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策

21.3万浏览    9541参与
無夜
精神小伙儿!不请自来! (最近...

精神小伙儿!不请自来!

(最近开始摸索着玩儿基三 建了个天策号然后立刻升到了100级 现在…总之就是很后悔!!!!师傅教我教的快疯了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只会画大头,校服也不是很熟!!)

精神小伙儿!不请自来!

(最近开始摸索着玩儿基三 建了个天策号然后立刻升到了100级 现在…总之就是很后悔!!!!师傅教我教的快疯了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只会画大头,校服也不是很熟!!)

悬崖上的叶临君

【策藏 李叶】致命男人(1)

新坑预警。我知道还有很多没填完。( ͡° ͜ʖ ͡°)✧

致命女人梗,梗源是这个。

李承恩:我最初在一场名剑大会上看到叶英的,他年纪轻轻,剑术高超,一下子吸引了我。他当时用的招式我都记不太清了,我只记得,这个男人,太迷人/xing感(sexy)了。

                     

叶英:和李承恩在一起让我父亲很高兴,我父亲觉得这是个无比可靠的男人。...

新坑预警。我知道还有很多没填完。( ͡° ͜ʖ ͡°)✧

致命女人梗,梗源是这个。

李承恩:我最初在一场名剑大会上看到叶英的,他年纪轻轻,剑术高超,一下子吸引了我。他当时用的招式我都记不太清了,我只记得,这个男人,太迷人/xing感(sexy)了。

                     

叶英:和李承恩在一起让我父亲很高兴,我父亲觉得这是个无比可靠的男人。

叶英和李承恩住在一所豪宅中,这所豪宅是叶英通过自己创业买下来的。从李承恩退伍以后,他们就一直住在这座有一个泳池的大房子里。

叶英时而感到心累,他不得不为了支付高昂的房贷去谈各种各样的商业案子。而这一天,李承恩也没能卖出自己的tezhongbing剧本,即使他已经尝试和很多个电影导演洽谈此事。

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关系依旧很温馨,李承恩每天都会起得很早,给叶英煮一碗面条,即使叶英说过很多次他喜欢的是葱油面。当然,叶英也没有说他正准备给李承恩带来的惊喜。

黎离
是给整天挖草挂机的亲亲情缘缘画...

是给整天挖草挂机的亲亲情缘缘画的情头

藏剑:阿策阿策我跟你说,昨天师兄花了好多好多砖拍了块玄晶!
天策:一根皇竹草6金,一块玄晶=皇竹草×∞

是给整天挖草挂机的亲亲情缘缘画的情头

藏剑:阿策阿策我跟你说,昨天师兄花了好多好多砖拍了块玄晶!
天策:一根皇竹草6金,一块玄晶=皇竹草×∞

雲生蒼海
想要把心上人揉进怀里……

想要把心上人揉进怀里……

想要把心上人揉进怀里……

南极圈常驻民
猫猫狗狗可可爱爱!凌雪阁是个红...

猫猫狗狗可可爱爱!
凌雪阁是个红红火火的好地方,四舍五入这就是结婚照✓

猫猫狗狗可可爱爱!
凌雪阁是个红红火火的好地方,四舍五入这就是结婚照✓

雨季來臨

來一波約稿(。•ㅅ•。)♡

沒有支付寶能用只能走代付支付哩QQ~~~!
私我報價嗷 RMB匯率看當天數值/

最近好幾張劍三都不能公開只能湊著拼圖哩...

BTW蓬萊有優惠 沒為什麼 我就是喜歡蓬萊  如果是琴傘一樣打折謝謝大家

來一波約稿(。•ㅅ•。)♡

沒有支付寶能用只能走代付支付哩QQ~~~!
私我報價嗷 RMB匯率看當天數值/

最近好幾張劍三都不能公開只能湊著拼圖哩...

