喜欢葵太

*

交流灌水区

【王春燕现身弗洛伦萨街头,时尚界标杆又惊艳游人】

1L:燕子姐的新街拍美到窒息,一身华伦天奴鹅黄色长裙衬得那双大长腿简直了。

2L:王春燕的天资真心好,她的腿就算放眼整个时尚圈也找不出第二双能和她相媲美的,燕格格完全是别人羡慕不来的类型啊。

3L:你们都在关注燕子姐的盛世美腿,都没发现燕子姐又换男友了?那个英国的贵族少爷呢,他们不是订婚了吗?怎么燕子姐还和其他男人一起出街?她未婚夫忍得了?

4L:楼上的那位你太久没关注了吧,燕子姐早就和柯克兰分了。现在身边的是意大利...

有的人生来便该当万千宠爱

千金大小姐燕和各种男友的故事

万人迷OOC注意避雷

我永远喜欢葵太

*

交流灌水区

【王春燕现身弗洛伦萨街头,时尚界标杆又惊艳游人】

1L:燕子姐的新街拍美到窒息,一身华伦天奴鹅黄色长裙衬得那双大长腿简直了。

2L:王春燕的天资真心好,她的腿就算放眼整个时尚圈也找不出第二双能和她相媲美的,燕格格完全是别人羡慕不来的类型啊。

3L:你们都在关注燕子姐的盛世美腿,都没发现燕子姐又换男友了?那个英国的贵族少爷呢,他们不是订婚了吗?怎么燕子姐还和其他男人一起出街?她未婚夫忍得了?

4L:楼上的那位你太久没关注了吧,燕子姐早就和柯克兰分了。现在身边的是意大利甜心费里西安诺,就是刚拿了奥斯卡影帝的那个。

5L:王春燕换男朋友的速度也太生猛了,一年不到就换了四个,不知道瓦尔加斯能坚持几个月?各位可以开始下注了。

6L:目测他打不破燕子姐的三月定律。

7L:其实燕子姐到还真的好好谈过几次恋爱,只可惜住她隔壁的竹马很早就搬去国外,初恋又死于白化病。两次打击都对燕子姐伤害太大了,也难怪她现在这么缺乏安全感。

8L:等等,那个初恋是不是当年王春燕身边叫伊利亚的未婚夫?俄罗斯籍、白金色头发红色眼睛、身高一米九几那位?

9L:就是他没错了。顺便扒一下,他是伊万的亲哥哥,布拉金斯基家的老二,原本寡头的第二继承人。

10L:妈呀,这个瓜太刺激了吧。伊万和燕格格可也有一腿啊,这算是弟弟NTR哥哥了吗?

11L:这算什么?斯捷潘和斯科特还跟燕子好过呢。当时小少爷和燕子分的时候,英国都在传是斯科特撬了亲弟弟的墙角。至于斯捷潘就更传奇了,加上他布拉金斯基一家子都栽在王春燕身上。

12L:王春燕这个女人神了,斯捷潘一个军痞子还不是被她勾勾手指就没了魂。我怀疑王春燕如果要求婚礼要在红场坦克游行,他都可以立马点头同意。

13L:你们说的斯捷潘是不是那个露家的上将?年纪轻轻就成了军队里一把手的传奇?

14L:除了这个斯捷潘还能有哪个。

15L:我有点震惊,伊利亚去世后他两个兄弟就这么迫不及待和自己弟妹还有嫂子搞在一起?他们家果然是兄弟关系极为恶劣啊……

16L:15L你用词注意点,什么叫人死了之后搞在一起?燕子姐因为伊利亚的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都不让进,整整三天滴水未进。最后还是她两个弟弟把燕子姐的哥喊回来撞开门送医院的,麻烦你对燕子姐抱有最基本的尊重。

17L:我也听说过这回事,燕子那段时间被人拍到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每天都得输葡萄糖才能保持最基本的身体养分供给。

18L:只能感叹所以现在多少人骂燕子私生活混乱,却不知道燕格格以前还真是放下过身段和伊利亚深深爱过的。

19L:不提伊利亚,燕子姐本身就是王家大小姐,将来就算不选择继承公司,拿到的分红就足够她挥霍了。人家有这个资本玩,穿得起香奈儿戴得起卡地亚,她们在那里酸什么酸?

