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香

9964浏览    883参与
瑾爷

舔一舔闺女的美颜₍ᐢ⸝⸝› ̫ ‹⸝⸝ᐢ₎

舔一舔闺女的美颜₍ᐢ⸝⸝› ̫ ‹⸝⸝ᐢ₎

我永远讨厌凉席
是稿子! 唐门和天香 花纹真的...

是稿子! 唐门和天香  花纹真的多哈哈哈哈哈哈 @立青

是稿子! 唐门和天香  花纹真的多哈哈哈哈哈哈 @立青

如若梦依然

新歌,群像

第一次写群像真的很费脑,感谢制作组邀约,且感谢大家不嫌弃

新歌,群像

第一次写群像真的很费脑,感谢制作组邀约,且感谢大家不嫌弃

铁桶回收站

一个不是九宫格的阵营九宫格

守序善良:努力的认真奶所有人


中立善良:我也想好好奶只要你给我机会


混乱善良:随缘能奶就奶腿不长怪我咯


守序中立:要奶自己来,重复,要奶自己过来


绝对中立:奶不奶这回事儿和你死不死一样都是缘分


混乱中立:我怎么知道你怎么死了?别问我!问就是你菜!


守序邪恶:奶和死亡一样都是游戏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中立邪恶:你若过来,我就奶你;你不过来,这本没你


混乱邪恶:奶你妈的切剑了

守序善良:努力的认真奶所有人


中立善良:我也想好好奶只要你给我机会


混乱善良:随缘能奶就奶腿不长怪我咯


守序中立:要奶自己来,重复,要奶自己过来


绝对中立:奶不奶这回事儿和你死不死一样都是缘分


混乱中立:我怎么知道你怎么死了?别问我!问就是你菜!


守序邪恶:奶和死亡一样都是游戏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中立邪恶:你若过来,我就奶你;你不过来,这本没你


混乱邪恶:奶你妈的切剑了


铁桶回收站

【论坛体】我的情缘性别不明怎么办

无文笔

无逻辑

无格式

第一次写论坛体

——————

天涯搞基刀>情感>主题

(求助)我的绑奶突然向我表白了怎么办

1#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楼主】

自古一楼归楼主

如题,我是男的,我绑奶也是。我和他是玩游戏在同城认识的,一开始就拿他当哥们儿,感觉蛮好一个人,不像那些动不动就要连麦视频的人,他就很稳,就算我们是同城也没提出会面什么的,然后昨天一起打本他就向我表白了,我该怎么办?

2# 龟壳一定要厚

沙发 自备瓜子茶水小板凳

3# 碳烤不是雷劈

前排吃瓜 我怀疑我搞到真的了

4#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卧槽赶上直播了吗 Lz说出你的故事,不要怂...

无文笔

无逻辑

无格式

第一次写论坛体

——————

天涯搞基刀>情感>主题

(求助)我的绑奶突然向我表白了怎么办

1#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楼主】

自古一楼归楼主

如题,我是男的,我绑奶也是。我和他是玩游戏在同城认识的,一开始就拿他当哥们儿,感觉蛮好一个人,不像那些动不动就要连麦视频的人,他就很稳,就算我们是同城也没提出会面什么的,然后昨天一起打本他就向我表白了,我该怎么办?

2# 龟壳一定要厚

沙发 自备瓜子茶水小板凳

3# 碳烤不是雷劈

前排吃瓜 我怀疑我搞到真的了

4#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卧槽赶上直播了吗 Lz说出你的故事,不要怂

5# 自古徐海多二货

没人发现3L可能知道点什么吗?

6# 我喝酒不日狗打女人

我知道3L是谁我也知道LZ是谁我甚至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出来吃瓜

7# 一剑遛狗

求知情人士发瓜

8L 碳烤不是雷劈

LS喝酒日狗打女人实锤别挣扎了 @归玄里跳心之舞 出来吃瓜

9L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你们他妈的怎么来的?别几把瞎说话,我掉马是不可能掉马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掉马!

10# 看我啊我给你背水

在线等一个科普!