BTW蓬萊有優惠 沒為什麼 我就是喜歡蓬萊  如果是琴傘一樣打折謝謝大家

悬崖上的叶临君

【策藏 李叶】鱼君

人鱼梗。是个短篇,可能以后会有对应长篇。

*

李承恩忘不了那一日,太阳一点一点落下,空气很稀薄。那个在海上把他救起来的男人,眉眼清丽,气质出尘,不似凡人。

他是唯一一个,从海上活着回来的人。那一日之后,他找了很久那个救他的男人。有人告诉他,那片海域是鲛人的地盘,救他的人只会是个鲛人。

是啊,能从汪洋中将他救起来的,还会是谁呢?

从此往后,李承恩爱上了那片海域,他开始喜欢坐在岸边上,期待有一日,那个朝思暮想的男人会出现。

*

叶英是鲛族的王子,他不会忘记他在那个下着暴风雨的晚上,救起的那个本该被深埋海底的男人。那个男人穿着玄甲,眉眼细长,他很重,浑身肌肉,是个很普通的陆地人。

从...

人鱼梗。是个短篇,可能以后会有对应长篇。

*

李承恩忘不了那一日,太阳一点一点落下,空气很稀薄。那个在海上把他救起来的男人,眉眼清丽,气质出尘,不似凡人。

他是唯一一个,从海上活着回来的人。那一日之后,他找了很久那个救他的男人。有人告诉他,那片海域是鲛人的地盘,救他的人只会是个鲛人。

是啊,能从汪洋中将他救起来的,还会是谁呢?

从此往后,李承恩爱上了那片海域,他开始喜欢坐在岸边上,期待有一日,那个朝思暮想的男人会出现。

*

叶英是鲛族的王子,他不会忘记他在那个下着暴风雨的晚上,救起的那个本该被深埋海底的男人。那个男人穿着玄甲,眉眼细长,他很重,浑身肌肉,是个很普通的陆地人。

从很多很多年开始,鲛人是不能在陆地上行走的……

他从海底浮上去,眺望远方,对面的大陆灯火通明。远远的有一束月光笼罩着他和那片蔚蓝深海。

*

李承恩最终拒绝了皇上的赐婚,叶英却没有抵御巫师的诱惑。

“你愿意将你的双目奉献给我,我就赐给你人类的双腿,把你送到那个将军身边。”

叶英沉默了良久:“我愿意。”

巫婆没有笑,只是递给他一个海螺:“有朝一日,你会后悔的。陆地上的人类,虚伪,阴险,奸诈。”

叶英没有说话,将海螺里的药水一饮而尽。慢慢的这个世界褪色了,渐渐的这个世界消失了。

“你要找的人,叫李承恩。”

巫婆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双流光溢彩的眸子装进了海螺中,海螺忽然迸发出耀目的光华。那些星光,那些月光,那些对岸灯火,本都藏在那双眼睛里。

“谢谢。”

*

李承恩再次见到了那个男人,他被浪潮冲上来。在银色的月光下,肌肤瓷白。

“李承恩……”他声音很颤抖,念出了那个名字,“我要找的那个人,叫李承恩。”

李承恩一怔,朝思暮想的脸。为什么他长发如雪,为什么他闭着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睛。

“在下正是李承恩。”李承恩说道,“多谢公子当日救命之恩。”

最终叶英睁开了那双失去神采的苍蓝色眼睛,他用尽力气也看不见那个人的脸,只能小心地伸出手触碰他的面颊。

——是他。

“走,我带你回家。”

李承恩什么都没有问,只是抱起他。身后,洒落一地银色月光。

叶英最终,没有再回到那片海……

                                  【终】

黎白楠
姿势有参考 卑微奶小花绝笔

姿势有参考 卑微奶小花绝笔

姿势有参考 卑微奶小花绝笔

悬崖上的叶临君

【策藏 李叶】腐草

【这是个刀子】


自风华谷一役后,天策府大统领李承恩已经许多天未曾合眼。

他合上眼睛,将烈酒一次性全部倒进喉咙里,叹了一口气。

外面的云层很厚,天象异常,没有一丝光亮。

“即使化身妖鬼,也要把这些人一起拖到地狱里面。”