20L:我就想问问小少爷和王春燕到底咋分的手,翻到外网去看了,也没说什么原因导致他们掰了。柯克兰不是很宠王春燕的吗?难不成真是斯科特干的?

21L:都是柯克兰自己作的。有了伊万和斯捷潘的前车之鉴,他还敢那么对燕子,活该被燕子姐甩了。

22L: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

23L:你们怎么突然都明白了?到底咋回事啊?求一发科普君!

24L:燕子先和斯捷潘谈的恋爱,分了之后才和伊万在一起的。用脚趾头想想斯捷潘的职业就知道他绝对不是啥纯良的好人,不过燕子也没想到他这么阴冷暴躁,就是分了手还接二连三上门来骚扰。伊万也是这么个走向,一开始以为是软软糯糯的小奶狗,结果在一起才发现是个小疯子。占有欲恐怖到可怕,几乎是看到雄性靠近燕子姐一点就马上要上去暴揍一顿。

25L:所以说燕子姐对这种病态的占有欲都有了阴影。而柯克兰居然还敢来挑战燕子的底线,自己往枪口撞上去,他不活该谁活该?

26L:等等……咋成了斯捷潘了?一开始玩占有欲的不就是伊利亚本人吗?貌似还传出过交往期内就有严重暴力倾向的消息,动没动手不知道,但我记得燕子当时为了这事差点和伊利亚分手,最后还是伊利亚查出病燕子才回来的。

27L:怪不得隔壁琼斯骂布拉金斯基一家遗传性神经病,王春燕现在对这家人完全有心理阴影了吧。从哥哥到弟弟一家三口人没一个正常些的,想谈个恋爱都累的不行……

28L:ls得了吧,弄的好像琼斯多正常一样。自由美利坚养出来的金发甜心天天飙车泡吧玩极限运动,想和他过两天安生日子比登天还难。当初我就不信他留得住人家燕格格,果然不出一个月就被人甩在夏威夷了,真是惨的一匹。

29L:所以说王春燕这娇惯性子到底哪个男人才有本事受的住她?

30L :你去问她哥和一群弟弟。

31L :燕格格的历任男友哪个不是把她捧上天宠的?琼斯为了她在佳士得一夜花了1600万刀买下那条“永恒之心”蓝钻项链,柯克兰家的城堡里更是遍地古董、随燕格格赏玩,伊利亚为了燕子连冬宫都能去买,燕子每件衣服可都是波诺弗瓦集团里那位时尚界巨擎首席设计师的作品。更何况有王黯在后面盯着,她这身脾气谁还敢不受着?

32L:王春燕其实就是娇气了些,脾气倒还挺好的,也没什么千金小姐惯有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主病。上次伊万病的时候还亲自下厨做了罗宋汤,哎,他们之间太可惜了……

33L:与其感叹燕子姐与前男友的漫长情史,还她不如看看眼前的新糖。费里西安诺和燕格格初恋可是一国人,说不定还真能把她拿下。

34L:先不说王家几十口人就出了燕子一个姑娘会宠成什么样,就是过她哥哥这关也得褪下一层皮……更别提她那群个个身居高位的弟弟们了。有了之前的那些事,谁再敢对王春燕不细心一点可真就惨了……

35L:所以说追到燕格格的路漫漫,想要尝试的勇士可真得要加把劲了。

自闭恐龙

你绝对不会相信这两幅画是同一个人

你绝对不会相信这两幅画是同一个人

仝瓷妃
今日份的海老名菜菜~日常更新(...

今日份的海老名菜菜~
日常更新(1/1)
日常拖欠(1/1)

今日份的海老名菜菜~
日常更新(1/1)
日常拖欠(1/1)

仝瓷妃
怒更:《干物女小埋》中天然呆的...

怒更:
《干物女小埋》中天然呆的海老名菜菜,emmmm手残,虽然不是很好,也希望你能喜欢啦,谢谢~

怒更:
《干物女小埋》中天然呆的海老名菜菜,emmmm手残,虽然不是很好,也希望你能喜欢啦,谢谢~

椐木

【all耀】论我为什么不跟你结婚。

求证:为什么王耀单身?