11L 归玄里跳心之舞

????啥呀????看不懂(乖巧.jpg)蹲着吃瓜

12L 不搞情缘自备了

各位会说话你就多说点

13L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八楼闭嘴抱走六楼

别挣扎了LZ你的马早掉了(科科)在线科普走过路过别错过

LZ,也就是我师父这个人,怎么说,典型的不能再典型的直男(以前打本没少骂我)我平时特担心他成孤寡老刀。后来突然有一天他说他有绑奶了,还是男的,我当时是怀疑的,我想这是哪路神仙(眼睛不要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划去)  眼神这么好万里挑一在茫茫人海中看中我那个性鲜明独一无二的师父。后来接触后感觉这人还不错,不高冷也不是我师父那样的直男,很照顾(我师父)人,也很靠谱,蛮优秀一个人吧(就是眼神不好)。就是平常跟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感觉我会发光,比如有一次在空气墙附近开红玩,然后我们都残血了,我一个順A连砍带暴击(? 一个大劈把我师父砍进了空气墙,什么?我当然不是故意的!不可能是!我像是那种人吗?!我师父在原地和他最后的倔强蹦也蹦不高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笑,然后你猜我师父的绑奶怎么着?绑奶跳起来让我师父抱他!对!没错!不顾自己只剩血皮儿的血条也等不了回血的那么两三秒甚至挤不出磕九阳的一秒钟!就让我师父抱月他!然后我师父成功出来了,绑奶喜闻乐见的躺尸了,我师父没有威逼我给绑奶同学一个醉墨和大加。这不是结局,结局是从那以后的每次开红,我都会莫名其妙的跑到空气墙里哪怕当时我离我师父八百米远一点把他砍理念空气墙的可能性都没有,这是为什么呢?(呵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14#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大部分都是LS说的那样,绑奶他真的是一个超级靠谱的人,我打本从来靠头铁,什么机制什么攻略什么走位,全去他妈,就一个字,莽!就完事儿!当然这样就会经常翻车,尤其是带徒弟的时候,然后我徒弟还特别菜,翻车多了我就暴躁,特别暴躁,暴躁就会有点凶?也没有很凶吧?毕竟菜就是菜,怎么还能让人不能说了?后来有了绑奶,他就是一个什么机制都清楚,然后说话还特别,怎么说,就是特别顺人意那种,翻车再多次也不炸。所以我不管在游戏还是生活中有什么问题找他,他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关于LS进空气墙的问题,我觉得是巧合。

15# 我喝酒不日狗打女人

巧合你妹 你徒弟全场最委屈

16#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对!超委屈!

17# 归玄里跳心之舞

楼上活该 喜闻乐见 喜大普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8# 碳烤不是雷劈

活该加一

19# 不是渣男

LZ说真的,带徒弟本来就很难啊,不然师父两个字才叫的吗?16楼已经很不错了。

20# 切奶医智障切剑救八荒

LS说得对,带徒弟本来就难,我当初的师父就是放养我。

21# 一剑遛狗

这时不该感动于纯纯的爱情吗?

22# 输出重要吗仙儿就完事

我来晚了吗?在线柠檬

23#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LS来的正是时候

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只有我

24# 别碰我的娃娃

还有我

25#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别闹,我现在就是很慌,非常慌,我他妈到底怎么办?

26# 我喝酒不日狗打女人

LZ你绑奶表白你,你什么心情?

27#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就,很慌

28# 我喝酒不日狗打女人

你慌锤子慌,你抗拒吗?会感到不舒服吗?

29#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好像……没有?

30# 不是渣男

那如果他离开你会难过吗?

31# 切奶医智障切剑救八荒

对,跟随自己的心

32#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那肯定必须绝对会呀!

33#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那还说个鸡儿

祝99

34# 我喝酒不日狗打女人

祝99加一

35# 归玄里跳心之舞

99加2

36# 不是渣男

加三

37# 碳烤不是雷劈

加10086

38# 龟壳一定要厚

加身份证号

39#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99个锤子!你们有个锤子用!事儿都没说完你们就99???

40# 切奶医智障切剑救八荒

对哦 等一个实况

41# 碳烤不是雷劈

对哦 表白实况呢

42# 归玄里跳心之舞

对哦 实况呢 都怪33楼

43#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都怪33楼

44#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我是33楼

??????

LS和LSS

快滚

打车滚

45#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累了 睡觉 实况明天再说

46# 龟壳一定要厚

话说楼主还活着吗,还是绑奶表白不成变情杀了?@归玄里跳心之舞 别跳了收拾收拾继续吃瓜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快,穿上女装出来吃瓜

47# 归玄里跳心之舞

?????????

48#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老子女装是给你看的吗?

49#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等个锤子昨天晚上又被秀了一脸,今儿晚上八点之前看得见LZ我直播吃屎

50#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我醒了,昨天又和他通宵打本了真爽

现在七点五十九,LS出来

51#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艹你死了

52# 自古徐海多二货

真爽?