李承恩沉默了很久,将眼前黑色的浓稠汤药一饮而尽。他感受着身体的剧变,感受着嗜血的本能。他终于要把心中那头野兽放出来,任凭这头嗜血的怪物猎杀那些乱臣贼子。

他从战乱天策的军帐中走了出来,迎着夜色,扑向了最近的一个狼牙军。那药能够加强他的体质,也会泯灭他的本性,但是他已经不想顾虑那么多了。

朝堂的算计,朝臣的攻讦,他累了。他只是一介武夫,不擅长勾心斗角。

长枪独守...

【这是个刀子】


自风华谷一役后,天策府大统领李承恩已经许多天未曾合眼。

他合上眼睛,将烈酒一次性全部倒进喉咙里,叹了一口气。

外面的云层很厚,天象异常,没有一丝光亮。

“即使化身妖鬼,也要把这些人一起拖到地狱里面。”

李承恩沉默了很久,将眼前黑色的浓稠汤药一饮而尽。他感受着身体的剧变,感受着嗜血的本能。他终于要把心中那头野兽放出来,任凭这头嗜血的怪物猎杀那些乱臣贼子。

他从战乱天策的军帐中走了出来,迎着夜色,扑向了最近的一个狼牙军。那药能够加强他的体质,也会泯灭他的本性,但是他已经不想顾虑那么多了。

朝堂的算计,朝臣的攻讦,他累了。他只是一介武夫,不擅长勾心斗角。

长枪独守大唐魂,从天子的朱批将“独”改成“永”之后,他就累了。将那些弟兄带出来的时候,他们还是大好年华,堂堂七尺男儿,如今一个一个都化成了黄沙,飘进了漫长的时光那头。

野兽一般的李承恩,活了许多天。白天,他是坐在军帐中的大统领;夜间,他是嗜血的怪物。他把自己的营帐安排的远远的,同时疏远了所有人。

那个温暖慈厚,恩威并施的大统领。不见了。

第一个发现这个秘密的人是叶英。

叶英偷偷潜入狼牙营中,仗剑,剑斩狼牙。

正准备离去时候,被一头野兽扑倒。叶英闭着眼,却仍然能够闻到野兽口中喷薄出的血腥气。那个野兽手的温度,为什么如此熟悉;那个声音,为什么如此熟悉——

李承恩。

“大统领。”叶英推开他,荡出数尺,“你怎么在这?”

野兽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仍然扑了过来。李承恩的眼中只剩下了血,无边无际的血,他只看得见猎物的喉管,与血管里流动的血液。他咽下一口唾沫,又扑了过去。

还好叶英双目已渺,不然李承恩这个样子,一定很可怕。

“李将军。”叶英狠狠地吼了一句,“大统领,你醒醒!”

将叶英压在身下的李承恩,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他发觉自己还是压抑不住对血的渴望。

如今,他已经是一个怪物了吗?那么他有没有伤到过他天策的弟兄们?

李承恩拼尽最后一丝意识,朝叶英剑上撞了上去。

世界忽然安静了,叶英只感觉到血的温度,一点一点把衣衫染透,是他的血吗?直到叶英摸到剑尖穿过的身体,他摸到了李承恩胸口的洞。

李承恩终于苏醒过来,他笑着,然而叶英却看不见:“大庄主,今日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把在下抛在狼牙的营地里吧,对大家都好,您应该很清楚这一件事。”

“为什么……”叶英已经很久没有流过泪了,“为什么?”