证明:

红色组
“小耀小耀,露西亚喜欢你很久啦,我们结婚吧~”
“??不要。”
“呜呜呜,为什么?”熊氏委屈。
“为了我的生命安全,不被娜塔莎砍死。而且你不是那个人啊。”

金钱组
“啊!耀!我们结婚吧!hero愿意把hero的憨八嘎还有可乐跟你分享!”
“不要。”
“呜哇,为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九九。无非就是结了婚以后之前你欠的账可以一笔勾销。”

好茶组
“嘛,耀,要不要考虑和我……”
“和你干嘛?”
“和我,和我结婚!”
“哦。不要。”
“?为,为什么?!”
“一个毒舌和一个腹黑你觉得在一起会有结果吗?还有。我不想再让你把小香带坏。”

美食组
“哈哈哈哈,看他们仨的模样,被拒绝...

求证:为什么王耀单身?

证明:

红色组
“小耀小耀,露西亚喜欢你很久啦,我们结婚吧~”
“??不要。”
“呜呜呜,为什么?”熊氏委屈。
“为了我的生命安全,不被娜塔莎砍死。而且你不是那个人啊。”

金钱组
“啊!耀!我们结婚吧!hero愿意把hero的憨八嘎还有可乐跟你分享!”
“不要。”
“呜哇,为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九九。无非就是结了婚以后之前你欠的账可以一笔勾销。”

好茶组
“嘛,耀,要不要考虑和我……”
“和你干嘛?”
“和我,和我结婚!”
“哦。不要。”
“?为,为什么?!”
“一个毒舌和一个腹黑你觉得在一起会有结果吗?还有。我不想再让你把小香带坏。”

美食组
“哈哈哈哈,看他们仨的模样,被拒绝一定是不如哥哥的魅力,耀,看看哥哥,跟哥哥结婚吧~多少人求着哥哥,哥哥都不同意呢~”抛媚眼。
“丑拒。”
“嘤嘤嘤。为什么,为什么要拒绝哥哥,我的心好痛!”
“你一裸奔我就控制不了你。所以我们还是别再一起了,乖。”

中毒组
“耀请跟我在一起。”
“umm……我考虑考虑。”
(美俄英法:为什么到他就是考虑考虑!耀:因为路德相对你们比较靠谱。)
“好的。”
“嗯……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
“为什么?”
“我们很多地方不一致,比如看法观点什么的。再深的感情也会因为吵架而吵没得。”

天然呆
“ve~小耀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嗯?费里你在开玩笑?”
“没有没有,我真的是很喜欢小耀!”
“噗嗤。我想,我们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呀?难道小耀还是忘不了爷爷?”
“…………才没有。”
“那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
“因为。我把你当小辈??”

极东组
“耀桑请跟在下在一起吧!”
“呵,你觉得我们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
“这得问你自己。”
“抱歉是我唐突了王先生。”

∴王耀单身。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久没更文了。然后就当是高考应援了哈哈哈哈哈哈。

符琪今天结婚了吗?

再一次遇见你

“教皇,你让我去嘛~”

“不行,太危险了”

“ve~” “你就非去不可吗?!这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要去!不管多危险”

看着费里西安诺握紧了拳头,教皇叹了口气,“唉,明明几百岁的人了,却还像个孩子一样”教皇感觉此时的费里西安诺软萌的语调多了几分坚定,变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交给他, “既然这样那就去吧,现在马可他们应该还没走……”

“ve~真的吗?!太好了!”费里西安诺兴奋的呆毛卷成了心形,拿着信就往外跑,“喂!费里西安诺!你的行李!”费里西安诺听见教皇喊他就赶紧跑回来拿行李,然后又用最快的速度跑到码头。

终于能和他再见面了呢,费里西安诺心想。...

“教皇,你让我去嘛~”

“不行,太危险了”

“ve~” “你就非去不可吗?!这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要去!不管多危险”

看着费里西安诺握紧了拳头,教皇叹了口气,“唉,明明几百岁的人了,却还像个孩子一样”教皇感觉此时的费里西安诺软萌的语调多了几分坚定,变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交给他, “既然这样那就去吧,现在马可他们应该还没走……”

“ve~真的吗?!太好了!”费里西安诺兴奋的呆毛卷成了心形,拿着信就往外跑,“喂!费里西安诺!你的行李!”费里西安诺听见教皇喊他就赶紧跑回来拿行李,然后又用最快的速度跑到码头。

终于能和他再见面了呢,费里西安诺心想。

费里西安诺小时候他爷爷和一个东方美人的关系很好,费里从小就很喜欢那个东方美人,那个东方美人好像很喜欢小孩子,每次他来找爷爷的时候都会给他带一些东方的小东西,会抱着他讲东方的各种有趣的故事……

自从他爷爷去世以后,费里就在也没见过这个东方美人,费里西安诺对他的印象也开始渐渐淡忘,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他有一种兴奋又激动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爱吗?