53# 一剑遛狗

真爽?

54#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真爽?

55# 归玄里跳心之舞

真爽?

56#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你们他妈的都在想什么?龌蹉!

57# 我喝酒不日狗打女人

嗯?我们说什么了吗?

58#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不扯了,当时情况是这样的

我们组的野队,然后遇见熟人纯属意外,说真的没有徒弟的本打起来是真爽啊!

本来以我的意见来还是说莽就完事,但是这次不行毕竟我绑奶在,然后指挥还是个瓜皮指挥垃圾的一匹甩锅到是很有一手,结果当然是我跟他怼起来了,然后我绑奶,牛逼!把那个瓜皮指挥的锅实实在在的锤出来甩他一脸!那个瓜皮当场就傻眼了哈哈哈哈哈!然后我绑奶就私聊我说觉得我挺蠢的,挺适合他。

59# 龟壳一定要厚

……LZ你确定这是表白?

60#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LZ你确定这是表白?

61# 我喝酒不日狗打女人

……LZ你确定这是表白?

62#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LZ你确定这是表白?

63# 不是渣男

Ls几个不要闹,听LZ说完

64#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他当然说了其他话,我凭什么告诉你们,反正表白是认真的就完事!

65# 不是渣男

这个时候要看你的心啊,如果你喜欢他就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毕竟人生是自己的。

66# 切奶医智障切剑救八荒

LS说得对

67#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捕捉LS和LSS两个老实人

68#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只有我觉得65楼和66楼有点微妙吗?

69# 自古徐海多二货

还有60楼和61楼

70#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还有46楼和47楼和48楼三个人的纠葛再加一个昨天的41楼 贵圈真乱,啧

71# 归玄里跳心之舞

??????

72# 龟壳一定要厚

??????

73#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

74# 碳烤不是雷劈

?????

75#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看,队形都一样秀吉尔秀

76# 不是渣男

你们别闹了,LZ呢?

77#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刚刚,他,发消息给我,要面基,艹,怎么办?!

78# 不是渣男

建议去,首先距离不远,而且当面体验一下对方的为人什么的,如果不行也好认真说清楚。

79#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LS老实人实锤。建议去加一

80# 我喝酒不日狗打女人

去加二

81# 自古徐海多二货

去加身份证号

82#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那我去了,到时候全程转播

83# 不搞情缘自备了

84#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85# 归玄里跳心之舞

蹲个锤子上班了

86#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我到了,但是似乎并没有看见绑奶

87#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他说他也到了还定了座位,我过去啦……艹似乎找错地了不过话说这个小姐姐还蛮好看的

88#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日哦……我他妈该说什么

89#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十分钟过去了LZ人呢?

90#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二十分钟过去了

91# 龟壳一定要厚

说不定找到人了那还顾得上你

92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艹

93#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我回来了,这他妈见了鬼的一天,你们觉得想象不到发生了什么

94#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失踪人口回归

95# 不是渣男

LZ快说,怎么样了?

96#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一句话:我以为找错地看到的那个小姐姐其实我他妈没找错地!

97#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艹

98#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99#碳烤不是雷劈

100#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她,怎么说,气质满分,气场强大,但是又不是强势那种,对了她说她从来都是左位,左位什么意思?

101#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左位就是习惯照顾人的意思。

102#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是吗?不过她确实很会照顾人就是了,就全程把你安排的明明白白舒舒服服又不会让你反感那种。

103# 游戏可以输嘴一定要臭

艹,“这见了鬼的一天”,合着您是见了艳鬼哦

104# 归玄里跳心之舞

恰柠檬

105# 龟壳一定要厚

我妈问我为什么跪着恰柠檬

106# 不是渣男

然后呢?

107# 自古徐海多二货

官宣,我们在一起了,多谢各位帮助

108# 徐海第一刀不是姨妈刀也不是下水刀

LS说得对

妄想

给闺女染了个绿色的眼睛,我永远爱我闺女!!!!(又打消了接腿的念头)

给闺女染了个绿色的眼睛,我永远爱我闺女!!!!(又打消了接腿的念头)

顾琅公子_
竟夸天下双无绝 独立人间第一香...