“你也知道,在下从来不是什么君子。”李承恩不断地咳嗽着,有血沫不断涌了出来,“我本来想把这个秘密,藏到天下安定,乱世结束那天。我喝了禁药,为了猎杀狼牙军,为了守住天策,守住大唐。”

“李承恩。”叶英紧紧的抱住那慢慢变凉的身躯,“你说过等到天下安定那日,你就辞了官位,搬来江南的。”

那个身躯终于凉了,鲜血消融在土里面。他最终没有等到天下安平那日,和那些野草一同腐败了……

                                       【终】
 写在后面:如果这世界上能有一个人杀了李承恩,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叶英。反之,亦然。

暗卫

【策唐BL】《殊途》·其一
“你大可不必为我辜负那烟花。”

试着画了一点开头。
后面两张是很喜欢的单张图。

【策唐BL】《殊途》·其一
“你大可不必为我辜负那烟花。”

试着画了一点开头。
后面两张是很喜欢的单张图。

梧桐日更二百五

【藏策】鱼与熊掌 1

喜欢请拽:https://sosadfun.com/posts/1253205

装逼又心机的A藏剑攻 X 暴力炸毛O天策受

#藏策#

#ABO#


做菜?

呸,老子又不是厨娘!!

那绣功呢?

你家要是缺绣娘,扬州那边有间绸布庄手艺一绝,要不要给你一张地图?

那内帏账目总会做吧!

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嫡长的天乾,那还真是抱歉了,要是缺账房的话,要不我从娘家带一个过去吧。

论手残党厨房杀手地坤怎么处对像?


少爷表示:尊人只需懂得用人之道即可,不必亲自下手!


完美!

喜欢请拽:https://sosadfun.com/posts/1253205

装逼又心机的A藏剑攻 X 暴力炸毛O天策受

#藏策#

#ABO#


做菜?

呸,老子又不是厨娘!!

那绣功呢?

你家要是缺绣娘,扬州那边有间绸布庄手艺一绝,要不要给你一张地图?

那内帏账目总会做吧!

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嫡长的天乾,那还真是抱歉了,要是缺账房的话,要不我从娘家带一个过去吧。

论手残党厨房杀手地坤怎么处对像?


少爷表示:尊人只需懂得用人之道即可,不必亲自下手!


完美!

悬崖上的叶临君

【李叶 策藏】血夜浮英

你眼中无叶,心剑落英。

李承恩终究还是等不到那一日了,风吹的一直沙沙作响。他提着刀,一步一步走向那个食人的恶鬼。

“天策府的弟兄,在下的血债。”他双目通红,握紧单刀,斩向恶鬼,“把阿英还回来!!!”

李承恩说这话的时候,咬紧牙关,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

血,好多好多血,染红了天空。还是多年前那个夜晚,萤火幽微,回到凉亭的他,只看到了遍地的鲜血,地上躺着的那个人,早已被啃食的模糊不清,地上掉了一块玉佩,玉佩上刻着两个字“正阳”。

李承恩从未有过如此气力,他腾空而起,恶鬼鲜红的眼中,照出那个少年的仇恨和绝望……

“大统领,醒醒。”

李承恩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额角开着寒梅。

“...

你眼中无叶,心剑落英。

李承恩终究还是等不到那一日了,风吹的一直沙沙作响。他提着刀,一步一步走向那个食人的恶鬼。

“天策府的弟兄,在下的血债。”他双目通红,握紧单刀,斩向恶鬼,“把阿英还回来!!!”