“哎哟!”费里跑的太快,没有注意脚下的坑直接绊倒了。

“你把这个放那边吧……”正在指挥船员搬东西的马可·波罗看见自己的祖国君正平趴在地上,自己也没想到费里西安诺会来,去东方的路深不可测,途中可能会遇到许多危险,以费里西安诺的性格肯定是打死也不会去的……

马可·波罗感觉貌似看到了一个假的祖国君……

正当马可·波罗正准备上去扶他的时候,费里西安诺自己起来拍了拍白袍子上的灰尘,到自己身边,说:“ciao~波罗先生~”

“ci……ciao……”马可波罗的内心是拒绝的,要是祖国君有个三长两短,他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不喜欢我吗?呗~”费里西安诺的呆毛瞬间搭下去。

“不不不,这是我的荣幸。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出发吧……”

“嗯,出发吧”






喵格子

时间盗窃者【非国设】

“我和他们虽然做的都是同样的事,但他们可都是有钱的体面人!我呢?只不过是盗窃者罢了。”
卢西翘着腿,身体随意的靠在椅子上,头也顺着身体的方向歪着。
“盗窃者?”
费里对这个词感到很有意思,便抬头看着对面的卢西。
“是的,盗窃者,就比如说现在,我偷了你的面部。”
卢西笑着回答道。
“别开玩笑了,我知道我和你长的一样,而且据我所知你所说的盗窃是窃取人们的时间,而不是偷他们的财产。你口中的体面人,是用金钱买那些时间然后再高价卖出去的人吧?”
费里也报以同样的笑容看着他。
“哈哈哈哈,既然你们都已经调查清楚了,那把我抓来又是为了什么呢?费里先生”
卢西双手合十的放在下巴下面,一脸玩味的看着费里。
“我想让你帮助我,你应该...

“我和他们虽然做的都是同样的事,但他们可都是有钱的体面人!我呢?只不过是盗窃者罢了。”
卢西翘着腿,身体随意的靠在椅子上,头也顺着身体的方向歪着。
“盗窃者?”
费里对这个词感到很有意思,便抬头看着对面的卢西。
“是的,盗窃者,就比如说现在,我偷了你的面部。”
卢西笑着回答道。
“别开玩笑了,我知道我和你长的一样,而且据我所知你所说的盗窃是窃取人们的时间,而不是偷他们的财产。你口中的体面人,是用金钱买那些时间然后再高价卖出去的人吧?”
费里也报以同样的笑容看着他。
“哈哈哈哈,既然你们都已经调查清楚了,那把我抓来又是为了什么呢?费里先生”
卢西双手合十的放在下巴下面,一脸玩味的看着费里。
“我想让你帮助我,你应该知道奥利弗·柯克兰这个人吧,和你做的是同样的事情,不过……”
费里将奥利弗的照片放到卢西的面前,轻轻的敲击着桌子上的照片。
“当然认识!不过那个人是个疯子,总是自称为绅士,但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因为他会让被偷走时间的人死亡。”
卢西向前探了探身体,看了一眼照片后,又靠了回去。
“你的意思是,他会偷走被偷的人所有时间?”
费里皱着眉头,果然他的调查方向是没有错的。
“是的!会偷走被偷的人所有时间,直至那个人死亡。”
卢西盯着费里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卢西,你知道他都在哪里活动吗?”
费里继续问道。
“不知道,他总是神出鬼没的!”
卢西耸了耸肩。
“那他最近呢?都在哪里出现过?”
费里又询问了奥利弗最近出现的地点。
“嗯~费里先生,我想作为警官的您应该不会不知道吧,还是说您根本就是私自在调查这个案子呢?”
卢西觉得费里不太对劲,因为他也说了奥利弗会杀人,死人的话费里自然就会知道那个人之前都在哪里出现过,而且自己也同样是盗窃者,本来是应该被抓住关进监狱的,而不是被叫来帮忙抓别人。
“这个……你不要管!我问你的话认真回答就好!”
费里一时语塞,便要求卢西不要问那些问题。上司不让他去查这件事,问同事,同事也不说,不过有个华/裔同事告诉他说让他去找卢西。但他怎么会对着面前的人说他自己的哥哥就是那样死掉的呢?
“好吧,既然费里先生这么要求了我也不好再问些什么了。”
卢西在嘴巴前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你不知道吗?”
费里看着他。
“知道,当然知道!他抢过我的生意,我这个人记仇,所以我调查他了,不然我也不会知道他杀人。”
卢西从怀里拿出了一张地图,上面标了很多地点。
“这些都是他去过的地点?”
费里看着地图总觉得像一个图案,便找来了一张纸,在上面画了起来。
“是的。这个图案,看起来像个魔法棒!”
卢西看着费里画的图案有些奇怪,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个图案是个魔法棒。
“魔法棒?确实,不过还差了一点,下次……他该不会去这个位置吧!”
费里图案还差了一点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魔法棒,便推测出了奥利弗可能回去那个地方。这个重大发现一定要报告给上司,但刚一碰到门栓,就又返了回来。
“费里先生果然是在私自调查这件事情啊!啧,毕竟我们是为了同一个人,我就再帮你一下吧。”
卢西站起了身,向费里走了过去,也就是这个时候,门突然打开了,来的人正是费里的那个华/裔同事。
“王耀?你怎么来了?”
费里有些懵,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就别问了,解决完后会告诉你的。走吧,我们去蹲奥利弗。”