竟夸天下双无绝 独立人间第一香

出镜/妆/后:po
摄:猫左

竟夸天下双无绝 独立人间第一香

出镜/妆/后:po
摄:猫左

蔺川泽

[天香]花满人间

————————

注:百合,内销。

————————

天香•花满人间

——竞夸天下双无绝,独立人间第一香。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一名着青白色衣裳的少女撑着伞站在七色海的平台旁边,似是静立远观,又似是在等着什么人。

“江言!久等了。”一位红衣女子从七色海附近的树林里飞出,带动一阵香风,以至于周遭的落花落叶被带动到空中。那撑着伞的青衣少女回过头去看她,一张脸笑得宛若和煦春风。

“说好的正午之前在这里等我,你可是又迟到了呢。”江言走到停在平台前边累得直喘气的红衣少女,拍了拍她的背给她顺顺气。

片刻后,缓过来的红衣少女挥挥手,示意自己已经没事了。

“我哪知道你会那么快...

————————

注:百合,内销。

————————

天香•花满人间

——竞夸天下双无绝,独立人间第一香。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一名着青白色衣裳的少女撑着伞站在七色海的平台旁边,似是静立远观,又似是在等着什么人。

“江言!久等了。”一位红衣女子从七色海附近的树林里飞出,带动一阵香风,以至于周遭的落花落叶被带动到空中。那撑着伞的青衣少女回过头去看她,一张脸笑得宛若和煦春风。

“说好的正午之前在这里等我,你可是又迟到了呢。”江言走到停在平台前边累得直喘气的红衣少女,拍了拍她的背给她顺顺气。

片刻后,缓过来的红衣少女挥挥手,示意自己已经没事了。

“我哪知道你会那么快就来啊,老远看到你站在这里,害得我急忙忙飞奔过来的。”

“看在这份上,暂且原谅你了。”江言将伞收拢起来,立在一旁的红栏旁。“对了阿欢,谷师姐有说让我们去干什么吗?”

姜欢站直身子,摇了摇头:“没有。谷师姐说她那边没有什么事,我们去万蝶坪吧?”

“那儿离这可有一段距离,你可以吗?”江言笑了笑,右脚轻轻一踮,瞬间就飞出十几米。姜欢也不甘示弱,一个飞身越到树上,紧紧跟随在江言身后。

“时间还早,不如过几招?!”姜欢挥手抽出一剪梅的伞中剑,朝江言打过去。后者也不急,用一片叶子借力在空中反转了身子,飞出一枚暗镖。不过被姜欢挥剑打落下来。

“几日不见,怎的变得如此厉害了。”江言一招千斤坠急落地面,惊起一阵落花。姜欢执着伞在空中缓缓飞落,轻轻地踩在地面上。

“多亏了这几日蔺师兄给我开了小灶!”

姜欢使出一招芳华一瞬。江言转身躲过,使出一招玉帘拂衣,一把安魂伞旋然而出,环绕在姜欢的身旁。几条垂丝自伞骨处穿出,将姜欢整个人困在这安魂伞下。

江言走上前去拍了拍姜欢的脸蛋:“想不到你尽然还跑去真武山上去找师兄了。”

“没想到吧,我可是等了好久才等到师兄有空教我的。”

“不过他似乎没有教你怎么用柳暗凌波。”江言捂嘴笑了笑,没有把诉衷情的控制撤下来。

“那可不一定,万一我就知道怎么用了呢?不如咱们打个赌?”姜欢嬉笑道。

“赌什么,说来听听?”

姜欢假装思考良久:“不如赢了就把你的香囊给我呗。”

江言也不知为何姜欢会要她这香囊。那香囊没有什么奇特之处,里面装的花草天香谷一抓一大把,谷里甚至有许多弟子的香囊跟她的一模一样。

“你要这香囊做什么?”江言不解的问。

“哎呀难不成赌钱?被师姐发现又要被训了。”姜欢生怕那人不答应,赶紧道出了她的用意。

虽然是假的。

但是江言信了。

“赌就赌,正好再过几招。”

“好。”

一记柳暗凌波被姜欢使出,瞬间安魂伞便化作一缕青烟消散。解除控制之后的姜欢作势就要进攻,不过被江言的伞舞盾阻挡在外。伞旋舞自风墙后而出,直逼姜欢而去。后者向右侧躲去,落在一棵树旁,便借力向江言而去。

“接招!”