李承恩说这话的时候,咬紧牙关,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

血,好多好多血,染红了天空。还是多年前那个夜晚,萤火幽微,回到凉亭的他,只看到了遍地的鲜血,地上躺着的那个人,早已被啃食的模糊不清,地上掉了一块玉佩,玉佩上刻着两个字“正阳”。

李承恩从未有过如此气力,他腾空而起,恶鬼鲜红的眼中,照出那个少年的仇恨和绝望……

“大统领,醒醒。”

李承恩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额角开着寒梅。

“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藏剑,叶英。”

听到这个名字,李承恩怔了一下:“你可是,当时西湖边那个小公子?我是徐承恩,也不知你还记不记得。”

“当然记得。”叶英笑笑,声音清冷。

“那一日,你不是……”

“被恶鬼捉去,还好有高人相救。”叶英又道,“大统领,你方才梦魇了。”

李承恩没有否认。

“斩鬼的刀?”叶英瞥了一眼李承恩腰间那把刀,刀柄上刻着特殊的纹路。

“是。”

“如今碰上了,我与你一同去。”

“不行。”李承恩道,“这是我一个人的血债。”

“也是天下人的血债。”

叶英说完,忽然笑了笑,那个笑落在李承恩的眼里,至极温柔。

“当日你还握不动剑……”李承恩看着这个身形颀长的黄衣青年,“也不知如今。”

“统领不信?”叶英启唇。

李承恩没有看见他是如何出剑的,只是树上叶子突然全部落下,每一片都碎如尘灰。

——好快的剑。

“这下,可以吗?”叶英收剑,“如今,我不再需你护我,同守天下人,如何?”

“我不守天下人,我只守你。”李承恩忽然站起来,握住叶英的手,“这一次,我定不会留你一个人。”

                                      【完】

朝间鹤
今天依然不想上色

今天依然不想上色

今天依然不想上色

Lance_

【策藏】偃武息戈(6)

      六


      待李晏舟的伤完全好,已经是开春的时候了。说是开春,凛风堡的地界还是白茫茫一片的样子,只是风雪少了许多。


      自打那日两人切磋之后,叶璟就开始带着李晏舟正式出入平日处理事务的正厅,更是在例行的集会上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了让人做自己的副手。


      这在当场就炸开了锅,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叶璟索性在营...

      六



      待李晏舟的伤完全好,已经是开春的时候了。说是开春,凛风堡的地界还是白茫茫一片的样子,只是风雪少了许多。


      自打那日两人切磋之后,叶璟就开始带着李晏舟正式出入平日处理事务的正厅,更是在例行的集会上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了让人做自己的副手。


      这在当场就炸开了锅,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叶璟索性在营前摆了个擂台,让所有有不服的兄弟上去挑战,但凡李晏舟输了一阵,这任命副手之事便就此作罢。于是那一日从清晨起,直至傍晚日落时分,李晏舟都未曾从擂台上下来过,前来挑战的虽不如叶璟那般武学精湛,但到底人多势众,再加上他原本身为浩气,总归是会有些人,想要伺机下黑手报复的。这大大小小几十场下来,着实是累得不轻。


      李晏舟这会儿还不知道这件事会在今后成为一大批人茶余饭后争相传颂的“传奇故事”,他只记得把最后一个挑战者踹下擂台之后,自己也累的直接躺了下来,即便是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里,还是出了一身的汗,刚长好的旧伤和脸颊新添的血口子被汗水刺激得有些痒也有些疼。枪还握在手里,经过这一整天的磨合,已经顺手了不少。


      正闭着眼平复喘息,也能感觉到自己头顶的光线暗了几分,有人靠近了,李晏舟睁开眼,就看见叶璟蹲在自己脑袋边,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盯着人看,丝毫没有要掩饰嘴角上扬的意思。


      “高兴了?”


      “嗯!”叶璟点了点头,干脆也坐下来,“我从来不会做多余的事情,今日之后就不会再有人质疑你了,这都是你自己挣来的,是你应得的。”


      说着,掏出了一块令牌递给李晏舟,形状与他自己的那块一样,只是上面的职阶低了一些,系绳和长穗都是红色的,底下的挂坠是上好的鸽血石,雕成了枫叶的形状。


      “说得这么好听,其实就是想报复我挑了这把枪吧……”李晏舟转过脸,小声嘀咕道。


      “嗯?”


      “没,没什么!”