Okita酱

凹凸幼儿园(全员向)8.2

【小星星的由来】

心态崩了注意避雷,嘉三岁ooc注意,

傲娇嘉三岁,你敢爱他么?

真-天然呆傲娇,这不是【嘉金嘉】

幼儿园01        8.1嘉三岁来了

_________________  

“格瑞!来战吧!今天一定要分出个胜负!”一个金毛小鬼头反手提着个“路障”对格瑞小朋友叫嚣道。


“格瑞...嘉德罗斯在叫你呢,要不要...我们和他一起玩啊?”另一个金毛小鬼头扯了扯格瑞小朋友的衣袖,一副认真的表情问他。


“唉...”格瑞小朋友看看这个,又看看这个,他叹了口气。怎么都是金毛,区...

【小星星的由来】

心态崩了注意避雷,嘉三岁ooc注意,

傲娇嘉三岁,你敢爱他么?

真-天然呆傲娇,这不是【嘉金嘉】

幼儿园01        8.1嘉三岁来了

_________________  

“格瑞!来战吧!今天一定要分出个胜负!”一个金毛小鬼头反手提着个“路障”对格瑞小朋友叫嚣道。


“格瑞...嘉德罗斯在叫你呢,要不要...我们和他一起玩啊?”另一个金毛小鬼头扯了扯格瑞小朋友的衣袖,一副认真的表情问他。


“唉...”格瑞小朋友看看这个,又看看这个,他叹了口气。怎么都是金毛,区别却这么大?


想想金刚来幼儿园的时候,没到一个礼拜就和大多数人成为好朋友了,而这个嘉德罗斯倒好,除了雷德和祖玛还有格瑞他自己,就没再见过嘉德罗斯和别的孩子说话了,这样一直不理其他人是不是不太好?


看来“高冷”如格瑞都觉得不太妙了。

没错,转眼间嘉德罗斯小朋友入园已经一个礼拜了,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在其他人面前做一副“趾高气昂”的小模样,或者是找格瑞小朋友打架,不过大多时候格瑞小朋友都不会理他,默默地写字,或者陪金玩。


这可把嘉德罗斯小朋友气坏了,他之所以吵着要来这个幼儿园就是因为听说这里有个剑术特别厉害的小男孩。自打他从某人口中知道了有格瑞这么个孩子之后就一直特别想和他“一决胜负”。谁知道那个格瑞每天都要学习忙得很,就算是难得有空,也会跟那个金毛小鬼头一起玩一起说话一起做点啥。


嘉德罗斯特别纳闷儿,那个叫金的小子到底哪里好?都是金色头发,难道自己就不行么....


格瑞小朋友爱理不理的态度搞得嘉德罗斯小朋友特别郁闷,天天“茶不思饭不想”,雷德小朋友和祖玛小朋友担心的要死,可自家老大就是啥也不说。


“好了好了~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一起画幅画吧~”小嘉德罗斯正郁闷着呢,就听到秋老师组织大家坐好并发出指令,“请大家去美工区拿自己的蜡笔,然后回到桌前做好——嗯?罗斯,你有事么?”