姜欢的伞中剑直奔江言而去,后者横剑挡下,硬是将那一剑逼停在了自己鼻尖前五厘米左右的地方。

“要是我再慢一点,我就要毁容了。”江言挥剑将面前的一剑击开,假装心疼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没事,就算你成了大花也一样好看。”姜欢闻言笑道。大花是天香谷内一只大花猫的名字,身上有几块黄色的花纹。而且胖乎乎的,显得腿短,又显得可爱。

“而且就算你不躲开,我也会停下来的啊。”姜欢将剑收回到伞中,伸手拉起江言的手就往万蝶坪那儿走去。“时间不早了,我们快过去吧,不然一会儿……”

说完这句话,姜欢和江言就看到一只大鹰从远处飞来。前者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太白的周师兄的鹰,深感自己的乌鸦嘴太过灵验,当初就不应该说出来。后者抬手让大鹰落在手臂上,另一只手取出了鹰爪系着的纸条:

——江南连环坞,速来。

两人看完,不由得眉头一皱。

“连环坞的贼人不去前段时间刚刚处理干净的吗,怎么还有?”姜欢开口道。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之前没有处理干净吧。”江言无奈。

事发突然,两人来不及准备,只能施展御风神行前往江南,支援众人。

“淡淡炊烟窄窄桥,青青莲子熟菱角。点点流光醉浮灯,寸寸水墨怜芳草。”说的便是江南。

等到姜欢与江言赶到连环坞的时候,师兄们带着帮派的众多的弟兄们早已经与连环坞的贼人们交手多时,虽然略占上风,但还是显得十分的吃力。

“师兄!”姜欢拔剑加入战场,挥剑砍倒一个准备偷袭敌人。听闻叫唤的周渡往姜欢这边看去,见她俩一人正协作作战,一人正紧急治疗受伤的兄弟。

周渡一手拉过身旁受伤的蔺川,飞身踩在敌人身上,借力落到了姜欢与江言的身边,将怀中受伤的人儿放到墙边让他靠在墙上坐下来。“川儿受伤了,给他看看,我解决了那边的人再过来。”

“好。”两人目送周渡离开。姜欢继续与周围的师弟师妹们一起保护着受伤弟子与天香谷弟子的安全。

将一些受伤不重的帮众交给一些师妹来处理,自己则去看了看蔺川师兄的伤势。

用湿帕子轻轻地擦去蔺川脸上的血污,问道:“师兄,你好些了吗?”

蔺川想要开口,张嘴却咳出血来。江言不敢怠慢,从锦囊里掏出一枚丹药给喂了下去。手掌轻轻地按在蔺川的伤口处缓缓运功,给他疗伤。片刻后,恢复过来的蔺川坐直身子,挥手示意自己已经好多了。

江言抬头见周围伤者的伤势也算很严重,师妹们能应付得过来,便抽出伞中剑,站到了姜欢的身旁。

后者有些吃惊,问道:“你不是在那边治疗伤者吗?”

“那里应该不需要我了,而且周渡师兄比我们更关心那边吧?”江言笑道,用眼神示意姜欢往某两人那边看去。姜欢回头,只见周渡砍倒了周围十几个敌人之后飞身到蔺川身边查看他的伤势,见他没什么大碍,摸了把脸便回去继续杀敌,只留下蔺川一个人在那里脸红。

见有一个敌人上前,姜欢挥剑将他砍倒,抬手将江言护在身后。“你注意战时治疗,我负责进攻。”

“好。”

连环坞匪众见势不妙,赶忙放信号弹招来更多的弟兄。只用了片刻时间,赶来支援的连环坞贼人便将周渡众人团团围住。

未受伤的弟子们围成一个圈,将受伤的弟子护在里面。周渡见来人越来越多,情况越发不妙,头上不由得冒出冷汗。姜欢咬了咬牙,握着剑的手紧了紧,心想着要怎样才能冲出重围。

“一会儿我跟李昶他们断后,为你们争取时间,你带着川儿和江言他们先跑,知道了没有。”周渡小声地对姜欢说道。后者闻言用余光看向周渡:“保护好自己,不然师兄会担心。”

“我自有分寸。”说罢,周渡与外侧的众弟子纵身而起,冲入敌群,吸引了敌人。姜欢见包围圈已散,与江言一人一边托起蔺川的身子,与守在内侧的弟子以及其余伤者冲出重围,往安全的地方去。

被两人“困住”无法脱身的蔺川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正浴血杀敌的周渡,便被姜欢和江言两人给带走了。

一些连环坞的人也注意到了他们一群人,挥着大砍刀就追了上来。姜欢见已经远离连环坞的地盘,确保不会有人因为担心而私自跑回去后,将蔺川交给了别的两个师妹照顾,自己与江言则保护众弟子不被追来的敌人袭击。

姜欢将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再使出重华乱舞击败他们。江言将诉衷情高举到头顶,旋转着春风之舞,给受伤的弟子们疗伤。恢复了许多的弟子纷纷拿起武器加入战斗,追过来的几个连环坞贼人武力不敌,落荒而逃。见状,便有人提议回去支援师兄他们。