      之后果真如叶璟所说的那样,整个凛风堡对于李晏舟都再无异议,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先前叶璟告诉过李晏舟,那是因为在这里,无关尊卑长幼,一切皆是以实力为先,这才用了擂台的方法。


      于是李晏舟这整日喝药吃饭养伤的悠闲日子从此就一去不复返了,叶统领不养废物,可不是说笑的。连住所都从先前僻静的小院子搬到了叶璟的隔壁,方便处理一些紧急事务。


      今日还未到平时起床的时刻,李晏舟感到房中多了一人的气息,瞬时清醒了过来,但仍阖着眼做出假寐的样子,待到那人靠近了床边,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了人手腕的命门,打算拧着手腕将人擒住,直到打了照面才惊得一跳,立刻松开了手。


      “统领?”


      来的确实是叶璟,只是他既没有穿恶人谷的制服,也没有穿藏剑的金色锦衣。眼前的人一袭白衣,腰间挂着一块白玉腰佩,底下坠着的穗子倒还是金色的,头发也不像平常那样为了方便全部束成马尾,而是挽了个精致的发冠。


      “原本还想夸你警惕性不错呢,这倒好,我要是想杀你,你早就死了上百次了。”叶璟见人愣在原地的样子,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手腕上还留着刚刚被攥出的红痕也满不在乎,伸手在李晏舟面前晃了晃,“回魂回魂!”


      “咳咳……”终于意识到自己盯着人看了好久的李晏舟赶忙转开了视线,有些不自在,环顾了房间一周发现无处可看,不得已还是把视线落在了人白色的衣角上。


      “行了,别傻愣着了,赶快换衣服,这是给你的。”说着,叶璟把一个包裹塞进了李晏舟手里,自个儿轻车熟路的在桌边坐下顺手还倒了杯茶。


      “这是要出门?”


      李晏舟拆了包裹,里面是一套黑色的长衫,看着款式和叶璟的那件有些相似,倒不是怀疑人的眼光,只是他很少会穿这样的衣服,看上去像个富贵人家的公子似的,好看是好看,却十分束手束脚,有些不适应。


      “前些天谷中传书,有些事宜需要我去一趟巴陵,你与我一同去。”叶璟漫不经心的喝着茶,指尖轻轻的磕着杯沿。


      “哦。”李晏舟点头归点头,手上却一点都没动作。


      “还不换衣服?”叶璟见人不动弹,存心想捉弄他,“大家都是男人还怕我看不成?还是说,要我亲自替李大人更衣?”


      “……您坐着喝茶就好。”


      等两人收拾好,去马厩牵马准备启程的时候,天也才刚蒙蒙亮。两人是轻装出门的,谁都没有吵醒,除了轮班巡逻的守卫,没人知晓他们离开。


      “我这儿身处恶人谷地盘的腹地,平日里一般不会发生什么大事,离开一段时间也无大碍。”


      过了冰雪封山的季节,山道上的残冰也化开了,只是下坡的路过于陡峭,两人皆没有纵马驰行,便差着半步的距离,一起牵着马步行下山。


      “一会儿出了镇子,就可以骑快马了,咱们早些出发,今晚应该能到龙门。”叶璟走在前面,口中顺着说话呼出的白气很快在睫毛上凝成了细水珠。


      “从龙门走?”李晏舟有些纳闷,从昆仑去巴陵,龙门并不是必经之路,“是要去见什么人吗?”


      “嗯,带你去龙门见见阿九,哦就是方钦九,尘音的师兄,”此时两人已经行至小镇的门口,叶璟翻身上了马,“顺便让他为我们办件事儿。”


      “那个小丫头的师兄…………”李晏舟想起了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一阵寒意顺着脊椎骨直窜而上,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


      “怎么了?你很冷吗?”正巧叶璟勒着缰绳回头看人,看了个正着,“要不回去镇里买件斗篷。”


      “不用,走吧。”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