秋老师一低头,就看见嘉德罗斯小朋友站在她面前。准确的说是“腿前”,毕竟这小家伙的个头刚刚到秋腰的位置。此时他仰着小脸看向秋,眨了眨眼,然后张开双臂蹦哒了两下。这个动作秋理解,是“要抱抱”的姿势,自从嘉德罗斯小朋友来这里的头一天被秋抱着睡了个午觉后,找秋老师“抱抱”就成了他每天的必要活动。但是每天也就三五分钟,时间长了可能这孩子自己也觉得面子上挂不住...


其它小朋友们都去找自己的蜡笔了,就小嘉德罗斯一个人被秋揽在怀里,他看着别的孩子陆续找到蜡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也不着急,却不知怎么,生起了闷气。


“罗斯啊,一会不想画画么?”秋敏锐地感觉到怀里这小不点儿情绪又不对头了。


“秋老师....你说....”


秋的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少爷平时除了格瑞和他那两个“手下”以外谁也不爱搭理,对老师们的说教也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儿,称呼基本上也是直呼姓名。可就只有在他心情特——别不好的时候才会叫自己老师。


那他这会儿...又是什么意思??


“秋老师...格瑞为什么不理我啊...我就是...就是想和他打架而已...那个叫金的小屁孩就那么好么??”小嘉德罗斯撅着嘴巴。


“嗯...你问我的话,金可是我亲弟弟,虽然皮了点儿,但我还是觉得他世界第一可爱......诶诶诶!!你别拉我头发——!”秋的辫子被这小鬼头拉住,虽然力气不大,但多多少少也有些疼。她觉得这种行为可以理解为小孩子嫉妒理作祟的“打击报复”。


“你弟弟可爱,和格瑞不和我打架有——关——系么——!!?”


“好好好!你也可爱!我最喜欢你了,你快放手——”


嘉德罗斯小朋友似乎对这个敷衍的回答不是很满意,他瞥了瞥秋老师,手头却放松了力道。


不远处,正拿了蜡笔回来的金小朋友看见自家姐姐的怀抱竟然给了另一个金毛小孩儿,还说着什么“你最可爱,我最喜欢你”!?吓得金差点蜡笔盒都没抱住。


金觉得:完了....我怕不是已经失去我姐姐了....


想想这几天,一堆带口罩穿工装的陌生人在他家里一会擦擦这儿,一会敲敲那儿,据说是为了把家里恢复成被他搞脏之前的样子。金觉得自从那些人来了之后,自家姐姐看他的眼神简直就像是想要把他塞进冰箱里冻到下个世纪一样!


虽然如此,他还是最爱姐姐!不行,不能这么坐以待毙,一定要赶快夺回姐姐的爱!


他把蜡笔往桌上一扔,哒哒哒地跑到姐姐旁边,“姐姐姐姐!金也要抱抱!”


对于金小朋友来说,卖萌和调皮捣蛋都是是件很平常的事,他可以说是“三天不作妖,浑身似火烧。一天不卖萌,基本不可能”。


作为超级弟控的秋老师对自家弟弟卖萌的免疫力可是很低的,尤其最近俩人“冷战”,每次金面对秋的时候都是一副耷拉着小脑袋,委屈巴巴的模样,上次这么明目张胆地求抱抱已经是好几个礼拜之前的事了。


秋觉得,她可能遇上了传说中的另一个修罗场。


“你这个渣渣!一边去,秋老师是我的!”看见金凑过来,嘉德罗斯小朋友不高兴了。


这渣渣很行啊,自己想找格瑞打架时,他就一直缠着格瑞;这会儿不就是和老师呆了一会么?他又过来和自己抢老师!??


“姐姐是我的姐姐,也是大家的老师啊!我们可以一起抱抱哒!”这位新同学开口就是刺儿,金却选择性无视了,天蓝色的双眼眯成一道缝,一脸笑容地看着姐姐和新同学,然后一个飞扑抱住了自家姐姐的大腿。


“对啊,金说的没错,既然来到这里大家就都是好朋友了,”秋捏了捏怀里小家伙儿的包子脸,“你要多和其他人一块玩才行!”