“师兄随后便会追上我们,现在回去无异于拖累师兄他们。”姜欢驳回了那个弟子的提议,带着人想要继续撤退。却有那么几个不服从的弟子,嚷嚷着要回去支援。

“帮里那么多弟兄为了让我们安全撤退而强行支撑着抵挡敌人,你们还要跑回去当炮灰?”蔺川捂着胸口受伤的地方站了起来,身旁两个天香谷弟子赶忙扶住他,生怕刚刚恢复些许的伤口又裂开来。

“可是也不能看着周渡师兄他们去冒险!”那些个弟子又说道。姜欢真的很想一剑过去捅死他们,奈何都是一路人,无法下手。只能用眼神暗示几个站在他们身旁的弟子:打晕他们。

接到指示的几名弟子点头,抬手落到那几个不服从的弟子的后颈处将人打晕,扛到身上。

“辛苦。各位加紧撤退。”姜欢手牵起江言的手,继续往安全的地方撤去。

走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一处安全而又隐蔽的地方。姜欢安排众人停下歇息一会儿,等待师兄等人追上来。若是见势不妙,便带一部分的人赶回去支援。

“喝口水吧。”江言将水壶递给姜欢,后者接过水壶,喝了几口,盖上盖子后便还给了江言。

“你说周师兄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会,师兄那么厉害。”江言握紧了姜欢的手,“我们可以为他们祈祷一下。”

“那可不成,万一我又乌鸦嘴了怎么办。……你看!是师兄的鹰。”

巨鹰见到众人,盘旋而下,稳稳地落在了姜欢的手臂上。不出片刻,周渡以及其所带领的弟子往这边赶来,每个人的身上都沾染着血迹,有自己的,也有别人的。

几名天香谷的弟子赶紧上前去替众人救治。

蔺川也在见到周渡之后急忙地上前去,被后者抱了个满怀。

姜欢见众人平安,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大家都没事啦!我就知道,大家一定都能平安回来的。”

“那是,你师兄我们可厉害了。”李昶大笑道。他是与周渡共同创立帮派的几位长老之一,师从太白门下。虽说才二十多岁,但其武学成就在江湖上早已为人所知。

“是是是,你最厉害。”姜欢眉毛半挑,用略带鄙夷的眼神瞥了眼李昶。后者对于这一鄙夷视而不见,继续跟别人吹嘘着他刚刚的英雄事迹。

不知何时,落雪了。

治疗过伤口之后的周渡搂着蔺川寻了个角落坐了下来,一边担心的询问他的伤口,一边又笑着调戏人摸他的脸颊。

姜欢与江言这俩人对面不远处一边看着他们一边说着悄悄话,不料被人发现了,瞪了一眼。便悻悻地坐在另一头去,杜绝与那人四目相对。

“今儿浪费了这大好的日子,不如我们明儿再去次万蝶坪?”姜欢躺在草地上,莹莹白雪在那一袭红衣下显得黯然无光。江言依旧是那一身青白色的衣衫,不过在衣摆与袖口处沾上了些灰尘与血污,倒不显得难看。

“好啊。不过万一某人的乌鸦嘴又灵验了怎么办?”江言笑道。

姜欢将手盖在额头上,忍不住为自己的乌鸦嘴翻了一个白眼:“我也不想的,实在不行,明儿我什么也不说了。”

说完,姜欢又想起了什么,开口补充道:“只跟你讲情话。”

姜欢说完就被江言赏了一个大耳刮子:“瞎胡闹。”

“我没有,我是说真的!”姜欢躺在地上,伸手搂住坐在地上的那人的腰,翻身将她压倒在自己的身下。“你看我这么真挚的目光。”

江言本来不想理她,却拗不过那人一脸认真地跟自己撒娇,只好把头扭过去看着她。

抬头便看见了姜欢那明媚动人的眼睛里,闪耀着莹莹明星。在眼角那抹鲜红的衬托下,显得如此的明亮……

悄悄地,小小的嫩芽冒了出来,在一片白茫茫的天地间显得尤为明显。

几名弟子团坐在一起,举杯庆贺。一名弟子不胜酒力,醉倒在地上,看了看这头,看了看那头,最终吟道:“花满人间尽春意咧……”

诺诺D
连参与奖都混不到了 就这样吧

连参与奖都混不到了 就这样吧

连参与奖都混不到了 就这样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