“哼...谁要和那些渣渣...”嘉德罗斯小朋友搂住秋的脖子,继续嘴硬。金听了仍旧不以为意,抱着姐姐的手臂晃了晃。


“金你别晃了,我要摔了...”


怀里的小嘉德罗斯本来就不轻,金再这么一晃,秋身形就不太稳了。


“啊!你们看!嘉德罗斯大人好狡猾!”说话的是雷德小朋友,他发现了在活动室前面“抱作一团”的一大两小。


“还有金那小子也在!我也要去!”这是佩利小朋友的声音,他话音刚落就跑了过来。


“他们在玩抱抱游戏么!?我也要抱抱我的白马王子!”


“老姐你别拉上我啊!”艾比和埃米姐弟冲了过去。


“哈哈哈!那秋老师就留给我啦!”这是应该紫堂林。


“还有我!”


“秋老师!还有我!”


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有人带头,所有的孩子都放下蜡笔冲到秋的身边,将其团团围住。


“嘉德罗斯太狡猾了!只和秋老师一块玩!”


“不对明明是他霸占老师!”


“老师我也要抱抱!”


“嘉德罗斯你和我玩吧!”


所有孩子围作一团,场面有些混乱,不知道是哪个孩子不小心拌了秋一下,她一个趔趄不小心坐在了地上,怀里的这位金贵小少爷...也跟着秋重重地摔了...


嘉德罗斯摔了!!小少爷摔了!!!“圣空一族”的继承人摔了!!!!


秋顿时心凉了半截,她的内心刹那间删过无数个念头,怎么跟“圣空一族”交代?怎么跟他家的好百个佣人交代?怎么和他的好几十米的大床交代?


谁想到刚刚摔得挺惨的小孩却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自己拍拍小屁股,抱起小胳膊“哼——”了一声。


“老师你也太笨了,这也能摔倒?真没看出来你也是个渣渣....”嘉德罗斯这话一出口就让秋的额头暴起了一条青筋,不过她选择不和这个嘉三岁一般见识。


在众人的围观下,其实嘉德罗斯小朋友只是在强装镇定而已,天知道他屁股都要痛死了!痛到眼眶都湿了,可是还是要保持“威严”。


“不愧是嘉德罗斯大人!”目睹了全过程的雷德小朋友在一边实力吹捧自家老大。而结果也是喜人的,其他孩子们纷纷七嘴八舌地说起“嘉德罗斯好厉害”“嘉德罗斯真勇敢”之类的话,嘉德罗斯小朋友很是受用。


“可是摔跤了还是很痛吧??”金果然无愧于小天使的称号,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他还在关心新同学是否摔疼了吧。他从小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贴纸,是个黑色星星图案的,小心翼翼地撕下来“啪叽”一下贴在了嘉德罗斯小朋友左脸上。


“这个小贴纸是帕洛斯送给我的,好看吧!?帕洛斯告诉我,贴了贴纸就不能哭喽!不然就会糊掉的!~”


这个贴纸是银爵小朋友送给帕洛斯小朋友送给金小朋友的,现在金又送了嘉德罗斯小朋友一个,它可以说是班级里孩子们“友谊的见证”了。


“谁——谁会哭啊!我才不要这幼稚的玩嘢!”嘉德罗斯炸毛了,小包子脸像是被蒸熟了一样,红通通的,他一手攥拳一手指着金,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渣渣!你——你胡说八道!”


“诶嘿!那就是我看错了?嗯——嘉德罗斯好像根本没哭嘛~你别生气啦!~”金挠了挠小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哼!渣渣就是渣渣...”嘉德罗斯嘴硬地补了一句,然后就招呼另两个小朋友走开了,“雷德,祖玛,我们去那边玩!”


到最后,这个小少爷也没把那张小星星从脸上揭下来,而且一贴就贴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


看来,他是挺喜欢这个的。

____________________

在下可能是心态崩了,这章简直是迷的要死,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

或许是为了...算了不找借口了,了就是了。

【土下座】

下章打算来个嘉三岁的个人独白(并不是),谁让在下那么爱他?

这次不求关注了,没脸了....

矢量笔芯~↖↗~


下文:【嘉德罗斯奇幻夜(并不)】


执与的徵羽
给崽子的生日贺图! @请问你想...

给崽子的生日贺图! @请问你想来一些清茶吗? 迟到的礼物,别介意哦~

给崽子的生日贺图! @请问你想来一些清茶吗? 迟到的礼物,别介意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